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躲都躲不过/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有几天,就到八月了,等了这么久,期待了这么久,她突然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有点怕这一天到来。

顾一诺走下楼,老爷子坐在客厅里,竟然没有开电视。

“一诺,过来,爷爷有话和你说。”老爷子朝顾一诺唤了一声。

“爷爷,什么事啊?”顾一诺觉得,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不然,爷爷不会用这么正式的方式和她谈。

“是这样的,过几天,就是已承妈妈的生日了,已承回不来,爷爷想让你去替已承尽尽孝心,你迟早要嫁给已承,也要喊明兰一声妈妈,所以趁这个机会,多了解了解她,也让她多了解了解你。”

老爷子的这一番话,让顾一诺一瞬间白了小脸。

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吗?她躲都躲不过去这一次的生日宴?

“爷爷知道,明兰的性子有些骄横,她出身好,从小又没有吃过苦,不太好亲近,甚至是有些刻薄,但是你是已承的媳妇,她总不至于把你当外人看。”

“爷爷……”顾一诺唤了一声,剩下的话,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知道,爷爷的心思,也是为了她以后能和杜明兰好好的相处作打算。

可是,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杜明兰的骄横,从来都不会对她有任何收敛,只会变本加利。就是因为她是陆已承的妻子,杜明兰对她,更像是有一种夺子之恨!

前世,陆已承根本就不把她当一回事,杜明兰还处处抓着她不放。

这一世……

“一诺,别怕,在陆家,有爷爷给你撑腰,谁也不能欺负你。”

“爷爷,对不起,我这几天,刚好有些事情……”

“一诺,爷爷知道,你见过明兰了,可能对她印象不太好,但是爷爷一定要你去,也是有原因的。前几天,明兰打电话过来了,问了我的情况,也问了你,听说你在陆宅,关心了几句,这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

顾一诺静静的聆听着。

“当年,我嫌她性子骄横,怕她带坏已承,带成一个浪荡的纨绔子弟,再加上,已承上长孙,加上那段时间,我的妻子去世,种种原因结合在一起,我就强行将已承从她身边抱走。那个时候,已承才刚刚满月,后来再大一些,就带回了G市,她其实应该是恨我的,我也知道。”老爷子从来不愿意回忆这些。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顾一诺都是第一次听老爷子说,也是第一次,见到老爷子有这样落寞悲伤的神情。

“这么多年,我对她心存愧疚,虽然已承健健康康的长大了,她的心里始终无法释怀。后来,有了子睿,她不让子睿见我。这一次,她的生日,她能主动打电话过来,其实也有想让你去的意思,爷爷怎么能拂了她的面子。”

顾一诺不敢相信,杜明兰竟然打电话来,让她去参加生日宴会?

难道,她重生一回,这一对蝴蝶翅膀也煽动了杜明兰对她的看法?

难道,杜明兰,愿意接纳她吗?

“一诺,这一趟,就当是为了爷爷去的吧,爷爷帮你准备一些礼物,一起带过去。”

“爷爷……”顾一诺看着老爷子满含期待的神情,点了点头,“好吧,我去。”

“真是好孩子。”陆老爷子慈爱的看着顾一诺,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爷爷,我什么时候出发啊?”

“你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明天出发,我让小刘给你订机票,还有,把小刘带上,另外再跟两个人过去,也好方便照应。”

“好。”顾一诺点点头,“爷爷,那我去画室了,今天还有一节课,明天我也和白聿请个假。”

“好,去吧。”陆老爷子笑着挥挥手。总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明兰就算是再有大小姐的性子,也不至于为难他一诺宝贝吧?到底是未来婆婆,总要留三分情面。

老爷子心里这样想着。

……

顾一诺来到画室,准备好画笔,一声不吭的画着。

白聿在一旁看着,眉宇微拧,他看得出来,诺儿有心事。

顾一诺控制不住的在想,这一趟究竟会发生什么,究竟和前世是不一样的?

“诺儿。”白聿唤了一声。

顾一诺抬起头,朝他望去,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了,竟然失神了那么久。

“有什么事吗?我发现,你不在状态。”

“我明天有事,来不了,向你请假几天。”

“要去哪?”

“去一趟帝都。”

“没关系,只是几天时间而已。”白聿淡淡一笑,站起身,将她手里的画笔收起来。

“看你也没有心情,我们去走走吧。”

“好。”顾一诺起身,跟着白聿朝外走。

白聿领着顾一诺,朝一旁的一幛高高的写字楼走去,一直坐着电梯到了最顶层,上到了天台的位置。

眼前,一片开阔,顾一诺的心情,一瞬间放松了很多。

风很大,白聿单手撑着,靠在栏杆上,姿态优雅。

“我能问问,你去帝都做什么吗?”

“过几天,就是陆已承妈妈的生日,所以,我去一趟,给她拜寿。”

“嗯,这也是应该的,如果,你选择的是与陆已承结婚,那她就是你未来的婆婆,于情于理,你都要去。”

“白聿,不说这些了,说说你的事吧?我对你的故事,充满好奇。”顾一诺立即叉开话题。

她现在,急需一些事情,来分分神,让她不要再想明天的行程。

“那我讲一讲以前的一段经历吧。我曾经在街头露宿过,还和一个街头卖艺的一起合作,我们辛苦了一个月,赚到了不少钱,这些钱,足够我们过一段时间了,但是,我们两人彻底的放纵了一天,在一天之内,就把那些钱全都花完了!第二天,他继续流落街头弹他的吉他,我继续给人画像。”

顾一诺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搞笑,“这和你的气质,也太不搭了。”

“我的气质?”白聿笑着反问。

“是啊,感觉你就像是西方世界里的皇亲贵族,怎么可能有这么落魄的过去啊。”

皇亲贵族?白聿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

------题外话------

这一趟,无可避免~可怜咱们诺诺心里发起的一点点小嫩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