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忘了告诉你,我爱你/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qíng),陆已承全都知道了!

在苏以溟的控制下,想要用那份视频((逼bī)bī)死爷爷的时候,她是怎么以自己弱小的(身shēn)子,护住爷爷!

抬起手,抚摸着她的额头,她额头上的伤疤还没有消掉。这是她为了不让爷爷看到那个视频,而受得伤!低头,朝这个伤疤轻轻的吻去。

这个伤痕虽然是在她的额头上,却是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里。

她(挺tǐng)而出捍卫他的尊严。她向所有人说,她这一生,只有一个男人。

是他,陆已承!

是她的丈夫,陆已承!

这一切,他都知道!

“诺诺,对不起。”陆已承轻声的朝她说道。

他的心里,无比沉重,这一次的事件,更让他知道,他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人。

甚至,连他心(爱ài)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他也深刻的明白,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是一个人。他有牵挂,有弱点。他更是她的依靠!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心里纷乱如麻。

或许,他是该考虑一下,换一个(身shēn)份,离开军区。

随着赵敬的死,一条街的酒吧,拉二连三的倒闭,市容都整洁了几分。

传闻,赵敬欠了一大笔高利贷,卧轨自杀了!

被沈家收购的顾氏集团牵涉到了经济案,公司目前也已经被查锁,公司所有高层,全都接受调查。

陆已承坐在书桌前,看着电脑里的资料。

面前,是堆成小山的文件夹。

这是他一个早上的工作量,可能是别人,三天都做不完的事(情qíng)。

顾一诺就在一旁的小沙发上,看了一会书,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阳光照在她的(身shēn)上,安安静静的,格外美好。

陆已承抬起头,朝她望去,唇角微微上扬。

电话在桌面上,震动了几下,陆已承拿起来,走到外面接听。

“陆少,嫂子的那件案子,一审已经胜诉了。”靳司南的声音在电话那边传来。

“你手下,不是有一个传媒公司吗?”陆已承突然询问道。

“是啊!不过小打小闹罢了。”靳司南生怕,陆已承追究他偷拍的事(情qíng)。

“你准备好资金,收购诺诺起诉的那几家公司。”

“陆少!你开什么玩笑!”

“不是开玩笑,你把资金准备好,剩下的事(情qíng),交给我。”

靳司南这才相信,陆少是玩真的!

陆少,真的是怒了!

“好!”靳司南点点头。

陆已承挂了电话,轻轻推开门,走到顾一诺的(身shēn)边,将她轻轻的搂在怀里,抱着往他们的卧房走去。

将她放到(床chuáng)上后,他也睡在她的(身shēn)边,从背后将她拥入怀中。

夜深了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玄关开着几盏小灯,屋内的(床chuáng)上,坐着一道(身shēn)影。

听到门响,她的(身shēn)子控制不住的颤了一下,猛得回头,朝来人望去。

苏以溟抬步走了进来,眼底全是寒意。

顾茗雪立即扑了过来,跪在苏以溟脚下,“苏少,你救救我吧!你救救我!”

苏以溟一脚踢了过去,“救你?”

他的声音,透着一股(阴yīn)冷。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和杜芊芊,在上弄的那一出,他又怎么会被舆论左右!怎么会给人留人反击他的借口!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第四军区,早就瓦解了!还用等着陆已承回来吗!

他现在,恨不得杀了顾茗雪和杜芊芊!

“苏少,我知道,上一次,是你救了我,是你送我去国外,是你给了我一条活路,我以后再也不敢违背你的意思,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再救我一次吧,现在陆已承的人在到处找我!一但被他找到,我必死无疑。”

苏以溟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目光冷冷的朝顾茗雪扫了过去。

“我只养有用的人。”

顾茗雪立即爬了过来,“我是顾家的女儿,是顾一诺同父异母的妹妹,你留着我,迟早都有用武之地!”

她现在只求能活下去,能救她的人,只有苏以溟。

所以,她才会不顾一切,来找他。

苏以溟看着顾茗雪,看着她这张被毁容的脸,许久后,才说了一句:“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着,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你,我会安排你出国。”

“谢谢苏少!谢谢苏少!”顾茗雪猛得松了一口气。

“你应该庆幸,顾一诺还活着。”苏以溟说完,抬步离去。

顾茗雪一个人在屋里,揣摩了半天,也没有听出来,苏以溟这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洗手间看着自己的这张脸。

那一条伤疤,好狰狞!她立即将目光错开。

她的肚子里,还有赵敬的孽种,她不想生下这个孩子,所以那天才逃走了!逃离赵敬的掌控!

她庆幸,她自己逃走了!要不然,她早就落入陆已承的手中。或许下场,比赵敬还要惨上一百倍!

一旁,放着一个药瓶,她拧开,吃了一粒。

她绝不可能,留下赵敬的孽种!

老爷子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孙嫂过来,拿了一件衣服给他披上。

“孙嫂,你说一诺宝贝和已承在市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不会的!老爷子,大少都回来了,还能出什么事?”

“也是。”老爷子点点头。

外面,传来车子驶来的声音,孙嫂一看,发现是陆禀琛的车牌,“老爷子,好像是先生来了。”

陆禀琛是一个人来的,他不敢让杜明兰也跟着过来。

已承都已经回来几天了,怎么还迟迟不回帝都?反而一直在市待着。

明兰听说,前几天,顾一诺回了市。又在家里和他一通闹腾,他也理解,她想见已承的心(情qíng)。他也是等不及了。

孙嫂前去开门,朝陆禀琛唤道:“先生。”

陆禀琛疾步朝老爷子走了过去,“爸,已承他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没有。”老爷子直接回应,脸色也异常难看。

“他应该早一点回来啊,爸,你给已承打个电话吧,让他早一点回来,你也知道,这一段时间,我们为了已承的事(情qíng),都已经伤透了心,明兰她,她想见见儿子。”

“如果,不是一诺阻拦着,不是一诺不断的让我坚定已承还活着的信念,现在,恐怕已承的坟头草都长起来了。”

这一句话,说得陆禀琛面红耳赤。

“你回去吧,安抚一下明兰,不要让她什么事(情qíng),都依着她自己的(性xìng)子来,这个世界,不是围着她转的!”

“好的,我知道了。”陆禀琛不敢再追问下去。

想想这段时间,他们做父母的所作所为,他就觉得没脸再见已承了!

“爸,我先回去了。”陆禀琛转(身shēn)走了出去。

他决定,回去之后,要多宽一宽明兰的心,已承都回来了,还怕迟着一两天见面吗?

杜明兰在屋里,不断来回走动,陆子睿将削好的水果端到她面前,她立即挥开,“不吃,不吃!”

“妈!你别着急,哥已经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也许是有什么事(情qíng),在市耽搁了。”

杜明兰瞪了陆子睿一眼,朝他挥挥手:“去去去,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她就知道,那天她羞辱顾一诺,顾一诺一定会找到机会报复她!

这不,已承一回来,竟然不直接回帝都,连爷爷都不顾了,去了市!就因为顾一诺在市!

而且这么几天了,还不回来!

一定是顾一诺,故意拦着已承,不让他回来,好给她一个下马威!

陆禀琛一走进来,就见杜明兰转来转去,他顿时有些头痛。

“怎么样?已承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陆禀琛说完,就朝楼上走去。

“陆禀琛!你给我站住!”杜明兰指着他,怒声喝道。

陆禀琛回过头,朝杜明兰望去:“你又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还想问问顾一诺,她想怎么样!一定是她,霸占着我的已承,让他不回来看我!一定是这个女人!她居心不良!”

“你够了!”陆禀琛怒喝一声。

“陆禀琛,我就不信,你不想儿子,他死里逃生,你就不想让他回来!”

“我想!他迟早会回来的,等两天又何妨?”

“我不要等!你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qíng)吗?我恨不得马上飞到他(身shēn)边,马上看到他!”杜明兰失声吼道。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又开始哭起来,她心里的苦,谁能明白。

从已承就还有她的(身shēn)边,她这个做母亲的,没有办法陪着他成长,没有办法好好的照顾他。

这么多年了,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有没有一个月?!

这一次,他突然传来这样的噩耗,她无法承受!简直想追随着他去了算了。

他能活着回来,对她来说,就是天大的恩赐啊!她想见见他,又怎么了?有错吗?

如果,不是因为顾一诺,他现在会在市吗?

“妈,你别哭了,哥都好好的回来了,你怎么还哭,不是该高兴吗?”陆子睿轻声劝着。

“哭!让她哭!她除了哭!还会做什么?”陆禀琛怒喝道。

那天,在那些人给他们放已承出事的视频的时候,他被顾一诺的所作所为,打动了。

如果不是顾一诺,他真的不敢想,老爷子会是什么样,能不能承受得住!

如果老爷子在那天倒下了,绝不是现在这样的局势!

“陆禀琛!你什么意思!我嫁给你,就是个错误!你竟然敢吼我!是你爸爸把已承夺走的!他对我的残忍,你从来都是视若无睹!”

“是!是我爸把已承从我们的(身shēn)边带走,也正是他亲自抚养着已承,才有现在这么优秀的陆家长子!”

杜明兰愣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陆禀琛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哭都忘记了!

她嫁进陆家这么多年,陪着他一起打拼,换来的就是他这么一句话!?

“难道,已承是我们抚养,就不优秀吗?子睿是我养大的,就不优秀吗?”她朝陆禀琛质问道。

陆禀琛也觉得,他的话有些重了。

这些年,他一直都是心疼她,尽量的为她考虑,忍让着她,只希望她能够淡化这件事(情qíng),能够看着子睿,忘掉当年的种种。

把孩子从母亲(身shēn)边带走,这是很残忍,但是事(情qíng)已经出了,不可挽回,只能是淡忘。

“回答我,你回答我啊!”杜明兰撕心裂肺的喊道。

“明兰,我累了,我们最近都累了,已承既然已经平安回来,我们都放松一下,好好的休息休息好不好?”

杜明兰摇了摇头,像是失了魂一样,朝楼上走去。

“明兰”陆禀琛唤了一声。

杜明兰头也没回,直接走到房间,把房门反锁。

陆禀琛觉得心里一阵心酸,一家人,为什么不能好好的?他理解自己的妻子,更知道,已承离开的时候,她得了严重的抑郁症。

甚至,不止一次的,选择自杀。

后来,慢慢的渡过了那段时光,他也提出来,她们在要一个孩子,但是,她的心里有(阴yīn)影。

她怕自己的孩子,再度被人抢走。

直接有一次意外,他们怀上了子睿,她的抑郁症,才逐渐好转。

这不是古代封建社会,孩子的抚养权会被随意夺走,但是,他不能违抗自己父亲,只能让自己的妻子,独自承受委屈。

“爸”陆子睿见陆禀琛站在楼梯口处,久久都有出声,表(情qíng)极度痛苦,忍不住唤了一声。

“子睿,爸爸有点累,你看着你妈妈,陪着她。”

“我会的。爸爸,你去休息吧。”陆子睿点点头,去一旁的抽屉里,拿房间的钥匙。

陆禀琛见陆子睿进去房间,才转(身shēn)朝一旁的客房走去。

清晨,第一缕曙光照进房间,顾一诺想要伸个懒腰,才刚刚抬起手,就痛得她直掉泪。

伤口正是在愈合的时候,全(身shēn)的皮肤都是紧绷着的。哪怕一扯一下,伤口就会裂开,又会流血。

这几天,她浑浑噩噩的,有时候得靠止疼片渡过,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睡觉。

“别动,我看一下。”陆已承立即坐起来,看着她的肩膀,果然,白色的棉睡衣上,已经有血渗出来。

“我去拿药。”陆已承立即下(床chuáng),把药膏拿了过来。

这个季节,气候本来就比较干燥,这个药膏,一天要抹很多次,两人几乎也没有怎么出过门。顾一诺甚至,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已承,今天几号了?”

“怎么了?”陆已承反问道。

“我不记得(日rì)子了。”

“十九号了。”陆已承拿着药,坐在(床chuáng)边。

“刚好我今天开学!”

“我已经给你请了假了。”

陆已承将衣服给她脱下来,轻轻的给她涂着药膏。湿湿凉凉的感觉,顿时她觉得舒服很多。

“我们今天回去吧?爷爷他一个人在帝都,我不放心。”顾一诺主要是想着,已承平安回来,爷爷一定会急切的想要见到他。

她感觉,今天好了很多,疼痛也在她能忍受的范围了。

“不用,我已经和爷爷说了,市这边有些事(情qíng)需要我处理。孔军医交待了,你现在是伤口的恢复期,一定要休息好,注意不能让伤口反复的开裂,要不然,肯定会留下疤痕的。”

顾一诺轻轻点点头,心里还是很纠结,“我给爷爷打个电话吧?”

“等抹完药再打,就和爷爷说,陪我在这里处理一些事(情qíng),到时候和我一起回去,免得他担心。”陆已承轻声交待。

“嗯。”顾一诺点点头。

她在这里,发生的事(情qíng),还是隐瞒着老爷子的好。要不然,爷爷就该担心她了。

抹完药,顾一诺急着给老爷子打电话,一听到老爷子的声,她心里的担忧全都不见了。

“一诺宝贝,没关系的,和已承在市多玩几天!”

“爷爷,我们一处理完事(情qíng),就立即赶回去。”

“没事,没事,爷爷不急,你们小别胜新婚,我明白的。”老爷子乐呵呵的说道。最好啊,这一次,给他带个小重孙回来!

“好了,我们得去吃饭了。”陆已承将手机从顾一诺的耳边挪走,对老爷子说道:“既然爷爷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多玩几天。”

“好的,好的!”老爷子笑着点点头。

挂了电话,顾一诺还得老老实实的躺着,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

“等一下,你还要去书房吗?”

“今天不用了,今天在这里陪你,我先去做饭,想吃什么?”

“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好,等着。”陆已承翻(身shēn)下(床chuáng),突然又转了回来,握着她的小手,“差一点,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qíng)。”

“什么事(情qíng)?”顾一诺一脸疑惑。

“忘记告诉你”陆已承低头,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诺诺,我(爱ài)你。”

顾一诺愣了一下,心里的甜蜜,就像是水中的涟漪一样,一圈圈((荡dàng)dàng)漾开来,久久不曾消散。

伊丽莎白美术学院

今天是开学的(日rì)子,而且又是白聿的课。教室里,坐无虚席。

白聿来到教室,目光朝靠窗的位置望去。

那个位置上,坐着一位陌生的同学,他的心里,涌上一抹浓浓的失落。

明明陆已承已经打电话给她请假,他还期待着,她能够按时来上学。

那天,看着陆已承抱着浑(身shēn)是血的她,从他(身shēn)边走过,他疯狂的寻找了市的每一家医院。

但是,却没有找到她。

他不知道,她伤的怎么样,现在,恢复了没有。

他也不能,陪在她的(身shēn)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他甚至,都不能联络上她,问候一声。

哪怕是一句简单的:诺儿,你还好吗?

白聿在讲台上站了几分钟,一言不发,学生们都愣愣的看着他,谁也没有出声。

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失神时,翻开桌子上的教材。

他发现,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顾一诺,再也装不下任何事(情qíng)。

“我还有事,等一下,会请其他的老师前来代课。”他说完,抬步离去。

一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顾一诺已经能下(床chuáng)活动,伤口虽然还没有痊愈,已经不影响她正常的活动。

这半个月来,她像个废人一样,生活都不用自理,被陆已承全包了。

“诺诺,过来抹药了。”陆已承拿着药膏,朝她走了过来。

孔军医一说她可以下(床chuáng)活动之后,每一次抹药,都要一通好找。

顾一诺脸一红,“我可不可以自己来?”

“不可以。”陆已承直接拒绝,“过来,把衣服脱了。”

顾一诺的脸一瞬间更红了,刚开始那两天,抹药,的确就是抹药。

可是随着她的恢复,抹药,就不止是抹药了。

她还是慢吞吞的挪了过去,把外(套tào)脱掉。

陆已承抱起她,放到一旁的沙发上,只见她一脸不(情qíng)愿。抬眸朝她望了一眼,唇角微微上扬:“老婆,是不是对我的服务,不满意?”

顾一诺的小脸顿时红了,转过(身shēn)去不再看他。

服务太周到了好吗!还有附加服务,还没得选择!

陆已承走上前,将调好的药膏放到(床chuáng)前的桌子上,一只手搂过她的肩膀,贴在她耳边说道,“抹完药,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现在,乖乖的把衣服脱掉。”

“那你不许再像昨天那样,手不能乱碰。”顾一诺强调道。

“我以为,那样会让你舒服一点。”

“不舒服。”她苦着小脸摇摇头。

陆已承的笑意更深,“是不是,不满足?等你(身shēn)上的伤好了,我会好好的满足你。”

顾一诺抬起手把他推开,一和他在一起,她时不时就被他撩的脸红心跳加速,感觉满屋子都是他的雄(性xìng)荷尔蒙气息。

她缓缓将衣服拉下来,这一次,她小心翼翼,只拉一半,留下另一半。省得他又说,脱的这么干脆,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她。好像她有多么的饥渴似的!

陆已承拿起小刷子,轻轻的将药涂在一条条红红的伤痕上。经过这些天的调养,伤口恢复的很快,再过几天,结出来的痂应该会慢慢的脱落。

每看一次,她(身shēn)上的伤口,他的心就像是被人鞭打一次。

只要找到顾茗雪的下落,他一定会千倍万倍的还回来!让顾茗雪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笼罩在顾一诺的(身shēn)上,没有伤痕的皮肤,白皙细腻,如同凝脂一般。

这样的肌肤上纵横交错的伤,并不显得难看狰狞。红红的一条在她的(身shēn)上,只会让人疼惜。

陆已承每抹一下,轻轻的给她吹着,他还记得,拆开纱布那天,她咬着下唇,疼得直掉泪的模样。

“诺诺,还疼吗?”

“不疼了,就是药抹上去凉凉的,有点冷。”

“那我快一点。”

抹完药,陆已承取出一(套tào)纯棉的宽松睡衣给她穿好。

“我们不是要出去吗?你怎么给我穿成这样?”

陆已承拿起一旁宽松的棉衣,给她披在肩膀上,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朝楼下走去。

“我们又不是去别的地方,穿成这样也没事。”

陆已承将顾一诺放到车子上,自己开车出去。

直到车子拐到一个不算陌生的地方,顾一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以前,来这里,买过一(套tào)房子!

之前来的时候,这里还在施工中,现在,已经有人住进去了。

陆已承直接将车停到地下车库,抱起顾一诺,朝电梯口走去。

“给你看看,我们的婚房。”

婚房?顾一诺愣了一下。

“去年九月份收楼,你刚刚开学,我就直接找了装修公司装修了。”

“你是说,这(套tào)房子,你已经装修好了?”顾一诺更加吃惊。

“嗯。”陆已承点点头。

他发现,顾一诺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的惊喜和期待,一瞬间,心里有几分失落。他其实一直都有些担心,他选的风格,是不是她喜欢的那种。

“说真的,咱们两个的审美,不在一个水平上。”

“这一句话,是夸奖还是讽刺?”陆已承笑着问。

“都没有,只是实话实说。”顾一诺叹了一口气,不(禁jìn)想到,他房间里的风格,还有帝都的那(套tào)别墅。

如果,这一(套tào)房子还是这样,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专属电梯,停了下来,陆已承抱着顾一诺,朝外走去。

陆已承也只是看过房子装修后的照片,不是他喜欢的风格,所以,他谈不上满意不满意。走到门前,他突然有一点打退堂鼓了。

本来,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如果,她不喜欢怎么办?

“诺诺,算了吧,我们今天不看了。”

“怎么不看了?都来到这里了,就看一看嘛。”

“要是你不喜欢,我们重新买一(套tào),按你喜欢的风格装修。”陆已承说完,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推门而入,是一个极具艺术感的玄关,里面是宽大的客厅,玄关的设计很新潮,恐怕是原创设计。

墙上,是一副画,不是名作,但是却很有意境。画的,是秋天的风景,一望无迹的麦田,还有一个少女,带着帽子坐在田埂上。

陆已承看着屋子的一切,眉宇微拧,真不是他喜欢的风格!

顾一诺觉得眼前一亮,这风格,她喜欢!

她立即朝客厅走去,格局设计的刚刚好,玄关柜的后面,是厨房和一个小餐厅,虽然有点但是却很温馨。

楼下,只有一间客房,顾一诺立即朝楼梯口走去。

“我去楼上看看!”

陆已承也跟着走上二楼。

“哇!”顾一诺惊叹的叫了一声,她看到主卧的房间外,直接和外面的空中花园相连!

还有一颗树,种在空中花园里,满目青翠!

一旁,还有一个小房间,摆着一个画架,还有一些画画的用品,完全很符合她的喜好。

陆已承走进来,看着眼前的环境,才轻轻的点点头,最起码,这里的设计,还是(挺tǐng)符合他的初衷的。

顾一诺转了一圈,又朝主卧旁的房间走去。

她愣愣的站在房间外面。

这是一个婴儿房,已经摆了小(床chuáng),和各种布制的玩具。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酸。

“怎么了?”陆已承从背后搂着她,发现她又露出那种让他琢磨不透的神(情qíng)!

“没事,我只是有点意外。”顾一诺摇了摇头,甩开脑中的那些思绪。

她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装了一个婴儿房。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将她拉到这个婴儿房里,他发现,她的指尖有些凉。

“诺诺,坐下来休息一下吧。”陆已承搂着她,两人靠在小(床chuáng)旁的软垫上。

顾一诺朝他的怀里,贴紧了几分,安安静静的。他真怕,她不喜欢。

陆已承完全不知道,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因为看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她没有很开心,很期待。反而,是那种让他琢磨不透的神(情qíng)。

“诺诺,我们以后,会有自己的孩子,我想要个女儿,她一定会和你一样。”陆已承搂着她的(身shēn)子,轻声说道。

顾一诺闭着眼,小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在他以为,她不会回应他的时候,突然轻声对他说道:“如果,我们生的是两个怎么办?你就准备了一个房间。”

陆已承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她究竟说了什么。

她说,生两个!

“看来,还是得重新买一(套tào)了!”陆已承的声音里,都是无法隐藏的笑意。

“不要!”顾一诺抬起(身shēn)子,看着他,“我很喜欢这里。”

“真的?”陆已承生怕,她不是真心话。他宁愿再买一(套tào),也不愿意让她住在不喜欢的房子里。

“真的!很喜欢!特别是这个婴儿房。”顾一诺突然站起来,扶着那个小小的婴儿(床chuáng),轻轻的摇着。

陆已承从背后搂着她,唇在她的耳边流连

“已承,不要,好痒。”

“诺诺,诺诺”陆已承轻声的呼唤着,一声比一声更缠绵。轻轻的转过她的(身shēn)子,吻上她的唇。

“诺诺,我要你。”他搂紧她的腰,让她紧紧的贴着他。

顾一诺紧张的抓着他的胳膊,小脸已经红了,在他炽(热rè)的目光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允yǔn)许,陆已承的血液都好像滚烫了一样,抱起她朝主卧走去。

题外话

今天更新晚了抱歉啥也不说了,二暖已经躺好随你们处置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