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陆已承,牺牲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漫展位于帝都的一个国际会议中心的十二楼。

如今,动漫行业迅速发展,一些动漫延伸的小游戏,也像是雨后(春chūn)笋一般冒了出来。

许瑞早早的在国际中心的一楼等着顾一诺。

其实,这一次约顾一诺出来,只一个借口,他只是不想看到顾一诺,天天闷闷不乐的样子。

小刘将车子开到停车场。

“一诺小姐,你先去会展中心等我,我找个停车位。”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下了车朝不远处的会议中心走去。

看着眼前诺大的国际会议中心,顾一诺有些发晕,这里真的是太大了!

还好门口有一些穿着统一服装的自愿者引路,还有漫展馆的路标指示,她顺着这些朝前方走去。

来到一楼朝四周望去,没有发现许瑞的(身shēn)影。

她是按着许瑞给她的定位过来的,怎么没有看到人呢?难道是因为快要开始了,所以先进去了吗?

“你好,漫展馆怎么走?”顾一诺拦住一个自愿者,询问道。

“从这里进去,按指示标往前走,有一个专属的电梯,是特意为今天的漫展参观者准备的。”

“谢谢。”顾一诺道了谢,朝四周望去,依然没有发现许瑞的(身shēn)影,她拿起电话,给许瑞打了个电话。

“小诺,你到了吗?”

“我到了,就在会议中心的门口,人太多了。”

“你先等一下我。我马上过来找你。”许瑞放下电话,朝四周望去。

他在西门,顾一诺在北门,两个人在不同的方向,发定位的时候,他没有发现,自己发错了。

小刘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停车位,无奈的开着车子在停车场转圈圈,他给跟着的保镖打了个电话,过去两个人先跟着顾一诺,别有个什么闪失。

顾一诺按着路牌的指示,一直朝前方走去,没有注意在一个分叉口的时候,走反了方向。

越往前走,人就越少,四周静悄悄的。

前面,有一个电梯,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走近一看,什么指示都没有。

这么大的一个会议中心,竟然没有什么人,她怀疑,是不是走错路了!

自愿者也不知道都去哪里了,没办法找人问一问。

正在她准备按原路返回的时候,一群人拿着摄影设备,涌了过来。好像生怕挤不进电梯一样,争先恐后的守在电梯门前。

顾一诺被挡住了,没有办法从这些人之中,走出来。

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几个保安,开始给这些人派发证件。

“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没有证件,等一下怎么入场?”

入场?顾一诺有些疑惑,在那个保安的不耐烦的目光中,接下那个蓝色的入场证。好像听许瑞说,是有一个入场证的。

电梯开了,她直接被这些人挤了进去。

“麻烦,帮我按下十二楼,谢谢。”顾一诺被挤在中间,朝前面的人客气有礼的说道。

她也只能先上去了。

谁知,她一说十二楼,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的盯着她,好像有多不可思议似的。

“这个电梯直通四十三楼的专属会议室。”

“什么?”顾一诺心里一慌,真的是走错了。

电梯在四十三楼停了下来,整个电梯里人,全都涌了出去,只剩顾一诺一人,站在电梯里。

等所有人都下去之后,她立即按了一楼,可是按键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再按了一下,还是这样,电梯像是不听使唤一样,不下去!

一个保安走了过来,疑惑的看着顾一诺。

顾一诺立即询问道:“你好,这个电梯怎么下去?”

“会议马上开始了,这个电梯现在是封闭状态,你怎么还不进去采访?”

“什么采访?”

“你是哪个媒体的?”

“我我不是媒体的。”

“你出来一下,把(身shēn)份证拿出来!”保安的脸色,立即变了。

顾一诺无奈的走出来,被保安领到一个类似于前台的地方,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一听她是误打误撞走进来的,前台一脸不耐烦,好像给她们繁忙的工作,又添了多少麻烦似的!

一道(身shēn)影,缓步走来,(身shēn)后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男男女女。看到不远处的那一道(身shēn)影,停下脚步。

“麻烦你们了,能不能开一下电梯,让我下去?真不好意思,我是来参加漫展的,走错地方了。或者,你告诉我一下,安全出口在哪里也行!”顾一诺还在试图和前台交涉。

就算是走楼梯下去,她也没所谓了。

“不好意思,我们的会议一开始,是不接受任何人提前离席的。”前台冰冷的口气传来。

“我不是来采访的!你们也看到了,我根本就没有进过会议室!我只是走错了,我离开了,你们也少一些麻烦不是吗?”

“要不,请示一下吧?”一个前台小姐,朝另外两个提议道。

“好的,你稍候一下。”

“谢谢,谢谢。”顾一诺走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苏以溟转(身shēn),朝一个房间走了进去,朝(身shēn)后跟着的人,吩咐了一声。那人立即点头,退了出去。

顾一诺坐在椅子上,耐心的等着,她发现,进来了这里,手机竟然没有信号!这是什么鬼地方?

会议中心外

小刘终于找到一个停车位,停好车就朝会议中心走去。

漫展已经开始了,刚刚聚集的人,已经少了很多。

“小刘!”许瑞看到小刘的(身shēn)影,唤了一声。

小刘转过(身shēn),朝许瑞望去。

“一诺小姐呢?”

“小诺呢?”

两人竟然同时询问道。

小刘的心猛然一沉,立即打了个电话给保镖。

“什么?”他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刘先生,顾小姐不见了,我们正在四处寻找!”

这才十多分钟的时间,人就不见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小刘急得团团转。

“怎么回事?小诺在哪?”许瑞担忧的询问道,“我刚刚给小诺打了好多个电话,都是忙音,接不通。”

“这样,我们分头找,先找一找再说。”小刘冷静下来,朝许瑞说道,“我就在一楼,你去十二楼。”

“好!”许瑞立即朝电梯口跑去。

一个前台小姐朝顾一诺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温柔可亲的笑容,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顾一诺看着她突然亲切的样子,好不习惯。

“我可以走了吗?”

“不好意思,顾小姐,您还不能离开,这是我们的规定。请随我到贵宾室休息。等会议结束,您就可以离开了。”

“为什么还是不可以走?我都说了,我是走错了,被人硬挤到电梯里来的!”顾一诺脾气再好,都忍不住想要发火了。

这里没有信号,让她极不舒服,只想马上离开!

“顾小姐,请您到贵宾室休息。”

顾一诺知道,这个前台小姐有多么的难缠,简直是油盐不进!

只好拿起包包,朝前台指引的贵宾室走去。

推门而入,看到里面的装潢,她惊呆。

这个贵宾室的装修,也太豪华了!富丽堂皇不说,还有一个跑步机!一整面墙壁,竟然是个大大的鱼缸。里面游着的鱼儿,一看就是非常名贵的品种。

“顾小姐,请问您需要一些咖啡还是”

“不用了,谢谢。”顾一诺回绝了以后,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请问,你们这个会议,要到什么时候结束?”

“这个不好说,有可能一个半小时,也有可能要三四个小时。”

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运气真的是背透了。

突然,门又开了,顾一诺转(身shēn)一看,竟然不是刚刚前台小姐,是个(身shēn)形(挺tǐng)拔高大的男人。

她感觉,这个男人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苏以溟走到顾一诺对面,坐了下来。

突然多了一个人,顾一诺感觉浑(身shēn)不自在,诺大的贵宾室里,因为这个人,显得有几分压抑。

苏以溟看着面前的人,想着她刚刚在前台的时候,着急的解释着的样子。就像是一只,误打误撞跑到狼窝前的小白兔。

狼窝?小白兔?他觉得这样的形容,非常贴切。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苏以溟轻声问道。

“我本来是要去漫展的,但是走错地方,就来到这里了。”顾一诺解释了一下,不(禁jìn)朝他问道:“你不会也是走错了,然后不能随意离开了吧?”

苏以溟突然笑了一下,不否认,也没有确认,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态度。

他发现,她没有认出他。

真是个单纯的女孩,怪不得,陆已承这么用心的呵护着。

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离她来到这里,已经快半个小时了,手机的信号被屏蔽着,许瑞和小刘一定急死了吧?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联络他们。

“你的右手边,有一台坐机,拨个9,让前台帮你电话再转拨进来。”苏以溟提醒道。

顾一诺往右边一看,果然发现这里有一台电话,她拿起来,试着拨了个9,前台那边立即接通了电话。

“我是刚刚走错,在你们的贵宾室休息的人,我朋友还在等我,我的手机没有信号,麻烦你帮我转拨一个电话好吗?”

“好的,你把要拨通的电话告诉我,我接通后,会帮你转接到这台电话上。”

还好,前台小姐没有拒绝。顾一诺松了一口气,报了小刘的电话,这个时候,小刘应该和许瑞在一起了。

一分钟后,电话响起,顾一诺急切的接了起来。

“小刘。”

“一诺小姐?你现在在哪?”小刘的声音万分着急。

“我现在还在会议中心,我进来的时候走错路了,误打误撞的上了个电梯,在四十三楼,这里正在开一个会议,现在不能离开,要等他们的会议开完,才能走。”

“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

“这里是屏蔽信号的,我现在在他们的贵宾室休息,你们不用担心我。”

“嗯,好的,一诺小姐,你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我也不知道,等我出去就和你们联络。”

“好。”小刘点点头。

挂了电话,许瑞几人,都松了一口气。

“都是我,发错定位了,或者应该和她一起走。”许瑞自责的说道。

“都是巧合,许瑞,你也别太自责,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一诺小姐吧。”

“好。”许瑞点点头。

本来,今天还有业务要谈,但是现在,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贵宾室里,顾一诺联络上小刘他们之后,心里也好受多了。要不是对面的这个人,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谢谢你。”她由衷的道谢。

“不客气。”苏以溟淡笑一下,“我们,好像见过面。”

“啊?”顾一诺愣了一下,真的是见过吗?怪不得,她觉得有些眼熟呢。

“在一个餐厅里,我不小心撞了一下你。”

顾一诺想起来了,小刘还和她提过这个人,小刘那天,也和她说对这个人有些熟悉。

没错,就是他,她还感觉,他有军人的气质。

“不好意思,我没有认出来。你的记忆力,太好了。”

“主要是因为,你太漂亮,让人过目不忘。”

顾一诺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回应。

“我以为,你还是个学生,你结婚了吗?”苏以溟看到,她手上的那枚戒指。

“是的。”顾一诺点点头。

虽然,和这个人有一面之缘,这一次又见到他,还帮了她一次,她的心底深处,还是有几分戒备,他若是不说话,她不会主动出声。

“不知道,那个幸运的男士,能够拥有这么美丽的小姐。”

顾一诺只是尴尬的笑笑。

苏以溟看得出来,她对他的疏离,从(身shēn)上拿出一张卡片,递到顾一诺的面前,“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顾一诺接过,看了一眼这张名片,名牌是纯黑的,很有质感。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打。

苏以溟?他姓苏。

“能不能,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苏以溟朝顾一诺询问道。

“对不起我,我没有名片。”

“我可能理解成,这是拒绝交换联系方式的推辞吗?”

“不好意思。”顾一诺正巧被他戳中心事,觉得更加尴尬,脸微微红了起来。

“没关系,你记好我的电话,你一定会用到。”苏以溟站起(身shēn),朝外走去。

顾一诺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奇怪。

他不是也是走错路的吗?怎么突然就这么走了?

他凭什么这么笃定的说,她有一天会用得到他的电话号码?她将名片收好,并没有太在意这句话。

前台走了进来,对顾一诺说道:“顾小姐,您可以离开了。”

“真的吗?”顾一诺激动的站起来。

“请随我来。”

顾一诺立即跟了上去,发现这个前台小姐把她带到另外一个地方,这里也一个电梯,不是原来她上来的那个了。

只见前台小姐,拿了一张卡刷了一下,电梯门开了。

顾一诺走了进去,按了一层。

“顾小姐,慢走。”

顾一诺笑着点点头,这个前台小姐,前后对她的差距也太大了。

对了,刚刚那个人,他不走吗?电梯门已经关上,飞速下落!

算了,别人的事(情qíng),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还好没有让她在这里,等三四个小时。

她立即掏出手机,信号还是被屏蔽的状态,直到电梯门打开,她走出电梯,信号才恢复。立即给小刘打了个电话。

几分钟后,小刘和许瑞匆匆朝这边跑来,两个保安将他们拦了下来,顾一诺立即朝他们两个走了过去。

发现那个保安,并不拦她,而且直接将她放了出去。

只准出,不准进吗?

那她之前,究竟是怎么误打误撞走进来的?而且她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保安的(身shēn)影啊?

“一诺小姐,你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小刘不解的朝顾一诺问道。

“我也不知道,一个路口一拐就进来了。”顾一诺现在还是懵((逼bī)bī)的,她进去的时候,不是从这里进来的。

她现在都找不到,她是从哪进来的了。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许瑞一边说着,一边朝前方的出口走去。

“漫展结束了吗?”

“还没有,你还要去看吗?”

“既然都来了,当然要去。”顾一诺闹了这么一个大乌龙,要是再耽搁许瑞谈业务,心里更过意不去。

“那好,我们上去吧。”许瑞在前指路。

位于四十三楼会议室。

刚刚所谓的贵宾休息室,其实,正是苏以溟在这里的办公室。

此时,办公室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苏家二公子,惬意的靠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鸡尾酒。

“哥,刚刚我听说,你和一个女的,在这里待了一个半个多小时?”苏以铭的表(情qíng)闪着八卦的光芒。

“市的事(情qíng),你安排的怎么样了?”

“赵敬盯着呢,树倒猢狲散,陆老爷子年纪大了,陆已承死了,陆禀琛能有什么能耐?你要是再和杜芊芊一定婚,陆家就任我们揉捏!”

“把你调回来,不是让你花天酒地的!”苏以溟教训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正事绝不含糊,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嘛!”苏以铭将手中的杯子放下,起(身shēn)朝外走去。

“哥!我回军区了!”

苏以溟从办公桌前抬起头,朝顾一诺坐过的沙发望去,凝神许久。

五点钟,天渐渐暗下来。老爷子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孙嫂,忍不住提醒道,“给一诺宝贝炖的鸡汤,把上面的油弄出来,她最不喜欢油腻的东西了。”

“老爷子放心吧,一诺小姐的口味,我早就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最近这几天,一诺瘦的让我心疼啊。”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转(身shēn)朝客厅走去。

孙嫂停下手中动作,走了出来,看着老爷子,一副(欲yù)言又止的样子。

“你有什么话,只管说吧。”

“老爷子,我是担心大少,时先生上一次来”孙嫂没有再说下去,时先生说什么尽孝那句话,她也听到了。

“我不是相信御霆,我是相信我自己的孙子,我是相信已承不会有事的,不会的。”老爷子连声说道。

孙嫂点点头,“我做饭了,一诺小姐应该快回来了。”

老爷子刚打开电视,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来,就听到顾松博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老爷子,我是松博,你最近(身shēn)体怎么样?”

“很好,好着呢。”

“老爷子,您什么时候回市?”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爷子沉声询问。

顾松博有些为难,不知道怎么张口,但是现在,他的处境,真的是一言难尽!公司的客户接二连三的流失,资金链都要断了。

再这样下去,他要破产啊!

关键是,以前合作过的人,也都中止了合作关系,好像一点都不再顾忌陆家。他已经嗅到些不寻常的气息了。

其实,顾松博不说,老爷子也料到了,市的(情qíng)况。

从听到那些传言,时御霆来看他,他就预测到,市一定会有动((荡dàng)dàng)。

苏家,这是要翻天了!

“老爷子,我的公司出了一点问题,急需一笔资金,您看能不能先给我一笔钱,稳住现在的局势?”

“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再多的钱也无济于事,你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顾松博要疯了,这样的局势,还怎么让他稍安勿躁?老爷子这么说,他不敢反驳。

“老爷子,这样下去,我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下去。”

“我知道了。”老爷子点点头,挂了电话。

孙嫂听着电话,忧心忡忡,“老爷子,对付顾家,就是对付你和大少啊。”

“这才,刚刚开始呢!”老爷子站起来,朝外走去。

心里有点乱,电视也看不下去了。

三天后

顾氏集团,面临两个选择,破产或者被收购。

顾松博思前想后,选择了后者。

顾氏集团被收购之后,沈家以不可阻挡的迅猛之势,打入了市!

接着,一个爆炸(性xìng)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帝都的权贵圈。

苏家和杜家联姻了。

苏以溟和杜芊芊举行了隆重的定婚仪式。

前去参加定婚演的杜明兰,好像被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她强忍着心里愤怒,没有去质问杜家的人,为什么会和苏家定婚!要知道,陆家一向和苏家,是针尖对麦芒!

她正在气头上,没有多想,一旁的陆禀琛有些不安。

最近,动((荡dàng)dàng)太大了!

杜芊芊挽着苏以溟的手,游走在宾客之间,眉梢上都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她万万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能嫁给苏以溟这样有(身shēn)份有地位,而且各方面都优秀的无可挑剔的男人。

来到杜明兰面前的时候,脸上笑容简直隐藏不住。

以前,她羡慕陆家,有陆老爷子和陆已承这个表哥撑着,陆家不管是在财力还是势力上,都比杜家强。

所以,她老(爱ài)往陆家跑!

陆已承当面羞辱她,不让她再踏进陆家半步,那种屈辱总算是可以洗涮了!

她现在才懒得看陆家一眼!如今的(身shēn)份地位,可比她羡慕的姑姑要好太多了!

“以溟,这是我姑姑,从我姑姑就最疼我了。”杜芊芊搂紧了苏以溟的胳膊,介绍道。

生怕别人不知道,苏以溟是她的未婚夫。

“陆先生,陆夫人,你们好。”苏以溟举起手中的酒杯。

杜明兰强忍着怒意,站起来,保持着她一贯的优雅,端起酒杯,朝面前的两人敬道:“祝你们,百年好合,举案齐眉。”

“有好久,都没有看到陆大少了”

“是啊,军区事务繁忙,所以没能来参加,还请你们不要见怪。”

“当然不会。我怎么可能和一个”苏以溟突然收住,不再出声。笑着点点头,转(身shēn)朝另一桌走去。

陆禀琛朝一旁还在生闷气的杜明兰望去,“我们先回去吧。”

“我不走!我要是走了,别人还以为,我这个做姑姑的见不得侄女嫁得好呢?指不定在后面,怎么议论我!”

陆禀琛要气死了,还看不出来吗?他们的儿子,可能出事了!

市的(情qíng)况,他一直都有关注,紧接着,就是苏家和杜家定婚,苏家的亲家沈家,迅速崛起

他越想越觉得害怕!

陆禀琛也懒得和杜明兰解释,她(爱ài)走不走!转(身shēn)离去。

杜明兰看着陆禀琛离去的背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坐在那里。

学校的公告栏里,贴出了放寒假的告示,顾一诺站在那张告示前,愣了很久。

一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还有十多天时间,就过年了。

陆已承,会回按时回来吗?

他说过的!他一定不会骗她。

对于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qíng),她一无所知,包括顾氏集团被收购。

她就这么傻傻的等着,等着陆已承回来。

白聿远远的看着她的(身shēn)影,眉宇一寸寸收紧。

他给她,足够的距离和时间,不让她感觉到不自在,但是,她还是刻意的躲着他。

她以前说过,喜欢和他在一起。

对他,只是喜欢,对陆已承,才是(爱ài)吗?

陆已承的事(情qíng),隐瞒的够久了,也是时候,让她知道真相了。

白聿拿起手机,拨通电话:“把那份录影,交给苏以溟。”

这几天,学校里的学生都在等着放假,有的计划回家,有的计划旅行,感觉她们有好多好多的计划,把行程排得满满的。

顾一诺的心里,空空的。

拿起手机,看着那一窜号码。

她所能做的,就是等。

放学了,顾一诺收拾好书包,朝外走去。

回到家,顾一诺发现,院子里还有一辆车子,她下车朝屋内走去,就听到陆禀琛的声音。

“爸!你告诉我,已承他现在在哪?是不是安全的?你就不能,动用你的关系打听一下,哪怕让我们知道,他还活着吧!”

顾一诺愣在原地,不敢信,她听到的一切。

“已承很好!你是不是他父亲?!怎么这样咒他!”

“爸!正是因为,我是他的父亲,我才这么担心他!爸,我求求你,你找找已承吧!最起码,让我们知道,他平安无事!”

“你宁愿相信别人的话?也不愿意相信我的?”老爷子怒声质问。

陆禀琛不敢反驳,看到门前站着的顾一诺,转过(身shēn)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顾一诺走上前,扶着老爷子坐下,“爷爷,你别生气,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老爷子还在气头上,指着陆禀琛:“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qíng),守好陆家,守住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打下的家业!其他的事(情qíng),不需要你((操cāo)cāo)心!”

“爸!你不能这么霸道,我是已承的亲生父亲,那是我的孩子!我什么也没有权力管,没有权力教养他,没有权力让他不去军区,出没有权力过问他终(身shēn)大事!全都是你一手包揽!现在,他有危险,我也没有权力过问吗?”

杜明兰刚走到外面,就听到这父子两的对话。

她前思后想,觉得不对劲,也匆匆的从订婚宴会上赶回来,回到家就听说,陆禀琛来了这里。

刚到这里,就听到这些,只觉得血气上涌,脑子一嗡。

“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已承怎么了?!”杜明兰对着老爷子,就是一通质问。

“已承他没事!他快回来了。”顾一诺朝面前咄咄((逼bī)bī)人的杜明兰说道。

他们有没有考虑过爷爷的感受!爷爷才从出院多久?

“你走开!我们的事(情qíng),还轮不到你插手!”杜明兰将顾一诺推开,一听到陆已承有危险,她快要失去理智了。

“明兰!你冷静一点!我只是让爸通过军区的关系,看已承究竟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危险!”陆禀琛拉过杜明兰,解释他的来意。

“那就打电话,联系啊!”杜明兰大声说道,“这很难吗?哪怕不能确切的知道已承在什么地方,知道他是安全的,我也能放心了!”

老爷子闭上双眼,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已承他没事,你们回去吧。”

“真的?”陆禀琛还是有几分质疑。

老爷子猛得站起来,“你还想让我给你,在此立个毒誓吗?”

“爷爷!”顾一诺失声喊道,扶着老爷子气得发抖的(身shēn)子。陆禀琛也吓到了,怕老爷子再有个闪失,不敢再((逼bī)bī)问。

院子里,缓缓驶来一辆汽车,从车子上下来两个人,走到门前敲门。

孙嫂立即去开门。

“陆老爷子,你好,我是小王。”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朝陆老爷子打招呼。

陆老爷子转(身shēn),朝来人望去,“王协?”

“是我,是我,老爷子还记得我呢。”

“孙嫂,去泡茶。”

“不,不了,老爷子,我这一次来呢,主要是有件事(情qíng),想请您去军区一趟。”

“什么事?”

“有关于,陆大少的事(情qíng)。”

顾一诺的小脸,血色全无,愣愣的看着来人,她在心里安慰自己,陆已承一定没事的,一定没事!她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她知道,陆已承会好好的!

“已承怎么了?”老爷子沉声问道。

“您先随我去吧,去了就知道了。”

“我也要去!”杜明兰立即说道,有关于已承的事(情qíng),她这个做母亲的,有权力知道!

“只要是家属,都一起去吧。”

顾一诺握着老爷子的手,还没有出声,老爷子就反握着她的手,拉着她朝外走去,“陪爷爷一起去。”

“嗯。”顾一诺点点头,紧跟着老爷子。

杜明兰看着顾一诺的(身shēn)影,心里发堵,也不敢发作。还没有结婚,算什么家属!

三辆车子,开出别墅区,由王协车带路,朝前方驶去。

顾一诺紧紧的握着老爷子的手,她现在,反而更加担心老爷子的(情qíng)况,爷爷的(身shēn)子,可受不得任何刺激了!

“爷爷,你知道,你在我和已承的心里,有多重要吗?”

“傻孩子,你想说什么爷爷都知道,天塌来,有爷爷给你顶着呢!已承走时,把你托付给爷爷,爷爷就得替他照顾好你!”

“所以,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qíng),爷爷都会好好的,对不对?”

老爷子朝顾一诺的手背上拍了拍,他没想到,这孩子在这种时候,竟然这么坚强,坚强的让人心疼。

如果,真的有什么

他更不能有事!

“爷爷,我们要相信已承,这是你告诉我的。”顾一诺又说了一句。

“是的!相信已承!”

车子缓缓停在一处办公楼,顾一诺发现,这里戒备森严。

“老爷子,请。”王协下了车,亲自己给老爷子打开车门,迎老爷子下车。

一行人,朝前方的走去,王协和另外一个人,相视一眼,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笑容。

原本,他们就只是想让老爷子过来,没想到,这一下,陆家的人,来齐了。

时御霆开着车子,朝前方急驶!

他刚刚接到消息,陆家的人,被王协带走了!

“时御霆!你一定给我保下老爷子!要是老爷子出了任何差池,我绝不放过你!”靳司南在电话那边,狂吼着。

时御霆面色不改,专注的看着前方,车速很快,只见周围的景色,成了一道道虚影,迅速倒退!

“我得到消息,他们从r国那里,得到了一份录影,就是你们那天,在交界处交火的时候的影像!”时御霆终于回了一句。

靳司南的心,猛得缩紧了,那一幕,他至今记忆犹新!

“妈的!”他忍不住怒骂一声。

苏以溟!你真卑鄙!如果老爷子看到那一幕,怎么撑得下去!这分明,就冲着老爷子去的!

要的,就是老爷子的命!

“我要回去!”

“靳司南,你冷静一下,你想把第四军区都搭进去吗?”时御霆吼了一句。“放心吧,交给我!我知道王协把他们带到哪去了,我还有五分钟的时间赶到。”

顾一诺跟着老爷子,走进一个房间,这里准备了几把椅子,在其中一个椅子上,还摆着一杯水,一瓶药。

这样的(情qíng)况,看起来,有那么几分刻意,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看到老爷子的(身shēn)影,屋里原本坐着的几人立即起(身shēn),朝老爷子迎了过去。

“陆老爷子,请坐。”

老爷子坐了下来,虽然年纪大了,但是那双目光,却比眼前的几人,还要清澈,看得面前的几人,神色有些不自然。

“老爷子,两个月前,陆已承受命,执行一个任务,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牺牲了!请您节哀。”

“你说什么?!”杜明白指着面前说话的人,大声质问道。

“陆夫人,请您节哀!陆已承,光荣的牺牲了!”那人说完,朝杜明兰深深的鞠躬。

“不!不可能!我的儿子才不会死!不会的!”杜明兰不断的摇头,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直接昏了过去。

“明兰!明兰!”陆禀琛接住杜明兰的(身shēn)子。

“快,快送陆夫人去医院!”

杜明兰被抬走,屋子里的人齐齐的盯着陆老爷子。

“生见人,死见尸,你们随口这么一说,让我怎么相信?”老爷子反问道。

那人朝(身shēn)后的人示意了一上,前面的大屏幕突然亮了!

题外话

今天是个甜蜜的节(日rì),一不小心,坏人当道了,相信二暖,二暖绝对不是故意的。

520倾(情qíng)小剧场

暖受:不要嘛,人家坏疼

仙攻们:不疼的,乖,过来一点。

暖受:今的吗,不许骗人家

仙攻们:评价票,月票,即使是砸疼了,你也要,是不是?嗯?

暖受:要人家要嘛

看在二暖如此有勇气,挥刀自断一(身shēn)攻气的份上,就问,你们(爱ài)不(爱ài)我,宠不宠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