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我竟然主动亲白聿!/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的心猛然一紧,像是被人狠狠的扼住,喘不过气来。

她还是那么的决绝!

“诺诺,你不觉得,你这样对我太残忍了吗?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我绝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你只是我的陆已承的妻子,你不喜欢的人全都可以视而不见,我保证,他们绝不会再对你造成任何困扰,好不好?”

顾一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朝白聿走去。

“陆先生,你走吧,我还是那句话,我与你,再无瓜葛。”

陆已承快步朝顾一诺追去,一直站在一旁的白聿突然走了过来,挡在陆已承的面前。

“陆先生,你应该听得清清楚楚,如果你再纠缠不休,别怪我不客气!”

陆已承抬手,朝白聿挥去,白聿闪躲不及,挨了一拳。

顾一诺扶住白聿,怒视着陆已承。

“跟我走!”陆已承看着顾一诺,拉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顾一诺使出全身的力气,将他的手甩开,“陆先生,我希望你道歉!”

“道歉?你让我向他道歉?你怎么不问问他,都做了什么好事?是不是他把你拐走的?窃贼的行径,也值得我道歉?”陆已承怒声反问。

陆已承的语气,激怒了顾一诺,她缓缓抬起头怒视着他,“我想,陆先生可能是误会了,他没有拐我,是我自愿来的!”

陆已承的俊颜上,结了一层寒霜,周围的气温,仿佛一瞬间降到冰点。

“顾一诺,你别忘记你的身份!这场婚事,不是你说退就能退的!从你出生那天起,你就是我陆已承的人!你最好和白聿保持距离!”

“你有什么资格不退?你有什么权力限制我的自由?我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

“你再说一次?”

“你没有资格管我和谁在一起!”顾一诺冲他,大声吼出来。

“你想和白聿在一起?”陆已承指着白聿,“他亲你,你为什么不躲?今天早上,他为什么和你从一个房间里走出来?”

顾一诺气得胸口不断的起伏着,当着陆已承的面,扶着白聿的肩膀,朝白聿吻了过去。

白聿愣了一下,软软的唇,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甜美,但是,她的身子,却是那么的僵硬。

心中的甜蜜,一瞬间变得酸涩起来。

陆已承看着这一幕,额间青筋直跳,愤怒如一团烈火,几乎要焚尽他的理智!

顾一诺转过身,看着陆已承。

“陆先生,够明白了吧?我为什么要躲?还有,我们为什么会从一个房间出来……这个问题,你不觉得可笑吗?情侣之间,住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

“你给我闭嘴!”陆已承怒吼道。

“陆先生,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没尊严吗?难道,真的爱上我了?都不惜这样追上门来。难道接下来还准备对我摇尾乞怜,求我给你一次机会?陆大少,我根本就不喜欢你,甚至是恨你!”

“因为你,我要失去自由,我才十八岁的大好年华,凭什么嫁给一个比我大十二岁的老男人?我们有共同爱好吗?我们有共同话题吗?我们有共同的兴趣吗?”

面对顾一诺的冷声质问,陆已承觉得,自己的坚持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她真的喜欢白聿?

她竟然主动亲了白聿!

他每一次和她有一点点亲密的举动时,她都是那么的抗拒!

他以为,她会慢慢的接受他,原来,都只是他的自作多情,自以为是!

“白聿,你不是说要去世纪广场吗?等一下我们就出发。”顾一诺朝白聿说道,挽着他的胳膊,朝一旁走去。

她这么靠在白聿的身旁,是那么的小鸟依人!

陆已承愤然转身,大步离去。

顾一诺走到餐厅,双腿一软,白聿立即扶着她,只见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就连那双娇艳的双唇,都失去血色。

“诺儿。”

“对不起,白聿,刚刚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为了让他走,我只能这么说了,对不起,对不起……”顾一诺不断的重复着这三个字。

她的心,已经痛到无法形容!

白聿突然将她搂在怀里,柔声说道:“诺儿,我知道,你现在有多难过,会过去的,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想静一静。”顾一诺从白聿的怀里挣脱出来,有气无力的朝外走去。

透过窗户,她看到陆已承上了一辆车子,离去了……

回到房间,顾一诺锁上房门,再也控制不住,瘫软在地上,将自己缩成一团,无声的哭泣着。

为什么,她重活一世,还是逃脱不了。

为什么,还是爱他,为什么!?

白聿站在门外,手抬起几次,都想要敲开房门,最终还是放弃了。

……

陆已承回到酒店,无力的靠在沙发上。

第一次,被人羞辱成这样。

没有尊严,甚至是抛弃一切,只为了挽回她。

“顾一诺,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他随手抄起一个抱枕,朝一旁扔去。

满脑子里,都是顾一诺亲吻白聿的画面!她竟然让白聿碰她,还和白聿同睡在一个房间!

愤怒快要将他淹没,他却只能像只困兽一样,什么办法都没有,更无法将她从白聿身边带走!

他站起来,朝一旁的酒柜走去,随便打开一瓶,一口气灌了半瓶。

“有些事情,一次就够了!”

“陆先生,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没有尊严吗?”

“我根本就不喜欢你!甚至是恨你!”

“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吗?我们有共同的话题吗?我们有共同的兴趣吗?”

一句一字,如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戳向陆已承的心。

原来,她竟是这样想的?

这一天,陆已承都没有出房门一步,酒柜里的酒,一瓶接一瓶的打开,已经去了一大半。

……

第二天早上,白聿忍不住,敲了一下房门。屋里没有任何反应。

“诺儿!诺儿!”

屋里,还是没有一丝回应。

他控制不住,有些紧张,扭动了一下门锁,竟然从里面反锁了,他急切拍着房门。

“诺儿,开门!诺儿!”

屋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白聿抬脚朝房门踹去!

------题外话------

打滚求宠爱~今晚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