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这才是真的妖精打架(虐渣!)/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军婚蜜宠:老公,(套tào)路深最新章节!

大厅里,游走着各种盛装出席的权贵名流,看到陆已承的(身shēn)影时,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他这个方向望了过来。

面对这么多人的目光,顾一诺感觉气氛有些压抑,让她透不过气来。

陆已承看得出她的窘迫,暗暗握她的手,带着朝朝大厅的正中央走去。

“陆少!欢迎欢迎,你能来,真是蓬荜生辉!”

“刘先生,不必这么客气。”

“陆少,你(身shēn)边这位是?”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太太。”陆已承拉着顾一诺,朝人群中走去。

“原来是陆太太!幸会,幸会。”

顾一诺笑着朝面前的人一一点头,她不能像某些人一样,口若悬河,甚至感觉,话到嘴边都卡在那,怎么也吐不出来。

“陆少以后可要多带陆太太出来走一走,我们都还是第一次见呢。”刘夫人的目光,不断的打量着顾一诺。

“我太太还在上学,学业繁重。”陆已承解释了一句。

“对,对,我听说了,陆太太还在上大学。”一旁有人,插了一句。

“陆太太,我们去一边坐吧,不用太拘束。”刘夫人亲昵的拉着顾一诺的手,朝一旁走去。

顾一诺回头朝陆已承望去,陆已承朝她点点头。她才放心的跟着刘夫人走。

陆已承看着她刚刚的神(情qíng),有些后悔带她来到这里,她刚刚就像是一个不安的孩子,失去大人庇佑一样无助。

“陆太太,你要喝点什么?”刘夫人(热rè)(情qíng)的招待着。

“不,不用了,谢谢。”顾一诺连忙道谢。

“这是鸡尾酒,度数不高,喝一点没事的。”刘夫人客气的介绍。

“我不会喝酒。”顾一诺连摇头。

“好,那我就不勉强了,你看一下喜欢什么,随意就好。”

“好的,谢谢。”顾一诺有礼貌的道谢。

刘夫人又寒暄了几句,就去招呼其她客人。

顾一诺坐在沙发上,看向四周。

本以为自己可以躲在这个角落里,清静一会的时候,又来了几个女人,笑意盈盈的朝这边走过来。

“这位,是陆太太吧?”

“是的,请问,你是?”顾一诺立即站起来。

“这位呀,是我们孙行长的夫人,这位是刘局长的夫人和女儿,这位是卫处长家的大少(奶nǎi)(奶nǎi)……”

“你们好。”顾一诺带着一丝微笑,朝面前的几人问好。

“陆太太,您太客气了!”

“我听说,陆太太,还在上大学是吗?”

“是的。”顾一诺点点头。

一个女人,突然拉着她的手,坐在一旁我沙发上,语生心长的说道:“以后啊,多和陆少出来走一走,要不然,别人还以为你是个摆设!”

“就是,外面的那些((贱jiàn)jiàn)货多了去了!一不留神,就扑上来了。”

顾一诺只能笑笑,不时的朝人群中望去,寻找着陆已承的(身shēn)影。

苏以菲站在人群中,陪着裴熠一起走了一圈,找了个地方休息,从她这个方向望去,刚好可以看顾一诺那边的(情qíng)况。

陆已承今天竟然会带着顾一诺出现在这里。

“苏小姐。”秦楚楚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

苏以菲勾了勾手,附耳向秦楚楚耳语了几句。

“放心,都安排好了。”

顾一诺这边,还在听这些贵妇们八卦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苏以菲对她的关注。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陆太太,你们家陆少这么优秀,你可得看紧一点。”

顾一诺尴尬的笑笑。

“你看。”一个贵妇指着人群中。

顾一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陆已承的(身shēn)边果然多了一个女人,时不时的朝他靠近。

看样子,好像是一旁的那个人,要介绍给他认识的。

“陆太太,你还年轻,不了解男人,听我的没错,看紧一点。”

顾一诺看着那道(身shēn)影,有些出神。她不是没有听过,这段时间,不断传出来的有关于陆已承的消息。

前世的时候,她具体不记得,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是开始多了应酬。

接着,就绯闻不断,什么名媛,交际花,小明星,网红……完全就是一个花花大少。

如果不是这一世有机会让她看清真正的他,或许,她还是会怀疑,外面传出来的那些绯闻,都是真的。

陆已承游走了一圈,朝被几个妇人包围着的顾一诺望去,抬步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陆少过来了!”

“陆少!今天终于见到你的小(娇jiāo)妻了,你这是准备金屋藏(娇jiāo),舍不得带出来让我们认识是吧?”

陆已承淡淡一笑,将顾一诺从几人中间拉了过来,护在怀里,“以后有机,一定让诺诺和几位夫人多聚一聚。”

“好,就这么说定了。”

“我先去找找我们家的那个,不一定又被那个狐媚子勾了魂去了!”

“我也去看看。”

几个接二连三的离开,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坐在沙发上。抬手叫了个服务员,“拿一份点心,外加一份温开水。”

不一会,服务员端着他要的东西走过来。

陆已承亲自拿着叉子,将蛋糕分开,递到顾一诺面前,“刚刚那群女人,都和你说了什么?”

“怎么防着小三,还有怎么治自己出轨的丈夫,还教我,怎么侦查出,一个男人有外遇了。”顾一诺接过蛋糕,尝了一小口。

陆已承的脸色都青了,“还说了什么?”

“说你帅,说你女人缘好,还说,很多女人想爬你的(床chuáng)。”顾一诺突然朝人群中望去,“你看,就那个。”

陆已承朝她指的那个方向望去。

“那个是一家控股公司的总监,诺诺,这种人,是我要结交的,像这样的人才,不太好找。”陆已承轻声解释。

“我明白,我上一次不是和你说好了,你在外面的事(情qíng)我不插手也不过问,你也没有必要,每一样事(情qíng)都和我解释。”顾一诺拿起叉子,将剩下的蛋糕,递到陆已承的面前。

陆已承握着她的小手,含住那块蛋糕。

“老婆,你就这么信任我?让我感觉好失落,你偶尔也吃吃醋啊。”

顾一诺忍不住笑了笑。

突然,富丽堂皇的大厅,暗了下来,四周响起悠扬的舞曲,刚刚还在大厅正中央的人,纷纷退到一旁,人群后,十多个蒙面舞娘,纷纷来到正中央。

她们穿着一样的衣服,带着面具,妖娆魅惑。

“各位来宾,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舞会,现在就由我们的艳后,送上我的洒庄里酿造的美酒,欢迎大家品尝。”

原本悠扬的曲风突然变了,换成琵琶,几个侍者推着车子,上面放着几大只红酒。

蒙着面的美女们,端着酒杯,穿梭在人群之中。

一个带着面具的女人端着酒,朝陆已承这边走来,随着琵琶曲,不停的扭动着妖娆的(身shēn)姿。

陆已承正准备接下酒,让这个舞女马上离开,这个舞女突然扭了一下脚,一杯洒,全都倒在陆已承的(身shēn)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舞女惊慌失措,立即道歉。

陆已承看着(身shēn)上的红酒渍,目光微寒。

“怎么回事?”刘夫人立即走了过来,一看到这样的(情qíng)况,立即陪笑,“真是不好意思,陆少,我立即安排房间,您去清洗一下。”

“来人,给陆少准备客房。”

陆已承想直接走掉的,他又不能拂了刘夫人的面子。站起(身shēn),朝顾一诺说道:“我去去就来。”

“嗯。”顾一诺点点头,她的目光朝带着面具的女人望去。

那个女人与她对视一眼,立即低下头。

“去忙你的吧!”刘夫人朝那个舞娘吩咐道,又朝顾一诺陪笑:“陆太太,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陆已承被人领着上了楼上的客房,换上浴袍,将衣服递给在外面等着的侍者。

“干洗了之后,立即给我送过来。”

陆已承吩咐一声,推开浴室的门。原本紧锁的房门,突然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将鞋子包包往一边一扔,拉下(身shēn)上的小礼服。她走到窗前,将窗帘拉开了一些。

最后,将(身shēn)上仅剩的衣服,脱的干干净净!

缓缓推开门,朝浴室走去。

陆已承听到有声,立即转(身shēn)扼住来人的脖子,直接将她抵在(身shēn)后的墙壁上!

女人差一点被拧断脖子,突然而来的窒息感,让她本能地挣扎着。

陆已承已经知道,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滚出去!”

陆已承将人扔出浴室,拉起一条浴巾拦在(身shēn)上。

女人被直接扔了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陆已承才走出来,窗外有一道光亮闪了一下,他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

有人想算计他!

“是谁让你来的?”

“没,没有人让我来,我一心仰慕陆少,还希望陆少不要嫌弃我。”女人抬起手,颤抖着朝陆已承伸去。

这可是陆家大少啊,对她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如果,她能爬上他的(床chuáng),要钱有钱,要名有名什么都能唾手可得!

她怎么能不心动!尤其还是这么优秀的男人!

“你要是碰到我,我会毫不犹豫的废掉你这只手!”陆已承冰冷的声音响起。

女人脸色一白,连忙把手缩了回去。

陆已承觉得,看上这个女人一眼,都觉得污了双眼!准备打个电话,让人送衣服,突然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信号。

一旁的电话,也没办法用。

他朝面前的女人冷冷的扫了过去,“滚到浴室里去!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如果就这么让这个女人滚了,简直太便宜她了!

他得把这个人先留着,看看究竟是谁,竟然敢这么算计他!

陆已承走到一旁坐了下来,他的衣服,却迟迟没有送上来!刘家人的办事效率,不至于差到这种地步!

……

舞会大厅,秦楚楚走到苏以菲面前,拿起手机,给苏以菲看上面的照片。

苏以菲冷笑一下,朝顾一诺的方向示意了一个眼神。

秦楚楚立即走过去,来到顾一诺的面前。

“陆太太,你好,没想到,你今天也来了,真不好意思,没有马上过来,和你打个招呼。”

顾一诺看向面前的人,缓缓道:“我和你不熟,你不用特意过来打招呼。”

“我是真的很想结识陆太太,不知道陆太太给不给这个面子。”秦楚楚将手机放到桌子上,朝顾一诺伸出手。

她的手机屏幕是亮着的,一张清晰的照片,十分惹人注目。

顾一诺一眼就看出来,照片上的人是陆已承!他的(身shēn)上,只围着一条浴巾,一旁,还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

“哦,不好意思,陆太太,这照片……你不要误会啊……”秦楚楚立即将手机收起来。

顾一诺轻笑一下,不是故意拿给她看的吗!

秦楚楚笑看着顾一诺的反应,只见顾一诺并没有像她想象的失控,反而一脸镇静,有些失望。

“陆太太,你也不要太在意,男人嘛,就是那样,总管不住下半(身shēn),总会在外面时不时的偷点腥。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你究竟想说什么?不妨把想说的话,全部说出来。”顾一诺冷声道。

“我想说的是,陆少真的很猛,能把人塞得满满的。”秦楚楚笑着说道,一脸回味。

顾一诺冷眼看着面前的女人,神(情qíng)还是淡淡的。

秦楚楚感觉,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她立即拿起手机,翻开一张照片,放到顾一诺面前。

“陆太太,请原谅我,我真的是对陆少(情qíng)难自(禁jìn),你没有别的想法,就只是想和陆少上(床chuáng)而已,陆太太大可不必担心别的。”

顾一诺拿起手机,看着这张照片。

秦楚楚的脸埋在陆已承的下(身shēn),看得出,他的皮带是松的。

“陆太太,你还不知道吧,陆少他喜欢从上到下,我的下巴都快脱臼了!他真的是太坏了,使劲的往里送……”

顾一诺还在看着这张照片,仿佛并没有把秦楚楚的话听进去。

“我们在洗手间里,就控制不住的做了,他给了我四次**,我这一生,都没有体验过这种快感。”

顾一诺将手机还给秦楚楚,淡淡一笑:“一分钟四次**?”

秦楚楚愣住了,脸色一阵僵硬。

那天,陆已承的确是只有一分钟左右是神智不清的。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秦楚楚(娇jiāo)嗔着反驳。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秦楚楚,如果你脱光了躺在已承面前,他要是能有一点反应,算我输。”

秦楚楚的表(情qíng),彻底的僵硬了,“我知道,这样的事(情qíng),你很难接受。”

“但是,你碰到他,虽然隔着一层衣服,还是让我觉得很恶心。”顾一诺又补充了一句,拿起手机,给小刘打了个电话。

小刘接到电话,愣了几秒钟,立即上楼去取衣服。

一诺小姐竟然让他送大少的衣服过去,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秦楚楚在顾一诺这里,碰了一鼻灰,回到苏以菲(身shēn)边。

“苏小姐,她不相信我说的。”

“一次不信,十次总不会还不信。”苏以菲摇着手中的酒杯,“我就不相信,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她应该不是不在乎,而是太聪明,她没有家世,没有后台,就算是知道陆少出轨,也得忍住,一但没了陆家,她什么都不是。”

苏以菲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没了陆家,她什么也不是。上面的事(情qíng),安的怎么样了?”

“陆少真的没碰那个女人,只有这几张照片,而且现在陆已承完全不在拍摄的角度。”

“他当然不会碰那种女人!”苏以菲沉声回应。

让这么多女人,不断的去接近他,色(诱yòu)他,苏以菲的心里,也是很矛盾的,她既希望他能够上钩,又不希望他上钩。

他不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她更加嫉妒顾一诺,竟然能让陆已承为了她,守(身shēn)如玉!

她不会放手的,不会!

顾一诺还没有和陆已承结婚,她绝不可能,让顾一诺成为名正言顺的陆太太!

顾一诺在等小刘的时候,给陆已承打了个电话,发现他的电话,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陆已承明显是被人算计了!

她在人群中,看着来回穿梭的服务员,终于看到,刚刚带陆已承上楼的那个。她立即朝这个人招了招手。

“你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顾一诺淡淡一笑:“请跟我来一下。”

那个服务员,跟在顾一诺的(身shēn)后,只见她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心里有些诧疑,不过还是跟了上去。

突然,他看到走廊里,站着几个陌生的(身shēn)影,立即扔掉手中托盘转(身shēn)就跑。

几个保镖像是猎豹一样,冲了上去,将这个服务员按住,带到顾一诺面前。

“你把陆先生领到房间去之后,都发生了什么?”顾一诺轻声询问。

“我,我不知道,我把陆先生送到房间,就下来忙了。”

一个保镖,一拳头打在服务员的肚子上,“还不老实!”说着一把凉凉的刀子贴在这个服务员的脸上。

“你说吧,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不会为难你的。”

“我,我把陆先生送到房间,有一个人给了我一千块钱,从我这里,拿走了陆先生的衣服,她说,她会还回来的。”服务员立即回答道。

“你还记得,是谁拿走了衣服吗?”

“我记得。”

顾一诺从洗手间的走廊里,回到大厅,小刘提着衣服,匆匆赶来。

“一诺小姐,大少他怎么了?”

“没事。”顾一诺摇摇头。

“我把他的衣服带来了,他在哪啊?”

突然,大厅里,一阵惊呼,只见一旁的电子屏幕上突然黑了。那么大的电子屏幕,一直在放着洒庄的视频,一下子黑了,还是很吸引人的目光的。

接着,屏幕亮了起来。

好像是一个酒店房间,接着,陆已承的(身shēn)影出现在视频内,换了一个浴袍,将衣服递了出去。

接着,就去浴室,然而,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一个女的,走进房间,开始脱衣服!

这么劲爆啊!

苏以菲看着这个画面,朝顾一诺望去,不放过顾一诺任何表(情qíng)。

还好,她提前让人,在房间里装了摄相头。这样的刺激,不知道够不够戳心!

如果,还是顾一诺也出现在这场舞会上,还没能((逼bī)bī)到,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视频放出来!

“哇!是陆少!”

“快看!那个女的也进去了!”

“陆少呢?”

“好久都没有看到陆少了!原来遇到了此等艳遇!”

刘夫人有些难为(情qíng)的看向顾一诺,吱吱唔唔的解释,“陆太太,这件事(情qíng),我真的不知道。”

一旁的几个女人,立即朝顾一诺的方向望过来。

“你看吧,我刚刚还说什么来着,你要防着点,防着点!”

“这个女人我认识,不就是最近网上炒作的,那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吗?模特出(身shēn)的,号称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shēn)材,网上一搜,好多她的写真!”

只见那个女进了浴室,(身shēn)子明显的朝墙壁上撞了过来。

“哇!好劲爆!”

“陆少果然是生猛啊!”

突然,大屏幕关了,顾一诺站在人群里,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

老公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和别的女人乱来,还被拍了下来,她这脸,被打得啪啪响。

“陆太太,你看……”刘夫人看向顾一诺,一脸为难。

这是她们开的舞会,出了这样的事(情qíng),她也觉得脸上无关,毕竟哪一个女人,能接受这样的羞辱,这也太过份了点!

“陆太太还是太年轻了。”

“什么年轻啊,我看她就没有本事栓不住陆少的心。”

“一看就是软弱可欺的样子,草包一个。”

“前一段时间,不是炒的火(热rè)吗?我还以为,这世界上,真的有(爱ài)(情qíng)存在呢!”

“还(爱ài)(情qíng)!狗(屁pì)!男人要是能管得住自己的下半(身shēn),不是无能就是冷淡!”

顾一诺听着这些议论,没有任何反应。

“你说,陆太太会怎么做?”

“上去捉(奸jiān)啊!撕了那个((贱jiàn)jiàn)人!”

“捉什么(奸jiān)啊,我看她不敢。”

“就这么忍气吞声,窝囊一次就得窝囊一辈子。”

顾一诺神(情qíng)还是没有多少变化。

一旁的小刘都急得流汗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他们的大少,绝不是这样的人啊!

一个保镖走了过来,朝顾一诺小声说了几句话,只见顾一诺抬步朝前方走去,站在正中间的位置。

“大家如果有时间的话,不必急着离开。”

众人一听,立即觉得有一场大戏要开撕了,陆太太的样子,好像并不像要忍下这口气。

“苏小姐,她还真敢上去捉(奸jiān)?”秦楚楚还真拿不准顾一诺要怎么做。

苏以菲也觉得奇怪,顾一诺真的要去捉(奸jiān)?

不管顾一诺知不知道真相,刚刚的视频一出,陆已承和那个十八线小模特的事(情qíng),在场的人是全都信了。

这种事(情qíng),何必自讨没趣,撕起来,只会让人在背后耻笑!

“刘夫人,还请您和我走一趟。”顾一诺朝刘夫人说道。

“好,好的。”刘夫人立即跟了上去。

顾一诺走在最前,小刘提着衣服跟在后面,几个保镖也跟着。

刘夫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捉(奸jiān)这事她也干过,但是可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陆太太,要不这样吧,我去开门,你回避一下?”刘夫的看着(身shēn)后的几个保镖。

就算是顾一诺不亲自进去,有这几个保镖,那个女人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毕竟是男人,还是留一点(情qíng)面,听我的,不要硬碰硬!”刘夫人苦口婆心的劝着。

年纪小,气盛,她能理解。但是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不用了,没有什么好回避的。”顾一诺直接走上前,拿着手里的磁卡,朝门锁上扫去。

门开了,屋里很整洁,(床chuáng)上的被子,都像是没有动过的样子。这一点也不像偷(情qíng)过后的(情qíng)况!

陆已承的(身shēn)上,只有一件浴袍,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一看到顾一诺走过来,立即起(身shēn)。

“老婆!”陆已承直接将顾一诺拉入怀中。

贴着他炽(热rè)的(胸xiōng)膛,顾一诺抬手挡住他,不让他靠太近,“怎么就你一个人?”

陆已承朝紧关着门的浴室望去,一脸(阴yīn)沉。

“小刘,把人拉出来!”顾一诺立即吩咐道。

小刘把衣服放到(床chuáng)上,推开浴室的门,就看到一个女人,光着(身shēn)子缩在房间的一角,在他推门的那一瞬间,吓得猛得一抖。

小刘扯下一旁的一个浴巾,扔到这个女人(身shēn)上。

两个保镖进去,把这个女人拽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刘夫人愣住了。

“请您们先出去一下,让我们家陆先生把衣服穿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等下就知道了。”顾一诺回过头,朝被保镖拽住的女人望去。

“我的衣服!”女人看着围在她(身shēn)边的几个男人,终于有了几分羞耻。

“你都被人看光了,现在倒知道要脸了?”顾一诺反问一句。

女人愣住了,什么被人看光了?

一旁的保镖直接将她拽了出去。

所有人都退了出去,顾一诺拿起一旁的衣服给陆已承递了过去。

“把衣服穿上。”

他直接把浴袍拉开,一把将她拽到他的怀里,直接拉着她的手,贴在他的(身shēn)上。

“老婆,你检查一下,什么都没有发生。”

顾一诺推开他,将衣服砸在他的(身shēn)上,“快点把衣服穿上。”

陆已承没有急着问她外面发生什么事了,他更担心的,是她生他的气!立即将衣服穿好。

这衣服,是新送来的,也就是说,她知道他在这里的处境。

其实,如果再等五分钟,他还没有衣服,他会毫不犹豫的穿着这件浴袍下去!

“走吧。”顾一诺转(身shēn),朝外走去。

陆已承立即听话的跟上,他有点期待,她究竟要做什么。

“把她一起带下去。”顾一诺不忘朝保镖吩咐道。

大厅里的人,早就已经控制不住八卦和好奇的心(情qíng),恨不得去陆少所在的那个房间,亲眼看一场撕((逼bī)bī)大戏!

“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只见陆已承和顾一诺走在最前面,后面有一个只裹着一件浴巾的女人,被两个保镖按住,别提有多惨!

“陆少的脸,要丢尽了!”

“怎么还把人带下来了?”

“唉,陆太太还是年轻啊,做事一点都不考虑后果!”

苏以菲和秦楚楚相视一眼,眼中有几分得逞的笑意,就怕顾一诺不闹,越闹陆已承就越没面子!

顾一诺推开陆已承搂在她腰上的手,直接从保镖手里把那个女人拉过来,往众人面前一推。

不是要看捉(奸jiān)大戏吗?她就配合着,把这场戏演完!

“我说一下,事(情qíng)的经过。”顾一诺看都没看,摔倒在地上的女人,直接看着众人说道:“大家还记得,舞女敬洒的环节吗?一个舞女,故意把酒全在我们家陆先生(身shēn)上。”

“然后,刘夫人好心提议,让我们家陆先生上楼去换衣服,就是大家在视频里看到的。我们家陆先生进去之后,把衣服给了一个服务生。”

一个保安立即把刚刚擒住的服务生推了出来。

秦楚楚的脸色,立即僵住了!

顾一诺露出一丝轻笑,朝服务生问道:“我们家陆先生的衣服在哪?你要是拿不出来,那就是偷窃罪,衣服的价值,可是三十多万呢。”

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qíng)?

“一个女人,给了我一千块钱,说是等一下就把衣服还给我!钱还在我(身shēn)上,我真的是鬼迷心窍了!对不起陆太太。”服务生直接把所有的事(情qíng)都抖了出来。

“谁给你的钱?”顾一诺沉声问道。

“是她!”服务生将手指向一旁的秦楚楚。

“你胡说什么?血口喷人!”秦楚楚立即反驳。

说出来之后,才发现,她的反应太过激了,从容一笑,一副无辜的样子。

“陆少和别的女人乱来,怎么会牵扯到我(身shēn)上?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qíng)了。”

“很简单,这钱你碰过,查一查,有没有你的指纹就行了。”顾一诺接了一句。

“你……”秦楚楚气得脸色发白,却又没法反驳。

顾一诺转(身shēn),看向瘫软在地上女人。

“还有你,整个酒店,没有你的开房记录,你又是怎么拿到打开我们家陆先生房间的房卡的?”

“是陆先生约我去的!”

顾一诺一巴掌抽了过去!

突然响起的巴掌声,让在场的人,心里一紧!

女人在地上滚了一下,双手拉着浴巾不敢松手。

这一巴掌,抽得那么狠,让一旁的人,都觉得脸疼。

谁说陆太太是个草包?这打起人的狠劲,怎么像草包呢?!

“我知道你是怎么进去的!有人窜通了酒店的客房部,不但把我们家陆先生,领到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房间,而且又给了你一张房卡!”

这个时候,酒店的负责人立即站了出来。

遇到这样的事(情qíng),他简直是哭都哭不出来!要是今天这事,处理不当,他就直接就等着破产吧!

“陆太太说的没错,我们刚刚调查清楚了,陆先生的客房的确是临时开的,而这个女人没有开房的记录,是我们酒店的失职,对不起陆太太,我们会对此事,付全部的责任。”

酒店的负责人,都出面澄清了,这可信度,却对没有人质疑了。

看来,真的是有人别有用心。

“刚刚那份视频,大家都看到了吧?酒店的房间里,竟然安装摄像头……”顾一诺故意说了一半,留了一半。

“什么录像?什么意思?”倒在地上的女人,突然失控的朝顾一诺询问道。

不等顾一诺回答,一旁就有人已经拿出手机,把刚刚的画面放了出来,这是刚刚录下的。

这个女人看着手机上的画面,差一点崩溃!

怪不得,刚刚陆太太说,她都被人看光了!

秦楚楚!一定是秦楚楚搞得鬼!

“秦楚楚!你竟然没有告诉我,你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你还把这种视频,公布出来!”女人突然指向秦楚楚,也不管自己的(身shēn)上,是不是只有一个浴巾,直接朝秦楚楚冲了过去。

秦楚楚没有防备,被这个女人一把拽住她的晚礼服,一把扯了下来。

“你这个疯子!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来人!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拉开!”秦楚楚大声喊道。

酒店负责人,偷偷的望了顾一诺一眼,现在能决定他是生是死的,就是这位陆太太了,她没有反应,他也不敢让人去管这两个女人!

两个衣不蔽体的女人,扭成一团!

在场的人,看到这样的场面,一个个的表(情qíng),真是精彩纷呈!

这才是真正的妖精打架!

秦楚楚终于占了上风,一把扯住那个女人的头发,“你少在这里诋毁我!明明是你自己想红想疯了!”

“你不仁,我不义!是谁说只要我能在那个房间里,待上十分钟,就给我十万块!房卡是你给我的!不信就查,查清楚究竟是谁!”

“你给我闭嘴,是你自己((贱jiàn)jiàn),少把这些脏水往我(身shēn)上泼!”

“你才((贱jiàn)jiàn)!你这个千人骑,万人枕的((贱jiàn)jiàn)货!”女人(身shēn)上的浴巾直接掉了,既然她被所有人都看光了,她也不会放了秦楚楚!

只见她一把按住秦楚楚,直接把秦楚楚摔在地上。

刚刚她所浴巾滑落,有所顾忌,现在,完全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秦楚楚,你这个((贱jiàn)jiàn)货!棒球棍都满足不了的女人!我和你拼了!”

天呐!信息量好大!

棒球棍……

秦楚楚混迹帝都这么多年,开始的时候,很多男人都能随便上,现在攀上了高枝,不是谁便一个男人,都能得手的。

在场的,不知道多少男人对秦楚楚火辣的(身shēn)材有过那种幻想!

看着yy过的女人,竟然被另一个女人按在地上,画面,那么不可描述,他们真的是口干舌燥。

有几个男人,都忍不住松了松领带。别人打得火(热rè),他们看得更(热rè)。

心里无不暗暗的给这个小十八线加油。

扒啊!继续扒!

小十八线果然不负众望,直接把秦楚楚扒了个精光!

秦楚楚已经被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这个女人,却越战越勇。

“就算是我要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一起,让你给我垫背!”女人说完,直接拽着秦楚楚,把秦楚楚分开!

一旁,传来一阵倒抽气的声音!

秦楚楚刚想挣扎,女人狠狠的朝秦楚楚挥了一巴掌。

秦楚楚差一点被打晕了!

“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有容乃大!”女人说完,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红酒瓶。

陆已承早早的就将顾一诺搂在怀里,不让她看到这么龌龊的事(情qíng)。

顾一诺也懒得看,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

明明他们两个,才是这件事(情qíng)的主角,现在完全被人抢戏了!

“啊!”秦楚楚叫了一声。

谁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真是……有容乃大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