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浴室,沙发,阳台/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对!今天时少新婚,洞房花烛,我们怎么敢打扰,你们二位,可是得赏脸一聚。”

“叫小刘过来接我吧,反正也不需要多久,我在这里等一会就好,你去吧。”顾一诺朝陆已承轻声说道。

“不用叫小刘了,小嫂子,我送你。”陆子睿走上前,自告奋勇。

“也好,让子睿送你回去。”陆已承握着她的手,目光粘粘的。

这些应酬,他已经是尽量能不去就不去了,今天这个邀请实在是难以避免,刚好,他也有别的事(情qíng),要和这些人谈。从商不比在军区,靠的就是各种人脉关系。

“各位先走一步,我马上就来。”陆已承朝面前的几人说道。

“好的,好的。”围在面前的,先一步离去。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朝外走去,陆子睿先去把车子开过来,停在两人面前。

他将车门打开,顾一诺坐在后座,抬头看着他,他的手握着车门,没有立即关上。

“我可能会回来的有点晚,早点休息。”陆已承轻声交待。

想着上一次,她那么晚给他打电话,他的心里就开始担心,担心她一个人,睡不好。

“你要注意安全。”顾一诺轻声交待。别的她都不担心,就是担心他的安全问题。

“嗯,回去吧。”陆已承将车门关上,朝她挥了挥手。

车子缓缓朝前方驶去,陆已承始终看着那个方向。

靳司南已经开着车子朝他这边而来。“陆少,上车吧,我们开一辆车过去。”

陆已承上了车子,两人朝另一个方向驶去。

车子才行驶了一会,靳司南把音乐关掉,一本正经的看着陆已承。

“陆少,我感觉,你最近有点反常,平常这些应酬你都是避而远之。”靳司南的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是,他还不敢肯定,陆已承是不是真的要这么做。

“收购那几家公司的事(情qíng),进展的怎么样了?”陆已承不答反问。

“已经在依照程序办理了,都妥协了。”靳司南听得出来,陆已承现在,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陆少,你是不是,有离开军区的打算?这不正合了苏家的意,而且你现在,正是蒸蒸(日rì)上的时候!”

“你就没有这个想法?”陆已承反问。

“我和你不一样,来去自由。我进入军区,完全是我家老头子((逼bī)bī)的!非得求着你家老爷子,把我送到你(身shēn)边受虐!”

“如果,我不在她的(身shēn)边,她就只有一个人,现在,还有老爷子,老爷子百年之后呢?趁现在只是刚刚升职,是个机会。如果,我不在这两年之内做打算,恐怕到时候,就更难脱(身shēn)了。”

靳司南点点头,赞同陆已承的说法,看来,陆已承升职对他自己来说,并非是个好事。

再说,现在的局势

“她向往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希望我能陪伴在她的(身shēn)边,她对我,只有这么一点要求,我不忍心让她失望。”

靳司南明白,陆已承(身shēn)上所背负的责任,小的时候是陆老爷子的期望,等到能独挡一面的时候,又是军区的重任。

可以说,三十岁以前,没有为自己活过。

现在,就算是想要隐退,也要慎之又慎。一但失去手上权力,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将陆已承,置于死地。

以陆少的脾气和处事风格,游走在这些老(奸jiān)巨猾的商人这中,还真是难啊!不得不说,(爱ài)(情qíng)的力量,真的是太伟大了。

伟大到,能改变一个人。

许久之后,靳司南郑重的说道:“陆少,你放心,不管你是继续留在军区也好,还是离开也好,我都会支持你的。”

陆已承转过头,朝靳司南淡淡一笑。

他们之间,是过命的交(情qíng),谢谢之类的话,反而显得矫(情qíng)。

办公室,烟灰缸里,已经堆满烟头。

苏以溟扔下手中的烟,缓缓站起来,朝窗前走去。

最近,陆已承的行为,真的让他搞不懂,以前帝都的这些权贵,陆已承是从来不会主动接触的。

难道是,也有心想要争一争高位吗?!

这样的年纪,就已经进入军区总部,凭陆已承的能力,再上一层,甚至是更高的地位,也不是不可能的。

“苏少,李先生来了。”

苏以溟转过(身shēn),冷声道:“请。”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年纪。

“苏少,沈家的事(情qíng),恐怕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来人,直接开门见山。

苏以溟眉宇紧蹙,“李先生不防直说。”

“沈先生现在,要面临的是长达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什么?!”苏以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么严重的结果!所以听到这一句话,才会大吃一惊。

如果沈从之真的入狱,对他将会是极大的损失!现在,他需要的资金,全都是从沈从之这里流通的!

陆已承!你这一招还击,真的是又准、又狠!

“苏少,我怀疑,陆已承不止查到这些,有一些证据可能压在他的手里,因为这件事(情qíng),是时御霆一手((操cāo)cāo)办的,防得如铁桶一般,我费了很多精力,才得到这么一点消息。”

苏以溟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

苏以溟转(身shēn),看向窗外。既然他知道了这个消息,自然得好好的利用利用,他现在不能出手,得让人肯借他这把刀!

经过一个月紧锣密鼓的装修,顾一诺的工作室,已经可以投入使用了。

放学后,陆已承特意带她过去看看装修和效果。

顾一诺看着眼前的画室,简直不敢想像,就算是她做梦,也想不到,能装修成这样!

这种风格,有点说不出来,究竟属于哪一种,现在和古典糅合在一起,有浓浓的意味,却又不缺乏时尚感。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幕水墙,水墙后,是一副画,朦朦胧胧的。前面是一个迎宾台,右手边,是一个休息区。

左边是画展的模式。墙壁上,画架上,和种展示用的架子上,全是顾一诺的作品。

有的是成品,有的还是半成品,有的甚至只是起了稿。

被他全用精美的画框装好,陈列在这里。

顾一诺站在这里,凝视着这些作品。眼前的这些,真的让她,大吃一惊。

陆已承从背后搂着她,“老婆,喜欢吗?”

“喜欢。”顾一诺点点头,朝他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你是不是把整个阁楼都翻了一遍?”

“是啊,一幅一幅,仔细甄选出来的。”陆已承笑着点点头。

其实,他最想摆放的,还是那两张放在白聿画室的那两个她的作品。

他派人去取,却被白聿画室的人给拒绝了。

还说什么,白聿不在,他们没有办法作主,而且也联系不上白聿。

这些话,全都是借口,白聿不想归还是真的。

他不太喜欢那两副作品,感觉很压抑,如果说,画出来的内容,真的能看清一个人的内心的话,他宁愿,诺诺从来没有画过那两幅画。

他还是喜欢,她现在的作品,虽然有时候,看起来也略微有些伤感,画风,完全和那两幅画有着剧烈的差异。

“走吧,我们去看看二楼。”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二楼走去。

二楼的风格,基本还是和普通的办公室差别不大,但是又不缺乏创意,很有意境。

这里的装修,是陆已承全部负责的,顾一诺甚至连前期的装修效果图都没有看过。

最里面的一间,是顾一诺的办公室,还留了一间做画室,剩下的全都打通了,方便工作。

顾一诺推开自己的办公室门,一股浓郁的花香味扑鼻而来。只见桌子上,摆了一大捧玫瑰花!

她笑着走上前,捧着那束玫瑰花。

陆已承听小刘说,在他失踪的那段时间,她曾去过花店,买了玫瑰花,而且还买了很多种花的材料。

他曾经,给过她一片花海,在那个时候,她想起了那片花海,想起了他们之间的美好,才会触景生(情qíng)的,去买花吧。

“你怎么又给我买花?”

“喜欢吗?”

“喜欢,可是,昨天才买过。”

“这一束,是放办公室的。”陆已承笑着解释。

他还想,在家里,给她种满这种玫瑰,现在还不是这种玫瑰最佳的移植季节,不过,马上就到了。

“已承,你说我的工作室叫锦色好不好?”

“好。”陆已承点点头,“我命人去计设招牌,你准备什么时候开业?”

“你来挑个好(日rì)子,我希望越快越好。”

陆已承走上前去,搂着她的腰,将她面前的玫瑰花放回一旁的桌子上,“老婆,我们上一次,就是在这个房间里个中滋味,让人回味无穷。”

他抱起她,朝办公桌上放去。

“现在是白天,不,不太好,我们回去再,好不好?”她红着脸,朝他商量着。

“不好!”陆已承摇摇头。手已经开始不规矩。

“已承,我感觉,我和在一起,就只是想”她没有说出剩下的话,反正他能明白的。

“想什么?”陆已承明知故问。

“想和我上(床chuáng)!”顾一诺直接说了出来。

“你以为,我只是想和你上(床chuáng)吗?沙发,阳台,浴室,还有办公室,或者,你还没有试过的车里都可以。”

顾一诺愣愣的看着他,简直无言以对,她怎么就低估了陆已承不要脸的程度呢!

“只要环境(允yǔn)许,我希望,和你尝试各种场合。”

“你”顾一诺对他,简直是无语到极点了。

陆已承不想和她浪费在聊天上了,直接将她抱起来,挤到中间。

“等一等!你有没有带那个!”

陆已承拉开抽屉,完整的一盒,放在那里。他早就准备好了!

顾一诺再一次无语了,她今天是逃不过这一次!

“诺诺,你能越来越适应我,这和我的努力是分不开的。”陆已承有几分得意的说道。

他现在,最希望的是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她!

许久之后。

柔软的沙发上,顾一诺像只小猫一样,靠在他的怀里。陆已承从背后环住她,修长的手指,玩着她的丝滑的秀发。

他们还没有分开。

从办公桌,到柔软的地毯,再到沙发

她真的是累坏了。

“已承,我一定会好好的打理这间画室。”顾一诺紧紧的搂着他的手,将脸埋入他的臂弯中。

她知道,就算是重生十辈子,也变不成别人。她还是那个她。

前世的时候,虽然她考上大,也给不了他什么帮助,以他的能力,也根本用不着她去插手他的事(情qíng)。

这一世,她更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这间画室,完全是他送给她的。

哪怕,她不能像白聿那样,满世界的去流浪,去丰富自己的人生,去描绘那一幅幅多采的画卷,只要在这方小天地里,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qíng),就足够了!

她现在,真的很满足。

陆已承搂紧了她,他真的不喜欢她这么乖,才一个小小的画室,就让她感动成这样,好心疼。

“诺诺,你只需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qíng),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全部不要隐瞒我,我要你活得自由自在,快快乐乐就好。”陆已承不想让她卷入任何的事事非非之中,所有的风雨,都让他来挡。

他只愿意给她,最美好的,她最想要的。

“嗯。”顾一诺轻轻地点点头,“已承,你不要对我太好了。”

“我是你老公,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陆已承突然动了一下。

顾一诺忍不住惊呼一声。

他抬起她的小脚,直接换了姿势,与她面对面。

“老公,我又累,又饿,不要再折腾了,好不好?”她朝他可怜兮兮的祈求着。

“最后一次。”陆已承抚着她的秀发,宠溺的回应。

“是今天晚上的最后一次。”顾一诺学精了,每一次说最后一次,都是骗人的!

“好,今天晚上的最后一次!”陆已承笑着承诺。

接着,就是一阵了暴风雨,朝她疯狂的袭来!

傍晚时分,朝霞满天。

“你混蛋!你不要碰我!你走开!我自己能走!下一次,我才不要再相信你!”

二楼,传来顾一诺(娇jiāo)怒的声音。

“老婆,是你说的最后一次。”陆已承紧跟在她(身shēn)后,无辜的语气,让顾一诺直接回头,拿包包朝他打去。

陆已承不躲,就这么任她打着。

顾一诺哪还有什么力气,抽了他两下,自己却站不稳了,(身shēn)子一软,差一点倒在地上。

陆已承直接捞起她柔软的小(身shēn)子,将她打横抱起来。

顾一诺一脸委屈的,在他的怀里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天都黑了!”

“老婆,把持不住。”陆已承的唇角,全是餍足的笑容,“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晚上早点休息。”

“不偷袭吗?”顾一诺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明明晚上,他们是分开睡的,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就是黏在一起的!

他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早上是最不舒服的时候,得让他找个地方放一放,才能缓解这种不适!

可是,她怎么就不相信,他只是早上才放一放呢?!

而且,不应该是越放越难受吗?

“不偷袭!”陆已承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好吧。”她点点头,这才伸出手,搂着他的脖子。

陆已承选中了一月底这一天,锦色画室,正式开张。

邀请的人,只有靳司南和时御霆,还有许瑞等人,过来庆贺一下。

顾一诺带人参观,时御霆和靳司南坐在一旁的休息区,陆已承抬步朝两人走了过来。

“陆少,你闻到什么味了没有?”靳司南突然说道。

“消毒水的味道。”陆已承说完,朝时御霆望去。

面对两人疑惑的目光,时御霆尴尬几秒:“找个医生老婆嘛,在所难免。”

“就算是医生,回到家里,也不会有这么浓的味道吧?”靳司南心里的疑问真的好重。

时御霆的内心是崩溃的!

做一次,洗一次,消毒水用一次,他感觉他都要泡在消毒水里了,可是偏偏,他还吃上瘾了。

“陆少这个装修,真的是花了不少心思了,听说是你自己设计的是吧?”时御霆立即把话题岔开。

“装修公司的设计,无非就是那些模式。”陆已承淡声回应。

“没想到陆少还有这能耐,心细到这种份上,张飞绣花,还绣的不错呢。”靳司南又朝四周望去,忍不住点点头。

陆已承明显不(爱ài)听靳司南这样的形容,什么叫张飞绣花?!

靳司南一看,一连惹得两个人都嫌弃他,他心里觉得特别无辜,他招谁惹谁了?

“陆少,你最近和那个苏以菲是怎么回事?经常听说,你们两个出双入对。”时御霆忍不住询问道。

他是赞同陆已承多多结交一些社会关系,但是得看,和谁在一起。

陆已承没有立即回应,突然发觉,最近好像不断的有谣言说,他与某某个女人,有什么暧昧的关系。

比如,和很多人一起吃饭,但却成了他与另一个女人的照片,拍的好像就是他们单独吃饭一样。

这些人,别有用心,究竟是想达到什么目的?

“是啊,你最近的应酬实在是太多了。嫂子没有意见?”靳司南又接了一句子。

“你以为,苏家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去结交各种人脉?”陆已承反问道。

时御霆和靳司南同时点点头,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沈从之入狱了,苏家更着急发展人脉,毕竟,他们是军门世家出(身shēn),对于这些显得生硬得多,再说,苏家老头子不够圆滑,也得罪了不少人。不过,现在有苏以溟和苏以菲两兄妹,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对。”陆已承点点头,“这一次,苏家派出的不是苏以溟,而是换成了苏以菲,她在我(身shēn)边的目的,就是想知道我的所有动向。”

“陆少,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那个女人看着你,就像狼盯着(肉ròu)!”靳司南也一起出去过几次,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裴熠不是在追求她吗?听说,两人现在都确定恋(爱ài)关系了!”

“裴熠?”靳司南诧异的看向时御霆。

最近就他在军区里,消息还真是不灵通,竟然错过这么劲爆的。

“那女人,和裴熠搞在一起了?裴熠可是离过婚的人啊。”

“不信你问陆少。”时御霆把问题丢给陆已承。

“没错。”陆已承点点头。

“这个女人,在想什么啊?我真的是搞不懂了。”

“很简单,要钱,苏家现在,最缺的就是钱!而且,需要有钱人的支持,我所知,裴家可以隐形大富豪,不止是在国内,国外还有资产和人脉。”时御霆沉声道。

“不管她盯上谁,只要不想着染指我们陆大少就行了。”靳司南才懒得管那个女人,去爬谁的(床chuáng)。

顾一诺领着几人,从二楼走下来,参观一遍过后,全都是赞叹声。

“诺姐,你知道吗?我一想到,马上要在这里工作,我就好幸福啊!我什么时候能过来?”小唯迫切的朝顾一诺问道。

“小唯,你对我们,就没有一点留恋吗?”

“没有!我要抛弃你们!我要投入诺姐的怀抱!”谭小唯直接朝(身shēn)旁的顾一诺扑了过去。

陆已承直接把顾一诺拉到(身shēn)边来。谭小唯扑了个空,差一点摔跤。

她只能带着几分怨念的看着顾一诺。

陆先生的醋劲也太大了!刚刚明明还在休息区里坐着呢,她不过就是抱一抱她的女神嘛,都不给抱,太小气了!

“瑞哥,不如我们也把公司搬过来吧,办公室那么大!就算是再多十几二十个人,也完全坐得下!”应晓宇说完,突然感觉一道像寒光一样的眼神,朝他扫了过来。

他立即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出声。

“你们一个个,都想叛变?”许瑞朝几人质问道。

“不,不不!”几人连连摇头。

有陆先生如刀子一样的眼神,他们哪个还敢打这样的主意!

顾一诺看着几人,浅浅一笑,“小唯把手上的工作整理一下,然后就过来这边上班吧,反正之前的事(情qíng)都是你跟的,在哪边上班,都没有多大的差别。”

“好!我明天就搬过来!不,我今天下午就去收拾我的东西!谢谢诺姐。”

“这是我们现在要招聘的职位,你找个平台发布一下,有合适的,就约我方便的时间,见一见。”顾一诺将手上拿的资料交给小唯。

“是,诺姐!”

“许瑞,你那边,可能也要增加人手,小唯被我调走了,你们也尽快招人吧。”

“好的,我已经留了几份简历,现在,缺个文职整理一下资料什么的,有不懂的,我们可以带带她。”许瑞点点头回应道。

“嗯。”顾一诺点点头。

“不是吧,小唯妹妹,你真的就这么走了?我们舍不得你。”林一伦做出要过去拥抱的样子。

谭小唯一立即在(胸xiōng)前比了个叉!

“本姑娘拒绝和你们这些别有用心的男人,有肢体接触!”

这么可(爱ài)的姑娘,顾一诺忍不住笑出声。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朝一旁走去,“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去吃饭吧。回家还有重要的事(情qíng)要做。”

顾一诺的(身shēn)子控制不住一僵。

重要的事(情qíng)?说的这么正经!

一旁的人,好像也没有听到什么别的味道来。

陆已承暗暗搂着她的腰,加重了手上力道,“老婆,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顾一诺立即摇头。

陆已承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摔着她的腰,朝外走去。

上了车子,顾一诺忍不住回头朝锦色画室望去。在这个城市的一角,简简单单的开上这样的一间画室,是她向往过的。

“在看什么?”陆已承帮她系好安全带,轻声询问。

“岁月静好。”顾一诺笑着回答。

这样的间画室,在这一条街上,还是很吸引人的眼球的,时不时会有一些人,走进来观赏。

顾一诺更是(爱ài)上了这里,平常放学都会过来看上一眼,周六(日rì),基本都待在这里。

目前,除了许瑞开发的那款游戏的美工部分,没有别的事(情qíng)可做,还是比较轻松的。

“诺姐,最近一个星期好多人来问,咱们这里,开不开美术特长班,想要报名来学画画,我还留了很多联系方式呢。”小唯将资料放到顾一诺的桌面上,将这一个星期画室的事(情qíng),汇报给顾一诺。

“开课?”顾一诺有些诧异。

其实,也未偿不可。

以前,她完全没有这个自信,在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也快一年的时间了,她还是学到很多东西的。

“不过来问的,基本就是孩子的家长,可能是想给家里的孩子多学一门特长,诺姐,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开个班的,招收的学生不用太多,我可以应付平常的教学。”小唯自告奋勇。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考虑。”顾一诺点点头。

“诺姐,还有一些人,问咱们这里的画卖不卖,看得出是真心想买。这些画,是陆先生为您特意装修成这样的,那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卖画的。”

“卖吧。”顾一诺直接说道。

“真的卖啊?”小唯真怕,陆先生不同意啊!“诺姐,一般开价都是几百块,最多也就给个上千块,这价格,也太廉价了。”

“我一个美术学院的学生,能够靠卖画为生了,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了。”顾一诺笑了笑,知道小唯在担心什么。

“可是诺姐,您也不差这点钱吧。”小唯小声嘀咕道。

“不差钱,和作品值钱,是两回事。”顾一诺站起(身shēn),靠在办公桌上,“这样吧,如果有人来买,你不要说是什么价位,让客人自己出,出多少都可以。”

“啊?”小唯愣了一下,随后明白顾一诺的意思,立即点点头:“好的,我明白了。”

“新招来的人,上手的怎么样?”

“还可以,以前有一些经验,而且主要的色调还是诺姐你来调的,她们只是负责一些后期工作。”

“开课的事(情qíng),你去查一查,别人是怎么样的形式,怎么收费,如果有人愿意来的话,我们就先收一批学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顾一诺轻声吩咐。

“好的!诺姐,我查清楚之后,再告诉你。”

“嗯。”顾一诺低头将手上资料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放到一旁的文件夹里。

起(身shēn),朝一旁的画室走去。

陆已承特别在二楼给她隔出这么一间来,想到那么周到。

她拿起一旁的笔刷,熟练的调了一些油画颜料,开始作画。

这个周未,过得十分清静,陆已承有事外出,可能要今天晚上才能回来。她独自享受着,许久未有的宁静。

一副画还没画完,小唯推开门走了进来。

“诺姐,我查过了,其它地方都是按课时收费,我也联络了之前留下电话的人,她们说,稍晚一点可以过来,我们可以根据他们要学的课程,再来定详细的课程表。”

“好。”顾一诺点点头。

到了下午,就有五六个人,陆陆续续的过来了解(情qíng)况,一听说这里的老板是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当场就愿意交钱。

毕竟,顾一诺的作品在这里摆着,而且还有一些获奖的作品,含金量很高。

“这样吧,你们可以来试上一节课,再确定也不迟。”小唯朝大家提议道。

“这样也好,今天可以试学吗?”一旁的人询问道。

“这个我得先问一问,请稍等一下。”

小唯跑到二楼,顾一诺还在画室里。

“诺姐,他们说,能不能现在就试学一下,现在的家长也太可怕了,一点都不犹豫,说交钱就交钱。”

顾一诺浅浅一笑,看了一下时间,“让他们上来吧。”

“好的!”

小唯领着几人走了上来,二楼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倒像是个公司,画室就在楼梯口左拐的第一间,顾一诺站在门口迎接。

“你是教画画的老师吗?”

“是的。”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是啊,我也觉得面熟。”

顾一诺看着几人一致点头的样子,有些尴尬,本来准备自报家门的,还是省了吧。

看她这张脸,他们不一定马上认出来,但是一报她的名字,可能立即就想起来她是谁了。

“是这几个小朋友吗?跟我进来吧,我先了解一下你们有没有基础。”顾一诺朝几个站在家长(身shēn)后的小朋友招招手。

“小唯,你带家长们去一楼的休息区休息。”

“好的。”小唯朝面前的几人说道:“请随我来。”

顾一诺关上门,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认出来。

看着面前的孩子们,小的应该也有六七岁了,大得估计得十多岁了。

“老师,这是你画的吗?”一个小朋友指着顾一诺刚刚画的油画问道。

“是的。”

“这是油画吗?”

“没错,今天你们想体验什么课程呢?”

“我想画油画!”

“我也是!”

“我也要!”

“好!”顾一诺点点头,过来拿调色盘和画笔,“今天我们就画一个盆景。”

小朋友们立即上去,一个个拿了调色盘了画笔。

顾一诺帮他们调好画架,比着前面的的盆景,让他们先学会构图,以及第一笔怎么画。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顾一诺浑然未觉。

当所有的小朋友都完成自己的第一幅油画的时候,天都暗了。

“带上自己的作品,却找爸爸妈妈去吧。”

小朋友们拿着自己画的画,开心的跑下楼。像自己的爸爸妈妈展示自己的画作。

“天呐,这真的是你画的吗?”

“是的!妈妈,画画好简单啊,我要学!”

“我也要学!我以后要当画家呢!”

“好,妈妈给你报名。”

“报名,怎么收费的?”

“你好,我们这里是按课时收费的。”小唯立即把刚刚打出来的收费明细拿给几位家长看。

“我们先报十个课程的油画。”

“我们也是,我们也是。”

家长和小朋友们走后,小唯拿着刚收的钱,一路跑到顾一诺的办公室。

“诺姐!我们的第一笔收入啊!”

顾一诺看着面前摆着的几叠钱,露出一丝笑意。

“我们画室的第一笔入帐!”小唯还是很兴奋。

“大管家,你是不是很兴奋,终于有帐目可以做了?”

“是啊!”小唯猛得点点头,“诺姐,我们的画室,以后知名度一定会更高!我们一定会有更好的业绩!”

陆已承走上二楼,就见两人在开心的交谈着。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开心?”

“陆先生,我们赚钱了!”小唯立即拿起桌子上的钱,甩了甩。

“怎么赚的?”陆已承走过去,坐在顾一诺面前的办公桌上。

“教小朋友画画的学费。”顾一诺笑着回应。

“什么?小朋友画画的学费?”陆已承眉宇微拧,“谁让你干这个了?明明一家很高档的画室兼工作室,怎么被你搞成培训班了?”

小唯吐了吐舌头,果然,陆先生是这样的反应。

“我觉得很好啊,只要是和画画有关的,都可以。”

陆已承看得出来,她喜欢。“好,只要不太辛苦就可以。”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今天晚上,有个舞会,带上你一起去。”

“舞会?”顾一诺立即摇摇头,“算了吧,我还是不去了。”

陆已承立即拉下脸,上一次白聿让她一起去她就去了,怎么和他一起,反而推脱起来?

“我不想和别的女人跳舞。”

“我也不会跳啊!”

“好,你不去是吧?如果别的女人要和我跳舞,我不会拒绝。”陆已承说完,将手插在裤兜里,转(身shēn)离去,给顾一诺留下一个傲(娇jiāo)的背影。

“好啦!我陪你去!”顾一诺点点头。

陆已承立即转过(身shēn)来,眼底有几分得逞的笑意。他之所以,一定让顾一诺去,主要是舞会这样场合,不像其它的。

他更不想让别人认为,陆太太只是个摆设。

“我们去买礼服。”

“家里不是有礼服了吗?怎么还要去买?我们回家换一(套tào)就好。”

“诺诺,在外面,你是陆太太,怎么能够穿别的场合已经穿过的礼服?”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顾一诺知道,她不可能,完全还走进他的世界,她是他的妻子,在外,是陆太太,陪着他,出现在一些场合,在所难免。

虽然,她对他,不能有任何的帮助,但是,在他需要她的时候,她还是会站在他的(身shēn)旁。不管别人是用什么眼光看她。

晚上七点

陆已承的车子开到今天舞会地点。把车子交给酒店的泊车小弟,挽着顾一诺的手,走进富丽堂皇的大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