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这是,要推倒他?【求月票】/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一诺的小手,胡乱的在他的(身shēn)上扒着,陆已承立即拉着她的小手,不让她再乱来!

他完全低估了,喝醉的小女人的战斗力。

“已承,你松开我的手,你力气太大了。”小女人眼神迷离的撒(娇jiāo)。

陆已承缓缓松开她的手,愣愣的看着她。

顾一诺推着他的肩膀,使劲的把他往(床chuáng)上推。

这是,要推倒他?

陆已承很乖顺的躺了下来。怎么有点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qíng)!都有点紧张了!

顾一诺红小脸,看着被她推倒的男人。

“怎么办?”她有些懵了。

就好一只蠢萌蠢萌的小猫,看着面前着的一只比它体型大得多的大鱼,真是忧愁啊,不知道怎么下嘴。

陆已承笑了,一脸无奈,她都把他这样了,还问他怎么办?

“说怎么办?”他故意反问了一句。

顾一诺抬起小手,去解他的扣子,“这样?不对,不对,应该是这样。”

在她喋喋不休的呢喃中,他的皮带金属扣发出一声脆响,伴随着这一道声音,他一瞬间被她点烯!

“诺诺,我自己来!”陆已承等不及了。

要是让她这样下去,大半夜的时间,都被她给浪费掉了!

“不要,你躺下!”小女人,真是欠抽的固执。

他就这么呈现在她面前,顾一诺更加懵了,然后,怯怯的伸出小手,戳了一下。

陆已承一阵紧绷,抬起(身shēn)子,准备找回主权。刚将她抱在怀里,小女人就开始挣扎。

“你躺好,快点躺好”

他又躺了回去,一脸无奈,“诺诺,你要是想欣赏我,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好不好?”

“你不要动,我来”

“你来你确定?”

“嗯。”她含糊不清的点了点头。

陆已承以为她不会,但是,她笨笨的,将他曾经做过的,全都生涩的用回他的(身shēn)上!

而且,竟然还胆子大到,敢挑逗他!

“诺诺!”陆已承翻(身shēn)而起,将她压在(身shēn)下,“现在,你乖乖躺下,换我了!”

顾一诺已经累的不行,体力透支了,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而且酒精的作用,让她又晕又困。

“诺诺,不许睡。”陆已承轻轻的在她耳边唤道。

“诺诺”

“诺诺?”

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个小坏蛋!”陆已承差一点咬碎牙龈。

次(日rì)

顾一诺轻轻的翻了个(身shēn),从陆已承的怀里坐了起来。

“醒了?”陆已承直起(身shēn)子,担忧的看着她,“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我想上洗手间。”

“我陪你去?”

“不要。”顾一诺迷迷糊糊的吓(床chuáng),跌跌撞撞的朝洗手间走去。

陆已承也跟着起(身shēn),守在洗手间门口!

“啊!”洗手间里传上来一声惊呼。

陆已承推开门走了进去,看着一脸慌乱的小女人,“怎么了,诺诺?”

“你个禽兽!”顾一诺委屈的控诉。

昨天,他一定是很用力!很用力!要不然,也不会

陆已承低头,朝马桶望去,简直是哭笑不得,她不会以为,这些是他弄出来的?这个迷糊的小女人,连自己的生理期都记不住吗?

“等我。”陆已承转(身shēn),朝外走去。

他记得,和她逛街的时候,见她买过(日rì)用品,应该在外面的柜子里。

顾一诺看到他递过来的东西的时候,有些懵了,随后立即反应过来,一把抓住。

“你出去!你快出去!”

她现在,简直想找个墙缝钻进去!

她没有脸见他了!

关键是,她还以为,是他把她弄成了这样。

天呐!她简直是

“怎么了?很不舒服吗?”陆已承关心的看着她。

“你先出去啦!”顾一诺快在羞死了,他还站在这里不动,“你快一点出去!”

陆已承忍住笑,看着她退了出去,还细心的将门拉上。

顾一诺深吸了几口气,简直快被自己蠢死了。

陆已承站在门外,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虽然昨天,他被她撩成那样,也没能如愿以偿的好好的拥有她,但是昨天晚上,她真的是给他,留下了太多的美好回忆。

原来,他的小女人,可以火辣成那样。

顾一诺拉开门,低着头外走,没看路的她,直接撞到陆已承的怀里。

她顿时从他的怀里逃出来,一路小跑扑倒在(床chuáng)上,拉起被褥,将自己裹的严严的。

陆已承走过去,轻轻的从背后抱住她。

“诺诺,怎么了?”

“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她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qíng)

“我喜欢昨天晚上的你!”陆已承笑着回应。

“不要!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陆已承笑意越来越深,干脆直接将她抱起来,像抱个婴儿一样,把她安放在自己的怀里。

顾一诺立即抬手,挡住自己的脸,不愿意让他看到,现在的自己那种窘样。

真的是个(爱ài)害羞的小女人,简直让陆已承,(爱ài)到了骨子里。

“好,不说昨天晚上事(情qíng)。你昨天喝了酒,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没有了,就是有点累。”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陆已承将她抱了起来,朝房外走去,“你躺在沙发上休息,我去给你熬点粥。”

“嗯。”顾一诺在他的怀里点点头,“我想吃甜的。”

“好。”陆已承将她放在沙发上,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乖乖的等着吧,很快就好。”

顾一诺靠在沙发上,看着陆已承在厨房里忙碌的(身shēn)影。

粥熬好了,顾一诺和陆已承,两人一同去洗漱。

镜子里,倒映着两人的(身shēn)影。

顾一诺已经洗好了,看着正在挤剃须沫的陆已承,忍不住伸出手,戳了那一团白雪的泡沫。

“给你买个圣诞帽,你这些白胡子,可以当圣诞老人了!”

陆已承将剃胡须的刀递到她的手里,抱起她直接放到洗手台上,“你来帮我弄。”

“我不会!”

“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顾一诺拿着剃须刀,轻轻的刮了刮,“是不是这样?”

“嗯,不错,继续。”他故意低下(身shēn)子,让她没有那么吃力。

顾一诺很小心的,一点一点的帮他弄着,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了,她才笨笨的帮他弄好。

“这样行吗?”

陆已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怎么感觉比以前更帅了!”

顾一诺愣住了,简直不敢想相信,陆已承还有这么臭美的时候!这也太自恋了!

陆已承将她搂在怀里,笑着又道:“老婆大人刮的胡子,就是不一样。”

不对!除了自恋之外,还有这么油嘴滑舌的一面。

“诺诺,你是不是算着(日rì)子的?”陆已承轻声询问。要是真的话,她怕成这样,可怎么办啊。

“算什么(日rì)子?”顾一诺有些懵。

“你说呢?为什么来得这么及时?”

顾一诺听明白了,小脸一红,“我才没有!要是我真的算着(日rì)子,我昨天还喝什么酒啊!”

“嗯。”陆已承点点头,“说的有道理。”

“你昨天,究竟有没有”她低着头,完全不敢看他的眼神。

“难道,要(欲yù)血奋战吗?”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会来本来是晚个一两天呢,我”她吱吱唔唔的解释,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陆已承抱着起她,朝外走去,“其实,昨天,我已经很满足了。”

“真的吗?”

“真的。”陆已承将她放在沙发上,轻轻的将手放在她心房的位置,“诺诺,我要的是这,是你的心,只要我能在你的心里,就好。”

顾一诺的心跳开始加速,看着他炽(热rè)的目光,轻声道:“已承,你已经在我的心里,住了好久好久了。”

她的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光,长长睫羽,轻轻的颤了一下,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落下来。

“诺诺,别哭。”陆已承有些慌了,连忙将她抱了起来,紧紧的搂在怀里。

“已承,我好幸福。”

“傻瓜,不许再哭了。”陆已承现在何止是幸福,他更是不敢相信,他竟然早早的就在她的心里。

这对他来说,让他惊喜的发晕。

“已承,我想听你说,你(爱ài)我,我要你大声的说。”

“好。”陆已承松开她,与她四目相对,“诺诺,我(爱ài)你。”

顾一诺眼中带泪,又是哭,又是笑的。

“你想听,我以后天天说给你听。”陆已承笑着抚去她脸上泪滴,“不过,我更喜欢(身shēn)体力行!”

顾一诺忍不住笑了起来。

想起,接下来就要分离,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就算是他不在(身shēn)边,她也要坚强一点。

“已承,我会努力的,我会变得更加优秀,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站在你的(身shēn)旁,不再被人说,我配不上你。”

陆已承听着她说的这些话,有些心疼,忍不住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怎么那么笨?是谁让你有这样想法的?这么说来,我也自卑了,我要怎么才能配上我们青(春chūn)无敌,美得惊艳了我整个世界的小诺诺?”

“已承!”她笑着搂着他的脖子,他的话,真的太甜了!

“以后,不许这么想,知道吗?再这么说什么配不上的话,我可要好好的惩罚你,而且,是用我最喜欢的方式。”

“嗯。”顾一诺摇了摇头,又立即乖乖的点了点头。

那模样,简直是太可(爱ài)了。

“饿了吗?我去装点粥给你。”

“好。”顾一诺点点头,坐在纱发上等着他。

陆已承就端了一个碗,碗里,只有一个勺子,粥里,放了一些红枣,熬得又香又软。

“你尝一尝,甜不甜?”

顾一诺试了一小口,真的很甜。

不过,她觉得刚刚好,他的很能吃甜东西,这一次她应该是生理期,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甜。

一连吃了小半碗,顾一诺将勺子抢了过来,朝陆已承喂去,“你也吃。”

“已承,你回了军区后,一定要好好的吃饭。”

“好。”

“如果,你要是食(欲yù)不好,就给我发视频。”

“好。”

“你还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再受伤了。”

“好!”陆已承迟疑一下,在她期待的眼神中,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还有”

“还有什么?老婆大人,只管吩咐,我一定遵守命令,绝不懈怠。”

“还有我想你的时候,能不能给你打电话?”

“我会给你留一个号码,那个号码,可以让你随时联系得上我,不管任何时候。诺诺,要是想我了,千万别忍着。”

“嗯。”顾一诺点点头。

“诺诺,可是,我要想你了怎么办?”他拉着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身shēn)上。

这一次,她没有马上缩回去,而是缓缓的握住。小脸红红的,羞的抬不起头,“你要是想我,你可以自己”

“不行,有了你之后,它已经养刁了,只想要你。”

顾一诺连忙将手抽了回来,她感觉气氛真的是太火(热rè)了,好好的吃个早餐,怎么会吃的这么暧昧!

“你今天,什么时候走?”

“下午三点。”

“还要收拾一下东西吗?我去帮你。”

“不用了,军区里什么都不缺,吃完早餐,我陪你再逛逛吧?看你还缺什么,多买一点放在家里。”

“好!”

吃完早餐,陆已承抱着顾一诺,上楼去换衣服。

她穿了一件粉色的连衣裙,头发披散着,从后面扎了一缕,刘海垂在脸颊两边,漂亮的不像话!

“我可以化妆吗?”

“今天,是和我在一起,当然可以。”陆已承坐在梳妆台前,痴汉一样,看着她在脸上,扑着粉底。

“口红我帮你涂。”陆已承拿起一只口红,这个颜色,刚好趁她今天这个粉红色的裙子。

顾一诺朝他转了过去,抬起小脸,期待的等着他来给她涂口红。

谁知道,他竟然对着镜子,先给自己的唇上抹了一遍!

原来,不管是怎么样的硬汉,一抹上口红,立马就妖娆了!

现在的陆大少,简直不忍直视!

也许陆已承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效果,后悔也来不及了。

顾一诺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陆已承突然捧着她的小脸,直接吻上她的唇。

口红的颜色,沾到她的唇上,刚好吻合她的唇型,樱红的唇,散发着(诱yòu)人的色渍,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陆已承满意的看着自己杰作,要不是怕她花了妆,他真想再亲一会。

拿起一旁的化妆棉,开始擦自己唇上的口红。

悲剧了!

擦完之后,为什么嘴唇还是那么红?

“哈哈哈哈,你不要擦了,再画个眼线,我们一起出去,可是当闺蜜。”

陆已承一头黑线,直接跑到洗手间,狠狠的洗了一遍。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他总觉得,辰上还有口红,而且唇色也比之前,还是红了很多。

顾一诺站在洗手间门口,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给你。”

“这是什么?”

“唇部的卸妆水呀。”

陆已承一把接过,用了卸妆水,果然不同了,虽然唇角恢复自然了,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阴yīn)影。

“这个样子,要是被人看到,一世英明,全都毁于一旦。”

“你这个样子,只有我能看得到!”顾一诺走上前,仔细的朝他看了看,突然坏坏的朝他凑了过去,“我想亲你,怎么办?”

“那我们干脆就不出去了,我让你亲个够!”

顾一诺连忙后退,果然,她的段位,还是及不上他,完全没有一点气势,直接被他给碾压了。

“走吧,再去买些吃的。”陆已承拉着她,朝外走去。

两人一直逛了几个小时,车子的后背箱,都快要装满了。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找了个地方,吃了午餐,便匆匆赶回去。

小刘已经在候着,见到顾一诺和陆已承回来,立即迎了上去,去帮忙搬东西。

顾一诺看着忙碌的两人,来来回回的搬了几趟,思绪已经飞远。

国,见到他的那一刻,到今天,时间真的过得好快。

“大少,现在就要赶到机场了。”小刘提醒道。

陆已承的目光,始终在顾一诺的(身shēn)上徘徊,纵然再舍不得,还是要走了,“诺诺,你在家休息吧,我一个人去机场。”

“不,我要去送你。”顾一诺轻声说道。

“好。”陆已承拉着她手,给她打开车门。

小刘开着车子,朝机场的方向而去。

这一路上,顾一诺安静的靠在陆已承的怀里,两人十指紧扣。

“诺诺,明天就要开学了,以后上学,不能自己去挤公司,挤地铁。让小刘接送你,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

“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嗯。”

车内的气氛,真的让人有点鼻尖发酸。

(爱ài)到最浓时,突然要面临长达几个月的分离,这种感觉,有点戳心。

车子缓缓停在机场外的停车场,顾一诺与陆已承下了车。小刘将车子停好,跟在两人(身shēn)后。

机场里,人来人往,一股股人流,几乎要将两人淹没。

顾一诺突然解开他的外衫,朝他(胸xiōng)前,亲了一下。只见他洁白的衬衫上,留下她完整的唇印。

陆已承轻轻捧着她的小脸,朝她凑了过去。

“你就不怕,把你的嘴也染红了?”

“那就在我的衬衫上,先多亲几下!”

顾一诺低头,直接朝她的(身shēn)上蹭了蹭,掂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相拥在一起(热rè)吻的两人,不舍得松开,来来往往的行人,仿佛对这一幕,也早已经司空见惯,有的只是侧目一下,便匆匆走过。

“诺诺,我走了。”

“已承,再见。”顾一诺伸出小手,挥了挥。

直到那道(身shēn)影,汇入人群中,消失不见她一人,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显得形单影只。

“一诺小姐,咱们也回去吧?”

“好。”顾一诺点点头,转(身shēn)走出机场。

回去的路上,顾一诺坐在车子里一声不吭,眼睛一直红红的,强忍着自己的(情qíng)绪,才没有哭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好难受。

陆已承上了飞机,看着窗外,(胸xiōng)口有些发紧,甚至,隐隐作疼。

他的心里,满满的,全是牵挂。

车子驶入帝都的城区,顾一诺已经将(情qíng)绪调整了过来。突然,电话响了,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许瑞打来的。

“小诺!”

“许瑞。”顾一诺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你怎么了?”许瑞听得出来,她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我没事。你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租了个工作室,以后方便工作,想让你过来看看,你今天有空吗?”

“有的,你把地址给我吧。”

“好,我等一下,把定位发到你手机上。我们见面再聊。”

“好。”顾一诺点点头,挂了电话,就弹出一条信息,是许瑞发过来的地址。

“小刘,我们先去这个地方。”

“好的,一诺小姐。”

车子改了路线,朝那个地址驶去。

许瑞正在工作室里,指挥着工人把这个只有五六十平方的工作室收拾干净,这样的环境,比起他们在市的时候,简直要好太多了。而且,已经像模像样。

顾一诺来到这里,下了车朝这个工作室望去,应该就是这里了,许瑞挑中这里,眼光不错。

“小诺!”

顾一诺看到许瑞正在朝她招手。立即叫上小刘,走了进去。

工作室的装修很简约,还有几分小清新,上下隔开的,成了两层,极具现代感的楼梯直通二层。

“怎么样?小诺,这以后就是咱们办公的地方。”

“不错啊。”顾一诺抬手,抚上楼梯的栏杆。

许瑞的目光,落在她手上那颗钻戒上。

“许瑞,二楼是做什么的?”

“二楼,是你和我的办公室,我租之前,人家已经做了隔断,你要不要上去看看?”

“好啊!”顾一诺走了上去,二楼显得还要宽敞一些,隔开了两间,还有一个小小的会客厅。

“上一次,我和你说的小游戏已经有了回报,我们刚刚起步,只能弄成这样。小诺,你放心,我相信,用不了的将来,我就能给你换个大办公室。”

“资金够吗?”

“暂时是够的。小诺,我现在叫你过来,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我想开发一个大型的游戏。”

“需要多少资金?”

“还要买服务器,硬件设施加上一些必要的开销,可能要三百万。”许瑞现在是(热rè)血沸腾的,他有技术,又有这方面的天赋,当然想要发挥所长。

可惜,他缺钱。

这前小诺给他的钱,前期投资,已经去的七七了。剩下的钱,他都投到上线运营的那个小游戏上。现在虽然见到回报了,但是还本钱还没有回来。

三百多万顾一诺思考了一下。她倒是有。

陆已承给她的卡里面的钱绰绰有余。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用他的钱。

“小诺,你不用担心,钱这方面,我会想办法的,再说我们现在也有回报了,现过个两三年,应该没有问题。”许瑞还是(挺tǐng)乐观的。

但是,顾一诺却不想,让许瑞再等个两三年。看了一下时间,陆已承上飞机已经有一个小时,还有十分种下飞机。

“许瑞,再带我去四处看看,你这里现在还缺什么吗?”

“这里不缺什么了。小诺,过来这看看,”许瑞推开一扇门,发现外面,还有一个阳台。

顾一诺走到了阳台上,看着外面的世界。

有时候,高楼大厦,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我们的设备还没有送过来,到时候,我们几个可能要忙很久。”

“我明天开学了,要不然,我也能帮帮你们。”

“都是些重活,搬搬抬抬的,怎么能让你来干。”

顾一诺笑了笑,又朝一楼的办公区走去。下面已经打扫过了,有五个办公的位置,还有一些空间,办公桌上,放了一些绿色的植物,感觉朝气蓬勃。

她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又看了一下时间。

“小诺,你还有什么事(情qíng)吗?”许瑞见她一直在看时间,轻声询问。

“哦,没有。”顾一诺摇了摇头。

“你觉得我这里怎么样?几个哥们一直听我提起你,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没有见过你这个**ss,今天晚上,咱们聚一聚怎么样?”许瑞提议道。

“好啊。地方你来定,我请客,也算是犒劳一下大家这一段时间的辛苦。”

“好!我可就不客气了。”

“许瑞,你先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好。”许瑞走到一边,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qíng)。

顾一诺拿起手机,正准备拨通陆已承的号码,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看着来电显示,她的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已承,你到了?”

“这么快接电话,是不是电话就在你手里?”陆已承不答反问,语气里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笑意。

“我正准备给你打。”顾一诺轻声说道。

陆已承握着电话,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深。

机场内,没有多少人,小古过来接人,一眼就看陆大少的(身shēn)影。

他忽然有一种错觉,好像接错人了吧?

一个假期过去了,陆大少整个人的画风都不对了!

“已承,我有一件事(情qíng),想和你商量,你现在方便讲话吗?”

“你说吧。”陆已承朝小古示意了一下,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朝机场外走去。

“我现在在许瑞租的工作室这边,之前我们一起弄了一些小游戏,现在上线了,反响还不错,现在想要试着开发一些大型的游戏,但是资金不够。”

陆已承一听到许瑞,眉宇一紧,听完顾一诺的话,才明白她想说什么。她什么时候,还和许瑞合伙开发游戏了?

“你怎么不说话?”

“诺诺,我在听,你是不是需要钱?”陆已承直接询问道。

“我需要三百万,我想从你上一次给我的卡上,拿三百万出来,这钱是借的,我以后会还给你。”

陆已承听到她找他要钱的时候,表(情qíng)是很满足的。但是一听到她说借他的,以后还要还,笑容马上就收起来了。

“你想开发游戏,直接注册个公司就行了,我找技术人员给你,为什么,非得扯上许瑞啊!”陆已承最不满意的就是这一点。

“你是不是想歪了?”

“诺诺,一想到你和许瑞在一起,我就觉得酸。”

“已承,我被推到湖水里,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是许瑞救的我”

“诺诺,不要说了,我明白了,去取吧,不够再和我说。”陆已承立即答应道。

“好的!”顾一诺笑眯眯的点头。“还有一件事,我今天晚上,请许瑞还有和他一起做事的人吃个饭。”

“九点之前,必须回去,而且要小刘陪着。”

“嗯。”顾一诺乖乖的点点头。

“诺诺,咱们要事先说好,你说要还的。”陆已承突然笑得不怀好意。

“一定要还,这钱是借的!”顾一诺坚持自己原则。

陆已承那边,笑意更深。

小古从后视镜里看着陆大少,车子里的气氛啊,简直是太甜腻,说实话,他跟着陆大少快十年了,从来没有见过陆大少这么笑过。

“诺诺,你误会了,我说的是,欠债(肉ròu)偿。”陆已承笑着解释。

“你”顾一诺简直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了。

最可怜的,还是小古。

陆大少,你在这里秀得一手好恩(爱ài),想想前面这个单(身shēn)狗的处境好吗?

“好了,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挂了啊。”顾一诺低着头,小脸上染上一层红晕。

“记得,今天晚上,九点之前必须回去。”陆已承又不放心的交待道。

“我知道了。”顾一诺点点头,将电话挂断。

许瑞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杯温开水,刚刚他虽然刻意走开了,但是这里就这么大,总能听到一两句。

“在和陆先生打电话?”

“是啊。”顾一诺点点头。

“什么时候结婚?”许瑞轻声询问。

“其实,只要两个人只要互相珍惜,就算是没有结婚那道程序,也没有关系。”

许瑞点了点头,感觉喉头发紧,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以前,他一直以为,小诺和陆先生在一起,就是因为那场婚约,现在来看,他错了。

小诺喜欢陆先生,很喜欢。

“许瑞,现在还早,我还有点事,等一下,你直接打电话给告诉我在哪吃饭吧。”

“好的。”许瑞点点头。

他将顾一诺送出去,亲自给她拉开车门,目送着她渐行渐远。

不远处,有一道(身shēn)影朝这边而来,何薇提着一份点心,脚步突然停住。

“许瑞,刚刚那个是小诺吗?”

许瑞转过(身shēn),看着何薇,“你怎么来了?”

“我今天下午刚好有时间,过来看看你,你一定又忙的没有吃饭吧?我给你买了点心。”

“这里收拾的差不多了,我也要回学校了。”许瑞走进去提起背包,就要锁门。

何薇挡在门前,不让许瑞落锁,“我大老远的跑过来,你就不能让我在里面坐会,休息一下?”

“可是我还有事。”

“许瑞,你上一次不是说,还缺一些资金吗?我已经和我爸爸说了,只要不出五百万,他可以考虑的!我和他说,你是我的男朋友,他才这么慷慨!”

“谢谢,不用了,资金的事(情qíng),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许瑞,小诺给你的钱你都要,为什么我给的,你却不要呢?都是钱,你怎么和钱过不去?”

何薇将手里东西扔到地上,气愤的看着许瑞,“我喜欢你!高中三年,一直喜欢!我知道,你的心里只有小诺,但是她迟早是要嫁给陆已承。你又何必守着那份得不到的感(情qíng),不考虑一下我呢?”

“对不起,何薇,谢谢你喜欢我。”许瑞推开何薇,将门锁锁上。走到一旁,提起他的自行车,骑在上面,“我和小诺,是合作关系,这个工作室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是,这是我和小诺共同拥有的,我不想再牵连进任何人进来。”

何薇听着这些话,(身shēn)子都在发抖,“许瑞!你个傻子!”

“我是傻,以后,你不要再为这个傻子,浪费时间了。”许瑞说完,骑着车子朝前方而去。

留下何薇一人,蹲在地上,委屈的哭了起来。

顾一诺去了银行,另开了一个户,在里面放了三百五十万。这张卡,晚上的时候她会交给许瑞。

她知道,许瑞一定会成功!她所能给许瑞的报答,就只能是助他,完成他的梦想。

傍晚时分,许瑞打了个电话,告诉顾一诺吃饭地址。

然后,几个好哥们一起走进理发店。

“瑞哥,听说咱们的bss,可是个大美女。”

“行了,行了,你们几个,把头发理一理,一个个技术宅,透着浓浓的吊丝气息。”

“就你不吊丝!”

“是啊,最近瑞哥头也理的勤了,开始注重形象了!”

“哈哈,我瑞哥再邋遢,胜在颜值啊!”

“那是,我瑞哥,天生丽质。”

“滚滚滚!”许瑞将(身shēn)旁的几人推到一旁。对着镜子里,看了几眼自己的倒影,撩了撩额前的碎发。

一转间,大一了!

人生的梦想,开始起航了!

顾一诺提前到了许瑞说的餐厅,选了这么个地方,看起来还(挺tǐng)隆重的!而且还定了个包厢。

“小刘,是这里吗?”顾一诺转(身shēn)朝小刘询问道。

“一诺小姐,就是这里,没错的。”小刘肯定的说道。

“我们进去吧。”顾一诺朝餐厅走去。

这里的环境十分优雅,内里的装饰富丽堂皇,在帝都,这个餐厅小有名气。

听说,这里只接受预约的客人,就餐环境十分优雅,现在,人还是很多,气氛却很好。

“顾小姐,这边请。”服务员领着顾一诺,朝定好的包间走去。

顾一诺只顾看着四周的环境,突然,肩膀一疼,被撞了一下,手里的包包直接掉了下去!

那人弯下(身shēn)子,稳稳地接住包包,提起来,很有礼貌的将包包递到顾一诺的面前。

“这位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没撞疼你吧?”苏以溟彬彬有礼的说道。

当他看清撞到的人时,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竟然是她。

“没关系。”顾一诺接过包包,侧过(身shēn)子,跟上服务员的脚步。

苏以溟看着那道背影,愣了一会。

“苏少,包间在这边,请。”

“这年头,还有真人比照片漂亮的。”苏以溟没由来的说了一句,转(身shēn)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顾一诺来到包间,并没有很在意刚刚发生的小插曲。许瑞他们还没有来,她先拿起菜单,随手翻看着。

“一诺小姐,刚刚撞到你的那个人,我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小刘仔细的想了想,摇摇头,还是没有想起来。

“我不认识。”

“我是觉得有点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

顾一诺放下手中菜单,回想着刚刚的那一幕,她觉得那个人,浑(身shēn)也有一种军人的气质。

就像陆已承一样。

常年在军中的人,与普通人不一样,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包间的门被推开,服务员领着许瑞几人,走了进来。

顾一诺的思绪被打断,也没有将这件事(情qíng),放在心上。

“小诺,你怎么来这么早?”许瑞一看顾一诺,有些吃惊。

“也没有来多早,我也是刚到,你们快来坐吧。”

许瑞看了看(身shēn)后的几人,平时里,一个个像是窜天猴一样,怎么今天这么斯文了,站在他的(身shēn)后,连话都不敢说了。

“真漂亮!”

“太漂亮了!”

许瑞抬起手,戳了一下(身shēn)后发出赞叹的两人。

“大家都坐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许瑞招呼着(身shēn)后的几人坐了下来。

“这位是顾一诺,也是我们的**ss!”

“顾小姐好。”

“顾小姐,你好。”

“你们叫我小诺就可以了。”顾一诺朝许瑞望去,忍不住说道:“用不着这么隆重吧。”

“小诺,今天这个(日rì)子比较特别,所以,还是隆重一点好。我先来给你介绍一下他们几个。”

题外话

求月票小剧场

陆大少:我觉得,二暖是披着狼皮的后妈,我是最悲催的男主角,明明很正常一个人,愣是写成了(禁jìn)(欲yù)系!我不要(禁jìn)(欲yù),堂堂一个器大活好的大总裁,怎么能这么憋屈!

二暖:你想吃(肉ròu),交粮票啊!

陆大少:什么是粮票?

二暖:问小仙女们啊,她们手里就有。说着,二暖站起来,拍拍陆少的肩膀不是器大活好吗?求粮票啊要不然,我让你自给自足到不行的那天!(奸jiān)笑

音乐忽然悲伤起来,陆大少转过(身shēn),幽怨的看着小仙女们:我想吃(肉ròu)!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