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这才叫狗粮/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将她放在(床chuáng)上,撑着(身shēn)子,看着她微红的小脸。

顾一诺感觉到他的滚烫的温度,他一直在隐忍着,这一爆发,可想而知会有多么的疯狂。突然有点怕了,(身shēn)子控制不住的紧绷着!

“诺诺,别怕。”他轻声的哄着她,吻沿着她眉心,缓缓向下

“已承,不要脱衣服。”

“诺诺,不脱衣服怎么行?”

“不要脱完,就脱一点点”她拉着他的手,祈求道。她还是很在意,她这一(身shēn)的伤痕。

陆已承看着可怜的小模样,心疼的点点头。

明明可以是一场疯狂的暴风雨,但是她还是不能完完整整的接纳,再加上,她(身shēn)上伤,他只能克制着自己,绵绵的细雨,润物无声。

一直到晚上,两人才从新居里出来。

他虽然很克制自己,但是,还是缠绵到她没有一点力气方止。

顾一诺靠在车坐上,感觉全(身shēn)都是虚脱的。

相反,陆已承(春chūn)风十里,唇角的笑意收都收不住。

“诺诺,我们今天,在外面吃点东西,然后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

“你不是说好了吗,要带我去看看小刘。”

陆已承是答应了,可是今天她都累坏了。他以为,他还能再忍一忍,根本忍不住!

“好,先吃饭,再去医院看小刘。”陆已承妥协了。

顾一诺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

这一段时间,陆已承都不(允yǔn)许她出去,小刘住院那么久,她一次都没去过呢。

“看来,你还有力气。”陆已承侧目,朝她坏坏一笑。

“我吃饱了就会有一点力气了,不过,就一点点。”顾一诺立即强调。

陆已承伸出手,握着她的小手,“是不是能适应了?所以,得多多益善。”

“不要!一星期一次就够了。”顾一诺立即反驳。

陆已承的笑意突然僵了,“诺诺,是不是我不够猛,所以让你有了什么错觉,认为我只能一个星期一次?”

顾一诺看着他的眼神,立即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他的实力,一天七次都绰绰有余。

“诺诺,一个星期一次,我会废掉!”

“那你说要几次?”顾一诺觉得,这种事(情qíng)还是提前商量好,要不然,她真的是承受不住啊!

“每月给你休息七天。”陆已承笑着回应。

七天啊,猛得一听还(挺tǐng)多的。

“好。”她点点头,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仔细一想,才反应过来,给她休息七天,那不就是,一天都没得休息吗?

“你这样的话,我会废掉!”

陆已承忍不住笑出声,她刚刚慢半拍的反应,简直是太可(爱ài)了。

“你都答应了。”

“我是没听清楚!”

“不可以耍赖!”

“明明是你无赖!”

两人在车子上,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怼了起来。

车子缓缓朝前方行驶着,陆已承本来是想带她去吃点中式的菜,车子一拐到一个小路上,顾一诺立即朝车窗外望去。

“已承,你看到那个面馆了吗?我要去吃那个!”顾一诺指着前面的一个面馆,“那一家做的面,特别好吃!”

陆已承放慢车速,朝顾一诺指着的那家面馆望去。

一个相当于路边摊的面馆,此时又坐满了人,他从内心深处排斥,这种地方,他怎么可能有食(欲yù)。

但是,看着顾一诺期待的样子,他还是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了下来。

顾一诺急切的拉着他的手,朝面馆的方向走去。

“老板!两碗面!要大份的!再要一份葱油饼!”顾一诺拉了一张凳子坐下来。

陆已承坐在她(身shēn)边,小小的面馆,环境谈不上,卫生还可以,最起码,他坐下来后,没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以前,我上学的时候从这里换乘,都会来吃一碗面,这里,开了很久了,好像是第三代人了,一直都是那个味道。”

陆已承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不过,还是没有办法说服他也跟着一起吃。

“你吃吧,我不饿。”

顾一诺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极精致的东西,在他面前,都产生不了食(欲yù),更别提这些路边的小面馆。

他能和她坐在这里,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老板,请帮我把餐具换成一次(性xìng)的。”顾一诺朝正在煮面的老板交待道。

“好咧!马上就来!”面馆老板回应了一声。

一不会,面端了上来,两大碗,香味扑鼻。

“你一碗,我一碗,看谁先吃完。”她拿了一双筷子,递到他的手里。

陆已承接过筷子,眉宇紧拧。

顾一诺也不理他,直接拉了一碗到自己的面前,开始吃了起来。

他还是不动,看着她吃。

顾一诺吃完一碗面,抬起头,发现陆已承筷子都没有动过。这毛病一点都不好,那么香的面放在他面前,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拿起筷子挑了一些面,递到他面前,“你尝一下嘛,特别好吃的。”

陆已承眉宇微紧,一脸排斥。

“我胳膊都举酸了。”她开始撒(娇jiāo)。

他立即低头,吃下那口面。

并没有感觉很好吃,也许是因为,所有的食物在他的口中,都没有什么区别。

“把这一碗面吃完!以后和我在一起,绝对不可以挑食。”顾一诺把筷子递到他的手里。

陆已承接过,十分艰难的吃完了这一碗面,要是换个人((逼bī)bī)他吃这些,他一定不给面子的吐出来!不,是绝对不会吃!

但是,在顾一诺那双美眸的凝视下,他深吸了几口气,压下胃里的不适。

“很不错!”顾一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赞许。

陆已承拉起她,朝路边停着的车子走去,他感觉,这一顿吃完,他明天一天都不用再吃东西了。

“我们去买束鲜花。”顾一诺上了车,开心朝他说道。

陆已承点点头,启动车子。

这一路上,她的眼中都是笑意,陆已承很奇怪。

“怎么这么开心?”

“看到你吃完一碗面,所以就开心。”

“我吃东西,能让你那么开心?”

“当然。”顾一诺点点头。

陆已承笑了笑,好像有点回味刚刚那碗面的味道了。

顾一诺捧着一束鲜花来到小刘住院的病房,小刘立即撑起(身shēn)子,想要下(床chuáng)。

“大少,一诺小姐。”

“小刘,你快躺下,不用起来。”顾一诺走到(床chuáng)边,扶着小刘重新躺了回去。

“一诺小姐,你没事吧?”小刘关切的询问。

“我没事,你呢?”

“我也没事,下周一就可以出院了。”

“就算是出院了也要好好的养一养,我听说,你伤的很重,差一点”顾一诺没有再说下去。

一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qíng),她还心有余悸。

“那天,是我不好,我没有想到,车子会卡在绿化带上,如果不是车子打滑,一诺小姐,也不会落到他们手里。”小刘一想到这件事(情qíng),就很自责。

“那天发生的事(情qíng),你已经处理的很好,现在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陆已承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啊,已承说的没错。”顾一诺立即点点头。

“谢谢大少,谢谢一诺小姐。”小刘轻声道谢。

“过几天,我们先回帝都,你就在市好好的养伤,等伤彻底的好了,再回去也不迟。”陆已承轻声交待。

“好的,大少。”

“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的手,从(身shēn)上掏出一张卡,放到小刘(身shēn)边:“这里面有一些钱,拿着用。”

“大少,这我不能收!平常老爷子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还能收大少的钱。”

“还用和我说这些客气话吗?”陆已承反问。

顾一诺将卡放到小刘手里,“拿着吧,不要再推脱了。”

“谢谢大少,谢谢一诺小姐。”小刘握着这张卡,轻声道谢,目送陆已承和顾一诺的离开。

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的手,朝外走去。

“你刚刚说,我们要回帝都了,究竟是哪一天回啊?”顾一诺急着询问道。

“等顾氏集团的经济案调查清楚之后。”陆已承转过来,看着她,轻轻的替她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发丝。

顾一诺的小脸上,涌上一股浓浓的失落。

“放心,很快就回去了。诺诺,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急着回去吗?”

“都开学半个多月了,我要上学啊!还有,非常想爷爷。”

陆已承好像对这个答案,并不是很满意,“把你的手机拿过来。”

“你看我的手机干什么?”

“有什么不能给我看的吗?”

顾一诺将手机拿出来,陆已承熟练的解锁,翻开微信,这几天,她的手机响个不停。

微信里,联系最多的就是许瑞。翻开聊天记录,陆已承眉宇一紧。

还真是聊的(热rè)络呢,几乎每天都有联系。

“你竟然查我手机!”顾一诺这才发现,他要拿她的手机究竟是做什么。

陆已承看了一遍,还好,谈的基本是工作上的事(情qíng)。

“好吧好吧!我告诉你好了!”顾一诺将手机从他的手里夺过来,“公司的游戏正在开发阶段,我承包了美工的工作,年前完成了所有游戏人物的手稿,现在还有很多手稿要绘制,总之呢,公司的事(情qíng)很忙很忙,我想早一点回去,也能帮到一些。”

“诺诺,怎么不见你对千度这么上心呢?”陆已承的口气有些酸。

“千度有卫风啊!而且我又不懂。”

“千度也是你的公司,你可不要厚此薄彼。”陆已承想着,她和许瑞天天泡在一起,心里就不爽。

许瑞肯定是以工作为借口,想天天和他的诺诺在一起。

“那么重的工作量,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得过来。”

“前期还可以,现在的确是有些吃力,尤其是我还要上学,所以也准备请工作室来帮忙。”

“美术方面是你的天分,既然手稿都是你画的,突然请别人,不怕风格不同吗?”

“怕啊,画风的差别,还是(挺tǐng)大的。”

“那就自己开个工作室,你单独负责这一块。”陆已承提议道。

“可是”顾一诺有些迟疑,“开个工作室,又要不少投资呢,而且也没有必要吧?”

“诺诺,你有没有想过,毕业之后,要做些什么?不会真的打算,去和许瑞一直合伙开发游戏吧?”

“这个倒没有。”顾一诺陷入沉思。

陆已承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她和许瑞分开!

他见不得,许瑞天天和她腻在一起。

“你怎么会突然提出这件事?”顾一诺诧疑的看着他。

“突然吗?”陆已承淡笑一下,将问题丢了过去。

顾一诺想了想,其实也不算突然,他早就知道开发游戏的事(情qíng)了。他提出来的工作室,倒是真的可以考虑。

“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陆已承搂着她的肩膀,打开车门。

车子缓缓向前驶去,顾一诺又累又困,在车子上就睡着了。陆已承将她抱回房,轻轻的放在(床chuáng)上,朝书房走去。

一打开电脑,邮箱里全是靳司南传来的资料,他一一看完,大概已经了解收购那几家公司的进度。

只有一家,态度比较坚决,甚至连面谈都不愿意。剩下的几家,倒是知实务。

他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顾氏集团的事(情qíng),处理的怎么样了?”

“陆少,沈从之注入顾氏集团的资金的确有问题,但是,要继续查下去,恐怕会”

陆已承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恐怕会扯到一些大人物?”

“陆少,您的意思是?”

“当然是查下去,你动不了的话,我会再让人来接手。”

“好的,陆少,这件事(情qíng),我真的是心有余力不足了,能派人来接手最好,我会把我手上的资料保管好。”

“好。”陆已承挂了电话,立即给时御霆打了过去。

时家,这个点还在吃饭,今天家里格外(热rè)闹。

时御霆父亲的一个故友,回国了,还带着自己的女儿,国外医学院的高材生,握手术刀的大美女。

听到电话响,时御霆起(身shēn),去接电话。

“陆少,你回帝都了?”

“没有。”陆已承眉宇微皱,听到电话那边(热rè)闹的声音,“你在外面应酬?”

“怎么可能。”时御霆无奈的笑了笑:“相亲呢。”

陆已承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怎么样?”

“比我还高冷。”

“刚好,你们两人凑在一起,温室效应或许能减少一些。”

时御霆(欲yù)哭无泪,他的高冷是假的,人家那才是真的好吗?!

“你打电话给我,一定有事吧?市的事(情qíng)处理的怎么样了?棘手吗?”

“不算,不过沈从之这里,市的人恐怕查不下去了。”

时御霆点点头,“我明白,你让他们只管按正常的程序给我报过来,剩下的,我来安排。”

“我等一下把一些资料发给你,你先看看再答复我也不迟。”

“好。”时御霆点点头。看来,还是个不小的收获,“等你回来,我们好好的聚一聚。”

“嗯,我回去之后,联络你。”

挂了电话,陆已承靠在椅背上。

暂时动不了苏家,一个沈家,他还是可以先拿来磨磨刀子!

考虑到顾一诺归心似箭,陆已承得到时御霆的答复,不等负责调查的人来到市,安排好之后,就带着顾一诺飞回帝都。

机场内,顾一诺捧着保温杯,坐在候机厅里。

陆已承在一旁打着电话,已经打了快半个小时了。

她无聊的坐在这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还有十多分钟飞机就要起飞,陆已承挂了电话,看向(身shēn)边的顾一诺。抬起手握着她的小手。

“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衣服穿少了?”

“我没有觉得冷。”顾一诺摇摇头,朝他问道:“你有没有和爷爷说,我们今天要回去?”

“还没有。”陆已承笑着回答。

“我还以为你给爷爷打电话了,竟然没打。”

“到了之后给他个惊喜,不是更好吗?走吧,登机了。”

他说的也有些道理,要是爷爷知道他们今天回去,肯定会一直在等他们。顾一诺起(身shēn),跟着他朝登机口走去。

两人找到位置坐好,陆已承侧过(身shēn)子,帮她将安全带扣好,顺手帮她把耳机带上。

“睡一会吧。”

“嗯。”顾一诺点点头,靠在他的怀里。

她真的是太困了,晚上没闲着,早上又被他折腾了一通,她感觉一个晚都没怎么合眼。

听着他心跳的声,那么的沉稳有力,让她无比安心。飞机还没有正式起飞,她就已经沉沉的睡去。

今天是周未,珩珩一起(床chuáng),就跑到老爷子这边。这一老一早就混熟了。

“爷爷,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

“我梦到姐姐回来了。”珩珩玩着手里的玩具,笑着朝老爷子说道。

孙嫂端着点心走过来,朝珩珩说道:“小孩子的梦最真实了,说不定,真的是一诺小姐和大少要回来了。”

“他们要回来的话,应该会打个电话给我啊。”

老爷子有些激动。

算算(日rì)子,也该回来了。

已承失踪的这段时间,市的局势,一发不可收拾,被苏家的势力控制了。已承当然得先处理市的事(情qíng)。

这其实不算是个借口,陆已承只是隐瞒了顾一诺受伤的事(情qíng)。

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他们,老爷子就没办法淡定了。

“要是你真的说准了,我给你买个飞机模型。”老爷子朝珩珩说道。

“哇!是真的吗?那我可以去参加航模大塞了!”珩珩兴奋的朝老爷子确认道。

老爷子点点头,“没错,就是那种。”

“我们拉钩,不许反悔!”

老爷子伸出手,珩珩立即拉紧他的小拇指,“好了,盖个章!”

说完,那个小小的(身shēn)子,朝窗前跑去:“姐姐,你快点回来吧!珩珩的航模可全靠你了!”

这么可(爱ài)的样子,逗得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

“老爷子,我再去买点一诺小姐和大少喜欢吃的菜,万一他们要是回来,也好安排。”

“去吧,多买些。”老爷子点点头,朝珩珩望去:“小家伙,陪爷爷去散散步好不好?”

“好!”珩珩立即拉着老爷子的手,两人朝外走去。

飞机稳稳的降落,陆已承叫醒顾一诺,看着她困得像只小猫一样,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啊!”顾一诺惊呼一声,他这一次,不是公主抱,而是托着她的(屁pì)股,像大人抱孩子那样。她的两腿在他的腰迹搭着,两人私密的贴在一起。

“我可以自己走。”她不安的动了一下(身shēn)子。

“搂着我的脖子,还有,放松一点,要不然,我会很难受。”陆已承贴在她耳边说道。

他一米的(身shēn)高,她在他的面前,的确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这样抱着她,一点也不觉得吃力。

下了飞机后,一旁的人忍不住回头朝他们两个望去。

第一眼,是被陆已承的颜值折服,第二眼,全是羡慕。

“啊!这狗粮我不吃!我拒绝!”

“坐行礼箱什么的,都弱爆了好么!”

“我的天呐!老天欠我一个男朋友!欠我一个又高又帅的男朋友!”

顾一诺听着这些议论,将脸埋在陆已承的(胸xiōng)前,他们肯定被人围观了。

“这个人,不是陆已承吗?”

“啊!真的是他!”

“是吗是吗是吗?”

“绝对没有错,前一段时间不是说,他没有死,平安回国了吗?”

“真的是他!”

“我要拍照,快开机,拍照!”

前面的人,越来越多,直接将他们两人堵在了机场里。

顾一诺抬起头,朝四周一看,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恐怖!全都围满了人,而且还拿着手机,在拍他们。

“诺诺,别害羞,抬起头让他们拍。”陆已承倒是很大方,抱着小(娇jiāo)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要!我不要。”顾一诺在他怀里,摇了摇头。

陆已承哑然失笑,之前对着长枪短炮的气势去哪了?

“陆先生抱的是顾一诺吗?”一个人朝(身shēn)边的人问了一句。

陆已承的脸色立即(阴yīn)沉下来,“我抱的,当然是我的老婆,还能有谁?”

那人也没有想到,陆已承竟然会回应他,尴尬的脸都红了。

“诺诺,抬起头,让他们看看,乖。”陆已承轻声哄着。

顾一诺这才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小脸红红的,全是小女人的(娇jiāo)羞。一旁的人看到这一幕,简直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这才叫狗粮啊!”

“我又相信(爱ài)(情qíng)了!”

“我要去幼儿园里,去找我的女朋友去!”

机场一片混乱,越来越多的人朝这边聚集而来,机场工作人员立即赶了过来维护秩序。

一张张照片,一个个小视频,迅速的刷爆了所有的社交平台。

苏以菲看着手机上的照片,眼中有些泪光。

是他,真的是他!

虽然她得到消息,他平安无事,但是没有见到他,她的心,还是高高的悬着的。

他哪怕只站在那里,就已经是光芒万丈,那么的耀眼。

可惜,他却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

如果,不是那个婚约,如果,他的(身shēn)边站着的女人是她,他会不会也像现在这样,倾尽他所有的柔(情qíng)?

陆已承,你为什么那么优秀?让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让我只想得到你!

苏以菲将手机关掉,扔到一旁,无力的倒在(床chuáng)上。

还好,她现在还是第四军区的一份子,她还能站在他的(身shēn)边。

顾一诺,我不会放手的!

这个男人,只是暂时属于你而已,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将这个男人抢回来!

那么多年,好那么努力,只为了能够配得上他!

顾一诺,你做了什么?你不配!

陆家

陆子睿无聊的翻着手机,突然刷到刚刚发出来的消息,紧接着,他就被这个消息给轰炸了,到处都是!

看着照片上的紧紧的抱在一起的两人,他的唇角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好甜啊!

哥,小嫂子,你们要一直幸福下去啊!

爷爷太偏心了!他也要一个从一生下来就定婚的小女朋友!

啊啊啊,单(身shēn)狗表示,已经被虐到血槽已空!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好么?重点是哥和小嫂子今天回来了!刚刚还在机场!

“爸!妈!我哥和小嫂子回来了!”

机场的工作人员,将陆已承和顾一诺请到贵宾休息室。

“陆少,请您先稍候一会,我们机场安排了专车,送您回去。”

“好。”陆已承点点头。

“你快放我下来啊!”顾一诺还在他的怀里。

“诺诺,别动。”陆已承抱着她走到一旁的沙发上,没有放开她,直接让她骑坐在他的(身shēn)上。

“陆已承!你能不能克制一点!”顾一诺压低声音朝他吼道。

“我已经很克制了,只是硬一硬而已。”

只是硬一硬而已?

脸皮比钢板还厚!

“你”顾一诺简直是服了他了,小气涨红,却又无法反驳他,“早知道,不让你抱!”

他一松开她,她自己爬下来,坐到他(身shēn)旁的沙发上。

“诺诺,那个工作人员是女的!你确定,要让她看到我这个样子?”陆已承靠那里,手指某处指了指。

顾一诺看了一眼,就觉得脸发烫!

趁现在没有人,她连忙朝他靠了一点,伸手朝他捂了过去,她傻傻的以为,能把他按下去!谁知道,根本没有用。

“要么就把手拿走,要么就继续!”

顾一诺立即将手缩了回去,小心翼翼的朝四周望去,突然发现一角的摄像头,简直要哭了!

“这里是那个摄像头的死角,看不到。”

“哦!”顾一诺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你怎么办?”她又忍不住朝他望了一眼。

他又不像她一样,穿着一个大大羽绒服,还可以遮一下。

“要不,你穿我的衣服吧?”

“你确定,能穿得上?”

“你这样,搭在胳膊上,可以挡一下。”顾一诺脱下来,给他示范了一下。

“我宁愿抱着你。”

“不要!”顾一诺立即抗议。

陆已承突然拉过她,直接吻上她的小嘴!

“唔已承!”

她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陆已承松开她,轻轻的抚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把衣服给我。”

她愣了一下,立即将衣服脱下来给他。

他终于听从她的提议,让她的心里,一阵窃喜。

陆已承的声音突然响起,“诺诺,我回去就要!”

她的笑容立即僵在脸上,“今天早上出发前不是才”

刚刚的工作人员,推门而入,顾一诺的话全都咽了回去,立即朝陆已承望去,小手拉了拉羽绒服,替他整理了一下。

小小的动作,让陆已承忍着笑意。从机场到家,还得一个多小时,他感觉,这一个多小时都不能忍!

“陆少,安排好了,请随我来。”

陆已承一只手搭着羽绒服,另一只手,紧紧的拉着顾一诺,朝外走去。

车子行驶了一个多小时,缓缓驶进别墅区。

顾一诺发现,院子里停了一辆车子,她认得,这是陆禀琛的车子,应该是他们已经知道已承回来的消息。

陆已承握紧她的手,下了车子。

杜明兰第一个从屋里跑出来,看到陆已承,控制不住的抽噎着。

“已承!已承,我的儿子。”杜明兰几乎是扑了过来,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

顾一诺松开陆已承,朝一旁退了一些。

“让妈妈好好的看看你。”杜明兰几乎一个人将陆已承霸占,拉着陆已承左看右看,“已承,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受伤,我很好。”陆已承轻声回应。

“嗯,嗯。”杜明兰哽咽着点点头,抬起手,紧紧的抱着陆已承,“你知道妈妈有多想你吗?”

“妈,我们先进去吧。”陆子睿在一旁提醒道。

“是啊,都进屋来,外面冷。”老爷子喊了一声。

顾一诺抬步朝老爷子走去。

“来来,一诺宝贝,我们先进去,你怎么不穿羽绒服?冷不冷?”老爷子关切的拉着顾一诺的手,两人朝屋内走去。

“我不冷。”顾一诺摇摇头,朝老爷子询问道:“爷爷,你最近有没有按时吃饭,按时吃药?”

“有,当然有!不信你问孙嫂。”老爷子立即回应道。

“那就好!”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题外话

祝小仙女们,端午安康

这个月,粮票满500的话,有福利哟

书城的小伙伴们,可以加群,戳管理员领上架那天的福利,仅限正版读者需截图订阅信息

来吧,让粮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