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你想搞什么花样?/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这样的恭维,苏以溟不动声色,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仰头将那杯酒一口饮尽。

“赵哥!”一个人匆匆走了进来,朝赵敬耳语了几句,赵敬神色微变,挥挥手,示意那人退下去。

“苏少,刚刚小弟说,好像陆已承的人来了我的酒吧,我去处理一下。”

平常,赵敬对陆已承都是敬而远之,如今,不太一样了,他的背后,有了苏少这样的人撑腰,自然腰杆都硬了几分。

“一起去看看!”苏以溟好像来了几分兴趣。

“苏少,我这里是小地方,鱼龙混杂的,下面更是闹哄哄的……”

“没事。”苏以溟走在前面,朝下面的三层建筑走去。

顾茗雪最近,酒量见涨,连喝了几瓶,才觉得面前的人影有些重影。

李然又趁势贴了过来,顾茗雪一巴掌挥了过去。

“放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上我!老娘能是这么廉价的?你也配!”顾茗雪说完,摇摇晃晃朝舞池走去,随着节奏晃动起来。

李然被打了一巴掌,心中暴怒,看着顾茗雪的目光,带着几分怨毒。

“婊子!”他忍不住骂了一声,“真还当自己是以前那个大小姐?老子为了你,蹲了半年,你让老子搞多少次,都是应该的!”

“老大,怎么办?”

“今天老子非要上了她,去,把她给我弄到包厢里!”

“老大,要不要给她点料?让她听话一点?”

“不用,我要硬上!我要她全程清醒!”李然说完,先一步朝包厢走去。

那两人,靠近顾茗雪,聊了一会,顾茗雪跟着他们朝包厢走去。

她玩累了,大家也都熟悉,没有什么防备心。主要是,她不怕李然,更不相信,李然有那个胆子!

那两个盯着顾茗雪的人,也跟了上去。他们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不想再浪费时间。

只是,两人刚一起身,就被另外两个人撞了一下。

“你干嘛撞老子?不长眼!”一个人带着几分酒气吼道。

“对不起,你先过!”

话音刚落,撞过来的人突然挥了一拳。

“你为什么动手打人?”

“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样?用种你还手!”

那人正准备还手,被身旁的人按住,“这种人,不必理会,我们还有正事。”

两人正要往前走,忽然又冲出来几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把这两个不长眼的,给我往死里打!”

又有几人,从四周涌了过来,将这两人围住,打成了一团。

赵敬看着下面的混乱,又偷偷的朝苏以溟望了一眼,这样公开的陆已承为敌,他还是有些心虚!

苏以溟的神情,始终淡淡的,目光转向顾茗雪离去的方向。

顾茗雪走到包厢,门立即被关上,只有李然一人坐在这里,其它几个小弟,都不在。

“你又想搞什么花样?”顾茗雪坐了下来,一脸不屑。

李然突然站起来,一把扯住顾茗雪的头发,“我想搞什么花样?你等下就知道了!”

说完,他直接将拉锁拉开,按着顾茗雪的脸贴了过去!

顾茗雪贴到那里,感觉一阵恶心,剧烈的挣扎着。

李然一巴掌抽了过去,打得她眼冒金星,差一点眩晕过去!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李然要对她做什么。

“李然,你放开我!”

李然一把将她扯了过来,她身上的衣服,料子本来就少得可怜,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全部撕了下来。

顾茗雪剧烈的挣扎着,但是,她哪里抵挡得住男人的力气。

李然迅速的将她按在一旁的茶几上!

“李然,你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就你这样的,还为谁守身如玉呢?我不要碰你?我就碰你了!”

门被踹开,李然吓得僵硬了,一人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朝墙上扔去,摔下来的时候,头碰在了桌子一角,直接晕了过去。

顾茗雪看到来人,慌乱的爬起来。

还好,他们来的及时,要不然,她就被李然这个混蛋给侮辱了!

“赵叔叔。”她怯怯的唤了一声。

赵敬的身份,她还没有完全弄清楚,妈妈和赵敬的关系她是知道的。

现在,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有奶便是娘,有钱就是爹!

苏以溟走上前,抬手捏住顾茗雪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这张脸。

赵敬示意人,把晕过去的李然抬了出去,小心翼翼的朝苏以溟说道:“苏少,这是顾家的小女儿,顾茗雪。”

“顾一诺的妹妹?”

“是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赵敬点点头,看了看顾茗雪,虽然现在有点狼狈,不管怎么说,还是个小姑娘,还是个处。

“苏少,要不,让她陪陪你?”赵敬提议道。

刚刚苏以溟明明在关注着陆已承的人,突然把目光移到了顾茗雪的身上,还来到这里,英雄救美,难道是看上顾茗雪了?

苏以溟立即嫌恶的将手挪开,一旁随行人,递上一条手帕,他拿过仔细的擦了擦手,扔在赵敬的脸上。

赵敬吓得一抖,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以苏少的出身,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就顾茗雪这样的,完全入不了苏少的眼啊。

“与她姐姐比起来,云泥之别。”苏以溟冷讥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赵敬殷勤的跟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顾敬雪被人送到顶层的阁楼,那个被称为苏少的男人,已经不在这里了。只有赵敬坐在真皮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根雪茄。

顾茗雪还穿着那身服,明显已经有点遮不住身子了。

“你知道,刚刚差一点发生什么吗?”

“谢谢赵叔叔,要不是赵叔叔,我可能就被李然给……”顾茗雪说不下去了,想一想都觉得恶心。

“过来,坐到叔叔身边来。”赵敬朝顾茗雪招招手。

顾茗雪走了过去,坐在赵敬身旁。

“看来,你是不知道,我给我看一样东西。”赵敬将一个用胶袋装着的透明液体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

“这是什么?”

“这是一种药物,一但被注射过去,大脑就会被控制,别人问你什么,你就会说什么,这种药物一般都会被用在审讯间谍上。”

这些,都是苏以溟告诉赵敬的,赵敬是现学现卖。

顾茗雪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赵敬想说什么。

------题外话------

五一做个书评劳模活动。

现在开始,到017年5月1号晚上23:59分,潇湘读者发表书评,达到一百字以上,就可以获得100书币奖励!

不能重复领取~(一个读者只能领一次)书评必须是与本书内容有关的哟~大家踊跃参加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