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我又不是卖笑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婚蜜宠:老公,(套tào)路深最新章节!

陆已承整整昏迷了十天,终于在第十天的清辰,苏醒过来。

他感觉到掌心里那只温暖柔软的小手,暗暗加重力道,将她的小手紧紧的握住。

顾一诺立即惊醒,一抬头,就对上陆已承的目光。暖暖晨曦中,她朝他浅浅一笑,眼中泪光泛滥。

“已承……”她轻轻的唤了一声,声音都嘶哑了。

陆已承还很虚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诺诺,别哭。”

顾一诺立即起(身shēn),靠在他的怀里,“已承,你醒了,太好了!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还疼吗?”

陆已承使出全(身shēn)力气,抬起手,朝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我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不要哭了。”

她从的他的怀里探出头,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抬起手将泪水抹去朝他点点头,“好的,我不哭了。”

“这才乖。”陆已承发现,她这张小脸清瘦了不少,担心的询问道:“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我没事。”顾一诺吸了吸红红鼻子,强忍着泪水摇摇头。

十天了,这十天,她守在这里,就像是失了魂一样。

终于等到他,醒了过来。

陆已承发现,他现在只能动得了左手,右手好像失去知觉了一样。

那天,他的右手中了两枪,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

“我去叫孔军医,告诉他你已经醒了。”顾一诺正要起(身shēn),陆已承突然伸手,将她拉了回来。

“不要走,再陪我一会。”

“嗯。”顾一诺又转(身shēn)靠回他的(身shēn)边,这才发现,他的心跳似乎也正常了,他昏迷的时候,心跳都很缓慢。

听着她沉稳的心跳,她的心里,渐渐安稳下来。

病房里,除了仪器的声音,安安静静,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那么的美好。

陆已承的眉宇微微拧着,刚刚醒来的他带着几分憔悴和疲惫。

但是,能在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她,让他觉得无比的满足。

孔一凡提着早餐走进来,一看到病房的一幕,他立即停下脚步。

顾一诺被推门声惊醒,立即从陆已承怀里直起(身shēn)子,小脸上有几分红晕。

终于醒了!孔一凡也松了一口气,这是他救治陆已承那么多次,陆已承昏迷时间最长的一回!

“虽然我来的不是时候,但是陆少,我还是得耽搁你们二十分钟的时间,我得给你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孔一凡说完,将早餐放到桌子上。

“那我去洗漱一下。”顾一诺立即朝一旁的洗手间走去。

孔军医走上前,看着一旁的医疗器材上的各种数据,然后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陆已承(身shēn)上的伤势。

“感觉怎么样?”

“像是废掉了一样,(身shēn)子完全不能动,好意识和躯体分离,不在一个世界。”陆已承说出自己的感受。

“这还算好的!我告诉你……”孔军医朝洗手间望去,刻意压低声说道:“也就是你敢这么做,换成别人,当场死亡都有可能!”

陆已承回想到那一幕,还有些后怕。

“她为了不让我放下枪,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所以,天生一物降一物,嫂子就是来治你的。”孔军医说着,抬起陆已承的右手,拿出一个锐利的东西,朝他的指尖刺了一下。

“有没有感觉?”

“有,但是不强烈。”

“你试着握一下你的右手。”

陆已承拧紧了眉宇,使出全部的力气,也只能是让右手的五根手指,轻微的弯曲一下。

孔一凡的脸色,立即变了!

不可能!就应该恢复成这样!

“来人!”孔一凡朝外面喊道!他要重新给陆已承做一个更全面的检查!

陆少的手,不能就这么废了!

陆已承立即扼住孔一凡的手腕,朝他摇了摇头。

顾一诺听到孔一凡的声音,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高高的悬起,立即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她真怕是陆已承出了什么问题。

“没事。”陆已承朝顾一诺说道。

护士全都跑了进来,一看到陆已承已经醒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

“陆少醒了!”

“陆少醒了!”

陆已承松开孔一凡的手腕,孔一凡已经知道,陆已承是什么意思了。

“我已经给陆少检查过了,拿诊查报告过来。”孔军医朝面前的护士吩咐道。

他的目光,再次落到陆已承的右手上,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是手术的失误,让陆少伤到了神经,才导致这只手,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

不!他的医术,是不容质疑的!

难道是恢复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

现在,竟然连他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这件事(情qíng),先不要公布出去,只需要让必要的人知道,对外一定保密。”陆已承轻声说道。

孔一凡点点头,目光再次落到这只手上,神(情qíng)复杂的难以形容。

如果,陆少的这只手,真的废了,后果……

“你注意休息,等到下午两点过后,我会安排,去做一个全(身shēn)的检查。”孔一凡真怕,还有其它方面的问题。

“好。”陆已承点点头。

孔一凡走后,顾一诺缓缓走到陆已承的右手边,握着他的手。

虽然她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但是心里还是那么难受。

一个军人,伤了右手,从此后不但提不枪,甚至重物都提不了,这对他来说,将是多大的打击!

“已承……”她柔柔的唤了一声。

“诺诺,我的右手还没有恢复,或许,以后再也恢复不到原来的样子。”

顾一诺眨了一下眼睛,一滴泪,滴在他的手背上,滚烫的温度,灼着他的心!

陆已承抬起左手,将她脸上的泪水拭去,“诺诺,有了你,我也用不着右手了。”

顾一诺愣了一阵,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也是实话,所以,没有什么可惜的,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qíng),顺其自然的接受就好了。”

“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安慰你,你却反过来安慰我。”

“因为我发现,你比我自己更伤心,我心疼。”

顾一诺与他对视着,最后破啼而笑。

“孔一凡带了早餐过来,快吃吧。”陆已承朝她说道。

他知道,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她一定没有好好的吃一顿饭。

“你饿不饿?我去问一下孔军医,看你现在能吃点什么。”

“不用去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吃,吃了反而会觉得难受,我只是有点困,还想再睡一会。”

“好的,你睡吧,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等你吃完早餐,我再睡。”

“好!”顾一诺拿起一旁的包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陆已承的眼中全是宠溺的笑意。她的小脸,被包子撑得鼓鼓的,好想捏一捏。

“好了,我吃饱了,你可以睡了。”顾一诺转过来,帮他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过来。”陆已承朝她招招手。

“不行!(床chuáng)太小了,只够你一个人睡的,我睡上去了,万一挤到你怎么办?”

“你那点份量,还占不到什么位置,搂着你,我能睡得更香。”

顾一诺朝他靠了过去,尽量将自己缩成一团,依偎在他的怀里,陆已承缓缓闭上睛,一只手紧紧的搂着她,不一会,传来一阵平稳的呼吸声。

顾一诺缓缓抬起头,看了一眼他的睡颜,又缓缓将脸贴在他的(胸xiōng)前。

……

下午两点,孔军医过来病房,几个护士将陆已承推到检查室,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顾一诺在病房外,着急的等待结果。

四十多分钟,陆已承才被人推出来,她立即迎了上去,“孔军医,结果怎么样?已承他没事吧?”

“其它的伤势,恢复的都很好,但是左右的(情qíng)况,却怎么也查不出原因,或许,再过一段时间,也能慢慢的恢复也不一定。”

听到这个消息,顾一诺略微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陆少可能至少都要卧(床chuáng)休息三个月,这三个月绝不能下(床chuáng),不能活动。还要有人悉心照料,嫂子还在上学,你们看怎么安排这个时间。”孔一凡是觉得,照顾一个重伤的伤者,一个人是吃不消的。

“我可以的!我休学!”顾一诺立即说道。

“诺诺,请个护工就可以了。”陆已承怎么忍心,让她衣不解带的在这里照顾他,这才十多天的时间,她就已经瘦成了这样。

再说,他知道,学业对她来说,很重要。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不愿意缺课,为了他,她却好不犹豫的说要休学,他怎么忍心。

虽然他经常让她请假请假,但是哪一次,不是把她准时送到学校去。

顾一诺缓缓蹲在陆已承的(床chuáng)边,摇了摇头,“已承,护工照顾你,我不放心,你就让我留下吧,好不好?我不会拉下太多学业的。”

“到病房里再商量吧。也不急于这一时。”孔一凡朝两人说道。

护士推着病(床chuáng),朝病房走去,两人还没有商量个结果出来,就看到病房里待着的几人。

“已承!”杜明兰立即朝陆已承扑了过来。

看着自己的儿子又受了这么重的伤,顿时泣不成声。

“明兰,已承他已经醒来了,你就不要再哭了。”陆禀琛在一旁劝慰着。

老爷子的心(情qíng)也是十分沉重,虽然他没有表再出来,从他颤抖的手,和关切的眼神,还是看得出来,他对孙子的心疼之(情qíng)。

还好,他的孙子,又一次(挺tǐng)了过来。

“已承,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告诉妈妈。”杜明兰守在(床chuáng)边,看着陆已承,像是看着一个几岁的孩子一样。

“没事了。”陆已承回应了一句,抬头朝老爷子望去。

老爷子错开目光,没有回应陆已承眼中的疑问。

他也不知道,明兰是怎么知道已承受伤的,他原本打算,先隐瞒着,等已承的伤好一些了,再告诉他们。

“已承,不要再说这些话了,咱们好好的养伤。”杜明兰看着儿子的样子,心如刀绞。

她的儿子,短短时间,就遇到两次这样的事(情qíng),这还好是他命大,她差一点又要失去她的儿子!

“明兰,已承需要好好的休息,我们探视完了就回去吧,让他好好的在这里养伤。”陆禀琛心疼儿子。

更看得出,已承的烦燥,杜明兰在这里,只会让已承不能安安静静的休息。

“我不走!你要留下来照顾已承。”杜明兰突然看向老爷子:“谁也不能让我和我儿子分开!他伤成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够安心的回去!”

“明兰!这里是军区医院,你得听从安排,不要让爸和已承为难。”

“为难?那顾一诺怎么能在这里照顾已承?我这个做妈妈的,就没有资格了吗?”

杜明兰打定主意了,她今天怎么也不会离开这里!

谁也别想,让她和她儿子分开!

看着杜明兰死也不愿离开的样子,老爷子朝顾一诺望去。其实这样也并不是不可以,毕竟,一诺宝贝还在上学,也不能耽误了学业。

可是,这还要看已承的意思。他也做不了主。

顾一诺知道,虽然杜明兰超级讨厌她甚至是憎恨她,但是对陆已承,却是掏心掏肺的好。

如果让杜明兰在这里照顾已承,只会比她照顾的更好。

“刚刚,我也和已承在商量这件事(情qíng)。”顾一诺柔柔的声音响起,朝陆已承望去,朝他淡淡一笑,又道:“我已经请了十多天的假了,所以,也不能老是缺课,我周未的时间过来照顾已承。”

她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白了。

陆已承朝她招招手,顾一诺立即走过去,“周五下午,放学了直接过来,周未再让小刘把你送回去。”

他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就答应了。

杜明兰一听,这意思就是,让她留下来照顾儿子吗?简直兴奋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嗯。”顾一诺乖巧的点点头。

老爷子也松了一口气,“一诺宝贝,等一下就和爷爷回去吧,今天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学。”

“好。”顾一诺点点头。

杜明兰已经一副强势的姿势,把这个病房给霸占了,立即走到陆已承面前,坐在那里守着。

“已承,你想吃点什么?妈妈给你做好不好?”

“我不饿。”

“那水果呢?不,不行,你还没有吃东西吧?吃水果是不行的!你躺了那么久,(身shēn)子僵不僵?妈妈给你揉一搂好不好?”

杜明兰拉起陆已承的胳膊,陆已承明显很不习惯,虽然是他的亲生母亲,但是从小就没有在一起过,他不喜欢这种触碰。

就在他要将手从杜明兰的手里抽回来的时候,看到顾一诺朝他摇了摇头,他忍住没动。

“陆夫人说的没错,陆少每天都要擦洗(身shēn)子,以预防他睡得太久,会有肌(肉ròu)萎缩的危险,不过,这有我们专业的医生来做。”孔军医在一旁解释。

“你知道了!孔军医,如果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诉我。”杜明兰立即将注意力转向孔军医。

顾一诺朝(床chuáng)上躺着的陆已承望了一眼,心里万分不舍。

她不想和杜明兰起任何的争执,也不想让已承,有一丝一毫的为难。

“爷爷,我们先回去吧?”

“好,回去吧。”老爷子点点头。

顾一诺上前去,扶着老爷了朝外走去,关上病房门的那一刹那,她回头朝陆已承望了一眼。

陆已承的神(情qíng),更加不舍。

杜明兰终于夺回了自己作为一个母亲的权力,心里别提有多兴奋,老爷子和顾一诺一走,她更是觉得全(身shēn)舒畅!

“已承,你累不累?要不妈妈陪你说说话,好不好?”

“我有点累,想要睡一会。”

杜明兰不敢勉强,立即说道:“好,好,睡吧,睡吧,妈妈就在这里陪着你。”

孔一凡看了一眼病(床chuáng)上的陆已承,暗暗叹了一口气。

不过,陆夫人在这里,也有一个好处,最起码,陆少的睡觉时间,会长上一倍还要多,这对于他的伤(情qíng)恢复,有很大的帮助。

而且也不会耽搁嫂子的学业。

虽然看似让两个恨不得粘在一起的人分开,是很残忍的,不过这也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小刘开着车子,朝前方缓缓驶去。

老爷子握着顾一诺的手,有几分歉意的说道:“爷爷知道,你不想离开已承,也知道今天是你的让步才平平静静的度过。明兰她作为已承的妈妈,想在这个时候,陪在已承(身shēn)边的心(情qíng),也是可以理解的。”

“爷爷,我明白。”顾一诺朝老爷子说道。

“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老爷子疼(爱ài)的拍了拍顾一诺的手。

今天,如果不是一诺宝贝说的那几句话,已承不可能同意让明兰留下来。他的心里,真的感觉很欣慰。

已承那么疼(爱ài)一诺,而一诺又那么识大体,顾大局,他真的感谢老天,让他们陆家,有已承和一诺这样的子孙。

就算有一天,他离开这个世界,也会含笑九泉。

回到家里,天都已经黑了,顾一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上楼洗澡睡觉。

这十天来,在医院里,她平均睡眠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躺在(床chuáng)上,她才感觉到自己有多么的疲惫。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一看是陆已承的号码,她立即接通电话。

“老婆,睡了吗?”

“正准备睡了,已经躺在(床chuáng)上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哪里都舒服。”

“已承……”顾一诺知道,陆已承是不习惯和杜明兰在一起。

“嗯?”

“你不要那么排斥她,其实,她是全心全意的对你,从小,你就离开她,对她也是很残忍的。”

“诺诺,她对你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qíng),你还替她设(身shēn)处地的考虑。”

“不,已承,一码是一码,这是两回事。而我们,有一天也会做爸爸妈妈,如果,失去自己的孩子……”顾一诺的心,一阵刺痛。

“不是失去,她没有失去。”陆已承听得出,她语气里的悲伤,“诺诺,你怎么了?”

“我没事,虽然不是失去,但是她缺失在你的世界里,这对一个母亲来说,是很残忍的事(情qíng),已承,尽量对她的态度缓和一些,你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陆已承真正感动的,是她所说的那一句话。

我们有一天,也会做爸爸妈妈。

诺诺也会成为孩子的母亲,十月怀胎,辛苦地生下属于他们的孩子。

“诺诺,如果以后,我们有了孩子,我不会让他离开你一天。”

“嗯。”顾一诺点点头。

“老婆,我(爱ài)你。”

“我也(爱ài)你。”

“好了,早就休息吧。”

“晚安。”顾一诺道了晚安,将电话挂断,伸出手抱着一旁的枕头,将脸埋了进去。

久久之后,小夜灯的照耀下,她的唇角,缓缓扬起一抹笑意。

……

白天在学校里渡过,下午放学顾一诺去工作室,处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qíng),然后才回去陪老爷子用晚餐。

虽然没有陪在陆已承(身shēn)边,但是过得也算充实。

陆已承在医院里躺着,才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难熬。如果是顾一诺在他(身shēn)边守着,他还觉得好过一些。

“陆少,吃包子了。”

陆已承看到这些包子,脸都青了。

孔一凡拿起一个,塞到嘴里,好像永远都吃不够一样,“我可告诉你啊,你这每天食量不断的减少,有时候,一天就只吃一顿,小心我告你的状。”

“孔一凡,来,你试试躺在这里,做一个动也不能动,甚至不能自理的废人,我看到你还吃得下包子吗!”陆已承已经很隐忍着自己的(情qíng)绪,才没有爆发。

孔一凡知道,躺在这里不好受,尤其是这么一个天之(娇jiāo)子的男人,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你这么想一想,躺在这里是你,而不是你心(爱ài)的小(娇jiāo)妻,是不是就觉得心(情qíng)美腻很多了呢?”

陆已承白了他一眼,直接闭上双眼。

孔一凡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陆少怎么可能听他的话,只有对顾一诺,才会千依百顺!

“已承,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杜明兰推门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提着一袋新鲜的水果。

只是(身shēn)后,还跟着一个人。

一看到跟着陆夫人走进来的苏以菲,孔一凡偷偷的瞄了一眼(床chuáng)上的陆已承是什么反应,果然,全都黑了,(阴yīn)沉的吓人。

苏以菲捧着一大束鲜花,放到陆已承的(床chuáng)头。

陆已承抬手,将鲜花扫落在地上,“这是什么味道?难闻死了!”

苏以菲的(身shēn)子僵在那里,脸上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尴尬,“陆少,今天偶遇陆伯母,刚好一起过来,看看你。”

“我很好,看了看过了,请回吧。”

杜明兰看着陆已承(阴yīn)沉的脸色,想要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又怕惹得儿子不高兴。

这两天,她在医院里陪着,明显的感觉已承对她说话的态度有些改观了。

“陆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从我调入第四军区之后,你就没有给我一次好脸色。”

“我一向如此,又不是卖笑的,难道还需要天天对你笑一笑吗?”陆已承冷声反问。

苏以菲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缓和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毕竟我们是上下级,就算是私下不来往,也总有工作上的事(情qíng)吧?”

“那苏小姐出现在这里,有工作上的事(情qíng)吗?”

“当然有!”苏以菲站在那,看着陆已承,缓缓道:“靳司南越过我,私自调动军区直升机,军区医务人员、通讯人员以及突击队队员,违反军纪,还态度恶劣,陆少觉得,应该受到什么样的处分?”

“你是指,靳司南营救我的事(情qíng)?”

“没错!虽然事出紧急,但是和我汇报一下的时间应该还是有的,他是完全没有把我这个上级看在眼里,有严重的越权行为。”

杜明兰愣愣的看着这两人,怎么谈起这些事(情qíng)来,好像显得并不和谐啊。

“陆夫人,我们先回避一下吧,他们在谈公事。”孔一凡朝一旁杜明兰说道。

病房里,只剩下陆已承和苏以菲。

“这件事(情qíng),我也有失职之处,我并没有权力,擅自调动第四军区执行任何非上峰指命的任务。”

“我并非这个意思,事出紧急,以你目前的(身shēn)份,出动第四军区营救,是没有违反规定的,而是靳司南的行为,的确已经违反了军纪!”

“靳司南以及所有参于这次营救的人,全部从第四军区除名!我自向上峰汇报,承担我自己的责任。”

苏以菲的脸色,一阵剧变,但是,很快冷静下来。

“他们的(情qíng)况,没有到除名这么严重。”

“苏副指挥,我希望你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qíng)。”陆已承沉声说道。

苏以菲的唇角,噙着一抹笑意,只是一闪而过,“陆少,我只是不想你把我当成个摆设,自我进入第四军区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是属于第四军区的,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过,不是吗?”

“苏副指挥,如果没有什么事(情qíng)的话,请你离开。”

“陆少,至于靳司南的事(情qíng),我只……”

“就按我刚刚说的办,第四军区,军纪严明,不管是谁,绝不姑息。”陆已承冷声说道。

苏以菲心里十分郁闷,这个陆已承,还真的是软硬不吃!

好!他要开除靳司南,她就如他所愿!

刚好,她正愁找不到机会,安插自己的人进来!

没了这些人的支持,陆已承以后再回到第四军区,绝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是不可撼动的主宰!

她也将在第四军区,有一席之地!

这样,是不是他就会正视她一眼!

“既然陆少坚持,那我也只好,公事公办。”苏以菲说完,转(身shēn)走出去。

“等等!”陆已承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背后响起。

苏以菲停下脚步,心里有一丝窃喜,是不是陆已承后悔了?要和她说两句好话吗?

“把你的花拿走!”陆已承清冷的声音响起,缓缓闭上双眼。

苏以菲气得握紧双手,走回来把地上的花捡起来,朝病(床chuáng)上的陆已承看了一眼,转(身shēn)离去。

见苏以菲抱着花出来,杜明兰立即朝陆已承的病房走去。

“已承,人家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又是你的下属,你能不能和颜悦色一点?”

“你是怎么和她遇上的?”

“我……”

“你私下,和她见过几次面?”陆已承又冷声质问道。

“你以前,救过她的命,她……”杜明兰面对这样的质问,开始语无论次。

“我救过她,那是因为是我执行的任务,对我来说和任何一个任务,没有什么区别!”

“已承,妈妈和她结交,这也没什么错……”

“如果,我说,我躺在这里与苏家脱不了干系,你还这么觉得吗?”

杜明兰一下子白了脸颊,“我……我,我不知道,已承,妈妈真的不知道!”她有些慌了。

“是苏家?是苏家把你害成这样的?”杜明兰简直恨不得撕了苏以菲那个小((贱jiàn)jiàn)人!

苏家把她的儿子害成这样,苏以菲竟然还敢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陆已承彻底的明白了,为什么,当年爷爷一定要将他带走,亲自抚养,他也庆幸,自己没有在帝都长大。

“不是苏家!”陆已承直接明说,以免他这个母亲,护子心切,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qíng)。

“你以后,不要再和苏家的任何人来往!”

“已承,你放心,妈妈以后再也不会和那个苏以菲来往了。”

“我累了,想休息会。”

“好,好,要不要妈妈给你准备一些吃的,你多少也要吃一点,这样伤势才能好得快。”

陆已承不耐烦的挥挥手。

原来,苏以菲竟然早就盯上了苏家,特意接近陆家,究竟是为了什么?

从这两次,他的遭遇来看,他们出手,越来越狠,都是冲着他的命来的,所以,他也要送苏以溟一份大礼!

……

苏以菲将对靳司南几人处理的材料报到军区总部,上面,有陆已承亲笔签名,和同意的意见。

苏以菲疏通好了,所以这件事(情qíng),火速的办了下来。

苏以溟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脾气,扬起手,差一点扇了苏以菲一巴掌。

“够了!”

“爸!她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这么大的事(情qíng),也不和家里人商量一下!”

“这方面的事(情qíng),不归你管,我看你还是少((操cāo)cāo)一份心吧。把你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管好!”苏以菲顶了一句。

“这件事(情qíng),以菲做的没有错,只是陆已承竟然这么轻易的答应下来,反而让我觉得很不安。”

“爸,我就是有这样的担心,才觉得这件事(情qíng),没有那么简单。”

“你们不是想要第四军区的控制权吗?现在,我一步一步的在蚕食第四军区的指挥权,我做错了吗?”苏以菲抬起高傲的下巴,怒视着苏以溟。

“以菲!你知道陆已承是什么样的人吗?只有他算计别人,别人在他的(身shēn)上,别想讨到什么好处!”

“是啊,你不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吗?!”苏以菲意有所指。

这一次陆已承受了那么重的伤,敢说和苏以溟没有一点干系?她才不信!

“我上一次,和你说的话,你都当成耳边风了吗?”

“那我和你说过的呢?这个男人,我要定了!你又听进去了吗?”

“不要再吵了!”苏家老爷子站起来,朝面前最优秀的一儿一女望去:“为了一个陆已承,值得你们这样争来争去!做好你们份内的事(情qíng)!”

“爸,你放心,我这边,已经给时御霆下好(套tào),就只等着他往里钻,等时御霆一但失去现在地位,形势就会扭转成对我们极为有利的局面。”

“嗯,时御霆一样,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你不可调以轻心。”

“好的。”

“爸,我已经选好了接替靳司南在军中职位的部下,就等着你给我一个调令。”

“听说,那个小古,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还有那些突击队的队员,看看能不能为你所用。第四军区这一次的大换血,你也要小心,不可((操cāo)cāo)之过急。”

“我知道了。”苏以菲点点头,朝楼上的房间走去。

……

靳司南接到这份被除名的文件,放到桌子上。

当初,他被打个半死,也不愿意进入军区,这么多年,和陆少出生入死,从没想过,有一天要离开的时候,是那么不舍。(身shēn)上的这(身shēn)军装,好像都有点舍不得脱下来了。

“三少!”小古带着突击队的八名队员,走了过来,一人手上,拿着一份资料,和靳司南手上那份,一模一样。

靳司南站起来,开始解扣子。

远处,苏以菲从缓步走来。

“你们,谁要是不愿意离开,还是有回旋的余地的。”

“三少,你在说什么呢,要留一起留,要走一起走。”小古也开始解(身shēn)上的扣子。

突击队的八个人,也齐刷刷的把扣子解开。

苏以菲走过来的时候,几人已经把军装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一看这样的场面,苏以菲知道,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们去意已决。

她只是针对的是靳司南而已,这些人,还是很优秀的,值得她去拉拢。

靳司南一走,她就得得到靳司南现在在第四军区的权力,这样,她这个副总指挥,就不再是个空架子。

“兄弟们,从今天起,我们一起去外面,享受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吧!”靳司南转过(身shēn),朝(身shēn)后的几人说道。

“三少,求罩!”

“走!车子已经在外面了,我先带你们,去好好的喝一杯,咱们,不醉不归!”靳司南率先走了出去。

几人什么也没有带,只是穿着一件背心,换上一件普通的裤子,走外走去。

苏以菲看着这几人,转(身shēn)朝营地走去。

她不相信,她就培养不出一支这样优秀的突击队!

她不需要,去向这些人低头!

……

周五

顾一诺提前收拾好书包,第一次,翘课了!

小刘接上她,去了一趟商场,她迅速的冲到生鲜蔬菜专区,买了一些食材,她准备给陆已承做一点好吃的提过去。

孙嫂在一旁给顾一诺打下手,不到一个小时,两菜一汤准备好了。

“一诺宝贝,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老爷子午休才起来,就看到在厨房忙碌的顾一诺。

“爷爷,今天下午是一节写生课,反正是写生嘛,在学校里和在外面,都一样的。”顾一诺找了个合理的理由。

“你翘课了?”老爷子马上就听出来。

顾一诺吐了吐舌头,调皮的笑了笑,“这不算是翘课吧?爷爷,我走了。”

“去吧,去吧。已承早一点见到你,肯定也开心。”

一路上,顾一诺只觉得时间过得太长了,心里全是对陆已承的牵挂,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也不知道他恢复的怎么样了。

------题外话------

高教结束了~送一个迟来的祝福,祝高考的小仙女们,都能考上心仪的高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