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陆已承不是你能染指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用对我表达什么谢意,我注资也不是因为你。是为了我老婆。”陆已承淡声回应。

许瑞听得出来,陆已承刻意咬重老婆二字,好像在向他宣示主权。是不是误会,他与小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qíng)?

“陆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陆已承淡声回应。

许瑞有些尴尬。被陆已承这么一说,的确显得他多心了。

小诺甚至可能,以为他们之间就是纯洁的友谊,是好哥们,完全不知道他对她的感(情qíng)。

而陆已承,也从来没把他当成对手吧?

“陆先生,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也去忙了。”

“你只管忙你的,不用管我。”陆已承淡声回应。

许瑞走下楼,坐在电脑前,开始检查各种数据。

办公室里很静,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qíng),浑然忘我一样,只有陆已承一派悠闲。

还好,他坐的位置,可以看到一楼的(情qíng)况,能够清楚的看到顾一诺在做什么。换了无数个姿势过后,站起(身shēn)来活动一下筋骨。

时间过得真慢,这么久了,才一个小时!他又不忍心去打扰顾一诺。

她有她自己的梦想,他愿意把她高高的托起来,送她离梦想越来越近。她想要的,他都会尽自己所能的,满足她。

陆已承拿起桌子上的一个名片,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

突然发现,这个电话号码有些眼熟。

他再仔细回想一下,突然发现,许瑞的电话号码和诺诺的电话号码,后四位加起来就是:1314,5200!

紧紧的握着这张名片,揉成一团!

这一窜号码,越看越扎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的诺诺,是风盛的老板娘呢!

陆已承再次朝顾一诺望去,发现她还在专注的看着电脑,不时的在面前纸稿上,修修改改。

顾一诺一口气修完所有的画稿,伸了个懒腰,这才朝二楼望去。

四目相对,她顿时被他的眼神擒获。

已经中午了,他竟然在这里坐了一个早上,真的是难为他了,她缓缓起(身shēn),朝他甜甜一笑。

在这里傻傻的坐一个上午,得到她一个这么甜的笑容,陆已承也觉得值了。

“小唯,你叫外卖了吗?”

“啊!诺姐,对不起,我忙的忘记了,我现就去叫。”

“不用了。”顾一诺站起来,朝面前的几人说道:“你们把手上的工作先整理整理,中午我们去吃个饭,下午再忙。”

“好的!我马上就好!”

“我还要再导入一些素材!”

“我也是,等数据链接好。”

“没事,不着急。”顾一诺说完,笑着朝二楼走去。

陆已承早就在这里等着了,递了一杯温开水给她。

顾一诺接过喝了一口,坐了一个上午,还腰酸背痛,她伸手将杯子递给陆已承。

陆已承接过她手中的杯子,手环住她的腰。她的(身shēn)子,控制不住的朝他贴了过去。

“你别这样,大家都看着呢。”顾一诺小声提醒。

“看就看啊。”陆已承挑起她的下巴,就要朝她的唇上亲去。

顾一诺立即将脸错开,他的唇,扫着她的脸颊而过。

“不许亲!”

陆已承立即按住她的肩膀,直接将她压在沙发上,狠狠的亲了过去!

楼下的人一抬头,就看到沙发上的两人!真的不是一般的火爆啊!看的眼睛都看直了!

“继续做你们的事。”许瑞敲了一下桌子。

几人立即回过头,盯着电脑屏幕。只是目光还是不时的朝楼上望去。

他们都刷过陆已承和顾一诺的视频,也看过机场公开秀恩(爱ài)的报道,和各种引她们两个而衍生出来的段子。

总之,狗粮被塞的满满的!

今天,遇上现场版了。

感觉中午这一顿都不用吃了,狗粮都吃饱了!

许瑞紧紧的握着桌子上的鼠标,他没有朝那个方向一眼,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他的心里虽然是有一点羡慕嫉妒陆已承,能够拥有小诺。但是他更多的,还是祝福。

看得出来,陆已承对小诺的感(情qíng),他也希望,陆已承和小诺,能一直这么下去。

陆已承亲到满足,才缓缓将她松开。

顾一诺的小脸上,染上一抹绯色,“你还让我怎么见人?我都没脸了。”

“我发现,你的小脸更加(娇jiāo)艳了,比刚刚更漂亮,怎么就没脸见人了?”陆已承笔着将她抱起来,坐在他的腿上。

顾一诺瞪着他,被他的话气得小脸鼓鼓的。

“等一下,去哪吃饭?”他轻松的将话题转移。

顾一诺果然被他带偏了,脑子里想着吃饭的问题,“我要去高档的地方,去吃最贵的!你请客!”

陆已承忍不住笑了起来,“是,老婆大人!”

大家全都忙完,已经过了十二点,陆已承早就定了位置,一行人,开着车子,朝位于帝都最繁华的商圈而去。

“听说,那个餐厅,会聚着世界级的名厨!”

“光是服务费,都贵得吓人!”

“我这一辈子,也不敢想象,能坐在那种地方吃饭!”

“瑞哥,你说我们这一顿饭,得一万块吧?”

许瑞专心的开车,前面,就是那辆价值千万的豪车,他得跟上,不要被甩丢了。

“人均消费三千多,你算算,我们几个人!”

“那是什么地方啊!人均就都那么多!”

“总之,就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厨师,最顶级的食材,最顶级的口味,最顶级的享受,最顶级的服务”

“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总之就是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是吧?”

“可以这么说吧!”

“我感觉,我现在就抱着土豪的大腿!这种感觉,好爽!”

相比后面车子的(热rè)闹,前面的豪车里放着轻松的音乐,顾一诺靠在椅背上,一动也不想动。

“累吗?”

“好久都没有这么忙碌过了,感觉(挺tǐng)好。”

“好吗?”陆已承一点也不觉得好,“我只有三个月的假期,你都不好好的陪陪我。”

“我们不是天天在一起吗?”

陆已承笑了笑,拉紧她的小手,“在一起还是那么想,你说怎么办?”

顾一诺现在,天天被他的(热rè)(情qíng)和(情qíng)话轰炸,开始的时还很难为(情qíng),现在都听习惯了。她都能自己设个屏障,把他的话,自动给屏蔽掉。

“你选的地方是哪啊?怎么那么远?”顾一诺还不知道,她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最贵的,陆已承当真就把他们带来最贵的餐厅吃饭。

她平常很少关注这些,直到车子停了下来,她才发现,这里有些眼熟。

人到齐了,陆已承抬了一下胳膊,顾一诺立即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两人朝前方走去。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迎宾立即走上来,朝陆已承行礼。

陆已承用外语报出他定的房间号,立即有一个服务员,上前来,将他们带到电梯口。

一直通往32楼,服务员推开一扇门。

“哇!好大的落地窗!”

“感觉整个帝都,就在我的怀抱!”

“好美啊!好奢华!”

惊叹声,一声接一声的响起,顾一诺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里究竟是哪里!

就是电视里经常报道,捧上天的那什么七星酒店!

“好奢侈!”她忍不住说道。

“老婆,可是你说,要点最贵的。”陆已承拉了张椅子,扶着顾一诺坐了下来。

“嗯!的确是最贵的。”顾一诺笑着回应。

“我得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诺姐,我要跟着你干一辈子。”小唯一脸小迷妹的,看向顾一诺,小眼神直冒粉红泡泡。

“好啊,等我的工作室开了,你和我一起过去。”

“好啊好啊!”小唯立即点点头。

“你要开工作室?”许瑞突然问道。

“是啊,你不是很看好游戏行业的前景吗?刚好,我的专业也是美术,所以就决定开个工作室。”

“也好,前一段时间,我去谈了几家工作室都不太靠谱,吹的天花乱坠的,没有什么实力。”许瑞点点头。

他的心里有一些失落,不管他多么努力,可能也无法企及陆已承的高度。

这是他无法改变的命运。

但是,他还是会坚持下去。

“许瑞,等工作室步入正轨,你可以把美工这一块全都拨出来,这样你们也能轻松一些,如果人手不够,就再请几个,毕竟你还有学业,也不能荒废了。”

“你放心,我不会荒废学业的。”

“大家看一下菜单,随便点吧。”陆已承打断了两人的交流。楼着顾一诺的肩膀,朝她询问道:“你喜欢吃什么?看一下菜单。”

顾一诺翻着菜单,她是真的不会点啊!

这上面的菜,她有很多,都是第一次见。

“这个好不好吃?”

“还行,不过不是你喜欢的味道,这个还差不多。”陆已承指向另一个。

“就要这个吧!”

“还有这个甜点,你要不要吃?”顾一诺朝陆已承询问道。

“叫一份。”陆已承果然点点头。

许瑞见两人的心思完全在菜单上,也拿起菜单,翻了起来。

每一道菜,都是上千块钱。一旁的人,翻着菜单,更是一脸懵((逼bī)bī)。

好贵!真特么的贵啊!

“陆先生请客,你们不用客气,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放心,这一顿饭吃不垮他的!”顾一诺笑着朝面前的几人说道。

“老婆,你胳膊肘往外拐!”

“现在,我和你可不是一伙的,我们是一伙的!”

“等回家再好好的收拾你!”陆已承抬手,朝顾一诺的额头戳了一下。

猝不及防,一旁的人,又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这个不错,比较香醇,你们可以试试。”陆已承拿着菜单,朝众人说道。

这一会,他的心(情qíng)突然变得很好,主动介绍起菜单来。

“那我要一份这个。”

“这个菜,(挺tǐng)适合女孩子的,刚刚给诺诺点了一份。”陆已承又道。

“我要!我也要!”小唯立即举手。

“这一份,法式味道,可以尝试一下。”陆已承继续翻着菜单。

“我要这一份!”

顾一诺看得出来,陆已承是故意这样的,其实,有时候,这个样子多好啊!一点都不高冷,甚至还有点亲切呢。

点完菜,原本拘束的几人,也放松下来。

看来,传说中的陆少,接触过后,也还是(挺tǐng)容易相处的嘛。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完全是沾了诺姐的光。

菜一样接一样上来,几个人忙着拍照。

陆已承坐在一旁,看着他们笑着闹着。不时朝顾一诺望去,眼中全是柔(情qíng)。

今天的他,真的是没脾气,忍耐(性xìng)也是前所未有的好!

“诺姐,陆先生,你们合张影吧?”小唯举着手机,大着胆子朝两人询问道。

陆已承突然将顾一诺抱了起来,顾一诺习惯(性xìng)的搂着他的脖子。

两人四目相对,含(情qíng)脉脉。

“哇!好甜蜜!”小唯举着手机,给顾一诺和陆已承看刚刚拍下的那一幕。

“诺姐,我发给你。”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手机上刚收到这张照片,陆已承就把她的手机拿起来,转发到他自己的手机上。

“大家吃饭吧!吃完饭,下午还有工作!”许瑞朝几人提醒道。

“好的!吃完这顿大餐,下午的工作,就更有劲了!”

“你下午还有工作吗?”陆已承突然朝顾一诺询问道。

“有呢!你要不要先回去,等下班了再来接我。”

“没事”陆已承的话才说了一半,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是靳司南打过来的。

“我先去接个电话。”

“喂,陆少,最近玩的过瘾吧?”靳司南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传来。

“军区的事(情qíng)怎么样?”

“您陆大少没有回来,谁敢造次。”

“废话少说,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你的嘉奖令下来了,而且还官升一级,以后军区总部有你陆大少一席之地!并且兼任第四军区总指挥,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陆已承朝顾一诺的方向望去。他的心里,没有一丝欣喜,现在的地位越高,他就越难抽(身shēn)。

“苏家什么反应?”

“正要和你说这事。”

“苏以溟的调查结果出来了,上一次的事(情qíng)与他毫无关系,即(日rì)回军区任职,以前代理的职务全都取消了。”

“那点证据,不足以撼动苏家。”

“苏以菲把那份东西交回军区,也算是立了一功,升为第四军区副总指挥,这一下,她在第四军区真的手握实权了。陆少,这个女人在第四军区里,我总感觉心里不舒服。”

陆已承握着电话,没有出声,何止是不舒服,总感觉苏以菲在惦记什么。

“你有没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靳司南忍不住问道,语气突然一改,多了几分八卦的味道。

“还有没有别的事(情qíng)?”陆已承冷声问道。

“再说一句!苏以菲也休假了,我觉得她来第四军区,还是代表着苏家,反而好像是冲你来的。”靳司南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见陆已承没有什么反应,靳司南又忍不住提醒道:“我告诉你,你可小心一点,这女人得防备着。”

“我知道了。”陆已承回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他转(身shēn)走了过来,顾一诺,将刚上的甜品递到他面前,“快来吃东西吧。”

陆已承坐下来,切了一点喂到她的嘴里。

“哇,好好吃啊。”顾一诺惊诧的说道。

怪不得这么贵,原来贵有贵的道理!

陆已承端起甜品,一口一口全都喂到她的嘴里,一旁的人看着这一幕,简直无法形容,那种宠溺的眼神是有多甜腻。

吃完大餐,一行人又回去工作。

顾一诺怕陆已承无聊,给他下载了之前开发的小游戏,让他打发时间。

“我才不玩这么幼稚的游戏!”陆已承的内心是拒绝的。

“玩一下嘛,就当是支持我了。”顾一诺一脸期待的撒(娇jiāo)!

接着,一个下午,就听到二楼,不时的传来通关的祝贺声!

忙了整整一天,顾一诺才算是把积压的事(情qíng)彻底的理清楚,一份份素稿经过电脑合成之后,变成了精美的画面。

下班前,大家在一起,看了一段合成过后的视频。

“我敢说,国内找不出第二个游戏,画面精美到这种地步!”

“是啊!好唯美,都像进入游戏的世界里去了!”

“这都是诺姐的功劳啊!”

“我就想说,还有谁!”

几人看着这段视频,信心百倍。

顾一诺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电脑屏幕,陆已承从背后,将她搂在怀里。

“的确是很美。”

顾一诺立即回过头来看着他,“真的吗?”能得到他的赞美,心里美滋滋的。

“当然。”陆已承再次肯定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刚刚我听爷爷说,小刘回来了。”

“好啊,我们快回去吧。”

陆已承拿起她的外(套tào),亲手帮她穿好,两人朝许瑞他们告别,朝外走去。

刚刚坐上车子,陆已承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这个电话号码,是在军区外的用的,除了家人,极少人知道。

这个来电号码,看起来,很陌生。

“你好,我是陆已承。”

“我是苏以溟。”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秒。

陆已承将车子熄火,“原来是苏少,有何贵干?”

“恭喜陆少,官升一级,我是特别来道喜的。”

“谢谢苏少,在百忙之中锦上添花,我也要祝贺苏少,顺利回军区任职。”

顾一诺在一旁听着陆已承和电话里的谈话,心紧紧的揪起。这个苏少,指的是苏以溟吗?

电话里,苏以溟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今天打这个电话,其实是受人委托,陆少大难不死又官升一级,一定要好好的庆贺一下!我代表大家,邀请陆少前来赴约,还希望陆少,不要推迟。”

“自然不会。”

“好的,今晚九点半,蓝爵会所,不见不散!”

苏以溟挂了电话,手机在手里旋转着,缓缓起(身shēn)朝窗前走去,即将入夜,华灯初上,美色依旧是那么美。

陆已承将手机放好,朝顾一诺望去,发现她的小脸上好像结霜了一样,他缓缓抬起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颊。

“诺诺,怎么了?”

“你等一下要出去吗?”

“这种邀请,不得不去。”陆已承看得出来,她是不希望他去的。

他平常对于这种邀请,也都会置之不理。

他在军区,有(身shēn)份,有地位,无人敢挑衅。

但是,如果有一天,他离开军区了呢?

他又能拿什么来保护她?

“打电话邀请你的,是不是苏以溟?”顾一诺朝他询问道。

“是的,也不止是他。”陆已承轻声解释。

“我只是担心,他对你不利。”

陆已承知道,他失去消息的那段时间,靳司南告诉了她这件事(情qíng)。苏以溟想让他死,他也不想让苏以溟好活。有些事(情qíng),表面上,和暗地里,完全是两码事!

他不想让她牵连进来,只想让她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为了她的梦想努力着就好。简简单单的。

他缓缓抬起手,将她搂在怀里。

“诺诺,别担心,他不敢轻举妄动,再说了,你老公是吃素的吗?”陆已承笑着安慰。

顾一诺轻轻点点头。

“诺诺”陆已承唤了一声,突然(欲yù)言又止。

“怎么了?”顾一诺的心,又提了起来。

“我可能,以后会多一些应酬。”陆已承朝她说道。他要慢慢的,为了退出军区做打算。

“哦。”她淡淡的回应了一声,并没有太多的(情qíng)绪表露。

“这些应酬是无法避免,不过,我不会去招惹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能相信我吗?”

顾一诺抬起头,看着他,在他询问的眼神中,缓缓点点头。

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就像前世的时候。

“我先送你回去。”陆已承说完,启动车子。

回到家里,陆已承陪着顾一诺吃了晚餐,才离开。

顾一诺站在门口,不放心交待道:“少喝酒!”

陆已承笑了笑,“今天忙了一天了,早点睡。”

顾一诺点点头,一直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开,直到车子看不到了,才转(身shēn)回到屋内。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感觉酸酸的。

会像前世那样吗?

这一世,虽然有些东西改变了,有些,却还是在延续着前世的轨迹。

白聿说过,她和陆已承,完全是两个世界的,她的心里也很清楚。

但是,她愿意走出这一步,就不会轻易的退缩。

夜深了

顾一诺一人睡在(床chuáng)上,缩在一个角落里。

一盏小夜灯,陪着她入眠。

“不要”

“不要已承,不要”

她的额头上,全是汗水,不断的呓语着

“啊!”她猛得从(床chuáng)上坐起来。看着四周的环境,急促的喘息着,许久之后,才将灯光调亮。

她刚刚做了一个梦,她梦到,陆已承全(身shēn)都是血!

她不敢再想下去,梦里的画面,真的是太真实了!

前世的时候,他因为手受了伤离开军区,就是发生在年后的事(情qíng)。虽然她永不起具体的时间,但是差不多,就是这段时间。

他才死里逃生,还会再次受伤吗?

顾一诺的脑子里,全是乱七八遭的念头。更有一种无力感,她明明知道,会发生什么,却无力阻止。要是她知道,他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为了什么事(情qíng)而受伤的,就好了。

可是,她一无所知!

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了。

他还没有回来。

她握着手机,将脸埋入膝盖之中。

前一段时间,他出事的时候,她也是连续的噩梦不断。

忍不住拨通了他的手机,响了最后一声,也没有人接听。

她将手机扔到一旁,拉起被褥将自己盖住。因为担心,再也没有办法入睡。

位于帝都商业圈范围内的蓝爵会所内,还在喧闹。

苏以溟的邀请的人,有商界,政界,还有军区的,很多人,陆已承并不陌生,只是没有接触过。

时御霆和靳司南也在受邀请之列。

蓝爵是沈家名下的产业,集娱乐服务于一体,位于顶楼还设有一个小小的赌场,供人休闲。

今天这里,被苏以溟包场。

不少打扮(娇jiāo)艳的女人,在这些社会名流的(身shēn)边穿梭,卖力的服侍着。

隐秘的包间里,沈天姿点了一根烟,将剩下的朝苏以菲递了过去。

“我不抽。”苏以菲直接拒绝。

“以菲,你这乖乖女的样子也该变变了,有哪个男的,喜欢你这样的。”

“你这样的,也没能把靳司南弄到手。”苏以菲很不给面子的反驳。

沈天姿气得全都绿了,走上前,将百叶窗打开了一条缝隙,朝外面的大厅望去。

发现靳司南的(身shēn)边,站着一个女人,殷勤的侍候着。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靳司南(身shēn)边的女人,突然又多了起来。

看来,他对简慕晚那个女人,是玩腻了。

苏以菲也忍不住朝外望去,陆已承的(身shēn)边,也有几个女人围着,她的表(情qíng),明显不悦。

这个时候,门开了,走进来一个窈窕的(身shēn)影。

只见她穿着漂亮的旗袍,开叉都快到腰部了,不但(身shēn)材好,脸蛋也不错,绝对是那种让男人一看,就把持不住的。

“苏小姐,我都安排好了。”

“点到为止。”苏以菲交待道。

“苏小姐放心,那可是你看上的男人,我还没有胆子染指。”秦楚楚笑了笑,转(身shēn)走出去。

这个秦楚楚,可是帝都出了名的交际花,依靠着自己的资本,在名流圈子里十分吃得开。

现在,更是蓝爵的一把手,深受沈家的器重。

一局结束,陆已承缓缓起(身shēn),“失陪一下。”

他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拿出手机发现有一个未接电话,翻开一看,竟然是顾一诺打过来的。

他站在洗手间里,看着手机出神。

要不要回过去给她?现在她又睡了吗?

是不是因为他不在,睡的不踏实?

因为这个未接电话,他的心里全是对她的牵挂。这个点了,也可以结束了。

洗手间的一角,一股轻烟缓缓升起,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弥漫在整个洗手间里。

陆已承转(身shēn),朝外走去,突然发现洗手台上,坐着一个女人。

“陆先生。”秦楚楚甜的唤了一声。

陆已承感觉头有些昏沉,对这个女人的呼唤充耳不闻。走到另一边的洗手台前,准备洗手。

秦楚楚突然横在陆已承面前,妖娆的(身shēn)姿,完全暴露在陆已承的面前。

“陆先生,让楚楚帮你。”

“滚出去!”陆已承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这个女人,他有一点印像,是蓝爵的负责人,今天这样的场合,他不想让沈家太难看。

秦楚楚是真的很佩服这个男人的定力,他进来这么久了,神智还是清醒的。

“陆先生,对我们蓝爵的服务,还满意吗?”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次。”陆已承感觉,头越来越昏沉,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预感。

这个洗手间的味道,好像与他之前进来的时候,不太一样。

他立即推开秦楚楚,准备朝外走去。突然秦楚楚一把抱住他腰,他感觉脚步一顿,眼前的影物有些模糊。

秦楚楚趁机绕到陆已承面前,将他朝洗手台按去。

陆已承再次朝面前的女人望去,突然失声喊道:“诺诺!”

秦楚楚笑了笑,药效终于起到效果了!搂着陆已承的脖子,贴了过去。

她轻轻的拉着陆已承的衣领,(身shēn)子被((逼bī)bī)到墙角,手趁机朝陆已承衣服里伸去。

她的(身shēn)子,不断的往下滑,摸到他的皮带。

如果,不是苏以菲再三交待,这个男人,她是不会放过的!

她将脸,在他的(身shēn)上蹭了蹭,想要激起他的反应。

这个时候,一个摄相机对准这个方向,拍了几张照片。

秦楚楚抬起手,解开陆已承的皮带。

突然,手腕被人扼住,疼得她的脸都要变型了。

怎么可能?!陆已承怎么可能还能保持清醒!

陆已承将这个女人拽了起来,眼中的寒气凝结成霜。

秦楚楚吓得双肩颤抖,此时,陆已承的周(身shēn)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陆少!”沈天磊唤了一声,推开洗手间的门,一看到这一幕,一副了然的样子,笑着朝陆已承说道:“陆少要是看上楚楚了,就让楚楚好好的陪一陪陆少。”

“这种女人,还入不了我的眼。”陆已承转过(身shēn),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秦楚楚的心里,清清楚楚,刚刚他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陆少,都等着你呢,要是知道你们我也不敢来打扰,抱歉抱歉。”沈天磊好像听不懂陆已承的话似的,语气里全是暧昧。

陆已承整理好衣服,转(身shēn)朝外走去。

沈天磊向瘫软在地上的秦楚楚使了个眼神,快步朝外走去。

秦楚楚刚刚吓得呼吸都停止了,现在才缓过来,松了一口气。他的眼神,让她有一种被死神扼住脖子的感觉。

这个男人,不是她能招惹的!

还好,沈天磊及时过来,解救了她。

她的手腕,已经肿了起来,不知道骨头有没有被他捏碎,她免强支撑着(身shēn)子站起来,朝那个隐秘的包间走去。

苏以菲正坐在那里,气定神闲的看着刚刚拍下的照片。

角度找得刚刚好,如果不是她知道,秦楚楚可敢染指陆已承。真的会相信,他们在那里做着那种事(情qíng)。

“以菲,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沈天姿看了一眼那几张照片,忍不住问道。

“我自有我的打算。”苏以菲说完,将照片存好,提起一旁的包包,朝外走去。

陆已承从洗手间里出来,头还很昏沉,他刚刚一定被人下了迷药,所以,才会产生那样的错觉。

“时间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大家玩的尽兴。”陆已承朝众人说道。

“这才几点,陆大少就要走了?”

“是啊,再多玩一会。”

苏以溟朝陆已承走了过来,端着酒杯,“陆少今天玩的还尽兴吗?”

“多谢苏少盛(情qíng)邀约。”陆已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既然陆少还有事,我们也不便勉强,大家都散了吧,以后有的是机会,聚在一起。”苏以溟朝众人说道。

“先告辞了。”陆已承说完,抬步朝外走去。

走到蓝爵,一阵冷风吹来,陆已承感觉清醒不少,靳司南走上前来,朝陆已承望了一眼。

“陆少,你怎么了?”

“在洗手间被人下药了。”

“啊?”靳司南愣了一下,“会不会是苏以溟安排的?你有没有怎么样?”

“没有,应该不是苏以溟,是个女人。”

“女人?”靳司南忍不住笑了一下,“你的清白还在吗?”

陆已承冷眼扫了过去,靳司南立即收了笑意,“你今天晚上喝了不少洒,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嗯。”陆已承点点头。

他现在,归心似箭,只想回去陪着他的诺诺。

一想着,她刚刚的那通电话,他的心里又开始牵挂起来。

外面,响起车子的声音,顾一诺立即睁开眼。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已经三点多了。

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她立即将手机藏了起来,装着熟睡的样子。

陆已承回到房中,第一时间朝(床chuáng)上的小人儿走去。

见她已经睡熟了,轻轻的坐在(床chuáng)边,最终,还是忍不住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一股浓重的酒味让顾一诺忍不住蹙眉。

他究竟喝了多少酒?

陆已承不敢深入这个吻,不舍得松开她,还好,没有把她弄醒。

直起(身shēn)子朝洗手间走去,解开衣服,随意扔到一旁的脏衣篮里,洗完澡,就可以抱着他的诺诺睡觉了。

顾一诺缓缓睁开双眼,朝洗手间望去。

等到他再出来的时候,她双闭上双眼,陆已承轻轻的上(床chuáng),一点一点的朝她挪了过去,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顾一诺立即朝他的怀里缩了过去。听着他的心跳,她的心里终于安稳了。

陆已承搂着她,别提心里有多满足。

没过多久,两人渐渐进入梦乡

早上,闹钟一响,顾一诺立即关掉,轻轻的抬起(身shēn)子,准备悄无声息的下(床chuáng)。

才刚刚动了一下,就被他重新抱在怀里。

陆已承抬起(身shēn)子,朝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你醒了?”顾一诺还以为,他还在睡着。毕竟昨天晚上,回来那么晚。

“醒了。”陆已承笑着回应,将脸埋入她柔顺的发间,嗅着她(诱yòu)人的香味,(身shēn)子胀得疼。

“老婆,你来了几天了?”

“才三天。”顾一诺轻声回应。

“我怎么感觉,好像来了半个月似的。”陆已承一脸怨念。

“好了,我要去上学了,你再接着睡会吧,今天让小刘送我。”

“还是我送吧。”陆已承坐起(身shēn)子,“送了你回来再睡也一样。”

“你来接我。”顾一诺将他按倒在(床chuáng)上,爬上他的(身shēn)子,朝他亲了一口,“就这么说定了,老公,我去上学了。”

“好的,下午去接你。”陆已承妥协了。

顾一诺翻(身shēn)下(床chuáng),去洗手间洗漱,一旁的脏衣篮里,还放着他昨天换下的衣服。

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突然发现,他洁白的衬衫上,有一点点红色的印迹。

将衬衫拿起来,在他后背的领子上,有一个鲜红的唇印!看着这道印记,她的心猛然一紧,将整个衬衫揉成一团。

男人的应酬,无非就是那些,不管是什么样的场合,都少不了女人。她将手里的衬衫松开,扔回脏衣篮里。

他不会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的。

虽然看着这个口红印,让她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但是,她还是相信陆已承。

洗漱完走出来,陆已承已经睡着了,顾一诺轻声走下楼,去了学校。

题外话

今天感觉被掏空,小剧场都写不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