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污污污,小火车开起来/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婚蜜宠:老公,(套tào)路深最新章节!

“这就是,你离开第四军区的原因?”苏以菲突然觉得,心痛如刀绞!

陆已承完全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qíng)。

快步上前,走到陆已承的面前:“陆已承!你就这么甘心,连第四军区都可以放弃吗?第四军区,可是你一手组建的!”

“军人的职责就是报效国家,在第四军区一样,在任何一个地方,只要还穿着这(身shēn)军装,他们肩膀上的使命,都一样!”

“那我呢?你的部下你全都安排好了,第四军区没有了,我这个副总指挥你准备怎么安排?”苏以菲怒声质问。

她看了那份名单,除了她还有她带来的部下,他没有任何表示之外。剩下的所有人,他都有别的安排!

“你的调令本来就和我没有关系,至于你要去哪,也不是我该((操cāo)cāo)心的。”陆已承冷声回应。绕过苏以菲的(身shēn)子,朝前方走去。

“陆已承!你回来!你回来!”苏以菲失声吼道,却怎么也唤不回那道(身shēn)影。

到头来,她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以菲终于忍不住,泣不成声。

她不甘,更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

第四军区重新编制,合并到其它部门的消息在整个军区传开。这个消息,足以让整个军区震((荡dàng)dàng)!

眼前局势,就像是一片浑浊的水域,谁也看不清真相。

陆已承现在还在军区总部担任着重要的职位,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苏家老爷子接到这个消息,差一点没气得心脏病发作。

陆已承,真够狠的!

竟然连第四军区都能放弃!

苏家的客厅里,一阵沉默,谁也没有先出声。

苏以溟双手紧握成拳,他之前就料想过,陆已承是不是有别的打算,他不相信,陆已承能这么轻易的放弃。

结果,却让他大跌眼镜,陆已承真的就这么放弃了!

就好像,当年,陆已承对他说过的话。

对于陆已承的东西,他只有觊觎的份,没有那个本事去染指!

就像,第四军区。

他不知道,陆已承现在的心(情qíng)是怎么样的。但是,他的心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愤怒,以及不可遏制的怒火,在汹汹燃烧着!

陆已承所在的高度,一直都是他要抬头仰望的。

但是,陆已承却能轻易的就放弃了,他所向往的一切。

那么轻松,那么潇洒,说放手就放手!

苏老爷子还在沙发上靠着,看起来,气色很不好。

他也没有想到,当结果出来之后,才例行公事的向他说明一下。当他知道的时候,陆已承已经去到第四军区宣布完了!

就连重新编制的事(情qíng),都安排好了。

让他一点插手的余地都没有!

“他们怎么会同意陆已承的要求?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大的事(情qíng)啊,之前,爸爸费了那么大的劲,也没能让第四军区重新编制。”苏家老二怎么也想不明白。

“他陆已承的权力,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了吗?”苏家大少苏以宏,也是满腹的质疑。

“我知道因为什么!”苏以菲突然开口,怒视着苏以溟,“上一次,陆已承遇袭,是不是和你有关?”

“以菲,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苏以溟轻声呵斥。

“他的右手废掉了!他不再是以前那个神话般的陆已承!第四军区,不能让一个残废担任总指挥!”苏以菲突然站起来,看向面前的几人,“这——就是原因!”

第四军区没了,她这么久所倾付的心血,毁于一旦!

她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你说什么?陆已承残废了?”苏以溟站起来,按着苏以菲的肩膀,“你刚刚说什么?”

“他的右手废了,我亲眼看到,枪都握不稳!”

苏家老爷子,终于想明白了!

怪不得,陆已承的诊疗记录全都加密,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打听到有关于陆已承的伤(情qíng)。

从陆已承受伤后,就已经在做打算了。

如今,都过去那么几个月了,怪不得,一切都进行的那么顺利,让他一点防备都没有!

苏以菲直接推开苏以溟的手。

陆已承雷厉风行的手段,不给敌人一点喘息的余地。

她被他,放在对立面上!

哪怕她费尽心思的进入第四军区,他也依然没有把她当成是他的人!

这就是让她最伤心的地方。

她去第四军区,完全是为了他!

他明明早就已经做了打算,她还自以为是的要除名靳司南!她以为,她在他面前,有抗衡的资本!

原来,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她在他的眼前,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在演着自己的独角戏。

她在第四军区,倾注了多少心血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明白,她的多么的渴望,得到他的正眼相待。

她努力着,拼尽全力的想要证明自己。到头来,他的计划里,她只不过一个一丝(情qíng)份都没有的路人甲!

她的(身shēn)影,朝二楼走去,剩下的人,又陷入沉默。

……

陆已承新的工作地点,就在帝都内。

每天早上例行报道,晚上五点,准时下班。

正值暑假期间,顾一诺每天早上也是八点出门,去到画室工作。晚上,陆已承会过来接她,两人天天出双入对。

最近的(日rì)子,过得平淡又温馨。

“诺姐,那边把合同传过来了,我刚刚又核对了一下,你再看看,还有没有要修改的。”小唯把资料夹放到顾一诺的面前。

“今天定档公测的数据怎么样?”顾一诺抬头,朝小唯询问道。

“诺姐,我还正想向你汇报呢!服务器爆满!你看,好几个大型的游戏交流平台,都在讨论各种攻略,玩法,话题(热rè)度不断的攀升。”

顾一诺接过小唯递过来的平台,打开一个贴子。

内测的时候,顾一诺玩过,在玩的时候,她的心(情qíng)和普通的玩家不一样,她熟悉里面的每一个人物,熟悉每一个场景,也有着特殊的感(情qíng)。

历时一年,许瑞他们(日rì)以继夜,终于,正式上线了。

顾一诺将合同放到一边,拿起平板,输入自己的帐号,登录上去。

才刚刚上线,一个帅气的男(性xìng)号朝她走过来,屏幕上方显示,对方刚刚偷窥了你一眼。

顾一诺也打开人物栏,看了一眼这个帐号的信息。

不是吧?才第一天而已,就已经比她这个内测号还要牛?

突然对方,发过来一条对话信息。

顾一诺直接愣住了,唇角微扬,这口气还能有谁。

她现在,还没有看到他的游戏名称,就已经知道对方(身shēn)份了。

陆已承蹙眉,这么快就认出来了?

顾一诺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结婚?顾一诺蹙眉,为什么偏偏对这个感兴趣?

顾一诺立即给他介绍。

顾一诺愣了一下,屏幕上就出现一条信息:是否加入队伍。

她立即点了个是。

突然,一道光亮闪过,游戏的画面马上转到了黄泉河畔。

可能是因为刚刚公测几个小时,大家还在熟悉中,黄泉这个地图里只有两个(身shēn)影。

因为在组队中,顾一诺没有办法单独行动,只能跟着陆已承,朝前方的三生石前走去。

只见三生石上,突然飘出两行字:三生石上望三生,缘定三生载永恒

然后,是一个精灵模样的npc角色,在两人的头顶盘旋。

“只要在三生石上刻上双方的名字,就能喜结良缘,(情qíng)定三生。”

陆已承控制着角色,握着飘浮着的弯刀,走到三生石前。刀自动飞舞着,一道金光闪过,三生石上刻上两人的名字。

刹那间,烟花绽放,空中飘起了花雨。

系统的提示条,在屏幕的最上方闪过。然后,屏幕上,突然被花瓣雨轰炸了!

顾一诺看着满屏的粉红愣住了。

结个婚而已,还有这么轰动的效果?

只见系统又出现一条提示:

陆已承和顾一诺的游戏角色,还在三生石旁,突然发现,角色(身shēn)边发出了一道光,系统自动换装,换上了赠送的装备。

男装是淡紫色的流光衫,女装是淡紫色的流光裙,极品!

“亲(爱ài)的玩家,人生三大喜事之一的:洞花花烛夜,即将开启。”

接着,前方出一个传送阵,陆已承移动角色,朝前方走去。顾一诺又一次,被动着跟着他朝前方走去。

红娘:“请问,您是否需要开起迎亲模式?”

陆已承毫不犹豫,选择了是。

系统的提示,再一次高亮闪过:全服第一对新人今天晚上19:00整,将在连理村迎亲,到时大家可移步观看。

不是吧?顾一诺看着屏幕系统提示,打开聊天框,给陆已承发了一个信息。

顾一诺刚刚端起一杯水,才喝了一小口,看到他发过来的消息,直接喷了屏幕。

陆已承看着屏幕上一动不动的角色,唇角微扬。他能想到,她刚刚的表(情qíng)。

npc角色,又弹出一条消息。

“目前,你没有好友,无法收取新婚贺礼,你是否需要新婚宴席?”

陆已承继续点是。

“请选择新婚宴席的菜单:灵草,大还丹,紫金丹,十全大补汤……”

陆已承一一点好,点击确认。

“你好,你需要的这些,一共要支付1089000xx币,请问是否支付?”

是。陆已承点好,眼前又重新出现一个界面。

“请选择,可以进入的游戏玩家。”

陆已承选择了下面的那个选项。

“恭喜您,一心之承,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新婚宴席,届时,所有玩家都可以参加。”

顾一诺愣愣的看着屏幕,陆已承半天没有动,她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情qíng),走开了。

却不知道,他那边还有那么选项。

系统现一次出现一条提示:

系统反复公布了三遍。

世界那边已经炸开了,这样烧钱的玩家,简直是壕到没有人(性xìng)啊!

不但虐狗,撒狗粮也就算了!

光是这个虚拟的婚宴,竟然就花费了十多万啊!真金白银,十多万!

撒钱,也不过如此了。

顾一诺没有空关注世界,只是看到系统的提示。发了一条信息给陆已承。

一旁的玩家,朝黄泉地图奔来,接着,系统不断的提示,玩家某某某,结为夫妻。

这个游戏,燃爆了!

顾一诺将平板放到一旁,认真的对着合同。没有再关注游戏世界里。

而此时,游戏世界里,比现实世界,要精彩多了。

许瑞的帐号,一直在游戏世界里,那几条系统的提示,他全都看到了。

他以为,陆已承不会玩游戏,没想到,才第一天,他就和小诺成为全服第一对夫妻。

而且,不管是财富榜,战绩榜,人物风云榜,等级榜,一心之承,全都排在第一位。

“瑞哥,陆先生对诺姐的霸占(欲yù)也太强了,游戏里也非得结个婚,你看,他的称号,一言之诺的丈夫。那么多称号他都不用,偏用这个。”

“别光顾着玩游戏,数据要记录下来,各种补丁bug,尽快解决!”

“好的,好的!”

许瑞靠在椅子上,长长吐了一口气。

当游戏正式上线,对他来说也算是成功了,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可是,心里空空的。

因为,他最终,还是失去了最重要的。

……

顾一诺忙了一天,把合同的事(情qíng)确认下来,然后把工作分配下去。

直到陆已承过来接她下班,她才从电脑前,抬起头。

陆已承递上一杯温水,坐在办公桌上,看着她。

她接过喝了一口水,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盯了一天电脑,感觉肩膀都酸了。

陆已承立即按住她的肩膀,给她揉了揉。

“已承,我等一下想去逛逛。”

“你想去哪?”

“随便去走一走。”

陆已承拿起桌子上的钥匙,搂着她的肩膀朝外走去:“你是好久没有出去逛逛了,我带你去买些点东西。”

顾一诺跟着他,朝外走去。

车子直接开到了帝都最繁华的商圈,陆已承搂着顾一诺,朝商场的入口走去。

才走进去,顾一诺就看到千度的牌子,那么大的一家直营店,在这么繁华的的商圈,这么显眼的位置。

而且里面的顾客很多,看起来,生意不错的样子。

突然,她发现,一个包包摆在橱窗里,上面的图案好眼熟,再往一旁看去,这是一个系列的。

有手提包,还有单肩,双肩,手拿包,钱包,全是这样的图案。

“这好像,是我随手画的几副插画。”顾一诺愣愣的看着。

对于这些插画,为什么会出现在包包上,她还真是一点思路都没有。

“这是今年(春chūn)天的事(情qíng)了,(春chūn)季要上新,卫风给我看了一些产品图片,既然是你的公司,用你画的画做灵感来源,设计一(套tào)作品,再合适不过。”

“你不要告诉我,销量怎么样。”顾一诺立即摇头。她可是一点自信都没有。

陆已承搂着着她,贴在她耳边,“你求我,我才会告诉你。”

好吧,顾一诺真的有些好奇了!

“老公,你就告诉我,好不好?”

“不是这么求的。”陆已承故作矜持,不为所动。

她伸出手,勾着他的手指,晃了晃,撒撒(娇jiāo):“老公,你最好,告诉我吧,好不好?”

陆已承这才满意了,抬手捏了她的小俏鼻,“这一款包包,还有一款印花t恤,是第一季度的销量之王!”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顾一诺兴奋的快要跳起来了。

不过,仔细一想,好像销量再好也和她没有关系啊。

是陆已承的灵感,是卫风的设计,她全程都没有参与。

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店里走去,几个服务员仔细看了顾一诺一眼,立即上前,朝顾一诺鞠躬。

“顾总好!”

顾一诺愣住了,她们是怎么认出她来的?

她不知道,千度员工培训第一章第一句话,就是要千度旗的所有员工,都认识他们的**oss。

“你们去忙吧,顾总只是进来随便看看。”陆已承朝面前围过来的服务员说道。

“是。”

顾一诺看着店里的商品,好像比之前,种类更加丰富了。

“你的画和这些产品融合在一起,让人眼前一亮。”陆已承拿起一个包包,看着上面的图案。

“诺诺,你知道,这个系列,叫什么吗?”

顾一诺被问住了,摇摇头。

陆已承看着这副画。

画面很温馨,一个小女孩子带着草帽,站在野花野草丛中,望着朝阳升起的地方。在灿烂的朝阳下,有一颗小树。

她对那颗小树的颜色,做了处理,比朝阳的色彩还要明亮一些。

“这一个系列,叫停留。”陆已承轻声说道,拿着包包走到顾一诺面前。

“她向往着自由,却又不愿再往前踏步,停留在原地,仿佛是她最好的选择。也许,另一外世界,就像是那一片璀璨的光明,或许是生机勃勃的成长,但是,她愿意停下来,留在这一方天地。”

听着他的声音,顾一诺突然低下头,她不知道,他怎么会看出这一副画中的意境,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解读的那么准确。

她有一种,完全暴露在他眼中的感觉,自己的小秘密,被揭露的一点都不剩。

“对,就是停留。”她点点头,抚摸着这个包包上图案。

“你好久都没有换包包了,喜欢的话,挑一个。自己的老板都用自己公司的包包,这才是最好的广告。”

“一个怎么够?我要多买几个,就当是给小唯她们发奖励了。”顾一诺笑着朝一旁走去。

停留的系列,她自己要珍藏一(套tào)。

又选了几个款式不一样的包包,让服务员过来结帐。

“顾总,您好,一共是三万六千块。”

陆已承正准备拿卡,就见顾一诺已把卡掏了出来,“我自己来结。”

“好,你自己结。”陆已承也不坚持。

“这么多我也拿不了,明天早上九点半,你们送到这个地址。”顾一诺直接将锦色画室的地址写了下来。

明天,给小唯她们一个惊喜。

“好的,顾总。”一旁的服务员立即登记好。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才六点不到,还早。

“我们再去其它地方逛逛。”

两人拉着手,朝一旁的电梯走去。

二楼是一家挨着一家的珠宝首饰店,对于这些东西,顾一诺一点兴趣都没有。

“去看看吧。”陆已承拉着她,走进一家珠宝店。

“我都有那么多首饰了,都在家里放着呢,用不着买这些。”顾一诺拉着他的手小声的抗议。

“陆太太,去年的款式,你还好意思戴出去?”陆已承浅浅一笑,拉着她朝前面的柜台走去。

顾一诺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这个她可是一直都戴着呢。

陆已承拿起一条项链,朝顾一诺的脖间比了比。

“把这一条,拿出来给我看看。”

两人正在试戴,突然见杜芊芊母女二人走了进来,杜芊芊一看顾一诺和陆已承在里面,转(身shēn)就走。

被杜母一把扯住,拽了进来。

杜夫人走了进来,(热rè)(情qíng)的和陆已承顾一诺打招呼。

“已承,顾小姐,你们也在啊。”

“杜夫人。”陆已承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我也是,听说这里新来了一批珠宝,所以特意过来看看。”杜夫人说完,看向顾一诺面前的盒子里,摆着的几条项链。

“顾小姐的眼光真不错,这几条项链,真的是好漂亮。”

顾一诺不好意思开口。那几条,都是被陆已承挑剩的,他没看上。

本来就没有什么心思买,又遇到杜芊芊,她就更不想买了,只想离开这里。

不过,这一次,杜芊芊总算是得到个教训,在她面前,再也没有以前飞扬跋扈高高在上的姿态。

反而,都不敢和她正视一眼,气势明显弱了。

看来,这一个亿,算是一个血泪的教训。

“顾小姐,你还没有付钱吧?这几条项链,我真的是太喜欢了,你不会怪我夺人好好吧?”

“杜夫人,你喜欢的话都买下来,刚好,这几条,我都没看上,太老气了,很适合你。”顾一诺笑着回应。

杜夫人气得差点没喘过气,再一看价钱,直接倒抽了一口气。

她看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怎么会那么贵?

“已承,我们去别家看看。”顾一诺抬手,挽上陆已承的胳膊。两人直接无视这母女二人,朝外走去。

杜夫人放下手中项链,这么一条就几十万啊!

“请问这位夫人,要帮您包起来吗?”

“包什么包?这么老气,我才不要!”

服务员一听,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老女人,分明是买不起!

“买不起就买不起,还拽什么拽。”

要不是这母女二人走进来,说不定就卖出去一条了!

刚刚那位小姐,手上带的那个钻戒,就算是她卖了那么多年的珠宝,也没见过,成色那么好的!

杜夫人憋了一肚子气,以她的(身shēn)份,还没有到被一个服务员看不起的时候。

不过一想着,几十万块钱她就(肉ròu)疼。她今天不过就是十万以内的预算!

顾一诺回头朝那个店里望了一眼,杜夫人正要走出去,突然看到顾一诺在往她这边看,她立即回头走回店里。

“把我刚刚看到的项链给我包起来!”

顾一诺转过头,虽然她听不到那边的店里在说什么,但是看杜夫人的反应,应该是不准备买的,结果又改变了主意,买下了。

她真的很不懂,这些人的世界。

只要是她觉得,不需要的东西,不管贵((贱jiàn)jiàn),她一定不会买。

“在看什么?”陆已承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没什么,我们去楼上看看吧。”

“好。”陆已承带着她,上了三楼。

三楼,有一个大大的游戏厅,很多小孩子在里面玩,顾一诺看着屹立在游戏厅正中央的旋转木马,走了过去。

“我可不可以玩那个?”

“你要想玩,我带你去游乐场。不过,今天不行。”

“去什么游乐场啊,都是一样的旋转木马,我从来没坐过,我想玩。”顾一诺拉着他,朝这边走了过来。

二十块钱一张票,顾一诺从包包里掏出四十块钱。

“两张!”

陆已承正准备接过她的包包,让她去坐,她却拉着他直接跑了过去。

“诺诺!”陆已承立即拉着她的手,停下脚步。

不会是让他和她一起坐吧?

“我买了两张票,你陪我!”

“我才不要坐这种东西!幼稚!”陆已承直接退后三步,酷酷的转(身shēn)。

一分钟后……

陆已承坐在粉嫩嫩的小红马上,高大的(身shēn)躯与这里的画风,格格不入!

小朋友们,齐齐的盯着这个(阴yīn)沉着脸的大朋友,原本的笑容都僵住了。他们觉得,好像坐了一个假的旋转木马!

负责启动这个娱乐项目的工作人员敢保证,这是这一天,小朋友最少的一次。

顾一诺拿出工作人员送的粉粉的兔子耳朵,戴到陆已承的头上。

陆已承抬手准备扯下来,一看顾一诺委屈的样子,立马妥协。

“陆先生,你开心一点!要开始旋转了哟!”顾一诺朝他甜甜一笑。

陆已承立即伸出手,把自己的脸扯出一个笑容的样子。

是的,他非常开心!

旋转木马开始转动,顾一诺坐在陆已承(身shēn)边的位置,不时的扯一扯他头上的兔子耳朵!

突然,旋转木马开始一上一下,陆已承不知道,这个玩意还这么玩!差一点跌了下去!

只见他的大长腿,不管木马上去还是下来,都没有办法离开地面,画面简直说不出的滑稽。

顾一诺笑捂着肚子,话都说不出来。

陆先生扶着粉粉的小马头,一脸生无可恋。

这是他经历的,最漫长的五分钟……

旋转木马停了下来,陆已承长腿一抬,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顾一诺跑下来,一看工人员竟然在发糖,也排队去领了两个棒棒糖。

“已承!”

陆已承一回头,小东西直接蹦起来,往他嘴里插了一个东西。他下意识的张嘴咬住,甜甜的味道,在他的舌头弥漫。

顾一诺剥开自己的那个,塞到嘴里,开心的眯起双眼。

“我还想玩!”

“不准再坐旋转木马!”

“好!我们去玩那个!”顾一诺指着一旁的小火车,刚好两个位置。

陆已承的表(情qíng),是拒绝的。

一分钟后……

污污污……

小火车开起来,顾一诺坐在前面,陆已承坐在后面,一脸嫌弃。

这都是什么鬼东西,简直是闹心!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

一分钟后,小火车项目结束。

顾一诺拉着陆已承,朝另一边跑去。

“是哆!哆!”顾一诺拿着鼓棒,小脸气鼓鼓的看着陆已承。

“我刚刚敲的是哆!”

“gimeover!”

“你看你,都是你,你打错了!”顾一诺抱怨道。

陆已承直接拿过鼓棒,一个人完成,一个音符都没错,直接满通关。

“难道是我错了?”顾一诺对自己产生了质疑。

陆已承给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

是谁,听着“哆”拼命的往“啦”上敲!?

一秒钟以后,顾一诺已经把这个问题抛开了,她发现了更好玩的!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要七点了。

“诺诺,不能玩了!”

“不,我还要玩!”

“你不知道,我们今天七点整要结婚吗!”

突然,四周诡异的安静下来,看着这两人,刚刚他们没听错吧,这两人七点要结婚?

这都几点了,还在这里玩?

心真大啊!

结婚?对于当事人之一,顾一诺一脸懵((逼bī)bī)。

仔细想了想,才明白,他说的是游戏里的结婚,七点整,迎亲!

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此时,距离七点整,还有十分钟,整个服务器的玩家,全都聚集在连理村里。都要爆满了!

都为了围观这第一对新人,土豪的迎亲现场。

还有大量的灵丹妙药可以免费得啊!

陆已承找了个餐厅,拉着顾一诺坐下,两人同时拿出手机,登录各自的帐号。

“我应该怎么做?”

“系统会有提示的。”陆已承简单回答。

顾一诺发现,一上线,她就被安排在了一个喜庆的房间,有一个npc喜娘和她对话。

她按提示((操cāo)cāo)作,人物角色,换上了一(身shēn)喜服。

陆已承上线后,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接受了所有的任务之后,骑上一匹俊马。

这游戏,之所以这么火,画面之精美不说,代入感特别强。

人物可以通过角度调节,是模拟现实视角。

迎亲环节很简单,就是陆已承的角色人物,按着要求,在连理村的大街上,招摇过市,去到顾一诺的角色所在的位置,把花轿里的顾一诺,迎娶到自己的家里。

连理村还有个副本,系统送的,是个茅草屋,可以通过升级,提升自己的家的挡次。

顾一诺((操cāo)cāo)作自己的角色,已经上了花轿。

接下来,就没有她什么事了。

“我点菜了哈。”

“点吧。”

陆已承那边,就要忙一些,基本也是他在((操cāo)cāo)作。

天降红包雨,(情qíng)人结连理。

突然游戏的世界里,下起了红包雨。

游戏世界,已经炸开了,这些可不是道具红包,这可是真钱啊!现金红包啊!

迎亲一条街,全是抢红包的角色。

“瑞哥!有大量的用户涌入,目前排队已经排到一千多位了,这样下去,我们的服务器受得了吗?”

许瑞也在看数据,“再接一条数据,我们之前不是还有所保留吗?”

“好的!好的!”

这才第一天,就能这么火爆的场面,是许瑞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他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陆已承和小诺的这一场婚礼,没有这么多话题,今天也不会火爆到这种程度!

这也是,一种营销手段,他又上了一课。

实力很重要,经营更重要。

一场迎亲,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顾一诺一边吃着,一边关注着游戏的画面。

“怎么这一会好卡?走了五分钟了,好慢。”

“诺诺,你就那么等不及洞房花烛?”

顾一诺抬头,瞪了他一眼,“我等着你,我看你怎么洞房花烛?最多也就是熄个灯,拉个帘。”

陆已承淡淡一笑,没有反驳。

突然,手机画面恢复正常,速度也比刚刚快了,不怎么卡了。

这个婚结的,吃饭都不能好好吃,还得时刻关注着进度。

陆已承也放下手机,吃饭。

游戏世界里,一片狂欢,参加一场婚礼,比他们打半个月的副本得到的东西还要多,还要牛。

喜宴结束,连理村里,恢复宁静。

“我怎么动不了了!”顾一诺发现,她的角色,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

“嫁夫随夫,你现在应该是被我控制着。”陆已承回到连理村的副本。

顾一诺被眼前,这个气派的庄园给吓到了。

“系统不是给了一间茅草屋吗?为什么你的是大庄园?”

“买的。”

她服!

“玩个游戏而已,你这么认真干嘛?”

“茅草屋里,估计连吹灯拉帘都做不到。”

她无言以对。

接下来,还是npc,对话完了之后,房间就剩两个人了。

陆已承突然抬起头,朝她问道:“吃饱了吗?”

“吃饱了。”

“吃饱了回去吧。”

“现在还早,我想再玩一会。”

陆已承直接起(身shēn),将她拉了起来,“明天再带你玩。”

两人的手机,都没有退出,还是刚刚洞房花烛的一幕。男(性xìng)角色站在那里,凝视着女(性xìng)角色,女(性xìng)角色,低着头,一脸(娇jiāo)羞。画面,说不出的甜蜜。

回到家里,老爷子看着两人,询问道:“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陆已承直接拉着顾一诺朝二楼走去。

顾一诺挣扎了一下,没从他手里挣脱,“已承,你急着干什么啊?”

才到二楼,陆已承直接把她扛了起来。

“你说急着干什么?当然是洞房花烛!”

------题外话------

二暖又来求评价票了~

有一个新人pk榜,是靠评价票上榜的,二暖一直都有在榜上,结果今天一看,没了,没了,没了……

甩出榜了~

跪求各位小仙女们,举高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