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很野,很火辣!/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爷子拉着顾一诺的手,坐在沙发上,又道:“今天早上,珩珩说,昨晚做了个梦,姐姐要回来了,没想到,还真给那小家伙说准了。”

“真的吗?”顾一诺简直不敢相信。

“是啊,我还和他打赌呢,看来,这个航模是买定了。”

“哈哈。”顾一诺忍不住笑出声来,“爷爷,你可要说到做到。”

“买买买!”老爷子连连点头,目光朝一旁望去。

杜明兰也拉着陆已承回到屋内,朝这边走了过来,拉着已承的手不松开,不停的嘘寒问暖。

陆已承将手抽回来,朝杜明兰说道:“我去换件衣服。”

“我去帮孙嫂。”顾一诺也朝老爷子说道。

两人竟然同时出声。

屋内,顿时寂静下来,陆已承起(身shēn)朝顾一诺走去,拉着她的手,“你和我一起去,陪我休息会。”

“一诺小姐,我一个人可以的,现在还早着呢,忙得过来,你和大少去休息一会吧。”孙嫂立即说道。

“是啊,一大早上就赶飞机,你们两个都去睡会。”老爷子朝两人说道。

杜明兰看着(身shēn)旁的儿子,想说的话全都噎在(胸xiōng)口,她还没有儿子说几句话呢!

她也看得出来,已承对她的疏离,跟本就不像是其他孩子对母亲那样,一想到这些,她的心里又有些酸涩。

“走吧,爷爷都这么说了。”陆已承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我们睡到四点再起来。”

大白天的,睡什么觉啊!顾一诺才不相信,他的目的就是睡觉那么简单。

想着他在机场休息室里的说过的话,她的小心脏就噗通噗通的,像是小鹿乱撞一样。

“爸,妈,子睿,晚上留下来吃饭。”陆已承朝客厅坐着的三人说道。

“好,好!”陆禀琛点点头,“我们一家人,还没有正式的在一起吃过一顿团圆饭呢。”

“哥,你放心,你今天赶都赶不走我!”陆子睿立即表明态度。

“既然累了,就赶紧去休息吧。”杜明兰也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俯(身shēn)在她耳边说道:“还想逃到哪去?”

顾一诺的脸立即红通通的,生怕别人看到似的,转(身shēn)先朝楼上跑去。

陆已承一边走上楼,一边解开领口的扣子。

顾一诺正在推门,一只手,撑在她的头顶,高大的(身shēn)躯带着十足的压迫(性xìng),朝她((逼bī)bī)了过来。

陆已承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在墙壁上。迫切的吻上她的唇。

他不停的索取着,越来越深入。

顾一诺紧紧的抓着他的服,想把自己缩小到墙缝里去。

他的手,已经开始不轨

“已承,不要,我们进房间”她小声的哀求。

他突然将她抱起来,就像在机场那样姿势,一只手打开门,直接将她抵在房门后。

“叫老公。”

“老公”她涩涩的唤了一声,“不可以,不能这样。”

“诺诺,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可以?”

他低头吻着她,双脚一离地,她差一点瘫软在他的怀里。

“你不是说,一天一次吗?”她抬起小脸,委屈的抗议。

“我有说过吗?”

“有!那天在车子里,你说过的!”

“我只是说,给你休息七天,剩下的,每天都要。”

呃,是这样的吗?顾一诺仔细的回想着,还没有得到答案的时候,他已经得逞了!

她的眉心,顿时拧成一团,控制不住惊呼一声!

陆已承的神(情qíng),也紧紧的绷着,低头封住她的小嘴,抱着她朝房间内走去。

“已承!”她感觉,刚刚那一瞬,她快要灵魂出窍了!

“叫老公。”他不厌其烦的更正。

“老公”

“真乖”陆已承吻上她的唇,紧紧的搂着她,抵死缠绵。

客厅里,陆禀琛在看财经频道,陆子睿和陆老爷子下棋。

老爷子越下越起劲,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赢的这么爽了。

杜明兰坐在沙发上,不时的朝二楼的方向望去。心里很不是滋味。

已承小的时候,被老爷子抢走,长大了又被顾一诺的抢走了,从来都没有属于她的时候。

再看看陆子睿,虽然她控制着,从小也没有和老爷子见过几面,但是一见面,就亲昵的和天天腻在一起的祖孙一样。

她的心里,别提有多凌乱!

为什么已承就不能像这样,不能和她亲近一些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她更(爱ài)已承了!她可以倾尽自己的全部,把所有的(爱ài)都给他。

到头来,还是不能让他和她亲近一点,甚至是眼下,这样的结果。要不是为了已承,她真的是一秒钟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待。

“明兰,你要是累的话也去休息休息。”陆禀琛朝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杜明兰说道。

“不用。”杜明兰摇摇头,“子睿,陪妈妈出去逛逛吧?”

“不要!妈妈,你自己去逛吧,我还要和爷爷下棋。”陆子睿正在兴头上,头也没回的朝杜明兰说道。

杜明兰拿起(身shēn)旁的包包,朝外走去。

她感觉,在这个家里,她就是多余的那一个!

就连陆禀琛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竟然开始接纳顾一诺!

她在这个陆家,还有什么地位可言!

一个人开着车子,随便去了附近的一个咖啡厅,这个时间,咖啡厅里很宁静,一曲悠扬的古典乐曲,加上浓浓的咖啡香味,让她的心(情qíng)好了一些。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杜明兰很不耐烦的接通。

“明兰,我是嫂嫂。”杜夫人客气打招呼。

杜明兰冷笑一声:“你是谁?”

杜夫人明显尴尬的接不上话来,清了清噪音说道:“明兰,以前我们经常去的那家珠宝店里新到了一些珠宝,我想约你一起去看看,刚刚去了陆家,你们都不在。”

“我觉得,你倒是可以约苏夫人去瞧瞧。”

杜夫人又是一噎,早知道会遇到这样的(情qíng)况。但还是厚脸皮的跟着笑笑,“明兰,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你也得给哥哥嫂嫂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杜明兰心里何止有气!已承才刚刚出事,他们就攀上了苏家,迅速订婚,生怕苏家这棵大树长腿跑了似的!

现在,已承回来了,他们又起过来巴结她?

“人家都说,路遥知马力,(日rì)久见人心,我算是体会到了。”

杜夫人深吸了一口气,从她嫁进杜家,就知道杜明兰尖酸刻薄,现在她是正撞到枪口上!

“明兰,要不我们见面再谈好不好?”

“我没空,今天我们家已承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吃个团圆饭,好了,我没空和你说了,我挂了。”杜明兰切断电话,扔到一旁的桌子上。

一旁的服务员走过来,送上菜单。

“意式咖啡。”

“我也要一份意式咖啡,谢谢。”一道甜美的声音插了进来。

杜明兰抬头,朝面前突然出现的女人望去,感觉好眼熟。

“伯母,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真的是太巧了。”苏以菲笑着朝杜明兰伸出手。

“你好,你是哪位?”

“伯母,我是以菲啊。”

“哦,苏以菲!都长这么大了。”

杜明兰这才想起来,这是苏家的那个小女儿,她上一次见她,还是十年前。那一次,好像是她被人绑架,刚好是她们已承救回来的。

后来,苏夫人带着,特别来了一趟陆家,以表谢意。

其实那个时候,苏家和陆家还有来往,后面也不知道为什么,断了联系。

杜明兰并不知道,陆已承这一次出事和苏家的人有关。

一方面是牵连到军事机密,一方面,苏家的手还没有伸出陆家的产业中。

再说这段时间,她只顾着伤心,在医院里都住了好久,对于外面的事(情qíng),极少关注。

也是前一段时间,才听到陆禀琛提了一下,顾氏集团出事了。被沈家收购了。

她一向觉得,市属于乡下地方。再说,倒的又是顾氏集团,她倒是乐意见到。她最看不起的,就是顾家那一家子!

听说顾一诺那个后娘精神失常了,那个继妹也不知去向,她的圈子里,还议论了一段时间,让她觉得很丢脸。

顾家人,天生就是会攀高枝!老爷子这么清高的人,要不是为了他自己的私心!怎么忍得下去。

顾一诺更把这种本事,学得炉火纯青。

这么随便一想,又想到顾一诺,杜明兰的心里,别提有多郁结。

苏以菲坐在杜明兰面前,换上便装的她,一股名媛风,气质完全秒杀旁人。不得不说,这么一个在美人,要(身shēn)材有(身shēn)材,要长相有长相,还是(挺tǐng)赏心悦目的。

“伯母,怎么就您一个人?”苏以菲笑着询问。

杜明兰有此尴尬,她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实在是无法回答。

“你不是在军区吗?”杜明兰没有回答,朝苏以菲询问道。

“我也在休假,我去年调到陆少所在的军区,现在是他的下属。”苏以菲笑着回应。

“你在已承的下属?”杜明兰有些吃惊。

“是啊,伯母,不瞒您说,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仰慕陆少的风采,也很感激,他当年对我的救命之恩,所以现在成了他的下属,让我觉得,无比荣幸,也算是圆了我的一个心愿。”苏以菲客气有礼的说道。

特别是说到仰慕二字的时候,脸上染了一抹红晕。

“事(情qíng)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记在心上啊。”杜明兰笑了笑。

提起这些,她就觉得很有面子!特别是她看出来,苏以菲对她们家已承,好像不止是仰慕那么简单。

咖啡端了上来,她拿起勺子搅了搅,随口问道,“有男朋友了吗?”

“刚刚认识一个,是我妈妈的朋友介绍的,先相处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缘分。”苏以菲轻声说道。

“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肯定有很多人排着队的追。”

“伯母,您就别取笑我了!”苏以菲喝了一口咖啡,眉宇间并没有恋(爱ài)中的喜悦,“听从家里的安排,我自己也没什么好挑剔的。”

听从家里的安排。这一句话,又戳中了杜明兰的心事。

她们已承还不是一样。

如果,是让她来选的话,她肯定会要苏家的女儿,不管是(身shēn)份,地位还是样貌,她看着觉得哪哪都比顾一诺好!

“伯母,今天这么有幸能在这里遇见你,真的是太开心了,我这里有一份小礼物,还望您不要嫌弃。”苏以菲从包包里,取出一个方形的盒子。

一看盒子,就知道里面装的东西价值不菲。

杜明兰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眼睛都发亮了,这不是去年她在一个拍卖会上,看上的翡翠镯子吗?

当时,因为价钱,她一时踌躇,被别人给拍走了!

像她这个年纪,能显(身shēn)份又上挡次的饰品,也就数翡翠玉器了,所以她对这些,格外的衷(情qíng)。

“我觉得,这镯子很适合伯母。”苏以菲把翡翠镯子推到杜明兰面前。

杜明兰知道,这一个镯子的底价就是好几十万,后来拍到多少,她也没有留意,就算是她再喜欢,也不能收这么贵重的东西。

“不行,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礼物,而且还这么贵重。”

“伯母,这些年我一直在军区,一直忙着训练,早就应该多多的去拜访您,今天能在这里遇上伯母,真的是太幸运了,这也是我的心意,伯母您一定要收下。”

苏以菲直接拿起镯子,(套tào)在杜明兰的手腕上,举起杜明兰的手,“伯母,你戴上好合适,就像是量(身shēn)为您定做的一样!你怎么保养的那么好啊,皮肤好白,和我在一起,别人还以为我们是姐妹呢。”

杜明兰看着手上镯子,真的是很喜欢,果然像苏以菲说的很适合她。被苏以菲这么一夸,心花怒放。

“这份礼物,我还是不能收,要不这样,你花多少钱买的,我把钱打给你。我心里也安心,也算是收下你的心意了。”

“伯母花钱买了,还叫收下我的心意吗?”苏以菲笑了笑,“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衬得上翡翠玉器的气质,这个镯子换个人都带不出伯母这种效果,您能收下,我就很开心了。”

“不行,不行。”杜明兰连忙将玉镯取下来。

“伯母,您请我喝咖啡就当是谢礼吧,好不好?我还有事,先走上,改天再来拜访伯母。”苏以菲站起来,朝杜明兰挥挥手。

杜明兰还没有把镯子取下来,苏以菲就一阵风似的走了。她朝窗外望去,也没有看到苏以菲往哪个方向走的。

低头朝手碗上镯子看去,不愧是心(爱ài)之物,戴在手上,别提有多满足。

既然苏以菲有心想送她,她就先收下,以后有的是机会,把钱打过去。咖啡还没有喝完,杜明兰坐在这里,忍不住揣摩着苏以菲之前说的过话。

那句话里,对她们已承的(爱ài)慕丝毫都不掩饰。不过,人家也有男朋友了。

她真的是很喜欢苏以菲这样的女孩子,要是,能有这样的女孩做儿媳,她就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了。

苏家和杜家定婚的事(情qíng),她其实并没有过多的记恨苏家,反而是记恨她自己的哥嫂。

看着手上镯子,真的是越看越喜欢。

时钟的指针,缓缓指向六点。

休息的两人,还没有动静。

明明是陆已承困了要睡觉,结果,却是顾一诺精疲力竭迷迷糊糊睡着了。

突然,她猛得从陆已承的怀里惊醒,才发现,他们还紧密的在一起,没有分开。

她这么一动,他马上就有了反应。

“不要不要”她立即惊呼道。

陆已承哪肯停下来,封住她的小嘴,继续!

顾一诺被他撞的七荤八素,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一阵激(情qíng)过后,陆已承抱起她软绵无力的(身shēn)子,朝洗手间走去,前段时间,她的(身shēn)上有伤,不能碰水,都是他给她一点点的擦干净(身shēn)子。

现在她好的差不多了,可以洗澡,他已经给她洗上瘾了,完全不放过这个福利。

“现在几点了?”顾一诺气若游丝的询问道。

“六点了。”

“六点!”

陆已承撩开她的发丝,笑着说道:“冲完澡,刚好下去准备吃饭了。”

孙嫂将饭菜全都准备好了,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

“老爷子,要不要去叫一个大少和一诺小姐?”

老爷子看了看时间,才发现,都这么晚了?

“再等等吧,让他们好好休息。”

“好的。”孙嫂回应了一声,又去厨房忙碌去了。

杜明兰看向二楼,大白天的睡觉能睡几个小时!一定是顾一诺缠着已承。一家人在下面等着她们,顾一诺也真够不要脸的!

十分钟后,陆已承和顾一诺从楼上走上来。

“没有力气的话,我抱着你。”

“不要!”顾一诺推开他的手。

每下一个台阶,她就感觉双腿一软,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陆已承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心疼,他完全克制不住,在洗澡的时候,又缠绵了一会。像是累积了这么多年的**,怎么也发泄不完似的。

“大少和一诺小姐来了。”孙嫂笑着喊道。

“来来来,吃饭了,吃饭了。”老爷子站起(身shēn)来招呼着。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朝餐厅走去。

孙嫂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摆满了一个大圆桌。

老爷子坐在主位,朝一旁的陆已承和顾一诺望去,“今天,是个开心的(日rì)子,为了庆祝咱们的已承平安归来,我们干一杯。”

“爷爷,你不能喝酒。”陆已承将酒杯端了过来,“这一杯,我替你喝。”

老爷子的脸上,超级不爽,“就一小口。”

“一口也不行。”顾一诺摇了摇头,这一次,她是站在已承这边的。

“是啊,爸,你就别喝了,孙嫂,给老爷子倒杯水。”

孙嫂笑着,给老爷子换上了白开水。

“孙嫂,给我的也换成水。”顾一诺立即将自己的杯子举起来。

“反正是在家里,你喝醉了也没事。”陆已承朝她小声说道。

他还(挺tǐng)怀念,他去军区前的那一晚,她因为害怕喝醉的样子。

很野,很火辣!

“我才不喝。”顾一诺小声嘀咕了一句,接过孙嫂倒的白开水。

“来,我们干一杯!”老爷子重新举杯。

喝完第一杯,大家突然安静下来,从来也没有这么聚在一起过,好像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顾一诺不时的给陆已承夹菜,不希望他喝太多酒。

“我和诺诺,准备结婚。”陆已承突然说道。

杜明兰的筷子差一点掉下来,“怎么这么突然?她不是还没有到领证的年龄吗?”

“我们先把宴席摆了,以后再补证。”

“既然以后再补也不用急于一时,宴席只是个形式。”杜明兰反驳了一句,突然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她连忙补充道:“我也是不想委屈了小诺,她还在上学,结个婚对她影响也不好,还是以学业为重。”

“这件事(情qíng),听你们的。”老爷子将话拦了下来,朝顾一诺和陆已承望去。

陆已承低头,看着顾一诺,“诺诺,你觉得呢?”

“我”顾一诺的心里,五味杂陈。

对于这场婚姻,她还是害怕多过于期待。她(爱ài)他,毫无保留。他对她的(爱ài),她也没有一丝质疑。

但是,结婚的事(情qíng),对她来说还是太唐突了。

她觉得,现在这样就刚刚好,一但真的要嫁给他,反而会把她((逼bī)bī)紧了。

“我觉得,还是再等等吧。”顾一诺说完,低着头,不敢看陆已承。

老爷子的心里,不太好受,前一段时间,明兰来闹那那一场,说出的那些话,肯定伤到一诺宝贝的心了。

他缓缓伸出手,握着顾一诺的手,“爷爷尊重你的想法。”

“谢谢爷爷。”顾一诺轻声道谢。

那天发生的事(情qíng),陆已承也知道了,今天他把所有人留下来,就是想要当面说清楚。他自己的母亲已经第二次伤害诺诺,看着她受委屈,他的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不管什么时候举行婚礼,你永远都是我陆已承的人!”

杜明兰握紧筷子,一点食(欲yù)都没有了。已承如果是因为老爷子的原因,才愿意和顾一诺结婚,她的心(情qíng),或许会好过一些。

现在,她完全看出来了,她的儿子是真的喜欢顾一诺。

她不知道,她的儿子究竟看上顾一诺哪一点?世界上那么多好女孩,比顾一诺优秀的多了去了,怎么就是中了顾一诺的魔了一样。

这么一个有心机的女孩,把老爷子和已承哄的团团转。还没有结婚呢,就哄着已承把房子车子全都过户到顾一诺的名下。

更别提以顾一诺的名义收购的那家公司!这完全就是把她的儿子吃的死死啊!

“我要娶诺诺,完全是我自己意愿,而且她也不需要得到谁谁谁的认可。”陆已承朝杜明兰望去。

杜明兰的心猛然一紧,放下筷子。

这一句话,明显是说给她听的。

她在已承的心里,竟然就是那个谁谁谁吗?

顾一诺这是在背后说了多少她的坏话,让她的儿子,对她有这样的误会!

“已承。”老爷子唤了一声,“一家人,好好的坐下吃顿饭,其它的事(情qíng),不要再说了。”

“爷爷,有些话,必须要说清楚。”

顾一诺抬手,握着陆已承的手,“不要说了,吃饭吧,我都饿了。”

“已承,你说出来,你想说什么妈妈都听着,妈妈不管做了什么事(情qíng),都是为你考虑,都是问心无愧的!”杜明兰气得眼泪在眼中打转。

这要是她养大的孩子,会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说话吗?!

“你可以不接受诺诺,但是也请你不要用语言去中伤她。我们两个,过我们的生活。我要的仅此而已。”

杜明兰有些哽咽,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深吸了几口气,才颤抖着说道:“好,好,是我多管闲事!”

顾一诺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手心里全是汗。她知道,杜明兰对她的排斥,是根深蒂固的。

现在,更认为,她抢走了已承,对她充满敌意。

“已承,只要你好好的,妈妈怎么样都可以,无所谓的,真的无所谓。”杜明兰站起来,“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妈!妈,你等等我!”陆子睿连忙起(身shēn),“爷爷,我去看着我妈。”

杜明兰的离去,让这一场本来是团圆饭家宴,变得更加尴尬。

“爸,没事的,她就那(性xìng)子,您别太往心里去。”陆禀琛朝老爷子说道,做为父母,他能理解杜明兰的固执,都想给儿女更好的。

可能,用得方法有些极端了。

“吃饭,继续吃饭。”老爷子拿起筷子,不再多言。

陆已承看向顾一诺,将筷子拿起来,给她夹菜,“你刚刚不是说饿了吗?多吃一点。”

“嗯。”顾一诺点点头,吃了起来。

原本美味的食物,现在如同嚼蜡。

一顿饭,在沉默中吃完,顾一诺主动帮孙嫂收拾。

陆已承陪老爷子和陆禀琛坐在客厅里聊天。

“已承,前一段时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陆禀琛忍不住问道。

“我们执行任务,快要结束的时候,在r国边境遇到一伙不明(身shēn)份的人,向我们突袭,我中弹,跳到河中逃过一劫。”陆已承挑了一些重要的,解释了一下。

顾一诺听到他的声音,还是很揪心,她没有问过他,这一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只要他平安回来就好。

那个视频,她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爆炸的一瞬间,火光冲天,是无法看清,当时都发生了什么。

她知道,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他已经预料到,所以才断定,他能脱(身shēn)。

陆禀琛听完,心有余悸,“怎么那么久没有和我们联络?是不是受了很重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受了点小伤,被河水冲到了r国境内的一处支流,r国医疗通讯都不太发达,所以一时半会也联络不上。”

“原来是这样。”陆禀琛暗暗松了一口气,“已承,你既然已经打算结婚,干脆从军区回来吧,陆家也需要你。”

“这件事(情qíng),以后再说吧。”陆已承虽然有这个打算,但是也不是说走就能走得掉。

顾一诺帮孙嫂收拾好,见到客厅里的三人,还在聊着,捧着保温杯,朝楼顶走去。

推开画室的门,一股带着寒意的风扑面而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外走去。

天空中,繁星璀璨,很美。抬起头,看着闪闪的星星,唇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陆已承去了卧室,没有发现她的(身shēn)影,直接朝顶楼的阁楼走来,一眼就看到在外面吹冷风的小女人。

他正要走出去,突然发现一旁的画架上,那是一张素描画像。画的是他。

转(身shēn)走过去,看着这一张画。眉眼的地方,明显的要淡一些,好像是摸的太多次,把铅都擦掉了

陆已承握着画,朝顾一诺望去。

虽然他回来后,她从来没有问过他都经历了什么,他知道,在他失踪的这一段时间,她一定也不好过。

陆已承放下画,朝外走去,直接从背后,将她拥入怀中。

“冷不冷?”他的声音,温柔过美丽的月色,带还着浓浓的宠溺。

“不冷。”顾一诺摇摇头,抬起手,指着被星星点缀的夜空,“已承,你看,今晚的夜空好美。”

“不及你美。有了你,我的眼里,再也没有别的风景,有一个你就够了。”

“已承,刚刚,我”

“不要说那些,我陪你看星星。”陆已承干脆直接将她转过来,将她的小手,插到他的衣服里,将这个小小的人儿完全纳入怀中。

顾一诺将脸贴在他的(胸xiōng)前,看着远处的夜空。

“许了新年愿望了吗?”陆已承突然朝她询问道。

“许了。”她笑着点点头。

“那就闭上眼睛,我要完成你的新年愿望了。”陆已承轻声说道。

顾一诺愣愣的看着他,陆已承直接亲在她的美眸上,强迫她闭上双眼。

突然,天空中被五颜六色的烟花点亮!剧烈的响声,让顾一诺吓了一跳,她立即睁开眼,朝烟花绽放的地方望去。

烟花!是烟花,漫天绚烂的烟花!

也是她的新年愿望!

是巧合,还是

题外话

还有88张月票,就满500了,满500就有福利了要不要掏空二暖,就看小仙女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