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老公老公老公/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瑞先从(身shēn)边的第一个开始介绍:“这位是孙彬,任海,应晓宇,彭阳,林一伦。”

“你们好。”顾一诺一一打着招呼,“我(身shēn)边的是小刘,大家互相认识下。”顺便,把小刘也介绍了一下。

几人相互的打了个招呼。

“要不,我们先上菜吧?”顾一诺朝服务员招了招手,将菜单递给几人,“我也不太会点菜,你们看一下,喜欢吃什么,不用客气的。”

“那就一人点两个吧。”许瑞将菜单传了下去,“小诺,今天我们都聚在一起,是想告诉你,我们不但一有自己的工作室了,还有自己的公司了。”

“真的?”顾一诺有些吃惊。毕竟之前,许瑞没有说过,这么短短的时间,成立公司,这也太快了。

“之前,我们上线的小游戏,都是挂靠在别人那里,既然能有不错反响,我想我们自己也能成功,所以我们申请注册了公司。”

顾一诺点点头,觉得许瑞这个想法很不错。

“我们不止是开发游戏,以后运营上线,都是我们自己((操cāo)cāo)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自己得到宝贵的经验,要知道,开发游戏对我们来说,是(挺tǐng)简单的事(情qíng),但是上线运营,可能就不太拿手了。”

“也是。”顾一诺点点头,“不管什么时候,都只能靠自己。”

“这是一份公司的章程,要你签个名,剩下的事(情qíng),我来跟进。”许瑞章程从背包里拿出来。

章程上的股东分别有顾一诺和许瑞两人。法人上面,还没有确定。顾一诺看这密密麻麻的几页,还没有看完,就还给了许瑞。

“我要在哪签字?”

“在这里。”许瑞指了指,“诺诺,我自告奋勇的做公司的法人了。”

“法人不是你还能是谁?”顾一诺笑着询问。拿出笔,在她需要签名的地方,签上自己的名字。

“小诺,给咱们的公司命名这事,就交给你了。”

顾一诺想了想,“清风徐来,花自盛开,就叫风盛吧。”

“风盛,不错!”许瑞立即点点头。

清风徐来,花自盛开,也是他很喜欢的一句话。也有她们高中三年,满满的回忆。

“诺姐,瑞哥,恭喜恭喜!”孙彬代表几人站起来,向顾一诺和许瑞祝贺。

“谢谢你们,应该说是同喜。”顾一诺笑着回应。

“对,同喜,同喜。”几人立即应道。

服务员开始上菜,许瑞叫了几瓶酒,这么重要的时刻,他们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

许瑞端起酒杯,朝众人说道,“今天是个特别的(日rì)子,在哥们们的见证下,成立了风盛,大家不但是我的哥们,也是将来公司的肱骨元老,咱们一起携手努力!”

“我信我瑞哥!”

“来,大家举杯,我们干一杯!”

顾一诺端起开水,朝众人说道:“我以水代酒,祝贺风盛成立,以后会越来越好!”

“干杯!”几人一同喊道。

气氛渲染了整个包厢。

小刘都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了,对面的这些年轻人,大的也不过二十岁的,小的才刚成年。

但是,在他们的(身shēn)上,总能让人看到一股敢拼敢闯的恣意!更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

酒过三巡,这一群年轻人的血液都是(热rè)的!

对未来,对自己的梦想,充满憧憬。

顾一诺拿出她存好钱的卡,放到许瑞面前,“许瑞,这里有三百万,我觉得梦想不能等,也算是公司成立,我送的一份贺礼吧。”

三百万啊!许瑞(身shēn)旁的几人,看都看呆了!

他们诺姐,出手真的是阔绰啊!三百万,那可是点燃梦想的基石!

许瑞知道,这钱是从哪里来的,他从内心深处,是拒绝的。

“许瑞,这公司也有我的一份,我当然希望看到公司能够越来越好,如果,因为资金的问题,而让我们的计划,退迟两年甚至三年,我觉得,这太不划算了。”

“是啊,瑞哥,我们现在开始做的游戏,我敢说,一上市,一定会打响我们风盛的知名度!”

“对,我们有这个实力!”

许瑞终于有一些动容,真正打动他的,不是哥们说的那些话,他的梦想,他一定会实现,但是,他不在乎时间早晚。

小诺说的没错,这个公司,是属于他们的,如是抓不住时遇,有可能会毁在他的手里。

他要做大做强,不止是为了他自己!

“好,我收下了。”许瑞将卡接过,紧紧的握在手中。

“我可以接下游戏的美术部分。”顾一诺又道,刚好,这也是她的强项。

“对啊,诺姐好像是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吧?”

“是的!”许瑞点头说道。

“我刚好,除了学业也正缺一份可以充实自己的社会实践,前期的事(情qíng),你们先准备好,到时候,我们再一步步来。”

“好的!”几人齐声应道。

“你们继续喝,今天好好的庆祝!别的什么都不说了,就喝个痛快吧!”

“诺姐都发话了,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我强烈要求,等一下还要去唱!”

“一个死技术宅,还会唱歌?”

“当然会!”

“诺姐,等一下要不要一起去?”

“我明天要开学了,不能去了,你们玩的尽兴点。”

许瑞看着(身shēn)后的几人,“你们还真要去啊?”

“当然要去,不要白白浪费了,今天才理的发啊,当然要出去逛一逛,要不然下一次出门,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当着诺姐面呢,说这些脸红不红!”

顾一诺忍不住笑了起来,很喜欢和这些人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用顾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以后在我面前都不用拘束,你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小诺,他们几个就是那种,不熟悉的时候感觉都(挺tǐng)正常的,一熟起来,就像是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许瑞忍不住说道。

“瑞哥,没有你这样的!”

“是啊,拆台啊!”

顾一诺简直受不了,笑得肚子都疼了,都是逗b属(性xìng)的,在一起,肯定有很多欢乐!

突然,电话响了,顾一诺一看号码,立即起(身shēn),朝外面走去。

“诺诺,回家了吗?”陆已承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啊?现在都九点了吗?”顾一诺吃惊的问道。

陆已承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她还没有回去。

顾一诺悄悄的看了一下手表,竟然都八点半了。

“我马上就要回去了!真的!因为今天是为了公司成立好好的庆祝一下,所以很开心,都忘记时间了。”

“公司成立?”

“是啊,风盛,我取的名字,怎么样,好听吗?”

“好听。”陆已承宠溺的声音响起,反正,老婆大人在他这里,永远都是最大的。

“你在干什么?”顾一诺主动询问道。

“准备睡了,今天刚到军区,没有集训,明天才开始。”

“集训会很辛苦吗?”

“不会,都习惯了。”

“那你早一点休息吧,明天一定要起很早。”

陆已承在军区的作息,是非常准时的,平常这个时候,他已经上(床chuáng)了,九点钟之前,一定会入睡。

但是,今天可能要超过九点。

“我等你到家了就去休息。”

“那我现在就和他们说一声,马上就回去。”顾一诺挂了电话,走进包间,朝几人说道:“你们继续,我要先回去了。”

“诺姐,你现在就要走吗?”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qíng)?”许瑞也忍不住问道。

“明天还要上学,回去太晚,怕明天起不来,你们去玩吧,我们先走了。”

“好的,路上小心点。”许瑞不放心的交待道。

“没事,不用担心我,大家再见。”顾一诺提着包包朝外走去。

走出餐厅后,小刘去开车,顾一诺一人站在餐厅外等着。

徐徐的夜风吹来,带着一丝凉意。

九月了,天气也少了夏(日rì)的炎(热rè)。

突然,一个喝的醉熏熏的男人,东倒西歪的走了过来,看到只(身shēn)一人站在那里的顾一诺,走了过去。

“美女!”那人伸出手,朝顾一诺的肩膀上搭去。

顾一诺立即后退,躲避着这只手。

突然!从四周冲出来几人,直接挡在顾一诺面前,其中一个,二话不说,拧着那个醉汉的胳膊。

“哎呀!哎呀!松开,快给老子松开!”

那人一松手,醉汉直接到在地上,而且是脸着地。

“一诺小姐!”小刘飞快的跑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松了一口气。

顾一诺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也不知道,这些突然冲出来的人,是什么(身shēn)份。

“一诺小姐,先上车吧。”

“好。”顾一诺点点头,跟着小刘上车。

车子启动,只见刚刚出现的那些人,也上了一辆车子,缓缓的跟在他们后面。

“小刘,他们是已承请的保镖吗?”

“是的,一诺小姐,大少不放心,所以安排了一些人在你(身shēn)边。”

“哦。”顾一诺点点头。

有这么多人,在她的(身shēn)边,会随时出现来保护她,这样的安排,让她觉得好暖心。

她完全不排斥陆已承这样的安排。

车子,缓缓驶向了另一个街道,消失在这条路上。

位于餐厅二楼的包厢里,窗帘拉了起来。包间里只有三个人,除了苏以溟之外,另外两人,对苏以溟的态度都相当的恭敬。

“苏少,一共是四个保镖,(身shēn)手个个都不错。”

“这只是明着的,谁知道,暗中还有没有。”

苏以溟听着两人的对话,没有出声,只是看着那辆车子消失的方向,久久不曾收回目光。

顾一诺回到家,已经九点过五分了,一边朝楼上走去,一边给陆已承回电话。

陆已承就料到了,她一定会超过时间。一想到她和许瑞在一起的时候,脸上挂着的甜蜜的笑容,他就浑(身shēn)不舒服。

他知道,她需要正常的交际,所以,这种不舒服,只能他自行消化。

“我到家了。”顾一诺直接朝陆已承说道。

“晚了五分钟。”陆已承沉声提醒,“你说,怎么办?”

顾一诺倒在(床chuáng)上,卷着自己的发丝,唇角挂着一丝笑意,“老公,保证下不为例。”

陆已承正想张口说教,突然听到她的称呼,想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老公她竟然叫他老公!

真好听!

“你刚刚叫我什么?”陆已承笑着询问。

顾一诺这才反应过来,小脸微红,有些不自在,“没什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我要睡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诺诺,别转移话题!”陆已承还没有听够呢!“再叫一声,刚刚太突然,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味。”

“这有什么好回味的?”

“当然有!快一点,再叫一声。”

顾一诺更加难为(情qíng)了,刚刚只是顺口叫的,现在突然让她这么叫他老公,她真的张不开口。

“诺诺,你要是现在不叫,等我回去,有的是办法让你好好的叫给我听。”

她能听得出来,他语气之中,浓浓的威胁。

“除了会欺负我,还会干什么?”

“把什么去掉。”陆已承提醒道。

“你混蛋!”

“快叫。”陆已承已经等不及了。

老公这个称呼,曾经,是顾一诺的奢望。

他是她的丈夫,她却从来不敢叫他老公。一想到之前的那些,她的心里,就有些涩涩的。

“老公”她小声的唤道。

陆已承听到了,小猫一样的声音,直接贯穿他的心底深处!他藏在心窝里的小女人啊,一道声音,简直让他酥了骨头。

顺带着,把他的**也唤醒了。

“老公!老公!老公老公?”她唤着各种语气叫着。越叫越上瘾。

“诺诺,胆子大了,是因为我不在你(身shēn)边吗?”

“不是你让我叫的吗?”顾一诺笑着反问。

“你挑逗我!”

“那你硬了吗?”她的声音很小很但是,却还是能让他清晰的听到。

陆已承感觉,呼吸都急促了!这个小东西,本事见涨!

电话那里,没有声音了,顾一诺坐起(身shēn)子,心里有些发紧。不过,细听一下,还是听到他的呼吸声,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很安心。

“老公,你别挂电话,我们一起睡觉好不好?”

“诺诺,为什么我们不开个视频?”陆已承笑着询问。

“不要!我喜欢这样,你的声音很(性xìng)感!”

又是会心一击!陆已承感觉自己真的是受不了啊,血槽已空。

老公!

硬了吗?

你的声音很(性xìng)感!

一次又一次爆击,向他砸了过来!

原来,她竟然是这样的诺诺,不过,在她喝醉酒那天,他就已经发现了!简直是(爱ài)惨了啊!

“诺诺,我告诉你,现在我浑(身shēn)上下,没有一个细胞不在想你。”

“老公,我要去洗澡了,你等我一会,我洗完了再来和你聊。”顾一诺说完,起(身shēn)去衣柜拿衣服。

“诺诺,把视频打开!诺诺?诺诺!诺诺”

电话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陆已承握着手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真是个磨人的小(娇jiāo)精!

等了十五分钟,电话那边,才有声音。

“老公,你还在吗?”

“当然在。”陆已承的神(情qíng),已经生无可恋了。

“你现在在哪里?”

“在我的房间。”

“你在(床chuáng)上了吗?”

“诺诺,开视频!”

“不要,我要睡觉了,我把耳机戴上,老公,你给我唱个歌吧?”

“你开视频,我当面唱给你听。”

“不要,那我睡了,不听了。”

“失去才会懂得珍惜但我珍惜你,伤愈痛就是(爱ài)愈深,我不相信,你和我同时停止呼吸,每一次我们靠近,你让我忘了困惑,忘了所有烦心,我把你紧紧拥入怀里,捧你在我手心,我大声说我(爱ài)的就是你,在(爱ài)的幸福国度,你就是我唯一”

低沉磁(性xìng)的嗓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似大提琴一般醇厚,在她的耳边萦绕不去。

顾一诺换了他姿势,安静的聆听着。

他的歌声,真的很好听,听过之后,会让人忘记原唱,脑海里只有他的声音,这是属于他的旋律。

歌声停止了,气氛突然宁静下来。

哪怕隔着千里之遥,哪怕隔着千山万水,他们好像就在彼此(身shēn)边,未曾分离。

“诺诺,睡吧,很晚了。”

“老公,晚安。”

“晚安,吻你。”

顾一诺缓缓闭上双眼,好像感觉,他的唇,缠绵柔软的落在她的额前,落在她的唇上

这一夜,她睡的很沉很香

第四军区

凌晨05:30

哨声一响,校场上,开始响起报数的声音,高亢嘹亮。

昨天晚上,下了一场雨,没有水泥的地面,有些泥泞,陆已承踩着军靴,朝面前整齐列队的士兵望去。

突然,远处跑来一道(身shēn)影。

一(身shēn)军装,(身shēn)姿窈窕,对于没有一个异(性xìng)的第四军区,这道(身shēn)影,夺去了一些炽(热rè)惊艳的目光。

“报告!苏以菲前来报道,请指示!”

“列队!”陆已承看都没看一眼。

“是!”

陆已承握着手中的计时器,“五公里负重,现在开始!”

苏以菲站在众人之中,听到五公里负重,没有任何表(情qíng),系沙袋的动作,也极为熟练。

准备完毕后,一声哨令,士兵们冲了出去。

嘹亮的军歌,回响在校场上,甚至飘向更远,在山谷间回((荡dàng)dàng)。

凌晨06:00

闹钟准时响起,顾一诺从(床chuáng)上弹了起来,抓了抓乱乱的发头。

“哎呀!我的书包还没有收拾!”

昨天回来晚了,她洗了个澡就上了(床chuáng),一直在给陆已承打电话!

匆忙的收拾了一下书包,换好衣服,一边洗漱还在想着,有什么东西没有拿!

小刘已经将车子从车库里开了出来,在院外等候着。

顾一诺背着书包,匆匆跑了出来。

“小刘,早上好!”

“一诺小姐,早上好。”小刘笑着打招呼,帮顾一诺把车门打开。

顾一诺坐了车,发现后座上放了一些早餐。

“孙嫂做的?”

“是啊,一诺小姐可别饿肚子。老爷子会心疼的。”小刘坐在驾驶位,车子缓缓朝前方开去。

顾一诺拿起包子咬了一口,吃得津津有味。

看向车帘外,朝阳正在缓缓升起,云霞璀璨!这样的景色,让人的心里,无比的舒畅!

第一天上学,全新的生活,全新的开始,她的心中,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激动。

从这里到伊丽莎白美术学院,都要四十分钟,这还不排除堵车的时间。

车子稳稳的朝前方开去,吃完早餐,顾一诺开始检查自己的书包,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

她记得白聿说过,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传统,开学第一课,还有一个小小的考核,考的是基础的素描。

车子停在伊丽莎白美术学院门前,小刘下车打开车门,顾一诺和小刘打了个招呼,朝校园内跑去。

已经七点四十了,第一节课的时间是八点,时间有点紧迫。

只顾着赶到教室的她,没有注意到,周围朝她投过来的目光。光是报道那天,引起的轰动,足以让她,在学校里成了知名人物。

拐过回廊,就是她所在的教室。

就在拐角处,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她控制不住,撞了过去!

白聿抬手扶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身shēn)子扶稳。

“诺儿,你怎么这么着急?”

“白聿,你怎么在这里?”顾一诺吃惊的询问。

这个时间,白聿竟然在这里。

“你是要去教室吗?”白聿不答反问。

“是啊。”

“我们一起去吧。”白聿说完,拉着她朝前方走去。突然,他的手触到一个硬硬的金属。

低头一看,发现她的手指上,戴着一个钻戒。

他的目光,微微一沉。

顾一诺将手抽了回来,“谢谢你,白聿,我自己可以找得到,时间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白聿突然将她拽了回来,拉着她的胳膊,朝二楼的教室走去。

他的步伐太快,顾一诺要小跑才能跟上。

进了教室,看着已经来得差不多的学生,顾一诺感觉好尴尬,白聿一松开她,她立即朝一个空位上跑去,坐了下来。

但是,她不明白,白聿为什么还在这里,在他们上课的教室里。

班级里面的同学,开始窃窃私语。

“是白聿,真的是白聿!”

“哇,好帅啊,你看他的眼神,迷死人了!”

“里的男主,无非也就是这样了吧?”

“公子如玉,举世无双!哦,我的天呐!我要受不了了!”

女同学们,差一点要尖叫出来了。

白聿走上讲台,看着面前的同学,“大家好,我是白聿,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特聘的老师。”

“啊!传言是真的!”

“是啊!是啊!白聿竟然回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任教了!”

“白聿是我的老师!”

“我的天!我快要受不了了!”

顾一诺坐在激动不已的人群中,显得格外的淡定,她还在消化着这个事实。

白聿,是她的老师?!

“今天开始最基本的素描测验,这是全校新生,必须要经过的一个测验,只要通过的学生,可以进入我的私教班级。”

“哇!我拼了老命也得进去!”

“我也要!我也要!”

顾一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白聿会来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任教。

其实,她也不敢深想。

开学的第一堂课,因为白聿的到来,差一点成了明星的粉丝见面会。

除了开始作画那四十五分钟之外,剩下的时间,同学们都是亢奋的,只要一有机会,就去白聿那边,请教问题。

白聿也都一一解答,全程都带着温柔的浅笑。

顾一诺将自己的作品交了上去,放到讲台上。

“诺儿,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白聿的目光,没有看向她,而是看着她今天的画。

“没,没有啊。”

“画是不会骗人的。”白聿缓缓抬起头,对上她的目光,“这几笔,是怎么回事?”

“我不小心,手抖了一下。”顾一诺有些心虚。

整个画的布局非常好,光线的(阴yīn)暗与物体也都描绘的一丝不差,但是,在光线上,整齐的线条中,有几笔特别的明显。

“以后,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以你的基础,不应该犯这样错误。”

他的口吻,完全就是老师教育学生的样子。顾一诺点点头,“我知道了。”

“也差不多,到下课时间了,现在还有同学有什么要问我的,可以自由问答,十五分钟后,我们下课。”白聿朝面前的同学们说道。

“老师!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吗?”

“可以。”白聿点点头。

“老师,你结婚了吗?”一个女同学大着胆子询问道。

一旁的人,传来倒抽气的声音,这样的问题都能问出来!太没有节((操cāo)cāo)了!不过,好喜欢!而且问出了她们的心声啊!

“没有。”白聿轻声回应。

哇!老师竟然还回答了!没有,没有结婚啊!

妹子们,狼血都沸腾了。

顾一诺环视了一下四周,感觉这些妹子,恨不得把白聿扑倒在讲台上的心都有!

“老师!我有问题!”一个女生举手,“老师,那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白聿又淡声回应。

“哇!没有,女朋友都没有!”

“老师,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问题,一个比一个跑题,白聿还是很淡定的站在那里,像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西方贵族一样。

白聿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笑着朝提问的女学生说道:“下课时间到了。”

“老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是啊,是啊,老师!你就再给我们多上一会嘛!”

“我还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心动那天或许就知道了,下课吧!”白聿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这个回答,让整个班级都沸腾了。

好多人以为,白聿顾一诺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呢!报道那天,好多人都看到了。

原来,白聿对谁,都是那种温柔多(情qíng)的样子,让人好迷醉!

顾一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准备站起来,就看到几个女同学朝她走了过来。

其中一人,发现她的上的钻戒,连忙戳了戳一旁的人,几人的目光立即变得八卦起来。

这个钻石戒指,带的是无名指,这是婚戒啊!

“你好,你是向美琪。”一人主动伸出手,向顾一诺示好。

“你好,我是顾一诺。”顾一诺握住这只手。

“你的手上,戴着婚戒,你结婚了吗?”

“嗯。”顾一诺点点头,她的心里已经默认了国的那场婚礼。

结婚了!结婚了!哈哈,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哇!

顾一诺笑了笑,这些小女生的心思,她一眼就看出来了,因为她曾经也有这么单纯的时候。

可是,她的单纯,却被顾茗雪母女,撕得粉碎。

“你是不是认识白聿啊?”

“是的,我们是朋友。”顾一诺笑着点点头,她觉得,还是现在说清楚的好。如果引得别人猜测,反而更不好。

“哇!你竟然是他的朋友!”

“我怎么就没有投个好胎呢!像你这种大小姐,真的是好让羡慕的。”

顾一诺尴尬的笑笑,这些小姑娘,一个个都没有什么心计,心直口快。虽然有些太过直接了,她觉得也没什么。

其实,她并不是她们所想的那种大小姐,但是有些事(情qíng),也不想解释什么,毕竟,她也不想让人扒来扒去。

美术学院,让她感觉,很简单。不像前世,她上大的时候,紧张的氛围。

关键是,前世,有顾茗雪如影随形。

这一世,顾茗雪没有上大,还染上了毒瘾。

已承告诉她,顾一诺失踪了,她才知道,他竟然已经准备让顾茗雪伏法。顾茗雪失踪了,不知道现在,际遇如何?

仔细想想,程诗丽,那场离奇的车祸,应该也与他,有关系吧。

这一生,她和他重新开始,命运的轨迹,在不同的方向再次交汇,这一世,顾茗雪,应该不会再出现在她们的婚姻中了吧?

对于未来,她发现,自己即期待又心怀忐忑。

“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好啊。顾一诺,一起去吧?”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白聿的(身shēn)影,一直在外面,他的脑海里,回响着顾一诺刚刚的说出来的话。

她承认和陆已承已经结婚了。

她说,他们只是朋友。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白聿抬步离去。

伊丽莎白美术学院食宿的条件,放眼国内,没有一个学校可以相比。住的得城堡一样的宿舍。

有单独的,有两人间,四人间。吃的是自助式的餐点,口味多样。

“你们不知道,我第一次来食堂的时候,简直吓到了,太富丽堂皇的,就像是国外那种贵族的豪华餐厅的即视感。”

“我也被惊艳到了,怪不得,有那么多人,要考进来呢。”

“是啊,是啊!我庆幸,我被录取了!”

顾一诺一路上,都很安静,听着这些小姑娘们,叽叽喳喳。

“顾一诺,你没有住学校吗?”

“哦,没有,我家在这里。”顾一诺笑着回应。

“人家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上学有司机豪车接送的。”

“就是啊。”

“我已经觉得,我的宿舍都很豪华了好么?感觉自己在学校里,就像是个公主!要是白聿老师再喜欢我的话,人生简直不要太完美了!”

“你咋不上天呢!”

一群女生,嘻嘻哈哈的打闹着。

顾一诺笑着走在最后,阳光透过树叶,细碎的落在她的(身shēn)上,流金的光芒,在她(身shēn)上闪烁着,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

她忍不住,环视着四周的一切,她期待的这一天,让她很满足。

第四军区

完成了一个上午的特训,到了就餐时间。

陆已承和所有人一样,在食堂吃饭,孔军医坐在他的对面,整个食堂没有人说话,纪律严明。

苏以菲端着盘子,朝陆已承面前走来。

不请自己来的坐在陆已承(身shēn)边,今天这一个早上,她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她自认为,自己做的很好,不输他手下的这些特种兵。

第四军区,更没有外界传的那么神秘,在她的眼里,也不过尔尔。

孔军医看着坐在面前的女人,脱下了外(套tào),只穿了一件迷彩短袖,(胸xiōng)前的饱满,呼之(欲yù)出。

看上一眼,就让他有一种想逃的冲动。

陆已承头都没转一下,对于(身shēn)旁的这个人,就当成空气一样。

苏以菲出没有出声,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饭。

她有的是时间和耐心,她对自己,也很有自信,更想知道,以她傲然的条件,俘虏一个男人的心,究竟需要多长时间。

陆已承,十六岁进入军区,十八岁调入第四军区,二十四岁,担任第四军区军长,总指挥。

第四军区,有着最先进的武器,有着最精良的特种兵,也有着骄人的军绩!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这是苏以菲,掌握的所有有关于陆已承的信息。

她知道,像陆已承这样的(身shēn)份,早已经把资料都加密了,就算是她的出(身shēn)和地位,都没有办法探知。

陆已承,不简单也很危险,但是,她就喜欢这种挑战。

那一年,他二十岁,她十七,他从天而降,将她从恐怖份子的手中救了出来,她就无可就药的(爱ài)上他,认定他。

今年,他三十,她也二十七了,十年了

终于,她们再次有了交集,她也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如果,陆已承能成了苏家的女婿,一切都将迎任而解。

食堂的人,走得差不多了,陆已承早已经吃完,却没有走。苏以菲吃得很慢,好像时间不值钱似的。

孔军医还没有吃完,忽然感觉气氛有些不对,端起盘子,换了个位置。

整个食堂,到最后,只剩下陆已承和苏以菲。

苏以菲的心里有些激动,他不会是在等着她吧?

“第四军区,不比其他地方,苏大小姐是来给苏家挣军功的吗?”陆已承的目光始终盯着别的地方。

“我是为了我自己来的!”

“第四军区从不养闲人!无用武之地,就要离开,而且,还要做好,随时为国捐躯的准备。”

“你小瞧我?”

“不,我没有瞧过你。”陆已承冷声回应。

苏以菲听着他冰冷的话语,心里一沉,是因为苏家吗?他对她竟然是这样的态度!

“不过,我不介意,你为苏家,挣个烈士的光荣。”

他的嘴巴,真的好毒。

“那恐怕要让陆大少失望了。”苏以菲站起来,行了个礼,转(身shēn)离去。

陆已承看着那道背影,眼底尽是冰冷。

突然,电话响了。

“陆大少!第一天回军区,感觉如何?”

“废话少说!”陆已承不耐烦的回应道。

“军中之花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和传闻中一样?”靳司南继续调侃。

“对不起,忘记看了,要不,你明天就回军区,好好的看看?”

“不行!我错了!陆大少,再给我几天假期,珩珩刚开学,新学校,不太适应,等我开完他上学第一周的家长会,一定回军区报道。”

“好。”陆已承应了这几天的假。

“陆少,叩谢了!我今天约你的小(娇jiāo)妻,到我家吃饭哈,入伙饭!”

靳司南的口气,听得来好得意,有一种,哈哈哈哈,你见不到你的女人,我却能见到的优越感。

陆已承只是笑笑,挂了电话。心中暗忖着,靳司南得意的太早了,他今天晚上,一定让靳司南,哭得很有节奏感!

题外话

今天上架,谢谢大家的支持助威,二暖的心里,超感动谢谢你们的陪伴,谢谢我的小仙女们明天的更新,尽量在十二点前发布,二暖这几天手都要残了得慢慢调时间,最时候,固定一个时间更新,这样小仙女们就不用老是来刷了。

今天的月票,真的很给力,月底之前,月票满五百吧,咱们就再发一次福利就是你们想看的诺诺醉了,硬撩已承的戏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