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陆少!是陆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病人,是从那边河边发现的。也不知道,是从上游哪个方向冲下来的,当时捞上来的时候,都以为他死了。

接到医院里,医生发现,他还有微弱的心跳。出于人道主义,立即采取救治!

这个人的(身shēn)上,伤口太多,枪伤,炸伤,触目惊心!还有一枪,差一点打到心脏的位置!

没有人有把握,能治得好他。在医疗技术设备先进的大医院,或许还能有一丝生存的希望。在他们这里,很难。

但是,他活下来了!

生命力,顽强的惊人!

可是,事实并不有想象中的那么乐观,他一直在重度昏迷中。

他没有(身shēn)份信息,不知道他是哪的人,一(身shēn)破烂的军装,也找不到任何有关于(身shēn)份的信息,只能将他留在这里,生死都听天由命。

“医生,他现在的(情qíng)况怎么样?”

“要是他半个月前能醒过来,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的,现在,过去这么久,已经基本可以断定,以后会成为植物人。”

“唉!那就是说,再也醒不过来了是吗?”

“这很难说。”医生摇了摇头。

“医治了他这么久,竟然是这么个结果,也不是我们希望的。但是他就这样留在我们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人还是活着的。我们的条件也有限制,已经花了太多的心血在他的(身shēn)上了。”

“要不,我等一下就和上级的医院机构联络一下,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医院愿意接治他,然后再和警察联系一下,查一查他的(身shēn)份。”

“这样也好。”

(床chuáng)上的人,紧闭双眼,一只手的紧握成拳头,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简单的医疗设备上,显示着他的心跳。

堂堂陆家大少,在这个偏僻的小城镇里,与死亡抗衡!

他的(身shēn)份,还没有暴露。

一但这个医院里的人,将他送到别处,很有可能,就会被发现。

(身shēn)陷r国的他,下场,可想而知!

天空中,又飘起了雪花,顾一诺在寒风中,迎风而立。

她去不了靳司南所说的那片(热rè)带雨林,只能站位于帝都之外,三十多里的一处高山上。站在她现在所能到达的最高的地方,看着西南的方向。

小刘撑着伞,准备给顾一诺挡一下雪花。可是一撑起来,风就将伞吹的翻了过来。

“一诺小姐,咱们回去吧?你看雪越下越大了!”小刘真怕顾一诺会想不开,做到什么傻事。

顾一诺迎着风,泪从眼角滑落,遇到冰冷的空气,一瞬间就凝成了冰霜,她都来不及擦掉,目光始终盯站一个方向。

过了许久,缓缓抬起手,放在脸颊上,朝远处喊道:“陆已承!”

山涧中,回响着她的喊声,被风送了很远很远

“陆已承,你听到我在叫你吗?”

“那个视频,我反反复复的看了很多次,我知道,你在危险降临的那一刻,已经预料到了,你一定是想办法逃走了是吗?”

“你失踪了这么久,我知道,你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才不能及时的回到我的(身shēn)边。可是,我都给了你这么长时间了,求求你,快回来吧。”

她在心里暗暗说道。

“陆已承!”她又朝着远方,用尽力气的呼喊道。

“陆已承!陆已承!陆已承”

直到最后,她的嗓子都嘶哑了,再也喊不出来声音。

雪,越下越大,地上积了白茫茫的一片,小刘上前来,扶着顾一诺的瑟瑟发抖的(身shēn)子。

“一诺小姐,咱们回去吧,你喊了那么久,大少他一定能听得到。”

“他能听到吗?”顾一诺不敢相信。

“会的,大少和你心意相通,他一定能听得到,也知道你在等着他回来。”小刘坚定的说道。

顾一诺这才缓缓点点头,跟着小刘,朝山下走去。

r国

监视心跳的仪器,突然显示,心跳在不断的加快,但是这里人手不够,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异常的变化。

一直到三分钟以后,心跳才算又恢复正常。

(床chuáng)上的人,紧握的手,缓缓松开。

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了,孙嫂煮了点(热rè)汤给顾一诺暖暖(身shēn)子。

老爷子生怕她再想不开,这几天,强打起精神来,陪着她。

不管出于哪种心理,老爷子都不能让已承下葬。

靳司南回来后,就向上级提出质疑,还提交了一些证据。

证明他们在追到那片(热rè)带雨林的时候,有一伙不明(身shēn)份的武装份子,埋伏在他们周围,准备伏击。

老爷子愤怒的提出要求,彻查此事。

第四军区的士兵,更是上下齐心,齐力要求,有权力知道事(情qíng)的真相。

这件事(情qíng),在军区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暂时缓解了第四军被瓦解的压力。

老爷子看着顾一诺,心疼的说道:“一诺宝贝,多喝点(热rè)汤,你去哪里了?怎么冻成这样?”

“我没事,爷爷,我只是出去四周转了转。”顾一诺淡笑着回应。

老爷子朝小刘望去,小刘立即走到一旁去忙别的。

刚刚喝完汤,顾一诺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是席文越打过来的,拿着手机,跑到二楼。

“喂,是不是查到什么了?”

“查到了,而且,是相当的丰富!”席文越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小米粒,你打开电脑,我传给你。”

“好!”顾一诺立即打开电脑。

没过一会,席文越的资料就传了过来,竟然是一个压缩包发来的,可见真如他所说,很丰富。

顾一诺打开一个文档,上面显示出:杜芊芊,女,26岁

她一页一页的看完,突然在下面的一栏,看到一条有关于杜芊芊定婚的消息。

未婚夫:苏以溟。

苏以溟?她的脑海里,立即跳出一个人来。

苏家!苏以溟!是他!

那天,她拿着他的名片的时候,还有些疑惑,他姓苏。但是,她没有多想。

苏以溟!原来他就是苏以溟!

靳司南怀疑的想要置已承于死地的幕后主使!

顾一诺无法遏制心里的激愤,浑(身shēn)都在发抖。从包包里,翻出那张名片,紧紧的的握成一团。

他一定,早就知道她的(身shēn)份!

所以他才会那么笃定,她迟早有用得他的电话号的一天!

打电话求他吗?求他放过老爷子,放过陆家?真是太可笑了!

深吸了几口气,才平复下自己的心(情qíng)。看完杜芊芊的基本资料,直接打开另一个文件。

夜店摸鸟,舌吻,几女几男,群p

每一个标注下面,都有一些清晰的照片。

简直是不堪入目!

杜芊芊在大学的时候,交过无数个男朋友,其实,哪有什么真正的男朋友,分明就是掩饰她**的真相。

除了这些照片之外,竟然还有视频!

顾一诺正在看着的时候,席文越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小米粒,我不但派人去查了一下杜芊芊,还派人跟了她两天,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人,这个人你认识。”

“谁?”

“顾茗雪。”

“是她?你确定没有看错?”

“没有,虽然有些变化,但是我可以确定就是她,她与杜芊芊见过面。”

顾一诺明白了,怪不得,杜芊芊放出来的她的所谓的黑料,还有之前被压下去的那些虚假的照片什么的。

原来,是顾茗雪!

只是,顾茗雪是怎么和杜芊芊勾搭上的?

“小米粒,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席文越停顿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道:“如果,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这件事(情qíng),就这么算了吧。杜家现在不比以前了,再说又要牵连到苏家,你要为自己的安危着想。”

“谢谢你的提醒。”顾一诺轻声道谢。

“不用客气,你应该明白,我这些话真正的用意吧?”席文越希望她明白,他是关系她的安危,并不是怕事。

“我知道。”顾一诺点点头。

“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告诉我,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会竭尽全力。”

“我知道了。”

席文越还是很不放心,但是,电话里,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好挂了电话。

车子里,还有一个人,听着刚刚的对话,好像这一次的任务,结束了。

“老大,杜芊芊还跟吗?”

“跟,继续跟!”席文越沉声说道。

他所能为她做的,也只能是这些了。

后来,席文越查问了他所有的朋友,没有人认识这个小米粒。

所以,她所说的,是朋友介绍的,根本就是假的。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她那一笔钱对他来说就是一场及时雨,让他渡过了难关,让他才混到今天。

她究竟是谁呢?

其实,通过她的电话,想要查到也不难,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他愿意等,等着她同意和他见面的那天。

顾一诺这几天,都没有出门,在家里陪着老爷子。

她知道,杜芊芊和叶莜珂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加再上一个顾茗雪,三个人不一定在酝酿着什么。

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天气,终于晴暖,积雪开始融化,顾一诺坐在楼顶的阳光房里,面对着画架上的纸张出神。

想了很久,她才拿起铅笔开始起稿。

至于要要什么,她的脑海里没有一点概念。但是不做点什么,她又觉得时光是那么难熬。

沙沙的笔声,在宁静的空间里,像是一支独奏。时而缓慢,时而急促

一个小时后,洁白的画纸上,是陆已承的素描画像。

顾一诺愣愣的看着这张画,抬起手,抚摸着他的眉眼,脸颊。这道(身shēn)影,就像是烙在了她的心底,那么的清晰。

“一诺小姐,你的电话。”孙嫂将顾一诺的手机拿了上来。

顾一诺起(身shēn),去接电话。

徐律师的声音响起,“顾总,你交待的事(情qíng),我已经准备妥当了,您看,是我们全权处理,还是您亲自出面?”

“全权委托给你们。”

“好的,我稍候传一个委托书给您,你签了名之后再传给我们,明天一早,我就去法院,提交资料。”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杜芊芊,你等着吧!

街头一角的咖啡厅内,杜芊芊自认为高贵优雅的坐在那,看着面前的女人。

眼底,闪过一丝鄙夷。

如果,不是因为顾一诺,她才不会坐在这里,和这种女人打交道。

“顾茗雪,亏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顾一诺的把柄,结果,就是那些照片和报道,被她这么快就把事(情qíng)压下去了。你这一次来找我,最好是有什么有用的东西给我,要不然,我不会在你(身shēn)上,再浪费时间。”

顾茗雪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唇角微微上扬,在这种昏暗的场合中,她还带着大大的墨镜,从她艳红的唇,就看得出来,化了很浓的妆。

明明花季一般的年龄,看起来,比对面已经26岁的杜芊芊还要显老。

“杜小姐,你我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有些事(情qíng),你不方便出面,但是我就不一样了。”

“你有什么办法?”

“顾一诺最近,躲着不敢出来,想必你也无计可施吧?”

一提起这个,杜芊芊就来气,顾一诺这个缩头乌龟,已经躲着不敢见人了!就连叶莜珂也是没办法。

“你放心,我有办法让她出来。”顾茗雪说完,露出一丝冷笑。

“好!只要你能让我满意,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只管开价!”

r国

医院的医护人员,将陆已承的(情qíng)况报到了上级的医疗中心,希望能够将陆已承转到更好的医院。

这里的通讯不是很发达,就算是报上去之后,也要等待回复。

一转眼,几天的时间过去了,他们还没有等来回应。

突然,医院外面,来了一辆救户车,前后还有两辆车子,车子一停稳,立即下来几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他们的(身shēn)上,竟然还配着武器。

一看到这样的阵势,医院里的所有人都傻眼了,负责人立即走上前来,用生硬的r国语言打着招呼。

“你们前一段时间所说的那个人,是不是照片上的这个?”为首的那人,拿出一张照片。

医院的负责人只是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立即点点头,“是的,是的。”

为首的那人,面色一寒,立即朝(身shēn)后人,挥了挥手。

一群人冲进医院,朝着仅有的几个病房而去!

“他就在这一间,还在昏迷中。”医院的负责人,打开病房门。

(床chuáng)上是空的,屋子里空无一人!

“人呢?”

“人早上的时候还在这里!”医院的负责人,不敢相信,一个重度昏迷的人,就这么消失了吗?

他们没有监控到,他有苏醒的迹象啊!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为首的那人大声质问。

“是,是四五个小时前了!”

“马上打电话,调人过来,以这里为中心,向方圆三十里搜索!一定要找到他!”

“是!”

医院的前方,是一个条河流,汇入r国境内的川江。

昨晚,还有一个打渔的竹排放在这里,今天主人再来的时候,竹排突然不见了。

负责固定竹排的绳子断了,难道是昨天没有系牢固,所以顺着水飘走了吗?

饭后,孙嫂切了个水果,端到顾一诺和老爷子的面前。

祖孙两人,正在下围棋。

“一诺宝贝,你这下法,怎么比已承还难缠?!”老爷子已经快要输了,心里很不平衡!

他自认为自己棋艺还是可以的好吧!

下不过已承也就算了,连一诺宝贝都赢不了!

突然,顾一诺的电话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个市的电话号码,显示的是市第一人民医院。

怎么会有医院的电话,打到她这里来?怀着疑惑的心(情qíng),接通了电话。

“你好,你是顾松博的家属吗?”

“是的,我是他的女儿。”

“你马上来一趟医院,你爸爸重疾住院了,脑溢血,非常严重。你现在是唯一能联系上的家属,请您立即到医院办理相关手续,我们现在已经按特殊(情qíng)况,对他进行了急救。”

“脑溢血?”顾一诺重复了一遍。

“是的!你必须得过来医院,如果(情qíng)况严重的话,我们可能还要进行开颅手术。没有家属签字,我们是不会动手术的。”

“我现在外地,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麻烦你们,一定要尽全力的救治他。”

“好的。”

挂了电话,顾一诺的手机从她的手里滑落。这个消息地她来说,也太突然了。

“怎么回事?松博出了什么事了?”

“爷爷,我爸爸他脑溢血,住院了。我得回去一趟,签字给他动手术。”

“怎么会这样?这事也太突然了!”老爷子将手中棋子放下,忧心忡忡,立即转(身shēn),朝小刘喊道:“小刘,你去查一查,回市最快的一趟班机是什么时候?”

“好的!”小刘立即回应道。

顾一诺的脑中,一片空白,都无法思考了。

前世的时候,她知道他一直都有三高症,但是一直保养的很好,没有出什么意外。

不过前世,公司没有破产,也没有被人收购,顾家也没有沦落到一无所有的地步。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突发脑溢血?

说不上有多心疼,难过。但是,要说完全没有感觉,也是自欺欺人。

他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血浓于水。

“一诺,没事的,松博还年轻,可能是最近发生的事(情qíng)太多了,刺激到了他,才出了这样的意外,一定会没事的。”

“爷爷,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会回去处理好的。”顾一诺反过来,安慰老爷子。

“爷爷,我这一趟回去,可能要好几天回不来,你要照顾好你自己,要按时吃饭,知道吗?”

“一诺小姐,你不用担心老爷子,老爷子有我照顾呢。”孙嫂走了过来,宽慰顾一诺。

“老爷子,今天23:50还有一趟,票还很充足,我帮一诺小姐订了?”小刘朝老爷子询问道。

“小刘,你带着人,全都跟着一诺回去。”老爷子沉声吩咐。

“好的。”小刘一边打电话通知保镖,一边去订票。

“爷爷,我去收拾一下。”顾一诺起(身shēn),朝二楼走去。收拾完之后,她就要赶到机场去。

顾一诺上楼后,又搜到医院的电话,打了过去,再次确认了一下。

一个小时前,顾松博真的是因为突发脑溢血,被人送到医院抢救,并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

靳司南搂着珩珩,怀里的小家伙,终于沉沉睡去。心中不(禁jìn)感慨着,这些年晚晚一个人,带着珩珩的不易。

还好,他找到了她们,不会让她们母子二人,孤独无助,任人欺凌。

这几天,他都在军区,好不容易回来看看她们。轻轻从珩珩(身shēn)边挪走,关上灯,朝外走去。

简慕晚正在看剧本,至从遇到靳司南之后,她的人气直线上升,但是戏路却越来越窄,甚至还帮她换了原来的经纪团队。

这是才接到的剧本,她觉得,这个坏女人的角色,(挺tǐng)有挑战(性xìng)。

“晚晚,去洗澡吧。”靳司南走到书房,从(身shēn)后搂着她。

简慕晚起(身shēn),搂着靳司南,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笑没有一丝感(情qíng)。靳司南看到在眼里。

在靳司南准备吻她的时候,她主动吻了上去。

她被靳司南包了,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和他上(床chuáng)。

突然,靳司南的电话响了,他真的不想接听,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不管简慕晚和他是虚(情qíng)假意也好,逢场作戏作戏也好,他始终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得到她!

什么是(爱ài)?

做着做着,就会(爱ài)上了!然后,越做越(爱ài),越(爱ài)越做!

简慕晚松开他,暧昧的朝他吹了一口气:“接电话。”

靳司南这才拿出手机,一只手还在她的(身shēn)上游移着。

电话接通后,传来的是一通杂音,好像信号很不好,他没有听到声音,只听到一声粗重的喘息,听起来,这一声喘息还有几分虚弱的感觉。

这一刻,他的神经猛得崩紧!

“陆少?”

电话切断了,他再拨过去,已经是没有任何反应的状态!

“陆已承!”靳司南对着电话喊了一声,神(情qíng)严肃。

“你会不会听错了?”简慕晚也紧张起来。

“不!不会!”靳司南搂着简慕晚,狠狠的朝她的唇上亲了过去,“这件事(情qíng),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明白吗?”

简慕晚点点头,这件事(情qíng)的严重(性xìng),她还是知道的。

“一诺也不行吗?”

“最好不要!”靳司南想了想,还是决定先隐瞒着,其实,他还是怕,怕万一不是陆少

“小心肝,我可能得有一段时间回不来,等我回来,再好好的收拾你!”

靳司南说完,拿起衣服,连夜赶回军区。

他的手机,无法显示来电号码,他断定,这不是通过普通的电话拨过来的!

他得让小古,好好的查一查,确定这个电话究竟来自哪里,同时,也能确定陆少的位置!

顾一诺按时登机,飞往市。

她不知道,她的行程,全在别人的掌握之中。

到了市,她奔医院而去。

顾松博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负责主治的医生,立即将顾一诺叫到办公室里,把所有要签名的资料先补齐。

“医生,我爸爸他,还有生命危险吗?”

“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我们白天的时候,也商议了手术的方案,还是建议尽快手术。”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明天一早,我就会和几位主治医生,研究手术的具体方案。”

“嗯。”顾一诺点点头。

走出医生的办公室,看一下时间,都已经快凌晨四点了。

“一诺小姐,现在还早,要不我送你回去休息下吧?这一晚上,你都没有休息好。”

“不用了,明天一早,还要等着医生的安排,我得守着这里,外面有休息的地方,就在那边靠一会吧。你们也跟着我一夜没睡,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小刘连声音回应。随着顾一诺,朝休息区走去。

市没有帝都那么冷,顾一诺来的时候穿着的羽绒服,刚好可以当棉被,盖在(身shēn)上保暖驱寒。

“一诺小姐,你不嫌弃的话,就靠在我的肩膀上睡一会吧。”

“好。”顾一诺轻轻的靠了过去。

灯红酒绿的酒吧,喧闹了一夜,终于在凌辱四五点的时候,恢复宁静。

顾茗雪喝多了,一直到这个时候才清醒。

发现,(身shēn)旁躺着一丝不挂的赵敬。

一阵恶心的感觉,翻涌上来。

她不知道,昨天晚上,在她醉生梦死的时候,赵敬是怎么对她的,她又做了什么。

不记得也好,什么都不要记得。

她拿起一旁的烟,点着,披了一件浴袍,在昏暗中,抽着。

窗外,冬方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橘色的霞光缓缓出现。她突然起(身shēn),将窗帘拉上。

现在自己,就像是缩进下水道的老鼠。没有未来,也没有光明。

她不会忘记,是谁,把她害到这种地步!

顾一诺,只要你出现在市,我决对不会让你活着回去!

我所承受的一切,都要加倍的还给你!

烟,一根接着一根点着,一整盒,很快只剩下一堆烟灰。顾茗雪起(身shēn)又在四周找了找,没有找到。起(身shēn)朝洗手间走去。

脱了衣服后,镜子里映出她此时的样子,目光无神,面色暗黄,(身shēn)上更是被赵敬留下了满目的屈辱的痕迹。

在国外,她虽然还在继续学业,还有另一份职业,援交。

为了满足(身shēn)体的空虚,还有就是赚到足够的零花钱。

她的毒瘾,越来越强,她也不想控制。

想上她的人很多,原因是,她愿意吃药,上她的人,可以不用带(套tào)。

吃药也无法避免意外,她已经堕了三次胎,甚至连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

既然已经被赵敬玩弄,她在乎,十个,还是一百个。

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得到的不仅是释放,是彻底的麻木。

打开花酒,水淋了她一(身shēn),镜子中的倒映在水雾中,渐渐模糊

顾松博,是顾茗雪对付顾一诺的,最后一张王牌。

顾一诺在帝都有太多人保护着,滴水不漏。杜芊芊和叶莜珂,都没有办法拿顾一诺怎么样。

所以,顾茗雪只能想办法,将顾一诺引出来。

思前想后,她将主意打到了顾松博的(身shēn)上。

顾松博一但出了什么意外,顾一诺必须要出面。

顾茗雪没想到,她只是羞辱了几句,曾经在市风光一时的顾先生,并且向他说出了,妈妈当年和别的男人有着不正当的关系。而且那个人,就是现在在公司担任重要职位的赵敬。

他竟然受不了这个刺激,突发脑溢血了!

这正中了她的下怀。

顾一诺这一次,必须回来市。

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了吧?

顾茗雪现在,已经没有人(性xìng),为了报仇,她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

“顾松博的家属!”一个护士到休息区里喊了一声。

顾一诺猛然惊醒,站起来朝护士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这是手术告知书,请随我到办公室来一趟,我们有一些事(情qíng),还要和你说清楚。”

“好的。”顾一诺一边走着,一边揉了揉眼睛,让自己清醒起来。

厚厚的一摞资料摆在医生的桌面,这些,都是顾一诺要了解知(情qíng)的,并且还要签名。

“我们已经安排好了,马上就可以手术,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我们也将手术的风险告诉你”

医生一一解释了之后,顾一诺在需要签名的地方,签上自己的名字。

“手术的过程,可能需要四个小时,甚至是更久,这段时间,家属最好不要离开,以免有什么突发事件,联络不到。”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医生,我能见见我爸爸吗?”

“推到手术室前,你可以看上一眼。”

“谢谢医生。”

顾一诺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就去手术室外守着,十分钟后,顾松博被护士推着,来到手术室外。

他的(身shēn)上,已经换上了无菌服,脸色青白。

顾一诺缓步走上前,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心里五味杂陈。

题外话

小剧场

已承一脸宠溺看着顾一诺,“诺诺,二暖说,我回来,要加(床chuáng)上的戏份呢!”

诺诺小脸一红:“可以拒绝吗?”

已承:“可以,那就沙发,阳光,浴室,随你选。”

二暖:小仙女们,为陆少,把粮票囤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