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上赶着做小三/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明兰和几个贵妇,像平常一样聊了一会,就去楼上的房间搓麻将。

顾一诺坐在客厅里,陪着蓝馨。

她已经记不清楚,前世的时候,具体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蓝馨。

但是,她却清清楚楚的记得,蓝馨一丝不挂的和陆已承躺在一张(床chuáng)上。

前世,她推开门,看到这一幕,陆已承从(床chuáng)上起来,什么都没有解释,整理好衣服离开了。做为他的合法妻子,她却连过问的资格都没有。

蓝馨却一直和她哭诉,她是多么多么的(爱ài)陆已承,多么多么的(情qíng)不自(禁jìn)

顾一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蓝馨一直不断的找着话题,面对顾一诺的冷淡,她好像完全不在乎,一直(热rè)(情qíng)不减。

“我听说,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风景特别好,是不是真的啊?”

“没错,和外界传的差不多。”顾一诺淡淡的回应。

“小诺,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你也别叫我蓝小姐了,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我直接叫我蓝馨吧。”

“嗯。”顾一诺点点头。

“这是我的号码,等你有空的时候,我约你一起出去玩。”

顾一诺拿出手机,把电话号码存了起来。

她真的很佩服蓝馨,她这样的状态,蓝馨竟然还没有冷场,好像和她有说不完的话题。

前世,她正是被蓝馨这样的(性xìng)格所吸引。

她羡慕蓝馨,有那么好的家世,又有疼(爱ài)她的爸爸妈妈,更羡慕蓝馨的自信,款款而谈,永远都挂着一副亲昵的笑容。

那个时候的她,别说朋友,(身shēn)边连一个可以说上一句话的人都没有。

蓝馨知道她有毒瘾,却没有像别人那样,流露出一嫌弃的表(情qíng),反而还主动和她做朋友。

她真很开心,甚至对蓝馨,心怀感激。

后来,她才知道,蓝馨只不过是在了她面前觉得特别的有优越感。和她做朋友,也不过是找一个可以常来陆家的理由。

是她傻,没有看出蓝馨的动机,但是杜明兰却是知道的。

再后来,蓝馨爬上了陆已承的(床chuáng)

“小诺,现在时间还早,我们一起去逛会街吧?你也知道,她们一搓起来,没有几个小时,是没有办法结束的。”

“不了,你要是觉得无聊,我去给你冲杯咖啡。”

“哇,你会冲咖啡啊,你教教我吧,我和你学一学。”

“好。”顾一诺点点头,朝到茶水间。

一旁的佣人正准备给顾一诺拿工具和材料,突然发现,从来没有来过的未来少(奶nǎi)(奶nǎi),竟然一点都不陌生的,拿出工具和材料,熟练的磨起咖啡来。

顾一诺看着一旁的佣人的表(情qíng),才恍然发现自己的失态。好像今天一走进陆家,她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你们去侍候夫人,看看需不需要水果之类的,不用管我们了。”她只能将佣人支开。

“好的。”

顾一诺安静的准备着,蓝馨围在她的(身shēn)边,完全一副大小姐的样子,什么也不懂,不时的朝顾一诺好奇的询问着。

陆已承抬步走了进来,就看在茶水间煮咖啡的顾一诺。

蓝馨转过(身shēn),突然看到客厅里多了一道(身shēn)影,目光定格在那道(身shēn)影了。

那不是陆已承吗!

陆已承是特别赶回来的。他知道顾一诺特意把工作都提前做好,陪老爷子来了陆家。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她一个人在这里,他总觉得心神不宁的。

顾一诺接了一杯煮好的咖啡,朝蓝馨递了过去。

蓝馨接过咖啡的一瞬间,突然手一滑,咖啡渐到手背上,杯子掉到地上,碎了一地。

“啊!好烫!”

顾一诺正准备去看一下蓝馨的手,一只大手突然横在她面前,直接将她拉了过去,接着,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烫到没有?”陆已承握着顾一诺的手,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没有。”顾一诺摇摇头。

蓝馨看着这一幕,完全傻掉了,烫到的明明是她好不好?作为主人,陆已承不应该关心一下她的伤势吗?

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的手,朝外走去,完全无视被烫伤的蓝馨。

“怎么自己去煮咖啡?佣人呢?”陆已承知道,陆家最不缺的就是佣人。

“我只是打发一下时间。”顾一诺轻声解释,回头朝还在茶水间的蓝馨看了一眼,“她的手被烫到了,要先处理一下。”

佣人听到声音,已经走了进来。

陆已承直接吩咐道:“你们收拾一下,看这位小姐手上的伤势怎么样,要不要送去医院看一下。”

“是,大少。”

杜明兰听到楼下的声音,走下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一看到陆已承的(身shēn)影,心中一阵暗喜。

看来,她这一步棋,是走对了!

平常,让已承回来一趟,简直比登天还难。

“怎么回事?”她立即朝佣人询问道。

“伯母,没事,刚刚小诺煮咖啡给我喝,不小心烫到了。”蓝馨立即解释。但是,这话说的模棱两可。

更好像,在暗示是顾一诺烫到她一样。

顾一诺还没有什么反应,她(身shēn)旁的陆已承,已经蹙了一下眉宇。

“没事吧?”杜明兰立即走下来,看着蓝馨的手,白嫩的手背上已经红了一片,立即朝顾一诺望去,“怎么这么不小心?”

虽然没责备,但是这句话,已经在怪顾一诺的意思了。

“没事,一点小伤。”蓝馨立即接了一句,并没有解释。

“怎么了?”蓝夫人也从楼上走上来,一看到自己女儿手上的伤,心疼的拉着蓝馨的手。

“小诺给我煮咖啡喝,不小心烫到了。”

陆已承的怒气,已经快隐忍不住了。

顾一诺才淡淡开口,“是啊,煮好了咖啡,我递给她的时候,她自己没拿稳,烫了一下。”

蓝馨的脸色,有些尴尬。

顾一诺看杜明兰,又道:“妈,家里有烫伤药吧?先处理一下,不行的话,去医院看看吧。”

蓝馨抬头,朝顾一诺望了一眼,暗暗咬紧了牙根。

她以为,顾一诺是个闷葫芦,只会忍气吞生,没想到,竟然不是这样的!

“不用去医院了,涂一点药就好,小诺,不好意思啊,你给我煮咖啡,我一时失手,把咖啡也洒了。”蓝馨这才转过(身shēn),一脸歉意的看着顾一诺。

“把医药箱拿过来。”杜明兰朝一旁的佣人吩咐道。

蓝夫人坐下来,拿着药膏往蓝馨手背上抹着,也就是有一片红。看着吓人,没有起水泡,应该烫的不严重。

“以后,冲茶倒水这事给佣人去做,万一烫到你怎么办?”陆已承低头,看着顾一诺交待道。

虽然她已经澄清了,陆已承心里的火还没有消完。

“嗯,我知道了。”顾一诺点点头。

“我有点累,陪我去休息会。”陆已承不等她答应,拉着她朝楼上走去。

这一群女人都是属妖的!还好,他提前回来了,要不然不知道又会出什么事!

蓝馨抬头,朝往楼上走的两道(身shēn)影望去,心里别得有多嫉妒!

陆已承一点也不像外面那么冷漠,他看顾一诺的时候,眼神温柔的简直能滴出水来!

顾一诺凭什么那么好命啊,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么好的男人?

“明兰,今天就到这吧,改天我们再约,我先带蓝馨回去。”蓝夫人也不好再留了,只能先告辞。

“好的。”杜明兰点点头。

已承回来了,晚上一定会留下来,她也没有心思玩了。

已承已经有多久,没在家里吃过饭了,她得好好的准备准备。

陆已承和顾一诺回到房间,就迫切的将顾一诺按到墙壁上,低头,含着她樱红的唇。

“已承,不要。”顾一诺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推着他的肩膀,不让他再靠近。

“就亲一亲。”陆已承握着她的小手,再次含着她的唇。

他的唇,移到她修长的玉颈上,在她的耳边呵着(热rè)气。

她知道,他在(诱yòu)惑她。

再次推开他,逃开他炽(热rè)的包围。

陆已承还没有亲够,小女人就已经逃走了,他扯开领带,朝她走了过去。

“你要不要换衣服?我给你拿一件。”顾一诺拉开衣柜,在里面挑了一件舒适的居家服。

陆已承一把将她拉在怀里,“诺诺,你帮我脱。”

“已承,你答应我一件事。”她拿着衣服,一脸正色。

“你说。”

“我不想在这里和你做那种事。”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神(情qíng),他觉得,她眼底闪过的(情qíng)绪复杂的难以解读,她的抗拒与祈求,他能看得清清楚楚。

“好,你不喜欢,我不勉强你,等回到家里,我再好好的收拾你。”陆已承搂着她的腰,朝她的小pp上,轻轻地拍了拍。

“你快松开我!我给你换衣服!”顾一诺在他的怀里挣扎着。

“不让我碰,抱抱都不行?”

“换了衣服再抱。”

陆已承立即松开手,听话的将她放开。

抬起手,解开扣子,把衣服给他换上,陆已承抱着她,朝那张大(床chuáng)上倒去。

这一段时间,晚上的应酬特别多,他基本是晚上两点左右才回来,第二天早上九点,就去公司了。有时候回来,还要和她再折腾一次,基本没睡几个小时。

今天难道那么早回来,他真是需要,休息休息。

“已承,你最近都没有去上班吗?”

“诺诺,我在军区总部上班,不过是在接交手上的工作,第四军区都没有了,我还留在军区做什么?”

“哦。”顾一诺点点头。

他抱着她,不再出声。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右手上,只见他的手背上,还有一道是明显的伤痕。

这个伤痕和前世的,一模一样。

“已承”她唤了一声,(身shēn)后的男人没有回应,她回头一看,发现他已经睡着了。他的眉宇微微拧着,有几分疲惫。

顾一诺缓缓起(身shēn),想给他拉一下被褥,没想到才挪了一下(身shēn)子,他就醒了过来,一把将她拽入怀里,紧紧的(禁jìn)锢着,好像怕她跑了似的。

“我给你盖一下被子。”她笑着解释。

陆已承直接用脚挑起一旁被子,将两人盖住,“诺诺,陪我睡一会,抱着你,睡着舒服。”

“好的,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陪着你。”

顾一诺朝他怀里钻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

看着这个熟悉的房间,再看看(身shēn)旁熟睡的陆已承,她突然有一种感觉,分不清,这是不是现实。

陆已承睡了三个小时,养足了精神。他醒来的时候,发现顾一诺正在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没有睡一会吗?”

顾一诺听到他的声音,才回来神来,“我睡不着。”

在这个房间里,她真的没有睡意,控制不住的想了很多很多

“以后,不喜欢这里不要来了,晚上,我们回去。”陆已承将脸,埋入她的肩窝,朝她蹭了蹭。

他的诺诺好香啊,又软又香。

“没事,也就是今天晚上和明天晚上,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已承,小诺,下来吃饭了。”杜明兰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顾一诺立即坐了起来。

“马上就来!”陆已承回了一声,将顾一诺重新拉回怀里,紧紧的抱住。

“已承,起来了。”

“让我再抱一分钟。”

“你今天晚上,还要出去吗?”

“哪也不去了,就在这里陪着你。”

顾一诺的心里,立即平静下来,有他陪着,让她觉得好安心。

陆已承又抱着她,磨磨蹭蹭了一会,才肯起(床chuáng)。

餐厅里,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宴。

“来来,已承,小诺,过来坐。”

“哇,今天的菜好丰盛啊!”陆子睿看着桌子上的菜,忍不住偷吃了一口,“嗯,真好吃!今天这糖醋排骨,一定是妈妈亲手做的。”

“那是当然,妈妈好久都没有下厨了,味道怎么样?”

“还是一如既往的棒!”

杜明兰坐下来,先给老爷子夹了一块,“爸,你也尝尝。”

老爷子试了一下,连连点头,“不错,真不错。”

“已承,小诺,你们也试试。”

陆已承看着碗里多出的一块排骨,在杜明兰期待的目光下,尝了一口。

“好不好吃?记得你小的时候,有一次妈妈去看你,就给你做了一盘糖醋排骨,你一口气都吃完了。”杜明兰回想着那个时候,一年半载也见不到儿子一面,湿了眼眶。

“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说妈妈怎么只会做糖醋排骨呢!”陆子睿恍然大悟,正准备再去夹的时候,突然被杜明兰挡了回来。

“你少吃一点。”

“妈,你也太偏心了!我也喜欢吃糖醋排骨呢!”

老爷子夹起一块,放到陆子睿的碗里,“吃吧,吃吧,还有那么多。”

“谢谢爷爷。”

“明兰,你也吃。”陆禀琛给杜明兰夹菜。

其实,他们夫妻这间,也好久没有像现在这么温馨了,如今,杜明兰悬崖勒马,能够及时回头,没有再去钻牛角尖,也让他们的夫妻关系,得到了缓和。

陆已承吃了一碗,就把筷子放下,看起来,没有什么食(欲yù)的样子。

“已承,你这就吃好了?”杜明兰诧疑的看着他。

“嗯,已经吃好了。”

顾一诺也觉得,陆已承今天吃的太少了。

之前,她管的比较严,陆已承的饭量,基本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了。最近,他经常应酬,白天她在学校,晚上,他基本不在家里吃饭。

“最近是不是喝酒喝多了?怎么饭量又小了?”顾一诺挑了挑眉,对陆已承今天吃饭的表现,极为不满。

“给我装碗汤吧。”陆已承又重新把碗端了起来。

顾一诺没有让佣人去装,而是自己起(身shēn),给他装了一碗,不光有汤,还有一块猪骨,几块山药。

“必须吃完。”

陆已承一脸为难,还是点点头,继续吃。

杜明兰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虽然没有和陆已承在一起生活过,但是,陆已承的脾气,她却知道的清清楚楚。

没有人,能够勉强他做任何事。

但是,顾一诺却做到了。已承几乎对顾一诺,到了千依百顺的地步!她这个做母亲的,心里别提有多憋屈!

她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早晚,有顾一诺失宠的一天!只有这样,她的心里,才能好受一些。

吃完饭,老爷子被陆子睿缠着下棋,陆已承直接带着顾一诺回到房间,过他们的二人世界。

陆禀琛走向坐在客厅里的杜明兰,“明兰,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好啊。”杜明兰起(身shēn),朝外走去。

有多久,她们没有像现在这样,在宁静的夜晚,出来走一走了。久到陆禀琛都不记得了。

“明兰,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

“谢谢你,能做到现在这个份上,我们一家人像这样,多幸福啊,其实,小诺那孩子,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好。”

杜明兰只是笑笑,没有接话。

幸福吗?她一点也感觉不到。

她觉得,他们的幸福,都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

她不是退让!是忍受!忍受着这一切!

她明明恨老爷子,恨他抢走她的已承,她却不得不笑脸相迎。

她恨顾一诺,和老爷子一样,让他和已承母子离心!她却不得不接纳顾一诺,甚至,还要对顾一诺,放低姿态!

她不幸福!她一点都不幸福!

她这么做,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挽回她和已承的母子(情qíng)份!她要让已承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她更(爱ài)他。

只有母亲对孩子的(爱ài),才是最无私的!

顾一诺不过就是看上了陆家的财势,更配不上她的已承!

夜深了,顾一诺才迷迷糊糊的睡去,她睡的一点都不踏实,不停的做梦。

梦里,全是前世发生的事(情qíng)。

“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吧。”

陆已承听着她的梦中的呓语,猛然睁开双眼。刚抬的起手拉着顾一诺的手,就被她推开。

也许是陷入噩梦之中,她的力气很大。

他立即将抱颤抖的(身shēn)子抱住,朝她唤道:“诺诺,诺诺!”

“不要,陆已承不要!”她从他的怀里挣扎起来。

陆已承清楚的听到,她在喊他的名字,也看得出来,梦中的她有多么的恐惧。

“陆已承,你既然不(爱ài)我,为什么还要让我生下你的孩子,为什么?”

“你去找别的女人吧!”

“不要,不要碰我!”

陆已承的心里一阵烦乱,直接将灯打开。这才看到她的(身shēn)上全是汗水,(身shēn)子不断的颤抖着。

“诺诺!醒一醒,不要怕。”

顾一诺猛然惊醒,突然看到面前的人,眼底全是恐惧与抗拒,一把朝他推了过去,“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陆已承一把将她拉了过来,紧紧的搂在怀里。

“陆已承,你放开我,我不要给你生孩子,我不要!”顾一诺还陷入刚刚的梦境之中,不停的喊着。

不要生孩子?去找别的女人?不要碰她?

陆已承真是被她气死了!她究竟做了什么梦?

“诺诺,别怕,没事了,你刚刚在做梦。”这样脆弱接近崩溃的她,让他好心疼。

可是,顾一诺好像还在刚刚的梦里,没有完全清醒,在他的怀里,不断的挣扎着。

“诺诺,别怕,我是已承,你做噩梦了,不要怕。”陆已承轻声哄着。

温柔的声音,渐渐的将顾一诺从梦境中拉回来。

“诺诺,不管你在梦里梦到什么,都不是真实的,别怕。”

是梦!只是一场梦。顾一诺松了一口气,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

“你的衣服都湿透了,去换一件好不好?你先躺好,我去帮你拿。”

“已承,不要走。”顾一诺拉着他的手,不让他离开。

从梦中惊醒的她,筋疲力尽。

陆已承转过(身shēn),看着她,这发丝都是湿漉漉的。她在梦里,一直在叫着自己的名字,但是,却是那么的惊恐,她究竟梦到什么?

难道,她梦到他在伤害她?

有时候,(日rì)有所思,夜有所梦,也是有根据的,她怎么会无端端的做这样的梦?

他的心里,被疑问占据着。

虽然只是一个梦,陆已承的心里,还是有些介意。

介意她梦里的他,让她那么害怕。

“诺诺,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刚刚都梦到什么了?”

“只是一个梦,现在没事了。”顾一诺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她不想说!陆已承的心里,更加不舒服。

他总感觉,她好像有什么事(情qíng),在隐瞒着他。

“你刚刚喊着,不要给我生孩子,让我不要碰你,刚刚你醒来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恐惧。”他继续道。

顾一诺的心头涌上一丝苦涩,和陆已承在一起这么久,她都不曾再回想过那些事(情qíng)。

今天,来到陆家,睡在这一张(床chuáng)上,她才会又想起这些来。

“诺诺,你是不是害怕有一天,会被我伤害?是不是,现在的环境让你觉得很不安?”陆已承接着询问道。

他想弄明白这件事(情qíng)。

“已承,只是一个梦。”顾一诺的声音听起来,比刚刚更无力。

“诺诺,梦里我在伤害你!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你做这样的梦?”陆已承扶起她的(身shēn)子,目光直直的盯着她。

“所以,才是个噩梦啊。”顾一诺想要糊弄过去。

“诺诺,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疑问,却没有问过你,我总觉得,你的心里藏着一些事,你却不愿意告诉我。”

“我,我没有。”顾一诺低下头,不敢迎视他的目光。

“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究竟有没有?”陆已承抬起她的小脸,让她正视着她。

“已承,我有点困了,我们睡吧?”

“诺诺,你在逃避什么?难道,我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让你无法完完整整的把心交给我吗?”

面对陆已承不断的追问,顾一诺的心里好乱好乱。

她绝不可能,让陆已承知道她活了两世!

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qíng),他会信吗?而他万一知道了,她们又要怎么面对彼此?

就让她一个人,承受前世的一切就好。

“已承,睡吧,我真的困了。”顾一诺推开他的手,躺了下去。

她背对着他,明显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陆已承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的反应,让他看得出她的心防有多重。

她还是不愿意告诉他!

陆已承起(身shēn)下(床chuáng),拉开门走了出去。听着关门声,顾一诺的心好像被人紧紧的扼住,让她觉得快要窒息了。

她突然觉得,好冷,好冷,缓缓的将(身shēn)子蜷缩成一团。

她不敢关灯,更也没有一丝睡意。

心里一直在想,他一定会回来的吧?

他答应过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qíng),都不会丢下她一个人走掉。

十五分钟过去了,陆已承依然没有回来,顾一诺紧紧的抓着枕头,一行清泪,从眼角缓缓滑落。

陆已承在客厅里,不断的来回走着。

他想不明白,她还有什么隐瞒着他,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要出来冷静冷静。

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他突然朝楼上走去。看着(床chuáng)上缩成一团的小(身shēn)影,好心疼。

陆已承直接走到(床chuáng)边,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顾一诺吓了一跳,缩在他的怀里,不敢吭声。

他抱着她,直接走下楼,朝车库走去。

“已承,你要干什么?”

“回家。”陆已承的心里,还是很烦闷,但是说话的声音,却还是柔了几分。

“回家?”顾一诺惊诧的看着他。

不管她究竟隐瞒着他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做这样的噩梦,他不愿意((逼bī)bī)她。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偏偏今天做了这样的噩梦,偏偏是在陆家!

陆已承已经按了钥匙,打开车门将她塞了进去。

楼下的动静,惊醒了杜明兰,透过窗户,看到陆已承启动车子。

这都几点了?已承这是去哪?!

车子在院子里,调转了个方向,杜明兰看到,穿着睡衣的顾一诺,也在车子上。

车子,开了出去,顾一诺还没有回过神来。

“回家,就不会做噩梦了。”陆已承握着她的手,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顾一诺的泪水,控制不住的往外冒。

陆已承突然踩了一脚刹车,解开安全带,抬起她的小脸,吻了过去。

突然而来的窒息感,让顾一诺有点发懵。

他的吻,强势,霸道,直接撬开她的唇齿,不给她一点退缩的余地!

她皱了一下秀眉,被他弄疼了。

许久之后,陆已承抬起头,看着她微肿的樱唇,“还哭吗?再哭的话,我们就在这里,亲到天亮!”

顾一诺连忙摇摇头,慌乱的抹掉脸上的泪水。

陆已承重新启动车了,豪车在夜色中像是一条流畅的光线,飞速疾驶着。

到了家里,他直接将她抱起来,走进卧室,将她按在(身shēn)下!

他撑着手,看着(身shēn)下的她,擒着她的目光,不让她有一丝闪躲。

“诺诺,你(爱ài)不(爱ài)我?”

“(爱ài)。”

“有多(爱ài)?”

“已承,你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

陆已承低头朝她吻去!

第一次,没有等她完全适应,就直接要了她!

好像,只有这样的占有,才能让他相信,她的心里真的有他!

陆已承和顾一诺走后,杜明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这个顾一诺,可真能作啊!大半夜的,这是抽的哪门子的风!

已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白天和顾一诺在房间里腻一个早上不说,到了半夜干脆两人直接走了!

这是在向她宣战吗?!

顾一诺,等着吧!早晚有你哭的时候!

老爷子在第二天早上,才知道一诺和已承昨天晚上没有留下来的事(情qíng)。他有些担心,一诺和已承是不是有什么事。

刚刚吃完早餐,陆家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正是昨天,来过的蓝馨。

今天没有蓝夫人领着,她自己就跑过来了。

“伯母,你好,我是来找小诺的,昨天我们还约好,今天有空一起出去逛逛。”蓝馨直接说明来意。

她的目光已经在陆家打量了一圈,没有发现顾一诺和陆已承的(身shēn)影。

“小诺昨天晚上有事,没在这里留宿。”杜明兰轻声回应,朝蓝馨打量了一眼。

这个蓝馨,真的是冲着顾一诺来的?

“那陆少呢?”蓝馨忍不住问道。

“已承啊?他也没在。”杜明兰端着咖啡,唇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原来,这蓝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八成是冲着她们已承来的。

“你们昨天约好了,一起去逛街?”

“是啊,我约了她。”蓝馨点点头,昨天她的提议顾一诺并没有一丝回应,像她这种人,一句话,说得模棱两可的功夫,简直是登峰造极。

“这孩子,既然约好了,怎么能失约呢。”杜明兰忍不住说道,“蓝馨啊,你可别生气,小诺还有时候不太懂事。”

“伯母,我和小诺一见如故,而且我们是好朋友,这一点小事,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呢?”

“伯母就替小诺谢谢你了,不愧是蓝家的女儿,落落大方,要是我们家小诺也像你一样,就好了。”

蓝馨听得出来,杜明兰对这个儿媳妇还些不满,要不然也不可能,当着她一具外人,就这么说。

“伯母,你把我夸的都不好意思了。”

“蓝馨,我听说,你学了几年的插花,我最近也想学,正愁找不到人教我,你平常,要是有空的话,过来教教伯母,好不好?”

蓝馨正愁找不到机会来陆家,如今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她怎么能放过。

“好啊,我也快毕业了没有那么忙。”

“好,那就太好了。”杜明兰笑着点点头。

“伯母,既然小诺今天没有空,我改天再来约她,今天就不打扰您了,我回去给您找几本关于插花的书,下一次过来,一起带过来。”

“好,伯母先谢谢你了。”

“伯母再见。”蓝馨强压着心中的暗喜,走出陆宅。

在陆宅的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终于控制不住,兴奋的跳了起来。

只要能经常出入陆家,就不愁没有机会见到陆已承,她再想办法,博一博陆夫人的欢心,说不定,就能取代顾一诺。

陆已承那么优秀,就算是让她去当一个第三者,她都愿意。

(爱ài)(情qíng),本来就是靠自己争取的!

她相信,她有与顾一诺,一争高下的资本!

她不知道,出了陆宅之后,她欣喜若狂的样子,都落在杜明兰的眼底。

杜明兰端着咖啡,缓缓从二楼的窗前转(身shēn)。

谁让她的儿子那么优秀,有这么多女人趋之若鹜。既然这个蓝馨有那个意思,她不妨,推波助澜一把。

昨天晚上,顾一诺完全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因为后面,她直接晕过去了。

醒来一睁开眼,陆已承立即像只饿狼一样,朝她扑了过来。

“好疼”她皱了一下眉,可怜兮兮看着他。

不止是那里火辣辣的,就连腿根都疼。

昨天晚上,他一定是疯了!

陆已承本来,还想再来一次,看到她的样子,还是忍住了。

“我看看,是不是伤到了。”

“不要!”她惊呼一声,吃力的拉着他不让他看。

陆已承抱起她,朝浴室走去。

浴室的门关上后一秒,里面传来顾一诺的惊呼声,“陆已承,你快松开,松手!”

“诺诺,我伤到你了,要不要抹点药?”

“不用了。”

“还是抹一点吧,要不然,今天晚上怎么办?”

今天晚上?顾一诺被他吓懵了。

陆已承看着她的样子,把她从洗手台上抱了下来,“别怕,今天晚上,给你放一天假。”

顾一诺这才松了一口气。忽然,她又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你昨天晚上,有没有用那个?”

“在车子上,忘记拿下来。”

“也就是说,你没用?”顾一诺的心,猛然揪紧。

看着她的紧张的样子,陆已承的脑海里,浮现出她梦里呼喊的那一幕,她不要给他生孩子!

“你马上就要来了,应该不会怀上孩子。”

“那个很危险啊!万一我怀上了怎么办?”

“怀上就生下来。”

“可是,我还在上学!万一怀上了,就要休学了!”顾一诺好害怕。

“休学就休学。”陆已承还是那种口气。

“我不要休学!”顾一诺的语气带着一丝愤怒。

前世她没有上完大学,这让她很自卑,每每被人提起,她感觉脸上都是火辣辣的。

这一世,她绝不休学!

“如果,真的怀上了呢?”

陆已承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和她争执。做都做了!但是,他就是嘴欠。

“你是不是故意的?”顾一诺注视着他,比刚刚更生气。

她觉得好委屈。他还在因为昨天的事(情qíng),和她计较!

她梦里,是喊了那些话出来,他就要她现在就给他生孩子吗?

“你要不要我们的孩子?”他不答反问。

两人四目相对,一样的固执。

顾一诺突然推开他,一声不吭的朝外走去。

陆已承一人站在浴室里,气愤的将花洒扭开,冰冷的水,从他的头顶浇了下来,却没有能让他冷静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