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沙发太小/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喜当爹?”陆已承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排解心中的郁闷。

“你正经一点,是亲儿子!我的!”靳司南笃定的说道。

陆已承坐直身子,将刚刚点着的烟按灭,“你那条水蛇怀孕了?”

“不是她,儿子已经快五岁了!”靳司南说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一个儿子而已,不靠靳家你自己也养得起,需要多少钱,你出钱就是了。”陆已承知道,靳司南以前是有过风流史。

但是,他不相信,靳司南会不做任何措施。

能怀上靳司南的孩子,这个女人,手段不错。

不过,为什么孩子这么大了,才来找靳司南?逻辑有点说不通,难道,不冲着靳司南身份和地位来的?

靳司南那边,也沉默了一阵,“陆少,回头再聊,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她们要是要钱就好了,关键是不要!而且,也不愿意承认。”

“你确定好,孩子是不是你的。”

“一大一小,就在医院里,明天你来看老爷子的时候,顺便过来一下,就知道,是不是我儿子了,不用验DNA的那种。”靳司南说完,就将电话挂了。

陆已承握着电话,不禁暗想:要是他和诺诺有个儿子多好,什么事都解决了!

看到沙发上凌乱,一瞬间,几乎要沸腾的血液又燥动起来。

还是先爬上床再说,这样才能有孩子。

他看得出来,诺诺也是很喜欢孩子的,如果他们有一个孩子,诺诺一定不会在这么抗拒他,他也能牢牢的将她绑在身边。

顾一诺回到房间,缩在床上的一角,咬着手指不断的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一瞬间,她的身子一阵颤栗,酸酸麻麻的。竟然还残留着他所带来的那种感觉!

她是不是,真的沦陷了?

他兵临城下,她溃不成军。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顾一诺猛然从床上弹了起来,飞快的跑到门后,确认门有没有锁好。

“诺诺,睡了吗?”

“睡,睡了!睡着了!”

“睡着了?”陆已承笑着反问。

顾一诺差一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又改口道:“就快要睡着了,陆先生,这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晚安。”

陆已承站在门前,脚步如灌了铅一样,他不想离开。

“诺诺,家里只有一张床。”

“你睡沙发。”

“沙发太小。”

“刚刚我们两个在上面……”她猛然住嘴,抬起手朝自己唇上拍了几下,好懊恼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陆已承的笑意更深了几许,“诺诺,我们刚刚在上面……做的事,你喜欢吗?”

顾一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竟然还这样问她!她简直是想抽死他!

她的身子,又控制不住颤栗了一下,哪怕隔着一道门,她都有一种,被陆已承紧紧的撰在手心里的紧迫感。

“诺诺,你放心,只要你不愿意,我绝不越雷池一步,打开门,让我进去好吗?”

“不好,陆先生,你快去睡吧,很晚了。”顾一诺紧张又急切的说道。只希望他快一点离开。

她听到他的声音,都觉得心情燥动,完全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许久之后,顾一诺没有再听到他的声音,他已经走了吧?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放松下来,差一点跌倒在地上。

有气无力的走到床前,坐在床上,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真的是,让她羞愧的无地自容的感觉。

她刚刚,真的被陆已承,撩拨的,动了情。

陆已承下楼后,直接到楼下的浴室去冲了个冷水澡,他不想吓到她,更不想,破坏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

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也不在乎,再忍这一段时间。

闭上双眼,任水迎头冲了下,但是,他的脑中,挥之不去的,还是她的柔软和美好!

顾一诺在床上,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觉得,很不舒服。

起身去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感觉口干舌燥,头也有点刺痛,而且身上还是热热的。

她要去喝点水,看会不会好一点。

打开门,轻手轻脚的朝搂下走去,这个时候,陆已承应该已经睡了吧?

还没有走下最后一个台阶,灯已经亮了。

她立即扶着墙壁闭上双眼,才眨眼的时间,她就落入一个炽热的怀抱。

陆已承把她抱在怀里,立即发现,她的异样。

她的身子好烫!

他立即朝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温度更上烫得吓人。

“诺诺,你发烧了!”

顾一诺抬起头,小脸因为高温红红的,被他这么一说,她真的觉得很不舒服。

“我好渴。”

陆已承抱着她,将她放到沙发上,立即去接了一杯水,喂她喝了下去。

顾一诺的体温越来越高,陆已承紧张的摸了摸他的额头,“一定是今天淋了一雨,感冒了。”

顾一诺软绵无力的靠在沙发上,拉着他的手,主动放在自己的额头上,“我好热,背也好痛,胳膊和腿也痛。”

“应该是烧的太高,引起的肌肉酸痛。”陆已承心疼的轻抚着她紧皱的眉心。

“诺诺,我得去给你买一点退烧药,你乖乖的在家里睡一会,我马上就回来,好吗?”陆已承轻声哄着。

顾一诺紧紧的拽着他的手,“不要,你不要去,我不要一个人在家里,已承,你不要去。”

她有些迷迷乎乎,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紧握着他的手。

陆已承听到她的呼唤,心都要化了。

“你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我好怕。”她又呢喃着说了一句。

他反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她那么脆弱,那么的让他心疼不舍。

又控制不住的想着,那一天晚上,她一个人被关在门外,一个人独自面对狂爆雨,她害怕吗?她一定也想着,他会回来,或者期盼着他早一点回来吧。

这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件,让他一想起来,心痛得犹如刀绞的事情。

他的诺诺,还那么小,面对这样包办的婚烟,她是弱势的,她受了那么多委屈,不愿意再和他来往,会害怕退缩,这是多么正常的事情。

他却因为自己的那一点点不确定,那一点点挫败感,把她扔在了医院里,让她独自承受着风雨一整夜!

------题外话------

小剧场

陆少,GO!GO!GO!

gameover!

什么情况?陆少懵逼脸,说好的发糖呢?

请给他点根蜡~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