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深夜的声音/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婚蜜宠:老公,(套tào)路深最新章节!

顾一诺走出去,换好衣服,直接下楼。

“小刘,送我去一趟画室。”

小刘没有反应过来,一诺小姐是说让他送她去画室吧?大少不是在吗?

“现在就去。”顾一诺又补充了一句。

“好,好的。”小刘立即去拿车钥匙。

这个时候,陆已承从楼上走了下来,朝正要出门的顾一诺望去,“我今天下午要出差,可能要几天时间。”

“知道了。”顾一诺淡淡的回应了一声,朝外走去。

小刘看了看两人,感觉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难道是吵架了?

陆已承看着远去的车子,心(情qíng)差到极点!

顾一诺坐在车子上,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树影,心里的思绪,就像是一团乱麻。

这几天,他不在也好,这样,两个人,都可以冷静冷静。

……

卫蔚是突然接到陆已承的电话,同意她的提议,去b市见一见她引荐的人。这个人,对他们拿下那块地,有着很大帮助的!

离那块地的竞拍,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

她们要尽可能的,争取所有能争取到的力量。

陆已承看着出现在机场的卫蔚,只有她一个人,连个助理都没有。

“就你一个人?”

“陆少,这一次我当您的助理,祝我们马到成功,这样,咱们就又多了几分胜算。”卫蔚说完,朝陆已承伸出手。

陆已承转(身shēn),朝前面的登机口走去。

卫蔚尴尬的抽回手,看着那道背影。

这一去,至少也得三四天,她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可是和陆少独处的时光啊!

她就算是自己累死,也不可能带着助理一起去。

她没有别的非分之想,要是能成为他的女人,哪怕是(情qíng)妇她也愿意。

登机后,陆已承发现,卫蔚和他的机票也是相邻的坐位。

他拿起一本杂志,随手翻了起来,卫蔚就这么坐在那里,承受着他冰山一样的冷漠。

乘客差不多都登机了,陆已承放下杂志,掏出手机。

顾一诺完全没有心思工作,看着电脑屏幕,已经发了几个小时的呆。

突然,手机屏幕亮了,她拿起手机,看到是陆已承发来一条消息。

“我登机了,去b市。”

顾一诺握着手机,点击回复:“我知道了,注意安全,按时吃饭。”

陆已承看着屏幕上弹出的提示,打开手机,看着这短短的一行字。

这一句话,看起来,平平淡淡。

看来,她也还在生气。

飞机上,响起乘务员的提示,他先将手机关机,等到了之后,再和她联系。

顾一诺等了几分钟,没有收到回信,应该是关机了,她立即打开电脑,查了一下去b市的航班。

飞机已经起飞,行程一个小时零几分钟。

她就这么趴在桌子上,看着一旁的表针,一圈一圈的转动着。

……

最近,苏以菲也没有闲着,天天陪着裴熠出入各种场合。

她已经派人,盯着陆已承的行踪。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苏小姐,今天陆已承去了b市,下午的航班。”

“就他一个人吗?”

“卫蔚和他一起去的,我估计,他们去b市,也是为了那块地的事(情qíng)。”

现在,苏以菲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那块地上,她的脑海里,全是卫蔚这个名字!

“只有他们两个?”苏以菲再次确认。

“是的,只有他们两个。”那人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卫蔚这个((贱jiàn)jiàn)人!也敢把主意打到陆已承的(身shēn)上!而且,竟然还让她得逞了,能让陆已承带着她一个人去b市,还有那么几分手段!

“苏小姐,你看我们要不要出去b市?”

“你们马上就去!”

“好的,我们去了之后,马上联络刘总。”

“不!卫蔚现在是陆已承的左膀右臂,只要对付了她就好。陆已承刚离开军区,没有卫蔚,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

“苏小姐,你的意思是?”

“你先去b市,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怎么做。”

“是。”

飞机上的一个多小时,卫蔚一句话也没能和陆已承说上。

这样的场合,不适合谈工作,可是私下的交流,她完全没有话题,而且陆已承始终很冷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互不相识。

飞机平稳降落,陆已承走出去,立即开机。

按了那一窜号码之后,心里迟疑了一下,又取消了。打开信息,发了一条过去:“我到了。”

顾一诺看到手机屏幕亮了,抓在手里。只有简短的三个字,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了。

到了就到了吧!她将手机放下,去倒了一杯温水,站在窗前,看着远处的景色。

“诺姐。”小唯推开门,朝顾一诺唤了一声。

都到下班时间了,也不见诺姐出来,她上来看看。

“怎么了?”顾一诺转过(身shēn),朝小唯轻问。

“诺姐,下班了,你还不走吗?”

顾一诺这才发现,已经这么晚了,她离开画室,回去也是一个人,而且,她今天也不想那么早回去。

“小唯,你今天有空吗?”

“啊?”小唯没有明白顾一诺是什么意思。

“你去看看,大家有没有空,今天晚上,我们聚个餐。”

“好的,还好大家都没有走,我现在就去问问她们,今天有没有别的安排。”

“好。”顾一诺点点头,收拾自己的东西。

将手机直接拿起来,装到包包里,朝楼下走去。

小唯确定下来后,又朝顾一诺喝道:“诺姐,我们要不要问一下瑞哥他们,要是有空的话,大家可以一起去,(热rè)闹一点。”

“好啊,你问问他们。”顾一诺点点头。

……

陆已承出了机场,包了一辆车子,先去酒店。

“陆少,我约了刘总,今天晚上见面,就在我们住的酒店的会所。”卫蔚朝后座上的陆已承汇报。

“好。”陆已承简单的回复了一句。

他拿出手机,又看了一眼。

卫蔚发现,从下了飞机到现在,陆已承看了至少十次手机,究竟是谁,能让他这么等待?

是他的未婚妻,那个顾一诺吗?

陆已承到了酒店的时,顾一诺和小唯她们也到了聚餐的地方,她们去的,是附近的夜市。

许瑞已经早一步到了,定好了位置。

“小诺!”许瑞远远的就看到人群中的(身shēn)影。

顾一诺听到许瑞的呼唤,转(身shēn)朝那边望去,“还好,他们来得早,要不然可能位置都没有。”

“是啊,这里生意很火爆呢,好吃又实惠。”

三长长桌拼在一起,才足够十几个人坐得下。

“这里真的是太火爆了,竟然有这么多人。”顾一诺朝远方望去,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不为过。

“那是,这里可是帝都最出名的夜市了,尤其是这个时候,不冷也不(热rè)的,生意最好。”许瑞介绍道。

“看来,你对帝都很了解了。”

“差不多吧,平常跑得多了就熟悉了。”许瑞笑着点点头,帮顾一诺倒了一杯温水。

“瑞哥,我们来几瓶啤酒吧?”

“好,你们几个,好好的喝几杯,我要开车,就不喝了。”

顾一诺笑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她们的叫的菜,一样接一样的端了上来。

羊(肉ròu)串,牛(肉ròu)窜,各式各样的烤(肉ròu)窜,摆得满满的。

许瑞拿起一窜,直接将(肉ròu)拆下来,递给顾一诺。

“吃个窜,哪还有那么多讲究,直接拿着啃就行了!”顾一诺直接拿起一窜,咬了一口。

“是啊,咱们诺姐吃个窜,也能吃的那么好看。”

“就你嘴甜!灌酒,灌酒!”一旁的人,立即起哄。

……

陆已承来到酒店,直接定了一份晚餐,送到房间,等他洗完澡出来,晚餐也送到了。

他只穿着一件浴袍,准备吃饭。

等一下,肯定少不了要喝酒。所以,他先吃点东西,这也是诺诺交待的,喝酒前,必须吃点东西。

陆已承吃了一口,放下筷子,拿起一旁的手机。

她还没有回信息。

虽然在外面,他还能把她的话当成圣旨一样,怎么就偏要惹她生气呢?陆已承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混蛋。

是不是,他太敏感了?

只是一个梦,他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要不,道个歉?

算了!他直接将手机扔到一旁,继续吃饭。

没有她在(身shēn)边,他吃起东西来,就够费劲。嚼了半天,还是难以下咽。

她还真能存得住气!竟然真的不给他回信息!他握着手机,翻出顾一诺的电话号码,拨通了过去。

电话响到最后一声,依然没有接听。

陆已承再一次将手机甩了出去!

站起来,端着酒杯朝窗前走去。这个时间,她应该已经吃过饭了,竟然没有接他的电话。

突然,门铃响了,陆已承转(身shēn)去开门。

卫蔚精心打扮了一番,门打开的一瞬间,她看到只穿着浴袍的陆已承。

浴袍的带子,松松垮垮的系在腰间,(胸xiōng)膛若隐若现,浓烈的男(性xìng)气息,就像是一杯**的鸡尾酒,让她迷醉。

“陆……陆少……我……”卫蔚红着脸,紧张的话都说不完。

“什么事?”陆已承冷声询问。

刚刚他的心里,一直在想着,诺诺为什么不接电话。这才发现,(身shēn)上穿得上浴袍就来开门了。

“刘总他们已经到了。”

“我马上来。”陆已承直接关门,回去换衣服。

卫蔚站在门外,拍了拍自己火辣辣的脸颊,脑中全是她刚刚看到的画面,控制不住的在想,如果,她能靠在这个(胸xiōng)膛上该有多好。

她闭上眼,不断的幻想着自己成为他的女人。

陆已承换好衣服,又看了一眼手机,依然没有什么动静,随手装在口袋里,走了出去。

卫蔚听到敲门声,立即睁开眼,恭敬的站在一旁。

陆已承迈开长腿,朝电梯口走去。她立即跟上。

……

吃饱喝足,顾一诺看了看四周,还是那么多人,拿出手机想看一下时间,突然发现,上面有一个未接电话。

他九点多的时候,给她打过一个电话,现在竟然都快十一点了!

“这么晚了,我们也散了吧。”许瑞朝大家说道。

“好的,明天还要工作呢!”

“今天这么晚又喝了点酒,明天早上推迟一个小时来上班。”

“谢谢瑞哥。”

“诺姐,瑞哥,我们先走了。”

几人走完,就剩下许瑞和顾一诺。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叫小刘过来,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这里太吵了,我们先走出去。”

顾一诺和许瑞走出夜市,只是隔着一条路,外面就很清静了。

“小诺,你最近怎么样?”许瑞突然开口。

“(挺tǐng)好的。”

“你看这条路,像不像我们学校外的那条,只是路的两旁种的树不一样。”许瑞的目光,朝前方望去。

真的很怀念,高三的那段时光。

“真的有点像。”顾一诺朝两边看了一眼,点点头。

“你和陆先生,什么时候结婚?”许瑞又问。

“其实,我和他现在结不结婚,也没有什么区别。”

“也是。”许瑞点点头。

“许瑞,你呢?这都大二了,还没有考虑找一个女朋友吗?”

“还没有遇到,那种能让我一眼就心动的女孩,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忙我的事业吧。”

小刘开着车子从远处过来,停在顾一诺的面前。

许瑞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浓浓的不舍,和她在一起,总觉得时间过得那么快。已经有好久好久,他们不曾像现在这样,聊一聊。

还是走上前去,帮她把车门打开。

“这么晚了,你开车小心一点。”

“我都没有喝酒,开车回去也就半个多小时。”许瑞将车门关上,朝顾一诺挥挥手。

看着车子远去,他没有马上回去,而是点了一根烟,站在路边抽着。

初恋,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他也不想忘,虽然那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初恋。

恐怕,再也不会有一个女孩子,让他像见到小诺的时候那样,一眼心动。

……

回到家,顾一诺先去收拾了一下明天上学要带的东西,洗了个澡坐在(床chuáng)边。

虽然很晚了,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看着手机上的那窜号码,她想拨回去。虽然她还没有消气。

可是,真的很想听一听,他的声音。

包房里

放在沙发一角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卫蔚先看到,发现上面的来电显示的是“老婆”两个字。

她拿起电话,朝一旁的陆已承望去。

陆已承并没有注意这边,正和刘总他们聊着。

她将手机,放到一旁的抱枕下,端起酒杯,朝那边走了过去。

电话没有人接听,顾一诺躺在(床chuáng)上,将手机放到一旁。

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应酬,要不然,不可能不接电话。将(床chuáng)头的灯调亮了一些,打开手机,选了几首歌,带上耳机,拉起被褥将自己盖住。

宁静的音乐,让她的心(情qíng),渐渐平复下来,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

昏暗的包房里,(热rè)闹了一阵,也平静下来。

“陆少这还是,第一次来我们b市吧?”

“以前来过一次,只停留了几个小时。”

“这一次,陆少能赏脸来到我们这里,我们怎么也得好好的,尽一尽东道主之宜。”

“是啊是啊。”

话音刚落,包房门打开,从外面走进来十多个美女,一个个肌白貌美,(身shēn)材火辣高挑,光是看着,就能引人无尽遐想。

“陆少,你喜欢哪一个?今天晚上,让她们好好的侍候侍候你。”

“这倒不必了。”陆已承推脱道。

“陆少是不是没有看上?”

“陆少的(身shēn)边,有卫总这样的大美女,眼光自然比我们高。”一人笑着调侃道。

卫蔚笑着端起酒杯,朝刘总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身shēn)旁。

突然得到大美女的青睐,刘总简直是受宠若惊。

“刘总有所不知,我们陆少,从来不碰这种场合的女孩子。”卫蔚提醒了一句。

她和陆已承出入那么多次这种场合,从来没见过,他有一丝松动,甚至从来没有让这些女人,碰到过他的一片衣角。

“哦,原来是这样,那都撤了吧。”

卫蔚手里酒杯已经空了,一旁的服务员,又给她倒满。

“刘总,今天我们陆少如此有诚意,这件事(情qíng),您考虑的怎么样了?还有几天时间,刘总可要快一点答复我们,别让人家等太久了。”

“这件事(情qíng),好说,好说。”

“刘总,我再敬你一杯。”卫蔚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卫总爽快!”

该谈的,陆已承已经谈完了,这些人都是老油条,帝都的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都随时观望着。

不可能,这么轻易的答应下来,现在,就需要卫蔚再来加一把火。

这种时候,再有(身shēn)份地位的男人,也不如女人上来温声软语的说上几句。

刘总将手放到卫蔚的腿上,先是观察了一下陆已承的反应,见陆已承一点都不介意,他料想,卫蔚应该不是陆已承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他喜欢!

卫蔚忍着心里的嫌恶,强颜欢笑看着面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刘总,你说怎么样嘛?”

“小美人,你喊的我心都酥了。”

卫蔚尴尬的笑笑,将(身shēn)子挪开了一些,她感觉,她的(身shēn)子有些奇怪的反应,有些发(热rè),头有些晕。

她的洒量,应该不至于才这么一点就醉了。

好像,有些不对劲。

“卫总,刚刚陆少已经说得很轻楚了,但是,还有一些细节咱们再私下好好的谈一谈,这些小事,我也不敢再麻烦陆少,你说是不是?”

卫蔚在心里衡量了一下,点点头,“好的,刘总。”

“那我们,现在就去?”

卫蔚一把抓起包包里的合同,朝刘总甜甜一笑,“刘总,我们走吧。”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感觉一阵眩晕,刘总立即搂着她软绵的(身shēn)子,她的(身shēn)体,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

像是,**!

她回头,看了陆已承一眼,无论如何,她也把这件事(情qíng)谈成!她,好像已经无法自拔的(爱ài)上这个男人了。

就在卫蔚和刘总走不久,酒店的一个服务员,躲在一个角落里,打了个电话。

夜深了,苏以菲还没有睡意。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立即接通电话。

“苏小姐,那个卫蔚被我们下了药,和刘总进了酒店的一间房里。听说,刘总有一些特殊的癖好,今天,有这个女人好受的。”

“继续盯着,据我所知,这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是!”

苏以菲挂了电话,一脸(阴yīn)狠,这个卫蔚也有胆子和资格觊觎陆已承,这一次,便宜这个卫蔚了!

陆已承回到楼上的房间,翻出手机,看到一个未接电话,竟然是顾一诺打过来的。

一定是刚刚太吵了,没有听到。

他握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看着这个号码,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陆已承握着手机,直接将门拉开。

“陆少!”卫蔚直接扑了进来,她的(身shēn)上衣衫不整,手里还拿着那份合同。她用仅剩的理智,才从那个房间里逃出来!

陆已承感觉卫蔚有些不对劲,从她的手里,接过这分合同。

“陆少,我……我……”卫蔚的脸色,透着不正常的红晕,突然朝陆已承贴了过去。

陆已承握着手机,被卫蔚这么一撞,刚好按到了拨通键,电话直接拨了出去。他还没有发觉。

顾一诺还带着耳机,并没有睡的很沉的她,被一声女人的轻吟声,惊醒。

陆已承抓着卫蔚的手腕,直接将她推开。

“陆少~我受不了,我的(身shēn)子好(热rè),我求求你,亲我,抱抱我,我想要,我要……”

听到这个声音,顾一诺突然感觉,全(身shēn)的血液都凝固了。

这是谁的声音?

她的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浮现出那种画面。

这么晚了,一个女人叫成这样,还能发生什么事?她又不是不经人事,能叫成这样,一定到了极致吧!

陆已承冷冷的注视着面前的女人,她应该是被人下药了,而且药量还不轻。如果这样让她出去,会发生什么事(情qíng)他不敢保证。

卫蔚是益思董事借给他的人,他不能不管她的死活。

“陆少~我好难受~快,快!啊!”

电话里,女人惊呼一声,顾一诺的心猛然一紧。

陆已承拽住卫蔚的手腕,将她朝浴室拉去。卫蔚已经瘫软成一团,完全迷失在药物带来的反应中。

陆已承直接将她塞到浴缸里,花酒里的冰冷凉的淋了下来。

“啊!”卫蔚被水淋到,本能的叫了一声。

顾一诺的心又是一紧,好像被人紧紧的扼住,痛到无法呼吸!

她听到水声,听到那个女人叫成这样。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各种画面,她已经没有办法,理智的思考。

她不想再听这些不堪入耳的声音,但是,她又没有勇气,把电话挂了。

现在所过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像是在烈火上一样煎熬!

卫蔚已经完全被药物控制,将衣服全都扯了下来,冰冷的水,只是让她稍微的舒服一些。

但是,还是压不住(身shēn)体一股一股的(热rè)浪!

“陆少~陆少~”一声比一声急切的呼喊,从她的嘴里飘出来。

顾一诺听得,清清楚楚。

她眨了一下眼睛,泪不不住的落了下来。

陆已承拉上浴室的门,将手里握着的手机拿了起来,准备让酒店安排救护车,把卫蔚送到医院。

突然,他发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正在通话中!

和诺诺在通话中!已经三分钟多的时间!

他的脑中,突然一片空白!

电话里,没有任何声音,他感觉,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诺诺?”他试探(性xìng)的唤了一声。

顾一诺听到他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崩溃了。

电话里,传来一阵伤心的抽噎。陆已承的(身shēn)子一阵僵硬。

她在!陆已承不确定,她都听到了什么。

“诺诺,你听我解释,事(情qíng)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陆已承握着手机,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她(身shēn)边去。

电话切断了。

陆已承再打过去,提示电话已给关机。

他立即拨通了酒店前台的电话,让人过来处理卫蔚的事(情qíng)。什么东西也没带,只拿了那份合同,匆匆离开酒店。

他要去机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她(身shēn)边。

电话里,什么也解释不清楚!

……

“什么?你说卫蔚最后逃出来了,进了陆已承的房间?”苏以菲差一点没有气死。

“是的,苏小姐,刘总被人用被单绑着,可能就是卫蔚用这个方法,逃了出来!”

“后来呢!”苏以菲不想知道这些,她只想知道,卫蔚究竟有没有爬上陆已承的(床chuáng)!

“后来,陆已承打电话给酒店,把人送到医院了。”

苏以菲猛得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碰那个女人。

她打听到,那个刘总有着一些变态的嗜好,给卫蔚下点药,这一个晚上折腾下来,卫蔚就算是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竟然让卫蔚给跑了!

“陆已承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已经离开酒店了。”

苏以菲挂了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次,让这个卫蔚逃过了,下一次,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

顾一诺一夜没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红肿都是红血丝。

她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去上学。

今天,她也没有心(情qíng)去上学。

小刘已经在楼下等着,看到顾一诺走下楼,感觉有些奇怪,今天的一诺小姐,不但戴了一顶帽子,还带了眼镜。

孙嫂一如往常的准备了早餐。

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不同,朝厨房的孙嫂说道:“孙嫂,我今天想去外面吃。”

“好的,一诺小姐。”孙嫂笑着点点头。

顾一诺坐在车子上,朝小刘交待道:“送我去画室吧。”

“一诺小姐,你今天不是要上学吗?”

顾一诺一阵哽咽,强忍着自己的(情qíng)绪,她不知道,她是怎么才控制住自己,表现的和往常一样。

“学校今天没有什么课,我就不过去了。”

小刘点点头,不再追问。

她没有进去,看着小刘的车子开走,漫无目的朝前方走去。

她告诉自己,不要想,不想再想那些事(情qíng),可是,还是控制不住!

她也不敢听他的解释。怕他的解释,把她最后一点希望戳破。

本来,已经是千疮百孔的心,哪怕被修修补补,还是经不起任何的伤害了。

她在街边,拦了一个出租车。

“小姑娘,去哪啊?”

“去机场。”

顾一诺买了回g市的机票。

当飞机起飞的时候,陆已承从b市回来的飞机,刚好降落。

顾一诺也不知道,她自己为什么想回g市。

当她站在顾家的小别墅前,突然停下脚步,没有走进去,只是这么站在外面,静静的看了一会。

顾松博至从生病了之后,就一直在家里休养,现在的他,一无所有。

程诗丽疯了,小雪失踪了,只有小诺可以联络上,但是,却对他冷冷淡淡。

现在的顾家,有几分萧条。

顾一诺离开顾家,去了g市一中,一个人漫步在这条长长的路上。

远远望去,那道背影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天,渐渐暗了下来。

顾一诺走不动了,看到前面,有一个公交车站,坐在椅子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

路灯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她(身shēn)边的人,来来往往。

不知不觉,她在这里,坐了三个小时。

公交车已经是最后一班,从她面前驶过,只有她一个人,司机停了一下车,打开车门,好心的朝她喊道:“最后一班了,再不上车,后面就没有车了。”

顾一诺抬头,朝这个和蔼的大叔望去。她也不知道,她能去哪。

走上这辆公交车,坐在前面的位置。

车上,只有几个乘客,大家都在看着手机,互不相识。一站接着一站,车上的人都下车了。

顾一诺坐到最后一站。

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女人,提着一个饭盒,走上车。

“不是说了让你不要给我送饭了,都这么晚了。”

“女儿今天非要来找你,得奖状了,要给你看。”

原来,是司机大叔的家人。顾一诺看着举着奖状,带着一脸开心笑容的小女孩,唇角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

车上的一幕,很温馨。也是她从来都不曾拥有过的。

让她突然,很想妈妈。

如果,她的妈妈还活着,前世的时候,她是不是就不会承受那么多的伤害?

她是不是,也能在委屈无助的时候,可以投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是不是,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像一个无主的游魂,在夜里游((荡dàng)dàng)。

对面驶来一辆出租车,顾一诺伸手拦住。

“去青阳区。”

顾家的老宅在青阳区,在顾松博没有买现在这幛别墅的时候,她们都住在那里。

她的妈妈,葬在青阳区的一个墓地。

前世,她被程诗丽蒙蔽,没有来祭拜过。

这一世,她还是第一次,想起自己的母亲。心里,突然就多了一丝牵挂。

出租车停在青阳区一家酒店里。顾一诺推开车门,朝酒店内走去。定了一间房,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

明天,去祭拜她的母亲。

……

这一天,陆已承几乎要找疯了,知道她定了回g市的飞机,他也紧跟着追了回来。

他先去找了陆宅,又去了他们的新房。

后来才想明白,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还会回来这里。

他立即赶去顾家。

顾松博看着深夜到访的陆已承,一脸吃惊。

“诺诺有没有回来?”

“小诺,她没有回来啊,她回g市了吗?”顾松博朝陆已承反问道。

陆已承的心,猛得跌到谷底。

她没有回顾家,能去哪呢?

这么晚了,她总要找一个地方住,陆已承突然有了方向。他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一边走了出去。

顾松博追了出来,一脸担忧:“陆少,小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我现在去找她。”

陆已承让人查了整个g市的酒店的开房记录,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查到顾一诺的行踪。

她在青阳区。

他立即找了过去。

陆已承到了青阳区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已经给酒店打过招呼,他到了酒店立即去前台,查顾一诺的房号。

“陆先生,顾小姐的房号是1706。”

陆已承直接直接朝电梯走去,终于找到她了,他的心里,猛得松了一口气。一想着,马上要见到了她,他的心里,又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

电梯门开了,他立即走了进去。在他走进电梯后,一旁的电梯刚好下来,一道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已承的电梯门合上,朝十七楼而去。

顾一诺走到酒店门口,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雨势并不大,她直接冒着雨跑了出去。

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市场,她直接步行朝那个方向走去。

五分钟后,陆已承从十七楼走下来,朝前台走去。

“刚刚,顾小姐是不是从这里出去了?”

“刚刚是有一个人从这里走出去,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顾小姐。”前台也没有看清楚,究竟是谁。

“她往哪个方向去了?”

“好像,是市场的方向吧。”

陆已承直接冲了出去。

雨越下越大,顾一诺坐在一个早餐摊前吃了一点早餐,昨天,一天她都没有吃东西,也没有感觉到饿。

现在,依然没有什么食(欲yù)。她知道,如果再不吃一点东西,她可能,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市场的外面有几家花店,吃完早餐,她走了进去。

“你好,你想买什么花?”店主(热rè)(情qíng)的招呼着。

顾一诺看了看,发现一旁放着一束郁金香,“这一束,帮我包起来。”

“好的。”店铺的老板把那一大束花拿了起来,去一边包装好。

顾一诺转过(身shēn),看到一旁的玫瑰花。她的心,有些痛,立即将目光移开。

外面雨,越下越大,行人纷纷撑起伞。

“你先帮我包着,我等下过来拿。”顾一诺交待一声,朝外走去。

一旁,有一家卖伞的店铺。她拿出一把伞,打开看了看。

陆已承从街口走过来,那把伞刚好把顾一诺的(身shēn)影,完全挡住。

他朝四周望了一眼,直接朝市场里面走去。

雨下的这么大,她不可能走太远,应该就在这里!

顾一诺选了一把伞,走到一旁的花店,花已经包好了,付了钱,抱着花站在外面等出租车。

陆已承以最快的速度,在市场里找了一圈,没有发现顾一诺的(身shēn)影。

她究竟在哪里?

他朝外走去,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shēn)影,上了一辆出租车。

“诺诺!”他失声喊道,迅速的追了出去,

出租车已经开出十几米远。

四周,没有第二辆车!

一旁的花店旁,放着一辆摩托车,他直接掏出钱包,朝店主说道:“你这个车子借我用一下。”

“不行,我等一下还要拉货呢!”

陆已承直接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钱,直接放到店主的面前。这钱,足够买下这辆车子了。

店主这才点点头,把钥匙拿了出来。

陆已承骑上车子,朝前面的那辆出租车追了上去。

------题外话------

相信诺诺和已承哈~更要相信二暖,绝对是亲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