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还得有人治!/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一诺仔细朝陆已承面前的几样菜望去,怎么看起来,那么像特别做出来的营养餐?难道还是因为上一次的伤?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上一次的伤,还没有好吗?”她忍不住询问道。

“没有,早就已经好了,就是想看着你吃饭!”陆已承立即否认。

“既然你这么喜欢看着我吃饭,以后天天吃饭的时候开着视频吧,一直到你回来为止。”顾一诺说完,低头吃自己的。

天天开着视频,一起吃饭?而且还是她主动提出来的?陆已承的心里,忍不住一阵雀跃,但是一看到面前的饭菜,忽然又觉得,生无可恋。

“多吃一点。”顾一诺见他半天没动,又出声提醒。

陆已承无奈的拿起碗,吃着这些菜,如同嚼蜡!

在老婆大人的监视下,陆大少喝了一碗汤,吃了一碗米饭,扫光了三个菜。

靳司南与孔军医双双击掌!老婆是良药,简直有奇效啊!

顾一诺见他吃了这么多,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饭后不可以喝洒。”

“好,不喝。”陆已承的手,已经拎起了一旁的酒瓶,又无奈的放下。

老爷子在一旁,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果然还是得有人治,这毛病,不也改了吗?!

“老婆,我还要训练,晚上聊。”

“等等,你是不是要去吐?”

陆已承猛得吸了一口气,“没有,没有。”

“忍一忍,慢慢的就好了。”她的声音很柔,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陆已承拿着手机,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她柔柔的声音,忽然感觉好多了。

他其实并不是吃不下,可能就是心理上的问题,要不然,也不会能吃得下顾一诺做的食物。

“去休息吧。”顾一诺轻声交待。

他有点舍不得。但是下一秒,视频一黑,她已经毫不犹豫的挂了。

对了,他还没有问,什么时候可以直接和她视频啊!他还被她拉黑着呢!

吃完饭,顾一诺直接回到楼上的房间。

打开柜子,将那两只摆在一起的水晶天鹅拿在手里。

她搬进陆宅那天,就看到陆已承房间的这个东西。

她以为这么不值钱的东西,他会随手扔了,没想到,他竟然摆在这个柜子里。她将自己的那只,也摆了进来,和这只天鹅放在一起。

看了一会,她又摆了回去。走到一旁,从抽屉里将本子拿出来,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上面那么多的行程,那么多的安排,一页一页,都满载着她的期待。

日历上的圈圈,越来越多,离他回来的日子,也就越来越近了。

忽然,电话响了,顾一诺看着这个号码,迟疑了一下,最后,在快要挂断的时候,还是接听了。

“小米粒,不好意思,我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要打一个电话给你,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

“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目标人物不用跟踪了,这费用,根本用不了这么多。”

“你们从医院里拿到了那份报告,后来拍到的几张照片,对我也非常有用,所以这些钱,还是值的。”

“要不要转一下目标?我们可以替你跟进一下另一个目标人物。”席文越指的顾茗雪。

他有些着急,希望这个顾主能够同意,要不然,他良心上也过不去。

其实,这些钱,已经用到购买设备上去了,他还真拿不出来。

“不用了,这一笔交易,两清了。”顾一诺爽快的说道。

席文越还是觉得好不真实,世界上,哪有这么好说话的顾主,这个小米粒,简直就是个小仙女一样,有了她的这一笔钱,真的是帮了他的大忙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

“你放心,我也绝不会再打扰你了,希望小米粒以后,事事如意,永远也用不到我们。”

顾一诺忍不住笑了,“谢谢你的祝福。”

席文越听着她的笑声,不禁在想,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孩。听她的声音,好像很年轻。

“再见。”顾一诺挂了电话。

再见……这本来是很普通,很平常的两个字,却让席文越觉得,有一种让他期待的东西,夹杂在里面。

顾一诺放下手机,朝窗外望去。

她料定顾茗雪戒不掉,后来,又让席文越去跟了顾茗雪两天,果然在一个酒吧里,拍到了正在吸毒的顾茗雪。

这个时候,顾茗雪已经知道,H大的保送名额取消了吧?

……

顾家

顾松博已经知道,顾茗雪被取消名额的事情了!接到老师的电话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

老师的话,不是空穴来风!H大既然取消了小雪的资格,就说明,一定有足够的证据!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小雪去体检,如果是假的,还能挽回,如果是真的……

他真的不知道,如果小雪真的吸毒的话,他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此时,顾茗雪跪在客厅里,吓得浑身发抖,不敢正视愤怒中的顾松博。

“明天,我陪你去医院!”

“不!爸爸,我求求你了,不要去!”顾茗雪一下子扑到顾松表面前,哭 着哀求,“爸爸,真的不是我的错,是顾一诺害的我,是她把我害成这样!在她生日宴会那天,她给我喝了下药的果汁,然后又每天在我喝的木瓜汤里下药!都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

“怎么会是小诺?”顾松博不相信。

“是她,就是她!”顾茗雪好像疯了一样,突然站了起来,恨得咬牙切齿!

“爸爸,她嫉妒我比她优秀,所以才会报复我!先是给我下药,后来,被 妈妈发现了,她就去假报警,说妈妈要绑架她!要不然,为什么她好好的回来了,那么几个绑匪,却一个也没有活着出来!这都是她的阴谋!”

顾松博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一向乖巧,又给他争了不少脸面的小女儿,简直觉得她现在,陌生的让他不敢相认。

这是他的女儿吗?

“她又怕妈妈拆穿她,所以害得妈妈出了车祸!把妈妈害成了这样!都是她!都是她害的!”顾茗雪失控的吼道。

顾松博面对这些指责,哑口无言。

------题外话------

今天外出回来晚了,所以更新也晚了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