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以后叫你陆禽兽!/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军婚蜜宠:老公,(套tào)路深最新章节!

“不止是有容乃大,还能海纳百川!”女人恶狠狠的看着地上一阵痉挛的秦楚楚,忍不住朝洒瓶踢了一脚!

“啊!”秦楚楚再次惨叫一声,(身shēn)子弓成一团。

“是不是很爽?秦楚楚,只有这样器具,才能满足你吧!”

酒店的负责人看不下去了,又怕闹出人命,直接让保安过来,把两人拉开。

“各位,今天的事(情qíng)真的是很抱歉,刘先生,刘夫人,今天包场的费用,全部由我们酒店来出。陆先生和陆太太,遇到这样的事(情qíng),我深感歉意,一定会给陆先生和陆太太一个合理的解释,并且,做出补偿。”

一旁的人,还对刚刚的画面,意犹未尽。

就这么结束了,真的是太可惜了。

“我们也会将今天的事(情qíng),移送给相关部门,好好的调查清楚。”酒店的负责人说完,一脸苦((逼bī)bī)的朝顾一诺和陆已承望去。

还得等这两尊神发话,今天这事,才能收场。

苏以菲躲在人群里,气得青筋直爆。

秦楚楚算是完了,是她低估了顾一诺的手段,今天顾一诺的所作所为,简直让她措手不及!

难道前面那些,顾一诺一直不动声色,是真的不在乎吗?

结果,今天一出手,就直接把秦楚楚((逼bī)bī)得绝境!

“陆太太,您消消气。”酒店的负责人,还捏着一把汗,朝顾一诺深鞠一躬,“是我们的失职,为此,我们再一次深表歉意。”

顾一诺从陆已承的怀里直起头来,“就算是再完善的管理制度,都还是会被别有用心人利用,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是是是。”那人连连点头,暗暗松了一口气,“多谢陆太太,宽宏大量。”

“至于秦楚楚……”顾一诺的停顿了一下,“想必很多人,对她都不陌生。”

“哪里哪里,我们也是今天才知道她叫秦楚楚!”

“是啊,是啊!这种女人,是怎么混进来今天的舞会的?”

一旁的人,立即开始撇清自己。

“曾经,秦楚楚给过我一张名片,上面写着蓝爵会所公关经理,据我所知,蓝爵,是沈家的产业吧?”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脸色微变。

朝顾一诺望去,看她的眼神都和之前不一样了。

都以为,她就是一朵被陆少养在温室的小(娇jiāo)花,经不起外面的风吹雨打。

现在一看,他们的想法,错的有多离谱。

一个个才回想起,陆少出事那段时间,是顾一诺,把那几家公司一并告上法庭的!面对镜头,临危不惧,还能震慑住那样的场面,这个女人,绝不是柔弱可欺的主!

虽看她小小年纪,让他们感觉,和陆已承的处事方式是那么相似。

不动声色,一出手就是狠招,不给敌人留一点余地!

她这么一提,是不想放过秦楚楚了!防止沈家捞人。

现在的沈家……

无人不知,沈从之已经入狱。

恐怕沈家想捞人,也是有心无力吧。

这个时候,谁傻到去帮着沈家,而得罪陆少和刘先生呢。

苏以菲暗暗握紧双手,她知道,顾一诺的用意,再一次刷新了她对顾一诺的认知。

“借今天这件事(情qíng),我也想替我们家陆先生澄清一些误会,最近关于我们家陆先生的传言,我相信大家都有耳闻。”

没有一个人出声接话。

就算是知道,这个时候,也装着不知道啊。

“刚刚,若不是把这件事(情qíng)查清楚,让大家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那些视频,足以把我们家陆先生抹黑了,所以说,有时候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实的。”

停顿了几秒之后,她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是一段视频,尚且都能做假,更别提是一张照片,又能证明什么?”

一旁的人,又是一阵沉默。

“我是觉得,这样不断的报道有些无聊,以前觉得无伤大雅,我知道我们家陆先生是清白的就行了,今天这事,做得太过分了,我要是再不出声,恐怕这些人,会得寸近尺!”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的人,有别的居心,非要把我们家陆先生往死里黑!要么,就是没有什么好写的,拿我们陆先生充版面。”顾一诺并没有把话说的太死。

这种模棱两可的意思,更能让人有自主判断的能力。

“最后,我只想说两句话:清者自清。谣言止于智者。”

这一场闹剧,也该拉下帷幕了。

陆已承走上前,握着顾一诺手,“诸位,我们先告辞了。”

顾一诺抬起头,与陆已承相视一眼。

他朝她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搂着她朝外走去。

直到两人都消失不见了,大厅里的人才回过神来。

“真是不好意思,今天竟然闹出这样的事(情qíng),还请大家多多海涵。”刘先生朝众人致歉。

经顾一诺刚刚这么一说,他是把沈家给恨上了!

不管沈家有没有做手脚,秦楚楚的确是沈家的人!让他在这么重要的场合,这么丢面子,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是啊,是啊,今天的事(情qíng),实在是太抱歉了。”刘夫人也跟着,朝大家道歉。

“事(情qíng)不是查清楚了吗,刘先生刘夫人,也别太往心里去。”

“是啊,是啊。明年有机会,再办一次!”

“多谢大家的海涵,今天的舞会到此结束了,以后有机会,刘某再专程到各位府上摆放。”

“我先告辞了。”

“我们也告辞了。”

“慢走,慢走。”

送走了参加舞会的所有人,刘先生和刘夫人都憋了一肚子的闷气,一旁的酒店负责人,还在恭敬的候着。

还有这两位财主,没有发表态度呢。

“刘先生,您看这件事(情qíng),您还有什么吩咐的吗?”酒店负责人,刚刚接到一个电话,有一些话,让他转达给刘先生。

“你不是当着陆太太的面,要移送相关部门去调查吗?马上送过去!”刘先生忍住怒意说道。

“刘先生,是这样的,刚刚沈家大少沈天磊打来电话,希望和您私下谈谈。这件事(情qíng),或许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误会?你觉得有误会吗?我看你这酒店是不想要了!”刘先生怒不可遏。

先不说,他的丢了颜面,陆少是在他这里被人算计的!而且陆太太,点名提出,秦楚楚是沈家的。

如果,他和沈家的和解了,放了秦楚楚,他这不就是摆明了要得罪陆少吗?

沈天磊当他是个傻子啊!

背后靠着苏家,有什么了不起的!

陆少正是如(日rì)中天,谁不上赶着巴结!

酒店负责人吓得大气都不出一声。

“立即给我打电话,让人来调查!你们酒店,要是敢隐瞒什么证据,我第一个不放过你!”刘先生说完,起(身shēn)离去。

酒店负责人立即跟在后面,送刘先生出去:“刘先生你放心,我刚刚真的是有欠考虑。还希望刘先生,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更不能让陆少知道。”

刘先生上了车子,直接合上车门,一句话都没说,离去。

酒店负责人,一拍脑门,差一点没瘫软在地上。

“还等着干什么,打电话,报警!”他一定会,配合着把所有的证据提交!

……

陆已承开着车子,在原本回家路口,打转方向盘,朝另一个方向开去。

“我们去哪?”顾一诺吃惊的问道。

“明天不用上学,我带你去个地方。”陆已承笑着回应。

顾一诺靠在椅背上有几分慵懒,“感觉像打了一场硬仗一样,以后,你还是别带上我了。”

“老婆,如果今天我不带上你,谁来救我?谁给我送衣服?谁来给我出头,给我正名?”陆已承接连询问道。

“你自己也能,我感觉,我好像多管闲事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我的事,在你心里就是个闲事?”陆已承极为不满!

刚刚在那里,左一个我们陆先生,右一个我们陆先生,那种强势的宣示主权的模样,让他(爱ài)到心窝里。

“我没有想到,后面会发生那样的事(情qíng)。”她承认,在秦楚楚在她面前,说那些话的时候,真的是激怒她了。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轻声道:“不说这些了,等到下到了地方,好好的放松放松。”

“你究竟要带我去哪啊?”顾一诺忍不住问道。

“到了就知道了,差不多还要一个小时,你可以先休息一会,保持体力。”

一听到保持体力这几个字,顾一诺的神经立即紧绷起来。

终于,又开了一个小时,车子停在一个温泉渡假村,顾一诺这才发现,前面明亮的招牌。

原来,他要带她来泡温泉。

“下车吧。”陆已承打开车门,牵着顾一诺的手,朝前方走去。

“陆少,恭候多时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朝陆已承打招呼,“陆少,陆太太,快请,我们这边,早已经为二位准备好了。”

陆已承握着顾一诺的手,朝前方走去。

他直接包了一个温泉别墅。

这个时候,气候适宜,(挺tǐng)合适泡温泉。

最主要的,是他托人买到一种火山泥,美容养颜,配合着这里的温泉水,能很好的修复疤痕。

小女人很(爱ài)美,她白嫩的皮肤上,留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红色伤痕,虽然经常有用药,还是能明显的看得出来。

她自己经常自卑,看着她在镜子前站着,穿上裙子又换下来的模样,他就觉得心疼。

“陆少,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告诉我们。”那人把他们领到别墅前,就退了下去。

顾一诺听到四周有流水声,推开面前的小木门走了进去,就看到一个诺大的池子,冒着一层白雾。

“我们先去换衣服。”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前面的别墅走去。

除了门前有一个大池子之外,别墅的后面,还有一个大大的游泳池,别墅里面只有一间卧室,其它房间,全都改成了各种娱乐设施。

有小影厅,运动房,还有台球室,简直不要太奢侈!

卧室里,早就准备好了泳衣,浴袍。

顾一诺拿起衣服,准备去洗手间里去换,陆已承直接将她拉了过来。贴在她的耳边说道:“我帮你。”

“不要!”顾一诺连忙按着他的手。

背后的扣子一松,他已经给她解开了,她的(身shēn)上还穿着那件长袖的晚礼服,在他的手里,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起来,两人朝后面的柔软的大(床chuáng)上倒去。

“不是要去泡温泉吗?”

“你喜欢在那里?”陆已承笑着询问。

一想到,那是露天的室外,顾一诺立即摇头。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是喜欢这里。”陆已承低头,朝她的樱唇上亲了一下。

“不可以!你没有带那个。”

陆已承吻上她的唇,直接搂着她翻了个(身shēn),伸出手将(床chuáng)头放着的东西,塞到顾一诺的手里。

“诺诺,你来帮我。”

“你为什么不自己……唔~”

她差一点被他这个深吻,给掏空了!

过了一会。

“好像反了……”

“这个好紧!好像不行!”

陆已承看着她笨笨的样子,又煎熬又享受。

“你要是再弄不好,我就不戴了!”他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她的动作,更加慌乱,“马上好!”

她抬起头,看着他,小手缓缓的搂着他的腰。

“这么紧,不难受吗?”

“先凑和着用一次,等一下让酒店重新送。”陆已承搂着她的(身shēn)子,将她压在(身shēn)下。

久久之后,陆已承抱着顾一诺,从房间里走出来。

“我不想泡了,我要睡觉。”她在他的怀里,小声的抗议。

“泡一泡再睡,可以缓解一下疲劳。”

顾一诺已给困的睁不开眼,现在应该凌晨了,今天他折腾的时间还算短,要是平常,这一点时间,完全是不够的!

陆已承抱着她,将她放到水里,温暖的水立即将顾一诺包围,水已经到她的腰部,她突然紧紧的抱着陆已承,怎么也不愿意独自己一人待在水里!

“诺诺,水很浅,到这里已经到底了。”他想将她放到水里,突然感,她的(身shēn)子控制不住的绷紧了。

小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就是不愿意下来。

陆已承无奈的搂着她,和她解释:“这水里面,有一种火山泥,你要把肩膀以下都泡进去,能修复你(身shēn)上的伤痕。”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我为什么大晚上的,还要带你来这里。”

“不!”顾一诺还是拒绝。

前世,她经历过那种,在水中不断挣扎,等着死亡来临的痛苦。

她对水,有一种无法克服的恐惧感。

特别是水淹没到她的腰部以下,她的(身shēn)子就会控制不住的僵硬!

“这么浅的水,不会有事的,而且有我在,试一试,好不好?”陆已承继续哄着。

“不,我不要!”她搂着他的脖了,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是不是对上一次落水有(阴yīn)影了?”陆已承轻声询问。

顾一诺立即点点头,上一次被顾茗雪推到湖水里,让她又体会了一种感觉,她更怕水了。

不管陆已承是怎么想的,只要他知道她怕水,就行了。

别说让水淹过她肩膀以下,腰部以下都不行!

陆已承没有再勉强她,而是紧紧的将她抱住,恨不得将顾茗雪千刀万剐!

他最近,一直在寻找顾敬雪的下落,但是,一直都没有消息。

唯一的可能,就是顾茗雪,现在不在国内!

感觉到怀中的小女人的抗拒,他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背:“诺诺,我陪着你,我们慢慢的试一试,不会有事的。”

顾一诺搂着他的脖子,不断的摇头。

他还是抱着她,慢慢的浸入水中,当水到了两人的腰部的时候,顾一诺的(身shēn)子明显的僵硬了!

“诺诺,别怕!”陆已承立即保持这个姿势,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

顾一诺不断深呼吸,也许是有他的怀里,她的渐渐的放松下来。还是用尽全部的力气,紧紧的搂着他。

陆已承看着她的反应,笑着说道:“诺诺,很好,我不会放开你的。”

就在顾一诺感觉,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的时候,陆已承突然又抱着她,往水是里沉了一些。

顾一诺立即在他怀里挣扎起来,水已经到她的(胸xiōng)口了!

“已承!不要!”她惊呼着。

平静的水面,被她扑腾出一团团水花。

陆已承紧紧的抱着她,安慰着:“诺诺,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顾一诺感觉快要窒息了,她的(身shēn)上好像被绑了一个一千斤的巨石,带着她,不断的下沉!

陆已承见她无全没有办法接受,抱着她站起来。

一离开水面,顾一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她的样子,就像是溺水的人一样。明明,水才没过她的(胸xiōng)口。

陆已承心疼的搂着她,让她慢慢的平复下来。她就像只小猴子一样,挂在他的(身shēn)上。不知道,让她的双脚站在水里,会不会好一些。

经过这一翻折腾,顾一诺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

“诺诺,你把腿放下来,试一试,站在这里,就不会害怕了。”陆已承轻声哄着,他一定要让她,克服这个恐惧。

顾一诺的腿,缓缓朝水下伸去,没有触及到地面,就吓得缩了回来。

“再次一次,诺诺,不要怕,有我在。”陆已承轻声鼓励。

顾一诺终于再次伸着小脚,朝水底触去,她挨到坚硬的地面,心里的恐惧感,好像一下子就减少了一半。

“水不是很深,对不对?”

“嗯。”顾一诺点点头。

“那我现在,试着松开你,我会拉着你的手,我们一起走到对面去,好不好?”

“不!”顾一诺立即拒绝,马上又粘在他的(身shēn)上。

“诺诺,你想想(身shēn)上伤痕,你不是希望,能快一点恢复吗?你想一想,很快就要到来的暑假,不能穿美美的裙子,还有我们的婚纱照,都还没有来得及拍呢。”

顾一诺咬着下唇点点头。

“你不许放开我的手。

”当然不会,我会紧紧的拉着你,我们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过去。“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前方走去。

水在腰部以上,顾一诺感觉她快要窒息了,跟着他的,一步一步朝对面挪去。

终于,走到对面,陆已承直接将她抱起来,朝她的小脸上亲去。

顾一诺突然笑了起来,下一秒,泪水就奔涌而出,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就是好想哭。

”怎么了?“陆已承慌乱的伸出手,抹去顾一诺脸上的泪珠。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顾一诺连声说道。

她可以克服顾茗雪带给她的恐惧!

前世,她遍体鳞伤,心如死灰。最后还是没有躲过顾茗雪的毒手!

这一世,陆已承慢慢的抹平了她的伤口。

在水里走的这几步,她突然感觉,自己如释重负!就像在她的心里照进了一束亮光。未来,不再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她可以决定未来,她可以握住幸福,她可以拥有一个(爱ài)她的她(爱ài)的丈夫,她可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不许再哭了,诺诺,什么也不要怕,只要有我在,你就不用害怕。“陆已承按着她的头,将她紧紧的贴在他心房的位置。

如果,不是这一次带她过来这里,他还不知道,她的心底深处,还压抑着这种恐惧!

”已承,我要穿美美的衣服,我要和你拍婚纱照,我不要(身shēn)上这些难看的疤痕。“顾一诺抬起头,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看起来,又可(爱ài)又可怜。

”好,我给你买好多好多漂亮的裙子,你喜欢穿什么样的都可以。“陆已承抱着她,朝水中走去。

”今天的舞会,没有能请我的公主跳一只舞,不知道现在,可不可以,陪我跳一支舞?“

顾一诺在他的注视下,羞涩的点点头。

”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顾一诺立即伸出小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的手,在水中搂着她的腰。

她有些紧张,她从来没有跳过舞!一次也没有。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缓缓抬步,突然,小女人朝他(胸xiōng)前直接撞了过来。

”好痛!“顾一诺痛呼一声。

陆已承心疼的揉了揉她的额头,”我们再来。“

”哎呀,不好意思,我踩到你的脚了!“

就这么,一遍一遍的重复,第一个舞步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陆已承干脆直接抱着她的腰,将她从水里托起来一些,她完全不用再迈步了。

这一回,很顺利。

她完全不费吹灰之力的,跟着他在水中旋转。

渐渐的,她好像掌握一点要领了,能跟上他的步伐。

夜空中,星辰璀璨,四周景色迷人。但是,最美的,还是依偎在一起的两人。

她靠在他的怀里,肩膀以下都在水中,她不是已经完完全全的克服了心中的恐惧,她只是相信他。

有他在,不管是什么样的环境,她都觉得很安心。

”我们回去吧?很晚了。“

”不要,已承,等我睡着了,你把我抱回去,好不好?“

陆已承宠溺的笑了笑,抚摸着她飘在手中秀发,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淡淡道:”好。“

……

第二天,顾一诺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chuáng),醒来就饿,饿得下(床chuáng)的力气都没有。

陆已承立即叫人送餐。

”吃完饭后,想做什么?“他一边喂着,一边朝她询问道。

”我们今天不回去吗?“

”明天一早再回。“

”我还要上学呢!“

”我保证,不会让你迟到,好不好?“

顾一诺点点头,其实她也不想回去,昨天来得太晚,她还没有好好的参观一下这里。

”我们吃完饭,去那个小影厅看看,我想看电影。“

”你确定要去那里?“陆已承的眼中,带着一丝笑意,好像隐藏着什么。

”嗯,看完电影,我还想去打台球,然后再去吃东西,晚上的时候,还要去泡温泉。“

”好,快点吃,吃完我带你去那个小影厅。“

顾一诺拿着手里叉子,她怎么觉得陆已承好像突然比她还期待的样子。

吃完东西,顾一诺和陆已承去了那间小影厅。

大概三十个平方那么大,四周装了隔音墙壁,和电影院的设备基本相差无几。

唯一不同的是,电影院里,是一排排的椅子,这里没有。

屏幕在正中间,有一张造型很时尚的沙发。

顾一诺坐了下去,突然感觉好奇怪,下面竟然好像有水一样。她好奇的按了按,感觉好神奇啊。

屋里的灯光很黑暗,但是有一种迷(情qíng)的效果。

”这是什么?“顾一诺指着一旁放着的东西,”这是个凳子吗?怎么造型也这么奇怪?“

陆已承只笑不语,等着她继续发现新奇的事物。

突然,头顶上有个东西,她抬手一拉,直接将那个东西拉了下来,”已承,这里真的是看电影的吗?

“是啊。”陆已承肯定的回答道。

“这是什么?秋千吗?怎么会挂在这里?秋千也不是这样的。”顾一诺拉着这个东西,仔细的研究了一下。

结果,还是没能明白这究竟是干什么的。

她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的屏幕上,“这个怎么开?”

陆已承将遥控器递了过去,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撑着手,气定神闲的看着已经将屏幕打开的顾一诺。

小女人,真的是太单纯了。

他都有点期待,等下她究竟是什么表现。

顾一诺拿着遥控器,挑选着上面的影片,说真的,打开的第一眼,她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是具体哪里怪,也说不上来。

一时间,也确定不了看哪一部,干脆走到陆已承(身shēn)边,准备坐下来慢慢挑。

“已承,我怎么没有看到,最近(热rè)影的那几部电影啊?这上面的影片,我怎么感觉好陌生,听都没有听说过。”

陆已承搂着她的肩膀,笑着道:“那就选择一个你喜欢的。”

顾一诺点点头,挑了一部影片,等着片头。

一切,都(挺tǐng)正常的,直到片头演完……

“啊!”顾一诺突然惊呼一声,捂着脸朝陆已承的怀里扎了过去。

陆已承直接抱住投怀送抱的小女人,笑得肩膀都颤抖了。

顾一诺直接抡起小粉拳,朝他挥了起来。

“竟然是这种电影!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虽然她已经捂住脸了,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四周传来那种声音,她捂着耳朵都能听得到!

“关掉!关掉!”她立即朝陆已承吼道。

陆已承将声音调小了一些,并没有听她的话,直接把屏幕关掉,而是将她从怀里拽了出来。

“诺诺,偶尔看一下这种电影,也可以增进一下(情qíng)趣。”

“我才不要!”

“这有什么?很正常,相(爱ài)的人做着(爱ài)做的事。”陆已承将她的手拉了下来。

出于好奇,顾一诺转过小脸,朝屏幕的方向望了一眼,顿时闭上双眼。

真的是,不可描述!

陆已承看着她的反应,眼底都是笑意。

这一种影片,拍摄手法很唯美,尺度也控制的非常好,注重的是观影的感受,和心灵的交融,所以,他才让她看。

“这里,只有这种影片吗?”

“你以为,这些地方,能给你放什么影片?”

顾一诺无言以对,她低头朝(身shēn)下的这个水做的沙发望去,目光又移到一旁那个像凳子的东西上,然后又看到,掉到房顶上的这个像秋千一样的东西。

忽然,又看到,一旁的柜子里,挂着的一(套tào)又一(套tào)的衣服……

简直,无法直视!

“那这些东西……”她简直羞的问不出口。

“做游戏用的。”陆已承笑着回答,“诺诺,想不想玩?”

“不想!”她直接拒绝。

陆已承拉过她的(身shēn)子,贴在她的耳边说道:“乖,去挑一件衣服换上。”

“已承,我不要~”她拉着他的手撒(娇jiāo),“我们去台球室吧?你教我打球好不好?”

“台球室是我们下一个目的地,等一下,我一定带你去。”陆已承将她拉了起来,朝挂满衣服的柜子走去。

她现在,简直就是落入大灰狼手中的小白兔!半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在他炽(热rè)的目光下,她指向一件。

“就这个。”说完,立即低下头。

陆已承取了下来,脸上带着一丝满足的笑意。

这是一个动漫里的同款学生装。

这件衣服,很符合他的胃口,他已经迫不急待的,想看到她穿上的样子。

换好之后,顾一诺护着自己的(身shēn)子,缩到墙角。

“这是什么衣服啊,怎么是这样的啊?”

陆已承直接抱起她,将她放到一旁的沙发上。

因为力度太猛,水不断的波动起来,让两人的(身shēn)子贴得更紧。

“诺诺,别紧张,你会觉得,这些游戏,非常好玩。”

顾一诺紧紧握着小手,紧张的呼吸都急促了,这些游戏,对他来说才好玩好不好!她的内心是拒绝的啊!

他俯(身shēn)吻住她的唇!

他要做的事(情qíng),甚至比电影里的,更加不可描述!

久久之后……

陆已承直接抱着顾一诺,走了出去。

“不要,已承,我要把衣服换了!”

这已经是她换过的第六(套tào)衣服了!

前面的那些,全都报废在他的手里,一件比一件更火爆,她简直是(欲yù)哭无泪啊!

以后,她干脆不要叫他陆已承,就叫他陆禽兽!

“小兔子,你不是说要去打球吗?这一(套tào)衣服,才更适合台球式的风格。”

推开台球室的门,里面有两张台球桌,一旁有一个小吧台,旁边摆着一些酒水和休闲食品。

陆已承将顾一诺放了下来,他的(身shēn)上,也只是一件衬衫而已。

顾一诺简直不敢看他。

“刚刚啃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我才没……有……”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看到他(身shēn)上的印记的时候,直接低头不说话了。

陆已承拿了一根球杆,递到她的手里。

“过来。”

顾一诺挪了过去,看着桌子上的球。

陆已承将白球摆好,笑着朝顾一诺问道:“你知道要摆什么姿势吗?”

顾一诺立即弯下(身shēn)子,朝他问道:“是这样吗?”

“再弯低一点。”陆已承的手,扶在她的腰。

就在她专注看着前方的球的时候,突然朝她突袭。

“啊!”顾一诺惊呼一声。

“陆已承!你有完没完!”

“手要这样放,这只手握杆握到这里,然后对准白球的中心部位。”他若无其事的教着她。

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这样蓄力,然后直接打出去!”

顾一诺的手被他握着,完全被他的力道带着,只听球相互碰撞的声音响起,聚集在一起的球,被撞开朝四周滚去。

陆已承松开她的手,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时间,继续正事。

顾一诺的脑子里,哪还有球,所有的思绪,都被他撞到九霄云外去了!

又是一次,抵死的缠绵……

……

苏以菲握着电话,神色(阴yīn)沉,大概沉默了十秒,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她直接将手机扔到一旁的桌上。

苏以溟走过来,递给苏以菲一杯咖啡。

“你刚刚是不是在联系人,看能不能将秦楚楚捞出来?”

“哥,你有办法吗?你帮我找人,把秦楚楚捞出来吧。”

“她又不敢把你供出来,你捞她干什么?你这样的弃子,已经没用了,该扔就扔。”

“你不知道,有她在,可以替我做很多,我不方便出面的事(情qíng)。”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陆已承。你别忘记了,你和裴熠都定婚了,他表面上看对你是千依百顺,那是因为,他喜欢你,一但他知道,你只是利用他,心里装着别的男人,他还不一定怎么对你。没有一个男人,是吃素的。”

也唯一有对苏以菲,苏以溟才会如此有耐心,疼着她,宠着她。

“我说了,给你足够的资金,裴熠现在,不是全力支持你吗?你也答应过我了,不许再插手我的事(情qíng),我想怎么做,你绝不干涉。”

“以菲,我从来没有想过,拿你去做交易。”

“那是我自愿的!再说了,我和裴熠也就只是定个婚而已!并没有结婚!”苏以菲站起来,准备上楼。

“你知道裴熠上一个老婆,是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苏以菲转过(身shēn)来,虽然在询问,看起来,她一点都不在乎。

“她给裴熠带了绿帽子,裴熠离完婚当晚,就把那个女人丢给了一百个男人,活活折磨死的!”

苏以菲听完,面色微寒,她是真的想不到,那么风度翩翩的男人,竟然有这么(阴yīn)狠的一面。

苏以溟本来,也不想说这些,不想吓她,但是现在,她是在玩火!

勾搭裴熠的时候,竟然不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就自作主张!

“以菲,你不要害怕,你是苏家的掌上明珠,裴熠他不敢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qíng),但是,你也要知道,你在一个老虎面前,挑战他的底线,万一惹怒了他,爸爸和哥哥们,总有疏漏的时候。”

“我知道了,我和他没有发生过关系。”苏以菲说完,转(身shēn)上楼。

苏以溟看着那个背影,叹了一口气。

都是因为陆已承!如果,陆已承死了,也能拯救以菲了!

他转(身shēn)朝外走去,上了车子之后,拨通一个号码。

“消息放出去了吗?”

“苏少,已经放出去了,不过迟迟不见动静。”

“陆已承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北郊的一个温泉渡假村!”

“继续盯着他的行踪。”苏以溟挂了电话,握紧方向盘,车子飞速朝外冲去。

陆已承,看你还能快活多久!

------题外话------

最近,二暖看了看后台,心里突然有一个念头,小仙女们,一定是为二暖存着月票和评价票,准备到时候一堆砸过来!嗯,一定是这样的,握拳!二暖才不是被小仙女们抛弃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