第92章:他、被 、拉、黑、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一诺足足愣了三秒,才明白这个硬了究竟是什么意思!

“陆已承!你混蛋!”顾一诺直接将视频关掉。

这个流氓!他满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不到十秒钟,手机又响了,顾一诺直接拒接。

隔了十秒,又响。

她再拒接!

陆已承再拨过去,突然发现:他、被、拉、黑、了!

终算是清静了,顾一诺将手机放到一旁,因为刚刚陆已承所说的话,小脸还红红的。

突然,电话响了,还是陆已承。她不想接,但是不知道她要是不接电话的话,他会不会一直这么打下去!

她拿起手机,接听一瞬间,直接冲他吼道:“你不要打了,我要睡觉!”

“诺诺。”陆已承唤了一声,“陪我聊会天。”

顾一诺本来想吼完就挂的,可是听到他的这么说,还是没忍心挂掉,脑子短路一样,反问了一句,“你想聊什么?”

“聊什么都好,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听。”陆已承笑了。还好没挂他的电话。

顾一诺将手机拿到面前,仔细的确认了一下,是他的号码没错,声音也没有错,怎么说的话那么不像是他的风格。

“怎么不说话了?”陆已承连忙问,还以为她又准备把电话挂了。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录取的结果出来了吗?”

“对了,我都忘记告诉你了,我被伊丽莎白美术学院录取了!”

陆已承听着她兴奋的声音,唇角微微上扬,“很开心吗?”

“开心!当然开心。”

“这个学校在哪个城市?”

“在帝都。”

“也好,只要是你喜欢的学校,在哪个城市都没有关系。”

顾一诺笑了笑,把这些要说的话一说完,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了。

一时间,她心里有些失落。想起白聿所说的话。又想到,陆已承在她生死一刹那出现在她面前……

“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吗?”她小声询问。

“还没有睡意,要是你困了,就躺在床上聊。”陆已承还舍不得挂电话。

顾一诺听他的话,躺在床上将耳机插上。听着他的声音,让她有一种,他就在身边的错觉。

她缓缓闭上双眼,却觉得心里一阵酸涩,鼻尖也是一酸,眼中有些湿润。

“诺诺,睡着了吗?”陆已承见她许久都不说话,轻声询问。

“没有。”顾一诺低声回应。

“不想知道我的近况吗?”

“那你就把你能说的,讲给我听听吧。”

“好。”

不知不觉,聊了近一个小时,顾一诺再也撑不住,沉沉睡去。

陆已承将手机放在一旁,依然没有挂断。端起一旁的洒杯慢慢的品着,窗外,是一望无迹的夜色,他的思念,已成海。

……

顾茗雪左等右等,也没有等来H大的录取通知书。

虽然她是保送的,不需要高考,但是还是要接到正式的录取通知书才行,眼看着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她有些心慌了,不能再等下去!

她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学校的老师,老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大吃一惊。

“你先等一等,我去查一查,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的,好的!谢谢老师。”

顾茗雪挂了电话,在屋里着急的等待着,拿起一旁的烟,点着,猛吸了一口。毒瘾没有戒,又染上了烟瘾。本来就不是很好的皮肤,一下子急剧下降,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十岁。

失去妈妈,又染上毒瘾,让她的人生,从云端跌到地狱,这一段时间,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等了将近两个小时,老师的电话才再次打了过来。

顾茗雪看着来电号码,手都有些颤抖了。

“老师,有结果了吗?”

“顾茗雪,你被H大给取消资格了!老师问你,你是不是吸毒?你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我……我没有!我没有!”顾茗雪不断的摇头否认,“老师!老师,我真的没有,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H大收到一份关于你的资料,有一份检查报告,还有一些你吸毒的照片,所以研究决定,取消你这一次的保送资格,正准备联络学校呢!”

“老师!那些都是假的!你还记得以前校内网的照片吗?那些都是有人想要陷害我的!”顾茗雪急切的解释。

“我也和校方反应了。希望H大的能够好好的调查此事,不要毁了你的前途,你愿意配合校方调查吗?”

顾茗雪一下子蒙了,“老师,要怎么配合?”

“重新去做一个检查,这个检查一定要H大指定的医院,如果确定你没有吸毒,他们还会重新考虑,录取你。”

顾茗雪手里的电话,直接掉在地上,她已经慌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体检她是不能去的,一去的话,就无所遁形。

“顾茗雪?顾茗雪!”老师在那边急切的喊道。

顾茗雪拿起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

“不!这都不是真的!不会的,我是保送的名额!我有那么优异的成绩!怎么可能会取消我的名额?”

她瘫坐在地上,精神恍惚,一股恐惧感,袭上心头。

“妈妈!我好怕!我好怕啊!我该怎么办?”

“究竟是谁害我的?谁?!顾一诺!一定是她!”顾茗雪像是疯了一样,跑到顾一诺的房间,将屋里剩下的东西,全都砸了一遍。

“顾一诺!你这个贱人!我要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

白聿画室

顾一诺站在诺大的画室里,一脸好奇,这里明明摆了那么多画架,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你的学生呢?我不是和他们一起吗?”

“他们不用学素描。”白聿走到一旁,将窗帘全部拉上。

原来是这样。顾一诺心里暗忖着。

四处看着,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将自己的画板放好。

白聿走上前,选了几个石膏体放在被红布盖着的桌子上,调了下一旁的灯光。

“谢谢。”顾一诺轻声道谢。

“开始吧。”白聿湿润一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不得不说,他在投入工作的时候,马上就变得一丝不苟,哪怕一句话不说,坐在那里,也有几分为人师长的感觉。

顾一诺坐下来,开始构图。

画室里很安静,只有笔尖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柔柔的灯光,将白聿的身子照的一半在明,一半在暗,看起来,像是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题外话------

陆大少:白聿,你有多远滚多远!

白聿:陆大少,爱情也是一场角逐,我看上的人,绝不会轻易放手。

二暖:你们两个争什么争?许瑞是男主!你们两个最后说不定会搞基,知道吗?

陆/白:今天是愚人节!啊哈哈哈哈(四周全是魔性到不可描述的笑声)

愚人节,你被整过吗?

(小活动征集,说一个自己被人整或者整别人的小段子,有书币奖励!参与者,人人有份,不可重复领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