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失去消息/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着那窜号码,拨了过去。

对方,依旧是滴滴滴的声音

顾一诺将手机放到耳边,“老公,下雪了。”

雪花,越飘越大,在路灯的照耀下,像是一群精灵在翩翩起舞。

“老公,我想你了”回复她的,只有滴滴滴的声音。

顾一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从手机从耳边放下。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轻轻的抽噎着,(身shēn)子缓缓蹲了下来。

小刘将车子停下,匆匆下车朝顾一诺走去,停在几步远的地方,不敢再上前,还是不打扰她了。

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小古,把坐标发过来。”

“陆少,无人机刚刚传过来的,还能发现这些人的踪迹,是向着r国的交界走的!”

陆已承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那个红点。

靳司南也凑了过去,突然,陆已承的手指向这个红点,暗暗给靳司南比了几个只有他们两个才能看懂的手势。

苏以菲将两支枪装好,插在(身shēn)上,走到陆已承(身shēn)后,“我和你一起去!”

“要去也是我去!你守在这里接应!”靳司南的(身shēn)上也是全副武装。

眼前,是浓密的丛林,参天大树下,湿(热rè)温度让人有些眩晕。

他们这次的任务,是因军区总部的一个处长,疑为间谍(身shēn)份,目前正携带着军中机密潜逃,他们必须拦截潜逃的人,截回这份机密。

“上头的命令是不计死活,陆少,之前你明明有很好的角度,可以一枪将他击毙,你为什么要放走他?他已经和敌国间谍接触,说不定重要的资料已经泄密!就算你没有通敌的嫌疑,也是重大失职!现在到了这种鬼地方?你确定,你能把他抓回去?”苏以菲沉声质问。

面对苏以菲的质问,陆已承没有回应。

为什么到这种地方?那就要问问那些跟在他们(身shēn)后,甩都甩不掉的人了。是谁安排的,又有什么目的!要是他杀了那个处长,恐怕更多的秘密,就永远也不可能浮出水面了。

靳司南举着中的枪,朝一个方向瞄准了一下,冷哼一声,“苏大小姐,第四军区,还没有你发号施令的份。”

“不好意思,恰恰我有这个资格,现在,我也是第四军区的一份子!与你平级。”苏以菲冷声顶了回去。

陆已承冷眼朝争执的两人扫了一眼,两人立即闭上嘴巴。

“靳司南留下。”

“陆少!我你和她一起?你确定?”靳司南的眼中,是浓浓的哀怨。

陆已承没有再重复这个命令,抬手朝(身shēn)后的士兵比了个手势,几人立即分好队型,随时候命!

苏家最近,动静太大,这个处长,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情qíng),潜逃的!

所以,他断定,这个人的(身shēn)上,一定有秘密!

目前,这个处长的目标是前往r国避难,被r国的间谍接应了,一路保护着。

但是他看得出来,这个处长在发现他们追踪后,就有意的在拖延时间。所以,陆已承断定,这一次的任务,是苏家人想借自己的手,除掉一个祸患,或许,还有一石二鸟之计。

因为,他与r国的过节,众所周知。

“小古,你的无人机还能撑几个小时?”陆已承转(身shēn),朝小古问道。

“陆少,还能撑三个小时!刚刚显示,他们在这个区域活动,离我们有四十五分钟的距离,无人机十分钟后会再次启动,一但探查到他们的行踪,我立即发坐标给你。”

“好!出发!”陆已承一声令下。

全副武装的士兵,立即冲入茂密的雨林之中。

苏以菲紧跟在陆已承(身shēn)后。

靳司南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又掏出手机,没有任何信号。

这是他们执行的时间最长的一项任务,光是在这个鬼地方,竟然绕了十多天!

看着仪器上的绿点,不断的朝那个红点靠近,靳司南走到一旁的树边,靠着树杆坐了下来。

突然,他腰间的信号器发出一声震动。

“靳少,怎么了?”

“小古,你带十人,绕过我们来时的那片湖,往回撤!”

几个(身shēn)穿迷彩服的士兵立即将仪器收好,等待靳司南的命令。

“靳少,我要是撤了,谁来给你们发坐标?”小古还想着,仅剩的那一架无人机,要是他撤了,无人机就没有用了!

靳司南要确保,小古这些人的安全。能够保持大家相互联络的仪器全都在小古这里,万一在这片雨林里失去联络,是最可怕的!

“陆少已经知道那些人的具体位置了!”靳司南说完,朝(身shēn)后的士兵挥了挥手,“剩下的人,跟我走!”

广袤的(热rè)带雨林里,人显得那么渺如果,不是天生的敏锐和非凡的洞察能力,完全无法感知周围的危险。

天空中,飘来一片乌云,雨滴哗哗的落了下来。

本来,地上常期都是湿润泥泞的,再加上头上落下的雨,全(身shēn)都已经湿透。

有一群人,也是全副武装,仔细一看与第四军区的人还是有些区别。

“头!陆已承和靳司南分开了!我们的人,跟丢了靳司南!”

“怎么会跟丢了?!”

在这样的环境中,要是跟丢了,就别想再找到他们的踪迹!

“头,怎么办?”

“跟着陆已承!上面交待,只要双方发生交火,我们就动手!千万要注意,不能伤了苏小姐!”

“是!”

陆已承按着小古发的坐标的方向,不断的朝前方走着,手腕上的表定时了四十五分钟,目前已经过去三十二分。

“为什么这么久,小古都没有再发坐标过来?”苏以菲觉得有些蹊跷,忍不住问道。

“你想知道坐标?”陆已承冷声询问。

“你是什么意思?我知道坐标又有什么用?我(身shēn)上,跟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和外界联络的通讯设备!而且这个鬼地方有信号吗?”苏以菲的脸色涨红,带着几分怒气解释。

“我不需要坐标!”陆已承继续朝前方走去。

在这片雨林中,有一场撕杀,正在进行!

靳司南把枪装下消音器,看着前面的那伙人,比了个手势,一共十六个。他自己领了三个,剩下的人,分给手下。

是时候,把这些人干掉了!忍了他们好久了!

真有意思!那个军机处的处长,只是其一,说不定到了r国,他也活不了!过了这片原始雨林,就是r国的边境,苏家真正的目标,是他们第四军区吧,是陆已承吧?

不过,这一次,恐怕要让苏家的人失望了!

任务也快结束了!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和外界联络过了!

一道(身shēn)影从茂密的林叶间一闪而过,这一行人顿时警惕起来,还没有看到来人,其中一人就重重的倒在地上!

“什么人?”那些人举着枪,不敢贸然开枪,一但开枪,他们就会暴露了。

一个反应过来,立即给自己的枪装上消音器。

“1”靳司南瞄准另一人,缓缓道:“2”

那人刚刚装好,还没有把枪举起来就重重的倒下。

这两个人,都是一枪爆头!

“3!”

眨眼间,死了三人,接着,一个一个倒了下去

他们连给枪装消音器的时间都没有,埋伏了别人那么久,又怎么会想到,他们竟然是别人埋伏的目标!

“靳少!十六人,全部放倒!没有一个活口!”

“查一查,有没有番号什么的,能不能找到(身shēn)份信息。”

“靳少,没有!”

靳司南已经料到了,轻笑一下,将枪收好。拿出腰间的信号器,给陆已承发了个信号。

陆已承感觉到腰间震动,不动声色。

突然,他的(身shēn)子一旁躲去,一颗子弹(射shè)在一旁的树杆上!

一瞬间,所有人都戒备起来,纷纷寻找避(身shēn)的场所。

他朝另一边的树后藏着的苏以菲望了一眼。

苏以菲朝他比了个手势,左前方,三点钟位置。

陆已承突然从树后走出来,对准那个位置,开了几枪!

他的枪,没有装消音器,在这林子中,突然响起的枪声震得人心肝直颤!一瞬间,鸟儿冲天而起,整片林子都(热rè)闹起来。

瞬间!枪声,伴随着鸟儿扑动翅膀的声声,密集的响起!

一听到枪声,靳司南一声令下,一行人迅速朝不远处的那条河的方向冲去!

苏以菲完全没有弄明白,和他们交火的人究竟是谁,突然就这么打了起来!她刚刚给陆已承的手势,是因为她看到,朝陆已承(射shè)来的子弹,是从那个方向打来的!

趁着火力正猛的反击时机,她迅速的从地上滚了过去,来到陆已承(身shēn)边。

“确定是那伙人吗?就贸然开枪!”

“你不是说,上头的命令是不计死活吗?再不开枪,对方就要过河了!”

“你的枪,为什么没有装消音器?”苏以菲接着质问。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必要吗?”

苏以菲被堵得无活可说,怎么会没有必要?刚刚明明可以不动声色的干掉敌人,现在倒好,因为没有装消音器,而引发了一场恶战啊!

她为什么,总有一种感觉,陆已承是在给谁发信号!

敌军的枪声,没有减之势,在耳边响起。

陆已承迅速朝一边跑去,躲在另一颗树下,将狙击枪挂在肩头,拿出(身shēn)上的枪对着枪声传来的地方一阵扫(射shè)!

苏以菲看着她离陆已承的距离,正想跟上去,一颗子弹擦着她的胳膊而过,划出一道血痕。

只是眨眼的时间,陆已承已经离她有五十米远,在这种(情qíng)况下,她已经不可能再跟上去!

看着胳膊上的伤,撕下一片衣角,将胳膊缠上。

举着枪,朝刚刚子弹打过来的方向(射shè)去!

离河岸边,还有五十米的距离的地方,有一个极为隐秘的树洞,参天大树作为屏障,能藏七八个人。

靳司南仔细的回想着,陆已承刚刚看着小古有无人机搜到的位置时,给他比的几个手势。

那些人,应该就在这一带!

突然,他发现了一丝踪迹。

一瞬间,十多支枪,齐唰唰的对准这个树洞!

“缴械!”靳司南一声令下。

眨眼间,这些人(身shēn)上的武器,全都被卸了下来。

“你们是谁?”其中一人,警惕的看着靳司南。正是那个逃跑的处长。

“第四军区,陆已承的人。”靳司南将一样完全能证明自己(身shēn)份的东西,递到这个处长面前。

“把东西给我。”靳司南朝面前的这个处长说道。

“什么?”

“别给我装傻,我就问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和这个处长在一起的,全是r国的间谍,一看这个处长要投奔第四军区的人,一个个蠢蠢(欲yù)动。

靳司南朝一人踢了过去,军靴踩在这个人的面上,“不想死,就给我老实一点!”

只见这个处长,从(身shēn)上掏出一个硬盘,靳司南眼了他一眼,将硬盘接过来,放到一个被控制的人(身shēn)上。

“把你的衣服脱给他!”

处长立即明白了,连忙将衣服脱了下来。

靳司南将这个硬盘放到穿上处长衣服的人(身shēn)上,处长愣了一下,没有出声。

“你们,全都起来!朝河边走!谁敢发出一丝声,我立即开枪打死他!”靳司南沉声说道。

被缴械的几人,一个个站了起来,在被枪指着的(情qíng)况下,一步步朝前方走去,往河岸边走去。

此时,陆已承带着几人,已经来到丛林外。

只见河的对岸,正有一艏船驶过来,他立即换上狙击枪,朝开船的人(射shè)去!船上的人,应声倒地!

第四军区士兵架好枪,朝着河岸边,一阵扫(射shè)!

苏以菲追了上来,一看到这种(情qíng)况,也跟着开枪。那个处长,必须死!

眨眼间,河岸边站着的几人全都倒在地上,其中一个与那些全副武装的人不同,格外显眼!

陆已承抬步朝前方走去,苏以菲立即跟了上去。

“我们,可在敌人的枪口下呢,你跟过来,是找死吗?”陆已承突然转过(身shēn),朝苏以菲问道。

“你不怕,我也不怕!”

陆已承一步一步朝前方走去,世界,突然安静下来,安静的可怕。

被干掉了开船的人的那艏船,还在水面上飘着,朝这边缓缓驶来

陆已承已经走到这些被打死的人面前,朝苏以菲指了指,“你去搜(身shēn)。”

苏以菲迅速上前,搜出一份硬盘,能有这么重要的东西,她完全没有怀疑,这个死者,早就被人调包了!

“我们快离开这里!”她转(身shēn)就要走,这种环境下,完全暴露,真的就是陆已承所说的那样,随时可能丧命!

那艏船上,悄悄的架起了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刚好对准陆已承心脏的位置!

陆已承感觉神经一紧,突然朝那艏船望去。一颗子弹,穿过气流,朝他(射shè)了过来!

突然!他的(身shēn)子,不受控制的朝退后去!

“陆已承!”苏以菲惊叫一声。

子弹击中了他!

枪还在对准陆已承!

陆已承稳住(身shēn)形,迅速朝另一个方向跑去,子弹朝他扫(射shè)过来,非要把他打成筛子才肯罢休!

“陆少!”第四军区的士兵,全都冲了上来,对着那艏船一阵扫(射shè)!

陆已承突然单膝跪地,腿部中了一枪!

“陆已承!”苏以菲冒着枪林弹雨,朝陆已承跑了过去!

突然间,陆已承看到,那艏船上架起的炮筒!竟然这么舍得下血本,r国可真是煞费苦心!

“轰!”伴随着一声剧响,陆已承所在的地方,火光冲天!

苏以菲也被波及,(身shēn)子不受控制的朝后飞去!

一旁冲过去保护陆已承的第四军区的士兵,直接被炸飞,碎尸落了一地,还在着火。

场面,惨不忍堵!

爆炸过后,枪声也停止了。

整个世界,一片沉寂!

谁都不敢相信,陆已承被炸死了!地上的碎尸分不清谁是谁,四处散落着!

剩下的士兵愣了几秒,扛着枪,朝那艏船一阵扫(射shè)!船在水中,突然爆炸,火光冲天!

“陆少!陆少!”士兵们冲上前。

所有人都接受不了,这惨烈的一幕。

也不敢相信,他们的陆少,会这么轻易的,牺牲了!

陆少在他们的心里,是神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会牺牲!

靳司南从林中冲出来,他刚刚安排好,就转回来准备支援,他担心r国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会对陆已承不利。

但是他来到的时候,就只看到这一幕。心中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冲前去,拉着一个士兵问道:“陆少呢?!陆少呢!”

“陆少陆少他”士兵看着面前的这一堆碎尸,低头不语。

“不,不可能!”靳司南摇了摇头,怎么会这样。陆已承绝不可能会死的!

地上,因爆炸留一片焦黑,一片火苗还在燃烧着。靳司南腿一软,跪了下来,将头上的帽子一把扯掉,悲愤的泪水,一瞬间涌了出来!

第四军区的士兵,全都自动站成一排,将帽子取了下来,一个个眼中都泛着泪光。

离这里只有几步之遥的水面上,渐渐恢复平静

四周,一片死寂。

苏以菲不敢相信,她眼亲眼到的那一幕!支撑着重伤的(身shēn)子,朝四周望去,也不知道是因为悲伤,还是因为受了伤,有些眩晕!她的手,紧紧的扣着地面,留下五道痕迹。

“陆已承!”

“陆已承!你给我活过来!”

靳司南一阵哽咽,泪无声的流着。

刚刚他还在想,任务要结束了

他们可以回去了

“陆已承!”靳司南声音嘶哑的唤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缓缓脱下军装,将这些被炸碎的尸体捡到自己军装里,好好的包了起来。

被炸的分不清,究竟是谁。他连陆已承的完整的尸首都不能找回!

一旁的士兵们,也纷纷将军装脱下,将这些碎尸全都收好。

“去找木材!”靳司南沉声吩咐。

这是他们第四军区的惯例,不管任何一个人,在任何地方牺牲,他们都会保留牺牲者,最后的尊严!

把他们的骨灰,带回去!

面前的火堆,熊熊燃烧着,被军装包裹着的碎尸,放在火堆的正中央。在这种环境中,就地火化,是最好的方式。

“敬礼!”

士兵们整整齐齐的站在一排,敬了个军礼。

一直到傍晚,火苗才熄灭,只剩下一堆余(热rè)未熄的灰烬。第四军区的士兵,守着这堆灰烬,整整一夜!

苏以菲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重伤的她在悲痛中,晕了过去。

靳司南与小古会合后,没有第一时间联络军区总部,而是给时御霆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时御霆听到这个消息,久久没有回应,紧紧的握着电话。

“靳司南!你让陆已承接电话!你们两个,合伙拿我开涮?”

“我也想,这是个恶作剧。”靳司南的声音,是浓浓的悲怆。

时御霆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接到这个噩耗,他无法相信,根本就不能接受!

陆已承啊,堂堂陆大少,多少枪林弹雨,都(挺tǐng)过来了!

“如果,消息传出去的话后果,可想而知。”靳司南握着电话,无法控制内心激愤。但是,他还要顾全大局。

“我知道!所以,封锁这个消息!一定要封锁住!”时御霆失了往(日rì)的淡定,在书房里,走来走去。

“我再想想办法!我会弄一个调令,第四军区已经完成任务。安排你们全军突击演习!”

“好。”靳司南点点头。

“把人看好了!这个人大有用处,将来,我一定会让这些人,付出代价!”时御霆的声,透着一股(阴yīn)冷。

“人我已经安排好了。”靳司南挂了电话,眼中一片腥红。

是的,这些人,都要付出代价!

苏以菲悠悠转醒,经过救治,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醒来后,她发现,被关在一个屋子里,门和窗都是锁着的。

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她被软(禁jìn)了!

门打开,靳司南走了进来。

“靳司南,这是哪?我们有没有回军区?”苏以菲立即询问道。

“苏大小姐,回军区做什么?这么急着回去领功?”

苏以菲转过头,掩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心虚,她也不知道,这一次的任务,与苏家有没有关系。只是在出发前,哥哥强烈反对她跟着去。

“你不会知道,看到火光冲天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有多痛。”苏以菲无力的瘫软在地上,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那一幕。

靳司南举起枪,指着苏以菲的头,“这一段时间,你最好老实一点!否则,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你现在开枪打死我,都无所谓!”

靳司南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将枪收了回来,抬步走了出去。

门被关上,屋内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靳司南走到一旁的树前,一拳打在树杆上。

苏家的人,一定和r国有勾结!陆已少怀疑,苏家与r国有军火交易,但是,他们没有证据。

“陆已承,苏家还没有倒!你怎么就”

一但陆已承牺牲的消息走露出去,苏家在整个军区就无人能抗衡了,政坛之上,他们也在逐渐渗透。难道,还真的要将苏纶送到那个万人之上的位置?!

冬(日rì)的暖阳,照在(身shēn)上暖意融融。

白聿抱着那只猫,端起一旁的咖啡尝了一口。

突然,猫儿坚起耳朵,朝四周望去。

门开了。

“请。”助手将一个人迎了进来。

“亚斯公爵。”苏以溟朝白聿伸出手。

白聿将(身shēn)上的猫,抱到面前的桌子上,缓缓起(身shēn),握住苏以溟伸出的手,“你好。”

“我这一次来,是来和公爵大人,谈一笔交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贵国负责接治这件事(情qíng)的,是陆已承。”白聿坐下来,声音淡漠的响起。

“很快,就不是了。”

“你能这么肯定?”

“当然!用不了多久。”苏以溟已经是胜券在握。

“还没有确切的消息吧?苏先生的话,不要说得太早。”白聿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我听说,公爵在国,烦心事也不少,如果我们达成合作关系,我也会尽我所能的,给公爵提供帮助,让你在国的地位更加稳固。”

“是吗?苏先生的心意,我先领了,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证明,事实究竟是不是如苏先生所说的那样。”

“拭目以待吧。”苏以溟的声音,透着一股冰冷,站起来朝白聿道:“不打扰公爵大人,告辞。”

苏以溟走后,猫儿再次跳到白聿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好。

白聿摸着猫儿柔顺的毛,朝墙上挂着的那幅画望去。

画上的那个午后,阳光也像今天一样灿烂

可惜,她却不在(身shēn)边。

助理推门而入,朝白聿恭敬地行礼:“公爵大人,这是女王命人送来的。”

白聿接过,看了一眼,“去大使馆安排吧,访问这事,我没有兴趣。”

“可是,女王的意思是,想要以您的名义出使访问,这是很重要的外交政策。”

“你是我的人,还是女王的?”

“属下当然是公爵大人的人!”

“那就按我的吩咐去做!”

“是!”

白聿起(身shēn),朝外走去。

他知道,陆家可能要倒,没想到,苏以溟这么有能耐,竟然轻易的就除掉了陆已承!

据他收到的消息,陆已承去执行任务,第四军区的人,深入与r国交界的那片原始(热rè)带雨林,就失去消息了。

任务完成了,却突然安排了一场突起演习?

这种掩人耳目的手段,也太低级了!

这场演习,已经半个月了。第四军区的人,就像消失了一样。

他能确定,陆已承一定是出事了。

这件事(情qíng),究竟能隐瞒多久?那就要看苏以溟的本事了。

一个多月,没有陆已承的消息,顾一诺只能用画画来消磨时间。

一口气把游戏人物的线稿,全都画了出来!

周未的时候,就去工作室和许瑞他们一起工作。

这样充实忙碌的安排,才能让她的思念,得到暂时的压制。

“我觉得,这个风格,还是可以再调一下的,色系要更唯美一些。”顾一诺指着电脑屏幕。

这是刚刚才设计好的游戏画面。

“诺姐,你看这样好吗?”

“嗯,再调一下,我们定位的,是女(性xìng)玩家为主,所以,色彩一定要饱满。”

“好的,诺姐,我调整了之后,再给你看一看。”

许瑞提着一些吃的,走了进来,“来来,先吃东西再干活!”

“哇,烤翅!(热rè)咖啡,哇还有(奶nǎi)茶呢!”

几人顿时围了上来。

“诺姐,你也吃一点。”谭小唯拿起一盒烤翅,递到顾一诺面前。

她也是美术系毕业的大学生,目前在公司担任顾一诺的助理,还有一些文职类的工作。(挺tǐng)机灵一个小姑娘。不过,年纪比顾一诺还要大上四五岁。

“我不吃了,最近有点感冒,喝点开水就好。”顾一诺笑着回应。

许瑞已经将开水给顾一诺递了过去,“怎么感觉你瘦了很多?不舒服就及时去看医生。”

“吃点药就没事了。”顾一诺摇摇头,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水。

最近一段时间,她总是休息不好,心里老是会无缘无故的心慌,越是心慌,她就越是担心陆已承。

吃不好,睡不好,加上感冒,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

“小诺,今天下午有一个漫展,你要是有空,一起去吧?很多游戏商家,都会去的。”

“好啊。”顾一诺点点头。

“现在还早,你要不先回去休息,下午三点,我们直接漫展馆见。”

“也好。”顾一诺点点头,提起包包,朝众人打招呼:“我先回去了。”

“诺姐拜拜!”

顾一诺走了出来,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心里控制不住想着,她和陆已承,就在同一片蓝天下,沐浴着同一个太阳发出的光芒。

但是,她却不知道,他究竟在哪。

“一诺小姐,上车吧,外面风大,你都感冒了,别吹冷风了。”小刘催促道。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坐上车子。

家里,来了一位客人。

时御霆看着满头白发的老爷子,几次张了张嘴,都没能把话说出来,他知道,陆老爷子有严重的心脏问题。

一但说出来,会不会老爷子也

但是这几天,有人放出风声,说陆已承已经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这些人,不怀好意,想要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老爷子似乎也听到一些风声,动用关系,在打听陆已承的事(情qíng)。

时御霆觉得,他不得不出面了。

“今天,怎么想起来,看我这个老头子?”

“已承不在,来为已承尽尽孝心。”时御霆端起一旁的茶杯。

老爷子的神(情qíng)突然僵硬了,刚刚端起的茶杯,落在了茶盘上。

时御霆看着老爷子的表(情qíng),心猛然一沉,陆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的人物,他只是这么一说,就已经心存怀疑了。

“已承这个混小子,以前也经常联络不上,但是,也不能像这样,完全失失去消息。”老爷子还保持着震定。

纵然,他从时御霆那句话中,听到了一些话外之意。

时御霆点点头,“是啊!老爷子放心,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事。你放心吧,已承他,他没事!”

“真的?”老爷子的心,还是高高的悬着的。

“真的。”时御霆点点头。这个善意的谎言,他不知道,能够持续多久。

今天,离陆已承出事,已经整整半个月了。

“那就好,要是别人来说,我还不信,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老爷子松了一口气。

“所以,老爷子,别听那些传言,故意扰乱人心。”时御霆安慰道。

“我明白。”

顾一诺听到老爷子和这个陌生人的对话,心里有些发紧,她听了好一阵了,知道这个人是为了已承来的。

爷爷也在担心已承吗?是不是,已承真的出了什么事?

“爷爷。”她缓步走到客厅,来到老爷子(身shēn)旁。

时御霆抬头,看向顾一诺,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早就听说,陆已承有一个未婚妻,小陆已承整整十二岁。这位,应该就是了。

“一诺宝贝,来,爷爷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时御霆,已承的朋友。御霆啊,一诺宝贝就是已承的妻子。”

“嫂子,你好。”时御霆站起来,朝顾一诺打招呼。

“你好。”顾一诺点头回应道。

“老爷子,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时御霆起(身shēn),朝外走去。

“我送送你!”顾一诺立即跟了上去,走到门外时,立即拦在时御霆面前,“已承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进行一个突击演习。”

“他还好吗?”顾一诺的心,紧紧的揪起。

她总感觉,这个时御霆的出现,让她更加不安。

“很好。”时御霆点点头,发现他自己的声音是那么干涩。他既然决定瞒着老爷子,自然也不打算告诉顾一诺。

为了老爷子的(身shēn)子,他只能这么做!

时御霆抬起手,拍了拍顾一诺的肩膀,“照顾好老爷子,我先走了。”

顾一诺愣在门外,心里好慌!为什么,她感觉,时御霆那句话,有一点在交待后事的感觉?!

(身shēn)子一软,瘫坐在地上。慌乱的掏出手机,不断的拨着那个号码。

一遍,又一遍

“已承,你接我的电话啊!你快接啊!”

“已承,你就不怕,我家法侍候你吗?你这么都没有给我消息,也不接我电话,你就不怕,你回来了我不理你吗?”

“已承,我求求你,你接电话吧!”

顾一诺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对着电话,一声一声的哀求着。

泪眼控制不住的往下落,小脸上全是担忧。

孙嫂推开门出来,看到顾一诺坐在地上,连忙将她拉了起来,“一诺小姐,你还生着病,地上这么冰,快起来。”

顾一诺一下子扑倒在孙嫂的怀里,“孙嫂,已承他还是不接我的电话!我好担心,我担心他会出事。”

“别哭了,一诺小姐,大少是个军人,一时半会联系不上,是很正常的不是吗?曾经,有一次,老爷子半年没联系上人呢。”孙嫂搂着顾一诺,轻声安慰着。

“是吗?”顾一诺红着睛睛问道。

“是的!”老爷子的声音,在顾一诺背后响起。

顾一诺连忙擦干眼泪,低着头,还在控制不住的抽噎着。

老爷子走上来,拉着顾一诺,两人一起走进屋里。

“一诺宝贝,不哭,你知道,已承的(身shēn)份吧?”

“嗯。”顾一诺点点头。

“那你也应该知道,他(身shēn)上担负责任。”

“爷爷,我知道,哪怕他和我分开一年两年,都没有问题,只要让我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的消息,知道他平安无事。”顾一诺轻声解释。

“明白,爷爷都明白。这都快要过年了,已承答应过你,要回来我们一起回市过年的。”

“对,他答应过我的,他不会食言。”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这样才对,你相信他吗?”

“我相信,他不会骗我的。”顾一诺点点头。

“这才乖,不要哭了,去休息一会吧。”

顾一诺想到,下午的漫展,轻轻点了点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就像她的心。

躺在(床chuáng)上,定了个闹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题外话

求评价票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