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回来之后,知道你不在家,查到你去了G市,我和爷爷说了,是我和你约好的,回G市去看一看你的爸爸。我到了G市,找到你之后,也和爷爷打了电话,说我们还要去祭拜一下你的母亲,可能要晚一些才回来,他当然不担心我们。”

顾一诺的心里,升起一丝暖流。

陆已承将她搂在怀里,轻轻的揉着她秀发,“诺诺,以后,要是我再惹你生气了,打我一顿,骂我一顿,不要和自己过不去?知道吗?”

“你还没有向我道歉。”顾一诺看着他,她还记得,那天晚上,他不用套不说,还对她那么粗暴。

“好,我道歉!不管是我没有用套,还是那天晚上,因为你的一个梦,我和你闹别扭,都是我的错!是我混蛋!老婆,原谅我好不好?”

“已承,我不是不想生下你的孩子,我只是想好好的完成学业,等到我毕业了,我们就生孩子。”她轻声解释,小手主动搂上他的腰。

“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更混蛋了。”

陆已承托起她的小身子,将她和他平视。

“诺诺,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吗?”

顾一诺搂着他的脖子,朝他吻了过去。陆已承靠在墙上,紧紧的搂着她的腰,他没有动,全都交给她。

她笨笨的亲着他,所有的吻技全都是在他这里学的,现在到了考验她的电时候了。

“我亲了你这么久,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不满意了。

“你那是亲吗?啃还差不多!”突然,他抱着她转过身子,把她抵在墙壁上,坏坏的问道:“谁说我没有反应?”

“我说的不是这个反应,是……”

陆已承突然封住她的小唇,朝她回吻着,一阵缠绵,他松开她,笑着问:“是这样吗?”

“已承,爷爷在等我们下去吃饭……”她的手,按在他的胸膛上。

“诺诺,就像那次,你多配合一下,我们就能快一点,不会耽误吃饭时间。”他轻声诱哄。

“你确定?”

“当然,晚上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这一会,完全是为了满足你。”

顾一诺的小脸突然红了起来。她那么含蓄的主动,他都看得出来?

“沙发?浴室?还是床上,你自己选一个。”

“就这里。”她红着脸朝他说道,小身子,从他的怀里滑了下去……

刹那间,他的热液都热了。

小东西!越来越会磨人,而且,一配合起来,简直要命!

……

生活,回到正轨。

那天晚上事情,顾一诺完全不再放心上。

她相信陆已承,更相信,她不会再重复前世的路。

下午放学,顾一诺走出校门,突然看到陆已承的车子停在校门口。

这几天,不都是小刘来接她的,怎么今天这么有空?

陆已承下车,给她打开车门,车子启动,朝前方驶去。

“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接我?”

“今天晚上,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活动要出席,你陪着我一起去吧?”

“好啊。”顾一诺点点头,没有拒绝。

当陆已承带着她,来到活动的地点的时候,顾一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所说的活动,竟然就是开发区的那块地的竞拍现场!

已经来了很多人,但却很安静。面对这样的场面,顾一诺控制不住的有些紧张。

一个工作人员走上前来,朝陆已承做了个请的手势,“陆先生,请,您的坐位在这边。”

陆已承握着顾一诺的手,朝前方走去。

“已承,这种时候,你让我跟着来完全都帮不上什么忙。”顾一诺靠在他的身边,小声的朝他说了一句。

“你陪着我就好。”陆已承朝她淡淡一笑,握着她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不想让她那么紧张。

卫蔚已经带着人,先一步来到这里,看到陆已承和顾一诺的身影时,她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

此时的陆已承,不知道有多温柔。

他不是冷酷无情,他只是把他的全部柔情,全都给了眼前这个女人。

“卫总,卫总?”一旁的助理唤了她两声,她才从回过神来。

“资料再给我看看,刚刚工作人员给我们的那份呢?”卫蔚低头,整理着手上的东西。

顾一诺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短礼服,肩膀是轻纱材质的,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恬到好处。

头发盘了起来,天鹅颈性感优雅。

苏以菲挽着裴熠的胳膊,款款走来,今天的她,也选了一件黑色的礼服,是个长款,头发做成了大波浪,化了浓妆,那张红唇,十分艳丽。

裴熠看到陆已承,突然改变方向,握着苏以菲的手,朝这边走来。

“陆少。”

“裴总!”

两人相互寒暄着。

本来,今天这两个人,就是这一场竞拍的主角,还都带了未婚妻。

苏大小姐自是不用说,出身好,样貌好,又有能力,有目共睹。

顾一诺,陆家老爷子钦点的孙媳妇,不管是陆少出事那段时间,还是那场酒会的“捉奸”都足够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平常,顾一诺和苏以菲没有同框过,在别人的印象里都是美女,很难分得出,谁要更胜一筹。

然而,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今天两人站在一起,而且礼服竟然也选了一样的颜色,可以让人很直观的一较高下!

苏大小姐,今天是输惨了!

怎么平常看起来,美艳无敌的苏大小姐,今天和顾一诺一对比,一下子就从云端坠落!

论气质,一个好像浓浓的夜店风,一个纯净清新,甚至都看不到她脸上,有脂粉的痕迹,满脸的胶原蛋白。

毕竟,年龄差在那里。这还勉强能说得过去。

论样貌,这些权贵们,一个个都看惯了那些化着精致的妆容的各色美女,早已经审美疲劳了。

突然看到顾一诺,这样一个纯净的让人如吸氧了一般的大美女,是个人都会忍不住多打量几眼。

苏以菲看着面前的顾一诺,也感觉到今天输的彻底,简直有一种想回去重新收拾一遍,再出来的冲动!

“看来,陆少今天是势在必得。”裴熠朝陆已承的位置望去。有几个人坐在那里,忙碌着。

“裴总也不愿意拱手相让吧?”陆已承淡淡一笑。

裴熠那边的人,也早早的就位了。

两人相似一笑,各自转身,朝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里面的空调开得好低,顾一诺走下台阶的时候,被吹的打了个冷颤,陆已承立即停下脚步,解开西装,披在她的肩膀上。

男友力简直爆表。

衣服上,还有他残留的余温,顾一诺立即感觉全身都暖了起来,只是刚刚走进来的时候,有些紧张,现在已经完全能适应了。

“小手怎么冰冰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点冷?”陆已承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不冷了,现在全身都暖暖的。”顾一诺笑看着他,漂亮的美眸弯成了月牙状。

陆已承看着她,心驰荡漾。牵着她的小手,坐了下来。

苏以菲看到这一幕,暗暗握紧双手,简直恨不得上去撕了顾一诺!

卫蔚收好资料,抬头看到,披着陆已承的衣服的顾一诺。握着资料的手,微微颤了一下。

她不得不承认,顾一诺和陆已承,太般配了。

“陆少,资料都准备好了,请您过目,竞拍将在十分钟后开始。”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顾一诺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女人,立即认出来。

陆已承一手接过资料,另一只手握着顾一诺的小手,稍微用力的揉着。他知道,她认出来了。

顾一诺看了卫蔚一眼,就将目光抽了回来。反握住陆已承的手。有些事情,已经彻底的掀过去那一页。也没有必要去计较。

不过,她看到,卫蔚的眼中,对陆已承藏不住的爱慕。

工作人员走上来,再次来确认身份信息,四周突然更加寂静。

顾一诺发现,一旁的位置,还有几个是空着的,不知道是谁还没有到场,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靳司南解开西装扣子,坐了下来。

“哎呀,差一点来晚了!”

顾一诺忍不住笑了笑。也就只有靳司南,在这种时候还能不当一回事。不过,他应该也真没当一回事,就是来凑热闹的。

“嫂子好,瞧我们的陆大少,今天眉梢都是喜色,怪不得呢,只要有嫂子在,某人就像打了兴奋剂了一样。”靳司南忍不住调侃道。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陆已承朝靳司南扫了一眼。

靳司南立即闭嘴,靠在椅背上。

“各位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大家晚上好,很感谢,大家来参与这一次的竞拍,这一次,拍卖的土地位于新开发区,就是大家所看到的标准区域。底价是十亿。”

下面的人,开始小声的议论着,也在衡量着这个底价。

一些人,已经开始摇头,看来,今天是连热闹都凑不上了。

这样的底价,让不少人望而兴叹,他们的竞拍,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顾一诺朝陆已承望去,只见他神情平谈。

“现在还始竞拍,每次叫价,不低于五千万。”

话音刚落,人群中,立即有人举牌,“1789,十亿五千万!”

“2064,十一亿!”

“1548,十一亿五千万!”

“1940,十二亿!”

场上,已经开始了激烈的叫价。

陆已承握着顾一诺的手,把玩着她的手指,对于场上的叫价,充耳不闻。

另外一边,裴熠点燃了一根雪茄,惬意的抽了起来。

“裴熠,你有多少把握?”苏以菲控制不住有些紧张。

“宝贝,别紧张,竞拍还没有真正的开始!”

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已经从低价叫到了二十亿!还还叫没有开始?

举牌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已经有一分钟,没有人再追价。

“目前叫价是,五十亿五千万!还有没有先生女士们继续叫价?”台上的人,站起来询问道。

台下,一片寂静。

“1159,六十亿!”裴熠的牌子,举了起来。

突然,四周响起一片倒抽气的声音!一次性就加了那么多!

好戏,就要开始了!

陆少那边,也应该有动静了吧!?

果然,陆已承的牌子举了起来。

“1127,六十亿零五千万!”

价格喊出来之后,裴熠弹了弹手上的烟灰,直接将未抽完的雪茄按灭,这么多年来,他不没有遇到这样的对手。

也没有人,敢如此挑衅他!只比他多了一口价的价钱。

陆已承,够有种!

“1159,七十亿!”

“1127,七十亿零五千万!”

场面,难以形容的胶着。

当这一道声音落下之后,四周静的,连掉一根针的声音都听到。

这块地虽然很有价值,未来的前瞻也很好。

但是,如果这样竞争下去,把原本的市值都抬高了几倍,就算最后拿到那块地,也要衡量一下,值或不值。

这个价,在专业人士的评估下,已经是封顶了价了。

“1159,八十亿!”

“1127,八十亿零五千万!”

喊声,再次响起,除了叫价的这两人之外,所有都不那么谈定了。

裴熠每一次举牌,抬上去差不多就是十亿!

这不是在竞拍,这简直就在是玩心跳!

陆少才从军区回来,听说这一次没有陆家的支持,他能拿得出那这么多钱来?

裴熠叫起价来就和玩似的,真替陆少捏把汗。

“陆少,超出我们的预算了!”卫蔚小声提醒,“如果这是裴熠故意哄抬价位,每喊一次,我们将白白损失近十个亿!”

顾一诺握着他的手,虽然没出声,她也听出,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就连一旁的靳司南,都坐正了身子。

“九十亿!”

“九十亿零五千万!”

裴熠换了个姿势,朝陆已承这边望了过来,身后的助理,立即将一份预料评估报告放到他的面前。

“裴总,我觉得不能再加价了,最多一百亿,我们现在,能动用的资金,一共就这么多!”

苏以菲朝这份报告望去,目光微沉。

“从现在,我每喊一次,就白白扔出去近十个亿,宝贝,我想知道,你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

苏以菲被他突然这么一问,脸色白了几分。

“谢谢你。”她低头,朝他道谢。

“我不要口头上的,我要你身体力行的感谢我。”

苏以菲的脸色,更加难看,面对裴熠逼视的眼神,接不上话。

“拿下这块地,就当是给你的聘礼,我们马上结婚,我要你成为我的裴太太!”

“九十零五千万一次!……九十亿零五千万两次!……”

靳司南倒抽了一口气,紧张的盯着裴熠那边的反应,真希望,那个锤子立即就砸下来!

“一百亿!”

“哇!”

“不会吧!裴总出一百亿?”

卫蔚立即将手中数据重新运算了一遍,立即拿给陆已承,“陆少,不能再追价了!我们手上的资金,才八十亿!”

“一百亿零五千万!”陆已承只是扫了一眼卫蔚手上的数据,再次将牌子举了起来。

“一百一十亿!”

“一百一十亿五千万!”

“一百二十亿!”

“裴总!不能再加价了!”

“闭嘴!”裴熠直接将那份资料,摔到身后的人身上,抽出一根雪茄点上。

“一百二十亿五千万!”

“陆已承!你疯了!”靳司南失声喊道。

顾一诺也跟着紧张起来,刚刚不是说了吗,每喊一次,就是近十个亿往外扔,不是钱吗?扔的是砖头吗?!

何况,他拿来的那么多钱!

“一百五十亿!”

“一百五十亿五千万!”

价格,还在往上攀升!

四周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陆已承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时御霆虽然没有到场,但是他却在密切的关注着,喊到这个份上,谁也坐不住了。

关键,是那块地的市值,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几倍!

“陆已承,你玩够了没有?”时御霆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你是掐着时间,给我打电话是吧?”陆已承淡淡一笑,随口回应道。

“好吧,看你还挺轻松的份上,我突然就放心了。”

陆已承挂了电话,裴熠那边,一根烟也抽完了,经过一轮紧张刺激叫价,休场十五分钟。

顾一诺看向陆已承,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看了一下时间,“诺诺,估计再有二十分钟就结束了,等下还有一个庆功宴,你是陪着我一起,还是先回去?”

庆功宴?

顾一诺愣了一下,他怎么就这么笃定,他一定会赢?

不过,她好喜欢他这个样子。

“既然是庆功宴,我当然要陪着你。”

“好。”陆已承笑着点点头。

裴熠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电脑,目光微沉,“怎么回事?”

“您在国外的资金受到影响,暂时不能动用,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我会马上查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问题?裴熠志在必得,已经开始动用国外的资金。

要不是出了问题,至少能再轻松的拿出几十个亿和陆已承玩到底!

他感觉,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抬眸,看向陆已承的方向。难道,陆已承知道他要用到国外的资金,提前做了手脚?

就在此时,陆已承缓缓起身,朝裴熠这边走了过来,一旁的人,立即让了位置,他直接坐了下来。

裴熠客气的笑笑,“陆少真让人,刮目相看。”

“裴总说笑了,到了这个份上,不如裴总给我一个底价,咱们也好,早一点结束,去喝两杯。”

“我也正有此意。”裴熠点点头。

十五分钟的休息结束了,再次恢复刚刚的紧张气氛。

现在,是陆已承,以一百五十亿五千万的价位暂时领先。

不知道,裴熠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动作,依然挥金如土的直接往上加吗?

裴熠看向陆已承,他明白,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叫价,他现在,却看不懂陆已承究竟是什么想法。

“一百八十亿!”

裴熠淡淡一笑,靠在椅背上,他不介意,和陆已承再玩一玩!

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到陆已承的身上,也猜测不出,陆已承还会不会往上加!

这一次,就抬了将近三十亿!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缓缓站起身来。

“二百亿!”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裴熠神情都有了一丝变化!

陆已承朝裴熠淡淡一笑,朝自己的位置走了回去。

裴熠还想玩,但是,他已经不想玩了。

“二百亿一次!二百亿两次!二百亿三次!”

一锤定音,尘埃落定。

“恭喜陆先生,以二百亿的高价,拍得开发区的这块土地!”

在场的人,纷纷站起来,朝陆已承道贺。

“陆少!恭喜恭喜啊!”

“我在盛世皇朝,准备了一个小小的宴会,还望大家赏脸,能够移步参加。”

“那是自然,我们当然会过去,给陆少庆功!”

“是啊是啊,以后陆少要是有用得着的地方,随时恭候。”

顾一诺看到着被人群包围的陆已承,心里松了一口气,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他告诉她,二十分钟差不多就结束了,真的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裴熠看着人群中的那道身影,目光微沉。

这十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让他尝试失败是什么滋味,但是,陆已承做到了!

苏以菲愣住了,到现在也不敢相信,陆已承能拿得出两百亿的高价,拍到这块地!

她明明查到,陆已承手上的资金,只有一百亿不到!

他是怎么凭空多出来一百亿的?!

不止是她想不明白,就连这段时间,一直在负责这些的卫蔚,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她一直给陆已承最大的估算,就是一百亿!

陆已承和众人聊了一会,走到顾一诺的身边,“我们走吧。”

“好。”顾一诺点点头,和他并肩朝外走去。

裴熠找了个借口,推脱了,他自己开着车,带着苏以菲离开这里。现在他什么心情都没有。只想查清楚,陆已承究竟有多强的实力!

“立即查清楚,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有什么大的资金动向全都给我查出来我”

“是,裴总!”

“裴总,我查清楚了,我们资金不能动用,可能是有人恶意操盘,我们所持有的股票还在不断的下跌!”

“好,很好!”裴熠冷冷吐出几个字。

……

盛世皇朝

陆已承牵着顾一诺的手,游走在人群中。

不断的有人,上前来打招呼,混上脸熟。

陆已承拿下这块地,也等于抓住了整个开发区的经济命脉,以后,少不了还有很多机会合作。

通过这一次的竞拍,陆已承也漂亮的打响了第一仗,让所有人看到,他的实力。

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的手,朝一个看起来和老爷子差不多年轻的人走了过去。

“诺诺,这位就是益思董事长,秦爷爷。”

“秦爷爷,你好。”顾一诺立即批招呼。

秦董事打量了顾一诺的一眼,眼中全是赞赏,“陆老爷子真有眼光啊!”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肩膀,笑着点点头。

“这一次,能够拿下这块地,还要感谢秦爷爷的大力支持。”

“我也没有做什么,不过是借给你几个得力的下属,帮你处理一些琐事罢了。”秦董事也不敢举功。

陆已承在准备之初,他就一直在关注着,从卫蔚汇报给他的情况来看,陆已承最多只有五成的胜算。

他甚至都觉得,陆已承拿不下这块地。

但是,从拍卖时候的情况来看,陆已承完全是胸有成竹,实力完全不是他们之前预估的那样。

拿下这块地,是十拿九稳!

后生可畏啊!不愧是陆家老爷子调教出来的。

“已承,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谈一谈。”

“秦爷爷,你请说。”

“是这样的,你现在,只是才迈出第一步,拿下这块地之后,后面还有更多的事情,也需要一些得力的助手,我觉得卫蔚就不错。”

陆已承没有出声,而是静静的等着秦董事继续往下说。

“她是我益思培养出来的人,我对她的能力很了解,现说,以后我们以后,也有合作的项目,卫蔚在帝都这些年,不论是能力和人脉,对你来说,都是不二人选。今天我就做个介绍人,把卫蔚推荐给你,以后,就让她去你那里上班吧,你的秘书一职,她还是能胜任的!”

顾一诺低着头,不知道陆已承会怎么回答。

陆已承淡淡一笑,“秦爷爷,其实,我也正想找一个机会,和你说一说这件事情。”

“这一次,益思,卫蔚还有她的几个手下,对我有很大的帮助,我也相信,她有这个能力,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的公司高层不用女性员工。”

“这……”秦董事愣住了,简直找不到话往下接。

“至于卫蔚,我会给她一笔资金,答谢她这些日子的对我的帮助。她也可以回益思上班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坚持。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不会是重男轻女吧?性别歧视可不好。”秦董事笑着调侃。

“性别歧视,绝对没有,只是不想一天染那以多花边新闻,到时候回去天天被家法侍候,吃不消。”

顾一诺差一点没有口水呛到。还真是大言不惭!

不过,听着他的话,她唇角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

“和你家老爷子一样,都是情种!这个理由,我接受!”秦董事笑了笑,“好了,你去忙吧,不用陪我这个老头子了。”

“秦爷爷,那我先失赔了。”陆已承接着顾一诺的手,朝一旁走去。

两人找了个没有人的阳台,站在这里吹吹风。

“其实,你不必为了我,不用女员工,这样也不太现实啊。”

“我只是说,能接触到我的高层,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合理的。”陆已承笑着搂着她的腰,“要不,你来给我当贴身秘书?好不好?”

“我才不要!我有我自己的工作室,我有我自己的事业,才不会去给你做秘书!”

“你要是能来,我说不定工作效率都能提高很多,每天都能看到你,想想都觉得幸福。”

“你确定?我才不信你能提高工作效率!”

顾一诺转身,朝远处望去,夜已经深了,灯火未熄,就这么望过去,好像置身于一片星海之中。

最美的,不止有天空,还有这和天空像是影像一样的万家灯火。

而这一刻,她的心里,也像她看到的一样,平静宁和。

“走吧,我们进去打个招呼,就可以回去了。”

“你今天可是主角,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吧?”

“你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陆已承搂着她的腰,坏坏一笑,推开玻璃门,朝外走去。

一见到他的身影,立即有人迎上来。

“陆少,来来来,敬你一杯!找了你半天了,都见不到人。”

陆已承接过酒杯,朝面前的杯子碰了一下。

“不知道,能不能赏脸,也敬陆太太一杯。”

陆已承接过这杯递到顾一诺面前的酒,“不好间思,我太太不会喝酒,这一杯,也由我代劳了。”

几杯酒,全都喝的一滴不剩,面前的几人,才算是放过陆已承。

“各位玩的尽兴,我先告辞了,有空大家到公司坐坐。”

“这才几点啊?陆少就要回去了。”

陆已承不说话,反而看着怀中的顾一诺,那种又讨好又有点害怕的表情,演得入木三分。

一旁的人立即一副了然的模样。

没想到,堂堂陆大少,竟然也惧内!

顾一诺还一头雾水,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反正,周围的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老婆,我们回去吧。”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朝外走去。

卫蔚看着那一对离去的身影,握着酒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她现在,连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他已经拒绝了,连她去找了秦董事,都没能说服他。她一直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帮了他多大的忙,没有他,他不能成事。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他究竟有多大实力,她都没有摸清。

还一直,自以为是!

从秦董的话中,她听出来了,陆已承是因为顾一诺不要她的。

她究竟哪里得罪顾一诺了?顾一诺要这么对她?她从来没有想过,去和顾一诺争什么抢什么。

她不过就是想留在陆已承身边,能够天天看到他。

她想成为他的女人,什么名份也不要!

几杯酒下肚,卫蔚感觉有些眩晕,酒量这么好的她,也扛不住这么个喝法。她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

刚走出盛世皇朝,一辆车子开了过来。

“卫总,我们刘总请你到车子上聊一聊。”

“刘总?哪个刘总?”卫蔚晃了晃不太清醒的脑袋,突然看到前面车子上那张熟悉的面容。

“还能是哪个刘总?”刘总邪邪一笑。

按着卫蔚的人,直接将她塞到车子里。

“刘总!这是在帝都!你确定你这样做好吗?我是陆少的人,而且我与益思的高层,有亲戚关系,冲着这些,还请刘总,放我一马!我一定给刘总找几个漂亮的小姑娘,好好的的侍候刘总。”卫蔚的酒醒了,拼命的从刘中的怀里挣扎出来。

“卫总,你不要吓唬我,咱们两个,是两情相悦!再说了,小姑娘哪有您卫总那么火辣?”

卫蔚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裙子,她毕竟是一个弱女子,哪里抵挡得住刘总的强势。

“刘总!不要!救命啊!”卫蔚不断的挣扎着。

车窗关上,将她的呼喊全部隔绝,这辆豪车,别的不好,就是特别宽敞,特别的静音!

卫蔚挣扎了两下,手被绑住。

“小美人,是你胆肥,来勾引我的!现在,你还想跑到哪去?”

“刘总!上一次的事情,是我的错,您能不能看在秦董事的份上,放我一次。”

刘总没有回应她,而是从一旁,拿出一些包东西。

卫蔚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全是SM用具!

她刚想挣扎着,感觉身上一阵电流击过,没有一点力气的倒在车子后座!

“今天晚上,让我好好的疼你!”

车子离开此处,朝定好的酒店使去。

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子,也启动朝另一个方向驶去。

苏以菲,亲眼看着卫蔚被刘总带走,才安心。

和裴熠分开之后,她就来了这里,不管这个卫蔚以后,还能不能留在陆已承的身边,都是一个可以利用的!

她刚刚听到消息,大家都以为,陆已承拿下那块地之后,卫蔚一定会从益思出来,跟着陆已承。

结果,陆已承又把卫蔚给退回益思了!

说不定,她能让卫蔚成为第二个秦楚楚,不,一定会比秦楚楚还管用!

……

卫蔚被狠狠折腾了一夜,第二天起来,她的身上,全是淤青,伤痕累累!她的手上带着一个手铐,不能自由活动。

她躺在这里,气若游丝,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

事实上,她也有想死的念头!

她终于知道,这个刘总,有多么的变态!

他一个人玩还不行,用了好多器具,最后还不满足,还找来几个男人!他在一旁看着,看着她怎么被几个男人玩弄!

她无力反抗,她越是求饶,他就越兴奋!

刘总翻了个身,卫蔚吓了一跳,惊恐的看着他。

“卫蔚,你别以为,你在帝都有人罩着,我不敢碰你!是你自己犯贱,敢惹到老子头上来!你要真是陆已承的女人,我还真不敢碰你!可惜,你不是!”

刘总站起来,把卫蔚解开,昨天晚上,抱着她还像是喜欢到疯狂的样子,今天就一脸嫌弃。

一脚把卫蔚踢到一旁。

“也不过就是这样,玩一次就腻了!滚吧!”

卫蔚受到这样屈辱,依然站起来,捡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上。她不断的深呼吸,希望能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这些年,在帝都打拼,有这样的地位,靠能力是不行的,还得靠她这张脸,靠她自己的身体。

她是和很多男人睡过!但是,她从来没有被这么折磨过!

她现在,好像杀了这个男人!

“这一次,我们两清了!如果,还有胆子再惹我一次,我一定会再让你尝尝比昨天晚上更销魂一百倍的滋味!”刘总站起来,一脸阴狠。

卫蔚眼中的恨意,一点一点隐去。

“谢谢刘总。”她转过身,唇角带着一丝轻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什么生机。

刘总点了一根烟,鄙视的看着卫蔚。

“要是那天晚上,你好好的陪陪我,也不至于有今天的下场,这都是你自己自找的!”

卫蔚转身,朝外走去。

走到酒店之后,她差一点跌坐在地上,也不管外面的人,是怎么看她,控制不住放声大哭!

她知道,她自己没有能力去找刘总报仇!

她不过是被几个男人睡了,如果不忍气吞声,再落到这个禽兽的手里,下场一定比昨天晚上更惨!

他说的没错,她不是陆已承的女人,哪怕身后有益思,他也不点都不在乎!

这一切,完全是她自找的!

都是她自作多情!

突然,一有道人影,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将她扶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