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是你在开车!/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轻轻的捧着她的脸颊,朝她柔声说道,“对不起,迟了这么久。”

顾一诺深深吸了一口气,鼻尖发酸,眼中全是泪光。

她的新年愿望,就是希望他能陪着她看一场烟花。

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别哭。”陆已承捧着她的脸颊,话音刚落,她眨了一睛眼,泪滴就像珠子一样滚落。

看着她滚落的泪珠,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他好心疼!

俯(身shēn)吻上她的唇。

她抬起手,推开他,在他错愕的神(情qíng)下,缓缓抬起脚跟,生涩的主动的,吻朝他吻了过去。

她的反应,让陆已承的心里涌上一抹惊喜,不断的放低(身shēn)子,让她能够吻得更轻松。

烟花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顾一诺这一生都不曾见过这样场面。当所有的繁华和美丽绽放过后,留下的,是纯美的夜空。

都说烟花易冷,但是,在绽放的那一瞬间,就足够惊艳整个世界。

就像她对他的感(情qíng),哪怕前世承受过那么那么多,这一世,她还是选择了他。

就算是,还像前世一样的结果。

她也曾像,烟花那样美丽的绽放过!

寂静的夜空下,她靠在他的怀里,忍不住询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新年愿望?”

“因为,我就住在你的心里,当然知道。”陆已承揉了揉她的柔软的秀发,轻轻的烙下一吻。

她抬起头,朝他甜甜一笑,“我有没有住进你的心里?”

他拉起她的手,贴在他心房的位置,“摸到了吗?每颤动一下,都是在想你,你说,为什么明明你就在我的心里,还是会那么那么的想?”

“你说的好像电视剧里台词,是不是偷偷学的?”顾一诺笑着询问。

“话是偷偷学的,(情qíng)却是真的。”

顾一诺听着他缠绵的(情qíng)话,脸上染上一层红晕,羞的不敢直视他的炽(热rè)的眼神。

“诺诺,外面冷,我们去屋里。”

“嗯。”顾一诺点点头,被他搂着朝屋内走去。

白天睡得太多,到了晚上,她怎么也睡不着了,陆已承的呼吸很轻,已经有十多分钟没有说话。

她轻轻的挪了一下(身shēn)子,抬头朝他望去。

“已承,你睡了吗?”

“正在努力的让自己睡。”陆已承睁开双眼,搂着她的肩膀,“你要是再不睡着,我觉得我们不能再辜负这么美的夜色了。”

“我也要睡着了。”顾一诺连忙躺了下来,不敢出声了。

她是真的要睡了,明天还得早起上学。

“诺诺,再休息一周吧,不用急着去上学。”

“不能再休息了,我都缺了那么多天的课了。”顾一诺摇摇头。

“好吧,明天我送你。”

“已承,我想听你唱歌。”

“好。”陆已承想了想,轻声的唱出来,像个大人哄孩子一样,拍着她的肩膀,哄她入睡。

顾一诺在他的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伴着他的低沉的歌声,进入梦乡。

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陆已承缓缓转过(身shēn)来,看着她纯美的睡颜。

她睡着的时候,最喜欢的姿势就是像只小猫一样,窝在他的怀里。这也是他最喜欢的姿势。

轻轻的握着她柔软的小手,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

“诺诺,谢谢你那么相信我,当所有人都以为,我不会回来的时候,只有你,是那么笃定!我知道你在等我,哪怕是(身shēn)处地狱,我也会回来。”

“我怎么舍得让你等着我,怎么舍得让你等太久。”

陆已承轻轻的朝她的额前吻了一下。

顾一诺感觉痒痒的,迷迷糊糊的朝他挥了一下,朝他的怀里又挤了挤,又沉沉睡去。

陆已承哑然失笑,搂紧她将(床chuáng)前的小夜灯关掉。

清辰,第一缕阳光,洒在窗台上,盛开的花朵在阳光下,尽(情qíng)的绽放。

“啊!我要迟到了!”一声惊呼,从房间里传来。

接着

“已承!你怎么把我的闹钟关了!?”

“我昨天晚上,都没有收拾书包!”

顾一诺拿着手机,直接从陆已承(身shēn)上往外爬去,一只腿刚刚下(床chuáng),被他直接拉了回来。

她控制不住的坐他的(身shēn)上,小手撑在他的(胸xiōng)膛上,与他四目相对。

“老婆,这么早,就想要?”

“已承,别闹,真的要迟到了!”顾一诺立即直起(身shēn)子,想要逃走。

他的手扶着她的细腰,稍一使力又将她拽了回来!

“已承,我要迟到了”

“亲我一下。”

“只亲一下!”

“你要想亲十下八下,我也不介意。”

顾一诺俯(身shēn),朝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是嘴!”

“没刷牙!不亲!”

陆已承突然直起(身shēn)子,两人贴得更紧了,这个姿势,他们还没有用过呢!

看着她急切的样子,他转过(身shēn),直接托着她的小(屁pì)(屁pì),抱着她朝洗手间走去。

“你先洗漱,我去收拾书包。”顾一诺朝他吩咐道。

她不确定,他们两个都在洗手间,会发生什么。

“一起。”陆已承没有放开她,直接将她抱到洗手台上。

“你这样的话,我可能不止是迟到了,我要旷课一个早上。”顾一诺无奈的看着他,小脸上带着几分委屈。

“要不要,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请假。”

“人家明明想当个好学生,好好学习”

“我知道,还要天天想上。”陆已承接了下半句。

他的手,撩起她的睡裙,她立即从洗水台上跳了下来,转过(身shēn)去拿牙膏和牙刷。

他突然从背后,朝她贴了过来。

“不要!”她差一点把牙膏吞进去。

没有一点准备的她,根本就没有那种状态。

他试了试,果然不行!

要知道,他们都是一半前奏,一半主题的,才能和谐进行。

顾一诺拿着他的牙刷,挤好牙膏,直接转过(身shēn)来,戳到他的嘴里,“陆先生!刷牙!”

刚刚他差一点就霸王硬上弓,弄疼她了!

陆已承拿着牙刷,眼神还在她的(身shēn)上流连。

顾一诺拉起她的小衣衣,朝他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了过去!

陆已承全(身shēn)一紧,差一点把牙膏全都喷出来!

这只小猫爪子,挠一下还(挺tǐng)疼。

花了平常两倍的时间洗漱完,顾一诺飞奔到阁楼上,她的书包的学习用品,全都在上面。

等她收拾好,再跑下来的时候,陆已承已经衣冠楚楚的坐在客厅里等着她了。

“一诺小姐,我做了早餐,你吃一点再去上学吧。”孙嫂朝顾一诺喊道。

“孙嫂不了,我来不太了,今天就不吃了。”顾一诺摇摇头。

“提着在车子上吃。”孙嫂迅速的打包好,递了过来。

陆已承接过,搂着顾一诺的肩膀,朝外走去。

车子缓缓驶出去,陆已承将早餐递给顾一诺,“吃点早餐,要不然要饿一上午。”

“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关了我的闹钟,又害我耽搁了那么多时间,也不用这么赶。”顾一诺一想到,他今天早上劣迹,心里就有气。

“我要是真的耽搁你的时间,你现在还在(床chuáng)上。”陆已承侧目,朝她露出一丝坏笑。

顾一诺懒得理他,简直就是个禽兽。

她拿出饭盒,打开看了一眼,里面每一个格子都装得满满的。还有两个煮鸡蛋。直接剥开鸡蛋壳,准备吃。

“还有我的一个,你别吃完了。”陆已承突然朝她说道。

“给你!”顾一诺伸手,朝他递了过去。

前面,红灯亮了,车子缓缓停了下来,陆已承接过鸡蛋,直接塞到她的嘴里,然后转(身shēn)朝她嘴里的鸡蛋咬了一口。

顾一诺的小嘴,被半个鸡蛋塞满!

他还没有松口,反而就这么贴着她的唇,吃了起来。

一直到绿灯亮了,他才抬起(身shēn)子,若无其事的继续开车。

顾一诺抬手,捶了几下(胸xiōng)口!拿起一旁的水,猛灌了几口,才将鸡蛋全都眼下去,她差一点没被噎死!

半个鸡蛋都能噎成这样?这张小嘴,真是让人又(爱ài)又恨。

他控制不住的想到,某些时候

“好一点没有?”

“没有!”顾一诺的眼角,全是泪花,她感觉整个(胸xiōng)口都塞满了鸡蛋!

“多喝几口水。”陆已承有些担心,放慢车速。

顾一诺又灌了几口,才觉得好受一点。把吃的东西全都收了起来,现在什么也吃不下去了。

“我不和你抢了,你慢慢吃。”陆已承好像也发现,他是有点过份了。

“不吃了!”顾一诺气的小脸鼓鼓的。

“老婆,我错了。”陆已承握着她的小手,轻声哄着。

顾一诺甩开他的手,将脸转向车外,这一个早上,她感觉过得真的是好凌乱。

“老婆,我保证,你不会迟到,好不好?”

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二十几分钟,你不要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再吃点东西,我保证把你准时送到。”陆已承说完,调整了方向盘,拐到辅路。

以前小刘送顾一诺的时候,从来没有走过这些小路。

车速并不是很快,绕了几下,顾一诺就已经晕了,完全找不到方向。

陆已承却好像轻车熟路一样,连导航都没有开。

才十五分钟,顾一诺就看到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建筑了!车子拐到学院的主道,路面一下子宽阔起来。

豪车飞速驶过,停在学校门口。

顾一诺正要解安全带下车,陆已承突然将她拉了回来,贴在她的耳边说道:“老婆,你负责好好学习,我负责天天想上。”

说完,他迅速的含着她的耳朵,舌尖掠过,引起她一阵轻颤,全(身shēn)都是一阵酥麻,紧接着,脖间一痛!

“陆已承!”顾一诺在他的怀里挣扎着。

他搂着她的(身shēn)子,更加用力。

他这不是吻,也不是吸,是咬!

陆已承抬起头,看着她脖间留下的痕迹,露出一道满意的笑容,“好了,快去吧。”

顾一诺拉下镜子,朝脖间望去,还有他的牙印和一片樱红,这样的痕迹,让人家不要想入非非都难!

“你干什么啊!”她看着这个印记,忍不住抱怨着。

“盖个章!证明这是我老婆。”陆已承笑着回应,“快去吧,要不然真的要迟到了。”

顾一诺连忙抓起书包下车,一只手捂着脖子上的痕迹,朝校园里跑去。

陆已承看着那道(身shēn)影,直到消失不见,唇角的笑意一点点的消失,他并没有离去,而是打开车门下车,靠在车门边,拨通了一个号码。

“白聿,你等我很久了吧?”

“陆先生,随时都在恭候您的大驾。”

“地点,时间。”

“十点整,清雅居。”

陆已承挂了电话,朝校内望了一眼。慢条斯理的将西装的扣子扣好,开着车子,朝白聿所说的地址而去。

白聿早一步到了,这个时间,这里很静,一个客人都没有。

在这种高楼大厦的繁华都市,这里就像是一股清流一般,可以称得上是世外桃园。

没有水泥砖墙,只有一面面花墙做了隔断。从正门走进来,就像是走进了一个花墙做的迷宫一样。

深处,传来一阵钢琴声。

陆已承寻着琴音而来,看到不远处,坐在刚琴前的(身shēn)影。

他的到来让琴音戛然而止。

白聿停抬起双手,朝陆已承望去。

从陆已承回来,就没有消停过,先是市,沈家,再到苏以溟,就连那些媒体都不放过。

现在,轮到他了。

“陆先生,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意气风发。”

“有劳公爵大人惦记。”陆已承笑了笑,走上前去,直接坐在钢琴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白聿。

不等白聿出声,他的手指,扫过面前的琴键,音阶从高到底,流水一般响起。

“公爵不但画得一手好画,还弹得一手好琴,明明有那么多人(爱ài)慕,却非要盯着我的女人不放,不知道是几个意思?还是觉得,我陆已承的墙角是好撬的?”陆已承沉声质问。

亏白聿想得周到,还去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任教!

“抢得走,那就证明她还够(爱ài)你。”白聿淡笑一下,缓缓站起(身shēn)来,朝陆已承伸出手。

陆已承很不给面子,直接绕过白聿的(身shēn)子,坐在钢琴前。流畅的琴音响起,不输白聿刚刚那一曲。

白聿愣了一下,盯着自我陶醉的陆已承,一个军人铁骨铮铮,却也能这样温柔多(情qíng)。

也许,这才正是能吸引诺儿的原因吧。

琴音停止,陆已承起(身shēn),朝白聿望去,“可惜啊,你抢不走,哪怕我死了,你不一样,得不到她的一丝眷顾。”

白聿的目光,寒了几分,陆已承这一句话,字字戳心!

“陆先生,你今天来,不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吧?”

“当然不止是和你说这些。”陆已承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一份文件,上面已经有签名盖章,“你说,这份东西,是有效还是无效?”

“两国之间的交易,岂能儿戏。陆先生也不可能承担那么大的风险,要毁约吧?”白聿反问。

“要不,你试试?”陆已承将这份东西,直接扔到白聿(身shēn)上。绕过白聿的(身shēn)子,朝前方走去。

“陆已承!你究竟想要什么?”白聿突然朝他说道。

陆已承停下脚步,眼中飞速的闪过一丝笑意。他对也没回的朝白聿说道:“你离开伊丽莎白美术学院,我老婆只想好好学习,我不想让其他不相干的人打扰她。”

“就这么简单?”白聿还以为,陆已承会趁机要挟他!

之前,女王派遣的大使,是苏家的人负责接待的。

在陆已承不在军区,又一至以为陆已承牺牲了,才促成了这场交易。现在,陆已承回来了,苏以溟也没有得逞,这么重要的事(情qíng),依然是陆已承握有主动权。

陆已承明明可以提更苛刻的要求。但是,他却独独提了这一个。

“公爵可能要看看心理医生了,是不是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症。”陆已承说完,抬步离去。

白聿立即拿起落在钢琴上的文件,才发现,这份文件已经是签好的!

看着这份合约,他控制不住的摇了摇头。

陆已承也真的是嚣张,他竟然没有重新换一份,直接把苏以溟的名字划掉,在一旁签下了他自己的名字。

陆已承上了车子,回头朝这个地方望了一眼,白聿应该听得明白,这是他最后的通牒。

上一次,私自带诺诺走的帐,还没有和白聿算!

这一批军事设备,只能继续采用国这批配件。

另一方面,他们的技术还不是很成熟,如果真的要违约,就像白聿所说的,他也要考虑一下后果。

伊丽莎白美术学院

顾一诺来到学校,不免又是一阵轰动,她极不习惯这种,走到哪都被人围观的感觉。

除了上课时间,她尽量就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待一会。

中午吃完饭,顾一诺拿了一本书,来到学校的后山上,在一处树荫下坐了下来。

白聿缓步而来,远远的看着她。他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的脖间那一抹吻痕上,他不由自主的握紧双手。

“可惜,你抢不走。我就算死了,你也得不到她的一丝眷顾。”

陆已承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回((荡dàng)dàng)。

他真的是惨败了。

不过,并没有结束!

顾一诺翻了几页书,心里升起一抹异样的感觉,抬起头,朝四周望去,一个人也没有。

她怎么老是感觉,有人在看着她?

确定四下无人之后,她将书收起来,离开此处。

虽然是在校园里,但是这里太僻静了,还是换一个地方。

下午,是白聿的课。

顾一诺来到教室里,发现都坐满了,她朝后面走去,找了个位置坐下。

“你们说,白聿老师今天会不会来啊?”

“谁知道呢!开学那么久了,只见过他一两次,剩下的课,都是别的老师的代的。”

“哎呀,白聿老师要是再不来,我要相思成疾了!”

顾一诺听着同学们的议论,这才知道,白聿开学后都没有来讲课。不(禁jìn)想,他今天会来吗?

“哇!白聿老师!”

“是他!真的是他!”

“哇!终于等到你!”

同学们暗自欢喜,激动的都要克制不住了。

白聿走上讲台,目光落在顾一诺的(身shēn)上,等大家都安静下来之后,他的声音缓缓响起:“今天,我是来给大家,做个道别的。”

“什么?”

“不是吧?道别?”

“老师,是什么意思啊?”

同学们一下子炸开了锅。

“我是属于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特聘教师,很遗憾,因为我自己的原因,不能再继续任教。”

“老师!你不任教,你要去哪啊?”

“是啊!老师!你舍得下我们吗?我可是天天都盼着上你的课!”

白聿淡淡一笑,“我要去旅行,去寻找新的创作方向。”

顾一诺看着讲台上的白聿,握着手中的笔,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他的目光,不时朝她望过来,教室坐满了人,让她有一种他独独在和她道别的感觉。

“老师!你不要走好不好?”

“是啊,不要走!我们舍不得你!”

白聿又道:“会有一直代我课的老师,继续教你们。”随后,他的目光再次朝顾一诺望去,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再见。”

那道(身shēn)影,转(身shēn)离去,班里突然陷入一片沉寂。

顾一诺看着那道背影,心里有些怅然。

对于白聿来说,伊丽莎白美术学院像是一个华丽的笼子,困住了他才对,外面的世界,才是真正属于他的。

他离开这里也好。

她会在心里,默默的为他祝福。

陷入思绪中的她,没有发现,班里的学生,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你说,白聿老师的离开,是不是因为顾一诺?”

“谁说得准呢!”

“之前不是说她勾搭白聿老师吗?”

“你小点声,她不是把那几家公司都告了吗!听说还胜诉了!”

“我不管那些,反正我知道,她一来上学,白聿老师就走了。她还不如不来呢,最起码,我还能时不时的见见白聿老师。”

“人家后台硬着呢!有个那么厉害的未婚夫。现实版灰姑娘!豪门少(奶nǎi)(奶nǎi)!”

“唉,好命!”

“你说,有陆已承做未婚夫,还来勾引我们白聿老师干嘛?”

班里,议论纷纷,连老师进来上课,都无心再听讲了。

顾一诺今天也有点走神,她还在想着白聿的离去。

至从那天,白聿向她表白,她觉得他们的关系,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的样子。

如果,她能早一点知道白聿的感(情qíng),她或许会躲得远远的。

下课铃声响起,顾一诺才发现,教室里的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一大半了。

她收拾好书包,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看是陆已承的号码,她将书包背好,一边接通电话,一边朝外走去。

“老婆,你怎么还没有出来?”

“我走出来也要几分钟啊!你到了吗?”

“早就到了,能不能不要用走的?用跑的,跑过来。”

顾一诺直接将电话挂掉,不过还是朝校园门口跑去。跑到校门口,她已经是气喘吁吁。

陆已承站在校外,捧着一束玫瑰。

四周全是围观的同学,拿着手机,对着他拍照。

原本一脸不耐烦的他,一看到顾一诺的(身shēn)影,眼中顿时涌上一抹浅笑,快步朝她走了过去。

顾一诺看着他捧着那么一大束花站在那里,真的很尴尬!

知不知什么是低调?!

他这样子,不被人拍才怪!

老老实实的坐在车子里等她就好了嘛!

“老婆。”陆已承亲昵的唤了一声。

将花递到她的手里,取下她的书包,一手拎着,另一手搂着她的肩膀朝车子的方向走去。

在机场的那天,是陆已承故意想要秀,但是现在,被人这么拍,他的脸色有些不悦。车子飞速离去,顾一诺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我现在有点理解晚晚,出个门为什么也要东躲西藏的。”顾一诺瞪了陆已承一眼,“你抱那么一大束花,明显不是在吸引人的眼球吗?”

“我就算是不抱这一束花,也是一样的。”陆已承突然朝顾一诺凑近了一些:“你没有觉得,真正吸引她们的,是我这张脸吗?”

顾一诺愣了一下,伸出手朝他这张脸拍去,“是的,陆先生这张脸,特别迷人。原来,你就是站在那里,招蜂引蝶的啊!”

“我怎么听着,这口气有点酸呢?”

“是吗?”顾一诺揪着花瓣,漫不经心的询问道。

“是啊,我觉得,你应该是吃醋了,不对,是绝对吃醋了。”

“我才没有。”顾一诺将花放到一旁,朝窗外望去。

她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好受。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哪怕站在茫茫人海,也能一瞬间夺去所有人的目光。

更不知道,他是多少女人心中的男神。

“怎么突然不开心了?”

“只要你陆先生愿意,愿意爬你的(床chuáng)的女人能绕帝都一圈。”

陆已承突然踩了刹车,他觉得,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听得出她的口气,真的生气了!

“以后,我再出门,准备一个墨镜口罩,谁也不给看,我这张脸,就给老婆大人你一个人看好不好?”

顾一诺转过(身shēn),很认真的看着他,“已承,我能不能给你提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你说。”

“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你喜欢上别的女人,请你一定要放了我。我不愿意承受任何背叛,只要你还和我在一起,请不要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只你告诉我,我公立即离开,我绝不会死缠烂打,绝不会赖在你(身shēn)边不走。”她的口气像是在祈求他一样。

陆已承快被她气死了,早知道她这么在意,他就不开这样的玩笑了。

竟然让臆想出来,他会喜欢上别的女人,甚至是出轨!

“诺诺,如果我会看上别的女人,又为何守(身shēn)如玉这么多年?不要乱想,好吗?不管是我的心还是我的(身shēn)体,只忠于你一个人。”

顾一诺看着他,没有反应,两人对视几秒过后,她突然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诺诺!看着我!”陆已承提高了音量。

顾一诺还是没有抬头。

“你不相信我?”陆已承突然感觉,心里一紧,好像被人扼住了一样难受。

她这样的表现,明显是不相信他!

“我信,但是,也请你记住我的话。”顾一诺轻声说道。

陆已承气到内伤,这是什么意思?她信吗?明显就是敷衍他!

“好,好!我就当这是悬在我头上的一把刀。”陆已承还是不忍心和她再争执下去。

顾一诺听到他的答复,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这才抬起头,朝他望去,“我们现在去哪?”

“去吃饭。”

“不回去吃吗?”

“不回了,我找了一个工作室,你去看一看,满不满意。”陆已承重新启动车子,缓缓向前驶去。

“你这么快就找到了?”顾一诺有些吃惊,不是说考虑一下嘛,她还没有打定主意呢。

“既然决定的事(情qíng),就去做。”陆已承轻声回应。

车内,突然沉默了下来,两人都不再出声。就连音乐,都没有开。

刚刚的那个玩笑,还有她的神(情qíng),让陆已承觉得有些压抑。

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和他在一起,总是小心翼翼,总是如履薄冰。

从一开始,她对他的态度,就让他生疑。

就算是,在她的生(日rì)会上,他冒犯了她,也不至于是那个样子。

她既然愿意接纳他,冒犯的事(情qíng),她肯定早就原谅了他。不会造成这样的影响。

他心里,一直都存着这个疑惑,但是却怎么也解不开。

开了十多分钟,陆已承伸出手,握着她的小手,“你今天在学校里怎么样?”

他不喜欢,他们这样的相处方式。所以,他总愿意迈出第一步。

“还好,你呢?你今天是在家里,还是去了哪?”

“今天送完你,和靳司南还有时御霆见了个面,听到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顾一诺好奇的询问道。

“时御霆下个月结婚。”

“不是吧!他不是没有女朋友吗?”

“前几天相亲的,一个国外医学院的高材生。”

“一见钟(情qíng)吗?”

“不,看起来,应该还是互相排斥的。”

“那为什么要结婚。”

“照时御霆的话说,双方父母都满意,而他们也刚好没有更合适的对象,结婚嘛,不就是住在一间屋子里,睡在一张(床chuáng)上,过两个人的(日rì)子而已。”

顾一诺突然发现,这句话竟然是那么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是不是觉得,找不到反驳的话?”陆已承笑着询问。

“是啊。”顾一诺点点头。

“而且,是女方求的婚。”

“啊?!”顾一诺简直没法消化这个消息。

陆已承继续回报行程,“下午,去了一趟千度,业绩不错,顾总,求福利?”陆已承突然又不正经起来。

“你想要什么福利?”

“就是你想的那种福利。”陆已承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顾一诺的目光朝他的(身shēn)下望去,虽然只是一眼,马上就收回去了,陆已承还是发现了。

“诺诺,你刚刚在看什么?”

“我我就是看看,你有没有反应。”顾一诺说完,脸都红了。

“本来是没有,但是被你一个眼神给勾引起来了,你说怎么办?”

又是一个红灯,他停下车子,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顾一诺又忍不住朝她望去,“明明没有”

他拉着她的手,朝他贴了过去,“你自己说,有没有?”顾一诺的小手猛然缩了回来,他立即按住,“不许松手。”

“你疯了,你在开车!”

“老婆,是你在开车。”

“你”顾一诺简直无言以对!

“隔着衣服,能会怎么样?你先哄哄它,回去再好好的喂喂它。”陆已承启动车子,只是过了红绿灯后,车速,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慢到顾一诺,要崩溃的地步!

终于,车子停了下来,顾一诺看着面前餐厅,是中式的,感觉是她喜欢的口味。

她真的是饿了,可是陆已承这边

陆已承解开安全带,直接将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搭在胳膊上。

“这一招,还是你教我的。”

顾一诺红着脸,和他一起下车。

陆已承若无其事,拉着她的手,报出定的包房号,服务员走在前面带着他们朝包房走去。

长长的走廊里,顾一诺不时的朝他望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练出来的,这么的,淡定自若。

走到包房,服务员送上菜单,转过(身shēn)去泡茶。

陆已承故意把菜单拿到顾一诺面前,趁机搂着她肩膀,“老婆,你来点吧。”

顾一诺认真的看着菜单,一页一页的翻着。

突然,他朝她靠了过来,贴在她耳边说道:“你刚刚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我”顾一诺一看服务员转过(身shēn),抬手将他推开了一些。

陆已承朝服务员望去,“麻烦十五分钟后再过来。”

“好的。”服务员微笑着退了出去,将门关好。

十五分钟后再来!?

顾一诺一脸懵((逼bī)bī)!

这么长的时间,他究竟要做什么?

心里突然紧张起来,想要挪到另一边的凳子上,离他远一点。

陆已承又粘了上来,直接将她抱到他的腿上,“诺诺,刚刚你一直看我,是不是舍不得,手里空了,心里也空了,(身shēn)体也空了?”

“你正经一点,这是在外面!我饿了,我要点菜吃饭!”顾一诺在他的怀里,不断的挣扎着。

“诺诺,你再动下去,我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已承,不要!”顾一诺立马乖了,呼吸都浅了几分。

他成功的把她吓到了!

“我就是好奇,你那个样子,走路会不会”

啊啊啊啊!她立即摇摇头,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真是的!和他在一起,也学得越来越不正经。

陆已承抱着她,突然正经起来,“点这个吃好不好?”

话题一下子转到正经事上,顾一诺的脑子突然转不过弯来了,愣愣的看着他指的那道菜。

几秒后,才点点头。

陆已承抱着她,又点了三个,叫了服务员进来。

顾一诺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他还没有禽兽到这种份上。

吃完饭,陆已承直接带着顾一诺去了他找的工作室,没有在市中心,在一个小区外面的商铺,对面就是一个大型的广场,环境很好。

顾一诺发现,陆已承直接拿着钥匙进来的,她还以为,她们只是过来看看,原来,所有的手续,他都已经办好了!

“感觉怎么样?”陆已承朝她询问道。

“这个地方也太大了,一个工作室,绰绰有余,不如把许瑞他们也搬过来,省了一大笔房租了。”

陆已承立即黑脸。他找了这么个地方,就是为了离许瑞远一点!

“下面,我准备给你弄个小型的画展馆,你的画都可以摆在那里,不仅限于是个工作室。”

“好吧,听你的。”顾一诺点点头。

这里她真的是很满意。

“如果你觉得没有问题,我明天就请人装修,你好好的上学,剩下的事(情qíng),我来处理。”

“好。”顾一诺点点头。

“去二楼看看。”陆已承拉着她,朝二楼走去。

这个铺子,是真真实实的上下两层,不是许瑞那边,隔出来的那种。

“二楼有六个房间,只是一个工作室的话,绰绰有余了。”陆已承介绍道。

顾一诺推开一间屋子走进去,里面没有开灯,有点黑,她朝墙边摸了摸,没有找到开关。

“已承,开关在哪?”她一转(身shēn),落入一个炽(热rè)的怀抱,(身shēn)子一轻,被陆已承直接抱了起来!

“已承”

他将她放到办公桌上,支着(身shēn)子望着她。

也许,能适应黑暗了,顾一诺能在昏暗中,看到他的轮廓。在这样寂静的环境中,她都能听到她的心跳声!

题外话

谢谢小仙女样的钻石和月票

今天一定是码的太多了,憋了半天,也没有写出一个小剧场来

就这么硬硬的,来求有木有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