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陆少的独特魅力/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世,她恨过他,怨过他,到最后,与他断绝了父女关系。

他也看不上她,一个被陆家抛弃的弃妇,哪怕是亲生女儿又怎么样?

在他的心里,没有利益的,都可以弃之不顾。

这一世,她从来都没有再把他当成一个父亲敬(爱ài)着。

他也依然还是那样,没有改变,一样的自私自利。

有这样的结局,或许是他应得的。

但是,顾一诺的心里,还是默默的祝福,希望这一场手术,顺利进行,他能够渡过危险,平平安安。

顾松博被推进手术室,顾一诺走到一旁,安静的坐下来。

“一诺小姐,我去买点早餐,你想吃点什么?”

“你看着买吧。”顾一诺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

“好的。”小刘站起来,朝(身shēn)后的几个保镖询问了一下,一并买回来。

他们在这里,可能要待到下午去了。

等一下,他得顺便请一个护工,好方便照顾顾先生,总不能让一诺小姐,一直在医院里这么守着。

一诺小姐也受了伤,一直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杜芊芊和叶莜珂约在一起,一个高档的美容院里消遣时光。做得项目,是私处保养。

“这个年过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每一次去苏家,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杜芊芊忍不住抱怨着。

“你就得了吧,再熬个几年,等苏家那个老太婆死了,你就有出头之(日rì)了。”

“我和你说,苏家还有一个小姑子呢!天天摆着一张冷脸,也不知道谁欠她几个亿似的。”

“你说的是那个军区中花,苏以菲?”

“就是她!从军区回来就那样,全家都捧着她一个,她不知道抽哪门子的风,不愿意回苏家过年,要一个人留在军区,还是以溟亲自去请她回来的。要是我,一巴掌抽过去!偏偏以溟又很宠她,什么都依着她。”

“你们家苏少,也很宠你啊!你看你这一天,花钱如流水似的,真的是让人羡慕啊。”

一提起这个,杜芊芊立即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我们家以溟,最舍得为我花钱了,我要什么他都给我!这么好的男人,去哪找啊!莜珂,你说我要不要去修补个膜?”

“这也太假了,我告诉你,你把以前的事(情qíng),最好处理干净,像苏家这样的门风,要是传出来一点,有你受的。”

“我怎么想到,老天竟然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男人!我现在都后悔死了!”

叶莜珂也不明白,她可比杜芊芊强多了,看上白聿之前,也没有找过男人,杜芊芊的名声,其实早就传出去了,苏以溟怎么一点都不犹豫的,愿意娶杜芊芊过门?

她怎么就没有遇到,这样家世好,人又帅的男人?放弃了白聿之后,她现在已经被安排了好多次相亲了。

“芊芊,你还记得,上一次陆已承收购千度那件事吗?你就没有想过,出一口气?”

杜芊芊的眼神都亮了,“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你出钱,把那个千度买回来,好好的打一打顾一诺的脸!以你们家苏少的能力,这不是动动手指的事吗?!”

“就是啊!”杜芊芊猛得点点头。“莜珂,你说那个顾茗雪,还真的手段,她竟然把顾一诺弄回市去了。”

“那个顾茗雪,很可怕,她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不像我们。我觉得,她这一次一定会对顾一诺下死手!”

“我答应她了,只要她成功,我会给她一大笔钱!”杜芊芊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这种感觉,真的太爽了!以前,她羡慕的,全都轻而易举的拥有了!

“芊芊,你还没和苏少上过(床chuáng)?”

“没有。”杜芊芊顿时萎靡下来,“不过,他这种家庭出来的,对这种事(情qíng),好像特别在意,也很保守。估计,要等我们真正的结婚了吧。”

保守?叶莜珂差一点没笑出来。

现在的男人,有哪一个是保守的?她不敢当着杜芊芊的面,质疑这句话。

“莜珂,我告诉你,其实,我这么费尽心思的对付顾一诺,不光是为了我们两个,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以溟。”

“我知道一些,我在书房外,听到我爸和我大哥的谈话了。”叶莜珂给了叶芊芊一个,都懂的眼神。

“你这样的话,可就和陆家彻底的交恶了。”

“交恶就交恶,我才不怕呢!”杜芊芊看了一下时间,“好了,时间到了,我们去泡个澡吧,现在就安安心心心的等着顾茗雪那边的消息。”

刚刚过完年,第一天上班,所有人,还沉浸在假(日rì)的颓靡之中。这一天的效率是最低的。

就是在这一天,顾一诺将几家公司一并告上法庭!

这一下,顾一诺的名字,在帝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也再一次,扒出了之前散布的流言蜚语。

稍候,有消息传出来,因为证据充足,已经立案了。

这一个消息,就像是一个平地惊雷一样,引发一干吃瓜群众(热rè)议。

被告的公司,一个个都是懵((逼bī)bī)的,对于这种事(情qíng),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他们一年要收的律师函,能堆成小山。

可是这一次,告就告吧,竟然还牵连到了国民英雄陆大少的名誉问题。

一经发酵,竟然扩大到不可收场的地步。

紧接着,一篇报道就对外公布了。

质问这些不实言论,别有用心!

然后,就有一个名为黑衣人帐号,在一个平台发布了一条消息,披露了这些不实的照片及报道,都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一瞬间,吃瓜群众的瓜都吓掉了!

顾一诺是陆已承的未婚妻!在这个时候,还要把她往死里黑,这是什么居心啊?要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啊?!

随后,一个视频,又引爆了(热rè)搜!

视频里的男女主,就是陆已承和顾一诺。

视频里的内容,真的是一言不合就接吻,二话不说就撒狗粮。

树咚,墙咚,花样咚。

陆大少一(身shēn)霸道总裁范,竟然还会骑车接送小(娇jiāo)妻!

众人直呼,受不了!画面太美,顾一诺太幸福了!

视频里的内容突然变了一个画风,音乐一转,竟然伤感起来。

画面上,有一个陆已承的背影,越走越远。

一道声音,适时的出现:我在这里等你,会一直等下去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得的,眼睛就湿润了。

“我的丈夫没有死!我顾一诺,只有一个男人,那就是我的丈夫陆已承!”

顾一诺的声音,突然出一在视频的结尾,直接让人泪崩!

随着视频的出现,顾一诺从生下来,就和陆已承定婚的消息,也很快爆光。

不少单(身shēn)狗直呼,干了这碗狗粮!

我的女朋友,在哪个医院的产房里?

找女朋友,要去产房守候!幼儿园已经晚了!

类似这样的话题,不断的窜上(热rè)搜。

陆已承这么优秀,还找别的男人,顾一诺是瞎吗?这些编造不实言论的人,也太恶心了!脑残吧!

紧接着,(热rè)搜下,一个个话题又冒了出来。

为顾一诺讨个公道!

一定要还顾一诺一个清白!

我们的国民英雄,不容污蔑

绝不放过幕后黑手

这样的呼声,一浪接一浪,就连被告的那几家公司,也都不要脸的,加入了报道的大军之中。

有人直接在上喊话,质问他们。

他们一定知道,那个幕后黑手是谁。因为爆料给他们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幕后黑手!

分分钟,就能引发一场撕((逼bī)bī)大战!

看着事(情qíng)到这个地步,顾一诺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官司,已经不重要了。接下来,才是她真正要做的!

简慕晚看着页上的信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视频就是她吩咐人做的!这是一个视频,就是靳司南手下的传媒公司拍的。

本来只是一些零散的视频,经过她们剪辑合成,竟然成了这样的效果,她也没有想到。不过,她知道,陆少和一诺在一起的时候的甜蜜,绝对甜过这个视频。

她总算是,帮了一诺的忙了,不知道,接下来,一诺还要怎么做。她拿起电话,打了个电话过去。

顾一诺正从病房里走出来,接通电话。

“一诺,你爸爸的病(情qíng)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好好的恢复就可以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还要个三五天,最起码,让他从重症里转到普通病房。”

“一诺,我想问你,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啊?还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吗?”

“视频是你发的吗?”顾一诺忍不住问道。

“是的。”简慕晚点点头,“不好意思啊,一诺,发之前也没有和你商量一下,只是当时觉得时机特别好。”

“没事的,谢谢你晚晚。你的这一个视频,发的太是时候了。”顾一诺还怕之前的那些,不够造成这么大的轰动,现在好了,她完全不用担心了。

“既然不能那么快回来,你要好好的照顾你自己,我等一会带着珩珩去看老爷子,我们会替你照顾老爷子的,你放心吧。”

“谢谢你,晚晚。”

“你别再和我说谢谢。再说的话,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好,不说了,不说了。”

“那我先挂了,有事再打电话给我。”

“好的。”顾一诺回应了一声,将手机装到口袋里,“小刘我们走吧。”

“一诺小姐,陆宅这么久没有住人了,可能没有打扫好,要不然,我们去订个酒店吧?”

“不用了,还是住在自己的家里要舒服,回去收拾收拾就好了。”

“好吧。”小刘不再坚持,只从顾一诺的意愿。

车子缓缓驶出医院,朝陆宅的方向驶去。

医院外,有几个人盯着这辆车子,拿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顾茗雪正在赵敬的怀里,电话一响,她立即直起(身shēn)子,朝外走去。

“顾一诺从医院出来,我们的人还在跟着她,那几个保镖和她在一起,看到样子,是去陆宅的方向。”

“好的,继续盯着。”顾茗雪的眼底,闪过一丝(阴yīn)冷,“给你摸清楚,她这几天的行踪。”

“是。”

挂了电话,顾茗雪拿出一根烟点上。

赵敬站起来,走到顾茗雪(身shēn)后,“这几天,我听人说,你在查顾一诺?”

“是啊?你不要替我报仇吗?你的人,我用几天。”

“上的事(情qíng),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顾茗雪直接否认。

赵敬将顾茗雪抱了起来,直接将她抵在阳台上,撕开她的衣服,将脸埋在她(身shēn)上。

“我知道,你恨顾一诺,但是,她现在是陆家的人,你想收拾她,就暗中动手。如果,影响到苏少,我们两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可是苏少未婚妻的意思,和我有什么关系?”顾茗雪冷冷一笑。

赵敬抬起头,看向顾茗雪,苏少的未婚妻?这件事(情qíng),是苏少默认了的?一个顾一诺,何必多此一举啊?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不是多此一举吗?

赵敬没有深想,或许再深想一想,他就不会以认为,自己现在的主子会做这么没脑子的事(情qíng)!

他现在的眼里,心里,只有顾茗雪一个人。

顾一诺吐了个烟圈,将烟直接按灭,朝赵敬说道:“给我。”

“我现在就给你。”赵敬搂紧了她,一脸(淫yín)笑。

“我要的不是你。”

“小雪,叔叔是真的喜欢你,劝你一句,能戒就戒了吧。”

“赵敬,你不就是喜欢我吃完药的样子吗?你不也得到了甜头?”顾茗雪反问道。

她吃完药没吃药,完全是两个样子。

“好,给你!”赵敬抱起顾茗雪,朝屋里走去。

至从叶莜珂和杜芊芊说了千度的事(情qíng)之后,她的心里就一直想着这件事(情qíng),不管顾茗雪会怎么对付顾一诺,她都要把千度买过来。

这也是唯一,能让她洗刷,在千度的直营店里受屈辱的方式!

今天苏以溟会回来,杜芊芊精收打扮了一下,出现在苏以溟位于国际会议中心的办公室。

苏以溟看到推门而入的人影,眉宇微蹙。

杜芊芊绕到他(身shēn)后,发现,他的电脑屏幕上,竟然还是有关于顾一诺的事(情qíng)。页上,还开着顾一诺的照片。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拍的。哪怕顾一诺那么狼狈的时候,竟然还拍的这么好看。那副表(情qíng),孤苦无助极了。典型的白莲婊,就会装无害!

“以溟”杜芊芊柔柔的唤了一声。

苏以溟拉开杜芊芊搂着他的手,起(身shēn)朝一旁的沙发上走去。

“以溟,我有件事(情qíng),想和你商量一下。”杜芊芊立即追了上去。

“什么事?”

“我看中了一个品牌,想要买下来,你也知道,我什么事都没有,要是手下有个公司经营着,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无聊了。”

“什么公司?”

“千度。”杜芊芊立即说道。

“这不是顾一诺的公司吗?”苏以溟脱口而出。

杜芊芊感觉有些不对劲,以溟怎么知道,这是顾一诺的公司?仔细一想,可能是因为陆已承的关系,他对陆家的每一个人,都了如指掌吧。

“是啊,人家很喜欢那个品牌嘛!你给我买下来好不好?”

“你自己去谈,谈妥了之后,需要多少钱直接告诉我。”苏以溟沉声回应。

“好!”杜芊芊开心的点点头,以溟简直对她太好了!

她还不知道,苏以溟已经拒绝她了!

当初,陆已承收购千度的时候,是千度资金短缺。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千度稳稳的渡过了那段艰难的时期,现在公司的业绩,正是蒸蒸(日rì)上上的时候。

这个时候,就凭杜芊芊,只能是被人扫地出门的份!

但是,苏以溟想要这个公司,倒是轻而易举。

不过,他不想动,甚至,在杜芊芊提出要收购这个公司的时候,他的心里,升起一抹异样的(情qíng)愫。

杜芊芊又要粘上去的时候,苏以溟突然站起来。她又扑了个空,心里好郁闷。

“上的事(情qíng),你看了没有?”苏以溟突然问道。

“我看了。”杜芊芊点点头,面对苏以溟的目光,有些心虚。这些事(情qíng),她都是背着苏以溟做的。

她很怕,那些人撑不住了,把她供出来!

现在,完全是拿苏以溟的(身shēn)份,在压着那些人。

有以溟在,那些人,应该不敢爆出来。

苏以溟最近的精力全都放在军区,今天才关注了一下这件事(情qíng),不知道杜芊芊就是这件事(情qíng)的始作俑者。

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件事(情qíng),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

他已经查到,整个事件都是顾一诺在主导着。

找律师,起诉,然后制造话题一步一步,稳扎稳打,在漂亮的反击!

不管之前,幕后的主使是谁,都要做好付出惨痛代价的准备。

这幕后的人,究竟是谁?

散布这样谣言,也真够蠢的!

突然,他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杜芊芊要买顾一诺的公司?

这个时候,怎么突然要提出买顾一诺的公司?

“你和顾一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有是有一点点,我们在千度的一家直营店里买鞋子的时候,有一点冲突,陆已承直接将千度收购了,还羞辱我和莜珂。”杜芊芊不敢直接否认,只是爆露了这么一点点出来。

说着,杜芊芊又粘了过去,拉着苏以溟的胳膊,“以溟,你把千度给我买了吧,好不好?”

陆已承能把千度给顾一诺买了。她就要苏以溟,把千度再给她买回来!

“你只是想要千度?没有做其它针对顾一诺的事(情qíng)?”苏以溟再次确认。

在准备和杜家联姻的时候,他是没有调查过杜芊芊,也没有必要调查,一个女人而已,只要对他最有利,谁都能成为他的苏太太。

杜芊芊,和外面的那些女人,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到目前为止,他连想上她的**都没有。

杜芊芊有些心虚,可是马上,她就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感觉,为什么苏以溟对顾一诺一的事(情qíng),这么清楚?

“你是不是在维护顾一诺?以溟,我怎么感觉,你对顾一诺格外的关注?”

苏以溟目光微暗,冷冷的眼神,朝她扫了过去。

杜芊芊立即闭上嘴巴。

“我刚刚就告诉过你,你自己去谈,谈成了之后,需要多少钱直接告诉我。”苏以溟冷声说道。

杜芊芊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以溟还是疼(爱ài)她的,都愿意帮她买下千度了!她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以免破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qíng)。

“收购千度就可以,不准给我弄出其它的事(情qíng)来!尤其是像上的这些。”苏以溟沉声吩咐。

杜芊芊立即点点头,“以溟,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拿起一旁的包包,朝外走去。

她更怕再留在这里,之前做的事(情qíng)抖出来,万一,惹得苏以溟不高兴,要是不给她买千度了怎么办?

苏以溟走到办公桌前,看着电脑屏幕。

顾一诺,你真的是给我一个大惊喜。

这个看似柔弱温婉的女人,但是骨子里却带着锋利的刺!聪明,也有手段。刚好,是他喜欢的类型。

可惜,她却是陆已承的人。

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苏少!靳司南失踪了!第四军区的人也少了一些,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什么时候不见的?”

“对不起苏少,我们还没有查清楚。”

“废物!不是让你们盯紧第四军区,任何风草动,都要像我汇报吗?”

“对不起,苏少,是我们疏忽了!”

“马上去查,一定要知道靳司南去了哪里!”

“是!”

苏以溟将电话重重的放了回去。他不明白,陆已承都死了,炸成了碎尸,靳司南还有什么好翻腾的?

靳家和陆家,迟早都要倒台!

等他先收拾了军区和那难缠的时御霆,再来收拾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苏以溟抽出一根烟,打火机在他的手中旋转着,迟迟没有点着那根烟。

这个消息,让他的心里升起一股烦躁。拿起电话,直接命令道:“把和靳司南一同消失的名单给我,还有,他们在军中是什么职务!”

“是!”

不一会,名单传了过来。

竟然有十一人。

其中包括一个负责通讯的士兵,还有一个军医。

这些人

靳司南和时御霆,究竟又在搞什么花样?

苏以溟站(身shēn)来,朝外走去,他还是不放心,立马要回一趟军区,尽快找到靳司南的下落!

r国

从知道陆已承的消息那一刻,搜索就没有停止过,范围,也在不断的扩大,可是依然没有发现,陆已承的踪迹。

“没有找到人,我们怎么和上级交待?”一人忧心忡忡的说道。

“要是能这么轻易的被我们找到,他就不是陆已承了。”

“现在怎么办?”

“只要他还在r国,我们就能找到他!还得抓活的!”

“要不要和苏少联络?告诉他这个消息?”

“蠢货!你还真当苏家那小子,和我们是一路的!?只有活着的陆已承,落在我们手里,我们才能和苏家那小子谈条件!到时候,我们要什么,他就得给什么了!”

“是!”

“现在,你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快找到陆已承!一个带着重伤,刚刚从昏迷中苏醒的人,都能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上给交待!”

“是!”

此时,靳司南带着人,已经上了一个小船。

沿着河岸下游,有一个私人的小码头,上了码头,就进入r国境内。

接应他们的,是当地的一个地头蛇,名叫巴达,是个狠角色!

当年,陆少和这个人打过交道。

陆已承和靳司南带着小古还有两个士兵,误打误撞的闯进了他们的地盘。火拼起来,差一点把他们的窝给端了。

后来,陆已承主动表示诚意,只(身shēn)犯险去与他们交涉。

才知道,是一场乌龙。就这样,结实了巴达。

其实,这些年,出生入死,结实的人也不算少。陆少就是有这种魅力,就连巴达这样的,都能轻易征服。

靳司南登上这个码头,看着迎面朝他走来,带着一个大金链子,走起路来,全(身shēn)的(肉ròu)都在颤抖的巴达。

“嘿!朋友!”巴达张开双臂,准备给靳司南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又胖了!”

“哦!n!”巴达捂着脸,后退一步。

靳司南笑了笑,上前搂着巴达的肩膀,“兄弟有事求你。”

顾松博从重病转到了普通病房,他知道,他手术的时候,都是顾一诺在外面守着他,但是,他却没有看到顾一诺的(身shēn)影。

护士将他安顿好,朝一旁的护工交待了几句要注意的事项,就去忙了。

顾松博想要抬起头,还没恢复过来的他,完全不能动。

“顾先生,你是不是不舒服?”护工立即上前来,细心的询问。

“我我想,见一见小诺。”顾松博吃力的说道。

“顾先生,你说的是顾小姐吗?”

顾松博点点头。

“顾小姐早上的时候来过了,你从重症病房转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在睡觉。”

“她现在在哪?”

“我也不知道。”护工摇摇头。

顾松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再出声。

小诺为什么不肯见他?他失去了一切,现在,只有小诺了。

顾一诺去了一趟医院,就直接回了陆宅。

再过观察几天,如果(情qíng)况稳定下来,她就可以回帝都了。

昨天晚上,和爷爷视频了一会,听见爷爷在咳嗽。让她很担心。这几天帝都的气候不是很好,爷爷一定是感冒了。

打开电脑,习惯(性xìng)的浏览了一些知名度比较高的站,她所营造出来的话题度,一直都没有沉下去。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顾一诺接通电话,“喂,卫风,有事吗?”

“顾总,有一件事(情qíng),我告诉你,你要忍住别笑。”

“什么事(情qíng)?这么搞笑?”顾一诺不解的反问。

卫风清了清噪子说道:“今天,公司里来了一个十分高调的大小姐,趾高气扬的就要来买下我们的公司。”

“收购千度吗?”

“没错。”卫风那边,已经忍不住了又笑了起来,“被我让保安,当成疯子赶出去了。”

卫风认识杜芊芊,就是因为杜芊芊和叶莜珂,陆已承才收购的千度。

结果,杜芊芊现在跑过来,要收购千度。也真的是蠢的可以!

特别是不可一世的态度,简直是可笑之极。

当时陆已承以那么快的速度,让卫风愿意出让,主要是因为陆已承给了他,他想要的。千度的未来,还有不可预估的市场前景!

“是谁?”顾一诺也有些好奇了。

“你认识的,杜芊芊。”

杜芊芊?顾一诺还真是有点吃惊。

“顾总,这件事(情qíng),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嗯。”顾一诺点点头。

“我问过律师了,案子可能很快开庭,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只管开口,只要是能帮到的,一定不余遗力。”

“好,谢谢你,卫风。”

“顾总,你那么客气干什么。我先挂了,有事再联系。”

顾一诺挂了电话,端起一旁的(热rè)水,喝了一口。

杜芊芊竟然把主意打到千度去了,心可真够大的!

拿起一旁的手机,给许瑞发了个消息。

许瑞听到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顾一诺发一信息,立即打开,看到信息内容,露出一丝笑意。

拿着手机,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将他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打开,又整理了一遍,点击发送。

他以黑衣人这个昵称,在目前最火的社交平台上注册了一个帐号,之前因为爆料,吸引很多人关注。

在他的主页里留言的人,纷纷要求,他爆出更多的内幕,质疑的声音也有很多,强烈要求,有图有真相。

贴子一发出去,立即引发了很多转载!扩散的程度,远超想像。

幕后黑手,浮出水面,黑衣人仗剑而出,有图有真相

贴子图文并茂,足够以证明,前一段时间的黑料,全是由一个邮箱发出来的!

往下拉,有惊喜!

紧接着,幕后黑手的邮箱帐号,直接贴了出来!

题外话

倾(情qíng)小剧场

顾一诺:“已承,好黑啊,你可不可以,不要离我这么近还是嗯进不进去。”

陆已承:“你握紧,对准,慢一点”

顾一诺:“还是不行,我手都没有力气了,已承,还是你来吧。”

陆已承:“诺诺,你确定我来?好了”

顾一诺:“为什么不装指纹锁?钥匙好难插!”

想歪的举手

有月票,就换指纹锁了啊喂

众仙女:二暖,我们鄙视你这种求票行为!

二暖邪恶笑:你们是给,不是不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