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诺诺,你想带伤上阵么?/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的脸,一瞬间更黑了!

这个小女人,是在挑战他的底线吗?!

她有听他在说什么吗?

“小诺!”许瑞的声音听起来好兴奋,“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来到帝都了。”

“你安顿好了没有?”

“安顿好了,有个哥们是帝都人,我们几个,在外面租了一个小公寓,离学校比较近,也方便工作。”

“那就好。我这几天有点不方便,等我联系你吧,我们到时候见。”

“好!我等你。小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不要我帮忙?”许瑞知道,这句话,完全就是自作多情。

有陆已承在,什么事情,摆不平?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最近没有时间。”顾一诺不想让许瑞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觉得也没有必要告诉他。

“那好,小诺,我们到时候见。”

挂了电话,顾一诺抬头,看向陆已承阴沉的面容。拉开被褥,走下床,一个人去了洗手间。

准备出来的时候,刚刚拉开洗手间的门,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挤了进来!

一瞬间,她就落入他的怀抱。

“陆已承!你想干什么?”

陆已承护好她受伤的胳膊,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吻了过去。

顾一诺完全没有挣扎的力气,忽然一阵眩晕,也不知道是因为她突然间的缺氧,还是因为她头上的伤。

他很生气!这个小女人,竟然把他的话,全都当成耳旁风!

但是,他的吻又好温柔,因为,他舍不得。

医生走了进来,发现病房里没有人,热吻中的身影映入眼帘,五十多岁的老医生了,一瞬间老脸都红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是太会搞事情了!

陆已承听到外面的脚步,才将怀中的小女人松开,直接将她抱起来,放到病床上。

顾一诺看着病床边的一个医生两个护士,脸上直发烧,简直没脸见人了!

医生折了头上的纱布,看了一下伤口,“病人最好还是静卧,近期内,都不要有激烈的活动。”

说到活动的时候,医生别有深意的看了陆已承一眼。

希望,陆已承能够心领神会。

“医生,我没事的!活动什么的,应该不影响!”顾一诺完全没有听明白,只想着,等一下还要去看爷爷呢!

要是静躺在床上,不让活动的话,她怎么去看爷爷啊!

医生手里的东西,“咣”的一声掉在地上,愣愣的看着顾一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耿直的女孩子。

陆已承也掩嘴偷笑,心疼他家小诺诺的单纯。

一旁的两个小护士都听明白了,不好意思的转过脸,也在笑。

顾一诺一脸懵逼!

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气氛突然就这么变得尴尬了!她有说错什么吗?不安的朝陆已承望去,眼中有几分询问和求救。

陆已承看着她呆萌又可怜的小模样,心疼的拉着她的手,“你放心,正常的活动医生是不会限制的,等一会,我可以陪你去看爷爷。”

顾一诺猛得松了一口气,只要能看爷爷,至于这些尴尬的气氛她也不管了。

医生经陆已承这么一说,也明白了,顾一诺所说的活动,和他所说的活动,完全是两个意思。

不过,他所指的活动,只要这位陆先生听明白了,就可以了。

换好药后,医生又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病房。

医生和护士一走,顾一诺立即朝陆已承望去,发现他唇角的笑意还没有散去,心里更加狐疑。

“刚刚怎么了?我有说错话吗?”

陆已承忍不住笑了起来,“诺诺,没想到,你是那么火辣,就算是你想带伤上阵,我也舍不得。”

“什么啊?陆已承!你再这样,我生气了!”顾一诺瞪了他一眼,气得小拳头都握了起来。

陆已承突然俯下身,朝她的耳边贴去,轻声和她解释了刚刚的尴尬。

顾一诺听着听着,脸色染了一层红晕。

竟然是这样!

怪不得,刚刚那个医生的反应那么大!

“诺诺,等你伤好,我一定好好的满足你,咱们,好好的活动活动。”这个活动,加重的尾音,简直让人想入非非。

“滚!”顾一诺朝粘上来的陆已承,推了一把。

陆已承撑着一只手,朝她欺了过去,顾一诺立即躺在床上,转过脸,不与他正视。

“你刚刚说,你可以活动的时候,我都有反应了,就像是听到了你的召唤似的。”

“陆已承!你还要不要脸!”顾一诺怒视着他,他离她那么近,气息喷在她的脸颊和脖间,热热痒痒的,她感觉,她快要在他的热情中,化掉了!

陆已承的笑意更深,他的诺诺,简直是太可爱了!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看爷爷吗?现在可以走了吗?”

“诺诺,估计得等会,你看我这个样子,怎么出去见人?”陆已承抬起身子,站在床边。

顾一诺侧目朝他一瞧,只见那里完全撑了起来!来劲了是不是!

“陆已承,你管管你自己!”

“这事,我可管不了!得你管!”

“你……”顾一诺突然伸出小脚,朝他踹了过去。

陆已承后退两步,侧过身去,一脸痛楚,“诺诺!你想谋杀亲夫吗?”

顾一诺看着他一脸痛楚的样子,也有些慌了,她的力道,好像是有点重了。可是,谁让他一直是这样。从来都没有见他消停过!

她转过身不看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干脆拿着一旁珩珩留下的一个小玩具玩着,来化解眼前的尴尬。

十五分钟过去了,她偷偷的朝他望了一眼。

她一直再等他,等着他说,带她去看爷爷。

“我们可以走了吗?”

“你自己看,可不可以!”

顾一诺又羞又怯的朝他望了望,眼神一接触到,立即收了回来。怎么还是那样?她简直要哭了!

“陆已承,你是故意的!”

“诺诺,你真的是惹火了!”

“才不是我!陆已承,你混蛋!”顾一诺拿起枕头,朝他砸了过去!

……

天渐渐黑了,顾一诺终于如愿以偿的被陆已承带着,去了陆老爷子住院的休养中心。

顾一诺简直对陆已承,有了几分骨子里渗出的恐惧。

她怕他的眼神,像是能把她吃了,不吐骨头的那种!

------题外话------

心疼诺诺三秒……

心疼陆少三个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