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心里的疑问/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是真的很心疼,“如果可以代替,我替你疼,替你流血。”

顾一诺简直被他这一句话说的哭笑不得。

“如果你能真的替我承受,那画风还不得秒变小公举?我可受不了看到你那个样子,太辣眼!”

“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说我很娘?”

“差不多吧!”

“小坏蛋,我心疼你,你却说我娘!”陆已承伸手朝她纤细的小腰上抓去。

“啊!好痒!不要!”顾一诺立即朝一旁躲去,可是怎么也逃不开他的魔爪,“我错了!不娘,你一点都不娘!”

陆已承这才停手,看着她的笑颜,捧着她的小脸,温柔的朝她说道:“诺诺,你好美。”

顾一诺的小脸,悄悄的红了,像一朵害羞的花儿,低着头。

陆已承将她抱在怀里,宠溺揉着她的头,“好了,去洗澡吧。”

“我自己来,你等一下再洗。”

“一起!”

“不要!”顾一诺转身走进浴室,生怕他跟上来一样,直接将门反锁。

陆已承脱下身上的衣服,坐在沙发上看着浴室的方向。

“已承,帮我拿一件衣服,还有那个东西。”浴室里,传来小女人的声音。

陆已承的唇角微微扬起,眼底带笑,将她要的东西拿起来送到浴室。

门打开一条缝,顾一诺准备把衣服接进来,谁知道,他整个人也挤了进来。

“怎么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那么害羞?”陆已承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衣服。

“你慢慢洗,我先出去了。”

陆已承突然拽住她的小手,将她直接拉了回来,她控制不住,一头撞入他的怀中。

浴室里的温度,本来就很高,在接触到他炽热的胸膛的那一刻,她觉得整个身子都发烫了。

他最喜欢刚刚洗完澡的她,软软的,香香的,抱起来,特别舒服。

顾一诺以为,他就这么抱一抱,身上的浴巾一松,她吓了一跳。

“你……你……”

陆已承拿起睡裙,套在她的身上。

“我怎么了?诺诺,你不会以为,我要和你浴血奋战?”

“不要说了!你洗澡吧!我先出去了!”

“先帮你把头发吹干再洗。”陆已承拿起洗手台上放着吹风机,给她吹着头发。

顾一诺拿起一旁的浴巾,裹在他的腰间,遮住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幕。

“看都不敢看?”陆已承突然贴在她的耳边,坏坏的吹了一口气,“它可是想你想的快要发疯了。”

她将目光挪向别处,都不敢看。

她是真的有点怕,从心底深处害怕。

她都不知道,是怎么能够完全接纳他的,竟然也渐渐的适应了。

不过,有时候,还是会被他折腾的没了半条命。

吹干头发,陆已承俯身在她的额前亲了一下,一只手拍了拍她的小PP,“去床上等我。”

顾一诺红着脸,从浴室里逃出来。

躺在床上的时候,还觉得全身都是滚烫的。

吹头发的时候,他的手,穿过她的发丝,温柔的像水一样,那种感觉,让她颤栗,好像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那是一种极度的放松,那般美妙。

陆已承走出来,发现床上的小女人已经睡着了,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美梦,唇角还带着一线浅浅的笑容。

他的心情也被感染了,在夜深里,看着她的睡颜,痴痴的笑着。

……

初秋的早晨,草地上白茫茫的一片。

雾水形成的水珠,像是一颗颗水晶一样,点缀着草叶上,娇嫩欲滴。

第一缕晨曦照耀着这个世界,绚丽的光晕,薄薄的轻雾,晶莹的露珠,让这个早晨,显得无比的清新。

昨晚,睡了个好觉,顾一诺没等闹钟响起来,就醒了过来。

陆已承已经起来了,她套了一件衣服,走下楼。

推开一楼的房间,就见他挥汗如雨的身影。虽然他从军区回来了,但是训练的强度,依然不减。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陆已承看到她的身影,轻声询问。

“睡醒了。”顾一诺笑着朝他回答道。

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背心,汗水顺着他的喉结往下流淌,这一幕,说不出的性感。

她不敢再看了,站在门边,将目光转身外面的花园。

陆已承看着她羞羞的模样,简直爱惨了。

“先去换衣服吃早餐,我送你去上学。”

“好。”顾一诺点点头。

陆已承看着顾一诺的背影,擦掉身上的汗水。

今天的训练,结束了。

打开手机,看着珍爱一生,发来的另一套婚礼策划方案。

她说,只要她一满二十岁,就嫁给他。

他得好好的计划一下,他要给她一个难忘的婚礼,一个值得一生回忆的婚礼。

因为,她是他陆已承的妻子,这一生,唯一的妻子。

……

放学后,顾一诺来到画室,小唯将一份课程安排,递了过来。

“诺姐,这是这一批学员的资料,想为了以后报考美术学院打打基础,可能要用到一些道具和模特,道具的清单,我已经准备好了,采购回来就可以,可是模特怎么办?”

顾一诺看了一眼道具的清单,“你直接去采购吧,模特的话,只是几节课的时间,却外面贴个启示,临时招募一个。”

“好的,诺姐,对模特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主要是让学生们掌握人像画的基础,你过过眼就可以。”

“好的!”

顾一诺低头,继续看电脑上的画稿。

一开始招收学员,只是心血来潮,打发时间的,没想到渐渐的,竟然形成了规模,成了她们这个画室不可缺少的部分。

学画画的,也不单是一些小朋友,年龄层次也划分开了,课程也跟着学员做了更细致的调整。

许瑞的游戏公司和她的画室,都在渐渐步入正轨。让她觉得,很欣慰。

突然,电话响了,打断了顾一诺的思绪。

她拿起手机,看到来电号码,不由自主的拧紧了眉宇。

“小诺。”杜明兰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今天晚上,七点钟有一场音乐会,你有没有空陪妈妈一起去?”

“我手上还有一些工作,走不开。”

“小诺,音乐会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和一几个夫人约好的,你先把手上的工作放一放,妈妈一起出来多结识一些人,将来,对已承也有帮助。”

顾一诺还没有回答,杜明兰又道:“而且,这一次,也是几位夫人有意通过我来邀请你,想和你见一见。我答应下来了,你要是不来的话,妈妈的脸往哪放?而且也白白的得罪人。”

杜明兰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顾一诺完全没有推脱的余地。

“好的,在什么地方?我等一下直接过去。”

“我把地址发到你的手机上。”杜明兰满意的挂了电话,继续挑今天要穿的衣服。

顾一诺越是想要缩在人后不出来见人,她就越将顾一诺往人前推。除了会画几幅画,顾一诺还有什么能耐?

……

顾一诺合上电脑,朝楼下走去。

既然是个音乐会,她也不能就穿成这个样子去赴约。

她是陆太太,这种场合,也是无法避免,或许,以后还要和已承出入更多场合,她也要慢慢的适应,并且学一些社交礼仪。

虽然,这对已承没有什么帮助,但是也不至于,在一些时候给他失了颜面。

回到家里,顾一诺直接去衣帽间挑衣服。

衣柜里,满满的全是她的衣服,每一到换季,陆已承就会给她买很多新款。有的衣服,甚至一次都没有穿过。

挑了一件蓝色的小礼服,搭了一件披肩,一旁的架上,摆着一排排鞋子和包包。

她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给她买了那么多包包和鞋子。

平常穿什么,都是他给她挑好的,她都没怎么打开过衣帽间,今天才看清楚,空间有多少东西装在这里面,简直眼花缭乱!

她从柜子里,拿出在千度买的那个系列的手拿包,配上这个小礼服,刚刚合适。

坐在梳妆台前,将头发挽了起来,随便弄了个水晶发夹固定,上了一个淡淡的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顾一诺还是很满意的。

忽然,她觉得有些恍惚。

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前世。

在陆家,独宠空房的夜晚,她不止一次的希望,能够重来一次。现在她过的日子,就是前世的时候,梦寐以求的。

“我一定会紧握住这份爱,一定会拥有这一份属于我的幸福!”

整理好之后,顾一诺走下楼,想了想,还是给陆已承打电话。

陆已承正在开会,桌子上堆满了资料,听到手机的震动声,拿起来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接听。

“老公,你还在忙吗?”

一听到她软软糯糯的声音,陆已承的神情顿时柔和了一些,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这么晚了。

“在家里,还是在画室?”

“我现在在家里,马上要出去,陪妈去音乐会。”

“她约的你?”陆已承的眉宇紧紧的拧了起来。

“嗯,不过我也没有去过音乐会,想去看一看,一个小时就结束了,你忙吧,我就是和你说一声。”

陆已承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资料,面前的几个高层,还在等着他作出决策。

“好,小心一点。”陆已承轻声交待。

“我知道了,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顾一诺挂了电话,朝外走去。

陆已承立即接通另一个电话,“曹阳。”

曹阳,原第四军区,突击队队长,和靳司南一起离开军区,现在一诺股分上班。

“陆少,有什么吩咐?”

“你带上阿江和杨青陪诺诺去一趟音乐会。”

“好的,陆少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好嫂子。”

陆已承终于放心了,继续刚刚的会议。

顾一诺来到音乐会的大厅外,杜明兰也刚好到了,和杜明兰一起来的,就是今天邀约的那几个贵妇。

“小诺,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杜明兰一走过来,立即朝顾一诺说道。

这几个贵妇,顾一诺也不觉得陌生,蓝夫人也在其中。

“这位是李夫人,这位是刘夫人,这位是王夫人……”杜明兰一一介绍着。

顾一诺走上前,朝几人笑着点点头,“几位夫人好。”

“不用那么客气,我们和你妈妈都是好朋友,叫我们一声阿姨或者伯母都可以。”几人抬头打量着顾一诺,眼中有几分惊艳,特别是还没有正式见过顾一诺的王夫人和刘夫人。

“明兰,你们家小诺真的是太漂亮了!”

“是啊,听你说过,小诺是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是吧?不愧是学艺术的,气质真好。”

正在寒暄之迹,一道身影跑了过来。

蓝馨一路狂奔,她从别处赶来,路上有点堵,差一点就迟到了

一走过来,直接来到顾一诺的面前,热情的拉着顾一诺的手。

“小诺,我们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蓝馨,你和小诺早就认识了?”

“是啊,我们可是好朋友,好闺蜜。是吧,小诺?”

面对蓝馨这样热络的态度,顾一诺真的是无力招架,又不能否认。权贵圈子的社交,就是带着一张面具活着。

这样直接打脸,否认,以后蓝家和陆家,就有可能交恶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顾一诺提醒了一声,不着痕迹抽到被蓝馨握着的手,整理了一下衣服。

杜明兰走前面,顾一诺紧跟了上去。

蓝馨还想亲近也没有机会了。

这是一场外国的乐队演奏会,她们买下的位置在最佳观赏的方向。

这一场音乐会,只有六个曲目,有两个是自创的,剩下的是世界级的名曲。

顾一诺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当音乐响起的时候,感觉好震撼!

蓝馨隔着两个人,不时的打量着顾一诺,完全没有心思听音乐。

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下,还是被顾一诺压了下去,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下,就能让人这么惊艳!

一向心高气傲的她,竟然有些自卑!

陆已承有了顾一诺,还会看上她吗?

今天这个音乐会,是蓝夫人买的票,约杜明兰和顾一诺出来,有别的目的。

蓝馨就要毕业了,但是自家的公司她不愿意进,偏偏看上陆已承的公司。非要去陆已承的公司去上班。

蓝馨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家业自然轮不到她,在家里也就是个小公主一样,养尊处优。

蓝家还有一点私心,要是蓝馨能进陆已承的公司工作,将来说不定也能达成合作关系,蓝家对于陆已承手上的项目,很感兴趣。

音乐会结束了,顾一诺还沉浸在这场音乐带来的震撼中,演奏者,来到台前谢幕,全场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

这一行人,恐怕只有顾一诺用心的在听这一场音乐会。

“明兰,现在时间还早,我们找一个地方坐坐吧?”蓝夫人提议道。

“好啊。”杜明兰一口应了下来。

顾一诺跟着几人,来到不远处的一家高档的中式茶馆,叫了一些点心,泡了几壶花茶。

几人坐在这里,品着香茗。

“我最近在和蓝馨学插花,以前一直想学都没有机会,多亏蓝馨,抽出那么多时间陪我。”杜明兰突然开口,朝蓝馨望去,眼中全是疼爱。

“伯母,现在我哪还敢教你啊!你插的比我还好。”蓝馨立即拍马屁。

她借着教陆夫人插花,去了陆家那么多次,还没有见到过陆已承!心里太失落了!

“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个贴心的女儿就好了。”

“伯母,小诺也一定很贴心吧?”

杜明兰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很快恢复自然,“我们家小诺太忙了,不但要上学,还有一个工作室要打理,想见一面都难。”

顾一诺安静的坐在一旁,基本不插话,就算是提到她,她也只是淡淡一笑。

“还没有毕业,就能做起来个工作室,真厉害!”

“是啊,前段时间,我还看到一个报道,是小诺的画获奖的消息,还有一些画,直接被国外的画馆珍藏了。”

“明兰啊,你们家,可是要培养出一个大画家啊!”

一旁的几人,毫不吝啬的夸奖着。

前一段时间,时御霆的婚礼上,顾一诺在这些贵妇的眼里,还过是一个学画画的。

现在,有了陆已承在,她的身份,在这些贵妇的眼里,也高了几个挡次。甚至开始巴结起来。

“明兰,今天约你出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情,想求你和小诺。”蓝夫人终于切入正题。

顾一诺一听到这个求字,而且还把她也算上了,放下手中的茶杯朝蓝夫人望去,不知道蓝夫人想要做什么。

“我们这种关系,还说什么求不求的,你有什么事情,只管说。”杜明兰倒是大方,完全一副没有问题的样子。

“明兰,你看我们家蓝馨怎么样?H大毕业的,一般从H大走出来学生,可是争着抢着要。本来,她毕业,我想把她安排在自家公司,但是又怕她太懒散,不上进。所以,就想着,让她去陆少的公司上班,磨砺磨砺。”

“我不是听说,陆少的公司,不招女员工吗?”

“是啊,我也听说了,小诺真是好福气,遇上陆少这么个懂得避嫌的贴心男人。”

杜明兰巴不得儿子身边,多几人优秀的女孩子,可以分散一下儿子的注意力,蓝馨自动送上门来,她为什么不利用?

“你们听到的都是外面的传言,其实也不是不用女员工,一个公司,那么多部门,怎么可能不用女员工呢?只是说,高层不用女员工。”杜明兰朝一旁的几人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说呢,要不然一个公司全是男的,那工作的效率怎么办。”

“不是有一句话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

一旁的贵妇们,相视一笑。

顾一诺知道,蓝馨的用意。

想去已承的公司上班,能找到接近已承的机会。

她记得,蓝馨的确是在已承的公司上过班,后来,在陆家爬上陆已承的床后,就没有在公司工作了。

杜明兰告诉她,蓝馨被已承包了,原因是舍不得蓝馨出去工作。

她还记得,她当时有多么绝望!

现在想来,也许那些事情,并不像她看到的,听到的那样。

她不相信,陆已承前世和今生,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通过今生看前世,或许有一些东西,只是因为她被蒙蔽了双眼,都是水中望月,雾里看花。

“明兰,你看这件事情怎么样?小诺和蓝馨还是好朋友呢,能让蓝馨去公司上班,也不算外人。”蓝夫人继续说道。

“好啊,蓝馨可是H大的高材生,小诺,你说是吧?”杜明兰是先答应下来,然后又去询问顾一诺。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作主!

只不过是向征性的征寻一下顾一诺的意见。

“好啊。”顾一诺点点头。她看得出来,蓝馨眼底闪着的暗喜。

“这件事情,你和已承说一说,让他给蓝馨安排一个职位。”杜明兰直接吩咐道,完全当家主母的风范。

在顾一诺没有答应下来之前,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她怕顾一诺不同意。如果顾一诺不同意,已承一定不会同意。

她答应下来,却办不成,在蓝夫人面前失了面子不说,还会传出去,她连自己的儿媳都震不住!

“小诺,真的太谢谢你了。”蓝馨握着顾一诺的手,朝她道谢。

顾一诺不拒绝,是因为不想让杜明兰在这么多人面前,失了面子。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想知道陆已承和蓝馨之间,究竟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重生后,很多事情改变了,但是有很多事情,没有绕开那些正常的轨迹,还是发生了。

她的心里,还有一个疑问。

前世的时候,已承那么讨厌她,为什么不愿意离婚?

这是她到死都想不明白的问题。

这一生,她能解开心里的这个疑问吗?

九点多,几位贵妇道了别,各自离去。

顾一诺也坐上车子,心里思忖着,怎么和陆已承说这件事情。

“小刘,已承回家了没有?”

“还没有。”

“我们也先不回去了,去公司吧。”

“好的。”小刘调转了一个方向,朝前方驶去。

“等等,前面那家店停一下,我带一份宵夜过去。”

……

1133酒吧

这个时间,是夜生活的开始。

酒吧里的大厅里热闹非凡,舞池里,男女混在一起,随着劲爆的音乐,扭动着身子。

大厅后面的包间里,隔绝了这些喧闹的声音。灯光昏暗,坐在沙发上的几人,只能看得见身形的轮廓。

裴熠将烟掐灭,看向身旁的苏以溟。

“陆已承的资金来源,你都查清楚了吗?”苏以溟直接询问道。

“查清楚了,费了好大的功夫,两百亿,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但是,这么多钱,在陆已承的手里就很不正常。”

“你是什么意思?”苏以溟感觉,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你应该比我更了解陆已承的经历,他在第四军区,执行的任务多到数不胜数,接触的人,也各色各样的都有。要不然,怎么可能从R国逃回来。”

苏以溟有些诧疑,这些事情,裴熠一届商人,怎么会知道?

陆已承在R发生的事情,全部属于机密,就连陆已承回来之后,做的报告,他都没有权力看。

哪怕白聿,调用F国的势力,也不过才得到那份视频而已。

“陆已承在国外有产业。更让我惊讶的是,他的手,竟然敢伸出X国。”

“X国?”苏以溟也很吃惊,要知道X国,战乱就没停过!

“也还好,他就现在这些,要对付他,就得趁他的根没有扎稳的时候下手。”裴熠弹了弹烟灰,看起来,气定神闲,仿佛已经有了计划。

“你准备从哪方面下手?”

“就从他能动用的资金。”

苏以溟靠在沙发上,缓缓拧紧眉宇,他相信,在商届裴熠有这样的能耐。

他自己也有自己的安排,陆已承现在,只是交接了手上的工作,但是职务依然还在那里挂着。

一但陆已承彻底的离开军区,他会立即想办法,取得更多的权力。

陆已承将第四军区力量全都分散了,很难让他利用这些人,有所作为。

不过,他会培养出一支,属于自己的队伍来。

陆已承能做的,他一样可以!

门开了,苏以菲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正是多日不见的杜芊芊。

一看苏以溟,杜芊芊的眼睛都放光了。

苏以菲真的没有骗她,果然是想帮她和以溟合好!

“宝贝,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过来了?”裴熠朝苏以菲伸出手,将她拉到自己身旁。

杜芊芊也挪着身子,坐在苏以溟的身边。她不敢靠太近,生怕再惹得苏以溟厌烦。

最近,苏以溟用得着杜家,得让杜明峰好好的为他出力。

叶家因为一些事情,中断了外交的工作,现在有杜明峰负责。

就算他对杜芊芊再怎么厌恶,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退婚。

“以溟。”杜芊芊试探的叫了一声。

“裴总,我们先走了,以菲你也不要在外面玩太晚。”苏以溟站起来,朝苏以菲交待道。

裴熠挽着苏以菲的手,也站起来,“我现在,也送以菲回去了。”说完,他拿起一旁的衣服,披在苏以菲的肩膀上。

苏以菲跟着裴熠朝外走去,她的心里,很庆幸裴熠还能遵守约定。

因为没有拿下那块地,没有对她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至今仍是搂搂抱抱亲亲,没有越雷池一步。

裴熠亲自开车,送苏以菲回苏家。

苏以菲知道,最近裴熠一直在调查陆已承,没有得到那块地,让他耿耿于怀。

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会给陆已承一次,致命的打击。

每每看着裴熠略带微笑的神情,她的心里,就会升起一抹恐惧感。

他就像一只潜伏在夜间的猎豹,只要是被他盯上的猎物,都难逃他的利爪!

“裴熠,其实,对付陆已承很简单,只要从一个人下手就好。”苏以菲试探性的说道。

“你是指,那个被陆已承放在心尖上的未婚妻?”裴熠立即就听懂了,只不过,他轻笑了一下,并不放在心上。

“以菲,这是你们女人的想法,男人之间,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对付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裴熠不屑这种手段!

而且,只要不是主动招惹上的他的女人,他是不会对女人动粗。

苏以菲尴尬的笑笑,“你说的没错,女人就是这么目光短浅。”

“错了,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目光短浅。你就不算。”裴熠摇摇头,“你说,一诺股份,有一天落到我的手里,改成你的名字好不好?”

苏以菲转过头,愣愣的看着裴熠,在他的目光中,缓缓点点头。

“我再次许个诺,一诺股份,更名易主的那一天,就是你成为我名副其实的裴太太之时!”

……

杜芊芊跟着苏以溟走出1133酒吧。

她是跟着苏以菲来的,两人都没有开车。

她有自知之明,苏以溟绝不可能送她。

“以溟,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最近我知道你很忙,但是也不要太累了,要照顾好自己。”杜芊芊忍不住说道。

“在这里等我。”苏以溟说完,转身朝前方停车场走去。

杜芊芊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没有让她走,而是说,让她在这里等他!

他是不是,已经原谅她了?

苏以溟将车子开过来,直接对杜芊芊说道:“上车!”

杜芊芊立即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

这还是她第一次坐苏以溟的车,第一次,坐在他身边的位置。

“今天去我那里,明天,我刚好有空,陪你回一趟杜家,从我们定婚过后,还没有和你一起正式回过杜家。”

“以溟,你……你刚刚在说什么?”杜芊芊简直受宠若惊,她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些话,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

“我说,明天,我陪你一起回杜家。”苏以溟再次重复道。

杜芊芊终于敢相信了,她没有听错,他真的告诉她,要陪她一起回杜家!

“以溟,以前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一定会听你的话,再也不给你惹麻烦了!你相信我!”杜芊芊立即表态。

“我相信你。”苏以溟点点头。心中却是一阵冷笑。

杜芊芊简直是喜极而泣。

“以溟,这些日子,我好想你!我想你想的都快发疯了,你终于不生我的气了,终于肯原谅我了,太好了!”

杜芊芊抬手,握着苏以溟的胳膊,泪水不断的往下掉。

苏以溟挥开她的手,握紧方向盘,面对这样的杜芊芊,他只觉得心里,一阵嫌恶!

“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再提。”

……

顾一诺提着买来的宵夜,走进公司。

来到顶楼的办公室时,突然发现,还有这么多人在工作。

这都几点了?!

她看了一下时间,马上就要十点了。

从眼前的场面就可以看得出来,已承最近究竟有多忙了。

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陆已承的声音在办公定内响起:“进来。”

顾一诺走进去,发现程助理也在,陆已承头都没台,看着面前的资料,签名确认。

他明明听到有人敲门,却没有声音。头都没抬的询问道,“什么事?”

顾一诺愣了一下,回答不上来,她不是来汇报工作的。

程助理笑了笑,“陆少,是陆太太来给您送宵夜了。”

陆已承立即抬起头,就看到他的小女人提着东西,站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他的眼中,立即染上几分柔情。

“把这些先拿出去,半个小时过后再来找我。”陆已承吩咐一声,直接站起来,朝顾一诺走了过去。

“音乐会结束了?”

“嗯,挺不错的,不虚此行。”顾一诺立即点点头,拉着他的手,朝一旁沙发走去。

“你一天都在公司,一定没有好好吃饭,我买了几分点心给你。”

陆已承打开,闻了闻,都是甜点,香甜的味道,让忙了一天了他,有了几分食欲。

拿起一个,咬了一小口,朝顾一诺的嘴里塞去。

“味道怎么样?”顾一诺期待的询问道,生怕他不喜欢。

“还可以,不过比你做的差远了。”陆已承咽下,又拿起另一块,咬了一口,还是像刚刚那样,朝顾一诺的嘴里塞去。

“已承!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喂狗?”顾一诺的小嘴里,被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的朝他抗议。

陆已承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抬手朝他的额头拍了拍。

这是什么动作?真的把她当成小狗了吗?!

“我不吃了!这是给你买的,你马上把这些全部吃完!”

“遵命,老婆大人!”

顾一诺起身,接了一杯水,放到他面前。

“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这边?明天还要上学。”

“平常被你折腾的不是更晚?这才几点啊。”顾一诺回了一句。

陆已承突然将她抱起来,放到腿上,“哦,我能不能理解为,你是想我了,所以主动送上门来让我折腾?嗯?”

“不是!你的手,松开!不要啊!”顾一诺惊呼一声,被他的动作,吓得花容失色。

“来完了没有?”

“没有!”

“怎么那么久?”

“不是每个月都一样嘛!”

“感觉好像忍了一个月了。”

顾一诺拿起一旁的点心,直接塞到他的嘴里,只有堵上他这张嘴,他都没有闲功夫和她聊这个。

陆已承吃完一盒点心,看了看时间,才过去十五分钟。

抱着怀中的软软的小身子,贴在她的脖间,深吸了一口气。真的好想要!疯狂的想!

“今天去音乐会,就你们两个,还有别人吗?”

“还有几位夫人,和上一次来陆家的那个蓝馨。”

“蓝家的?就是你给她煮咖啡,她还摔了一个杯子,还想赖你的那个?”陆已承抬起头,语气充满嫌弃。

能让他这么讨厌,她还说让蓝馨来上班,顾一诺的心里真的没底,他会不会同意。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玩着她粉嫩的手指,“以后,离这些人远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你坑了!”

“已承,我今天,其实就是为了她来的,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为了她?”陆已承蹙眉,有些不悦。

好心情,全被这一句话给破坏了!

“今天,蓝夫人说想让蓝馨来你的公司上班……”

“不可以!”陆已承直接拒绝。

“你听我说完嘛。”

陆已承直接低头,吻上她的唇。

他的力道很大,都弄疼她了,等到他松开她的时候,她感觉嘴唇胀胀的,还有点辣痛。

“好疼!”她忍不住摸了摸嘴唇,娇嗔一声。

“当然疼,让你长点记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