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诺诺,等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在一个城堡前停了下来,顾一诺猛然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环境,有些发蒙。

只见眼前,是一个差不多有足球场那么大的广场,中间有个漂亮的水景喷泉,正前方,是一幢城堡,再往后望去,好像是个大的看不到边际的庄园。

“我们到了,下车吧。”白聿柔声提醒。

“这是哪?我们住在这里吗?”顾一诺疑惑的询问。

“是的,朋友的地方,平常都是空着,就是一些佣人在打扫,我们借住几天。”白聿轻声解释。

“就是那个拥有私人飞机,与F国皇室关系密切,可以跨国飞行的土豪朋友?”

“是的。”白聿点点头。

“这是他的家啊?他拥有一座城堡和一座庄园啊!然而,他却不住在这里,简直是太暴殄天物了!”顾一诺再次朝面前的城堡望去。

“这里的房位很便宜,这么大的城堡,也值不了多少钱。我们进去吧。”

前方,一个穿着燕尾服的满头白发的老者,带着四个穿着女仆装的人,迎了上来。

“先生。”几人朝白聿齐声唤道。

白聿点了点头,和顾一诺朝宽阔的大厅走去。

这里简直是太奢华了!顾一诺环视着四周,惊的小嘴微张,一旁的女仆已经给她拿了鞋子,恭敬的等着她换鞋。

这样的待遇,她真的是受不了,连忙弯下身子自己换。

白聿用F国的语言朝女仆吩咐了一声,这几个女仆立即退了下去。

“走吧,我先带你去你的房间,他们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的住处。”白聿朝顾一诺做了个请的手势。

大厅的正中面,是一个奢华的水晶吊灯,前面是宽阔的台阶,两边都可以上楼。

“白聿,我怕我会迷路。”顾一诺一边朝楼上走去,一边感叹道。

“就算是迷路了,也丢不了。”白聿笑着回应。

“你这个朋友,和你的关系一定非常好。”顾一诺走到二楼,摸着一尘不染的扶手,朝四周环视着。

“此话怎讲?”白聿也停了下来,靠在栏杆上。

“我感觉,你来这里,好像回自己家一样,要不是关系特别好的朋友,怎么可能让你一点拘束感都没有?”

白聿愣了一下,随后手握成拳放在唇上淡淡一笑,掩饰自己尴尬。

“是,你说的没错,我们好到不分彼此。”

“我这会精神好多了,能参观一下吗?”

“当然没问题,我带你去四处走走。”白聿在前面引路。

……

陆宅

陆已承匆匆而来,看起来风尘仆仆,衣服都是皱褶,明显是穿了两天没有换过。

老爷子一看到陆已承的身影,立即迎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还没有到休假的时间吗?”老爷子惊讶的询问道。

“我提前休假了,回去了一趟,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就直接赶飞机回来了。”

“一诺呢?她没和你一起回来?”老爷子立即朝外望去,陆已承的身后,一个人影都没有。

一瞬间,老爷子的心又高高的悬起。

“一诺还在帝都呢,你怎么就一个人回来了!”老爷子气得呼吸都不均匀了。

“爷爷,你别生气,她现在不在帝都了。”

“不在帝都?她在哪?”老爷子简直是一头雾水。

“爷爷,你放心,没事的,我上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就得出去,保证回来的时候,把诺诺给你带回来。”陆已承轻声允诺。

“好,好。”老爷子连声回应。

陆已承朝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解开衬衣的扣子,推开房门,他的脚步迟疑了一下。

恍惚间,顾一诺坐在书桌前,认真的做作业。

他不禁甩了甩头,眼前影物变得有些模糊,下一秒,又恢复清晰,书桌前,哪里有顾一诺的影子。

原来,是他的幻觉。

他缓上走了进去,将衬衫脱掉,这一次的任务,不但靳司南受了重伤,他的身上也有几处伤痕,只是没有中枪而已。背上和胳膊上,还有未干的血迹。

从军区直接回帝都,又从帝都回来G市,他一刻都不曾耽搁!

电话突然响了,陆已承拿出来一看,接通。

“陆少,你现在在哪?”靳司南的声音响起。

“在G市。”

“我这里还担心你呢,原来是夫妻双双把家还了。”靳司南忍不住调侃。

“我一个人。”

“什么!哎呀,我的伤口崩了!我靠!”靳司南痛呼一声,接着又道:“怎么回事?你的小娇妻呢?”

“和白聿在一起。”陆已承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烦闷。

又是白聿!

“你去接回来啊?怎么一个人跑回G市去了?”靳司南都着急的不行,这不是陆少的作风啊!

“我现在就准备去了,你在哪?军区还是靳家?”

“我回来了,军部养伤有什么意思。”

“不说了,时间紧急。”陆已承直接挂了电话,去衣柜里拿衣服,一打开衣柜,满满的都是顾一诺的衣服。

他的心,好像被人紧紧扼住,痛得要窒息了。

控制不住的想到,她受的委屈。

那个时候,她该是多么的无助,而他却不在她身边,让她一个人独自承受。要不然,她也不至于,这么坚决的说出退婚二字!

随便取了一个衣服,去洗了个澡,他得尽快赶到F国。

他已经查到,白聿带着诺诺去了F国。

一转身,突然发现,他放在柜子里的那只天鹅,由一只,变成了两只。两只天鹅交颈而卧,缠绵悱恻。

他的唇角,微微上扬。

朝书桌上望去,发现那个画满圈圈的台历,原来,她也是期待着的。将他提起那天,一直到……

到她要去帝都那天,都是有画个标记,但是从她要去帝都那天过后,就没再画了。

陆已承握着台历的手,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道。台历的一旁,还有一个本子,他拿起来一看,第一页就让他有了一丝笑容。

“诺诺,等我!”他带上那个记事本,大步走出去。

……

清晨,顾一诺被一阵悦耳的鸟鸣声叫醒,缓缓从柔软的大床上爬起来,打开窗帘,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花香,有阳光的味道,沁人心脾。

透过窗户,朝外望去,视野辽阔,全是翠绿的景色。

敲门声响起,顾一诺转过身,发现白聿缓步走了过来。

“我们今天去世纪广场,再去林茵河,一天的时间也差不多了。”白聿已经将今天的行程计划好了。

------题外话------

有木有很期待,男主和男配的对手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