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二千万,我弄死她!/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一诺坐在车后座,拿出耳机打开一道音乐,熟悉的旋律在她的耳边响起,这是他曾经唱过的歌。

她忘记把他唱的歌录下来。听到原创,想到的,全是他的低沉醇厚的噪音。

她缓缓闭上双眼,仔细的聆听着。

早上的车流,异常拥挤,前后左右,全是堵在路上的车子,远远的望去,像是一条长龙。

终于,冲破了拥挤,过了前方的红绿灯,路况就畅通了。

这时,绿灯时间,还很充足,小刘转动方向盘,朝前方驶去。

突然,有一个车子加塞了进来,将保镖的那辆车子挤在后面,红灯亮了,车子没有办法再前行。

这个红绿灯有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小刘已经驶离好远。这样的街道上,车速由不得自己控制,只能和车流保持一致。

小刘从镜中朝后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保镖的车子,尽可能的放慢了速度。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小刘用蓝牙接通。

“我们的车子堵在红绿灯这里了,前面两辆车子,发生了摩擦。”保镖给小刘打了个电话。

“现在(情qíng)况怎么样?”

“不知道,在等交警处理。”

这样的事(情qíng),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起,尤其是在这样的早高峰时段,小刘没有多想,看了一下路程,距离机场还有三十多分钟。

“我们直接去机场等你们,现在时间还很充足。”

“好的!”保镖挂了电话。看着前面的车子,焦急的等待着。

他们发现,前面两辆碰撞的车子,车主竟然下车了,抽着烟聊起天来。感觉这一幕,怎么看都有些怪怪的。

这样的(情qíng)况下,还能这么悠闲?

“要不这样,我留下开着车子去机场,你们几个,下去打车,尽快跟上一诺小姐。”

“好!”一旁的几人,立即下去打车。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前面那两个出了事故的车主眼里。

下了环城路,就是通往机场的快道,路况一下子宽松下来,宽阔的车道上,没有几辆车子通过。

小刘也加快了车速,想尽快赶到机场。

前面,是一个隧道,一个拐弯处,并排停着几辆车子,把道路全都占满了!

小刘看到这种(情qíng)况,心里一紧,突然猛踩刹车!

突然,这几辆车子也动了!竟然直接朝他的这辆车子围了过来。

顾一诺抬起(身shēn)子,不解的看向窗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一诺小姐,坐好了!”小刘朝后座说了一声,突然换挡加速!冲着那两辆车子的间隙,迅速的冲了过去!

“妈的!不要命了!”一辆车子的司机怒骂一声。

他们开的车子,几乎等于报废品了,那是这辆将上千万的车子的对手,这样直面撞过去,也得是他们粉(身shēn)碎骨,那辆豪车,可能一点脆皮都蹭不掉!

“一诺小姐,报警!”小刘一踩油门,车子的速度更快。

顾一诺愣了一下,马上拿出手机。

汔车的轰鸣声,在这个隧道里不断的响起。

“让开!”一个司机朝另一个人大喊道,车子猛得拐了个弯,与小刘开的车子,擦(身shēn)而过!

顾一诺坐在车子里,都能看到,从窗户外迸出的火花!

“你好,我要报警!”顾一诺对着接线员,大声喊道。

小刘的车子,因为惯(性xìng),没能及时刹住,一边擦着隧道的护拦,一路带着火花冲了出去!

“一诺小姐,你没事吧?”小刘回过头,担心的询问道。

“没事!”顾一诺摇了摇头,“我已经报警了!”

“好,坐稳了!”小刘踩了一脚油门,车子飞速朝前方冲去。

前方不远,又一个隧道,小刘开着车子,冲了进去,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些路障。这样撞上去,车子很有可能被那些铁丝缠住。

要么,就撞出去,不知道是什么后果,要么就只能熄火!

他看到,隧道边上,站着几个人,正在朝他(阴yīn)(阴yīn)的笑着。

小刘突然踩住刹车,猛打方向盘,车子直接打横,飘了出去,地面上都磨出火星来了!留下一道黑黑的的轮胎印记,冒着浓烟!

“特妈的!”一旁的人骂了一声,设置的路障,完全没有用上。

小刘立即打车方向盘,突然逆向调头,他必须得把一诺小姐,安全的带离这些人的包围!绝不能再让一诺小姐出什么意外!

那几辆车子,一见那辆黑色的车子又冲了回来,脸上也憋着一股狠劲一个人直接将车子往前面一横,飞速的跳下车!

“小刘!小心!”顾一诺看着前面完全挡住他们去路的车子,惊恐的喊了一声。

这个时候,车速已经快到失去控制了!小刘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冲过去!

要不然,他们会撞到两边的隧道,有可能(情qíng)况还会更严重!

车速未减,朝着那辆车撞了过去!

“啊!”顾一诺惊叫一声,捂着脸,不敢再看。

剧烈的撞击,让车(身shēn)猛得颤,顾一诺感觉自己快要飞出去了!还好,有安全带扣着!

“轰!”那辆车子被撞得七零八落,玻璃碎开的声音,就像是一场爆炸!

玻璃的破片,划过车窗,声音震耳(欲yù)聋!锋利的玻璃碎片,只是在这辆豪车上,流下一点点痕迹!

黑色的车子,冲出十多米远,小刘拼命的握着方向盘,车子失控,冲到一旁的绿化带上。

顾一诺发现,前面的车窗已经被撞的出现了裂纹,但是还没有碎裂!可以想象到,刚刚的一幕,有多惊险!

几辆车子突然飞速的朝她们这边冲了过来!

“小刘!”顾一诺失声喊道。

小刘立即倒车,但是车子有一个轮子卡到了绿化带里,接触了泥地,一加油门,就开始打滑!怎么也倒不出来!

那几辆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几人看到这样的(情qíng)况,一脸(阴yīn)笑的走下车。

“让你小子还跑!”

一个人拿着一个锋利的铁棍,朝这边走了过来,对着车门,就是一通猛砸!

车门被暴力砸开,一把刀,横在小刘的脖子上,“下车!”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想要钱,要多少,只管开价!”小刘试着和这些人谈判!

那人突然抽出刀子,直接朝小刘的腹部戳了一刀!

顾一诺看这一幕,心紧紧的揪紧,“住手!你们快住手!”

那人将刀子抽出来,将小刘从车子里拉了出去,拿着带血的刀子,朝顾一诺指去。

顾一诺紧紧在后座上,小脸煞白,刀锋离她越来越近,锋利的刀尖,就要刺破她的皮肤!

那人突然转了一下手腕,用刀柄朝顾一诺的头上,狠狠的挥去!

“一诺小姐!”小刘失声喊道,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一人打开车门,将昏迷的顾一诺,从车子的后座上拽了出来。

“你们放开她!”小刘怒吼一声。

一人直接走上前,踩在小刘背上,对着他就是一通猛踹!

小刘奄奄一息,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一诺被那几个人带走!

好痛!

顾一诺挣扎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完全动弹不得。眼睛也没有办法睁开,好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

扑鼻而来的,是一股血腥味,让她一阵恶心。

她吃力的抬起头,朝四周望去,突然,一张带着笑意的脸,在她的眼前,不断的放大。

“顾茗雪!”

“姐姐,是我。”顾茗雪叼着烟,笑着点点头。

顾一诺吃力的将脸转向一旁,不愿意与顾茗雪对视。

顾茗雪突然揪住顾一诺的头发,强迫顾一诺看着她,“顾一诺,你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清高的?”

“你还真是,不择手段!”顾一诺冷声反驳。

“是啊,为了你,我几乎是绞尽了脑汁!我不计一切后果,就只为了今天!顾一诺,这是你应得的!”

顾茗雪拿起手机,对着顾一诺,一阵猛拍。

现在,顾一诺已经落到她的手里了,她想让顾一诺生,顾一诺的就生,想让顾一诺的死,顾一诺就得死!

在顾一诺死之前,她还得在杜芊芊那里拿点好处。

选中这些照片,给杜芊芊发了出去。

杜芊芊收到这些照片,差一点没的激动的叫出声。

顾茗雪果然成功了!顾一诺在顾茗雪的手里!

“杜芊芊,人在我这里,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你承诺给我的钱,马上打到我的帐户里,你每打一笔钱,我就满足你一个愿望。”

杜芊芊听着顾茗雪的声音,压制着心中激动,“你究竟需要多少钱?”

“一百万,我打得她遍体鳞伤!”

“两百万,我可以给她注(射shè)毒品!”

“三百万,我可以找一个男人上了她,给你发送现场视频。”

“一千万,我可以让十个男人一起上她!”

“两千万,我可以让她受尽折磨与屈辱死在这里!”

听着顾一诺(阴yīn)森的声音,杜芊芊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这个女人,简直疯了!但是,她的心里,隐隐的升起一抹期待。

要不是顾一诺,她能被人(肉ròu)吗?她能被以溟嫌弃吗?

“我直接给你打两千万!”杜芊芊一狠心,准备一劳永逸!

反正,她有的是钱!

“好,我等着你把钱给我打过来。”顾茗雪冷冷一笑,挂了电话,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顾一诺,朝一旁的人吩咐道:“把她给我吊起来。”

两个人立即拉动一旁的绳子,顾一诺感觉背后一紧,双脚离开地面。

她的衣服上,都是血迹,头上的伤,伤口已经被血凝固了,手腕被粗糙的麻绳勒伤,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顾茗雪看着顾一诺,冷冷的询问道:“顾一诺,你有没有想过,你在背后陷害我的时候,会有这么一天?”

“顾茗雪,那是你罪有应得!”

“我罪有应得?你就该和你那个短命的妈,一起死在那场车祸里!你为什么还要活着,抢走属于我的东西?”

顾一诺没有理会顾茗雪,她缓缓抬起头,朝四周望去,发现四周,一片空旷,可以远远的看到市的地标建筑。

她能断定,这里一定很高,最起码,得在三十层以上的高度。

四周,很荒凉,几乎没有看到什么建筑。

她有脑中搜寻着,有没有一个地方,吻合这里的环境。

突然,她得出结论!

这是位于市与另一个城市的交界处,有两幛孤零零的烂尾楼!每一幛都有几十层高,当时还因为这两幛烂尾楼,上过市的报道。

这两幛楼,已经在这里,屹立了一年多了!

在发生事故之前,她报警了,也不知道小刘现在怎么样,警察能不能找到这里来。

顾一诺的沉默,刺激了顾茗雪,要不是在等着杜芊芊的钱入帐,她好一步一步的给杜芊芊看她凌虐顾一诺的视频。

其实,她早就忍不住,想将她刚刚和杜芊芊所说的那些,一点一点的加注在顾一诺的(身shēn)上!

几分钟后,手机发出一声提示音。

“顾一诺,钱到位了,你准备好了吗?”顾茗雪看着顾一诺,笑得好得意。

顾一诺看向顾茗雪,咬紧牙关,事到如今,她反而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顾茗雪拿着手机,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惊诧。

怎么就一百万?!

杜芊芊不是说,直接打两千万过来吗?她立即打了个电话过去。

“杜芊芊,你给我耍什么花样?”

“顾茗雪,我一下子给你打那么多钱,你跑了怎么办?先打一百万,让我看看你的手段!我再往上加码!”杜芊芊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

“好!”顾茗雪挂了电话,拿起一旁的皮鞭,将手机递给旁边的一个人,“拿好了,给我拍的清楚一点。”

“啪!”一声脆响传来,在这个空旷的屋子里回响着。

一鞭子下去,顾一诺的衣服直接被抽烂了,留下一道血痕!

顾茗雪握着手里的鞭子,遏制不住的兴奋!

想着之前,她所受的屈辱,所有的愤怒,全都化成了力量,狠狠的朝顾一诺抽了过去!

“顾一诺!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我会让你,尝尽我受过的屈辱!”

“顾一诺,你为什么不叫!我就不信,你那么有骨气!”

一鞭一鞭抽在顾一诺的(身shēn)上,顾茗雪的就好像,找到了比毒品还兴奋快活的感觉!

杜芊芊看着手机里的视频,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的退去,鞭子每响一下。她的心就跟着紧一下。

这样的场面,简直是太刺激了,还有一些小小的兴奋。

“给我看一看!”叶莜珂急着将手机抢了过去。

看到后,心里也是一惊。

“怎么样?小珂,你那里凑到钱了吗?”杜芊芊要给顾茗雪打钱的时候,突然发现,苏以溟给她的卡,被停掉了!

她一分钱也拿不出来!

赶紧东拼西凑,先凑了一百万,先给顾茗雪打了过去。

“把你那些钻石,珠宝先卖了!我哪里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来!”叶莜珂反驳道,“我仅有的二十万,全都给你了。现在凑,也凑不了那么多!”

“我刚刚找人借了一点,还差三十万,就能凑够一百万了!”

“芊芊!算了吧,不能和顾茗雪这样的人打交道,她就是个不要命的,也不计后果!她和顾一诺本(身shēn)就有仇,就算是你不给她钱,她也不会放过顾一诺!现在,是她和顾一诺的事(情qíng),不要把我们牵连进来了!”

杜芊芊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她以前,有着苏以溟给她的卡,从来没有把钱放在心上,两千万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目。

也就是,她一开心,买几颗钻的钱!

所以,她愿意花两千万,买个乐子!让自己出一口恶气!

就好像是一个赌博成瘾的人一样,完全被顾茗雪勾住了心思。也没有办法,完全放下。

一辆湖蓝色跑车,迅速的急驶在公路上。

前方,挂着一个警戒的牌子,这个路段,警察已经封路,对外传出去的,是发生了严重的车祸。

白聿开着车子,直接冲入境界区内,看到路面上的状况,心里猛然一紧。

离顾一诺报警,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白聿也是在机场,没有等到她,才知道,她在路上出了意外!

那辆豪车,被撞的不成样子,停在路中间,地上,还有一些血迹。

场面,触目惊心!

白聿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苏以溟!马上放人!”白聿对着电话,怒吼一声。

苏以溟愣了一下,不明白白聿究竟是什么意思,“白先生,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少给我装傻!苏以溟,如果顾一诺伤了一根头发丝,代价,你承受不起!”白聿冷声威胁。

顾一诺?苏以溟立即坐直(身shēn)子,“她怎么了?”

“不是你?”白聿有些吃惊,他以为,是苏以溟!

“我什么都没做。”

白聿立即挂了电话,心里更加着急,不是苏以溟?那会是谁?

诺儿,你现在在哪?别怕,我一定会找到你,别怕!

白聿的心里一阵慌乱,多耽搁一分一秒,诺儿就多一分危险!

调转车头,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他来的时候,已经了解过了。

这一带的摄像头都被破坏,所以现场发生了什么,根本就没有人知道!

他只能等,等警察对诺儿坐的那辆车子的行车记录仪进行调查,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所以,现在最快找到诺儿的方法,就是回警局!

“老大,老大!好像出事了!”六子推开席文越的门,拿着手机,朝席文越的脸贴了过去。

席文越起(身shēn),看着这条消息:龙门口隧道,发生连环相撞重大车祸,已经封路。

“你看给看这个干什么?”

“老大,你看,这是有人在警察封路之前拍的一张照片,你看这个车!”

席文越是觉得,这个车子有些眼熟!

“老大,这不就是,那个叫顾一诺的女孩子坐的车吗?车牌号一模一样!”六子的记(性xìng)最好,尤其是记车牌,过目不忘。

席文越一把抢过手机,仔细的看了几眼,“她出事了!”

“马上告诉我,顾茗雪今天的行程!”

警察已经通过行车记录仪里的视频,发现现场的确是有一辆车子逃走,断定他们就是用那辆车子把人带走!

立即组织其它警员,调出隧道附近的视频,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那个路口,四通八达,分流的路口很多,这样查下去,太耗时间了!

但是,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白聿坐在警局里,着急的等着结果!

警局的侧门,一道(身shēn)影,直接冲入后面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早就人在这里候着。

“行车记录仪上的视频呢?”

“在这里!”工作人员,立即将他们截取的发生事故的时的内容播放出来。

“把各个分流路线的视频,调过来!”

“好的!”

那道(身shēn)影,站在电脑屏幕前,一个人盯着所有路线上的视频,一旁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完全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

视频上,车来车往,每一个视频都代表着路线上的摄像头,短的路口距离隧道大概有五分钟的行车距离,长的,有一个小时的车距。

一共有八十多条路线,那辆车子有可能会经过!

屋里的人,看着那道视频前的背影,一个个都惊讶的张大嘴巴,眼神里的(情qíng)绪,别提有多复杂!

突然,他点中一个视频,不断的放大!

就是那辆车子!出现在了视频里!

这是这辆车子,第一次出现在视频里。通过车子去往的方向,立即排除掉三十多条线路。

他直接那三十多条线路的视频关掉,继续盯着屏幕!

又过了十分钟,那辆车子又出现了!视频又被关掉是了几个。

一旁的人,简直傻眼了!外面十多个工作人员,盯着屏幕这么久了,还没有找到这辆车子!

“给我一辆车!要最快的!”

“好!好的!备车!”

两分钟后,一辆黑色的摩托车,发出一声轰鸣,冲出警局。

他并没有看完所有的线路,剩下的,工作人员立即排除,终于确定了那辆车子的方向。

“找到了!找到了!”一个人兴奋的从办公室里冲出来,“就是这条线!”指着交通图,朝面前的众人说道。

白聿猛然站起(身shēn),看着那个指着的线路,转(身shēn)朝外冲去!

“立即出警!”警局里,一声令下,工作人员立即朝外冲去。

一瞬间,整个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指挥员,和一个助手。

“头儿!我刚刚看到的人,是不是”助手还是不敢相信,朝指挥员望去,他甚至,都不敢说出那个名字。

“是他!”指挥员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顾茗雪打累了,将鞭子扔到一旁。顾一诺已经昏了过去。

她拿起手机,拨通杜芊芊的电话号码。

“杜芊芊,看到了没有?剩下的钱,什么时候给我打过来?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耗。”

“你等着,我马上就打一百万过来!”

“又是一百万?”顾茗雪眉宇微挑,极不满意杜芊芊的这种行为。

“顾茗雪,其实,我在利用我,不过,谁让咱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就算是,我不给你钱,你今天也不会放过顾一诺。”

顾茗雪的笑意,僵在唇角,杜芊芊这个蠢货,是怎么反应过来的?

“你说有没错,难道,你不想亲眼看着这些画面吗?虽然咱们的目的是一样的,不过,我可以找顾一诺报仇,你能吗?你不过就是能看着那些画面,在心里过过瘾罢了!”

杜芊芊被戳中了心事,沉默了一下,随后又道:“我现在拿不出钱来,你就照着两千万给我虐!钱我以后一定会给你!”

“这种事(情qíng),还有赊账的?”顾茗雪讥讽道。

“我也可以不看!顾茗雪,这钱,要不要随你!”杜芊芊朝一旁的叶莜珂望,叶莜珂点了点头。

她的心里,更加有底气了。

“如果,你同意,这一百万,我马上打到你的账户里,我要看到你之前所说的那些!一样都不能少!”

“好,成交!不过你记得,你还欠我两千万,这两百万,只是你的诚意。”

杜芊芊差一点没有气死,只能点点头道:“好,成交!”

顾茗雪挂了电话,看着昏迷的顾一诺,“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顾茗雪看着面前的注(射shè)器,“顾一诺,便宜你了!”

顾一诺还在昏迷中,顾茗雪又朝一旁的人喝道:“把她给我弄醒,我要她亲眼看着!”

一桶冰冷的水,从顾一诺的(身shēn)上,迎头浇下!

强烈的刺激让她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眼前,一片模糊,(身shēn)上的疼痛,让她痛呼一声。

好像皮肤被人硬生生的撕开!

“顾茗雪你的下场,一定会会比我惨一千倍,一万倍!”顾一诺痛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是吗?顾一诺你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顾茗雪看着顾一诺,将一旁的注(射shè)器拿了起来。

“顾一诺,你知道我的痛苦吗?你又知道,我有多么的快活吗?这一针下去,你也会尝到,我经历过过的生不如死的滋味!”

顾一诺挣扎着挪动(身shēn)子,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她,拼尽力气,也只能是翻了个(身shēn)。

“想逃走吗?你逃啊?”顾茗雪拿着注(射shè)器,撕开顾一诺手臂上的衣服。

“顾茗雪,你给你住手!”赵敬及时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脑袋一嗡!

完了!完了!

“赵敬,你怎么来了?”顾茗雪不满被打断,冷声质问。

赵茗抬手,朝顾茗雪抽了一巴掌!

“你这个((贱jiàn)jiàn)人!给我惹了大麻烦了!”赵敬怒声喝道,朝一旁的小弟吩咐道:“马上给我松开!”

“不能松!”顾茗雪怒喝道。

赵敬抬起手,又是一巴掌打过去:“如果,顾一诺出了什么意外,我也别想活了!”

与此同时。

三个不同的方向。

一辆摩托车,一辆越野,一辆跑车。前前后后,进入同一个路口!

黑色的摩托车,跑在最前,像是光影一般的速度!朝前方冲去。

顾一诺被松开,在顾茗雪与赵敬争执之迹,暗暗捡起一旁注(射shè)器。

“赵敬!你说过,要替我报仇的!”

“人都折磨成这样,够了!”

“不够!不够!我所承受的折磨,千分之一都没有还回来!”顾茗雪发疯一般吼道。

“苏少说了,如果顾一诺出一点意外,他会要我的命!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触怒他!”

顾茗雪愣愣的看着赵敬,被他这一句话震慑了,又朝顾一诺望去,突然发出一阵冷笑。

“顾一诺,你真够可以的!就连苏少,都保着你这条命!”

顾一诺握紧手中注(射shè)器,突然起(身shēn),朝顾茗雪刺了过去。顾茗雪下意识的闪躲,还是晚了一步。

注(射shè)器锋利的针头,刺入她的额前!

顾一诺没有松手,而是用全部的力气,划了下去!

“啊!”顾茗雪发出一阵痛呼,捂着脸朝后退去,锋利的针头,从她的额头上划下来!

深深的伤口,像是刀切的一般。伤口从她的鼻子上,一直到她的嘴唇上!

这张脸,好像被一分为二!

“小雪!”赵茗也没有想到,顾一诺竟然还有反抗的力气!

顾茗雪捂着脸,疼的差一点昏过去,血一瞬间染红了她的手掌,还在不断的往下流!

“我的脸我的脸”

赵敬扶着顾茗雪,有几分心疼,他都不敢再看这张脸。转过(身shēn),朝顾一诺望去,他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杀了!

但是,有苏以溟的命令,他不敢动!

“杀了她!我要杀了她!”顾茗雪在赵敬的怀里挣扎着,像是个疯子一样!

“老大,有人朝这边来了!”一个人跑来,朝赵敬汇报。

赵敬松开顾茗雪,朝一旁的窗前走去,果然,远远的见到一辆摩托车开了过来,在更远一些的地方,还有两辆车子,一前一后驶来!

这么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来!这些人,一定是冲着顾一诺来的!

“小雪,你冷静一点,我们得先离开这里!”赵敬扶着顾茗雪的(身shēn)子,想要将她带离此处!

“赵敬!我怀了你的孩子!”顾茗雪突然朝赵敬喊道。

题外话

投月票,抢红包,投的越多,抢得越多,二暖在这里,望穿秋水的,求小仙女们的宠(爱ài)还有,陆少肥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