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老公,真的很难受/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蔚抬起头,看着面前是突然出现的女人。

这个人,她并不陌生。虽然,她从来没有正式打过交道。

苏以菲扶起卫蔚,朝一旁的车子望去,“先上车吧。”

卫蔚有些迟疑,还是跟着苏以菲上了车。

苏以菲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出现在这里,也并非偶然,卫蔚的心里,有几分警惕。

“苏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实不相瞒,昨天的事情我都知道。”

卫蔚紧紧的握着手,浑身冰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永远也不想再想起来!那简直就是个恶梦!

“我也没有想到,你跟着陆已承,竟然会得到这样的下场。”苏以菲又说了一句,示意司机开车。车子缓缓驶了出去。

卫蔚摇了摇头,“不关他的事。”

她并不想和苏以菲多说,因为她和苏以菲不是一路人。

苏以菲直接将卫蔚带到自己的一套小公寓里,拿了一件衣服,放到卫蔚面前。

“你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谢谢。”

“看你的样子,昨天晚上一定不好过,刘总已经和陆已承合作了,我以为,他再怎么样也会对你手下留情。”苏以菲继续说道。

每天一个字,都像一把刀子,狠狠的扎进卫蔚的心里。

卫蔚紧紧的握着手里衣服,“借用一下洗手间。”她现在,迫切的想要洗刷身上的痕迹,这些对她来说,都是不可磨灭的屈辱!

“可以,左手边就是。”

看着卫蔚走进洗手间,苏以菲的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刘总那边,也是她找人怂恿的!

刘总没那个胆子,在帝都这样张扬行事。

是她告诉刘总,陆已承绝不会管卫蔚。卫蔚背后靠着的益思,难道还真的为了一个卫蔚,和刘总撕破脸?只要不弄出人命,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

衡量了一下过后,刘总才有这样胆子!

不过,卫蔚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卫蔚换了一件衣服走了出来,想要马上离开,却听到苏以菲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们在B市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你这样做真是一点都不值。”

苏以菲这么说,卫蔚并不觉得奇怪。

苏以菲身后的人是裴熠,她和陆已承去B市,苏以菲肯定会撑握她们的行踪。

“你想说什么?”卫蔚并不想和苏以菲有过多的接触。哪怕是这个时候,她还是心向着陆已承。

“你想知道,你落到这样的下场是谁的主意吗?”苏以菲笑着询问。

卫蔚的眼中,闪过一丝疑问。

难道,不是她惹了刘总,得到刘总的报复吗?

“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清楚这件事情的内幕,刘总就算是再有胆子,在帝都做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有顾虑的!”

这一句话,像一记重击,狠狠的落在卫蔚的心上。

“你究竟想说什么,麻烦你,一次性说清楚!”

“你和陆已承去B市出差,惹怒了某些人。所以,她见不得你好,刘总敢这样对你,当然得有十足的把握没有人能为你出头!你再仔细的想一想,这个人,会是谁呢?”

卫蔚被这么一提醒,在脑海里不断的搜索着。

“你说的人,是她?”

苏以菲只是笑了笑,因为,她在卫蔚的语气里,听到还不确定的味道。这不是她想要的。

“是顾一诺!”卫蔚肯定的说道。

苏以菲笑而不答,意思很明显,就是默认了。

“我可是听说,陆已承为了他,连公司的高层员工都不聘用女人,这个顾一诺手段不简单,她的事迹,我不说你应该也不陌生。”

前一段时间,帝都发生的事情,卫蔚当然很清楚。

不管是酒会上的“捉奸”现场,还是和杜家那一亿之争,她都清清楚楚。

她不相信,能够留在陆已承身边的女人,有多么的单纯。

曾经,秦楚楚在帝都,是那样风光的存在,到最后,还不是落得到那样的下场。

卫蔚暗暗握紧双手,一股恨意要将她的理智淹没,“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没有和她争,也没有和她抢,我只是爱慕陆少,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她就这么对我?”

苏以菲在心里,冷冷一笑。

没争?没抢?

有什么资格去争去抢!这个女人,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把主意打到陆已承身上,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她现在是什么地位?动一动手指就能把你毁了!在她的眼里,你的爱慕,就是毁了你的理由。哪个女人够接受得了,别的女人盯着自己的男人?”苏以菲笑着反问。

卫蔚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指甲都掐进肉里。

她也想不通,为什么刘总敢在帝都对她下手。

现在,完全明白了。有了顾一诺的示意,刘总什么不敢干!

她只不过是纸老虎罢了!靠着益思,让人有所忌惮,一但真的对她下手,就知道她有多脆弱!

“顾一诺!”卫蔚恨得直咬牙,这三个字,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

“我劝你,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不!我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卫蔚,你斗不过她的。”苏以菲继续打击。

卫蔚恨得牙痒,因为这一句话,她有些泄气。

的确,有陆已承那样的宠爱,有整个陆家给顾一诺撑腰,她拿什么和顾一诺斗?

她又怎么斗得过?

“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纳?”苏以菲又道。

“什么提议?”

“和我合作,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顾一诺。”苏以菲终于说出自己的用意。

卫蔚狐疑的看着苏以菲,她就知道,苏以菲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绝对不可能就是伸手拉她一把,告诉她这些这么简单。

“你又是怎么和顾一诺结下梁子的?”

“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记住,我可以帮你,就行了。”

“究竟是你帮我,还是我帮你?”

“只要目的达到了,你在乎是你帮我,还是我帮你吗?”苏以菲笑着询问。

卫蔚心里的恨把她淹没。

是的,她不在乎!

昨天晚上受的屈辱,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

结果,却因为顾一诺,把她打入了地狱!

“好,我答应你!”

“我告诉你,想要得到陆已承,还得是近水楼台,你只要经常在他身边出现,还怕有一天,不被他看在眼里吗?”苏以菲又提醒道。

越是靠得近,陆已承就越是厌恶,陆已承越是厌恶,卫蔚就会越恨顾一诺。

卫蔚听进去了,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她其实,也怀疑苏以菲真正的用意,苏以菲是裴熠的未婚妻,裴熠这一次,拿下这块地,就是为了苏以菲,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苏以菲这么对付顾一诺,难道是因为苏家前一段时间和顾一诺的一些矛盾?还是两个女人的豪门地位之争?

她想不明白原因,也懒得去想。

对苏以菲的话,也是深信不疑,因为,除了顾一诺,不会有人这样对付她!

……

陆已承拍下那块地,在帝都成了热议的话题。

陆家这些天,被那些上门拜访的人,踏破门槛!

杜明兰的心里,别提有多满足,有这么一个儿子,太给她长脸了。

就连平常,时不时还要酸她几句的贵妇们,现在见了她,都客气得不能再客气了。

他的儿子越是优秀,她就觉得顾一诺越是配不上!

不过,她不急,总有一天,浓情蜜意全都会化为平淡。

顾一诺刚刚放学,准备去画室,电话响了起来。

“小诺啊,放学了吗?”杜明兰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

“刚刚放学。”顾一诺淡声回应。

“今天晚上和已承回来吃顿饭吧?我已经把爷爷接过来了。”

“我等一下问问已承,看他有没有空。”顾一诺没有直接拒绝。

“好的,我等你电话。”杜明兰挂了电话,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她现在只用讨好老爷子,用老爷子来控制顾一诺,只要顾一诺经常过来这边,已承自然就会回来了!

老爷子从外面走进来,杜明兰立即笑着迎了上去,“爸,我刚刚给小诺打了个电话,让她晚上和已承一起过来吃个饭。”

“一诺怎么说?”

“她说问问已承,爸,我给你买了一个按摩椅,你过来试试吧?”杜明兰扶着老爷子,朝前方走去。

“明兰,你不用老是给我买东西。”

“爸,你别这么说,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让我能对您尽尽孝心,您就别和我客气了。”

老爷子的眼底,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顾一诺坐上车,给陆已承打了个电话。

“已承,你有空吗?我们回去吃饭,爷爷在那边。”

陆已承抬起头,放下手中笔,“没空,在家等我,不用过去了。”

“好。”顾一诺点点头。

刚挂了电话,她的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一看来电,竟然是老爷子的打过来的。

“爷爷。”

“一诺宝贝,你和已承等一下要过来吗?”老爷子握着电话,看了一眼在厨房里忙碌的杜明兰。

还依稀听到杜明兰和佣人说,小诺爱吃什么,已承爱吃什么,一副慈母的模样。

好不容易,有眼前这种局面,他当然希望,能够维持下去。

以明兰的性子,能做到现在这份上,真的不容易。

“爷爷,已承说,他没有空,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一诺,已承没有空,你过来一趟吧,要是晚上不想住在这里,吃完饭再回去。你妈妈已经把菜都准备好了。”

顾一诺没有办法拒绝,她不想让爷爷失望。

“好的,我回去换一下衣服就过来。”

“爷爷在这里等着你。”老爷子笑着挂了电话。

他只想,这一家人能好好的,就像现在这样。

杜明兰走了出来,朝老爷子笑着询问:“刚刚是小诺吧?她们是不是要过来了?”

“已承还在忙,可能就一诺一个人过来。”

“已承最近肯定很忙,小诺一个人过来也好,我还准备了几个她喜欢吃的菜,应该快到了吧?”杜明兰试探性的询问道。

“应该快了。”老爷子点点头。

顾一诺来到陆家的门前,没有立即走进去,她拿起手机,给陆已承发了个短信过去。

“已承,我一个人过来了,我吃完饭就回家等你。”

她怕打扰陆已承,等他闲的时候看到手机就知道了。收好手机,朝前方走了进去。

陆已承正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听到手机响,他转身瞄了一眼。

信息上的内容,他已经全都看到了。

“好了,会议就到这里,明天早上,让我看到你们的计划和方案。”陆已承收拾好面前的资料,拿着手机朝外走去。

程助理走上前来,接过他手中资料。

“陆少,刚刚的会议内容省略了很多,下面的事情要怎么安排?还是,暂时不提上日程?”程助理看着会议计划,这明显是中途截止了。

他没有听说,陆少今天还有什么安排啊?

“蛋糕买回来了吗?”陆已承突然询问道。

程助理差一点没有跟上思路,立即点点头,“已经买回来了,在你的办公室里放着。”

“明天早上,他们能把我今天要求的东西交上来就可以。剩下的,明天下午再安排。我现在,有事出去一下,你把资料整理好,我等下来要看。”陆已承说完,走到办公室,拿起椅子上的西装,一边套上一边往外走。

顾一诺来到陆家的时候,老爷子在后院的花棚里,她和杜明兰打了个招呼,就去后院找老爷子。

杜明兰还特意在陆家给老爷子搭了一个花棚,种了很多花花草草。怕老爷子无聊,好让老爷子打发时间的。

老爷子特别爱这些,在G市就喜欢种些蔬菜什么的,前一段时间住院后,身体弱了一些,现在,也就是有力气,修修剪剪这些盆栽了。

“一诺宝贝,你看爷爷修的这个盆栽怎么样?”

“很好看。”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她不在乎,杜明兰对她究竟存着什么样的心态,只要杜明兰对爷爷是真心的就好。

“来,一诺宝贝,把这些花给我挪一下,明天早上晒一会太阳,就可以搬到背阳的地方,这些花不能久晒。”

“好。”顾一诺走过去搬花。

刚刚摸到花盆的边缘,一只手从她面前伸了过来,轻松的提起花盆,摆到老爷子指定的地方。

顾一诺抬头,一脸诧疑的看着他,“你不是说还要忙工作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陆已承继续搬花,把那几盆全都搬完,才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朝她走过来,“刚好有空,过来吃个饭,吃完饭,还得去公司。”

“这就对了,工作重要,吃饭也同样重要!”老爷子笑着点点头。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捏了一下,这样的小动作,只有两人知道,暗暗中,流露出专属于两人的甜蜜。

“去洗手,准备吃饭了。”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杜明兰看到陆已承的身影,喜上眉梢。

转念一想,她的心里,又控制不住的嫉妒顾一诺。

完全是因为顾一诺在这里,已承才跟着过来。这明明,是他的家啊!

陆已承接着顾一诺,去了一楼的洗手间,从背后抱着她,完全把她当成个孩子一样,给她洗手。

顾一诺就这么靠在他的怀里。

“不是说了,让你在家里等着我吗?”

“过来吃个饭,也没什么,吃完饭就回去。”

陆已承松开她,在她转过来的一瞬间,抬手朝她脸上弹了一下。

“啊!”冷冷的水珠,让顾一诺立即闭上双眼,抡起拳头,朝他挥了过去,“好凉啊!你弄我一脸水!”

陆已承笑着帮她抹掉,低头朝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你是不是不放心我,所以推掉工作,来找我?”她搂着他的腰,轻声询问。

陆已承没有否认,点点头。

“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你看得那么紧干什么?”

他就是不放心啊,看得这么紧,有时候还要出事!

“是啊,不是三岁的孩子,是四岁。”陆已承调侃道。

“你!……”顾一诺的小脸都憋红了。

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餐厅里,已经准备好了,就差他们两个。

“来来,已承,小诺,快过来。”杜明兰招呼着。

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的手,坐了下来。

“已承,爸爸真的没有想到,你能拿到开发区的那块地。虽然价钱被裴熠抬了那么多,也是值得的。”陆禀琛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些尴尬。

这么大的事情,已承没有从他这里拿一分钱,而且当时,提出来的时候,他也没有答应,反而拒绝了。

“是啊,这么大的事情,我们真的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已承回来从商,第一仗就打的这么漂亮。”杜明兰看着自己的儿子,那种自豪口气掩饰不住。

陆已承神情淡淡的,给顾一诺夹菜。

“已承,我听说,你自己注册了公司?”陆禀琛继续询问道。

“是的,一诺股份。”陆已承淡声道。

顾一诺有些吃惊,他的公司,怎么也是用她的名字来命名的?

她只是知道他成立了一个公司,也是为了这一次的竞拍,拉拢资金。

她从来没有过问过他,他也没有说过公司的事情。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公司名称。

一诺股份!杜明兰听着这四个字,握紧了手中的筷子。

“已承,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把你的这个项目并入陆氏集团,整个陆氏集团的财力,物力,人力都能为你服务,这样你也省去不少事情。”

“是啊,陆氏集团所有的产业,迟早也要交到你的手里。”杜明兰接了一句。

“爸,我就算是有这样的想法,恐怕和我合作的这些人也不会同意,既然一诺股份已经成立了,财力人力物力,我们提前都有考虑过,不是什么大问题。”陆已承拒绝了这个提议。

陆禀琛的心里,更加尴尬。

有这么一个好项目,当然不用再愁资金了!

他其实是有私心,当初他不同意这件事情,他没有给已承任何支持。现在后悔了。

如果那么好的项目,那么多资金,能够并入陆氏集团。对陆已承来说,没有什么利处,但是对陆氏集团的利处,可就大了!

如果,陆氏集团不是陆家的,提到这样的要求,简直就有点可耻!

陆禀琛这所以敢这么光明正大,面不改色的提出来,就是拿继承权做理由。

一诺股份也好,陆氏集团也好,以后都是已承的!

但是,这也只是,他自己的想法而已。

陆已承,拒绝了!

餐厅里,气氛有些尴尬,顾一诺前世的时候,在H大上过几年学,并不是完全听不懂这些。

她没有想到,陆已承的背后,竟然没有陆氏集团的支撑!

“已承,你爸爸的提议,完全是为了你好。”杜明兰朝陆已承望去。

“我刚刚已给回答了,这件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提了。”陆已承再次拒绝,抬头朝陆禀琛望去,“爸,陆氏集团的事情,你和子睿多费心。”

陆禀琛心中一紧,不知道怎么接话。

“哥,我可不是那块料!你不要坑我!”陆子睿立即接话,朝陆已承投去一个讨好的目光。

“玉不琢,不成器。我觉得,你明天就可以去上班。”陆已承淡淡的回应道,端起碗继续吃饭。

“已承,商场如战场,你一直在军区生活了这么多年,没有在商界的经验。爸爸知道,你能力出众,但是,也总要谨防,各种突发事故。”

“有些事情,一但发生,就是致命的打击!你现在做事太过出挑,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陆禀琛还是心平气和的劝着,见陆已承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他直接说道:“光是这一次,你就得罪了裴熠。”

“爸,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就已经评估过各种风险,就像你说的,难道并入陆氏集团,就不会发生这些风险了吗?”

“大风能轻易的拔起一棵小树,但是,能撼动一颗叶茂根深的大树吗?”

陆禀琛做了一个确切的比喻。

“所有的风险,我自己承担。”陆已承丢出这一句话。完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餐厅里,再一次寂静下来。

“工作上的事情,以后再说,先吃饭吧。”老爷子开口,打了个圆场。

顾一诺装了一碗汤,放到陆已承面前,这场讨论已经结束。

她知道,陆已承一但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同样,他也要承担所有的风险,现在的他,的确是竖敌太多了,光是一个裴熠就足够他打起精神应对。

“吃饱了吗?”陆已承突然朝顾一诺说道。

这才刚刚开始吃,除了陆已承给顾一诺夹的菜,她几乎都没有动筷。

“嗯,吃饱了。”顾一诺点点头。

“我还要回公司一趟,陪我一起过去。”陆已承起身,去取顾一诺的东西,回过头,朝餐厅的几人说道,“爷爷,爸妈,我们先走了。”

“我煲了很多汤,你们两个都没有吃什么,提一些汤过去吧?”杜明兰起身,朝两人走了过来。

“不用了。”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离去。

杜明兰走出来,看着两人离去,暗暗握紧双手。

餐厅里,陆禀琛也没有什么食欲了。

“爸,你说已承他,怎么就这么固执?难道,就是因为他才开始提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同意,他现在心里有气,就不接受我的提议?”

“当初,就算是你接受了已承的提议,你愿意拿出多少钱来,支持他?”

“最多五十亿。”

“我这五十亿,占了已承总花销的多少?”老爷子提醒道。

陆禀琛被这一句话,点醒了!

他就算是拿出五十亿,也不过是占了这一次竞拍金额的四分之一而已,依然只能算是很小的一部分。

其实,一开始,已承问他的时候,并不是想得到他的支持,只是想让他参与这件事情,只是,想拯救一下陆氏集团的困境!

老爷子的话,醍醐灌顶,陆禀琛终于转过弯来。

他的思路,一下子就通了!心里,更加羞愧!

之前他一直以为主动权在他的手里,看待这件事情的时候完全以自己的立场为中心。

想一想,刚刚他还这么大言不惭的提出那样的要求。简直感觉老脸都火辣辣的。

杜明兰走进来,听到这句话,思路也转了过来。

不过,她没有陆禀琛那种想法。

“爸,已承继承了陆氏集团,把他手上的公司并入陆氏集团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区别就是,他不愿意接手陆氏集团,不是你们想给,人家就想要。”老爷子说完,也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杜明兰和陆禀琛相视一眼,陆禀琛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餐桌上,只剩下陆子睿一个人,一脸懵逼,继续吃。

杜明兰完全没有想到,会是眼前的局面。她更不明白,一直以来,都在军区的儿子,是哪里来的这样的实力?

她还以为,已承从军区回来,只能进入陆氏集团,到时候依靠着他们,关系自然就不会这么僵硬了。

可是,用陆氏集团来牵制已承,完全就是他们一厢情愿!

……

陆已承带着顾一诺来到公司,虽然是晚上了,但是楼顶上闪亮亮的一诺股份四个字,那么显眼。

“你怎么给公司,取了这个名字?”

“我的公司,不叫这个名字,叫什么?”陆已承反问道。

顾一诺真的回答不上来,还能有什么名字,更适合。

虽然很晚了,顾一诺随着陆已承走上办公室,还是发现有很多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

没有其它的声音,只有键盘的敲击声,像是交织的夜曲。

一路走来,顾一诺发现,办公室里,真的不见一个女性员工。

陆已承领着顾一诺,来到他的办公室。

装修风格很简约,真的只适合办公,除了大,好像就没有别的特点了。

还好,还有一个大大的沙发。

顾一诺靠在沙发上,陆已承蹲下来,帮她把高跟鞋脱了下来,小小的玉足上,被高跟鞋磨出了一片红红的印记。

“怎么又穿高跟鞋?”

“好看啊。”顾一诺笑着回答。

“臭美!”陆已承使劲捏了一下她的小脚,猛得一抬,顾一诺狼狈的朝沙发上躺去。

他趁势朝她压了过来。

“已承!”顾一诺惊呼一声,“你不是还有工作吗?”

“休息一会再做。”陆已承趴在她的身上,不停的蹭着。

“不要闹了。”顾一诺推着他身子,他炽热的气息,让她都感觉,全身发热。

这几天,特殊时期,又不能做什么。

陆已承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让我抱一抱,摸一摸,蹭一蹭。”

“不要!你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真的很难受!”顾一诺苦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陆已承笑了笑,翻身从她身上起来,朝办公室的一个角落走去。

顾一诺突然发现,办公室的一角,还有一个冰箱和酒柜。

他从冰箱里,取出一个蛋糕,就是她喜欢的那家店,巧克力口味的!

而且,这一次,他买的是个大的!

“不可以现在吃,你这几天不能吃冰的,先放一会。”陆已承放到面前的桌子上。

顾一诺不由自主的吞了一下口水。刚刚也没有觉得很饿,怎么一看到这个蛋糕,她就觉得整个胃里都是空的。

“要等多久?”

“至少半个小时!”陆已承说完,解开西装,坐在办公桌前。

“要那么久啊!”顾一诺看着面前的蛋糕,将盒子外面的丝带解开,一抬头,陆已承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

像一只馋猫,被人看偷吃东西一样,立即将手缩了回去。

“我不是要偷吃,我只是先把包装打开。”

“你可以先玩会游戏,打发时间。”陆已承提醒道。

“好主意。”顾一诺立即掏出手机,靠在沙发上玩游戏。

一上线,就遇上小唯他们,她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了过去。

组团刷了个副本,她打了个哈欠,朝桌子上放着的蛋糕望去。

“不能吃,再等十分钟!”陆已承的声音再次响起。

顾一诺朝他望去,他正翻着一个文件夹,头都没抬一下,他到底长了几双眼睛,竟然对她这边的情况,了如指掌!

已经九点多了,小唯她们一个个都下线了,明天还要上班。没有人陪她玩,她一个人,也觉得无聊。

打开连理村的副本,做一些单调无聊而且又很耗时的任务,耕种,采集,炼制等。

玩着玩着,她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不知不觉,靠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陆已承抬起头,朝她望了一眼。

竟然睡着了?

他缓缓起身,从沙发后面的柜子里,取出一条毯子,盖在她的身上。顺便将她手里的手机,拿了出来。

一个红色衣服的角色,来回的跑来跑去的做任务,忙的不可开交。

再看看现实中的她,睡得又香又甜。

陆已承的唇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蛋糕还没有吃,竟然睡着了。”他将蛋糕的包装重新合上,看了一下时间。

把其它的灯都关掉,只留了一盏台灯。

走回办公桌前,继续看着手上的资料。

他要在十点钟之前做完这些工作,太晚了,怕她熬不住。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办公室里很静,伏案工作的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沙发上睡着的她,夜色仿佛都多了几分柔情。

……

好香!巧克力的浓郁在口中化开。

好好吃啊!是巧克力蛋糕!

怎么没有味道了?

用力的吸了吸,还是没有味道。

突然!小嘴被人封住了,无法呼吸!

顾一诺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见她醒过来,陆已承把这个吻,又深了几分。

顾一诺被他吻的七荤八素,脑中一片空白!

她刚刚是在做梦吗?梦到吃巧克力蛋糕!

应该是他在吻她,不过为什么嘴里真的有巧克力的味道?在陆已承放开她的一瞬间,她终于找到答案了。

他吃着巧克力蛋糕吻了她!

“蛋糕可以吃了吗?”她立即朝他询问道。

陆已承看着她的模样,朝她的额前拍了一下,“蛋糕都比你老公魅力还要大?”

“一个要把我掏空,一个能让我无比满足,还能填饱肚子,你说谁魅力大一点?”

“下一次,我把你掏空的时候,多喂你几块巧克力蛋糕,是不是就能把你多掏空几次?嗯?”陆已承挑了挑眉,声音充满邪魅。

“不要!”她立即拒绝,眼中还有几分惊恐。

陆已承笑着揉了揉她的头,他已经把蛋糕切好了,“可以吃了,吃完我们回家。”

顾一诺端起一块,先递到陆已承的手里,“你和我一起吃,这么晚了,我一个人吃会胖的!”

陆已承拿着这块蛋糕,眼角抽搐了几下,分他一块的原因,竟然是怕自己胖吗?

顾一诺最喜欢这家的蛋糕的原因,就是吃起来,甜而不腻,又软又香,就算是一个人吃下一整个蛋糕,也不觉得难受。

吃完后,满足的靠在沙发上,接过陆已承递过来的温水。

“你忙完了吗?”

“忙完了,等你休息一下,我们就回去。”

顾一诺感觉小腹一阵不适,连忙爬起来,“我要去洗手间。”

陆已承发现,她起身的时候,沙发上被她留下一片痕迹。

女人的生理期,是挺麻烦的。

不过,还好这个月,她准时来了。要是真的没来,他突然感觉全身一阵紧绷,还不知道小女人要和他闹成什么样!

事实证明,安全期还是挺安全的。

没过一会,顾一诺匆匆跑出来,小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又窘迫又紧张。

“已承,我的衣服脏了……沙发上是不是也有?”

“没事,明天让人换一套。”陆已承起身,朝她走了过去。

顾一诺简直羞的无地自容,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不是挺难为情的!特别是公司现在还有人,她这样怎么出去?

陆已承好像看出她的担忧,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啊,你快放下我,我身上都脏了,要是弄到你身上怎么办?”

“我不觉得脏。”陆已承抱着她,朝外走去。

回到家,他雪白的衬衫上,被染红了一大片,她低着头,脸颊火辣辣的。

“你脱下来,我去给你洗一洗。”

陆已承突然拉过她,朝她询问道:“诺诺,来这个是什么感觉?流那么多血,疼不疼?”

顾一诺愣住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也没有办法,准确的回答出来,究竟是什么感觉,总之女孩子之间,就是一个眼神就能完全明白。要和一个男人,完全解释清楚,还真有点难。

“不是很疼,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就是,会很不舒服,心情也会有些影响,会很烦燥,不过已经习惯了。”

她一抬头,迎上他的目光。

他怎么好像一副很心疼的样子?眉宇都紧紧的拧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