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你是不是在坐台/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说,陆家已经退婚了,小诺被陆夫人赶出陆家。

这一次,真的是投鸡不成,反而蚀把米!借不成陆家的势,惹出了这么多事情,让顾松博焦头烂额!

从帝都回来之后,他一直都在寻找顾一诺,准备让她去给陆夫人赔礼道歉。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退婚!

可是,他怎么也联络不上小诺。

陆老爷子又病倒了,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如果陆老爷子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他可就失去依靠了!

原本,在G市,不敢与他抗衡的对手,现在看准备机会都准备出手了,公司的客户,已经接连流失,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爸爸,我早就说过,顾一诺不会和你一条心,你现在看到了吧?”顾茗雪从楼上走下来,脸上画着浓妆,依然掩盖不住她颓丧的气色。

顾松博看着自己的小女儿,怒声说道:“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爸爸,我这个样子,都是顾一诺害的!”顾茗雪大声反驳,来到顾松博面前,质问道:“你有多久没有去看过妈妈了?你知道,妈妈现在有多惨吗?她已经不能自理,每天的活动空间,就只有一个侧所那么大!爸爸,你为什么不给妈妈请护工了?”

“不是我不给她请,她恶意攻击,伤人,谁还敢去照顾她?把她单独锁在一个屋子里,那是为了保护其它的病人,也为了保护她自己!”顾松博反驳道。

顾茗雪将眼中的泪,强忍了回去,她也不会再去看妈妈了。

她受不了!她无法接受,她看到的那一幕!

她好恨!恨顾一诺,也恨她的亲生父亲!

曾经多么爱美的妈妈,现在就生活在那个,吃喝拉撒不到五平米的空间,全身都是排泄物!

妈妈疯了,彻底的疯了!

“你为了巴结陆家,巴结顾一诺,不管妈妈和我,你得到的是什么样的下场?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以后,顾一诺会把你害得更惨!她能把我和妈妈害成这样,你还在执迷不悟吗?”

顾松博被戳到痛处,这一次的事情,他将责任都归到了顾一诺身上。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好好的去给陆夫人祝个寿,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最最关键的是,小诺竟然当着陆先生和陆夫人的面,主动提出来退婚!

这丫头,真的是无法无天!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和陆夫人这样说话!简直是气死他了。

顾茗雪说完,拎着她的小包包走了出去。

“你去哪?”顾松博大声吼道。

“我去哪?你管我去哪?”

“你是不是在酒吧坐台?”顾松博这才想到,他得到消息,说有人在酒吧看到他的小女儿,陪一个老男人喝酒。

“爸爸,我不坐台,我只是想办法赚点钱而已,要是你能给我钱,我也能待在家里!什么都听你的!”

“小雪,你不把毒瘾戒了!你会彻底的毁了的!”顾松博痛心疾首,他引以为傲的女儿,怎么短短的时间变成了这样?!

“我已经毁了!毁在顾一诺的手里,挥在爸爸你的手里!”顾茗雪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

霓虹闪烁的街道,各种酒吧林立在这条街道上,在这里,总能看到这些本该是花样年纪的孩子们醉生梦死。

顾茗雪穿着齐P短裙,游走在人群中。

吵杂环境中,一个个摇摆的身躯,像是群魔乱舞。

“小雪!”李然朝顾茗雪挥挥手。

因为顾一诺生日宴会的事情,李然和手下的几个小混混,在里面关了半年。这才刚刚出来,没想到才短短的时间,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李然喜欢顾茗雪。

以前,像狗一样围着顾茗雪转。

因为他觉得,顾茗雪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有点巴结的成份,把她当成女神。

但是现在不同了。

她堕落了,和他是一路货色。

顾茗雪走了过去,拿着一瓶酒,灌了一口。

李然趁势,搂着她的腰,一心想着,什么时候把她推倒。

虽然,沦落到这样的境地,顾茗雪依然清高,她看上的人是陆已承,所以所有的男人,在她眼里都是粪土!

“把你的手拿开!”她低头,看着那只手,低斥了一声。

李然扯起唇角笑了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酒吧里,十分混乱,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有个两人走了进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时的朝顾茗雪的方向望过去。

他们今天,就是来找顾茗雪的,也准备好了方法,让顾茗雪亲口承认,她曾经做过的事情。

做完这些事情,就可以和陆少交差了。

酒吧的顶层,有一个小阁楼,一眼望去,好像是废弃的,但是只有上去的人才知道,这一个小小的阁楼装修的十分奢华。是这条街的核心位置。

赵敬抽着一根雪茄,看着面前的几个小弟。

“这几天查的严,你们几个,都给我老实一点,不要有任何动作!”

“是!赵哥,你放心吧。”

赵敬的身旁,还坐着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出头,气势非凡。在场的小混混也都是一些小头目了,却不敢直视这个男人。

他有一双冷冽的眸子,更有一种让人不敢挑衅的威严,只是这威严这中,透着一股子阴邪。

不得不承认,他的颜值很高。

苏家长子,如今已经是军长的军衔,苏家军门之家,地位甚至比陆家的势力,还要庞大。

如今,这么一个大人物驾临此处。赵敬都夹着尾巴侍候着,生怕有半点差池。

“苏少,一群小喽啰,不交待着点,总会捅篓子,还望苏少,不要见怪。”

“赵敬,你在G市,混的不错。”苏以溟将烟按灭,语气不带任何感情。

“不敢,不敢!苏少这是抬举我呢!”赵敬小心翼翼的侍候着。

“谁不知道,G市是陆家的天下,陆已承在是G市,是太子爷一般的存在。”苏以溟端起一旁的酒杯,晃动了一下,鲜红的液体在灯光的照耀下,挂着酒杯缓缓滑落下来。

“苏少说的是哪的话,G市哪能跟帝都比,苏少的身份,如今哪是陆家能比的。”

------题外话------

大家都去养文了吗?怎么都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