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哼哼两声,撒撒娇/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婚蜜宠:老公,(套tào)路深最新章节!

顾一诺被他直接扔在(床chuáng)上,还是懵的。

他立即靠了过来,一边解开自己的上衣,一边朝她吻了过去。

“现在,我就看看,能不能把这洞房给入了!”

顾一诺突然逃到(床chuáng)的一角,抱着枕头朝他扔了过去:“我说的是游戏!”

陆已承将枕头抓住,“诺诺,我也是在和你玩”游戏“!”说完,他直接将枕头放在面前,朝他招招手,“枕头这个道具,可以试一试。”

看着他邪(性xìng)的笑容,顾一诺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个游戏不好玩!我不要玩!”她试着从(床chuáng)的另一边往外逃,“我还没有洗澡,我要去洗澡。”

看准一个机会,她立即朝一旁跑去。

陆已承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将她拽进怀里。

一股(热rè)浪,朝她扑面而来,她的小手,猛得缩了回来,不敢碰他滚烫的(胸xiōng)膛。

“你喜欢浴室?”

“我才没有。”她立即将小脸转到一旁,呼吸的味道,都是他独有的气息。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老婆,今天晚上,我们要尽(情qíng)的享受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许久,浴室里传来一阵惊呼,“陆已承,小心你的腰!”

……

次(日rì)一早,陆已承准时醒来。

怀中的小女人还在沉沉的睡着。他缓缓挪动着(身shēn)子,起(床chuáng)。

从衣柜里拿出一(套tào)休闲运动(套tào)装换上。

原本他出院后整理出来的房间,装了一些运动器材,他每天都会花出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体能训练。

挥汗如雨的训练过后,陆已承直接走到二楼,冲了个澡。

顾一诺睡得很沉,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从浴室走出来,陆已承发现手机上提示了一条信息,是昨天晚上发过来的。他拿起手机,打开对方发来的文件。

是珍(爱ài)一生发来的婚礼策划方案。

这已经是第四(套tào)了。

看完这个方案,陆已承朝(床chuáng)边走过去,将还没有睡醒的顾一诺,紧紧的搂在怀里。

小女人像只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换了个姿势继续睡,陆已承又挨了过去,紧紧的和她贴在一起。

顾一诺被他(骚sāo)扰醒了,不满意的蹙眉。“我还要睡~”她觉得好酸软,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昨天晚上,他真的是榨干了她的最后一丝力气!

“睡吧,再睡一会。”陆已承宠溺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她闻到,他的(身shēn)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好像刚刚洗过澡,睁开沉重的双眼,朝他望了一眼又疲惫的闭上。

“几点了?”她轻声呢喃着。

窗帘是拉着的,屋里的光线很暗。

“八点了。”

“啊!”顾一诺仅剩的一点睡意也消失了,挣扎着坐起来,揉了揉蓬乱的头发,“八点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啊!我还要上班。”

陆已承把她重新按回(床chuáng)上,“今天放一天假。”

“不行,今天有很多事(情qíng)要做!”顾一诺又挣扎着爬起来。

都是他,一天到晚的折腾她!

“从今天晚上,我强烈要求,我们分房睡。”

“刚刚新婚,就要分房?”

“分!”顾一诺斩钉截铁的说道。

“老婆,我是哪里侍候的不够好吗?还是让你不满意了?”陆已承搂着她的小(身shēn)子,两人又滚成一团。

“陆先生!你能不能稍微的节制一下!这种事(情qíng)做多了伤(身shēn)!”

“我觉得,做得少更伤(身shēn)!”

“你这也叫做得少?”顾一诺暗暗磨牙。

“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刚刚合适。”

顾一诺被他压着,这样的谈判姿态,对她来说,一点都不利。

他的腿,趁机挤了过来,一只手已经撩起她的裙角。

“老婆,要不要重温一下昨天晚上的旧梦,你再确定,要不要和我分(床chuáng)睡。嗯?”

“混蛋!”顾一诺吃力的推了他一下。他的(身shēn)子,简直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她无法撼动。

“你起来,我要去上班了。”

“今天不要去了。”

“必须得去,你不用上班吗?这个点了,你怎么还在家里!”

“我是有周未的!”陆已承提醒道。

“我没有!”顾一诺又推了他一下,他还是纹丝不动!“你快一点起来。”

“你都摆好这种姿势了,你还忍心让我起来?”陆已承说完,飞快的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她突然感觉,(情qíng)况越来越不妙。

昨天晚上,被折腾的这么惨,她可不要早上一睁眼又被他虐一遍,也不知道,他的精力为什么会那么好!

“你起不起来?”

“不起!”

顾一诺突然抬头,朝他肩膀上咬了过去。

突然,头顶上传来一阵闷哼,别提有多**,她准备暗暗使力,还是舍不得。

陆已承低声笑了一阵,突然朝她的肩膀上咬了一下。

“啊!”顾一诺痛呼一声。

陆已承松开她,抬起的揉了揉她的头,才从她的(身shēn)上起来。朝自己的肩膀上一瞧,两排整齐的小牙印,看起来像朵花一样。

再看她的肩膀上,也有一道这样的印记,眼底的笑容,不断扩散。

“(情qíng)侣款!”

顾一诺直接无视他。

“老婆,你每天那么忙干什么?周未了都要休息。”

“赚钱!”顾一诺绕过他爬下(床chuáng),然后又回头朝倒在(床chuáng)上男人望了一眼。

只见他的(身shēn)上穿着一条休闲裤,头枕在手上,惬意的躺着。

上(身shēn)是一件背心,紧(身shēn)的,因为他的动作,往上提了一些,露出他匀称的腹肌,平坦的小腹,以及隐约可见的人鱼线。

她不止一次,看过他的(身shēn)材,但是,到现在为止,她看到还是会脸发烫,心发慌。连忙转(身shēn),朝洗手间跑去。

陆已承看着她的模样,吹了个口哨。

“老婆,你敢说,你对我,没有非份之想?就刚刚,你看我的眼神,我就感觉到了。”

“流氓!”洗手间里,传来顾一诺的怒吼。

在陆已承炽(热rè)的凝视下,顾一诺艰难的换好衣服,下楼去吃早餐。

陆已承已经吃过,在客厅里等着她。

看着餐桌前,安静吃早餐的小女人,他想和她谈一谈结婚的事(情qíng),虽然她还不够年龄,但是可以把婚礼先办了。

“我吃饱了,我们走吧。”

“好。”陆已承起(身shēn),帮她拿包包。

车子缓缓驶出别墅区,陆已承将手机递给顾一诺,“给你看样东西。”

顾一诺接过,一打开,呈现在她眼前的,就是那份婚礼的策划方案。

在世界上,最美的海岛举行婚礼,应该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qíng),顾一诺被照片上的风景,迷住了。

海天相接,风景如画,如梦如幻。

她的心里,有些疑惑,她记得,珍(爱ài)一生的那个总监,好像给她打过电话,她不是让他们退掉了定金吗?

怎么还会有这样一份婚礼策划?

“喜欢吗?”陆已承轻声询问。

“喜欢。”顾一诺点点头,不断的往下拉。

“听说,夏季是这个海岛风景最美的时候,不如我们趁这个海岛最美的时候,把婚结一下吧?”

顾一诺还在看着手上策划,突然听到他说要结婚,立即抬起头看着他。

夏季,不就是现在吗?

“你是说,现在?还有十多天,我就要开学了!”

陆已承笑着握住她的手,“我们,可以在那里办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婚礼,然后,再回来办婚宴。”

“会不会,太仓促了?”

“珍(爱ài)一生,都准备好了,只看我们要不要去。”

“已承,我接了那份合同,想在开学前把手上的事(情qíng)处理的差不多,开学后,毕竟时间就没有那么充裕了。”顾一诺将手机放到一旁,小声解释。

陆已承没有出声,一直到车子开到锦色画室,车里的宁静才被打破。

“已承,等我一满二十岁,我们就去领证。”

一直紧绷着脸,不太开心的陆已承,听到她的声音,神(情qíng)缓和了一些。转过(身shēn),看着她一脸讨好的模样,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柔声道:“好。”

顾一诺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你回去吧,不用在这里陪着我了。”

“我刚好,也有点事(情qíng)要去处理一下,下午过来接你。”

“好。”顾一诺下了车,朝他挥挥手。

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马路的尽头,她才转朝,朝画室走去。

“诺姐,早。”

“小唯,把资料准备好,我今天争取,把画稿全都交给客户,让他们确认。”

“好的。”

来到办公室,顾一诺立即进入工作状态。

打开电脑屏幕的一瞬间,自动屏保上,跳出的是一张海滩的照片,她的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浮现出陆已承给她看的那份婚礼策划方案。

这一生,她很珍惜,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也很满足,现在的状态。

完成学业,好好的经营自己的画室,是她这一个阶段的目标,也是对她的一种肯定。

她其实,是有些害怕,害怕拥有的太过美好,到最后,会像是泡沫一样。

会破碎,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

军区总部办公室

苏以菲笔直的站那里,苏家老爷子坐在办公桌前,看着面前的这份资料。

“你真的确定,要离开军区?”

“是的。”

“以菲,当初,我也没有要求,你必须像你的哥哥们那样,在军区大院里生活一辈子。但是这些年,看着你的成长,你的能力,你的付出,我以为,这是你所向往的,但是,现在爸爸有看不懂了。”

“看不懂什么?”

“看不懂,你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优秀,又是为了什么,付出了这么多。现在,又是为什么,放弃这些。”

“爸爸,这些事(情qíng),我心里清楚就好。”

“罢了,你一直都让爸爸很放心,知道自己的是什么,爸爸也不阻拦你,离开军区后,就考虑一下,和裴熠的婚事,你也不小了,女孩家,迟早都是要嫁人的。”

苏以菲没有接话,离开军区,她的心里有些不舍。

这么多年,她有多努力只有她自己知道,只为了,能够和陆已承拉近距离。当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站在他的(身shēn)旁的时候。他却做出了另外的选择。

所以,她也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从陆已承将她从那个暗无天(日rì)的屋子时救出来,从她看到光线中他的(身shēn)影,她就再也停不下,追逐他的脚步。

她抬起手,敬了一个礼,转(身shēn)离去。

刚回到苏家,就见不远处,停着一辆车子,杜芊芊立即打开车门,笑着朝苏以菲走过来。

“以菲,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

“你怎么不进去?”

“我……我还是不进去了,而且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苏以菲有些诧疑的看着杜芊芊,至从上次的事(情qíng)过后,杜芊芊是真的老实了。

不过,这可不是她想要的局面。

“你有没有空?我请你喝咖啡。”

“好啊,我刚好有空。”苏以菲笑着转(身shēn),将车钥匙递给管家,跟着杜芊芊,上了她的车。

杜芊芊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讨好苏以菲。

她现在连苏以溟的面都见不着,心里好慌。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必须得主动出击。这可是她的终(身shēn)大事,比什么都重要。

“以菲啊,最近以溟还好吗?”

苏以菲又怎么会不知道杜芊芊来找她的目的,就是想借她来讨好她哥哥。

她料想,和杜家定婚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其实,她真不知道,她哥哥,是不是最后真的会娶杜芊芊。

“他很好,最近军区事(情qíng)比较多。”苏以菲笑着回应。

杜芊芊来这一趟,心里是没底的,一听苏以菲这么说,立即有了几分希望。从苏以菲的态度来看,还不是那么排斥她。

“你也知道,陆已承离开第四军区后,军区的事(情qíng)特别多,我哥最近都没怎么回过家。”

“那也太辛苦了,你让他千万要注意(身shēn)体,别太累了。”

“嫂子,你也要多关心一下我哥,这些话,不能让我代劳。”

嫂子?杜芊芊听到这一声称呼,兴奋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苏以菲这是承认她的(身shēn)份了?

有了苏以菲的承认,她嫁进苏家,还会远吗?!

“以菲,你也知道,上一次的事(情qíng)我被顾一诺给狠狠的坑了,惹怒了你哥,他现在都还不理我。”

苏以菲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

上一次的事(情qíng),可以说是她挑起来的,把杜芊芊当枪使了一回,这杜芊芊还没有发觉。真是蠢到家了!

不过,也正是让她通过这件事(情qíng)才看得出来,在陆已承的心里,顾一诺有多么重要!

就在陆已承,强行出院那一段时间开始。陆夫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她疏远,甚至是有些敌意。

陆夫人这路条,是走不通了。

所以她现在,要从顾一诺的(身shēn)上下手。

陆已承越是对顾一诺好,她的心里就越嫉妒,嫉妒的快发疯了!

“前段时间,我哥说需要一个亿,让我先在裴熠那里拿一些钱给他。我才知道事(情qíng)发展成那样。”

“以溟他……找你拿的钱?”杜芊芊猛得踩了一下刹车。

她简直不敢相信,苏以溟竟然会为了她,张嘴向别人借钱。他怎么会到了这个份上?

不过,一个亿也不是小数!

一想到苏以溟为了她竟然做到这个份上,她的心里更难过了。

怪不得,以溟会生她的气,不肯见她。

苏以菲看到杜芊芊有这么强烈的反应,继续道:

“你可能不知道,我舅舅的事(情qíng)。陆已承查了我舅舅,连带着也影响了我哥。苏家又不像陆家,经商几十年。家底本来就不如陆家,这一次,为了你的事(情qíng),我只好去找裴熠张口。”

“以菲,太谢谢你了!”杜芊芊差一点感动哭了。

“都是一家人,说谢谢就太客气了,不过这一次,顾一诺的所作所为,真的是让我哥太为难了。”苏以菲说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她知道,这件事(情qíng)和顾一诺没有关系,这样的手段,完全是陆已承的作风,不过杜芊芊一口咬定顾一诺,她倒是乐意见得这样的结果。

“以菲,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给你哥哥惹麻烦了。”杜芊芊的心里,全是愧疚,都是因为她把以溟害成这样。

苏以菲听杜芊芊这么说,一脸诧疑,这还是她认识的杜芊芊吗?

难道是这一个亿教训太深刻了,竟然让杜芊芊收了(性xìng)子?她还等着,利用杜芊芊,好好的对付顾一诺呢!

“我见过顾一诺,感觉她(挺tǐng)单纯的样子。”苏以菲继续这个话题。

“单纯?!”果然,杜芊芊立马就炸毛了!“以菲,你可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那个女人不简单着呢!”

“真的吗?”苏以菲还是不相信的样子。

“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告诉你,顾一诺那个((贱jiàn)jiàn)人,勾引男人最有一(套tào)!我有一个朋友,就被她抢走了心上人,顾一诺还装得一副无辜清纯的样子,亏我还以为,陆已承多有能耐呢!还不是被一个顾一诺,耍得团团转!”

苏以菲的眼底,飞速的闪过一丝笑意,转(身shēn)杜芊芊的时候,脸上立马换了一副担忧的神(情qíng)。

“芊芊,你知道苏家和陆家前一段时间发生的过节吧?”

“你是说,陆已承出事失踪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吗?”杜芊芊有些心虚。

“对啊,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还说我哥要将陆家赶尽杀绝,诋毁顾一诺的名誉什么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小人,竟然在背后这么黑我哥。”苏以菲说完,看着杜芊芊的反应。

她知道,那件事(情qíng)是杜芊芊做的,结果,反被顾一诺咬了一口,连带着,苏家也被推上风口浪尖。

果然,杜芊芊一脸尴尬,没有接话。

“你说,这事会不会和顾一诺有关?”苏以菲继续装无知。

“什么?”杜芊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她反应过来时,立即说道:“对,对,和她脱不了干系!”

“这么来说,还真有点羡慕陆已承了,有这么一个有手段的女人在他(身shēn)边。”

杜芊芊一听,心里不是滋味,“以菲,我对你哥哥也是全心全意的,我什么都能为了他去做。”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杜芊芊立即点点头。

“嫂子,有你这一句话,我就放心了。”

“以菲,你哥他现在都不理我,你可一定要帮帮我,让我们的关系缓和一些。要是以后,以溟他有什么因难,只要是我能帮得上的,你可一定要告诉我!求求你了。”

“嫂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你真的是太好了,以菲。”杜芊芊感激的看着苏以菲。

以前,她以为苏以菲高高在上,总是不好亲近,现在来看,并不是那么回事,看来,这一次,她是来对了。

……

位于帝都的国际展览中心,有一场巡回画展。

顾一诺收到一张邀请函。

拿着这一张邀请函,她的心里有些矛盾,确定不了,究竟要不要去看看。

从白聿离开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

当她收到这份邀请函的时候,才知道,他又出了一个新系列的作品。

陆已承提着一份精美的蛋糕盒,走上二楼。这是他特别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去给她买的,巧克力蛋糕。

听说,女人那几天,心(情qíng)非常烦躁,吃点巧克力可以缓解。

“老婆。”

顾一诺抬头,朝门口的方向望去,看到陆已承提着蛋糕走了进来。

“你去买蛋糕了?”

“巧克力味的。”陆已承打开,摆在她面前。

“新出的口味吗?以前没有见过,你怎么不买大一点?爷爷也喜欢吃。”顾一诺看着面前的小蛋糕,她感觉都不够她一个人吃的。

“爷爷不适合吃太甜的,前两天去医院复查,医生交待过。”

“也是!”顾一诺点点头,盯着面前的小蛋糕,“总感觉,有一种背着爷爷偷吃的负罪感。”

陆已承拿起甜品勺,直接塞到她嘴里。

丝滑的巧克力,入口即化,带着独有的浓郁的香味,弥漫在唇齿间。顾一诺满足的闭上双眼。

“太好吃了!”

陆已承突然朝她靠近,舌尖卷起她唇角残留的那一点点巧克力。

顾一诺立即睁开眼,看着他在放大的俊颜。

“好吃。”

“你好恶心!”

“恶心吗?你的(身shēn)体,哪里是我没有尝过的?”陆已承坐在办公桌上,带着笑意,看着她的脸,一点点变红。

能不能让人好好的吃个蛋糕!?

陆已承拿起小勺子,又朝她的嘴里喂了一口。一转(身shēn),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邀请函,拿起来看了一眼。

“你要去看这个画展吗?”

“有点犹豫,不知道究竟去还是不去。”

“为什么犹豫?说说原因,我来给你分析一下。”陆已承将邀请函放到一边,认真的看着顾一诺。

“你真的要我说?”

“嗯。”陆已承点点头,就在她要开口的时候,突然提醒道:“你最好先想好,斟酌一下。”

顾一诺抬手朝他拍了一巴掌,“你还是在意的!算了,我不说了。”

陆已承起(身shēn),将她抱了起来,他坐在她原来的位置,把她安放在自己的腿上,“我才不在意他,虽然,他对你居心不良,不过没有用武之地,我就知道,我老婆的心里,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

顾一诺被他逗乐了,抬起手,勾着他的脖子,靠了过去。

“认识白聿之前,怀着一颗崇拜的心(情qíng),认识他之后,又被他的才华所吸引。”

“注意用词。”陆已承板着脸提醒。

顾一诺抬起头,朝他脸上亲了一下。

陆已承的心里,顿时舒服多了。

“继续说。”

“后来,我知道他对我,不是我对他的那种关系,觉得最好是保持距离,我不想和他再有什么交集,哪怕像他说的,是朋友,师生,知己都好,我觉得,这对他,是不公平的。”

陆已承点点头,他完全赞同,她和白聿保持距离。

“但是,我是个学美术的,名家画展,对我又有着非一般的吸引力,所以,就矛盾了。”

陆已承端起桌子上的蛋糕,一口一口的喂到她的小嘴里。吃完后,他抽了一张纸巾,给她擦擦嘴,抱着她朝外走去。

“你快放我下来!”顾一诺抬手,朝他的肩膀上捶了几下。

陆已承干脆,直接把她扛在肩膀上,朝楼下走去。

“陆已承,你快放我下来!”顾一诺还在挣扎着。

她这个样子,被小唯她们看到,脸往哪放啊!

“陆先生,诺姐,慢走啊!”小唯早就对这种(情qíng)况,习以为常了。

只要陆先生一来,她就算是有再紧的工作,都会先放一放,绝不去打扰陆先生的诺姐。

顾一诺被陆已承塞到车子里,小脸因为他刚刚的行为,涨得通红。

“我们去哪?”

“去看画展啊。”陆已承帮她把安全带扣上。

“可是,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去啊!”

“有老公陪着,你就可以去,要是没有老公陪,就不准去。明白吗?”陆已承启动车子,朝着画展的方向开去。

顾一诺坐在车子上,心(情qíng)突然就平静下来。

“其实,我前面的纠结,根本就没有必要,对不对?”

陆已承笑了笑,“当然,我只要打个电话给我,哼哼两声,撒撒(娇jiāo),告诉我,你想去看画展,就可以了。”

顾一诺抬手,他手背上,拍了一巴掌。

“我不哼!我才不哼哼!”她瞪了他一眼,对于他这个要求,简直是羞于启齿!

“适当的叫喊,是一种(情qíng)趣。这个家庭作业,怎么都完成不了,看来,要加强训练才行。”

“我才不要!”

两人一路上,吵吵闹闹,一直到国际会展中心才停下来。

画展里,已给来了很多人,这一次展览的不止有白聿的画,还有其它知名画家的作品。不过,是以白聿的画为主题。

最显示的位置上,摆着这一次白聿出展的作品。一共十幅画,是一个系列。还是他一贯的画风,颜色鲜艳饱满。

白聿给这一系列的作品,取名为《荒芜》

顾一诺站在一副一人多高的画作前,看着这一片,被阳光洒满的白桦林。

这幅画,视角很奇特,不管站在哪个方向看,都好像处在正面,而看到的内容,又是不一样的。

顾一诺所站的地方,白桦林已经成了背景,画的主题,是湛蓝的天空,那一朵悄然飘过的云。

白聿这一次的画,内容很空洞。

这是顾一诺看到这些画的时候,第一个念头。

《荒芜》也十分的贴合这些画的意境。

听说,这一次的画展,白聿并没有过来,现在,他也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请问,那一(套tào)《荒芜》出售吗?”一人,走向画展的工作人员,询问道。

“不好意思,这一系列的画,是白聿老师,各人收藏的,只供展览,不对外出售。”

“那真的是太可惜了。”

陆已承抬步走上前,搂着顾一诺的肩膀,“盯着这几幅画,看了那么久,真的有那么好看吗?”

“我们回去吧。”

“其它的画,不要再看看?”

“不看了。”

“老婆,你这样,让我有一种,是专程来看白聿的画的错觉。”陆已承的口气酸酸的。

“这不是你的错觉,我就是来看他的画的,你不是说了吗,和你在一起,就可以过来。”顾一诺笑着反驳。

“真想把这几幅画买回去……”

“啊?”

“买回去烧了!”陆已承又说完后半句。

“你小点声,小心被白聿的粉丝给打死。”顾一诺拉着他,朝外走去。

看完画展,她的心(情qíng),突然格外的轻松。

“时间还早,想不想去玩?今天晚上,我有一个应酬,可能要很晚才回来,现在刚好有时间,陪陪你。”

“陪我去逛一下书店吧。”

“好。”

……

与帝都相临的一块开发区,现在正在公开招标,出售商业用地。

陆已承今天晚上,就是冲着这件事(情qíng)去的。

他想拿下那块地。

晚上八点,汇豪酒店,权贵云集。

陆已承只(身shēn)一人,出现在宴会中,这是一个以交流为目的宴会,大家都是冲着下个月的公开招标而来的。

苏以菲挽着裴熠的胳膊,游走在人群之中。

现在的她,已经俨然一副裴太太的姿态,出现在裴熠的圈子里。

裴熠,三十七岁,在国外长大,十年前才回到国内发展,裴家的圈子,不在帝都,都在沿海发达城市。

裴熠为人十分低调,也没有出现在富豪榜上。

但是,近年来,细数一下裴熠名下的产业,由他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简直让人觉得恐怖。

然而,用裴熠自己的话来说,国内的这些只是副业,主业,都在国外。

“裴总!你好你好。”一个人举着酒杯,一脸讨好的看向裴熠。

“你好,王总,好久不见。”

“难得裴总还记得我,真是倍感荣幸。”

“哪里,哪里,王总在自己的专业领域的成就,让裴某望尘莫及。”

两人,相互客(套tào)着。

苏以菲跟在裴熠(身shēn)边,带着淡淡的笑容。

在这样的场合,不得不说,她依然很耀眼,高挑的(身shēn)材特殊的气质,再加上她的(身shēn)份和地位,轻易的就能艳压群芳。

让人没有想到的,在军中长大的苏家大小姐,交际能力竟然如此出色。在裴熠的(身shēn)边,完全是锦上添花。

陆已承的出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苏以菲第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那个出众的(身shēn)影。

“以菲,陆先生是你的上司,我们去打个招呼吧。”裴熠握着苏以菲的手,朝陆已承的方向走去。

陆已承看着来人,接过侍者递过来的酒杯,迎了上去。

“陆先生,你好,你好。”

“裴总。”

“上一次,刘先生的酒宴上,没来得及和陆先生打个招呼,实在是失礼。”

上一次的酒宴,发生的事(情qíng),可真是记忆犹新。

陆已承笑了笑,“让裴总见笑了。”

“哪里,陆先生年轻有为,多少女人趋之若鹜,男人嘛,桃色新闻都没有,那就不叫男人了。”裴熠笑了笑,举起酒杯。

“陆少。”苏以菲举起洒杯,朝陆已承敬去。

陆已承抬手,碰了一下,三人,一饮而尽。

苏以菲握着酒杯,心里万般不是滋味,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看她一眼。

“陆先生要是有空的话,我们可以互相交流交流,还有很多事(情qíng),想要向陆先生请教。”

“请教不敢,裴总若是有兴趣,我倒是可以奉陪。”

“陆先生,请。”

陆已承跟着裴熠朝前方走去。

这个裴熠,深不可测。

他曾派人去查过裴熠的家世,裴熠竟然是个孤儿。也就是说,完全没有家族的支撑,一人打出的天下!

裴熠将陆已承领到他包下的一个专属的包间,里面已经坐了几人,对陆已承来说,这些人都不陌生。

“哟,这不是陆少嘛!还是裴总面子大,竟然把陆少都请来了。”

“来来来,陆少,我敬你一杯。”

陆已承端起酒杯,朝屋里的几分回敬。

才刚刚坐下,门开了,一个打扮(娇jiāo)艳的女人,领着一排穿着清凉的姑娘们,走了进来。

“裴总,都是最好的!新入行的。还是第一次坐台,还希望做的不好的地方,裴总多担待。”

“都留下吧。”裴熠弹了弹手中的烟,随口道。

“快过去侍候着,机灵点,嘴甜点。”

十多个姑娘,朝在场的几个人(身shēn)边坐去。

“以菲,很晚了,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裴熠朝(身shēn)旁的苏以菲说道。

“好的。”

“回我们家吧?”裴熠意有所指。

“不了,你玩得开心点,我明天要陪我妈妈去做个检查。”

“好。”裴熠捏了捏她的手,眼中有些失望。

外面的女人和他要娶的女人,完全不一样。他不相信,一个女人,可以大度到,让他和别的女人,玩得开心一点。

只有一个解释,苏以菲的心里,没有他。

苏以菲站起来,朝面前的几人说道:“我先回去了,你们玩得尽兴。”

“裴总,你也太有福气了,你看苏大小姐多宽宏大量,简直就是后宫之主的气度。”

苏以菲尴尬的笑了笑,目光朝陆已承望了一眼。

这一道眼神,没有逃过裴熠的双眼,他不动声色,站起来,“我送你出去。”

苏以菲先走出去,前面,是长长的走廊,灯光昏暗。

突然,她的手腕被人拽住,被抵在一旁的墙壁上。

裴熠的目光,亮过墙壁上的壁灯,灼灼的看着她,“真不生气?还是,完全不在乎?”

苏以菲有些紧张,每每被裴熠用这种眼神盯着的时候,她感觉后背的汗毛都能竖起来。

好像,这道目光,能将她看透,让她无处隐藏。

她知道,这是个危险的男人!她和他玩花样,完全就是班门弄斧。

裴熠朝她亲了过去,他能感觉到,苏以菲僵直的后背!

这个女人,用尽了他所有的耐(性xìng)。

“别,别!”苏以菲握着他的手,不敢太过于抗拒。

“你不能满足我,我只能让别的女人满足,这样,你也可以接受?”

“我们还没有结婚,结婚之前,不能发生关系,这是你答应过我的。”

“是,是我答应的。”裴熠点点头。

他知道,她是个处,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允yǔn)诺,这个干净的女人,是他喜欢的。

“好了,回去吧。”裴熠突然松开她,搂着她的肩膀,朝外走去。

“裴熠,拿下那块地。”苏以菲在上车前,突然对裴熠说道。

裴熠靠在车门边上,目光淡淡的扫过她漂亮的脸蛋。

“为什么?”

------题外话------

小剧场

某采访栏目

“请问暖暖一个问题,用一句话,来形容几个男角色。”

“首先,陆先生吧。”二暖扫了一眼陆少,“有腹肌,人鱼线,行走的荷尔蒙。”

“那白聿呢?”

“他光站着那里,就够了,唉唉唉,镜留一个给我,你们都打到白聿(身shēn)上去干什么!”

“还有许瑞呢?”

“极品小鲜(肉ròu)一枚。”

“二暖,你的口水出来了。”

“最后,二暖携陆少,白聿,许瑞,一起求票~”

席文越:感觉承受着一个世界的凄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