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被拐着干坏事?/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伊丽莎白美术学院

下午的课,没有白聿的(身shēn)影,这群上午还打鸡血的姑娘们,一个个不断的打瞌睡。

原来,打鸡血和打瞌睡,完全是取决于老师的颜值。

顾一诺却听和很认真,她学画画是半路出家,又是自学成材,很多基础知识还是很匮乏的。

这些理论,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老师一看,竟然还有一个学生,听得这么认真,还在做笔记,也讲的格外卖力。

放学时间到了,顾一诺整理好一天的笔记,走出教室。

教室外,站着一道(身shēn)影,(身shēn)后的同学们,立即发出一声尖叫。

“白聿老师!”

顾一诺抬头,朝白聿望去。

白聿缓步朝她走来,“我送你。”

“不用了。”顾一诺立即摇头,“有人来接我,不用麻烦你了。”

白聿看她坚决的模样,缓缓点了点头:“好吧,明天见。”

顾一诺点点头,走了出去,一瞬间,(热rè)(情qíng)的同学将白聿包围起来。她走到楼梯处,回头看了一眼。

白聿还是那样笑着,被众人簇拥着,依然贵气不减。

她忽然有一种感觉,这样的他,好像,很寂寞。

就像他的画一样,色彩最为艳丽,可以说是目前这个世界,最擅用暖色系色彩的画家。

但是,他心里的一角,一定有一个,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小刘早早的在学校外等着,一看到顾一诺走出来,立即迎了上去,“一诺小姐,今天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

“都(挺tǐng)好的。”顾一诺笑着回应,“小刘,我们直接去医院吧。”

“好的!”

车子缓缓驶向校外的马路,白聿看着那辆渐行渐远的车子,眉宇微微拧紧。

诺儿,陆已承真的能给你幸福吗?

顾一诺坐在车子里,掏出手机玩着许瑞他们开发出来的小游戏,正玩的津津有味,一个电话的进来。

“晚晚。”

“一诺,放学了吗?”

“嗯,刚放学。”

“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我现在准备去医院看爷爷,晚上有空。”

“是这样的,我和珩珩搬家了,就和你在同一个别墅区,我想请你过来吃个入伙饭。”

“好啊,好啊!现在还早,我先去医院看爷爷,然后就直接过去你们那里。”

“好,你过来的时候,给我个电话,我和珩珩去接你。”

“嗯,我们待会见。”

挂了电话,顾一诺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晚晚和靳司南以后究竟会怎么样,目前来看,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顾一诺去了医院看完老爷子,就去赴简慕晚的约。

“小刘,你说我要不要送点什么礼物?这样空着手去,总觉得不好。”

“既然是入伙饭,一诺小姐还是去挑个礼物吧?现在还早,我把车子开到商场去。”

“好,你也一起去,帮我斟酌一下。”

回到家时,已经快七点了,顾一诺将书包放下,上楼换了衣服,就给简慕晚打电话。

“晚晚,你直接把门牌号告诉我,我直接过去就行。”

“我和珩珩已经走到你家了,见面说。”

顾一诺连忙跑下楼,就看外面,一大一小走了进来。

“姐姐!”珩珩直接扑到顾一诺的怀里撒(娇jiāo)。

“珩珩乖。”

“姐姐,珩珩好想你啊。”

“姐姐也想珩珩,你这张小嘴真的是太甜了。”顾一诺忍不住,捏了捏珩珩的脸颊。

“我们过去吧,就隔了几幛。”简慕晚朝粘在一起的两人说道。

“姐姐,快,你带你去我的新家,我家里好大,好漂亮。”珩珩拉着顾一诺的手朝外走去。

顾一诺知道小孩子都童言无忌,她看到晚晚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完全明白,晚晚的顾虑。

几人来到新居,靳司南站在门口迎接,“欢迎欢迎,嫂子快请进。”

顾一诺走了进来,顺便将小刘提着的礼物送到晚晚的手里,“这是给晚晚和珩珩的礼物。”

“嫂子,你偏心吧!我怎么没有?”

“你是大人了,还要什么礼物?”珩珩反问。

“你妈(咪mī)也是大人。”

“不,我妈(咪mī)是女人,你是男人!”

珩珩(奶nǎi)声(奶nǎi)气的声在屋内响起,逗乐了几人。

“进来吧,一诺,今天的菜都是我亲手做的。”晚晚将顾一诺迎近餐厅。

几个刚刚落坐,顾一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陆已承竟然直接给她发了个视频邀请。

视频接通后,陆已承看到陌生的环境,应该是在靳司南的新居。

“你在靳司南那里?”

“是啊,我刚到,你怎么知道?”顾一诺有些吃惊。

靳司南朝顾一诺(身shēn)后走去,得意的看着陆已承,伸手挥了挥:“陆大少,军区的夜,空不空虚,寂寞不寂寞,冷不冷?”

陆已承唇角微扬,露出一丝轻笑。不再看靳司南得意的嘴脸,转而柔(情qíng)似水的看着自己的女人。

“老婆,早点回去,明天还要上学。”

“好的,老公。”顾一诺点点头。

靳司南顿时石化了!这是当着他的面,秀恩(爱ài)呢!

老婆,老公,喊得可真够亲昵的!

“好了,老公,我要吃饭了,我们回家再聊。”

“不用挂视频,你吃你的,我看我的。”

“好啦,挂了挂了。”顾一诺有些难为(情qíng)。

靳司南觉得,陆已承绝壁是有故意的,他这边,老婆儿子都没搞定呢,当着他的面透恩(爱ài),对他造成吨的伤害啊!

“老婆,先回答我,你今天想我了没有?”

顾一诺被他问的脸红,起(身shēn)朝一旁走去,这种私秘的话,她是无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的。

餐厅里,陷入一片寂静。

简慕晚给珩珩夹菜,“珩珩,你饿了就先吃吧。”

“妈(咪mī),姐姐是不是在谈恋(爱ài)?”

简慕晚愣愣的看着儿子,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是,她们是在秀恩(爱ài)!”靳司南直接说道,又夹了一些菜,放到珩珩的碗里。

“恩(爱ài)是什么?”

“恩(爱ài),有很多种解释,要看这个是形容词,还是动词”

“靳司南!”简慕晚打断靳司南的话。

“晚晚,你不要打断孩子的求知(欲yù)。”靳司南反驳道。

小珩珩的脸上,还有一些期待,他还想知道更多,不过,一看妈(咪mī)不开心的样子,他不敢说了,只能低头吃饭。

顾一诺红着脸,回到餐桌上,“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快吃饭吧,尝尝我做的拿手好菜。”简慕晚(热rè)(情qíng)的招呼着。

顾一诺尝了一下,连连点头,“好吃!”抬头看向靳司南:“刚刚,已承让我告诉你,你在皇朝的单他帮你签了,又帮你续了一年的豪华尊贵p(套tào)房。”

靳司南脸都绿了,连忙抬头,朝简慕晚望去。

只见简慕晚听到皇朝的时候,目光微暗,并没有太多的表(情qíng)。

顾一诺完全不明白,她传的这句话,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是不是,被陆已承拐带着,做了什么坏事啊?

她不知道的是,当年,帝都的皇朝,就是简慕晚和靳司南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用完餐,靳司南主动要求洗碗,给珩珩洗澡,哄珩珩睡觉等一系列的家务活。

简慕晚与顾一诺,出去外面散散步。

夜朗星稀,轻风拂面而来,月色淡淡的笼罩在大地的万物,那般静瑟。偶尔还响起几声虫鸣,像是一支夜曲。

“晚晚。”顾一诺唤了一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寂,她发现,晚晚有时候,比她的话还少。

“怎么了?”简慕晚转过头,看着顾一诺。

“你搬到这里来住,真的只是为了珩珩吗?”

“是的,上次要不是你,我不敢想象珩珩会有什么后果,有他护着,最起码,珩珩会没事。”

“晚晚,我觉得,靳司南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你们有孩子,我看得出来,他不是因为孩子的原因,才对你这样,他其实”

“一诺,我我的(情qíng)况,有些复杂,我不会考虑他。”

顾一诺听着简慕晚这么决绝的口气,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曾经,她对陆已承也是那样的想法。

这一世,不愿再与他有任何的纠葛,最终,还是没能逃得出这张(情qíng)。

她与陆已承,是两世的纠葛。或许,晚晚还没有(爱ài)过。

“一诺,我最怕的就是,有一天,他把珩珩从我(身shēn)边带走。这一段时间,我看着他与珩珩相处的这么融洽,我真的很怕。”

“晚晚。”顾一诺抬手,握着简慕晚的手,“我能明白,你这种心(情qíng)。”

“如果”简慕晚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顾一诺不知道,这一句停顿,突然包含了多少不为人知的隐(情qíng)。

“珩珩能有他这样爸爸,我也很放心。”

这一句话,怎么听起来,让人那么心酸?

“珩珩就算是靳司南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辛辛苦苦,九月怀胎生下来的!这是任何事(情qíng),都隔不断的血缘,晚晚,你永远也不会失去珩珩。”

顾一诺握着简慕晚的手,坚定的说道。

简慕晚露出一丝笑意,轻轻的点了点头。

第四军区

陆已承取下耳机,看着他刚刚(射shè)中的靶子,一转(身shēn),才发现,(身shēn)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苏以菲握着枪,转过(身shēn)来看向陆已承。

她的军衔只比陆已承低一级,虽然在第四军区,没有特别的职位,也没有具体负责什么,除了陆已承之外,所有人见了她,都要敬个军礼。

不得不说,她的各方面都很优秀。短短的一天时间,名声就在军区上上下下传开了。

各项魔鬼级的训练,都能轻松驾驭,而且完成的很好。

而且很亲和,不管是谁和给打招呼,她一点都没有架子,常常把甜美的微笑,挂在嘴边。反而让人觉得,她不像是一个首长,就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小女人一样。

可以说,这样的军中之花,第一天,就激起了这些硬汉心底的涟漪。军区的气氛,都变得不一样了。

苏以菲不明白,她能讨得所有的人的欢喜,为什么就是不能让陆已承正眼看她一眼。

陆已承将枪装好,抬步走了出去。直接当苏以菲是空气一样。

苏以菲握着手中枪,朝远方的靶子,一阵扫(射shè)!就算是如此盛怒之下,依然正中靶心。

“陆已承。”她咬牙切齿的唤着这个名字。

陆已承回到房间,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诺诺应该回来了。拿起手机,发了个视频邀请过去。

顾一诺从浴室走出来,只披了一件浴巾,头发还没有干,听到手机响了,她立即光着脚跑了过去。

一看是视频,她犹豫了。一想着他火辣辣的眼神盯着她,她就觉得头皮发麻。

她将视频挂掉,拨通了他的电话号码。

“怎么不接视频?”

“我刚刚洗完澡。”

“诺诺,你还怕我用眼睛和你**吗?”

顾一诺简直无言以对,反正,就是不要和他视频就行了。

“诺诺,你知道不知道,军区的夜,有多寂寞,多空虚,多冷。”

“我才不信,你说的太夸张了!”顾一诺拧紧眉宇,摇了摇头。

“你一个人在家,就没有这种感觉?”

“没有!我去上学,去看了爷爷,又去吃了入伙饭,现在和你聊聊天,我觉得过得好充实。”

“也就是说,这一天,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想一想我?”

“还要怎么想?”

“随便你,用心想和用(身shēn)体想,都可以。”

“流氓!”

“我只对你流氓。”

“我今天不要和你聊着天睡觉了!”

“真的不要?好,那我挂了!”

“等一等”

陆已承笑着躺在(床chuáng)上,小东西,终于诚实一回。

“诺诺,我想你了,想你的柔软的(身shēn)子,想你在我(身shēn)下的(娇jiāo)喘,想你的小手,还有小嘴,想的发疯!”

顾一诺挑了挑眉,他要是再说下去,她就考虑,要不要把耳朵里塞团棉花了!

“你是不是在自己解决?”

“我说是的话,你要不要叫两声给我助助兴?”

“滚!陆已承,你真不要脸!”顾一诺差一点没把手机扔了。拉起被子蒙着头,羞的小脸都发烧了。

陆已承笑意更深,这样逗着她,真的是太好玩了。

“洗完澡了吗?”他又轻声问道。

“洗完了。”

“头发吹干了没有?要是没吹的话,先把把头发吹干,小心着凉。”

“好的,你等我几分钟。”顾一诺将手机放好,跑到洗手间去吹头发。

陆已承看着手机,唇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几分钟后,顾一诺小跑着扑倒在(床chuáng)上,一把抓起手机,将耳机戴上,“我好了,可以睡觉了。”

“盖好被子,天气有点凉了。”

“知道啦。”顾一诺点点头。

“第一天上课,感觉怎么样?”

“都还好”顾一诺迟疑了一下,“老公,我和你说一件事(情qíng)。”

“什么事?”

“就是,我今天去上学的时候,突然发现,白聿又回学校任教了。”

陆已承的眉宇,紧紧的拧成一团,“所以呢?”

“所以,他现在,是我的老师。”

“老师?!”陆已承差一点没气得把手机扔了。

白聿还真是无孔不入,这是在用生命给他添堵吗!看来,那个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董事一定是白聿了!

白聿这一次,接近诺诺,究竟还有没有别的心思?陆已承现在也不敢确定。

他不想将白聿的(身shēn)份告诉诺诺,只想她简简单单的,上她喜欢的学校,白聿似乎,也不在诺诺面前,暴露(身shēn)份。

“你怎么不说话了?”顾一诺以为他又生气了。

平常,一提起白聿,他就像个炸毛的猫一样,特别敏感。所以,这件事(情qíng),她还是告诉他的好。

陆已承最终,还是忍住了,“没事,诺诺,你只要记住,离他远一点就好。”

“嗯,我已经告诉你了,以后,你回来可不许再和我因为这件事(情qíng)生气了。”

“傻瓜,我怎么敢和你生气?要不然,你拿家法侍候我怎么办?”陆已承笑着回应。

“你少贫嘴,我哪有什么家法啊!”

“谁说没有?你喊我一声陆先生,我就怕了!比家法还管用。”

顾一诺的唇角,带着一丝浅笑,心里甜甜的,“真的?”

“真的,所以,以后都叫老公,只有老公听着才最顺耳!”

“老公,老公,老公。”顾一诺对着话筒,连叫了三声。

“诺诺。”陆已承突然唤了一声。

“嗯?”

“我发现,我不在你(身shēn)边,你的胆子特别大,我在你(身shēn)边的时候,怎么话都不敢和我说的样子?”

“有吗?”顾一诺疑惑的反问。仔细回想一下,她不是不说话,是他从来都没有给她机会啊!

“那还不是,因为,因为你老是那个样子”

“诺诺,我们在一起,真真正正的有过几次?你告诉我?”

“好像,就一次吧?”顾一诺有些心虚,“可是,你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那件事(情qíng)。”

“等我回去,我们多几次好不好?”

“我们还是睡觉吧?都这么晚了。”

陆已承笑了笑,“好,你睡吧。”

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竟然快十一点了,不知不觉,他们竟然聊到这么晚。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有几分困意。

“老公,你先不要挂电话,等我睡着了再挂。”

“好。”陆已承宠溺的回答道。

眨眼间,已经是深秋了,路两旁的树叶开始枯黄,随风而落,一场秋雨绵绵了几(日rì),空气陡然下降,有点冷嗖嗖的。

今天,是老爷子出院的(日rì)子。

顾一诺早早的就来到医院,孙嫂已经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

目前,老爷子的(身shēn)体,各方面恢复的都不错,心脏做了个小手术,也很成功,休养了这么久,气色看起来和以前差不多了。

“爷爷,外面有点凉,你要多加一件衣服。”

“好。”老爷子听话的伸出手,让一诺帮他把外(套tào)穿好。

陆禀琛和杜明兰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看到病房里已经收拾好的东西,有些吃惊。

顾一诺看到杜明兰的(身shēn)影,转(身shēn)去帮孙嫂收拾东西。

对于顾一诺的视而不见,杜明兰心里窜起一股无名火。

老爷子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的院,她每一次来,都与顾一诺错过。

这还是明摆着躲着她吗?

怎么了?心虚?

在她寿宴那天,叫嚣着要退婚,现在倒好,把她的儿子都抢走了!怪不得,在她面前,姿态这么高傲呢!

杜明兰越想越不舒坦,芊芊说没错,顾一诺就是装得清高,才不愿意放弃他们陆家这颗大树!

“爸,我今天和明兰来接你回家,你现在(情qíng)况不能回市,在这里也好有个照料。”陆禀琛朝老爷子说道。

他是真的担心老爷子的(身shēn)体。

杜明兰走上前来,朝老爷子说道:“是啊,爸!你一个人,年纪那么大了,回市去,万一有什么事(情qíng),我们都不在(身shēn)边。我前段时间,惹爸生气,是我的不对,这一次,你就听我们的,好不好?”

“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不用管我,我很好。”老爷子直接拒绝。

“爸,你是不是放心不下一诺这孩子?让她一起去陆家,陪在你(身shēn)边,好不好?”

杜明兰强忍着心里的怒气,面带微笑的朝老爷子点点头,“是啊,禀琛说的没错。”

就这样,让顾一诺进陆家的门,杜明兰是一万个不甘心。

但是,她更顾惜夫妻感(情qíng)和母子之(情qíng),陆禀琛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如果,她再一意孤行,可能真的要失去已承了。

先让顾一诺进入陆家,她也好再作打算!

顾一诺正在叠着老爷子的衣服,听到这一句话,手上的动作一顿。

孙嫂有些担忧的看着顾一诺。连她都听得出来,这一句话,带着的施舍的口气。

一诺小姐,可是老爷子和大少,捧在手心里疼着的人啊!唉!不过,先生和夫人与老爷子和大少,早已离心。

这么多年,都发展到,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地步了。

最伤心的,应该还是老爷子吧。

顾一诺继续叠着衣服,这些事(情qíng),她完全不放在心里。也没有必要放在心里。

“已承都安排好了,我不回市,也不去陆家,就在帝都,住在已承的地方,一诺宝贝就在我(身shēn)边陪着我。”老爷子沉声说道。

住在已承的地主?杜明兰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对不得,顾一诺敢这样嚣张,原来,她已经搬到已承那里去住了!

老爷子回过头看着顾一诺:“一诺宝贝,我们走吧。”

“好的,爷爷。”顾一诺走上前,扶着老爷子。

陆禀琛对顾一诺,有几分失望,这孩子(性xìng)格太倔强了,要想融入这个家里,这是最好的机会啊!

她怎么就不劝一劝老爷子,然后也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给他们一个台阶下。

老爷子看着儿子儿媳,“你们也都回去吧,不用管我,我这把老骨头,还硬着呢。”

“爸!你不要这么固执好不好?”

“先生,夫人,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老爷子的。”孙嫂上前说了一句。

先生和夫人,但凡愿意为老爷子想那么一丝一毫,今天就不要再((逼bī)bī)老爷子。要是去了陆宅,老爷子的(身shēn)体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现在,老爷子和一诺小姐在一起,对(身shēn)体的恢复还更有帮助一些。

“爷爷,你小心点,我扶你。”顾一诺扶着老爷子,朝外走去。

小刘和孙嫂将打包的好东西,提起来朝外走去。

病房里,只剩下杜明兰和陆禀琛。杜明兰忍着怒气,不敢发作,一大早上来接人,接过扑了个空。

杜明兰觉得,好像被人直接抽了一巴掌一样。而让她有这种感觉的人,就是顾一诺!

老爷子明显是为了维护那个顾一诺,才这样做的!

真的是小瞧了顾一诺的手段,小小年纪,就这么有能耐了。她花了那么多心思,想要讨好老爷子,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得老爷子真心相待!

这个顾一诺倒是好,把老爷子哄的服服贴贴的!

要是以后,进了陆家嫁给了已承,这个家,还有她说话的份吗?

“我们也回去吧,爸他没有回市就好。”陆禀琛转(身shēn),朝外走去。

陆老爷子,还是第一次来陆已承的这幛别墅,一走进来,就感觉有一股温馨的味道。

这小两口,要是能永远这样,他死也能瞑目了。

“爷爷,这是你的房间,我收拾好了。”顾一诺带着老爷子在屋子里参观。

“隔壁是孙嫂的,那一间,是小刘的,我和已承的房间,在二楼。”

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看来,他的大孙子,是如愿以偿的,抱得佳人归了。

“一诺,你们有没有商量好,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顾一诺扶着老爷子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爷爷,我不想举行婚礼。”

老爷子一脸吃惊,“为什么?”难道又有什么变卦了?

“我要爷爷永远欠着我!”顾一诺拉着老爷子的胳膊。这样,爷爷是不是就能一直陪在他们(身shēn)边。

“傻孩子。”老爷子懂顾一诺的意思。轻轻的揉了揉顾一诺的头。

他有一个儿子,两个孙子,可以说,没有享受过天伦之乐。儿子小的时候,他在军区,常年没有回来,甚至都没有见过几面。

儿子结婚后,老爷子发现,他更插入不了儿子的生活,不如退出,让他们过自己的(日rì)子。

后来,他带走已承,对已承严厉苛刻,从来没有像别的爷爷那样,溺(爱ài)过他。

而子睿,就更不用说了,见面的次数,手指都数得过来。

只有一诺宝贝,让他体会到了这种人伦之(情qíng)。

“爷爷,毕竟年纪大了,最希望的就是看到你和已承好好的,早(日rì)成婚,早一点有属于自己的孩子,有了孩子,你们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家。”老爷子感叹道。

“爷爷,我们会有孩子,我要给已承多生几个孩子,这样就有一群孩子围在爷爷(身shēn)边,到时候,你还像带已承一样,带着他们好不好?”

“好!好!”老爷子连声应道。

孙嫂端着药走了过来,笑看着聊得开心的祖孙俩,还是一诺小姐,最会哄老爷子开心了。

“老爷子,吃药了。”

“爷爷,来,快点吃药,吃了就去休息一会,下午的时候,你要是觉得精神好,我给你画副画像好不好?”

“好啊,我现在就很精神,不用去睡了!”老爷子一听一诺宝贝要给他画像,兴奋的不行。

“不可以,必须得好好的休息,一画至少要两个小时,听话,我扶你去休息。”顾一诺扶起老爷子,将他送到房间。

直到老爷子睡下,帮他拉好被褥,才走了出去。

顾一诺走到客厅,就见珩珩一人坐在那里,小脸上全是委屈。她轻轻的走了过去,搂着珩珩。

“怎么了?谁欺负我们珩珩了?”

“姐姐,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顾一诺将珩珩抱在怀里。

抬头朝简慕晚看去,只见简慕晚也是一脸无奈,“他只是突然看到,靳司南陪在他学校的小活动上得到的小奖杯,触景生(情qíng)了。”

“原来是这样。”顾一诺点点头,再次朝珩珩保证道:“爸爸最(爱ài)珩珩,绝对不会不要珩珩,爸爸是因为有很重要的事(情qíng)要做。所以不能陪在珩珩(身shēn)边。”

“可是,他都走了那么久了,珩珩想他,他不给珩珩打电话,珩珩打电话给他,他也不接。”

顾一诺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珩珩解释,小孩子,不懂什么,只知道自己想爸爸了。

陆已承,也好久都没有和她联系了,上一次,还是一个星期前,他说,突然接到一个任务比较棘手,可能会联络不上一段时间。

她的心里,也是忧心忡忡。一听到任务,她就知道,他已经置(身shēn)于危险之中。

不知道,他现在所执行的任务,与前一世受重伤,有没有关联?但是,时间上又不吻合。

想着她重生后,改变了那么多,她的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珩珩,姐姐陪你玩好不好?等到晚上,就能找到爸爸了,好不好?”

“好。”珩珩乖巧的点点头。

老爷子睡了一觉,精神焕发,顾一诺把珩珩也留了下来,陪着老爷子。珩珩乖乖的在老爷子的怀里,不吵也不闹,有时候,小大人的模样,把老爷子逗的开怀大笑。

顾一诺将画收好,看着夕阳下,笑着闹着的一老一朝布满云霞的天空中望去。

思绪里,全是陆已承的(身shēn)影。

思念,就像是根青藤,已经缠绕了她满个心扉。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准备,风盛正式成立,虽然只有几个人,但是许瑞还是准备了一个隆重的剪彩仪式。

小小的工作室内,也装扮了一下,几个大男人,只能是绑几个气球,彩带什么的,看起来,像过圣诞节一样。

顾一诺亲自剪彩,看着面前的几人,笑着宣布:“风盛公司,今天正式成立!”

许瑞带头,工作室里,响起一片掌声。

“从此后,我们要为了自己的梦想,好好的奋斗了!”

“等一下,大家可以去聚一聚,你们选地方。”

“我们搜一下,看哪家的东西好吃。”

“我最近吃泡面吃得口味特别重,看看哪有清淡一点的。”

几个抱着手机,去一旁的办公桌上找吃的。顾一诺抬步朝许瑞走去。她感觉,许瑞的变化太大了。

以前,他留着一些碎发,阳光帅气,还像个大男孩一样。

才短短的时间,她发现,他成熟了,今天的他,穿着浅蓝色的条文衬衫,配着一(套tào)休闲的西装,秒变帅气大总裁了。

就像前世,她在陆家最困难的时候,遇见他的样子。那个时候的他,已经算是成功了,手中握着资产上亿的公司,做得如火如荼,而且,前途不可限量。

“小诺,你怎么这样看着我?”许瑞被她看的,浑(身shēn)不在自在。也许,是今天穿了这(身shēn)西装的原因?“我穿这件衣服,是不是很难看?”

“当然不是,很帅。”顾一诺连连摇头。

许瑞有几分尴尬的拉了拉衣服,“我还不太习惯,但是现在,有一些业务上的往来,要应酬,所以不得不这样了。”

“很好,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你。”顾一诺连连点头。

得到她的赞扬,许瑞的心里,更加有底气,自信心也猛得往上涨。

“诺诺,不出一年时间,我会让你看到,我们的成果。”

“我看了你的游戏资料,我准备下星期一,就开始着手出线稿。”

“这么多,你一个人,能不能完成?”

“我现在学业比较轻松,更何况,你们给我的时间很充足,线稿出来,定了稿之后,后期这些,我们可以承包给别的工作室做。”

“也好。”许瑞点点头,赞同顾一诺的这个想法。

“诺姐,瑞哥!我们找到了,今天去吃涮锅怎么样?今天那么冷,刚好暖暖(身shēn)子。”

“好啊,选好了地方,就走啊!”顾一诺朝面前的几人说道。

许瑞为了业务方便,买了一辆商务用车,也主要是方便,他们几个一起出去的时候,能够坐得下。

顾一诺上了车,许瑞几人跟在后面,朝选中的餐厅而去。

来到餐厅,里面已经人满为患,顾一诺以为在(热rè)闹的地方,就会忘记对陆已承的思念。

但是,她发现,她还是做不到。旁边的喧闹,好像与她无关一样。

她甚至,还傻傻的,故意九点钟以后,还不回去。她以为,他会神通广大到,可以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可是,他依然没有消息。

手机里,那个号码,已经有快一个月都没有响过了。

他走的时候,还告诉她,会给她留一个联系方式,让她随时都可以找到他,只要想他了,就可以给他打电话。

她打了,除了滴滴滴的声音,什么也没有。

没任何回应

“小诺,你怎么了?”许瑞见她发呆了那么久,忍不住询问道。

“没事。”顾一诺摇了摇头,将手机装了起来,“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了,下周未,我再过来和你们一起上班。”

“诺姐,才刚刚坐下来吃呢,怎么就要走了?”

“是啊,诺姐。”

“我已经吃饱了,这里离我住的地方比较远。”顾一诺轻声解释。

“好吧,我送你出去。”许瑞站起(身shēn),和顾一诺一前一后,朝外走去。

走到餐厅外,顾一诺突然发现,天空中飘起了细碎的雪花。

下雪了!真的下雪了,她在市,极少能见到雪。

“许瑞,下雪了!”顾一诺兴奋的朝许瑞说道。

“是啊,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顾一诺抬起头,朝夜空中望去,雪花凉凉的落在她的脸颊上,化成了水,她紧紧的闭上双眼,怕泪水会控制不住的留下来。

陆已承,你在哪啊?

“小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总觉得,你今天闷闷不乐的,能不能和我说一下,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

顾一诺睁开双眼,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其实也没什么,太久没有联系上陆已承,有点牵挂罢了。”

许瑞的神(情qíng),微微一僵,轻声道:“他是军人,有一段时间联系不上很正常的,或许,明天就联系上了,不用太担心。”

“嗯。”顾一诺点点头,“你快进去吧,我先走了。”

顾一诺转(身shēn)上了车子,许瑞目送着她离开,抽出一根烟,站在街边抽着,路上的行人,因为下雪,变得异常的激动,只有他,吐着淡淡的烟圈。

雪花,越来越大,车子才开了一半的路程,地上就已经白茫茫的一片。

真美!顾一诺趴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

车子拐入别墅区的时候,她朝小刘说道:“我想下去走走。”

小刘将车子停了下来。顾一诺推开车门走上去,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她连忙裹紧衣服。

小刘开着车子,缓缓的跟在顾一诺(身shēn)后。

一诺小姐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们都看得出来,她很想大少,这么多年,大少在军区都是这样的,时不时的就联络不上了。

他们都习惯了。

顾一诺踩在松软的积雪上,朝前方走着,她又忍不住拿起手机,看着那窜她烂熟于心的号码。

题外话

您呼叫的陆少,不在服务区,**ss开始出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