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他的尊严,由我来捍卫!/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屏幕上,不但出现了画面,传来一阵惊心动魄的枪声!

接着,是陆已承的(身shēn)影,出现在画面中!

顾一诺心一紧,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上前,挡住老爷子,“爷爷,我们走!已承会回来的!”

大屏幕的影像还在播放,只见陆已承的(身shēn)子突然朝后倒去,像是中弹了!

老爷子的呼吸有些急促,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的退去!

纵然他在来的路上,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亲眼看到这些,他还是无法接受!

那一枪,可是直直的打在已承心脏的位置啊!

顾一诺突然转(身shēn),拎起一旁的椅子,朝正在放映的人砸了过去!

“爷爷,不要看!这些是假的,都是假的!”她像是疯了一样,朝那几人个人冲了过去。

“来人!把她给按住!”

顿时有两人冲上来,朝顾一诺扑了过去。

顾一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挣脱一人的控制,朝那台投影机冲了过去,拉着一旁的电源线用力一拽!

大屏幕暗了!

就在爆炸前几秒!

一个人还要去抢顾一诺手中电源线,顾一诺用尽全部的力气,将电源线直接从机器上扯断!

“把这个疯女人给我带下去!”

“给我放手,我看谁敢碰她!”老爷子怒吼一声。

场面,已经失去控制。

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朝顾一诺袭去,她下意识的躲开,突然感觉肩膀一痛,(身shēn)子控制不住的朝前方冲去,一头撞到一旁的桌子上!

一瞬间鲜血从她的额头,冒了出来!

她顿时感觉一阵眩晕,(身shēn)子缓缓倒了下去!

陆禀琛这才反应过来,上前挡在顾一诺面前。“都给我住手!”

陆禀琛一介商人,哪里能震慑住这些人!一人直接将他推开,拉起顾一诺。

“放开她!”陆老爷子怒吼一声,朝顾一诺的方向走去。

那人拉着顾一诺,不敢与老爷子直视。老爷子强大气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从内心深处涌上一抹恐惧。

为首的那人,抬了一手,控制住顾一诺的人,立即将她松开。

“老爷子,我们只是想让你知道真实的(情qíng)况!作为陆已承的家属,你们也有这个权力。”

老爷子冷眼注视着面前的人,强忍着心底翻涌的怒气!

看着一旁的顾一诺,心疼的无以复加。

他一定要坚持住!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陆家真的完了!

他欠一诺的,就太多太多了!

“至于刚刚老爷子说的,生见人,死见尸,陆已承的骨灰可能要找靳家,靳司南亲手火化的!”

“爷爷!你不要听他的!已承没有死!他还活着!你一定要相信我!”顾一诺使出全(身shēn)的力气,朝老爷子喊道。

那人轻笑一下,朝顾一诺望去,好像在笑顾一诺,有多么的不自理力,有多么的可笑!

他手下的人,也没有闲着,投影机被损坏了,还有电脑。

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让陆家老爷子,亲眼看到,陆已承被炸的碎尸万段场面!

一人将手提电脑拿了过来,刚刚的影像,又在重复播放。

突然,一把黑洞洞的枪口,直向拿着电脑的那人。

“关掉!”时御霆冷冷的说出两个字。

那个人,一动不动,仿佛不把时御霆放在眼里。

时御霆一枪打在电脑上,一瞬间,电脑火花四渐!那人没有来得及把电脑扔掉,手被严重烧伤。

时御霆环视了一四周,顾一诺受了那么重的伤,老爷子脸色苍白!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这是要把陆家人,赶尽杀绝吗?!

他抬起脚,朝面前被伤烧的那个人踢了过去。

没有人知道,看起来,斯文儒雅的时御霆,发起火来竟然是那么恐怖。一脚下去,骨裂的声音响起。

那人倒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呕着鲜血!

“御霆!够了。”老爷子喝了一声,他还关心一诺的伤势。

他们不知道,屋子里发生的一切,都被墙角的摄像头拍了下来。苏以溟看着眼前的屏幕。目光定格在被人扶着的顾一诺(身shēn)上。

又有一人,推门而入,朝老爷子走了过去。

“陆老爷子,你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念在你们失去陆大少,(情qíng)绪失控的份上,我就不再计较了,这份影像资料,你可以带回去,慢慢看。”

顾一诺眼前的影象,一片模糊,粘稠的鲜血还在不断的往外流,她挣脱控制她的那个人,一把将这个盘夺了过来。

“爷爷,不要相信这些,他们是故意要刺激你的。”顾一诺生怕爷爷会受刺激,有什么意外。

“一诺!”老爷子立即扶住顾一诺,心疼的看着她额头上的伤。

“爷爷,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顾一诺紧紧的握着手中盘,“你一定要相信,已承还活着!”

“爷爷相信。”老爷子郑重的点点头,“我们走!”

时御霆扶着顾一诺,陆禀琛扶着老爷子,几人朝外走去。

先把顾一诺送到医院,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伤口,没有大碍,但是老爷子的(情qíng)况,就没那么乐观。

知道顾一诺的伤,没有大碍之后,老爷子就觉得呼吸急促,立马被送进了医院,挂上氧气接受治疗。

病房里,老爷子的心跳一直不稳定,时快时慢,这对刚刚做完手术没多久,年纪还这么大的老爷子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很有可能,会随时丧命!

顾一诺包扎完头上的伤口,就守在老爷子(床chuáng)边,紧紧的握着老爷子的手。

老爷子已经沉没的睡了过去,就连睡着了,眉宇都是紧紧的拧着。

她知道,让爷爷不要相信那些人,是不可能的,老爷子的心里,一定非常的伤心,悲痛。

她好怕!怕爷爷撑不下去。

“爷爷,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已承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好不好?你可千万不能有事,爷爷”

顾一诺拉着老爷子的手,轻声的哀求着。

时御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向顾一诺,忍不住说道:“嫂子,你也休息一会吧,老爷子有我守着,不会有事的。”

“不,不用了。”顾一诺哪里敢放松,她更不能离开爷爷一步。

“那个盘”时御霆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情qíng),但是这个盘,在陆家就像是个定时炸弹!

“我不会看的!已承没有死!”

时御霆有些头痛,这已经是个不可改变的事实了。

如果,经过这一次,老爷子能够平安的渡过去,悲伤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化。目前,老爷子还有生命危险,顾一诺又执着的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没想到她看起来,像是一朵温室的花朵一样,在关键的时候,像是一棵大树一样,维护着陆家。

特别是之前,她不顾一切,毁掉投影机。这(性xìng)格,爆发起来,还真的与陆已承,很相似。

“嫂子,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我相信,已承他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已承他会回来的!我不管,你们看到什么。我始终都相信,他会回来!”顾一诺坚定的说道。

这样的眼神,让时御霆无话可说。

他已经决定,将靳司南调回来,现在他要联系一切助力,来抵抗苏家!靳司南一旦回来,带回来的还有陆已承的骨灰。

这将对风雨飘摇的陆家,又是致命的一击!

突然,电话响了,时御霆起(身shēn)去接电话。

“什么?谁下的命令!为什么没有通过我们?”

第四军区的集训,提前结束,原本的第四军区,现在要重新进行编制,也就是说,第四军区即将面临着,被瓦解的命运!

动作,可真够快的!

先是第四军区,接着,就可能是一步一步的蚕食掉陆已承所有的势力!

时御霆握着电话,久久没有回应。

难道,时局再也掌控不住了吗?

“嫂子,我还有事,先走了,等我忙完再过来看你们。”

“谢谢你今天,及时出现,你去忙吧,爷爷有我照顾。”顾一诺轻轻点点头。

老爷子这一觉,睡了十几个小时,顾一诺寸步不离的守着。

感觉到,一只微凉的小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老爷子缓缓睁开双眼,看到趴在(床chuáng)边,睡着了的顾一诺,眼中闪烁着泪光。

他刚刚梦见已承了,梦见已承小的时候

那么懂事,那么优秀,从来不让人,多((操cāo)cāo)心。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的时间,已承就已经长大了,还在襁褓之中的他,仿佛还是昨天的事

老爷子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他立即止住脑中的这些念头。

他不能被打倒!绝对不能!

他感觉,(身shēn)上一阵麻木,像是力气被抽干了一样,但是还是使出全部的力气,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

顾一诺猛然惊醒,抬起头看向老爷子,露出一丝温婉的笑容:“爷爷,你醒啦!”

她的脸上,全是欣喜的笑容,一下子扑倒在老爷子的怀里,“爷爷,你醒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老爷子想安慰一下他的一诺宝贝,但是一张开嘴,觉得口干舌燥,喉咙哑的发不出声音来。

顾一诺发现老爷子的异样,轻声询问,“爷爷,你要不要喝点水?我去给你倒。”

老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顾一诺端起水杯,送到老爷子的唇边,“爷爷,你慢一点。”喝了一杯水,老父子感觉,心里舒服多了,不再有那种烧心灼肺的感觉。嗓子也能发出声音了。

他最关心的,就是一诺宝贝的伤,“你怎么样?头上的伤还疼吗?”

“不疼了。”顾一诺摇摇头,“爷爷,你只要好好的,我就放心了,你这么在年纪,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是不是?”

老爷子笑着点点头,他的一诺宝贝,真的太让人心疼了。他拍了拍她的手背,一字一句道:“爷爷没事,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我相信爷爷!”顾一诺郑重的点点头。

孙嫂端着刚刚熬好的汤,走了过来,轻声对顾一诺说道:“一诺小姐,我帮你装了一碗汤,你也喝一点吧,我来喂老爷子。”

顾一诺将老爷子扶起来,一直起(身shēn)子,突然感觉一阵眩晕。

头上的伤口流了那么多血,(身shēn)子本来就很虚弱,再加上守了老爷子这么久,她感觉,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她必须支撑下去,绝不能倒下!

端起孙嫂装的汤刚刚喝了两口汤,医生和护士过来查探老爷子的(情qíng)况。

“老爷子,(挺tǐng)过来了!”医生握着老爷子的手,其它的什么话,也没有说。

现在,陆家长孙陆已承光荣牺牲的事(情qíng),就已经见报了!本来,这种事(情qíng),是不会在公众面前,大肆报道的。

看来,是有心人故意为之。

如今,各大媒体,也在上扑天盖地的报道。

好像,陆家有无尽的荣耀!只有他这个老朋友懂,现在的陆家,究竟是怎么样的(情qíng)况。

“是啊,(挺tǐng)过来了,放心,没事的!”老爷子故作轻松的回应道。

“你的(情qíng)况,现在还算稳定,就在医院里好好的住着。”

“好,听你的。”老爷子点点头。

听到爷爷的(情qíng)况基本稳定,顾一诺也松了一口气,将汤喝完,靠在一旁的沙发上。

“一诺小姐,让小刘送你回去休息,好好的睡上一觉再过来,老爷子这里,有我照顾着呢,不会有事的。”孙嫂心疼的说道。

“是啊,一诺宝贝,你回去吧,爷爷没事。”

顾一诺看着这一(身shēn)带血的衣衫,还没有来得及换,也是要回去收拾一下。她只有先照顾好自己,不让自己有事,才能好好的照顾爷爷。

“好,我回去休息一下就来。”顾一诺起(身shēn),朝外走去。

她不知道,医院外面,还有什么样的场面,在等着她!

医院外,围着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工作者。都争先恐后,以谁最先采访到陆家的人为荣。

他们接到消息,陆家老爷子因为(身shēn)体原因,正在住院治疗。干脆就就守在这里,总会看到与陆家有关的人。

陆大少还有一个小十二岁的未婚妻,目前正在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上大一。也有不少人,前往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但是扑了个空,顾一诺没有在学校,不知去向。

“来了!快看,那个是不是顾一诺。”

随着一人的喊声响起,一瞬间所有人都围了上去,顾一诺正准上车,突然被一群人围了上来,吓了一跳!

接着,照像设备,摄像设备,对着她一通猛拍。

“你们是谁?快让开!”小刘大声喊道。

但这些人,哪里会听他的,一瞬间,争先恐后的询问,将小刘的声音淹没。

“请问顾一诺小姐,你能接受我的采访吗?”

“目前,老爷子的病(情qíng)怎么样?有没有受到陆先生牺牲这件事(情qíng)的刺激?”

“据说,陆老爷子有很严重的心脏疾病,他的病(情qíng)严重吗?有没有生命危险?”

“顾一诺小姐,听说有关于陆已承牺牲时的影像资料,你能就此事,和我们详细的说一说吗?”

问题狂轰滥炸,将顾一诺团团包围。

顾一诺气得发抖,小刘紧紧的将顾一诺护在(身shēn)后,后面车了上的保镖全都下来,挡在顾一诺(身shēn)旁。

但是这些人太多了,让他们无法前进一步。

哪怕,车子就在面前,也没有办法开走。

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推开小刘,直视面前的这些媒体。

“我的丈夫是个军人,不是娱乐圈的明星!他不但有(身shēn)份,更有尊严!”

顾一诺清冷的声音在吵杂的环境中响起,四周突然寂静下来。

“从现在起,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我丈夫的尊严!如果,你们随意报道,只要我看到一篇你们杜撰出来的稿件,以任何方式暴露在公众面前,咱们,法院见!”

本来,这些媒体就是受人怂恿着前来的。

幕后主使人的用意,就是冲着陆老爷子的命去的,不想让这件事(情qíng)就这么平息。

利用媒体狂轰滥炸,随时随地的刺激老爷子,让老爷子无时无刻都忘不了陆已承已经死了这个事实。

直到老爷子撑不住,丢了命,才算达到目的!

但是,突然杀出个顾一诺。在给陆老爷子看到录像的时候,阻拦了下来,现在媒体面前,又说出这样的话!

小小年纪,丝毫不畏惧,反而轻易的控制住混乱的局面。

她的话,提醒了各位一时脑(热rè)的媒体。

陆已承是什么(身shēn)份?!太敏感。

这些媒体也得掂量掂量。

别为了博一点知名度、关注度,万一搭进去,就不划算了。

白聿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发现顾一诺的头上还缠着绷带,应该是受伤了,他的心,控制不住一紧。

打开车门,朝前方走了过去。

此时,苏以溟也在屏幕前,看着医院门前发生的一切。

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qíng),看不出是喜还是怒。

杜芊芊悄悄的出现在他的(身shēn)后,他都没有发觉。

电脑屏幕上,是顾一诺的(身shēn)影,杜芊芊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这个女人,手段不简单,和我表哥有婚约,还与别的男人纠缠不清,骨子里就是一个((贱jiàn)jiàn)!”

苏以溟的手突然握紧,将电脑的电源切断。

“以溟,我们今天去看看婚纱吧?我想让你帮我挑婚纱。”杜芊芊从背后,勾住苏以溟的脖子,想要主动与他亲(热rè)。

“芊芊,我很忙,下午还要回军区,你自己去吧。”

“以溟,你下午就要走啊?”杜芊芊一脸不满,突然转过椅子,直接坐在苏以溟的(身shēn)上。拉开他的拉锁,手伸了进去。

“以溟”

苏以溟眉宇微紧,眼中闪过一丝嫌恶,直接按住她的手,不让她再继续下去。

“以溟?你怎么了?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这里是办公室。”

“可是,不会有人进来啊。”杜芊芊不甘心。她们都定婚了,她早已经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

可是,他对她,始终就是那种态度,不冷不(热rè)。

所以,她宁愿放弃矜持,主动求欢。

苏以溟推开她的(身shēn)子,将衣服整理好,“我不喜欢在忙公事的时候,做这种事(情qíng)。”

杜芊芊笑的很牵强,她不敢惹怒苏以溟,只好陪笑,“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下一次,再也不会打扰你了,中午,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你自己去吧,我中午还有事。”苏以溟接通电话,吩咐道:“带杜小姐去吃饭,购物。”

挂了电话,苏以溟拿出一张卡,扔在杜芊芊面前。

杜芊芊拿起那张卡,心里很不是滋味,看苏以溟已经埋头开始办公,只能先行离去。

门关上的瞬间,苏以溟再次打开电脑,屏幕上已经没有顾一诺的(身shēn)影。

电话响了,他靠在椅背上,接通电话。

“苏少,媒体都退了,被顾一诺这么一说,可能没有人再敢报道,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把陆已承牺牲时的视频,传到上去?”

“不用了。”苏以溟冷声说道。

“是。”

“顾一诺的伤势怎么样?”苏以溟突然询问道。

那人明显没有预料到,**ss会这么问,“对不起,苏少,我也不知道,我马上去查。”

“不用了。”苏以溟有些不耐烦,直接挂断电话。

他怎么会控制不住自己,老是去关注有关于顾一诺的事(情qíng)?陆已承死了,陆家倒了,他已经达到目的了!

这个女人,现在对他,毫无用处!

“陆已承,你就这么轻易的就死了吗?”苏以溟突然自言自语。

连他自己,都有点不太相信。

这么轻易的就搬倒了陆已承。

陆已承死的太简单了,他还准备了很多对付陆已承的计划,一个也没有用上,陆已承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死了?

一瞬间,心里竟然有些失落。

顾一诺回到家里,已经是筋疲力尽,本来打算回来先洗个澡的,一倒在(床chuáng)上,就再出没有力气起来。

“陆已承,你在哪?我不相信,你就这么死了,我不信!”

从(身shēn)上,掏出那个盘,紧紧的握住。

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陆已承在枪林弹雨中的(身shēn)影。

虽然这份影象已经是之前发生的事(情qíng)了。她的心还是紧紧的揪着,快要喘不过气来。

前世的时候,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她努力的回想着。

多么希望,这一世的轨迹也与前世,一模一样。

前世,大放完寒假,她就回去市,一整寒假,也就没有见过陆已承。

只是听说,没有回市,在帝都过年。

顾一诺猛然从(床chuáng)上坐起来。

前世的时候,他没有回市过年!

他不可能,把老爷子一人丢在市的!

难道,前世的时候,他也在这段时间发生了意外吗?可是,她什么也不知道,完全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她的脑中,一片混乱,头都要炸了,一阵刺痛。

重生一世,今生与前世,有太多的相同,太多的不同,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命运的改变,已经影响了所有的轨迹。

她甚至控制不住的想,他这一次遇到这样的劫难,是不是因为她重生的原因。

越想,心就越痛!

握着手里的盘,她始终没有勇气,将后面的画面看完。她更没有勇气,打电话向靳司南证实。

“陆已承,我求求你,如果你能平安回来,我愿意用我命去换!哪怕,再让我承受前世所受过的一切,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顾一诺缓缓倒在(床chuáng)上,手里紧紧的握着那个盘,泪水无声的从脸颊滑落。

她将自己卷缩成一团,躲在(床chuáng)角一个角落。

没有人,能看到她的无助和脆弱,她就像一个,受了重伤的幼兽,在无人的角落时,独自的承受如同凌迟一般的煎熬。

许瑞听到有关于陆已承的事(情qíng),第一时间给顾一诺打了个电话,发现她的电话关机了,怎么也联络不上。

他担心顾一诺承受不住这样打击,但是又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最后实在忍不住,给小刘打了个电话。

得知顾一诺在休息,他也松了一口气。

他宁愿,这件事(情qíng)是假的,不要让小诺承受这种痛苦!他看得出来,小诺对陆已承的(爱ài),早已经是那么那么深。

他只希望,小诺和陆已承在一起,能够幸福快乐,哪怕这一生,他对她,都只能是无法得到的奢望。

陆已承,你不能死!

午后的阳光,依然是那么灿烂温暖。

被阳光照耀的位子,是顾一诺最喜欢坐的。

认真听讲的时候,她就专注的盯着讲台,没有听讲的时候,她就会望向窗外。

阳光,洒在窗台上,也洒了她一(身shēn),璀璨琉璃一般,让她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白聿盯着那个空空位子,已经失神好久

突然,那个位置上,出现一道(身shēn)影,专注的看着他,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每当,她听他讲课的时候,他都有一种,她是在看他的错觉。

“老师!暖色系的运用,究竟有哪些技巧啊?”一个学生,突然发问。

白聿的思绪被打断,那道(身shēn)影,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只有一个空空的坐位。

“下课吧。”他突然从讲台上走下来,离开教室。

学生们一头雾水,不知道今天的白聿老师,究竟是怎么了?

一节课都走神那么多次。而且眼神,总是盯着一个位置。

白聿走教室,拿起手机,拨通顾一诺的电话。

关机了

一想着她现在所承受的痛苦,他的心,也在隐隐作痛。

那天,他才下了车,朝她走去,她就已经坐上车子离去了。

看着她如此维护陆已承的样子,为了陆已承那么伤心,却隐忍坚强的样子,他真的好心疼。

“诺儿,我相信,你会(挺tǐng)过去的,过了这一段时间,一定会慢慢的忘了陆已承。等着你的,还有更美好的未来!”

“我可以带着你去全世界流浪,我可以陪你,做任何你喜欢的事(情qíng)。”

树(欲yù)静,而风不止。

陆已承的事(情qíng)压下去之后,竟然又将矛头指向顾一诺。

先后在上,爆出她在市的成绩单,在临近高考的几个月,成绩浮动很大!

对于她能以那么好的成绩,考上伊丽莎白美术学院,感觉非常吃惊,甚至是保持质疑的态度。

后又有爆料,她与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特聘教师、知名画家白聿,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就连之前被压下去的,什么高中生约炮堕胎一事,又喧嚣起来。

还有几篇报道,将顾一诺被映(射shè)成,是个绿茶婊。靠着一副好样貌,在三个男人之间周旋。

不但放出她和陆已承的照片,还有和许瑞在一起的,和白聿在一起的。一张张,都拍的十分暧昧。

甚至有一个报道,直接打出:女大学生,驭男有术!

一瞬间,登上娱乐版各大媒体的版面,(热rè)搜也全是和顾一诺有关的关键词。

“莜珂,你看。”杜芊芊随便打开一个页,满意的看着这些报道。

叶莜珂冷冷一笑,“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

“这个((贱jiàn)jiàn)人!以前仗着陆已承,现在陆已承死了,我看她还有什么本事!”

“芊芊,你是怎么知道那么多有关于顾一诺的黑料的?”叶莜珂感觉好奇怪,而且还是顾一诺在市上高中的时候的事(情qíng)。

“有人给我的!((贱jiàn)jiàn)货得罪的人多了去了呗!”杜芊芊喝了一口咖啡,得意的笑了笑。

“你这么做,不怕陆家的人知道啊?”

“知道又怎么样?我现在可是以溟的未婚妻,我将来,要嫁到苏家的,说不定,以后就是老死不相往来!我偷偷告诉你,其实,我也是在帮以溟,有些事(情qíng),他不好做,就让我来!”

叶莜珂笑着点点头,“明白,明白!其实,我们还可以再做点什么,也好解那天被陆已承侮辱的恨!”

“你急什么,现在的陆家,还是以前的陆家吗?顾一诺还不是我们手中蚂蚁,想捏死就捏死!”

“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你想怎么样?”杜芊芊突然双眼发亮。

叶莜珂露出一丝冷笑,怎么样?

她是绝对会让顾一诺,生不如死,好好的回馈因为顾一诺,所受的羞辱!

顾一诺好好的休息了一晚,打起精神来,准备去医院看老爷子。

“一诺小姐,你继续在家休息吧,孙嫂说,老爷子已经没事了,她能应付的过来。”

“我在家里也没事,还是去医院守着爷爷吧。”顾一诺走到门前,去换鞋子。

“一诺小姐,咱们还是在家休息吧,你这样不顾惜自己的(身shēn)体,老爷子也会心疼的。”小刘都不知道,怎么才能劝得住顾一诺。

那些才被打发的媒体,就在别墅区的门岗外守着呢!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qíng)?”顾一诺看向小刘。

“没,没有就是,想让你在家里,好好的休息。”小刘结结巴巴的回应。

他的态度,让顾一诺更加狐疑,一定是有什么事。

她拿出包包里的手机,发现手机早已经没电了,还没有开机。一旁的抽屉里,有一个充电宝,插上电后,顺便将鞋子也换好。

“走吧!”

“一诺小姐”

“不管有什么,退缩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顾一诺推开门,朝外走去。

小刘突然闭嘴,不再多说什么。

这几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qíng),一诺小姐,让他刮目相看。

车子缓缓的驶向门岗,一看到这辆车子和车牌,守在这里的人,兴奋的围了上去,直接拦住正在急驶的车子。

这些人,都不要命了吗?!

小刘恨不得,一脚油门踩上去,管他是死是活!

保镖立即赶来,驱赶上前来围堵拍照的人,稍不留神,推倒了一个人,一旁的人,立即狂拍照。

“顾一诺指使保镖打人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场面更加混乱。

许瑞开着他的商务用车,缓缓驶来。

他还是不放心,按着之前顾一诺说的地址来到她住的地方,一大早的,就看到这样的景象。

“瑞哥,那不是诺姐的车子吗?”

“没错!”

“太过份了!”

“下车!”许瑞将车子停在路边,突然冲上了去。

“顾一诺,你是不是心虚了?竟然纵容保镖打人!”

“是不是,不敢直面我们的问题?”

“你究竟和白聿,是什么关系?”

“是啊?请你给个回应。是不是因为白聿的关系,你才进伊丽莎白美术学院就读的?”

许瑞走上前,直接将一个对着车窗猛拍的人拉了起来。

“是许瑞!这个人就是许瑞!”

一瞬间,所有的焦点,全都对准许瑞。

“许先生,听说,你与顾一诺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有不正当的关系,顾一诺小姐,还为你堕过胎是吗?”

“完全就是捏造事实!你们这是造谣,诽谤!”许瑞怒声喝道。

其他几也冲上来,挡住这些人,“不要拍了,不要再拍了。”

许瑞一起有六个人,加上保镖,轻易的就将围着顾一诺车子的人,全都拉到一旁。

“一诺小姐,我们走吧?”小刘一看有机会离去,朝后座的顾一诺询问道。

顾一诺朝车窗外望去,突然推开车门下车!

题外话

诺诺不是小白花从来都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