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陆先生,能不能不要这么浪/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话都没有说完!”顾一诺抗议道。

“你没有看出来,那个女人见到我的时候,目露凶光的模样吗?”陆已承是真的生气了。

他的心中猜测着,这件事情,一定不是他的诺诺答应下来的!

目露凶光?顾一诺仔细想了想,那天蓝馨的表现。

“什么凶光啊!明明是娇羞好不好?含羞带怯,爱慕的不要不要的。”她看着他,小脸上全是认真的矫正道。

陆已承简直要被她气死了!

“诺诺,你就一点都不在乎我?还把她往我身边送,你就不怕,她是第二个卫蔚?”

“我不怕,因为,你不会让任何女人成为第二个卫蔚。”

“我是该开心,还是该生气?或者,该好好的收拾你一顿!”陆已承突然将她从怀里翻了过来,对着她的小PP拍了一下。

“啊!好痛!你快放开我!”

陆已承没有放,又朝她的小PP上拍了几下。

“你打我!”顾一诺从他的怀里挣扎着爬起来,指着他,小脸是又委屈又气愤。

“是不是她答应下来的?我怎么就教不会你!会拒绝吗?会说不吗?不但不阻止那些狂蜂浪蝶,还让她们上赶着往我身边凑?”

顾一诺轻轻的摇了摇头,搂着他脖子:“已承,不是的,这一次,是我答应下来的。”

陆已承愣了一下,挑了挑眉:“考验我?”

“我都答应了,你说好不好嘛?”顾一诺搂着他,继续撒娇。

“好,既然你都答应了,我还能说什么。”陆已承点了一下她的小俏鼻,将她抱在沙发上。

这么快就答应了?顾一诺简直不敢相信。

“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十五分钟后,我们回家。”

“好。”顾一诺点点头。

半个小时的时间转眼就到,程助理准时走了进来。

陆已承埋头在各种资料中,继续忙碌。

……

第二天一早,杜明兰就急着打电话给顾一诺。

她还要确认一下,蓝馨工作的事情,已承有没有答应下来。

“让蓝馨明天一早去公司报道,已承已经安排好职位给她了。”顾一诺和杜明兰说着,侧身朝陆已承望了一眼。

他正专注的开车,看起来还有点不高兴。

“好的,我这就给蓝夫人打电话,小诺,蓝馨是你的朋友,蓝家和我们家,交情不错,你让已承在公司的时候照拂一下。”杜明兰不放心的交待道。

“好,好的。”顾一诺点点头,挂了电话。

陆已承突然来了一句:“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拂’她的!”

这一句话,怎么说的那么咬牙切齿呢?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顾一诺推开车门,正准备下车,陆已承一把将她拽了回来。

“是不是少点什么?”

“这是学校门口,那么多人,你不要闹啦。”

陆已承直接朝她扑了过去,吻上她的唇。

“好啦,好啦!我要进去了。”顾一诺慌乱的推开他,朝学校跑去。

陆已承看着她的背影,一直消失不见,才启动车子,离去。

……

蓝夫人接到杜明兰担心话,心里还是很开心。

“这么快?明天就过去?”

一旁的蓝馨压住心里的暗。明天就可以去陆少的公司上班了!

她的心里,充满自信与激情。

以后,每天都可以见到陆已承,离他更近一步了。

“蓝馨啊,你好好的收拾一下,明天就去公司报道,我听明兰说,陆少已经给公司打过招呼了,会格外照拂的。”

“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发挥自己的专长!”蓝馨突然站起来,朝楼上跑去。

“你这孩子,急着干嘛去?”

“妈,我出去一趟,明天就要上班了,我得好好的整理一下,换个新发型,再买几件衣服!”

“你别忘了,请小诺吃个饭,记住,给小诺买份礼物!和她拉好关系,知道吗?”

“妈,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

刚刚走出校园,顾一诺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个号码,有些陌生。

“喂,你好,我是顾一诺。”

“小诺!”

电话里,响起蓝馨开心呼唤。

“蓝馨,找我有事吗?”

“你放学了没有?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好不好?我还有一份小惊喜要送给你,我在华柏路的那家西餐厅,要不要我去接你?”

“我让小刘送我过去。”

“好的,我在这里等你哟!”

顾一诺将手机收好,衣服都没有换,直接让小刘送她去那个地方。

有些事情她不愿再逃避了,属于她的幸福,她也绝不会再放手!她要牢牢的握住!

蓝馨订好了位置,一看到顾一诺的身影,立即朝她招手。

顾一诺发现,蓝馨原本一头妖娆的波浪卷竟然做直了,就连平常最喜欢穿的小短裙,也换成了淑女的过膝裙。

让她感觉,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蓝馨今天特意去收拾了一下自己,向顾一诺的气质靠拢。

顾一诺就像一朵开在悬崖边上的幽兰,温婉中透着一股清冽,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是淡漠不上心的样子,却又从容自若。

难道,陆已承就是喜欢这样的?

“小诺,你看我今天新换的发型,好看吗?”

顾一诺坐下来,抬头扫了蓝馨一眼,点点头:“好看。”

蓝馨立即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坐在顾一诺的身边,亲昵的挽着顾一诺的胳膊,“我们这样走在大街上,像不像姐妹?”

顾一诺只是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服务员走过来,放了两份餐牌,她顺手接过,翻着菜单。

“小诺,这一次真要谢谢你,明天,我就要去陆少的公司上班,你放心,我可是不会给你这个好朋友丢脸的!”

顾一诺还是淡淡的点头回应,继续看着菜单。

蓝馨也觉得没有什么话题了,拿起她的那份菜单,扫了几眼。

点好餐,顾一诺端一旁的温水喝了一口,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的环境不错,挺安静的。”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这里。”蓝馨一脸灿烂的笑容,还一副,你看,我是多了解你的样子。

突然,餐厅的一角,响起悠扬的钢琴曲,是顾一诺最喜欢的《月光》。

顾一诺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装的男子,坐在钢琴前,从这里望过去,只能看到他的背景。

好像白聿!

“小诺,你认识那个弹钢琴的吗?”

顾一诺多看了几眼,发现只是身形有些像,并不是白聿。

“不认识。”

上一次的画展结束后,就再也没有白聿的消息了。

他应该还在继续创作吧。

“小诺,我在电话里和你说,有一个小惊喜要你给,你猜猜是什么?”

“我真猜不出来,你就不要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吧。”顾一诺不愿意和蓝馨玩这种,猜来猜去的游戏。

蓝馨从包包里,拿着一个盒子,一看包装,就知道里面的东西很名贵。

顾一诺看了一眼,已经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了。

“手表吗?”她淡淡的说了一句。

“哇!小诺,不愧是好朋友,一下子就猜出来了。限量版的!我让朋友给我不好容易抢到的,我也有一块!”

顾一诺打开礼盒,拿起这个手表。

“喜欢吗?”蓝馨一脸期待的询问道。

“很漂亮。”顾一诺点点头,放了回去,并没有戴在手上。

这枚手表,是真的很漂亮,也很名贵,就是因为它名贵,在前世的时候,蓝馨一块手表,就把她彻底的收买了。

她以为,蓝馨和她一样,把她当作好朋友,好闺蜜。

后来,现实却给她,这么致命的打击!

菜上来了,顾一诺不再出声,安静的吃饭。

蓝馨已经习惯了顾一诺这个样子,也低头吃自己的,现在她还要巴结着顾一诺,其实,她心里,也是不愿意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顾一诺也就是好命,被陆家老爷子看上,要不然,陆少奶奶的位置,轮八百年也轮不上顾一诺!

“小诺,等下吃完饭,我们去逛街吧?”

“我等一下还有事,就不去逛了,有空再约。”顾一诺直接拒绝了。

“好吧,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顾一诺依然拒绝。

蓝馨也不好再坚持,两人一同走出餐厅。

“小诺,那我先走了,明天我要上班,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争取明天精神饱满!”

顾一诺笑了笑,小刘已经走下车,打开车门。

蓝馨突然拉着顾一诺的手,“小诺,你了怎么都不和说两句打气的话?给我加加油也好啊,这可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给你打气加油,让你更加精神饱满的,抢我的男人?顾一诺在心里,暗忖了一句。

“你自己不是很自信吗?”

蓝馨尴尬的笑笑,松开顾一诺的手,“对啊,我可是挺有自信的。”

顾一诺坐上车子,不愿再多说一句。

车子缓缓朝前方驶去。

最近,许瑞那边,替她接了一个单,需要几张插图,她也要去工作室,把这几张画稿确定一下。

一到画室,小唯就迎了过来。

“诺姐,道具我都采购回来了,这是清单,你签个字。”

“后天就要开课了,模特找到了吗?”

“来了几个,我留了照片,但是觉得不太合适,你要不要看一看?”

“不用了,既然不太合适,就再找一找,反正还没有到时间。”

“好的。”小唯一点点头,“诺姐,我买了一些花茶,要不要给你泡一杯送上去?”

“好的,谢谢。”

顾一诺刚刚上去不久,陆已承的车子停在画室前,停好车子就看到画室前贴着一个招聘启示。

模特?

她画画要用的模特?

陆已承的脑海中,蹦出一些不好的信息。

石膏还不够她画的?还要用真人?

小唯泡好了茶,正准备端上去给顾一诺,突然看到走进来的陆先生。

“陆先生。”

“你们要招模特?”陆已承朝小唯询问道。

“是的。”

“是男是女?”

“男女不限。”

“诺诺让招的?”

小唯愣了一下,点点头,“是啊。”

“不用招了!”

“可是,陆先生……”小唯正准备解释,就听陆已承又道:“我来!”

陆先生要来给他们当模特?哇!好像再合适不过了!

“什么时间?”

“明天晚上七点,下周三也是七点,下周五七点。”小唯立即把时间报了出来。

陆已承蹙眉,还需要那么多次啊?

难道是最近找不到新的题材了,想用模特了?竟然还外招,他不就是现成的吗?

“对了,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诺诺,不要让她知道,我来给她当模特。”

“哦,好的。”小唯懵懵的点点头。

“这是给她泡的茶?”

“是啊!”

陆已承直接端在手上,另一只手里还提着顾一诺最爱吃的蛋糕,朝二楼走去。

小唯立即跑出去,把外面的招聘启示撕了下来。

顾一诺埋头起稿,都没听到开门声。

陆已承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办公桌上,看着她面前的画纸上的画稿。

一道身影坐在办公桌上,大长腿直接横在她面前,张扬的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顾一诺一抬头,立即被他的目光擒获。

陆已承俯身,朝她吻了一下。

“你怎么有空过来?”她吃惊的看着他。

“想看看,老婆大人有没有空,陪我吃个饭。”

“这么晚了,还没有吃饭?”

“你呢?”

“我早就吃过了,蓝馨约我一起去的。”

陆已承的眉宇快拧成一团了,“你还和她一起去吃饭?”

“她约我,我为什么不去?”顾一诺笑着反问。

陆已承突然站起来,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看来,我在你的心里,就只有那么一点份量,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我在乎!”顾一诺立即澄清。

“我没看出来,你哪在乎!”陆已承继续伤心,抬起头,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

顾一诺起身,走上前去搂着他的腰,“你不是还没有吃饭吗?我陪你去吃饭,好不好?”

“不好!这里痛!”陆已承指着自己心房。

顾一诺立即被他的样子给萌到了!

这么一个大男人,卖萌很可耻的!不过,真的好萌啊!

她抬起手,给他揉了揉。

“还痛吗?”

“还痛!”

她再给他揉揉,“现在好点了吗?”

他拉着她手,朝身下探去。

“现在,这里也痛。”

“有完没完!”顾一诺直接推了他一把,他顺势拉着她手,将她拽了回来,紧紧的搂着她的小身子。

突然,咬上她的唇。

“诺诺,我要你。”

她红着脸,推了他一下,不让他再靠近,“已承,我们先去吃饭。”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放到办公桌上,“吃你就可以,诺诺,喂饱我!”

“已承,不行!”顾一诺小声抗议!

大家都还在上班,隔壁的办公室里还有几个人,说不定,随时都会过来,万一看到她们这样,怎么办!

陆已承已经开始解她的衣服,封住她的小嘴,不再给她抗议的机会。

他每一次来这里,哪个没眼色的敢上来汇报工作?

等不急了,她来一次大姨妈,他像是半年没有开过荤一样。

顾一诺简直是服了他了,他什么时候在她的办公室里,藏了一盒套套她都不知道!

“事实证明,安全期还是挺安全的,不过,还是用这个东西吧。”陆已承将东西交给她。

“你自己来!”

“就不能假装一下,是你忍不住要扑我?你来。”

这样的事情,还假装什么!

她怀疑,他根本就不是来找她一起去吃饭的,是掐着日子,过来吃她的!

激情过后,她气若游丝的靠在他的怀里,全身的力气就像抽干了一样。

“诺诺,吃蛋糕。”

顾一诺看上一眼递到面前的蛋糕,想着他上一次说的,心里有些害怕,这是故意买给她,补充体力的吗?

陆已承见她不动,直接喂到她的嘴里。

“等一下,随便吃点东西,一起去公司。”

还好,不是吃了蛋糕,继续。

“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呢。”

“带着电脑过去,你在哪工作不一样?陪着我一起。”

他的说没错,她的事情,的确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

“不会打扰你吗?”

“你在我身边,我的心里才没有牵挂,怎么会打扰我呢?”

“好吧。”顾一诺接过蛋糕,“我吃完就走。”

两人离开画室,去公司的路上,陆已承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吃了点东西。真的被顾一诺的猜准了。

他过来吃饭,只是个借口。

要不是她盯着他,他肯定就敷衍了事的吃几口就算了。

他就是来找她,解决生理饥饿。

来到公司,顾一诺占了他的办公桌的一个小角落,专心的画自己的画,陆已承看了一眼一旁的资料,没忍心打扰她。

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听到她的笔在纸上响起的沙沙声,他觉得心里,特别宁静。

顾一诺一口气画了四五幅,感觉还挺满意。

她还以为,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分心呢,没想到他专注工作的模样,竟然把她也代入到工作的状态里。

“画完了?”

“今天的任务超额完成了,明天就可以找客户确认初稿。”顾一诺把笔放了下来,安静的托着小脸,看着他抬都不抬的忙碌着。

陆已承确认完手上的文件,将单独放在旁的文件,朝顾一诺的面前推了一推。

“这是什么?”

“千度这一个季度的报表,你看一下。”

“我?可是,千度的事情,一直都在你在打理啊?”

“顾总!在千度我只是你的助理,先慢慢的看一看,不懂的再问我。”陆已承站起来,翻开一分报表放到顾一诺的面前。

“其实,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要你自己打理千度,你不用担心,千度的上上下下的事情,卫风能处理的很好。”

“我,我不会啊。”顾一诺还是有些迟疑,她自己的工作室,她还可以完全胜任。

可是千度那么大的公司,她真的怕她胜任不了!

“诺诺,你可以的,相信我。”陆已承按着她的肩膀,给她打气。

顾一诺朝他的办公桌望去,那么多资料等着他处理,他的确是顾不上千度了。

“好吧。”

“我还让卫风,把千度公司的资料以及各种章程,都给你准备了一份,我每个星期,都会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千度公司开公,下一次,你和我一起去。”

“什么时候?”

“周五下午。”

“这么快?”

“你还有好几天的时间准备。”陆已承笑了笑,坐回自己的位置。

顾一诺看着面前的资料,先翻开了一份财务报表,也还好,她前世的时候,上过两年H大。

所以看起来,也并不算太费劲。

一开始,她是因为没有自信,当看完这些的时候,对公司的整个流程和运营模式,都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不管是她的锦色画室,还是千度,都是他给她的。

她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

“诺诺,这段时间我们要辛苦一些,等你放寒假的时候,我们就能抽出时间,好好的去玩一玩。”

“好啊!”顾一诺立即来了兴致。

一想到去年过年发生的事情,她心里就一阵抽痛。她们今年,可以一起回G市过年,可以找一个地方好好的渡假。

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好期待。

见陆已承又开始忙碌起来,她低头继续看着这些数据,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在纸上记一下。等他忙完了,可以请教。

要吃透这些,她还要多多的努力。

还好学业并不是很紧张,以后的时间,可能要安排的满满的。

……

第二天一早,蓝馨早早的来到公司报道。

她是典型的富二代,一辆豪车,一身名牌,就连手里提着的包包,都价值好几万。这样子出现在公司,不吸引人的目光都难。

一诺股份。

蓝馨抬头,看着这个几十层的高档写字楼上四个字的广告牌,那么显眼。

在夜里,只在站在稍高一点的地方,都能清晰的看到。

顾一诺,真的是让人嫉妒啊!

她整理了一下仪容,朝前方走去。

一想着,马上就要见到陆已承,感觉和打了鸡血一样。

走到前台,自报家门。

“蓝小姐,请随我来一下。”

蓝馨跟在前台身后,朝公司内部走去,没有想到,刚刚才成立不久的公司,竟然已经有这么大的规模。

比起她自己家的公司,不知道高档了多少倍!

接待她的,是公司HR的负责人,还有陆已承的助理。

“蓝小姐,从今天起,你在秘书处工作。”

秘书处?蓝馨控制不住心中的暗喜。

“接下来,HR会为你办理入职手续,拿到工作证之后。会有人带你去你的岗位,熟悉一下你的工作内容。”

“好的,谢谢你,程助理。”蓝馨立即道谢。

程助理也是秘书处的,而且是陆已承的贴身助理,也就等于,是她的上司了。

“蓝小姐,不用客气。”程助理交待完,去忙自己的。

一个小时后,蓝馨拿着工作证来到HR,将工作证往经理的桌子上猛得一拍。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着她。

“蓝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谁,你应该知道吧?你让我去做个端茶递水的小妹?”蓝馨气得快要炸了!

“秘书处的工作,本来就是这些啊?”

蓝馨看着面前的人,不知道怎么和他沟通,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不然怎么可能,让她去做那些工作?

而且,她的工作证,根本就去不了三十层以上电梯!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她别说接近陆已承了,就连见他一面都困难吧!

还工作内容?不说还好,一说她气得胸口痛!

安排会议,斟茶倒水,做做会议记录,还兼着帮各个部门复印传送各种资料!

且不说,蓝家和陆家的关系,就她堂堂H大出来的,也不至于做这种工作!

“我要见陆少!你给我打开电梯!我可是他亲自安排的,等我见到他,你们就等着吧!”

“不好意思,公司的制度明确的规定,你没有资格直接见BOSS!”

“我要见程助理!”蓝馨退而求其次。

她绝不相信,陆少会给她安排这么一个工作!

HR经理拨通了程助理的电话。

程助理立即下来,蓝馨坐在休息室里,双手抱胸,一副大小姐的姿态。

“程助理,我想了解一下,对于我的工作安排,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啊。”程助理直接回应道。

“我是陆少安排的人,而且是H大的高材生,你就安排我去做这个?”蓝馨直接质问道,“还是说,陆少的安排,你们听不懂?”

程助理笑了,看着面前的女人,简直觉得她不可理喻。

“不好意思,蓝小姐,我想,应该是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就是陆少亲自安排的蓝小姐的职位,如是蓝小姐不想做,可以去HR办理离职手续。”

“我……”蓝馨一时语塞。

一想着她来这里的目的,又忍住心里气愤。

“试用期过后呢?我还是做这些工作?”

“公司有严格的考核制度,只要蓝小姐通过考核,真的有工作能力,自然不会做这些,会根据公司的制度,晋升职位。”

“好!我做!”蓝馨咬牙说道。

她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也正是因为起点低,她才更能突出自己的能力,早晚有一天,让陆少看到!

程助理看了一眼蓝馨,无奈的摇摇头,又是一个冲着陆少来的。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陆少当初就下了铁令,高层员工绝不录用女性。

一想到他们的办公室里,要是有女员工的话,一天对着陆少犯花痴,简直不要太可怕。

程助理回到办公室,内线电话响起来。

“进来一下。”

他立即朝陆已承的办公室跑去。

“陆少,有什么吩咐?”

“今天来的那个女人走了没有?”

听到陆已承嫌弃的口吻,程助理摇摇头。

“不管用什么办法,把她弄走!”

“好的!”程助理接下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蓝馨在公司,渡过了生不如死的一天,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工作!不知道泡了多少杯咖啡!

她长这么大,也没有干过这么多活!

快要下班的时候,她靠在一个会议室里,休息一会。

是不是顾一诺整她呢?

要不然,凭她的学历和能力,不可能会做这样的工作啊?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不行,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要是顾一诺小心打压她,她就算是努力死也是白费。

她还得从陆夫人这里入手!

……

顾一诺放学后直接去了画室,今天晚上七点整,要给学生们上一节课。

小唯说,模特已经招到了。

来到画室,顾一诺走到小唯的办公室。

“小唯,模特那边,安排好了吗?”

小唯立即比了个OK的手势,“诺姐,都安排好了。”

“让模特直接在画室里等着。”顾一诺交待一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小唯看了一下时间,陆先生还没有来啊?

她立即跑下楼,去画室外看了看,一辆熟悉的车子,朝这边开了过来,她立即松了一口气。

陆先生,终于来了!

陆已承直接去了二楼的画室,画室里放着一些石膏和画架,有一个很大的幕布,他随手拿起来一个油画笔,蘸了一点颜料,在白纸上刷了两下。

结果,只画出一个难看的X。

真不明白,那么绚丽的画作,是怎么被她一笔一笔的画出来的。

他不是第一次给她当模特,不过,这一次,一定会区别于以往的每一次。

如果,她愿意,他可以奉献自己,让她完成一副人体艺术。

将手中笔转了一下,放回原位,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七点整

顾一诺准时走进画室。

小唯也领着要上课的同学们,走了进来。

推开门的一瞬间,画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顾一诺吃惊的朝小唯望去,“模特呢?”

“在……在啊。”小唯朝四周望去,她明明见到陆先生进来的,怎么没有人呢?

顾一诺发现,幕布后,好像有一个人影。

她往前走一步,那人就往后退一步。

那么还害羞了?

既然这么害羞,还来做什么模特啊!

她抓着幕布的一角,准备打开。

突然!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她,她被拽了进去,一阵旋转,让她头晕目眩!

她的身子,被幕布紧紧的裹住,同时裹住的,还有另一个人!

陆已承!

顾一诺直接懵掉了!

他怎么在这里?

两人像是个蚕蛹一样,被紧紧的包裹住,她虽然不能自由活动,但是双手却紧紧的在他的身上挨着。

没有摸到衣服!

她睁大眼睛望着他,真的很想知道,他在搞什么!

“诺姐,陆先生就是我们请的模特。”小唯也觉得眼前的一幕很怪,立即向顾一诺解释。

顾一诺终于冷静下来,明白陆已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简直,哭笑不得!

“小唯,你先带着学生出去一下,上课时间推迟十分钟,我有些事情,要和陆先生交待一下。”

“好的,诺姐。”小唯点点头,把画室里的人先领了出去。

她有些想不明白,陆先生是害羞吗?平常接触中,不是这样的性格啊?怎么还藏在幕布后面,羞于见人了呢?

画室里的人走后,顾一诺看着脸色铁青的陆先生,简直无法评价。

“好了,可以打开了。”她先打破沉默。

“你招的是什么模特?”陆已承黑着脸询问道。

“给学生们上人物画的基本课啊,所以请个模特来。”顾一诺笑着解释。

幕布松开,果然和她摸到的一样!

陆已承除了一个小内内之外,全都脱光了!

还好,他刚刚反应快,要不然,他这个样子被人看到,一世英名啊……

陆已承黑着脸,气得肺疼。

“我以为,就是给你一个人当模特!”

“你自己要来的,事先没有问清楚吗?”

陆已承觉得更加憋屈!就是没有问才闹出这样的乌龙!让他白白期待了一场!

他不回答,顾一诺掩嘴偷笑。

肯定是没有问清楚,要不然也不会脱得这么干净。

她都没眼看了。

“陆先生,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孟浪,还好,今天这一世英名保住了,要不然,被人知道,你以后还怎么抬得起头。”

陆已承不理她,提起衣服穿好。

怎么脱的,怎么一件一件的穿回来。简直不要太销魂!

“没有人会相信,你是这样陆大少。”顾一诺真的是忍不住,想要调侃他。

陆已承整理好衣服,看表情,心情绝对不美丽。理都不理顾一诺,直接朝外走去。

顾一诺立即挡在他面前,“你干嘛啊?要去哪?”

“回公司!”

“你不是来当模特的吗?”

“不想干了!”

“不行!不干也得干!你自己要来的,你不干了,我这个时候上哪找人啊!”

“我不管!”陆先生傲娇的回应道。

顾一诺伸出手,拉着他的衣襟,讨好的朝他笑了笑,“老公,我错了,我不应该笑你的,刚刚我什么也没有看到,而且会把刚刚发生的一切,从我的脑海里清档,以后再也不说,好不好?”

“不干!”陆已承还是坚决不愿意。

顾一诺立即抓紧他的衣服,往他怀里钻。

“老公最好了,老公么么哒,老公老公好爱你,亲亲小心肝,别生气,就三天嘛,好不好?”

陆已承被顺毛顺的非常舒服,搂着她的身子,将她抵在身后的墙壁上。

“我现在在考虑中,要不要答应你。”

顾一诺搂着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说道:“今天晚上,用你喜欢的姿势……”

“好,我干!”陆已承立即答应下来。

小唯重新领着学生走进来的时候,感觉整个画室里,都是暧昧的气氛。

陆先生和诺姐,每天的日常,简直不要太甜蜜啊!

虐狗啊,好想找一个男朋友!啊啊啊啊啊啊。

陆先生面无表情的坐在台上,翘起大长腿,一动不动,都这么养眼。开始作画的时候,顾一诺特意拿出一旁的道具花,插在陆已承的手中。

“摆个姿势。”

“你不觉得这姿势很娘吗?”

“没有,文质彬彬。”顾一诺摇摇头。

陆已承信了。

顾一诺讲完基础的知识,开始教学生怎么起稿。

当大家把作品交上来的时候,坐了一个多小时的陆先生,扎心了!

这画的是什么鬼?他绝不承认这是他!

娘里娘气的不说,五官都扭曲了!

顾一诺看着这一张张画稿,忍着笑,一一给学生们批复。

“这是大家的第一堂课,画的很不错。”

画的还不错?陆先生的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送走学生,顾一诺拿着这一叠画,直接跨坐在陆已承的腿上,把她画的那张抽出来,递到他面前。

看到顾一诺的画的,陆已承心中的郁结才渐渐消散了。

“老公,你还有事情要忙吗?”

“没有。”

“那你可以,给我当模特吗?”她缓缓朝他贴了过去。

贝齿轻轻的咬住他的耳朵。

她平常那么被动,他都兴奋的不能自己,更别提,她这么主动……

“那要看你画什么。”有时候,他觉得,还是要矜持一下。

他太主动,就没有她发挥的余地了。

------题外话------

小剧场

陆少:我可以划船不用浆,我可以扬帆没有风向,因为我这一生,全靠浪!

白聿:感觉这道浪,有一股骚气。

许瑞:陆少今天的领带是红色的唉。

裴熠:本命年吗?还是掰弯了?

苏以溟:谁弯了?约!

席文越:弱弱的问,什么时候轮到我出场!

小剧场,纯属恶搞,哈哈~

当然,求票是认真的!马上要月尾了,小仙女们的票子一定很多了~来来来,排好队,开始搜口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