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余生太长,有你方好/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瑞这里显示,广告邮件已经被点击阅读,他立即飞速地((操cāo)cāo)作电脑,争取时间,侵入!

也许,只有一分钟的时间,也许只有几十秒!

说不定,那个人就会把这封邮件删除粉碎!他得抓紧时间,一秒都不能耽搁!

一旁的人,看到许瑞的手,在键盘上飞速的敲打着,已经看不清他的手指,只有一个虚影。

一个个全都看呆了,心都高高的悬起,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

终于,许瑞猛得敲了一下键盘,搞定!

剩下的几人,这才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感觉刚刚差一点就要憋死了。

许瑞在电脑上,发了一个指令,马上,有关于那个封邮件以及那台电脑的所有重要文件,都在迅速的往他这台电脑上传输着。

看着那个越来越长的蓝色加载条,他终于露出了这么多天的,第一个笑容。

顾一诺正在屋里收拾刚刚买回来的东西,马上要过年了,商场里铺满了各种年货,她让小刘陪着她,到处扫了一圈。

医生说,爷爷过两天可以出院回家过年,但是一定要静养。

他们,回不了市,甚至不知道,陆已承能不能回来陪着她们。但是,她依然准备,(热rè)闹(热rè)闹的,陪爷爷过年。

突然,电话响了,顾一诺看都没看,直接接通。

“小诺!我查到了!”许瑞兴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查到什么了?”

“查到上那些报道的源头了!全是从一个人的电脑里发出来的!”

顾一诺立即从一堆年货中站起来,“许瑞,你等我,我马上过去!我们见面再说。”

“好,我等你,路上小心点。”

顾一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许瑞那里,许瑞已经将有用的资料全都整理了出来。全都放在一个文件夹里。

原本,许瑞还担心,小诺惹上了什么背影很深的人,上一次的绑架,现在想起来,仍然让他心有余悸。

没想到这台电脑上,就是一台普通休闲娱乐的电脑,除了黑小诺的那些资料外,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许瑞打开一个相册,顾一诺一眼认出那张脸。

“杜芊芊!”她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暗暗握紧双手。

“你认识这个人?”许瑞有些吃惊。

“你能确定,这台电脑是她的吗?”

“可以,社交软件的密码我也破解了,确认是她没错。”许瑞点点头。

顾一诺直起(身shēn)子,靠在一旁的办公桌前。不止是杜芊芊,还有叶莜珂,他们两个早就对她恨之入骨。

“小诺,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人已经查到了,总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这么欺负你,诋毁你。”

“剩下的事(情qíng),我来处理。”顾一诺说完,拎着包包朝外走去。

她的通讯录里,一直存着席文越的电话号码,她以为她用不到了。

有些事(情qíng),好像总是(阴yīn)差阳错。

时光,就像是一条条轨道,不管发生什么,都会有一个交汇的点。

席文越正在开车,电话响了,直接用蓝牙耳机接通。

“你好,我是席文越。”

“你好。”顾一诺轻声打招呼。

席文越的神(情qíng)突然一紧,立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

果然是她!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心里竟然有些激动。

“小米粒。”

“原来,你还记得我。”

“当然,你可是我的小仙女,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席文越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你打电话找我,不会有什么事(情qíng)吧?虽然很开心,你能打电话给我,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是按错号码了。”

记得,上一次,他们最后通话的时候,就说过类似的话。

“我这一次,是有事(情qíng)想要委托你。”

“你先等我一下,我马上把车子停好,再好好的听你说。”席文越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子停在路边,“好了,你说吧。”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查谁?”

“杜芊芊。”

“杜芊芊,姓杜”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杜家。”

“你这一次,不会惹上这么个人物吧?”

席文越做这一行,越做越上道,各种消息特别灵通。他的业务,已经不限于调查一些出轨小三,豪门恩怨的撕((逼bī)bī)事件了。

所以,一提起杜芊芊,他一点都不陌生。

“很棘手吗?还是没有办法查到?”顾一诺从席文越听到杜芊芊这个名字的时候,说话的语气,就听得出来,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小米粒,要是别人委托,我一定不会查的,你委托我,我绝不推辞,你直接告诉我,需要查些什么吧?”

“有关于她的全部信息,而且我要有实质证据的。”

“好的,我明白了,就是有多深就扒多深,对不对?”席文越笑了笑,靠在车椅靠背上。

他现在,越来越好奇,小米粒的(身shēn)份。但是,她却刻意的躲着他,不愿意以真面目相见。

“是的,你看一下,需要多少钱,我稍候打给你。”

“不用了,这一次,我先做事,再收钱。我这就去安排,你等着我的消息。”

“好的。”顾一诺说完,挂断电话。

接到医生的通知,顾一诺去医院将老爷子接了回来。

老爷子回到家里,一看到这一片喜庆的气氛,心里感慨万分,特别是门前的两个大灯笼,就像已承小的时候,他们一起挂的那一对。

“爷爷,虽然已承没有回来,咱们两个也得好好的过年。”

“是啊,什么都不能少!这还是爷爷和一诺宝贝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呢!”老爷子笑着朝客厅走去。

“爷爷,我给你准备了一份新年礼物,已经忍不住了,现在就送给你。”顾一诺说完,把藏在一旁的礼盒拿了出来。

被包色的包装纸包着,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欣喜的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是一条红色围巾和手(套tào)。

顾一诺拿出围巾给老爷子围上,“爷爷,这是我亲手织手,虽然没有外面卖的那么好看,但是你不能嫌弃。”

一听说是顾一诺亲手织的,老爷子更加(爱ài)不释手了!

“天气太冷,你要是出门散步的时候,可以御寒保暖。”

“不出门散步,一样可以带着。”老爷子都不想取下来了。

顾一诺趴在老爷子的腿上。老爷子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顾一诺的头,虽然外面,天寒地冻,但是他的心里,却暖意融融。

陆家

杜明兰也出院了,她还没有从失去儿子的痛苦中,挣扎出来。

陆子睿也从国外赶回来,天天守在她的(身shēn)边。

“妈,你不要太难过了,我已经办好了休学的手续,以后就陪在你(身shēn)边,不出国了,我会帮爸爸打理公司。”

“子睿我的好儿子。”杜明兰紧紧的抱着陆子睿,又开始泣不成声。

陆禀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脸转向一旁。

“已承的墓地在哪?我今天要去看他。”杜明兰突然询问道。

陆禀琛神(情qíng)微凛,都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

老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还不承认已承已经去的消息。连带着,那份带回来的骨灰,也不愿意以已承的(身shēn)份安葬,还在军区存放着。

当时,爆炸的时候,还有几个士兵想要去救已承,也被一同炸飞了,到最后,都没有办法分得清楚,谁是谁。

一起火化后,靳司南便按照牺牲的士兵名单,分别将骨灰带了回来。

这样的结果,可能没有家属能够承受,但是,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杜明兰见陆禀琛不说话,发现有些不对劲,突然站起来指着陆禀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子睿扶你妈去休息吧。”陆禀琛说完,转(身shēn)离去。

“陆禀琛!你一定有什么事(情qíng)(情qíng)瞒着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已承的墓地在什么地方?难道我这个做母亲的,连祭拜一下都不可以吗?”杜明兰又开始掉泪。

“你看看你,刚刚出院,等你(身shēn)子好一些再说,天寒地冻的,我怕你的(身shēn)子承受不住。”陆禀琛解释道。

“真的是我的(身shēn)子承受不住吗?我才不信!我现在就去问别人,你不告诉我,总有人知道!”杜明兰说着,就要往外冲。

“明兰!”陆禀琛见隐瞒不住了,将杜明兰拉了回来,准备好好的和她解释解释。

“已承还没有下葬,老爷子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他坚信已承没有死。也不认同,那份骨灰是已承的。”

杜明兰的脸色,一瞬间血色全无,听着这些话,不断的摇头。

“陆禀琛,为了你家那个老爷子,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qíng)!什么事(情qíng)都依着他,难道这件事(情qíng),也要依着他吗!”杜明兰失控吼出来,(胸xiōng)中像是烧起一团烈火。

陆禀琛没法反驳,这件事(情qíng),还有一方面的因素。

老爷子不承认已承的骨灰,不愿下葬,一方面也是变相的在护着第四军区。

虽然陆禀琛不在军区,也不了解内部的(情qíng)况,他知道,绝对不可能,让第四军区瓦解。

如今,靳公司和时御霆,需要老爷子的支持!

杜明兰突然朝外走去。

“明兰,你去哪?”

“你不要管我!”杜明兰怒吼一声。

她去哪?还能去哪!

她要找陆老爷子,他不是说,已承没有死吗?她要让他把已承还给她!

顾一诺正在和孙嫂一起包饺子,老爷子最(爱ài)吃芹菜猪(肉ròu)馅的。

“一诺小姐,大少小的时候,也最(爱ài)吃饺子了,不过从那一次手术过后,就吃都不吃了。”

“他的这些毛病,都得改掉,一个大男人,吃那么一点东西,怪不得贫血。”顾一诺将饺子捏好,摆到旁边。

“大少最听一诺小姐的话了,老爷子的话都不管用,等大少回来,一诺小姐可得好好的管一管。”

“放心,我一定把他收拾的服服贴贴的!”顾一诺朝孙嫂笑了笑,“孙嫂,我继续包着,你先去烧水吧,就只剩下这一点了很快包完。”

“好的。”孙嫂站起来,朝厨房走去。

窗外,迅速的驶来一辆车子,孙嫂停下脚步,转过(身shēn)朝顾一诺和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一诺小姐,好像是夫人来了。”

杜明兰怒气冲冲,已经冲了进来,看着屋里张灯结彩的样子,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差一点没有晕过去!

他们不是不接受,是压根就不管已承了!是死是活,都和他们没有关系了!在这里,欢欢喜喜的准备过年呢!

杜明兰突然疯了一样,将屋里贴着的福字全都撕了下来。

“夫人,夫人!这”

“孙嫂,你不要管她。”老爷子吩咐一声。

杜明兰将屋里的所有红色的东西,能撕的撕掉,能摔的摔掉!心里还不解气,刚刚包好的饺子还在桌子上放着,她走过去,一把扫落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两脚。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的已承入土为安?!”杜明兰冲上前去,指着老爷子质问道。

“已承没有死!”老爷子反问道。

“那你把已承还给我!你把我的已承还给我!”杜明兰像是疯了一样,拉扯着老爷子。

顾一诺上前去,握着杜明兰的手腕将杜明兰拉到一旁,将像是个疯子一样的杜明兰按到沙发上。

“顾一诺,你这个表里不一的((贱jiàn)jiàn)人!你竟然敢打我!”杜明兰吃力的挣扎着,但是却没有顾一诺的力气大。

顾一诺管不了那么多,她是绝不可能让杜明兰伤害到老爷子。

“一诺,放开她,让她疯!让她闹!”老爷子沉声说道。

顾一诺拉起杜明兰,直接将杜明兰从屋子里拽了出去。顺手将房门反锁,对着杜明兰说道:“有什么,你冲我来!”

“你?你算个什么东西?顾一诺,我告诉你,你什么也不是!别以为,你赖在这里,就可以分到已承的财产,得到什么好处!我告诉你,只要有我杜明兰在,你休想!”

顾一诺站在杜明兰面前,神(情qíng)一片清冷。

“这是已承的房子,你马上从这个房子里,给我滚出去!马上滚!”杜明兰指着顾一诺,大声吼道。

陆禀琛和陆子睿刚好赶到,一个拉着杜明兰,一个护在顾一诺面前。

“妈,你不在家里好好的休息,跑到这里来闹什么?”陆子睿转过(身shēn),朝顾一诺望去,关切的询问道:“小嫂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顾一诺轻声回应,“你要是想爷爷没事的话,把你妈带走,不要让她再出现了。”

“顾一诺!你给我闭嘴!陆禀琛,马上把这个((贱jiàn)jiàn)货给我们已承的房子里赶出去!马上!我不想再看见她!”杜明兰大声吼道。

简慕晚匆匆跑过来,(身shēn)后跟着物业的经理和几个保安。早就听说,这个陆夫人不是一般的角色,真的在这里闹起来了。

“顾一诺,你真不要脸!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啊?让你使这样(阴yīn)损手段!你也不怕天打雷劈!不让已承下葬,是你的意思吧?是你怂恿老爷子的!”

“妈!你不要说了,我们先回去吧。”陆子睿上前,拉着杜明兰。

杜明兰突然冲上来,抬手朝顾一诺挥去!

顾一诺抓着杜明兰的手腕,挡住这一巴掌,“我问心无愧!也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你心里所想的那些龌龊的心思!我只要陆已承,要我的丈夫好好的!”

“就你这种人,我还不知道你想什么?你故作清高,要退婚,结果呢?还不是想尽一切办法,爬上我们已承的(床chuáng)!你下((贱jiàn)jiàn)!不要脸!”

“陆夫人,你搞清楚,这房子是顾一诺所有,过户手续早就办完了,你现在在这里,可以告你私闯民宅!”简慕晚走上前,将顾一诺拽到(身shēn)后。

“你是谁?我们家的事(情qíng),关你什么事?”

“对不起,你扰民了!”简慕晚朝她带来的物业经理和保安望去,“你们站在那里做什么?和她解释清楚啊,告诉她,这个房子的主人究竟是谁!顺便,把这些人请出去。”

物业经理立即上前,朝陆夫人解释道:“这个房子,已经在几个月前,过户给了顾一诺小姐,现在这个房子的确是顾一诺小姐的,不再是陆已承的先生的了。”

“什么?”杜明兰简直不敢相信,再次看向顾一诺的时候,眼神像是淬了毒一样,抬手指着顾一诺,手臂不断的颤抖着。

“你,你”最后,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就是清高的不得了的女人!

这就是不贪图陆家财势的女人!

这一(套tào)价值不菲的房子,早已经过户这个女人的名下去了!

“陆先生,陆夫人,还请您们先行离开。有什么事(情qíng),不要在这里大吵大闹,找其它的方法解决好吗?”

“好的,我们马上就走。”陆禀琛朝保安点点头,拉着杜明兰上了车。

他也怕,如果真的把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

陆家的天,他可撑不住!陆家的家业,还有子睿,都要靠老爷子啊!

老爷子不能出事,绝对不能出事!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车子飞速驶离这个院子,顾一诺感觉,双腿一软,差一点坐在地上,简慕晚眼急手快的扶起她。

“走吧,我们进屋去。”

顾一诺深吸了几口气,有气无力的朝屋内走去。

老爷子看了一眼顾一诺,再看看这一屋子的狼藉,什么也没有说,转(身shēn)离去。

“爷爷”顾一诺的嘶哑、颤抖地唤了一声。

“爷爷没事,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

“爷爷,我重新包饺子,煮好了叫你起来,好不好?”

“好。”老爷子的声音很低沉,不知道压抑了多少(情qíng)绪与悲伤,一步一步,步履蹒跚走进房间。

顾一诺一声不吭,开始收拾地上的饺子,还有面,还有馅,重新包就是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感觉鼻尖一酸,猛得吸了一口气,把泪水((逼bī)bī)了回去。

孙嫂在一偷偷的擦了一下眼泪,帮着顾一诺收拾起来。

简慕晚心疼的看着顾一诺,也默默的帮着收拾。

重新煮了一锅饺子,顾一诺去房间里叫老爷子,老爷子压根没睡,手里捧着陆已承小时候照片,老泪纵横。

他真的不知道,还要不要再继续坚持下去。

“爷爷,不要哭,对(身shēn)体不好。”顾一诺上前去,坐在老爷子的(床chuáng)边,抬起小手给老爷子抹去脸上的泪水。

“一诺宝贝,我们是不是,要面对现实?这样逃避是没有用的。”

“爷爷,不是逃避,真的不是逃避,我相信已承他还活着!”顾一诺固执的摇摇头。

憋了好久忍了好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一瞬间,(情qíng)绪失控,趴在老爷子(身shēn)上,泣不成声。

“爷爷,你,你一定要相信我,已承他,他没有死”她哭的无法喘气,结结巴巴的朝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抬起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

“爷爷!你相信我,你相信我”

“我的傻孩子。”老爷子忍不住说道。

顾一诺知道,就连爷爷现在都放弃了,不再相信已承还活着!

她不知道怎么劝说,心痛的快要承受不住,连她自己都快要支撑不下去了。缓缓站起来,朝外走去。

“一诺”老爷子心疼的唤了一声。

顾一诺直接上了二楼,将自己锁在卧房里,缩在一个小角落里,放声痛哭。

她重生那天,曾经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再与陆已承有任何的交集。

这一生,她与他真正的形同陌路。她就不会再受到那些伤害,她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他真的离开了,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

她却更痛!

甚至是,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如果没有他,她的人生,也失去意义。

哪怕,她已经握紧自己的命运,哪怕未来有多么的美好。她都不愿意,自己一个人渡过。

余生太长,没有你,我怎么办?

顾一诺缓缓起(身shēn),找出她藏在柜子里的盘,打开电脑,将盘插了进去。

电脑中,出现了那天的画面,枪声四处响起。

她看到陆已承走向那几个尸体,看到水面上,飘着的那一艘船。

忽然,他的(身shēn)子,朝后退去,差一点倒在地上。

一枪打在他的(身shēn)上。场面一片混乱。

他起(身shēn)朝前方跑去!才跑几步,腿部又中了枪,直直的倒了下去。顾一诺看着这一幕,紧紧的握着(胸xiōng)口的衣服。

“已承已承!”

突然,她看到陆已承的目光,那是一种,已经预知到危险的目光,紧接着,就是一阵剧响!

爆炸了,火光冲天!

顾一诺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她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了。

那一幕,不断的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她缓缓起(身shēn),想要走到(床chuáng)边,才挪动(身shēn)子,就已经倒在地上!

“不会的!不会的!这个视频一定是假的!”她紧紧的扯住自己的头发,想将那些画面,从自己的脑海里清理出去!

她哭不出声音,像是要窒息了一样,头一阵眩晕,一阵强烈的恶心,让她一阵痉挛。

痛苦的,快要死掉。

“已承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上一世,你不(爱ài)我,却娶了我,毁了我的一生!”

“这一世,你给了我那么美好的一切,却在我最幸福的时候,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孤零零的世界上!你好残忍!”

顾一诺就这么倒地上,精疲力竭。

她感觉,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意识也在一点一点的涣散最后,昏了过去。

几个小时后,她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外面响起剧烈的敲门声。

她挣扎着爬起来,门已经被踹开。

“一诺!”简慕晚第一个冲了进来,扶起顾一诺绵软的(身shēn)子。

“嫂子,你怎么了?”靳司南担忧的询问道。

“把一诺扶到(床chuáng)上,她的(身shēn)上一丝温度都没有!”

顾一诺感觉不到冷,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

靳司南将她放到(床chuáng)上,简慕晚立即拉好被子将顾一诺紧紧的包裹住,“孙嫂,你去放(热rè)水!顺便再拿一杯温开水过来。”

“好的!”孙嫂转(身shēn)下楼。

老爷子站在(床chuáng)边,心疼万分,紧紧的握着顾一诺冰冷的小手:“一诺宝贝,爷爷相信你,是爷爷错了,爷爷相信你,已承好好的,他还活着。”

早知道,这孩子会这么折磨自己,老爷子绝不会让自己先失去信念!

这一段时间,他们不都是靠着这个信念,才撑过来的吗?

顾一诺双睛无神,没有焦距,眼底一片空洞,也不知道,她在看到什么,或者什么都没有看。

只是,泪水不断的从她的眼中滑落。

靳司南看着这一幕,心(情qíng)无比的压抑,他宁愿意她相信陆已承还活着,一直这么固执着!也不要她现在这样!

“一诺,来,喝点(热rè)水。”

温(热rè)的水递到她的唇边,顾一诺没有张口,也没有什么反应。

现在的她,挣扎在生死的边缘。

更想将她自己彻底的放逐!是死或者是死,都无所谓

“一诺,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求你了!我知道,你一直很坚强,你一定能撑过去的。”简慕晚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

“说实话,嫂子,我也不相信陆少就这么死了!我们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在这个小小的(阴yīn)沟里翻船了!或许,你的坚持是对的!”靳司南朝顾一诺说道。

然而,(床chuáng)上的顾一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嫂子,这些话,不是在安慰你!真的,这是我的感觉,内心深处的感觉!你不能放弃!你想一想,如果陆少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会有多心疼?”

顾一诺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情qíng)绪,沙哑的说道:“我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了?”简慕晚急着询问道。

靳司南立即明白过来,他听时御霆说,顾一诺的手里有一份影像,就是那天发生的事(情qíng)被录了下来。

“晚晚,你扶着老爷子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要和嫂子单独说。”

简慕晚站起来,扶着一脸担忧的老爷子,朝外走去。

屋里,就只剩下顾一诺和靳司南两个人。

“嫂子,有些事(情qíng),本来我不想告诉你,但是现在,这些话,我却不得不说了。”

顾一诺还是面无表(情qíng),现在,只有告诉她,陆已承还活着,让她亲眼看到他好好的出现在她面前,她才会能恢复生机。

“我与陆少,这些年在军区得罪了不少人。这一次,我们去执行的任务,就被人盯上。一直到了那片(热rè)带雨林,与r国交界的地方,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我们还是被人给埋伏了。”

顾一诺的神(情qíng),终于有一丝松动,目光缓缓的转向靳司南,“你的意思是,是有人故意要杀了已承?”

“没错,我们怀疑船上埋伏的人,有可能不是r国的!”

“你查出来了没有?”

“没有证据。”靳司南摇了摇头,“不过,嫂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过这些人!”

“是谁?”顾一诺沉声询问。

靳司南有些犹豫,他们尚且不是苏以溟的对手,苏家叶茂根深,不能轻易的撼动。

就算是他告诉顾一诺也没有用,只是增添她的负担与烦恼罢了。

“是苏家?”顾一诺再次询问道。

她最近,多多少少也听到一些,陆已承牺牲,直接利益者就是苏家!

“现在军区的形势紧张,第四军区眼看就要瓦解,我和时御霆,正在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这种局面。嫂子,你照顾好老爷子,照顾好自己,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靳司南轻声交待。

顾一诺好像陷入沉思之中,靳司南缓缓起(身shēn),“嫂子,你好好的休息,我还要回军区,有事给我打电话,如果,你真的相信,陆少一定会回来,那就坚定自己的信念,不要做傻事。”

靳司南说完,朝外走去,轻轻的将门关上。

顾一诺坐在(床chuáng)上,感觉一股寒意侵袭而来,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这一刻她才感觉到,她的心有多冷,有多痛!

位于r国一个偏远的城镇,有一个小医院。

是由慈善组织捐赠的,一个不以盈利(性xìng)为目的的医院,这里的医护人员,有很多是来自各国的志愿者。

r国的医疗水平落后,特别是老弱妇幼,经常受疾病的困扰,没有能力救治,而失去生命。

医院里,一共才有三间诊室,和五个住院用的房间,条件非常简陋。

现在,五个房间里,还有一个,被一个人霸占了快两个月。

题外话

小剧场

陆少:说好的我粗来呢?你也不怕被小仙女们拍死!

二暖:请看最后一句话。一个人陆少。

陆少:n滚!

二暖:别急,我马上就安排你有(床chuáng)上的戏份了。

陆少一脸鄙视:算算时间,我在(床chuáng)上的戏份,已经有快两月了吧?

二暖:表这么诚实嘛!

谢谢小仙女们的一大把月票咱们继续哈,多给陆少存粮票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