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我们在飞机上/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不是很幸运?竟然这么容易醉,不像有的人,怎么也喝不醉。”白聿笑了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顾一诺看着那个杯子,拿到白聿面前,“给我一杯。”

“诺儿,你就不怕,你醉了的话,我趁人之危?”

“在你面前,我敢放心的喝醉。”

白聿笑了笑,倒了小半杯给她,“既然是那么容易醉的人,喝多了也是浪费。”

顾一诺笑着瞪了他一眼,“小气!”

“先别喝,吃点东西,万一真的醉了,空腹不好,伤胃。”

顾一诺将酒杯放下,等着上菜。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白聿突然端起杯子,“诺儿,干杯。”

“干杯!”顾一诺举起杯子,朝白聿的杯子碰了一下,端起那杯酒,一口气喝完。

才几分钟的时间,她的小脸就已经红了,眼神也有几分迷离。

白聿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醉意微熏的模样,只有他知道,此时的她,有多么的迷人。

“白聿,你明知道,不能再爱上那个人,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怎么办?心里好痛,这里,好痛!”顾一诺戳着自己的心窝。

明显,她已经醉了。

“诺儿,哪怕再痛,也总有治愈的一天,如果,和他继续在一起,走下去,你将更痛。”

“是啊,不要再一起,不要再继续走下去,只要再坚强一点,就可以了。”顾一诺说完,倒在桌子上不醒人事。

白聿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是真的没有一点酒量!

他刚刚倒的那小半杯,都算多了。

看着顾一诺醉成这样,他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

第四军区

深夜

陆已承下了飞机,孔军医带着几名护士冲了过来。

“担架!氧气,止血绷带!”

“三少!三少!”

“喊什么喊,老子没死!”靳司南浑身是血,吼了一声,证明自己还活着。

“他肩部中枪,腿部有伤,马上去救治。”陆已承沉声吩咐,他的身上,也没好到哪去。

“快,抬走!陆少,你呢?”

“我没事!”陆已承回应了一句,抬步朝前方的营地走去。

小古立即跟了上去,“陆少,你的伤也让军医看看吧。”

这一次的紧急任务,来的这么突然又这么凶险,还好,大家都活着回来了!

第四军区,是个神秘的存在,就算是军区总部,也鲜少知道这支队伍。

整个军区,一共才三百多人,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有着最先近的设备和武器。就像一只猛兽,不管什么情况下,都能撕开敌人的身躯,所向披靡!

陆已承,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层身份。

不是外人所知的少将军衔,而是第四军区的军长,总指挥。

刚刚走到营地,电话就响了起来。

“陆已承,你不要命了吗?直接和那些人开火!”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暴怒的声音。

“你要我弄回来的人,不是一个不少,而且都活着吗?”

“太冒险了!陆已承,你当真就不怕死在那吗?你可是即将有家室的人了!”对方的声音缓和了一些,夹着一些担忧。

陆已承笑了笑,“我要休假!”

“你又要休假!你知不知道,你这半年比你掌管第四军区至今,休的都多!”

“就是因为之前没休过,现在给我补回来,另外,白聿的身份查出来了没有?”

“F国,皇室后裔,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了,你怎么会惹上他?”

“纠正一下,是他惹上我!”

“好,你陆大少说了算,你要出国的事情,我也帮你办妥了,以公事的名义出行,不扣你假期,好好的去玩吧。”

陆已承挂了电话,立即去摸他的手机,开机一看,未接电话,各种信息,弹的手机都要死机了!

……

一杯威士忌,让顾一诺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宿醉的反应,让她的头一阵刺痛,全身也酸疼无力。

缓缓睁开眼,惊得她猛得从床上坐起来。

陌生的环境,让她愣住了,这是哪啊?

飞机上?她怎么会在飞机上?!

白聿呢?

她吃力的站起来,才走两步,白聿缓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工作制服的外国美女。

“醒了?好些了吗?”

“这是哪?我们要去哪里?”顾一诺疑惑的询问道。

白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淡声回应:“对不起,诺儿,我替你作了一次主,这是在前往F国的飞机上,还有四十分钟,就可以降落了,我们先在F国玩几天,看完洛伊宫的画展就回去,刚好不会错过你的报名时间。”

顾一诺软绵无力的坐下来。

“诺儿。”白聿唤了一声,有些担心顾一诺会生气。

“我没有身份证,没有护照,你怎么把我带出来的?”

白聿愣了一下,“我在F国的朋友……他刚好回F国,这是他的私人飞机,而且他在F国与皇室关系很密切,和大使馆打了招呼,所以,你可以以特殊邀请的身,直接入境。”

顾一诺轻轻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对于白聿的话,也没有仔细推敲。她朝窗外绵远不绝的云海望去,虽然她和白聿说了,考虑一晚,再给他答复。她的回答,十有八九,会是拒绝这一次的行程。

现在,既然现在都在飞机上了,也不可能打道回府。

“诺儿,对不起,是不是我的做法,让你生气了?”

“没事,来都来了,就当换个地方散心了。”顾一诺轻声回应。

白聿松了一口气,虽然她不是很开心,但也并没有很生气。

“要不要吃点东西?还是下了飞机再去吃?”

“给我一杯白开水,我现在吃不下。”

白聿亲自倒了一杯水,端到顾一诺面前,“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下飞机了,下了飞机,再好好的休息休息。”

“嗯。”顾一诺点点头,捧着温水,不时的喝上一口。

飞机降落的,是私人机场。一旁早有一辆车子,停在那里等候着。

开车的人一身西装,极有绅士度的中年男子,对白聿的态度,也十分恭敬。

“我朋友安排的,想的真周到。”白聿朝顾一诺笑着说道。

顾一诺笑了笑,算是回应。她的脸色很不好看,醉酒又没有吃什么东西,也没有休息好,上了车,就靠在车座上,又昏沉的睡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