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真是个醋罐子!/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的心里,一阵后怕,她只是自责没有看好孩子,没有听到陆已承话中的隐含的深意。

“那我先告辞了,晚一点再过来探视。”简慕晚朝病床上的顾一诺浅浅一笑,拉着简子珩朝外走去。

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陆已承坐在床边,静静的注视着顾一诺。

四个小时过去了,顾一诺才悠悠转醒,她还是觉得头昏昏沉沉的,一睁开眼,就看到陆已承坐在床边,心里有很安稳。

“醒了?”他声音太温柔了,唇角的笑意也太迷人,让她不自觉的,就被迷惑了。

“孙嫂煲了烫,送来了一份,饿了没有?要不要尝尝?”

“孙嫂也来了吗?”

“爷爷转到普通病房,还有一段时间需要疗养,身边得有人侍候。”陆已承轻声解释。

“好久都没有尝过孙嫂的手艺了,好想吃!”

陆已承起身,准备去给她装汤。

“等一下。”顾一诺突然阻止道。睡了那么几个小时,又有几瓶吊针打下去,她感觉,自己的膀胱都要炸开了。

陆已承一转身,就见她红着脸,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他立即明白了,将她从床上抱起来,朝洗手间走去。

“好了,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头还晕吗?”

“晕。”

“既然还晕,我抱着你吧。”

抱着……抱着怎么解决?!她才不要!

可是还没有等她拒绝,他已经准备好了!

顾一诺的小脸更红了,他的力气真的太大了,她这么大个人了,在他面前,就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任他摆弄。

现在,更像个生活都还不能自理的婴儿一样。

终于在面红耳赤中解决了。顾一诺已经羞的抬不起头了。

“诺诺,我都看过了,你还这么害羞干什么?”陆已承的声音,在顾一诺的头顶响起。

她立即抬手,捂住他的唇,“陆已承,你不要说了。”

陆已承的唇角缓缓上扬,心情好到无法言喻,将她抱出来,放回床上。

顾一诺的脸简直红的滴血,一屋子都说不出的暧昧的味道,甜得发腻。

床缓缓摇了起来,顾一诺靠床上,看着陆已承忙碌着。他端着一碗汤,坐在她面前。试了试温度,才喂了她一小口。

喝了小半碗,顾一诺就觉得胃里舒服了很多,精神也恢复了一些。

“诺诺,胳膊和头上的伤口还疼吗?”

“还有一点,不过好多了。”

陆已承又舀了一勺子鸡汤,朝顾一诺喂去,忍不住问道:“是额头上的伤口疼一点,还是我碰你的时候疼一点?”

“噗!”顾一诺控制不住的喷了,鸡汤喷了陆已承一脸。怎么能这样对比,这有什么可比性啊!

所以,他究竟是想知道什么?

陆已承将脸上的汤抹掉,不顾自己的狼狈,抬手朝她额头上的伤轻轻的戳了一下。

“痛!”顾一诺立即痛呼一声。

“其实,和这个一样的,一痛就过去了。”陆已承还在想,那失败的第一次。

顾一诺捂着头上伤处,坚决不让他再碰触。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就和这个一样?明明更痛!”她小声的反驳道,“而且……”

“而且什么?”

“进不去又不是我的问题。”她红着小脸,反驳道。

“什么叫进不去?”陆已承简直被这一句话,说得乌云罩顶!

“诺诺,不许狡辩,明明可以的,是你不让。”

“明明就是……不合适!”

陆已承已经控制不住了,满脑子都是那天的画面。

“诺诺,究竟什么时候,你才能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我?”

顾一诺立即将目光闪开,不敢看他,她也不知道!真是的,她们竟然在这里,如此认真的讨论这个问题!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靳司南带着简慕晚和简子珩推门而入。

“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靳司南朝床上的顾一诺望去,一眼就发现,这气氛不太对劲。

“没有,没有,我们就是在聊天。”顾一诺连忙否认。

“哦,聊天。”靳司南别有深意的点点头。

顾一诺被他这么一说,脸更红了。

简子珩撒开妈咪的手,朝顾一诺跑了过去,拉着顾一诺的手,“姐姐,你的头还疼吗?”

“还有一点点,不过,姐姐已经好了,不用担心了。”顾一诺笑着回应。

简子珩吃力的朝病床上爬去,“姐姐,珩珩给你吹一吹,吹一吹就不疼了。”

“好啊。”顾一诺真的是好喜欢这个懂事的孩子。

简子珩用肉呼呼的小手,捧着顾一诺的脸颊,正准厥起小嘴吹一吹呢,突然后背一紧,被人提了起来。

“陆已承!你干什么啊!”顾一诺朝陆已承瞪了一眼。

陆已承将简子珩扔到靳司南怀里。

“我还有给姐姐吹吹呢。”简子珩的小脸上全是委屈。他要是不姐姐吹吹,姐姐还会疼呢!

“咱们不吹了,姐姐是人家的老婆,人家不乐意给我们吹。”靳司南搂着简子珩安慰着。

简慕晚朝床边走去,看着顾一诺,眼中全是真诚与感激:“一诺,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当然可以。”

“我叫简慕晚,你可以叫我晚晚,我亲手做了一点吃的,你还没有吃饭吧?不过,我的手艺不是很好,要是喜欢,你就凑和着吃一点。”简慕晚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以顾一诺的身份,要什么没有?她也想不出来,怎么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所以才亲手做了一吃的,提过来。

“我刚好饿了,谢谢你给我送吃的。”

“一诺,你太客气了,是我应该好好的谢谢你才对。来,尝一尝。”

简慕晚她带来的吃的,摆在顾一诺面前。顾一诺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连连点头。

“好吃!晚晚,你这个面是怎么做的?怎么这么筋道?”

“这个的纯手工做的面,珩珩也很爱吃。”

“你教教我,我好做给爷爷和已承吃。”

靳司南朝陆已承望去,发现堂堂陆大少,现在就像个痴汉一样,面露笑意的看着小娇妻。

前段时间,还悲伤的像天塌了一样,这才几天时间?

果然,夫妻吵架,都是床头吵,床尾合!还害的他跟着瞎操心那么多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