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留下陪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去买件衣服,我就回医院。”顾一诺继续坚持。

陆已承明白了,她之所以坚持留在医院,应该是以为,他要带她回陆家。

“诺诺,和我回家。”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柔声说道。

“不!我不想去陆家!”顾一诺终于忍不住说道。

“谁说要去陆家了?是回我们的家。”陆已承笑着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头发,看着她这么狼狈的样子,在他眼里,依然是最美的。

两人先开着车子,去重新买了衣服,又去吃了点东西,陆已承直接驱车,往他在帝都的房子开去。

坐在车子里,顾一诺思绪满怀。

前世的时候,老爷子的身本很硬朗,虽然心脏有点问题,但是一直保养的很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凶险过!

她在想,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才导致老爷子发生这样的事情。

“诺诺,下车了。”陆已承轻声提醒。

她才发现,车子已经开到了别墅的院子里。

这是一个风格很现代的建筑,楼上几乎都是玻璃,她知道,这是他在帝都的房子,他自己一个人住的。

的确像他说的那样,他就算是在帝都,也不会住在陆家,他对陆家,也是陌生的。

前世的时候,顾一诺到死之前,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但是,顾茗雪却可以自由出入。

当时,陆已承与顾茗雪两个从这里走出去,被媒体拍到。

顾茗雪拿着报纸上的那张照片,向她挑明与陆已承的关系。

前世今生,有太多的不一样了,她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期待,又害怕。

陆已承侧目,看向她,发现她一言不发,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他想问她,如果不是爷爷的这件事情,在教堂里,她会不会说,她愿意。

可是,他又不敢问。

“我们进去吧,洗个澡好好的休息一下,等可以探视了,就可以去陪爷爷了。”陆已承柔声朝她说道。

顾一诺点点头,跟着他朝房间里走去。

陆已承领着她,来到主卧,“这是我的房间,因为我平时都是一个人住,也不会经常回来,没有备太多日常用品。”

顾一诺环视着这个房间,和陆宅的装饰风格差不多,她抬步,朝衣柜走去,发现里面,的确是只放了几件他自己的换洗衣服。

“诺诺,你不相信是我一个人住?”

她好像被人揭穿心思了一样,尴尬的摇摇头,“我才没有。”

陆已承从身后将她搂住,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可是,你刚刚的行为,真的好像来查房的,怎么样?有没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我累了,我先去洗澡。”她迅速的逃离他的怀抱。

陆已承笑了笑,也拿了衣服,朝另一个浴室走去。

顾一诺洗完出来,就发现他已经躺在床上。她只围着一个浴巾,吓得直接又跑回了浴室。

她刚刚进来的时候,好像没有拿衣服,事实上,她也没有衣服可以穿了!

敲门声响起,她的小身子,控制不住的一颤。

“诺诺,把门打开,我给你拿了一件衣服。”

顾一诺打开了一条缝隙,将手伸出去,陆已承看着这只小手,忍不住笑了笑,将衣服放在她的手上。

她一接过来,马上把门关上,一看这件衣服,小脸顿时皱成一团。

这件衣服,是他的衬衫!虽然她可以当裙子穿,但是,还是觉得,没有办法穿成这样走出去。

陆已承看着紧闭的房门,知道她为什么不出来,她还是抗拒他,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他也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尽量的克制住自己的冲动。

“诺诺,我去楼下客厅,你出来休息吧。”

门外,响起陆已承的脚步声,顾一诺打开门,走了出来。

“陆已承。”她忍不住唤了一声。

陆已承转过身,朝她望去,她是那么美,让他差一点迷失在其中,就这么愣愣的看着她,无法自拔。

她光着脚,缓缓迈步,朝他走了过去,小手拉着他衣袖,一点一点的攥在手心里。

“这个房间太大了,我不想一个人。”

说完,她低下头,不敢看他。

陆已承简直受宠若惊,反握着她的小手,“诺诺,你的意思,是让我留下来陪你?”

“嗯。”她点点头。

这里对她来说是陌生的,经历了爷爷的事情,她的心里还是很担忧,整个人也像是虚脱了一样,变得好脆弱。

她不想,一个人留在这么大的房间里。

哪怕,他在这里,不和她说话,能听到他的呼吸就好。

陆已承轻轻的拢了拢她的发丝,将她直接抱了起来,放到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睡吧,我就陪在你身边,哪也不去。”

“嗯。”顾一诺缓缓闭上双眼,见他没有别的冲动,安心的朝他靠了过去。

她像极了一只温顺的小猫,就这么缩在他的怀里,让他的心变得无比的柔软,他轻轻的将她往怀里又搂紧了几分。

他现在,不在乎她在教堂里,究竟会回答什么。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和他一样坚决的说出:我愿意!

陆家

杜明兰在客厅里等着,天色已经暗了,佣人将灯全都打开。

整个客厅里,显得十分清冷。

老爷子是因为陆禀琛的一个电话,才心脏病发作的。

而那个电话,是杜明兰让打的,就是谈和顾一诺退婚的事情。

当时,她的情绪特别激动,见陆禀琛畏惧老爷子,她就将电话抢了过来,说了很多过份的话。

后果,是她直接导致的。

但是,她一点也不后悔。

她说出来的那些话,已经憋在心里三十年了!

杜明兰抬起头,朝客厅里挂着的一家四口的全家福望去。

不禁想到,那天已承回来时的样子,他的身上都是血,一定受了伤,他竟然,都不让她看一眼,他究竟伤在哪了,伤的有多重!

哪一个做母亲的,看着孩子身上带血,会不担心,会不发狂!可是她连关心他的机会都没有。

今天在医院里,已承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难道还在因为上一次事情,责怪她吗?

她看的出来,已承真的是被那个顾一诺给迷了心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