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继续保持这种关系/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芊芊看着这个贴子,气得把手机都摔了出去。这个黑衣人,究竟是谁?简直是吃饱了撑的,明摆着和她过不去!

“芊芊,依我看,那个人一定认识你,竟然连你的邮箱帐号都查出来了!”叶莜珂猜测道。

“认识我?究竟会是谁呢?莜珂,怎么办?怎么办啊?”杜芊芊急了。

“有苏少在,你怕什么?”

杜芊芊最害怕的就这一点!苏以溟那天问过她,她没有承认,他还警告过她,不要惹出其它的事(情qíng)。

一但爆光出来,他会怎么想她?

“能不能查出来,这个黑衣人是谁?我给他钱,让他不要再爆了!”杜芊芊看着面前的页,有些急切的说道。

叶莜珂也有些担忧,在背后不见光的地方黑人,她们还能心安理得。

这样被扒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rì)之下,调换了一个立场,马上就觉得,承受不住!

“我认识一个络公司的,有一些电脑高手,我让他们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查得出来。”

“莜珂,快联系他们,让他们越快越好!”杜芊芊这一次,真的是急了。

时御霆翻着页,眉宇微紧。

一开始,他只以为,顾一诺咽不下这口气,想讨回公道,所以才决定起诉这些公司,对于她这种做法,他也是支持的。

但是现在看来,事(情qíng)远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那个叫黑衣人的帐号,他派人去查过了,是个真正的黑客,没有办法追踪到一丝有用的信息。

这个黑衣人,究竟是顾一诺的人?还是那些看(热rè)闹不嫌事大的旁观者?

最让他不解的,是顾一诺做这件事(情qíng)的目的。

现在,靳司南那边还没有任何消息,苏以溟已经知道靳司南不在军区,一定会查找靳司南的下落。

所以这个时候,他一丝都不敢放松!

找到顾一诺的电话号码,直接打了过去,他觉得他有必要问清楚,顾一诺究竟想做什么。

“嫂子,我是时御霆。”

“哦,你好。”顾一诺立即打招呼。

“我最近浏览到上一的些消息,所以特意的打电话过来。”时御霆直接说出自己打这个电话的用意。

“你想知道什么?”顾一诺秀眉微蹙。她听得出时御霆话中的意思。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在起诉之前,就知道谁是幕后的黑手?”

“是的。”

时御霆没有想到,顾一诺会这么爽快的回答他的问题,他立即又问道:“这个人,究竟是谁?”

“苏以溟的未婚妻,杜芊芊。”

“是她?”时御霆有些吃惊。突然笑了起来,他敢断定,这件事(情qíng),苏以溟一定不知道。而且知道之后,一定会气得吐血!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已承和靳司南遇到伏击的事(情qíng),找到证据了没有?”顾一诺反问道。

“没有,不过这件事(情qíng),很快就会有结果了。”这一切,都得等陆少回来。

时御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还是等靳司南有了确切的消息,他再告诉顾一诺吧。

只凭一个一句话都没有说的电话,就断定还太早了。最怕的就是给了人家希望,又让人失望。

这对顾一诺来说,太残忍。

“嫂子,我是有些担心”

“你放心,我有分寸。”顾一诺打断时御霆的话。

“好的,不过一有什么(情qíng)况,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时御霆不放心的交待道。

毕竟顾一诺,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想要和苏家抗衡,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好的。”挂了电话,顾一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给许瑞又发了一条信息。

时时候了!

凌晨零点整。

幕后黑手浮出水面,你绝对想不到,竟然是

黑衣人,再次爆料!

杜芊芊的(身shēn)份,浮出水面。

一时间,杜芊芊这个名字,被顶上(热rè)搜!

不少友给黑衣人点赞,干得漂亮!万万没想到啊,竟然真的敢把这个幕后黑手给人(肉ròu)出来。

马上,杜芊芊的(身shēn)份就被扒了出来。

紧接着,杜芊芊苏以溟定婚,也顶上了(热rè)搜。

吃瓜群众可能一脸懵((逼bī)bī),这个苏以溟又是谁?

很快,就有人解惑,虽然只有了了几字,足以将苏家抖落出来。

各种各样的猜测,也开始成为(热rè)门的话题。

陆已承牺牲,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苏以溟。

苏以溟的未婚妻,竟然制造了那么多的虚假信息,要黑顾一诺。这里面的信息量,可就大了!

一阵电话铃声,将熟睡的杜芊芊惊醒。

“芊芊!快起来,开电脑,你被那个黑衣人扒出来了!”

杜芊芊睡意全无,立即爬起来,下(床chuáng)去开电脑!颤抖着手指,按了开机键,她甚至能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快的让她呼吸都急促了。

“莜珂,怎么回事?你不是给我找人,去查这个黑衣人了吗?他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为什么要把我扒出来!”杜芊芊完全慌神了。

“我们还没有查到这个黑衣人的信息呢,他就把你给扒出来了!”

杜芊芊已经开了电脑,随便一打开一个页,就是她的信息。

她的几个社交帐号,也被公布了出来,一打开,全是辱骂的话,简直是不堪入目!

看到这些,她差一点瘫软在地上,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qíng),已经到了她的心理承受极限!

“芊芊,你没事吧?”

杜芊芊想要出声回应,却发现自己只能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声。

虽然,不是现实世界,但是这样被人辱骂指责,她快要崩溃了!

最让她害怕的是,竟然把苏以溟也牵连进来。

“芊芊!你说话啊,你别吓我!”叶莜珂急切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莜珂,我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啊?”杜芊芊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她真的是害怕极了。

叶莜珂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先安慰杜芊芊:“芊芊,你别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先在家里躲几天,不要出门,等过几天,风头过去了就会好的。”

杜芊芊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在,还能躲在屋子里,明天呢?难道她要躲在家里一辈子吗?

“莜珂,你说扒我的这个人,是不是顾一诺!除了她,还能有谁!”

“这个我还真不敢确定,我找的人说了,这个黑衣人可能是个顶尖的黑客。你想一想,这种人,不一定是有钱就请得动的。”

杜芊芊现在,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她要想一想,接下来应该怎么面对苏以溟!

他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qíng),立即和她退婚啊?

不,不会的,他那么(爱ài)她,给她那么多钱,随便让她花,一定不会因为这件小事,就和她退婚的!

“芊芊,你听我的,现在你把电脑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清除了,我怀疑你的电脑被黑客侵入了!你销毁了所有的东西,不要保留证据,顾一诺那边,还在起诉呢!”

“对,对,要销毁了。”杜芊芊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爬起来朝电脑冲了过去。

“芊芊,其实现在,我还有一点担忧,你看上现在,说你报黑料抹黑顾一诺的话题几乎已经不见了,现在都是围绕着苏以溟和陆已承在说。”

杜芊芊的心里好乱,她刚刚都没有好好的看那些东西。也没有勇气去看。

“都说了什么?”

“总之就是说,你是苏以溟的未婚妻,你的一切行为,也许就是苏以溟授意的,抹黑顾家,以得到最大的利益!”

“不!才不是这样!我就是恨顾一诺,才做的这件事(情qíng)!我一开始,什么都没有想,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杜芊芊怒声喝道。

“芊芊,你冷静一点,我当然知道,可是这些人不会听你解释的。”

“莜珂,你不要说了,我要冷静一下,先让我冷静一下。”杜芊芊立即挂了电话瘫软在地上。

“我要怎么办?怎么办啊?”

也不知道,苏以溟现在知不知道这件事(情qíng)。

她拿着手机,按了苏以溟的电话号码,但是始终没有勇气拨出去。

顾一诺!都是因为顾一诺!要不是顾一诺,她怎么会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

她好像找到一个发泄点一样,恨顾一诺恨得压根发痒。

此时

顾茗雪也在浏览页,就这么被曝光了,杜芊芊也真够可怜的。

她有一点怎么也想不通,她和顾一诺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早就把顾一诺的(性xìng)子摸透了,结果她却在顾一诺的(身shēn)上,吃了那么大的亏!

那杯果汁,顾一诺究竟是怎么发现不对劲的?

好像就从那个时候开始,顾一诺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就连妈妈安排的那些,都能一一躲过,化险为夷。

杜芊芊也在顾一诺的(身shēn)上,吃了这么大的亏。

其实,她不过是在利用杜芊芊罢了。

陆已承死了,她才敢回来,她发现,顾一诺还是被保护的很好。陆家老爷子还是将她当成陆家人的一样。

也就只有苏家的人,才能利用了。

她找上了杜芊芊,没想到,杜芊芊与顾一诺也有过节,一拍即合。才有了上的那些事(情qíng)。

她承认,手段不是很高明,但是好就是见不得顾一诺好!

突然,电话响了,顾茗雪低头一看,冷冷一笑,接通电话。

“顾茗雪!你动手了没有?”杜芊芊嘶哑的声音响起。

“你急什么?我这几天也得先摸清她的行珵,然后再好好的计划一下。”

“我要顾一诺的命!你直接开个价吧!我不要让她活着走出市!”杜芊芊将所有的怨恨,全都记在顾一诺的(身shēn)上,她所承受的这些心理上的煎熬,就算是弄死顾一诺,也不解恨!

“你放心,我绝对会让她生不如死!”顾茗雪说完,挂了电话。

就这么让顾一诺死了,简直太便宜顾一诺了!

虽然顾茗雪这么说,杜芊芊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

她不想面对!真希望这件事(情qíng),就是一个噩梦,等到睡醒了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个时候,以溟一定在休息吧?

希望他不要看到这些信息,最起码,晚一点再看到也好。

杜芊芊立即将手机关机。她怕在这个时候,听到苏以溟的电话。

她不愿意看到他生气的样子,更不能和他退婚!绝对不能!

今夜,注定很多人,无法安稳的入眠。

白聿合上电脑,拿起电话,朝助手吩咐道,“给我定一张机票,我要回市。”

“回市?”

“是的,明天早上,最上的一班!”

白聿起(身shēn)去收拾东西。他知道,顾一诺回市了,是因为她的父亲突然重病,而回去的。

上的事(情qíng),他一直在关注着,没想到,事(情qíng)会发展到这一步。

这就是她希望看到的吗?

用这种方式,来替陆已承讨个公道?

真的是好傻啊!

她不知道,苏以溟是什么样的人。冷血残酷,什么事(情qíng)都能做得出来!她这样,完全将自己置(身shēn)于危险之中,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陆已承,值吗?!

他是绝不可能,让她受到伤害!

席文越收拾好手上的资料,抬起头,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

干他们这行,基本没有工作时间这么一说,有时候盯一个目标人物,都要盯上好几天,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没有委托的时候,天天在家里睡大觉。

最近,最上的委托也比较少,所以他的时间,也相对充裕很多。

顾茗雪回市了,他一直派人跟着。

这几天上的事(情qíng),他也关注了一下,心里不断的猜测着小米粒的(身shēn)份。

难道,这个叫顾一诺的女孩,就是小米粒吗?

席文越看着顾一诺的照片,陷入沉思。

如果,真的是她的话,那她可完全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心里,不但敢这样挑衅杜家,还把苏家也牵连进来了。

席文越点着一根烟,抬起腿敲在桌子上。不管她是不是顾一诺,这件事(情qíng),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和她,也只是金钱交易的关系,她付钱,他办事。他不能掺杂太多的个人(情qíng)感进去。更不能将自己搅进麻烦之中。

一根烟抽完,席文越拿起桌子上的帽子,起(身shēn)朝外走去。

“六子!叫上阿文,跟我走一趟。”

“老大,去哪啊?”

“去市!”

一辆越野车,发出一阵有力的轰鸣声,直接冲入夜色之中。

席文越还是没有办法,坐视不管!从跟踪顾茗雪发现顾一诺也回了市,他还是去一趟,才能心安。

夜深了,顾一诺关上电脑,无力的趴在桌子上。

具体,这件事(情qíng),会发酵成什么样子,她不知道,也无法控制了。至于她会有什么后果,她也没有想过。

这是她,能为已承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qíng)。

时钟的指针指向凌晨两点半,她还没有一点睡意。

诺大的房间里,显得无比的空旷,每当她一个人,独自相处的时候,脆弱与悲伤,将她团团包围,让她无处可藏。

天微微亮了

苏以溟在这个时候,才知道上发生事(情qíng)。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事(情qíng)早已经到了全民皆知的地步!

这件事(情qíng),究竟是顾一诺的意思,还是时御霆在前后搞的鬼?

这个杜芊芊,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qíng),竟然还敢隐瞒他!

“苏少,我已经派人去压制这件事(情qíng),很快就会平息下来。”一个人推门而入,朝苏以溟恭敬的汇报。

“都变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压制的必要!”苏以溟怒喝一声。

他现在,恨不得掐死杜芊芊这个蠢货!

“时御霆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盯紧军区的动向。”苏以溟抬步朝外走去。

如果这个杜芊芊,老老实实的,他不介意用钱养着她,只要她扮演好苏太太的角色。但是,事实,好像并不是如此!

杜家

杜明峰一早起来,才知道上的事(情qíng),将手中紧握的咖啡杯都摔了出去!

“把杜芊芊给我叫下来!”

杜芊芊的(身shēn)影,从楼梯口探出来,一看她爸爸竟然气成这样,连忙缩了回去!

“你还敢躲!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杜明峰怒喝一声。

一旁的杜夫人都下了一跳,想上前去劝一下,却被杜明峰的眼神制止,不敢再出声。

杜芊芊从楼上走上来,跑到杜明峰面前跪好。

“爸,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就饿过我这一次吧。”

“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再和那个顾一诺过不去!你偏偏不听,你知道你现在,闯了多大的祸!”杜明峰抽出一旁的鸡毛掸子,朝杜芊芊(身shēn)上,狠狠的抽了过去。

“啊!爸爸,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我知道错了!”杜芊芊哭喊着求饶!

杜明峰怒气未消,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养出这么蠢的女儿!

陆已承死了,陆家马上要倒台,他这个时候,赶紧攀上苏家,一是能保他的位置,二是将来,自己儿女未来都能依靠苏家。

这明明是一桩好婚事,现在倒好,上的事(情qíng),还不知道要给苏以溟带来多少麻烦!他要是不爆打杜芊芊一顿,都没有办法和苏以溟交待!

“爸爸!不要打了,好痛!”

杜明峰挥起手,又狠狠的抽了几下!

杜芊芊疼的受不了,蜷缩成一团,她还不知道,她究竟犯了多大的错嘛,她爸爸竟然把她往死里打!

从小到大,她犯过那么多错,也没有挨过这么重的打!

“我不打你,你怎么长记(性xìng)!我说的话,你全都当成耳边风!”

整个杜家,回响着杜芊芊的鬼哭狼嚎!

苏以溟从军区出来,立即给杜芊芊打电话,没想到,电话竟然关机了!一瞬间,火气都要遏制不住!直接开车,去了杜家。

车子刚刚驶进来,就听到屋里传来的哭喊声。

“苏少,您这边请。”保姆把苏以溟请到正厅。

杜明峰一看苏以溟来了,本来已经停下来了,又朝杜芊芊抽了几下。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他能下得去死手吗!

可是他不得不打,现在还不知道苏以溟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以溟!以溟!”杜芊芊一看到苏以溟的(身shēn)影,立即扑了过去,拽住苏以溟的裤腿。

苏以溟看着面前的女人,一股浓浓的厌恶感,袭上心头,他竟然让这种女人,做他的苏太太!

“以溟!你快救救我,我爸爸他要打死我!”

“打死你,都算轻的!”苏以溟冷声回应。

杜芊芊的心,猛然一缩,抬起头看向苏以溟,在他(阴yīn)鸷的目光中,缓缓将手松开。

苏以溟直接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看着面前的父女两人。

杜明峰原本以为,苏以溟看到他下这么重的手,应该也会消气了,没想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顿时,他就知道,这件事(情qíng)对苏以溟的影响,有多严重!

“苏少,就算现在打死芊芊,也无事无补,还是尽快想办法,消除这件事(情qíng)的负面影响才是。”

“是啊,以溟,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杜芊芊直接朝苏以溟爬了过去,“我也是想帮你,所以才这么做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qíng)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帮我?”苏以溟的声音,从齿缝里挤出来,“那我还得感谢你?”

“不,不是的!”杜芊芊立即摇头,“只要你不生气,我怎么样都可以,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做什么事(情qíng),都会事先和你商量。”

苏以溟倾(身shēn)上前,捏住杜芊芊的下巴,冷声质问:“你还有没有背着我做什么?”

杜芊芊想到她让顾茗雪去做的事(情qíng),心里一阵纠结。这件事(情qíng),是顾茗雪要做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就算是顾一诺死了,也是顾茗雪下的手!

想到此,她还是摇了摇头:“没有了。”

“最好是没有了!”苏以溟站起(身shēn)来,朝外走去。

杜明峰将手中东西朝杜芊芊扔了过去,头一阵刺痛!本来以为,陆家是靠不住的,虽然明兰是他的亲兄妹,但是陆已承和他们完全不来往。

以为,芊芊嫁到苏家,从此与苏家,就是亲家,总是有一棵大树可以靠着了。现在来看,他是一步错,步步错。

现在回想起来,苏以溟那么急着定婚,是别有用意啊!

他太贪心,结果,一步走错,就没有回头路了!

“送她去医院!”杜明峰说完,转(身shēn)上楼。

杜芊芊被人送到医院,这一(身shēn)伤,不养个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

要不是苏以溟将这件事(情qíng)压下来,前一段时间,顾一诺所承受的围攻采访,就会出现在杜芊芊的(身shēn)上。

苏以溟坐在车里,看着苏家的车子驶远。

要是杜芊芊被人围拍,不一定再给他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qíng)!

现在,他对杜芊芊简直厌恶到了极点!

拿起电话,朝助理吩咐道:“把我给杜芊芊的那张卡停掉!”

三天后

顾一诺去了一趟医院,顾松博恢复的很好,医生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这是顾一诺,从顾松博住院以来,第一次在他醒着的时候来看他。

顾松博看到顾一诺的(身shēn)影,有些激动,抬起手,朝顾一诺伸了过去。

“小诺,小诺”

顾一诺站在(床chuáng)边,看着他,“我刚刚从医生那里过来,他说你已经没有大碍了,再住一段时间,好好的恢复一下,你就可以出院了。”

顾松博发现,顾一诺对他的疏离。

要是在以前,他完全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但是现在,他躺在病(床chuáng)上,经历了一次生死,心境完全不一样了。

他现在,只想(身shēn)边有一个亲人,能够陪陪他。想要出声,却觉得舌根有些发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给你请了护工,等你出院,也会有人照顾你。有什么事(情qíng),你再给我打电话。”顾一诺轻声交待。

“你要走了吗?”顾松博的些慌了。

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很快要开学了,我也要赶回去。”

“这几天,辛苦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出院以后,好好养着,不要再胡思乱想。”

“嗯。”顾松博虽然答应下来,但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

能不想吗?他经历这样的起大落,有哪个人,能够真正的做到,心如止水?反正,他是做不到!

“你什么时候走?”

“今天,或者明天。”

“这么快?”顾松博的心里,一阵凄凉。

“那就明天吧,你还缺点什么,我给你准备好。”

“我什么都不缺,你今天能不能在医院里,好好的陪陪我?”

“好。”顾一诺点头答应下来。

顾松博终于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还是他的大女儿贴心,一想到程诗丽出轨赵敬那个混混,小雪又吸毒,混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他就更加发现小诺是有多么好。

“我去洗个水果。”顾一诺起(身shēn),朝外走去。

当她端着水果走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病房里,多一道(身shēn)影。

白聿放下手中的花篮,朝顾一诺望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一诺尴尬的询问。

“回来市有点事(情qíng),听到你爸爸住院的消息,特意过来看看。”白聿淡声回应,目光朝顾松博望去:“现在(情qíng)况怎么样?”

“已经没事了,谢谢你。”

“没事就好。”白聿朝顾一诺走近一步,轻声询问:“我们能借一步说话吗?”

“好。”顾一诺点点头,跟着他朝外走去。

两人走到医院前面的花坛前,白聿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来,顾一诺站在树下,目光复杂的看向她。

“诺儿,这一段时间,你受委屈了。”白聿心疼的说道。

顾一诺知道,白聿指的是上的事(情qíng),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事,都过去了。”

“诺儿,你那天你对我说,我们是师生也好,知已也好,朋友也好,不会发展成那种关系。我想了想,我觉得,我们是师生,是知已,也是朋友,我也愿意,保持着这样的关系。”

顾一诺抬起头,迎视着白聿的目光,愣住了。

“只要你需要的时候,我一直都在。”白聿缓缓起(身shēn),朝顾一诺走了过去,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小丫头,别傻傻的,什么事(情qíng)都自己一个人扛。”

顾一诺尴尬的朝后退了一步,白聿这样宠溺的动作,虽然像个大哥哥,宠着临家小妹妹一样,还是让她很不自然。

“我”

“都快中午了,你饿了吗?”白聿打断她的话,询问道。

“我答应爸爸,今天陪他的。”顾一诺立即说道,生怕白聿会发出邀请让她出去吃饭。

“我没有要请你出去吃饭的意思,你想吃什么,我去买些回来吧?”白聿笑着说道。

“不,不用麻烦了,我让小刘定餐了。”

“诺儿,你是想让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吗?”白聿抬眸,目光紧紧的锁定着她,等着她的答复。

“不,不是的!”顾一诺反驳。

对于白聿,她的心里,还有几分愧疚,在他的注视下,小声说道:“我怕你对我太好,我欠得太多。”

白聿突然笑了起来,“我对你好,是我的事(情qíng),你不要有负担,更谈不上,欠不欠的。如果,你真的觉得你欠了我的,让我们的相处的方式,回到最初的那种状态,就好。”

顾一诺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回病房里等着我,我去买点吃的。”

“嗯。”顾一诺点点头,转(身shēn)朝病房走去。

白聿站在原处,一直看着她的(身shēn)影,消失在眼前,才转(身shēn)离去。

事(情qíng),并没像白聿担心的那样,苏以溟只是压下了此事,借由其它的事(情qíng),降低了这件事(情qíng)的关注度。

外面的局势,似乎平静下来,但是军区的事(情qíng),却连连受阻。

苏以溟的任命书,迟迟没有批下来。就连第四军区,改编制的事(情qíng),也无法进展。

原本,在苏以溟撑控中的事(情qíng),一件一件都变得棘手起来。

顾一诺收拾好行礼,走下楼,小刘已经客厅里等着了。

“一诺小姐,我来提吧!”

“门窗都检查好了吗?”顾一诺不放心的询问道,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都检查过了。”小刘将行李提起来,放到后备箱里。

顾一诺上了车,车子缓缓朝前方驶去。

“顾一诺已经出发了?”电话里,传来一阵(阴yīn)冷的声音。

“是的,我们现在在跟着她。”

“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

“好!我马上就来。”顾茗雪猛吸了一口手中烟,朝烟灰缸按去,站起(身shēn)朝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