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老婆,来完成我们的家庭作业/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已承,我们回家好不好?”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朝他祈求道。

“诺诺,别紧张,刚刚在车上,你不是也玩的很开心?”他轻声朝她说道,坏坏的含着她的唇,给她一个深吻。

让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一吻过后,他轻轻地拉着她的小手,“抱紧我。”

顾一诺被他带着,缓缓搂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

“诺诺,告诉我,你也想我,对不对?”

顾一诺咬着下唇,不愿出声。

“你不愿意告诉我,那我就自己找答案了。”

虽然才短短的时间,他对她已经了如指掌,得到让他满意的答案,他越发不能控制!

“已承,我们回去,好不好?”

他不再给她退缩的机会,直接用实际行动回答她!

“现在,还要不要回去?嗯?”

她完全说不出话来,渐渐的,迷失在他的柔(情qíng)里

一个小时后,陆已承抱着顾一诺,从二楼走下来。

他并没有舍得折腾她,这不算正餐,只能算是开胃小菜,让他先缓解一下,对她的思念。

天真的顾一诺还以为,今天就这么结束了。

陆老爷子正在客厅里坐着,追了好久的电视剧演完了,突然觉得好失落。一看到顾一诺和陆已承走进来,眼中染上一抹喜色。

“已承,一诺宝贝,回来了。”

“爷爷。”顾一诺放下书包,朝老爷子走了过去。

“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顾一诺甜甜的回应道。

“有作业吗?”老爷子又问道,要是没有作业,就可以陪他玩了!

“没有!”

“有!”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老爷子直接懵了,“有,还是没有?”

陆已承走过来,搂着顾一诺,“当然有。”

“有吗?”顾一诺听着他笃定的语气,都怀疑起自己来了。她明明没有作业啊!

“回房,我告诉你都是什么作业。”陆已承说完,直接拉着她的小手上楼。

顾一诺一脸懵((逼bī)bī),她还是没有想起来,都是什么作业啊!

陆已承把她拉到房间,直接将她按在墙壁上。

“我有什么作业?”她仰起小脸,朝他问道。

“家庭作业,要夫妻双方配合,才能完成。”陆已承笑着解释。

家庭作业?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解释家庭作业的!

真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作业的内容是,看谁先把对方衣服脱掉。”

顾一诺直接懵掉了!

“我才不要训练这个!”她直接抗议。

眨眼间,她的衣服少了一件!

“诺诺,你要是输了的话,我们今天晚上就多做一个小时!”

“陆已承!你个混蛋!我要和你分房睡!”顾一诺朝他喊道,拼命的护住(身shēn)上的衣服。

“女人的天(性xìng),都只会护上面,不会护下面。”

眨眼间,她又少了一件。

陆已承将手中破掉丝袜扔到一旁。

“禽兽,陆已承你个禽兽!停!停!不公平,是你先动手的!”顾一诺紧紧的拉着她的裙子,朝他喊道。

“你只剩下三件了!”陆已承笑着提醒。

“你也是三件。”顾一诺抬手朝他指了指。

“我可以同时把你的两件都脱掉,你信不信。”

顾一诺突然感觉,背后一凉。什么时候后背后的拉锁都开了!

她突然松开自己的衣服,朝他衬衫的扣子解去,虽然慢又笨拙,但是总算是把他的衬衫给扒下来了。

陆已承不动,就任她为所(欲yù)为!

终于,把他的衣服扒下了一件,拿着他的衬衫,用力的甩在地上,好解气!

“继续。”陆已承笑着朝她说道。

顾一诺扣开他的皮带,他突然朝她((逼bī)bī)近,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

“你干什么呀。”

“这样有感觉一点,诺诺,你就要赢了。”

顾一诺的小手,更加卖力。

终于

“我赢了!”顾一诺看着此时的他,立即抬手,捂住脸颊,简直不敢直视。

他抬起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他的双眸:“这一次的训练,勉强及格。”

“你去洗澡吧!”顾一诺朝浴室的房向指了指。

“谁说我要去洗澡?”

“你脱衣服不就是要去洗澡吗?”

“要洗,也是和你一起洗!”陆已承突然抱起她的(身shēn)子,朝浴室走去。

顾一诺才知道,她养的不是一只狼,是一只饕餮,永远都没有吃饱的时候!

转眼间,一周时间过去了。

周六不用上学,顾一诺睡了个懒觉。

她真的感觉最近的睡眠超级不够,上课的时候竟然还在打瞌睡,每天被陆已承翻来覆去的折腾。

好不容易,盼来了生理期,她才能在周未的早上,尽(情qíng)的睡觉。

陆已承搂着她的小(身shēn)子,早就已经醒了,也无聊了一个早上。

“老婆,你醒了吗?”

“没有,我好困,别闹。”顾一诺将他推开了一些,不愿意他靠太近。

“你说,我那么卖力,怎么就没有中招?”

算算(日rì)子,他们在一起的那几天,也算是危险期啊。

顾一诺睡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瞄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

突然,她直接坐了起来,睡意全无。

“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有孩子!”

陆已承拉着她的小手,轻声反问:“为什么?”

“我还在上学!有了孩子一定会影响我的学业。”

“你可以休学,反正以你的成绩,就算是休学一年,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不。”顾一诺立即摇头。

她突然有些后怕,还好这个月没有中招。

她才十九岁!如果真的中招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办,她自己的人生还没有安排好,怎么面对这么一个突然到来的孩子?

“诺诺,你不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吗?”陆已承以为她愿意。

看他们市的新房时,她摇着婴儿车的样子,让他的心里,有了这样的念头!

他们要一个孩子,他会倾尽一切,好好的呵护她们母子。

“现在不可以。”顾一诺还是很坚决,“总之,从下个月开始,你要去买(套tào)(套tào)。”

“你让我带那个玩意?”陆已承像只炸毛的猫一样,坐了起来。

“要不我吃药。”顾一诺给出第一条方案。

“好,我买,我买。”陆已承立即妥协。

顾一诺看着他极不(情qíng)愿的神(情qíng),轻轻的朝他挪了挪(身shēn)子,抬起小手搂着他的脖子,朝她撒(娇jiāo)的唤了一声:“老公”

“再叫一声。”陆已承的唇角,明显微微上扬了起来。

“老公,我(爱ài)你。”顾一诺搂着他的脖子,主动示(爱ài)。

陆已承听到后面三个字,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诺诺,刚刚你说什么啊,我没有听清楚。”

“老公,我(爱ài)你。”顾一诺说完,轻轻的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

陆已承简直兴奋到心花怒放!

“老婆,我也(爱ài)你。”陆已承搂着她的(身shēn)子,倒在(床chuáng)上:“还早呢,再睡一会吧。”

“几点了?”

“才七点多。”

“那好。”顾一诺往他怀里钻了钻,“老公,我和珩珩约好了,要带他去挑航模,也不知道今天晚晚有没有空。”

“我陪你们去。”陆已承轻声说道。

“等会看吧,如果晚晚有空,你就别去了,我们两个女人在一起,你一个大男人不方便。”

顾一诺的声音软软的又有几分睡意,抬起手搂着他的脖子,将小脸又朝他的脸颊上蹭了蹭。

陆已承轻轻的(爱ài)抚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甜美的睡颜。

结婚,孩子。这两件事(情qíng),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的盘旋。

她还结婚和孩子本来都不用着急。他愿意再等,别说再等三年,就算是再等六年,他也没无所谓。

他在乎的,只是她心里深处的真正想法。

他想让她对他,毫无保留。

十点多,简慕晚带着珩珩来到这边。

珩珩一进屋,小眼睛就往四处瞧,看到正在餐厅里吃早餐的顾一诺,立即跑了过去。

“姐姐!”

“珩珩乖,吃早餐了吗?”

“我早就吃过了,姐姐,你怎么还在吃早餐呀。”

“因为姐姐睡了个懒觉。”顾一诺笑着解释。

“珩珩从来不睡懒觉的。”

陆已承舀起一勺粥,往顾一诺的嘴里送去,“先吃饭。”

“你们大人吃饭就是麻烦,都还要喂,你看我,我都是一个人吃。”珩珩一脸自豪。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陆已承朝珩珩望去,突然说道:“你爹有没有喂过你妈?”

简慕晚一听到这个问题,立即走过来,还没有来得及阻止简子珩,就听到他(奶nǎi)声(奶nǎi)气的声音响起。

“喂过!他们在房间里偷吃好吃的,还锁门,不让我吃。”

“珩珩!”简慕晚立即喊了一声。

她简直要崩溃了,不是都睡着了吗?还怎么知道,他们关着房门那什么偷吃好吃的。

顾一诺也明白过来,珩珩说的是什么,朝陆已承瞪了一眼。

“所以,你傻啊!你爸爸(爱ài)你妈妈,你妈妈(爱ài)你爸爸,好吃的都不给你,你是多余的。”陆已承直接下了结论。

“是吗?”珩珩的大眼睛顿时红了,转过(身shēn)朝简慕晚问道:“是吗?妈妈?”

“不是的!妈妈最(爱ài)的是珩珩!”简慕晚立即上前去,把珩珩抱了起来。

“不是的!你们锁着门吃好吃的,你们都不给珩珩吃!你不(爱ài)珩珩!”

陆已承拿着勺子,肩膀在颤抖。

顾一诺一看珩珩都哭了,一巴掌朝他肩膀上拍了过去!

“都是你!”

“我怎么了?”陆已承一脸无辜的反问。这小子,今天要霸占她的女人一天!

“好了,我吃饱了。”顾一诺站起(身shēn),朝简慕晚和珩珩走过去。

珩珩还在委屈的掉泪,太受伤了,爸爸(爱ài)的是妈妈,妈妈(爱ài)的是爸爸,珩珩是多余的。

虽然简慕晚一直在安慰他,可是他的心里,还是认同这一句话。

他上的是寄宿学校,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以前都不是这样的,以前最多不超过三天,他就能见到妈妈。

虽然经常会跟着妈妈换地方,他也没有朋友可以玩,只要能见到妈妈,就可以了。

可是现在,一个星期才见妈妈一次,而且爸爸还老是和他抢妈妈。

“妈妈”简子珩朝简慕晚唤了一声,还没有说话,哭得更凶了。

“珩珩不哭了,你想告诉妈妈什么?慢慢说。”简慕晚轻声哄着。她也没有想到,珩珩会因为这一句话,这么伤心。

“我不要爸爸了,我不要爸爸。”简子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朝简慕晚说:“你不许给他开开门,妈妈,你不要不要和他,一起一起睡。”

“好,好,妈妈陪珩珩睡,好不好?”

简慕晚明白了,珩珩一定是因为没有她的陪伴,有些缺乏安全感。

这几天,靳司南强制给珩珩分(床chuáng)睡,本来上幼儿园就要一个星期才回来,珩珩就已经在努力的适应了。

现在直接把他分到另外的房间,他肯定会这么认为。

看着珩珩哭的这么惨,她的心都要碎了!

就像断(奶nǎi)的一样,分(床chuáng)对珩珩来说,一开始肯定是难以适应的。

虽然她知道,分(床chuáng)是必然的,可是还是心疼。

“珩珩不哭了,我们不理他,他都是瞎说的,珩珩有了爸爸,有了妈妈,爸爸妈妈加在一起,就有两个最(爱ài)你的人。是不是?”顾一诺将珩珩抱了起来,轻声哄着。

“不,珩珩不要爸爸!爸爸抢走妈妈。”珩珩的心里,已经固执的认为。靳司南把他分到另一个房间睡,就是要和他抢妈妈了!

顾一诺又朝陆已承瞪了一眼,“珩珩不哭,咱们去买航模,咱们今天狠狠刷叔叔的钱,咱们买最漂亮的,最贵的,谁让他惹珩珩生气。”

“嗯!”珩珩猛得点点头。

“好了,我们走吧。”顾一诺抱着珩珩朝外走去。

简慕晚拿了包包,掏出车钥匙。

这是她新换的车,靳司南买的,看着这辆跑在路上极为扎眼的车子,她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就像外面的人说的那样,既然是卖了,就卖的彻底一点!

她现在,只要把金主侍候好就行,也可以给珩珩一个爸爸。两全其美。

靳司南这么对她,也许是为了珩珩。可是,他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她不知道,现在的选择,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

“晚晚。”顾一诺已经抱着珩珩,已经上车了。抬头一看,发现简慕晚还在车子外面发呆。

“哦。”简慕晚回过神来,打开车门,朝后面的一大一道:“先给珩珩买航模,然后珩珩陪我们逛街,好不好?”

“好的,妈妈,珩珩一定会乖乖的。”珩珩立即点点头,靠在顾一诺的怀里,大睛睛里还泛着泪光。

陆已承看着车子扬长而去,心里空落落的,就是和别人一起去逛个街,他这心里,怎么像割(肉ròu)一样。

老爷子也不在家里,一起去菜市场了。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摸出手机,给时御霆打了个电话。

“你在哪?”

“我在看婚纱,陆少!有空没有?你不是定婚纱吗?刚好过来,给我参考参考。”

“凑和过还定什么婚纱!没空。”陆已承直接把电话挂了。

时御霆看着电话,一脸无语,今天这陆大少,是吃炮药了吗?明明是他主动打电话过来的,还这种语气?

他一回头,看到一道(身shēn)影缓步走过来。

一袭冰蓝色的婚纱,将她的(身shēn)材勾勒的恬到好处,玲珑有致,像是从冰雪世界里,走出的女王一样。

如果,她那张满是寒霜的小脸上,再有几分甜美的美容就好了。

“怎么样?喜欢吗?”时御霆走过去,轻声询问。

“无所谓,反正只是穿一天。”

“这可是结婚那天穿的。”

“好吧,就这件,多少钱?刷卡。”她的声音,还是冷冷的。

“这钱应该我来付。”

“是我穿的,为什么是你来付?”傅清笺看着时御霆,凉凉目光,凉凉的语气,不带一丝(情qíng)感和温度。

时御霆再次被问的,无言以对。

“好吧,各付各的。”

两人从婚纱店里出来,时御霆提议道:“我们去隔壁的咖啡厅里坐坐?”

“好,刚好,我还有一些事(情qíng),提前和你说好。”

咖啡厅里,安静的一角,傅清笺将她准备好协议递到时御霆面前。

“你要喝什么咖啡?”

“对不起,我不用公共餐具。”

时御霆又碰了一鼻子灰。

“你看看这个协议,如果没有疑问,请在上面签字。”

“我有疑问,这上面没有说明,夫妻义务,我们是合法夫妻,妻子有义务满足丈夫的生理需求。”

傅清笺终于轻蹙了一下眉宇。能让她这张冰美人的脸上,有一丝表(情qíng)变化,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你可以有别的女人,这个我不介意。”

“我介意,我只想要我的合法妻子,满足我的生理需求。”

时御霆强调重点强调,合法妻子这四个字。

傅清笺十指交握,纤长的手指粉白粉白的,轻轻的颤动着,好像代表着她此时不平静的内心。

时御霆握过这只手,软软的,凉凉的,盈盈一握,回味无穷。但是,也一如她给人的感觉一样。

好像,不识人间冷暖,不入这世俗红尘。

说实话,她向他求婚的时候,他真的被吓到了。

“开始的时候,没有说这些。”傅清笺有点后悔了。

“是啊,所以现在要说清楚。”

“我没有生理需求。”

“可是我有。”

“我都说了,你可以自己解决,用什么方法都好。”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协议我也没办法签,这婚也不能结,你可以找一个,同样没有生理需求的男人。”

这一句话,让傅清笺的眉宇皱得更深了。时御霆,不是那种让她讨厌的那种,而且,她感觉到,他的(身shēn)上,也有类似她的,对事对人的冷漠和薄凉。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坐在这里,一本正经的和她讨论这种问题!

“必须结。”傅清笺直接打断他的话。

“我可以理解成,你同意满足我婚后的生理需求?”

傅清笺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点点头,“我同意。”

“这个必须得加到这个协议上。”

“好。”她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确定不需要磨合一下?比如,你的接受程度,我也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做到,我不喜欢用强的,这种事(情qíng),得两人配合,你好,我也好,方才尽兴。”时御霆知道,她有严重的洁癖。

“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在一本正经的耍流氓?”

“你开心就好。”

“去我家。”傅清笺站起来,朝咖啡厅外走去。

时御霆愣了一下,起(身shēn),跟了上去。

去就去,他还怕她不成!

然而,到了傅清笺的家之后,时御霆就有些后悔了!

这和医院差不多的装修风格,所有东西全是白的!确定他是来和她上(床chuáng)的?不是她给他做阉割手术的吗?

傅清笺推开一间房门,不打开的时候,还真不知道,这是洗手间!

“这是沐浴液,这是洗发水,这是漱口水,这是消毒液,洗干净,我在房间等你。”说完,冰美人转(身shēn)离去。

沐浴液,洗发水,漱口水,还算正常,可是消毒液是什么鬼!

全(身shēn)消毒吗?

时御霆怀疑,他能不能在这种(情qíng)况下,一展一个正常的男人的雄风!

十五分钟后,他从洗手间走出来。

卧室的房门开着。

傅清笺裹着一件雪白的浴巾,坐在(床chuáng)前,看得出也清洗过了。

这就要进入正戏?

真得是,一点准备的时间都不留给他!

他感觉,他的男(性xìng)自尊,被挑衅了!

婚是她求的,(床chuáng)也是她要上的,他一个男人,就只能被动接受吗?

本应该,很浪漫的事(情qíng),在这么一个雪白无尘的世界进行。

然而,整个屋子里,甚至是他(身shēn)上,还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时御霆的内心,是崩溃的。

其实,他也不确定,他还能有能有正常的生理需求。

突然,傅清笺站起来,浴巾顺着她光滑的肌肤滑了下来,落在她的脚边。

既然早晚都要适应,不如就现在。

一定要结婚!

这一时刻,时御霆的血液都沸腾了,他感觉到,自己突然被唤醒!

之前的担忧,完全不复存在!

大步朝她走了过去,直接抱起她的(身shēn)子,将她压在(身shēn)下!

他俯(身shēn),吻上她的唇。

感觉到她的紧绷和抗拒,他就像是失控了一样,他不喜欢强迫,但却不断的深入,将她的唇齿撬开!

苏宅

苏以菲回到家里,换好鞋子朝客厅望去,就见苏以溟坐在那里,她立即抽目光,直接朝二楼走去。

刚刚陪杜明兰去了一场音乐会,她看得出来,杜明兰对她的印像很好。

这段时间,她也投其所好,拉拢了和杜明兰的关系。

她知道,顾一诺是不受待见的,不管是出(身shēn),还是能力,顾一诺都不如她,现在也许陆已承一时被迷惑了,等到以后,他就会看出她的好。

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第一步棋,等于是先埋下一棵种子。

至于那个顾一诺,她都还没有出手,也从来没有放在眼里,从不觉得,顾一诺对她来说,能构成什么威胁。

“以菲,站住。”苏以溟唤住那道(身shēn)影。

“我很累,想去休息一下。”

“事关陆已承的事(情qíng),你也不想知道?”

苏以菲突然转过(身shēn),一步一步走下台阶,“上一次的事(情qíng),是不是你做的!”

“这件事(情qíng),军区正在调查,等调查结果出来,你自然就明白了。”苏以溟没有正面回应。

“调查?我要是真的相信那些所谓的调查结果,我就真的是没脑子。”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不会和你解释什么,但是,我告诉你,你这么做是没有用的。陆已承根本就不会在乎他父母的态度,你换一换,去讨好他家老爷子还差不多!”

苏以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高傲的妹妹,为了陆已承却能做到这种地步!

“你派人跟踪我?”苏以菲漂亮的小脸上,全是怒气。

“不是,我是关心你。”

“当初,我要调到第四军区,你也是同意的吧?为什么后面,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qíng)?哥,你的话,我还能相信吗?”

“你真的以为,你的所作所为,会打动陆已承?”

“我不求打动他!我只要能嫁给他,目的就达到了,只要我的苏以菲的名字,出现在陆家的户口本上,他就不能不顾苏家和陆家利益!这样的结果,对你有利无害吧?”

“你真的确定,有利而无害?”苏以溟真的是想敲醒他这个被(爱ài)(情qíng)冲昏头脑的傻妹妹!

“我不管,这一辈子,我没有奢求过什么,我就看上这么一个男人,我不会放弃!一定要想办法得到他!”

“以菲,你为什么就听不进哥哥的话!我都是为了你好,你了解陆已承吗?”

“我最起码,比你了解。”苏以菲反驳道。

苏以溟才发现,他这个妹妹,一颗心已经死在陆已承的(身shēn)上了!

“哥,我劝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qíng)吧,杜家昨天还来找爸爸和妈妈,说是好久没有见到杜芊芊了,想她了。你把人弄到哪去了?你们还没有结婚呢,万一杜芊芊出了什么事(情qíng),杜家彻底的倒戈,有你头疼的。”

“以菲,从小到大,你都没有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过话。”

“那是你不理解,亲眼见着自己心(爱ài)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被炸成碎尸,是多有多么的痛彻心扉!”苏以菲说完,转(身shēn)上楼。

虽然陆已承逃过那一劫,但是那一幕,她还是无法从脑海里挥去,她也更加确定,她有多(爱ài)他!

她不在乎,他现在在哪个女人(身shēn)边,心里装的是谁,迟早有一天,都是属于她的!

提起杜芊芊,苏以溟暗暗握紧双手。

他庆幸,这个女人是那么愚蠢,而且对他死心踏地!

陆已承现在的行为,他有些摸不准,不会是有想要退出军区的打算吧?陆已承真的肯放弃手上权力?如果换成是他,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苏以溟轻轻的摇了摇头,从心里否定也这个想法。

不管陆已承是什么态度,他都不能调以轻心!

陆已承在家里和老爷了下棋打发时间。

一连输了几局,老爷子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你就不能让我一下,你就显摆吧。”老爷子气愤的看着陆已承吃掉的黑子,简直有想悔棋的冲动。

“几点了,诺诺怎么还不回来?”

“说好的,回来一起吃晚饭的!你急什么,问问问,问了几遍了!”老爷子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的孙子。

“问了几遍了吗?”陆已承浑然未觉。

“问了不下六遍了。”老爷子伸出手,比划了一下。

陆已承连下棋的心思都没有了,一个老婆不在(身shēn)边的男人的寂寞啊,谁又能懂。

突然,外面响起一阵车子的声音,陆已承立即起(身shēn),朝外走去。

简慕晚将车子停下来,陆已承已经走到后座,拉开车门。

“刚好,快点接住,这小家伙睡着了,我都快抱不动了。”顾一诺立即朝他说道。

陆已承这么急着过来,可不是为了抱孩子的,不过看着这小子直接压在自己的女人(身shēn)上,他立即将人抱了下来。

“累死我了!”顾一诺下了车子,活动一下手腕。

陆已承以最快的速度,把简子珩抱到房间里,然后就出来搂着自己的老婆。看向顾一诺的手腕,目光一沉。

果然,手腕都红了,他立即握住轻轻地揉着。

老爷子静静的看着这盘棋,还好一诺宝贝回来了,要不然,他又要输惨了。

“现在离吃饭时间还早,我们上楼去休息一会。”陆已承搂着顾一诺,朝楼上走去。

顾一诺回头,朝简慕晚望去,晚晚还在,她怎么能扔下人家,自己跑楼上休息去了!

“珩珩先在这里睡,反正等下都过来一起吃饭,我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等一下再过来。”简慕晚立即说道。

她要是再不走,能被陆已承的眼神,烧个窟窿出来!

“那待会见。”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刚走到二楼,陆已承直接将顾一诺抱在怀里。顾一诺被他(热rè)(情qíng)包围,简直无法抵挡。

“说好了,休息的时候,不许亲亲摸摸。”

“搂搂抱抱总行了吧?”

“我就才出去了几个小时,怎么好像几年不见似的。”

“一(日rì)不见,如隔三秋,你去的这几个小时,不正是一两年吗?”

顾一诺真的是败给他了,连说都说不过他,还能怎么办?

“我真的有点累了,你抱我去(床chuáng)上休息一会。”搂着他的脖子,主动凑了过去。

“这几天,本来就不舒服,还出去跑。”陆已承心疼的将她抱起来,朝走卧室走去。

“如果不是这几天,我也没有休息的时间。你还好意思说。”

“明天就在家休息。”

“不行,今天下午许瑞给我打电话,明天我要去公司一趟。”

“不许去!”陆已承直接拒绝。

“我都答应了!你不可以这么霸道。”

“我就想霸道!”

“已承,你想让别人说我是嫁进豪门的女人吗?我不想做那种,被你养着,像是住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一样,吃着你的,用着你的,花着你的,无所事事。我有我自己的梦想,我也有我自己对未来的计划。”她搂着他的脖子,轻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我不想你那么辛苦。”

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他还有什么好反驳的。

他得赶紧把她的工作室弄好,这样,她就不用老是往许瑞那里跑!

第二天一早,顾一诺按着上班时间起(床chuáng),换了一件相对正式的衣服,朝陆已承走去。

“我穿这件怎么样?”

“随便穿穿就行了。”陆已承酸酸的说道。

“已经很随便了,我们出发吧?”

“那么早去干什么?哪见过一个老板,和员工的上班时间是一样的。”陆已承还在抱怨,这个周未,她完全都不是属于他的。

“老公,我们出发吧,好不好。”顾一诺拉着他的胳膊,朝外走去。

陆已承还是走的慢慢吞吞的,完全是她吃力的拽着他朝前方一点一点的挪。

“老公,我最(爱ài)你了。”顾一诺拽不动了,干脆朝他撒(娇jiāo)。

陆已承笑了笑,搂着她的肩膀,朝院外走去。

许瑞也是早早的来到公司,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进度比他们预想的要早了很多。大家都斗志昂扬。

顾一诺走到路上,特别帮大家带了早餐。这些人,一但忙起来,饭都会忘记吃的。

陆已承将车子停好,和顾一诺一同朝前方走去。

“大家早上好。”顾一诺朝大家打招呼。

“诺姐!早!”

“诺姐!你终于来了,我们想死”

后面的话,全都卡在喉咙里,因为他们看到,顾一诺的(身shēn)后,跟着的那道(身shēn)影。

从他一走进来,他们这里的气氛就变得压抑起来。因为他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让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只有许瑞走了过去,朝陆已承伸出手,“陆先生,你好。”

陆已承打量着许瑞,上一次见许瑞的时候,还是推着个自行车的少年,才短短的时间,好像蜕变了一样。

一(身shēn)休闲西装,很稳重。不过,依然掩盖不住,那股青(春chūn)活力。

和她的诺诺一样。

但许瑞这种青(春chūn),陆已承是从内心深处讨厌的!好像在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着他。他老了。

一个这样的男人放在自己的老婆(身shēn)边,他要不是对自己极有自信,真有可能被醋给酸死。

“你好。”陆已承握着许瑞的手,打了个招呼。

“大家还没有吃早餐吧?我给大家买了早餐,先去吃吧。”顾一诺将东西放到桌子上。

平常,他们可是一窝蜂的上来,一抢而空,怎么今天一个个动也不动。

难道是因为陆已承?

顾一诺回过头,朝陆已承说道:“你晚上再来接我,先回去吧。”

“我回去也没事,你们忙你们的,我在一旁休息,不打扰你们。”

什么?陆先生,要在他们这里,陪着诺姐上班啊!

几个人的表(情qíng),真的是精彩纷呈。也就是说,他们一天,都要在陆先生的高压下工作?

内心是拒绝的好吧?

“陆先生到二楼休息吧。”许瑞将陆已承迎上二楼。

“诺诺,你在哪工作?”陆已承的目光,却粘粘的定格在顾一诺的(身shēn)上。

“我就在这里,有一些素稿要修。”顾一诺说完,已经打开电脑,坐了下来。

立即就进入工作状态。

陆已承完全被忽略了,一楼哪还有他休息的空间,他只能跟着许瑞,朝二楼走去。

这里,相当拥挤!

所以,工作室一定要以最快的时间装修好!

陆已承这样想着,坐在二楼的一间小办公室里,沙发都只能摆那种小的,坐着很不舒服!

他的女人,就在这种地方办公!越想越难受。

“陆先生,请喝水。”

“谢谢。”陆已承接过水,很给面子的喝了一口。

“很感谢陆先生注资,一直没有见到陆先生,趁这次机会,表达我的谢意。”许瑞客气有礼的说道。

虽然有戏还没有上线,这些(日rì)子,他经常出外谈业务,已经打磨出来几分世俗与圆滑。

让陆已承,刮目相看。

也刷新了,他对许瑞的定位。

如果,像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这个年轻人的未来,不可限量。

怪不得,当初爷爷就对许瑞的印像,非常好。

他突然觉得,许瑞很更讨厌了!

题外话

小剧场

靳司南看着横在他(床chuáng)上的简子珩,一脸疑惑。不是说好的,分(床chuáng)吗?

“从今天起,靳先生睡别的房间,妈妈是我的!你不许和我抢妈妈!陆叔叔说,我是多余的!我才不是,我才是妈妈最(爱ài)的男人!”

靳司南:“陆已承!很好!你等着!不信抬头望苍天,苍天饶过谁!”

一如即往,求评价,求粮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