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打掉牙和着血往肚子里吞/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明显的顿了一下,没有接上话。

“顾一诺,我买不买的起,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但是,你的画,的确是不值这个钱!这件事(情qíng),你想怎么处理?”

“其实,我正想问你,你想怎么处理呢。你现在不是有权对我提要求吗?”顾一诺反问了一句。

“像你这样欺骗消费者的画室,就应该被查封!”对方恶狠狠的回了一句。

“但是,事(情qíng)终有一个解决的方法,既然都这样了,我也不怕拖下去,倒是你,这样拖下去,可没得不到什么利益。再说了,我又不是强买强卖,我无惧你去起诉,而且也不可能永远都封着我的画室,早晚有结案的一天。”

对方又一次接不上话了。

明明他是来看顾一诺找他们妥协的,结果却被她反问的话都说不上来。

“还有两分钟,我就要上课了,要不我给你一节课的时间,让你好好的想想,一节课后,希望你来电的时候,能想清楚究竟怎么解决这件事(情qíng)。”顾一诺说完,立即挂了电话。

对方一脸懵((逼bī)bī),拿着手机又“喂”了一声,确定是不是真的挂了。

“杜小姐,她挂了!”

“蠢货!让你和她谈,她三两句就把你给打发了!”杜芊芊在一旁气得要死。

“杜小姐,那你说怎么办?画在我们手上,要求还不是随我们提?我等一下再给她打过去!对了,一节课是多长时间来着?”

杜芊芊拿起一旁的烟灰缸朝那个人扔了过去!

“我要的就是搞垮她的画室,让她不能正常的营业!”

“现在,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啊。不是被查封了吗!”

“调查完,这件事(情qíng)一结,她不就又开起来了!不,不能这么轻易的就算了!”杜芊芊想着,陆已承之前在千度的店子里,怎么刮她一层皮的事(情qíng)。

“这样,你就说让她赔十倍的金额!要一千万!这件事(情qíng)就息事宁人,要不然,绝不罢休!”杜芊芊现在手头上正缺钱用。

要是能在顾一诺这里刮到一笔钱,也省得她处处受制,马上要换季了,她连买衣服的钱都没有!

顾一诺再接到电话的时候,听到这个要求,唇角微扬。

“要不这样,我们见面再谈,有什么事(情qíng)还是面谈好一些,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那人朝杜芊芊望了一眼,杜芊芊立即点点头。

“好的!你说在哪里见?”

顾一诺看一下时间,“今天下午六点,鑫汇广场一楼的咖啡厅见。”

“好的!”那人爽快的答应了。

杜芊芊听到顾一诺答应见面了,心里雀跃的不已,顾一诺一定是同意拿钱了!

“你今天过去的时候,一定不能放松,一千万!听到没有!一千万,马上把她那破画还给她,以后再让我碰到机会,我再好好的收拾她!”

“好的,杜小姐,你就等着吧,她不给我一千万,这事就算是没完!”

顾一诺挂了电话,立即给小刘打了个电话,提前做一些安排。

小刘按着顾一诺的安排,提前在鑫汇广场那里调了几个人守着,他明白顾一诺这样的做的目的。

可能是想知道,找到幕后主使者。

他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qíng)告诉陆已承。

因为这件事(情qíng),本来就是冲着一诺小姐来的,他怕万一再有什差池。

病房

陆已承刚刚做完十个起坐拉伸,突然听到电话响了。

“大少,有一件事(情qíng),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一下。”小刘立即将这件事(情qíng)的前因后果,和陆已承说了一遍。

陆已承听完,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现天离六点,还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

“小刘,你陪着诺诺过去的时候,多带几个人,只要确保诺诺没有危险,不用管他们,我给你准备一千万,你带着。”

“陆少!这”小刘懵了,他打电话给大少,是希望大少能替一诺小姐早一点解决这件事,怎么在大少反而要给钱呢?

“按我的吩咐去做,还有,查清楚,是谁做的!”

“是!”

陆已承挂了小刘的电话,还是有些不放心,又给靳司南打了过去。

简单的把事(情qíng)的经过和靳司南说了说。

“陆少,你放心,我立即带着兄弟们过去,绝不可能让嫂子有危险!”靳司南立即爬下(床chuáng)。

“保护好诺诺就行,暂时先不要动他们。”

“我明白!”

六点整

顾一诺准时出现在咖啡厅门口,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她预定的位置上。

“你是刘先生?”

“没错,是我。一千万,带来了没有?”

“没有!我倒是想知道,你做这件事(情qíng)的目的是什么?”

“没带钱?你来干什么?我不要给你耍什么花样!你别以为,我不敢告你欺诈!”

“我没有明码标价,钱也是你愿意出的。”顾一诺淡声回应。

她朝四周望去,这个时候,咖啡厅里的人很少,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看来,只能等这个人离开的时候,跟踪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幕后的人!

她今天的目的,就是想知道,幕后主使人,究竟是谁!

这人拉开领带,松了松,他还以为,顾一诺带了钱来了呢!原来是耍他的!

“你这话说出去,谁相信你?你有证据吗?钱是你们收的,这画是假的!它能值那么多钱?既然不值,就是欺诈!你把那副画,摆在大街上,看看值不值一百块钱!”

“我觉得,你才有欺诈的嫌疑。”顾一诺淡声反驳道。

“假一赔十!这也叫欺诈?我还没有让你假一赔百呢!不拿钱出来!这件事(情qíng)就和你没完!”那人说完,站起来朝外走去。

没有拿钱来,他还有什么好谈的!

顾一诺叫来小刘,找两个人跟着那人。

她觉得,这个人,不像是幕后的主使者。

小刘带着两个人跟了上去,果然在前方的十字路口上,看到这人下了车子,走向一辆停在十字路口的车子前。

那辆车子只是打开了一下车门,就立即关上了,看不清车子里面的人是谁。他记下了车牌号。

不一会,中年男子从车子上下来,走到自己的车子旁边,突然见到自己的车子旁,站着一个陌生人。

“你好,我是顾总的助理,刚刚你所说的那一千万的事(情qíng),我来和你谈。”

“你?”

“没错,就是我。”小刘笑着点点头,“我给你一千万,你马上去相关部门消案,并且不准再拿此事诬陷锦色画室。”

“你真的同意给我一千万?”那人还有些不敢相信。

天下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情qíng)?!

一千万啊,这碰瓷碰的,简直是无本万利啊!

“先签一份协议,把画还给我们,再去消案,这钱就彻底的归你了!”小刘拿出一张支票,在此人面前晃了晃。

看着这上面的数目,中年男人的眼睛都发亮了,不过,这件事(情qíng),他做不了主,还得给杜芊芊汇报一下。

杜芊芊一听,有一千万的支票,原本郁闷的心(情qíng),顿时烟消云散!这个顾一诺,还不是妥协了!

“你跟着他去,把事(情qíng)办妥了,把这一千万的支票给我拿过来!”

“好的!好的!”

小刘安排人把这个中年男子,领到了一个律师事务所,签了一份协议。

这个男子,他仔细的看了上面所有的条款,特别注意,这个条款上所写的,他们会支付一千万的支票,他才放心签了这份协议。

但是,他没有仔细琢磨,下面还有一条很重要的,得把画完好无损的送回来,否则,视为违约!

“三天之内,把画送过来,这张支票就是你的!”

“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拿!”中年男子急切的走了出去。

他现在,一时一刻都不能等!

小刘接到电话,知道协议已经签了,立即命人把这一份协议发给陆已承,这些事(情qíng),都是隐瞒着顾一诺的。

顾一诺又在鑫汇广场等了一会,才见小刘匆匆走过来。

“小刘,你跟着那个人,跟的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他与其它人碰头?”

“没有,跟了一会,也没有跟到有用的线索,我就让人撤了。”小刘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顾一诺有些疑惑,但是她没有怀疑小刘向她隐瞒了事实。

“既然是这样,就拖着吧。”她一点都不着急,反正画室的事(情qíng),都安排好了,不会因为这件事(情qíng),而影响许瑞那边的进度。

“嗯,说不定,这事三两天就解决了,这人,就是一个无赖!一诺小姐,我先送你回去吧。”

“好。”顾一诺点点头。

靳司南一直亲眼看着顾一诺回到家里,才暗暗带着人撤了。

原本还以为,有什么危险呢,兄弟们还想着,在嫂子面前露露脸。

结果,就这样?

他拿起手机给陆已承打了个电话:“陆少?你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啊?我是不是有什么好戏看了?”

“你等着吧!”陆已承淡淡一笑。

小刘送过来的车牌号码已经查清楚了,这是一辆登记在杜芊芊名下的车子!又是杜芊芊!

“陆少,接下来,还要我做什么?你只管吩咐,兄弟们这几天,闲得都快发霉了!”靳司南觉得,这件事(情qíng),没有那么轻易的就结束了。

“正要告诉你。那人已经回去取画了,小刘已经安排好,让他把画送到指定的地方,你想办法,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把画完好无损的送回来。”

“好的!这算什么难事啊!”靳司南一看手机上发来定位,立即朝那个方向驶去。

“三少,陆少这是什么意思?”小古忍不住询问。

“什么意思?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

靳司南开着车子,朝那个方向而去,果然见到,一个人抱着一副画站在那里。

他开着车子绕了一圈,发现上方,有一个两米多高的广告位,上面并排摆放着几个油漆桶,工人也不知道去哪了。

那个中年男人,站的地方,刚好是那个广告位的下面。

他将车子停好,抬起脚,踢飞了一颗路上的小石子。

只听咣的一声,油漆桶倒了下来,正朝站在下面的那个中年男子落去。

中年男人突然听到(身shēn)后有一声巨响,一回头,刚好被油漆桶砸了个正着,黄黄的油漆直接洒了他一(身shēn)!

在油漆洒下来的一瞬间,他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全被油漆糊住了!

他自己就被弄成了这样,更别提这副画了!

“画!我的画!”他吃惊呼一声,抹掉脸上的油漆低头一瞧,差一点没有哭出来!

画上,全是油漆,已经看不到原来的样子!

他第一个念头是,一千万没了!

忽然想到,那份协议上写的,如果画不能完好无损的送回来,就等于违约!

违约金,是收到金额的十倍!

十倍的违约金啊!

一一个亿!

他整个人都懵掉了,第一想法是,那个约定是无效的吧?

靳司南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派悠闲的靠在车子旁,看着那个被油漆泼了一(身shēn),快要世界未(日rì)的中年男子。

搞定!吹了个口哨!转(身shēn)上车。

“谁!谁他娘的拿油漆泼我!”中年男子对着四周,一阵狂吼。

车子上的几人,终于没忍住,笑成一团。

只见远处,来了几个人,将这个男人团团围住,正是小刘派去取画的人。

剩下的事(情qíng),就不是他该((操cāo)cāo)心的了!靳司南跟没事人一样,开着车子远去。

“什么?!画毁了?怎么毁的?”

“杜小姐,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泼了我一桶油漆!画就这么毁了!”

“你这个蠢货!我的一千万打水漂了!就这么没了!”杜芊芊气得把怀里的抱枕扔了出去。

“杜小姐,不是一千万”

“你给我闭嘴!”杜芊芊捂着脑门,气得她差一点缺氧。

“杜小姐,画毁了,还不回去了,协议上,要我们付十倍的违约金”那人支支唔唔的说道。

“什么违约金?”杜芊芊立即清醒过来,“你签协议的时候,有告诉我违约金吗?”

“杜小姐,这件事(情qíng),我全是听你的吩咐做的,这么多违约金,我可赔不了啊!你已经写好供词了。”

“什么?你写好什么供词了?”杜芊芊整个人都蒙掉!

电话挂掉了!

“刘三,你说什么?”杜芊芊怒吼一声,那边已经没有任何反应。

十倍的违约金?!

杜芊芊还在消化这个事(情qíng)。

有人要给她钱,然后要签协议,让他们还画,结果,还画的时候,出了意外,要付十倍的违约金!

这个过程,怎么和他们去买画那么的相似?!

这是别人用她们的(套tào)路,又(阴yīn)了他们一把!

杜芊芊简直要气死了。

顾一诺,你竟然给我(阴yīn)的!那画一定是顾一诺找人毁掉的!一定是!

她立即又打了个电话给刘三,这件事(情qíng),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画被毁了,她们还能找别的理由,拒付违约金。

但是,如果承认了前面他们所做的事(情qíng),那就是诈骗啊!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刘三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前前后后,都交待个清清楚楚。

杜芊芊打不通刘三的电话,立即走外走去。

突然,见到苏以溟和几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

“杜芊芊,有人举报你,涉嫌诈骗,请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

“我,我没有!”杜芊芊朝苏以溟望去,立即朝他求救:“以溟,你要相信我,我是被陷害的!我真的什么出没有做!”

“有什么话,你不要和我说,谁调查你就和谁说去吧!”苏以溟寒着一张脸,冷声回应。

最近他自己的事(情qíng),都是焦头烂额,杜芊芊还给他惹麻烦!

看着苏以溟要杀人的目光,杜芊芊咽了一下口水,还是朝他说道,“以溟!以溟!你要相信我!”

“请。”一旁的工作人员,已经将车门拉开。

杜芊芊被带上车子,朝苏以溟的方向望去,只看到他一个冷酷的背影!

调查室里

负责调查这件事(情qíng)的工作人员,例行公事的,询问杜芊芊问题。

但是杜芊芊据不承认,一口咬定,是刘三陷害她。

最后,工作人员不得不拿出刘三那边的供词,和调查的结果。

刘三那边,拿出了杜芊芊给他的九十多万的买画的钱的转帐记录。这钱,的确是从杜芊芊的名下转出去的!

刘三还提供了一份电话录音,就是杜芊芊指使他去买的那幅画!

这一下,杜芊芊彻底的傻了。

没想到刘三那个蠢货,在这个时想,竟然把她推向深渊。

“但是,那份协议不是我签的!”杜芊芊的心里还有一丝希望。

“现在,还在调解阶段,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与刘三伙同作案,这里,有一份具有法律效益的协议,如果,你们按照上面的条约履行违约责任,那么,就不存在诈骗,陆先生和陆太太,也不会再追究你们的其它责任。”

杜芊芊怒视着面前的工作人员,心里仔细推敲着他们的话。

如果,她承认诈骗,就不用付违约金。

如果她不承认诈骗,就得付违约金!

左右,她都跑不了!简直是打掉了牙和着血往肚子里吞!

“陆先生和陆太太就不是欺诈吗?我买到假画,让顾一诺假一赔十赔给我,就是诈骗?那他们要我付十倍的违约金,就不是诈骗吗?他们,还故意让人毁了那副画!”杜芊芊怒声吼道。

“杜小姐,你也可以提供证据,证明画是被人有意损毁的!”

“那油漆是怎么来的?怎么刚好毁了那副画?明显有人故意的!你们怎么不去查!什么证据,都要我来提交,要你们干什么?!”

“经过调查,那几天,一个广告牌正在施工,那里有油漆也是正常的,而且刘三也没有发现,有人故意袭击他,举不出任何证据。”

杜芊芊无话可说,颓丧的坐在椅子上。

“我愿意,支付违约金!”

那份合约,有法律效益,在陆已承决定这么做之后,就请律师反复推敲过,杜芊芊,没有一丝空子可以钻!

“那我现在,可以离开吗?”

“现在当然可以,对于以上的资料,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工作人员拿着做好的笔录,递到杜芊芊面前。

“我不签!这件事(情qíng)我觉得有蹊跷,我没有承认我是诈骗,我只是维护我的合法消费权益!买到假货,还不能拿到赔偿吗?这笔录是什么东西?!我才没有说过这些话!”

杜芊芊正准备把这份笔录撕掉,面前的工作人员,拿出一支笔晃了晃。

“你尽管撕,大不了我等一下再做一份。杜小姐,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那一副画现在,市值已经达到三千六百万了!”

“一副破画,怎么能值那么多钱?!”

“因为,国的洛伊宫,准备永久收藏。”

杜芊芊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是怎么走出调查室的,都记不得了,她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谁能帮她。

顾一诺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一定不会!

“杜小姐,陆先生只给你三天的时间,支付违约金,超过三天,他就会立即采取法律手段。”

杜芊芊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这一句话。

三天,三天时间!她去哪里找得到那么多钱!

现在刘三已经被拘留了,接下来,就是她了吗?

她先去了苏以溟的住处,发现大门紧闭,她怎么按门铃也没有人给她开。她一遍又一遍的打着苏以溟的电话,一个也打不通。

就在她转(身shēn)离去的时候,一个下人把门打开,将她的东西,全都扔了出来!

杜芊芊转(身shēn),看着地上零零散散扔着的属于她的东西,转(身shēn)走了回来一样一样的捡起来!

“以溟!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我知道你在家,以溟!我是被人陷害的,是他们挖了个坑给我跳!”

天空中,响起一声闷雷,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

杜芊芊索(性xìng)也不捡了,抱着自己的东西,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苏以溟站在窗前,看着大雨中狼狈的(身shēn)影,眼中闪过一丝嫌恶。

他知道,杜芊芊是被陆已承算计了,前提也是杜芊芊自己犯((贱jiàn)jiàn)!长了那么个脑子,还不安份!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竟然和这样一个女人定婚!

偏偏他现在,还不能解除婚约!

她果然是蠢!这个时候,求他有什么用,不如去求一求陆家的那位夫人!毕竟,是有血亲的姑侄关系!

陆已承,真的要将杜芊芊赶尽杀绝?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杜家人看清楚,究竟应该向谁靠拢!

苏以溟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不一会,一辆车子从雨里冲了过来,杜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么倒在雨里,心疼的将她扶了起来。

“妈妈!妈妈!”杜芊芊一看到来人,泣不成声。

“好了,没事了,妈妈带你回家!”杜夫人将杜芊芊扶了起来,坐在车子上。

“妈妈!我,我被顾一诺那个((贱jiàn)jiàn)人害的好苦啊!”

杜夫人搂着浑(身shēn)湿透的杜芊芊,看着她这个惨样,不忍心责骂,还是忍不住抱怨道:“妈妈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她!不要去招惹她!你就是不听!你看看你,哪一回有好果子吃!”

“这一次,明显是她(阴yīn)我!”杜芊芊死不承认!

“我去她的画室买了一副画,结果发现是假的,就让人找她理论,是她愿意假一赔十的!结果,却让我派去和她理论的人,签了一份协议,然后又派人把画毁了!这就是她故意要整死我!”

“好了,好了!这件事(情qíng),你爸爸已经去了解了,等你爸爸了解的(情qíng)况,再作打算,现在顾一诺不也没有表明,究竟要拿你怎么样。我们还有回旋的余地!”

杜芊芊抱着杜夫人,泣不成声。

苏以菲知道这件事(情qíng),并没有多大反应,她早就知道,杜芊芊不是顾一诺的对手,只是想让杜芊芊给顾一诺添点堵。

怎么也没有想到,顾一诺出手竟然这么狠!

杜芊芊这一回,就算是不被顾一诺弄死,也只剩下半条命苟延残喘!

面对这样的顾一诺,苏以菲第一次,觉得有些棘手!

她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取代顾一诺的位置?成为陆已承(身shēn)边的女人,成为他的陆太太?

看着窗外的大雨,苏以菲陷入沉思之中。

顾一诺是最晚知道这件事(情qíng)的。

她还在等着对方再向她提出无赖的要求呢,就接到电话,说画室已经可以正常营业了!

“小刘,你帮我查一查,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对方又想耍什么花样?”

“一诺小姐,估计对方,耍不出什么花样了。”小刘说完,偷偷一笑。

看着小刘的笑容,顾一诺的心里,有一种预感,这件事(情qíng),是不是已经解决了?

“一诺小姐,我实在是担心你的安危,就就背着你,把这件事(情qíng)告诉大少了。”

“我不是交待过你,不要把这件事(情qíng)告诉他吗?”

“对不起,一诺小姐。”小刘只管低头道歉。

既然已经说了,顾一诺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好了,既然你已经告诉他了,就算了吧,我只是不想让这些事(情qíng),影响他的伤(情qíng),怕他担心,有些事(情qíng),我能处理的。”

“一诺小姐,大少要是知道你又受委屈,才更担心,我觉得,大少的方式,永远都是简单粗爆,一劳永逸。”

“你告诉我,幕后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杜芊芊!”小刘也不隐瞒了,直接告诉顾一诺。

“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杜芊芊和陆家还是亲戚,她怎么就盯着一诺小姐不放!上一次,要不是因为她,一诺小姐能受这么在的委屈吗?这些还没有找她算账呢,她倒好,又送上门来。”小刘忍不住吐槽。

“已承他是怎么解决的?”顾一诺突然有些好奇了。

小刘立即将事(情qíng)的经过和顾一诺说了一遍。

顾一诺真的是忍不住想笑,杜芊芊这一次,真的是踢到钢板上了,不过,也是杜芊芊罪有应得!

果然是简单粗爆。

“大少这一招,真是解气!”

顾一诺收起笑意,拿出手机,拨通陆已承的电话。

陆已承正在翻着刚刚送来的画册,以前,白聿曾经送给她一个,他感觉到,她非常喜欢。

所以,他也命人做了一(套tào)。

这里面,全是她画,他精心挑选出来的。

如果,不是这一次受了这么重的伤,躺在这里,静静的观赏着这些画,他可能,还不能完全理解,她画每一幅画的时候,所倾注的感(情qíng)。

白聿说的,不无道理。

每一副画,都是有灵魂的。

能通过一副画,读懂一个人。

以前,他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思想,以为那是白聿为了接近诺诺,吹嘘出来的。

现在,他懂了。

电话的铃声,打断了病房的宁静,陆已承合上画册,笑看着上面的来电号码。

“老婆,放学了?”

“你今天怎么样?”顾一诺本来,想直接问他杜芊芊的事(情qíng),结果一接通电话,听到他的声音,还是控制不住的关心起他来。

“我很好,就是很想你。”

“有没有乖乖的?按时吃饭,吃药,有没有逞能?”

“老婆,我真的是乖乖的,把孔一凡的话,完全当成命令一样履行着!”

“是吗?等我过去,可是要亲自向孔军医确认的!”

“随你检查!”陆已承这一次,说的很有底气。

顾一诺拿着电话,忍不住笑了起来,知道他很好,她也就放心了。

“已承,杜芊芊的事(情qíng),你准备怎么解决?”

她已经知道了,应该是小刘告诉她了。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顾一诺听得出来,陆已承的语气,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怎么了?诺诺,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想法?”

“没有,我听你的。”

陆已承笑了一下,立即叉开话题,“最近,我配合着孔军医的所有要求,他说,可能会给我在这个月底出院,等我出院了,就可以天天看到你了。”

“真的吗?”顾一诺简直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我那么听他的话干什么?”陆已承笑着反驳了一句。

“原来,是因为这个才那么听话的!”顾一诺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孔军医这段时间,一定很辛苦!”

“他才不辛苦!终于抓住个机会,你知道他有多恶劣!他竟然让我吃芹菜!”

“哈哈哈。”顾一诺忍不住笑出声。她怎么那么想,给孔军医点个赞呢!

要知道,陆已承是不吃这些有味道的东西的!就算是她做的,他也不吃!

“这周五翘课过来,早一点来好不好?”

“好,上午的课一结束我就来看你。继续保持,乖乖的啊。”

“老婆大人,遵命!”陆已承干脆的回应道。

陆家

杜明兰坐在名贵的沙发上,看着面前提着大包小包礼品的母女二人。一脸嫌弃。

她没有女儿,简直把杜芊芊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疼。

就算是,她的旗袍出了问题,被人当成笑柄,在那样的场合出糗,她也还是维护着杜芊芊的。

就从已承出事以后,杜家的做法,才让杜明兰彻底的恨上了杜家。

只是,眼前这母女两人,非要过来见她,又是出了什么事?杜明兰的心里全是疑问。

杜夫人朝杜芊芊使了个眼色,杜芊芊直接跪了下来,扑到杜明兰面前,就是一阵伤心(欲yù)绝的抽泣。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杜明兰扶起杜芊芊,忍不住询问道。

“姑姑,顾一诺她害得我好苦啊!姑姑我求你了,你帮帮我吧!”

“明兰,你从小是看着芊芊长大的,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现在,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你不能坐视不管啊。”杜夫人也在一旁抹泪。

“你们总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姑姑,我在顾一诺的画室里买了一幅假画,本想找她理论的,可是她倒好,反过来咬我一口,还要讹我一个亿的违约金!如果我拿不出钱来,我就要去坐牢了!”杜芊芊说完,趴到杜明兰的腿上,哭得抬不起头来。

“怎么回事,就一亿的违约金?”杜明兰彻底懵了,被这个大数目给吓到了。

一幅画而已,怎么就扯到什么一个亿的违约金了?

杜夫人又把事(情qíng),避重就轻,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反正听到杜明兰的耳朵里,就是顾一诺想钱想疯了!

自己的画没有什么名气,竟然敢拿出去当世界级的名画去卖!

结果,被人发现,想要找她理论让她赔偿。顾一诺倒好,竟然直接从中全梗,毁了画不说,反咬人家一口,还要一个亿的违约金!

“姑姑,我当初就说过,她表里不一,万一有一天,她嫁进陆家,不知道把陆家祸害成什么样子呢!现在,她就以陆太太自居,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表哥的未婚妻!”杜芊芊继续诋毁顾一诺。

反正,她是摸得清杜明兰的心(性xìng)的,就是喜欢听顾一诺的坏话!

杜明兰看着面前的母女二人,哭得她心烦!

要是她们直接来找她帮忙调解这件事(情qíng),她是不会管的。

当初,已承出事,他们立即攀在苏家,这口气,她还没有解呢!

不过,她们细数了顾一诺这么多恶劣的事迹,她不管不行。

就像她们说的,顾一诺现在,一举一动,都是代表着陆家,她不能坐视不理。

“我本来,是回来收拾收拾东西,等一下还有事些要出去。这件事(情qíng),等我了解一下,再给你们回复,你放心,有我在,她顾一诺不敢把事(情qíng)做得这么绝!”

“姑姑,谢谢你!芊芊一定会像女儿一样孝顺姑姑!我和苏家婚事,实在是有苦说不出口。姑姑,我能原谅我吗?”

杜芊芊知道,就是因为她和苏以溟的婚事,才惹恼了姑姑。

她也没有想到,她都和苏家定婚了,有一天还这么狼狈的,回到陆家,跪在杜明兰面前来求她!

杜明兰望着杜芊芊,不是杜芊芊上赶着给苏以溟定亲的吗?生怕苏以溟跑了似的。她至今也忘不了,杜芊芊挽着苏以溟的胳膊,在宾客中穿梭,笑得那么得意。

她不知道,苏以溟背后做的那些事(情qíng)。只是觉得,杜家那个时候给杜芊芊定婚,简直就是在抽她的脸!

“嫂子有所不知,这婚事是苏家定下的,那时,苏以溟已经和芊芊有夫妻之实了,一个女孩子家,苏家又((逼bī)bī)得紧,你也知道那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qíng),我们也扛不住。”杜夫人解释道。

“那也不应该在那个时候办喜事!我们不知道已承他”杜明兰突然忍住后的话,再说下去,就是咒她的已承了。

她不耐烦的挥挥手,“算了,过去的事(情qíng)不要再提了。”

至从已承和她说过那句话之后,杜明兰思前想后,也琢磨了一些,又听这母女二人这么一说,把所有的问题,全都归根就底的甩到苏家人的(身shēn)上。

苏家人,就没安好心!

“明兰,这件事(情qíng),就拜托你了,咱们都是一家人,虽然芊芊和苏家定了婚,可是哥哥嫂嫂的心都还是向着你,向着已承的。”杜夫人立即(套tào)近乎。

题外话

开始收拾杜渣渣月票,评价,走一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