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你的手段,高明多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一诺看着他,带着几分娇羞,“就是像你之前那样,我给你画一副油画,好不好?”

“好,不过,你来脱。”

顾一诺抬起手,开始解他的扣子。随着他的扣子,一颗一颗松开,她感觉,四周的气温,越来越高。

“诺诺,你知道,我喜欢用什么姿势吗?”他突然朝她询问道。

他的问题,让她直接愣住了。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关键是,她感觉,不管是哪个姿势,他都很喜欢啊。

“你和我说,用我最喜欢的姿势。”

“所以,你最喜欢的姿势是……”

他突然将她抱了起来,“我喜欢,你在上面。”

顾一诺的眼底,闪过一丝惊恐,朝他祈求的摇了摇头。

他不急,可以慢慢来。

“你不是要我给你当模特吗?怎么不去准备你的纸笔颜料?”陆已承抱起她,将她放到画架前。

然后,直接将上衣脱掉,坐在椅子上。

姿态那么撩人,简直让人血脉膨胀!

看着这一幕,顾一诺一秒就进入状态,握着铅笔,开始构图,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他的轮廓就已经画出来了。

接着,调了颜料开始作画。

他的样子,早已经刻在她的心里,哪怕不看他,也能分毫不差的画出来。

才画了一会,陆已承突然起身,绕到她的身后。炽热的双手,抚上她的腰迹。

她还以为,他刚刚突然正经起来,让她画画,是不准备为难她了。

她简直是太天真了。

陆已承觉得,自己极有忍耐力!

她就像是放在面前的一碟甜点,他忍了这么久,才开始品尝。

“已承!”她紧张的绷紧了身子,手中颜料差一点抖落在地上。

“诺诺,你继续画。”

“可是,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画?”

“我觉得,一点都不影响。”

顾一诺拿着画笔紧紧的握住,滚烫的热量快要将她燃烧起来了。

他坏坏的握着她的手,将笔调整好,“我又没有动,不影响你吧?”

这个样子,还不影响?

她抬起手,画了两笔,完全没有思绪,手里的笔控制不住的落在地上。

她也没有心思,再画画了……

“诺诺,想不想,我动一动?”

“想……”

陆已承的眼中,全是满足的笑容,“诺诺,别急,我马上就满足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画室一片凌乱。

地上的画纸,被颜料染上了各种颜色。

两个人就这么躺在地上,身上也被颜料沾染上了。

她完全不记得,刚刚是什么样的疯狂,把整个画室变成这样。

只有她那副未完成的画像,没有被弄坏,还立在画架上。

“诺诺,我们继续画吧?”陆已承将她抱了起来。

她的衣衫,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露出漂亮的香肩,雪白肌肤上,还有他刚刚留下的爱的痕迹。

他重新回到刚刚的位置,还是原来的位置。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唇角挂着餍足的笑容。和刚刚一样,惑人!

她在画着他,他也在尽情的欣赏着她。

红红的小脸,你是一朵鲜艳的花,经过雨露的恩泽更显得娇嫩,秀发凌乱的披着,有几分慵懒的小性感。

这一副油画,终于完成了!

顾一诺抬头,揉了揉酸疼的肩膀。

画上的人一丝不挂,一只手刚好挡在最重要的部位,简直就像是一张精修过的照片一样,好真实!

这画的性感程度,也足以让人喷血!

陆已承满意的看着这幅画,“我应该找人,把这一副画装起来,挂到我们房间。”

“你羞不羞?这种画,自己偷偷欣赏一下就好,还挂到房间里。”

这幅画,虽然是出自她手,可是她都不敢多看一眼。

陆已承笑着将画收了起来,帮她整理好衣服。

“回去吧,很晚了。”

顾一诺被他这么一提醒,才注意到时间,竟然已经凌晨十二点多了!

两人离开画室,身上都是颜料好不狼狈。

“老婆,我们是不是又新解锁了一个地方,其实,画室,也挺有情调的。”

顾一诺看着他的模样,真的很想骂他一声:禽兽!

……

蓝馨以为,第一天上班是最难熬的,却没想到,往后的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难熬。

她都分不清楚,她的工作具体都是什么!杂工吗!

她忍受不了了!

一下班,她立即开着车子,去买了一些插画用的材料,今天就准备去陆家。

来到陆宅,杜明兰热情的招呼着。

“蓝馨,不是都上班了吗?怎么还有空过来?”

“伯母,今天没有那么忙,所以就过来看看你。”蓝馨甜一笑,将手里的材料递到杜明兰面前。

“你又给我买那么多材料啊。”

“是啊,伯母,我翻了很多插花的书籍,所以就准备好材料,一起过来和你探讨一下。”

“我们去书房聊。”

两人走进书房,杜明兰让佣人泡茶。和蓝馨坐在榻榻米上,整理材料。

“在公司怎么样?还习惯吗?”杜明兰主动询问道。

蓝馨整理材料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挺,挺好的。”

杜明兰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么牵强的回答,怎么可能挺好?

“和我说实话!我和你妈妈是什么关系,那么多年的好友,有什么事情,直接告诉伯母。”

蓝馨还没有回答,先红了双眼,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

“伯母,其实也没什么,我在公司的秘书处工作。”蓝馨故意把话说了一半。

“秘书处,那不是给已承当秘书?”

蓝馨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摇了摇头。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直接告诉我吧,不用怕,不管有什么委屈,伯母给你作主。”

蓝馨一听,心里有底气了。

这段时间,她这么费功夫的讨好陆夫人,还是有效果的!

“我进了公司,做着最低级的工作,连一个前台接待都不如。每天就是复印一下资料,斟茶倒水这些。”

“什么?斟茶倒水?!”杜明兰真的想不到,蓝馨到了已承的公司,竟然是这样的待遇。

“嗯。”蓝馨点点头。

“你一个H大的高材生,竟然去公司做这么低贱的工作!”杜明兰的心里,有几分怒意。

这样的话,蓝馨岂不是连已承的面都难见得着?

“蓝馨,让你受委屈了。”杜明兰安抚道。

“伯母,没事的。我了解过了,只要我能力突出,还是有升职空间,在试用期间,我好好的努力就是。”

杜明兰心知肚明,一个端茶倒水的小妹,就算是再升职,又能升到哪去!

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让蓝馨去上班!故意刁难!

已承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一定是顾一诺!

“伯母,我只是有一事不明白,我妈说,您都已经和陆少说过了,到了公司会照佛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公司的人搞错了?像我这种职位的,也没有资格去见陆少问问清楚。”

这一句话,说得杜明兰的脸色有些挂不住。

一个H大的毕业生,就算是去其它企业实习,也得安排一分重要的职位,会好好的培养啊!

“蓝馨,你别着急,这件事情我问问已承,看究竟是什么情况。然后在给你答复。”

“嗯。”蓝馨点点头。

只要陆夫人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她知道陆夫人最爱面子,既然给她安排进公司上班,自然也得有一个体面一点的职位。

现在她所处的位置,简直就是打陆夫人的脸!

顾一诺,你这一回,要失算了吧?

你背后给我小鞋穿,我也不是吃素的!

……

转眼间,到了周五。

陆已承来学校接顾一诺,一起去了千度公司。

卫风早就准备好了,把公司主管级的管理层全都召集到公司来。

这可是顾一诺第一次,来公司参加例会。

顾一诺跟着陆已承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竟然看到整个会议室里坐满了人。怎么也有三五十人。

卫风第一个站起来,鼓掌迎接。

剩下人全部站起来,整个会议室,爆发出热烈的掌手。

这样阵势,让顾一诺更加窘迫。她不过是来开个会而已,也太隆重了。

“欢迎顾总。”卫风走上前,亲自将会议桌上的第一个位置挪开,迎接顾一诺就位。

陆已承松开顾一诺的手,将她推着坐在那个位置上。

顾一诺看着面前,陌生的面孔,柔声道:“大家都坐吧。”

“谢谢顾总。”

陆已承拉开椅子,坐在她的身旁。

卫风站起来,走到一旁的投影屏幕前,“今天,我们的会议内容,就是和顾总先介绍一下大家,所以,我把全国的直营店的店长也都请了过来,也算是公司的一次小型的聚会吧。”

“我先从公司的架构,来给顾总做详细的介绍,当我说到哪个部门的时候,大家起来自报一下家门。”

卫风开始给顾一诺一一介绍。

一个一个认识了之后,顾一诺才知道,现在的千度品牌有多么的火爆。

“现在,我们进入会议的正题,这一次的会议,主要是研究我们下一季度的主打新品,目前设计部已经在出样品,我们也计划去参加一下国外时尚秀,多吸取一些时尚原素……”

顾一诺一边听着卫风的话,一边看着面前的资料。

还好,前几天,她恶补了一下公司现在的状况,也不至于,完全听不懂。

这是这几年来,千度公司最长的一次会议,一直持续了三个半小时。

会议结束后,顾一诺来到自己办公室。

看着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办公桌,还有别具一格的休息区,顾一诺真的是太喜欢这种风格了。

她的办公室里,还挂着公司的经营理念:我们,在努力专心的做一件事。

“现在的千度,真的是超乎我想象的好。”顾一诺朝卫风赞扬道。

“如果不是陆少和顾总那一个亿的资金救市,加上陆少在商业模式的展开和运营上的意见,千度绝对不会有今天。也很感谢陆先生和顾总,对我的信任。”

千度能有今天,完全是有陆已承在震着场面。

如果只靠卫风,哪怕没有之前的资金问题,可能也发展不到今天。

“以后,公司的事情,顾总会慢慢的接手,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联系她。”陆已承朝卫风说道。

“好的,我等这一天也等了好久了,春季主打的系列,每一件都成了爆款,多亏了顾总那几幅画,接下来,我准备把这个系列,继续出下去,打造成我们独有的设计。”

“好啊,别的我可能帮不上忙,但是画画我还是可以保证,绝对没有问题。”顾一诺立即答应下来。

“顾总,我们现在也在考虑,让我们的产品走到国外的市场,让我们的品牌,含金量更高,更加值钱。”

“我看到你的报告了,现在谈的怎么样了?”

“谈了一个渠道,愿意进口我们的包包,先走一批看一下销量反馈,最近也在联络广告公司,请几个当红的小花旦,把知名度打一打。”

“嗯,没错!”顾一诺点点头,很赞同卫风这样的安排。

陆已承接手千度以后,公司上上下下的事情,还是卫风在拿主意,有时候,他也只是给一些意见。

卫风遇到困难的时候,他负责摆平。

至从接手千度以来,都是顺风顺水,业绩直线上升。

“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陆已承看了看时间,朝顾一诺提醒道。

“顾总,我会随时向你汇报公司的所有项目的进度,如果,你有什么好的意见,都可以告诉我,我马上调整。”

“就按你现在思路走,我觉得很好。”

“谢谢顾总的肯定。”卫风点点头。将两人送出公司。

……

咖啡厅里,放着悠扬的钢琴曲,一角,坐着两道身影。

“卫蔚,你不会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还是怕了顾一诺,忍气吞声了?”苏以菲丝毫不给面子的,直接损起对面的女人。

卫蔚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你急什么?我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

苏以菲又何尝不知,顾一诺被陆已承保护的太好了。如同铜墙铁壁一般,让人难以下手。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苏以菲说完,拿着包包,先一步离去。

卫蔚看着窗外,眼底闪过一丝阴冷。

这些日子,她好好的把顾一诺摸了个清清楚楚,还真是有不少收获,她得去一趟G市,去见一个人。

一个得了精神病的女人。

……

陆已承和顾一诺还没有回到家,就接到杜明兰的电话,叫他们过去吃饭。

“今天晚上,你不是还有堂课吗?”

“时间应该还来得及,想想爷爷,还是过去一趟吧,就当走个过场。”

“诺诺,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明明不喜欢的事情,不用勉强自己去做,哪怕那个人是我自己的母亲,我也不希望你这样。”

“已承,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将来后悔。”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又朝他说道:“现在,做任何事情,我都可以问心无愧。我不想,等爷爷走的那一天,回想现在才来后悔,当初自己做的不够好,为什么就不能迁就一下,忍让一下。你没有觉得,爷爷最近真的挺开心的吗?”

陆已承知道,爷爷心里的结。

但是,她能想那么长远,他真是没有料到。

“好,听你的。”

顾一诺朝他笑了笑,人生有太多的不尽人意,在她能够控制的范围,能少一点遗憾,就少一点遗憾。

杜明兰确定两人会回来吃饭,心里就开始思量着,蓝馨的事情怎么开口。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帮蓝馨一把,最起码,让蓝馨有接触已承机会。

陆已承和顾一诺来到陆家,已经准备好可以吃饭了。

“今天我特意准备了一些甲鱼汤,秋季进补最好。”杜明兰在饭桌上忙碌着,亲自给老爷子装汤。

最近,老爷子很少回去,都是住在陆宅。身体渐渐的硬朗起来了,可以外出去走走。

而且杜明兰还联系上了老爷子以前的一些故友,没事还能凑到一起,聊聊天,下下棋。

老爷子一个人在那边,就显得寂寞多了。所以,干脆就住在这边。

刚刚开始吃饭,杜明兰就忍不住了。

“已承,蓝馨在公司上班怎么样?”

“她的工作,不归我管。”陆已承直接回应道。

杜明兰被这一句话,噎的上不来气。

“小诺,最近蓝馨和你联系过没有?”杜明兰立即将问题丢给顾一诺。

“没有。”顾一诺轻声回应。她感觉,这个问题绕来绕去,肯定不是想表达这些。

“蓝馨是H大的毕业的,在公司里是什么职位啊?她和你说了没有?”杜明兰又朝顾一诺询问道。

果然!

“没有。”顾一诺又摇摇头。

陆已承突然放下筷子,看向杜明兰,“她的职位是我安排的,如果她不满意,随时可以走人!还有,以后,不要再答应别人的任何要求,我身边,不需要这种人。她现在还在我的公司里,完全已经是照顾你的面子。”

杜明兰的脸色,一阵青白。

顾一诺看着发怒的陆已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真的没有过问过,他是怎么给蓝馨安排的。现在看来,一定不是什么好的职位。

杜明兰简直看不懂自己的儿子。

这事,竟然是他安排的?

顾一诺就那么好?那么让他着迷?蓝馨也算得上是个大美人女了,怎么就是不能让他正眼瞧一下?

就拿苏以菲来说,也那么漂亮,在军区的时候还是他的下属,他竟然都不动心。

这个顾一诺,是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了,让他爱得这么要死要活的!男人的劣根性,在他的身上,完全体现不出来!

“吃好了,我还有工作,先走了。”陆已承直接拉着顾一诺的手,朝外走去。

几乎,每一次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都是不欢而散!

“明兰!你以后,能不能不管已承的事情?”陆禀琛强压在心里的怒气,朝杜明兰质问道。

“每一次,都闹得这么不欢而散你开心吗?因为外人,闹成这样,你觉得值吗?”

杜明兰被这么指责着,强压着心里的愤怒,暗暗握紧双手。

“阿琛,你也少说两句,已承就是这种臭脾气,明兰,你别往心里去。”老爷子开口,缓和了一下气氛。

往已承的公司安排人,这件事情他也是不赞同的。

明兰就是爱面子,别人一提出来,她也不好拒绝,今天已承态度这么坚决,以后也不会现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

一路上,陆已承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顾一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你不要生气了,蓝馨是我让你弄到公司去的,要怪,就怪我吧。”

陆已承真的是很不喜欢,她这种逆来顺受的样子!但是,又不忍心去责怪她。

“算了,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反正,她在公司待不了多久,以后,离这种女人远一点。别傻乎乎的,人家对你好一点,就真当成什么好朋友。”

“我没有把她当朋友。”顾一诺低头反驳道。

“没有就好,证明还不是太笨。”陆已承抬手,揉了揉她的头,看着她,柔声道:“诺诺,下周,我可能在出国一趟。”

“出差吗?”

“嗯。”

“去几天啊?”

“估计怎么也得一个星期。”

陆已承朝她看了一眼,怎么觉得,她在偷偷乐呢?他要出去一个星期啊!她竟然这么开心!

抬起手,朝她的额前拍了一下。

“能不能装一下,依依不舍的样子?”

“能!”顾一诺立即做出依依不舍的样子,才坚持了三秒,就破功了。

她就是很开心!他出去七天啊!她等于放七天假!能不开心吗,能不兴奋吗?

“你有没有听过,小别胜新婚?”

她的笑容,直接僵在脸上!

……

陆已承出差的第一个晚上,顾一诺恢复了正常的作息。

九点半入睡,早上六点起床。

一夜无梦,简直不要太爽!

醒来后,她在这一床宽大的床上,滚了几圈子,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轻松了!

伸了个懒觉,从床上跳下来,打开阳台上窗户。

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深吸了两口,沁人心脾。

活动了一下筋骨,回到房间,习惯性的打开电脑。看一下卫风传来的资料。

她现在对于公司的运作已经非常熟悉了。

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着来电显示,心里有些疑惑。

卫风从来没在这么早,给她打过电话。

难道,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

“顾总,我们送往国外的那一批货出了点问题,被检验出材质作假,现在,被拦在海关!”

“怎么会这样?”顾一诺吃惊的询问道。

“我也正在查原因,我们的货绝不可能会造假!”

“你立即查清楚,另外,同一批次的国内的货也查一查。”

“好的。”

接到这个电话,让顾一诺心里很不安。她不相信,她们的货是假的!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与其在家里,干着急,还不如去公司一趟。

立即换了衣服,往千度公司赶去。

刚到公司不久,还没有和卫风说上几句话,就有几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来到公司。

卫风立即去接待。

顾一诺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心里不断的回想着这件事情。

打开电脑,输入“千度”两个关键字。

弹出来的网页消息,全都是负面消息。

知名轻奢品牌千度旗下,价值过万元的名包,竟然是地摊货的质量!

大量货物被扣海关,千度品牌全是假货,廉价人造革,充当头层牛皮!

还有一些,都是关于这些,还有和种包包的照片,附图解释。各种试验的视频,也开始流传出来。

半个小时后,卫风推门走了进来,神情严肃。

“顾总,真的出问题了!他们要求我们公司所有直营店停止销售,工厂也被要求停工,所有在库的商品全部接受调查!一但清查完这一批包包的质量问题,以及涉及的金额,我们还要承担法律责任。”卫风将几个包包,放到顾一诺的面前。

顾一诺拿起来了,一眼望去,没有发现这个包包有什么不同。

但是仔细的摸一摸,材质还是有区别的。

现在的技术,完全可以蒙混过关,就像她刚刚看到这些包包的时候,也没有看出来。

不是做这个行业的,就更不会分辨了。

“我们的用料是头层牛皮,这些包包是廉价的人造革!一定是原料出了问题。”卫风的心里,已经有底了。

一定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

“这件事情,我们自己也要第一时间查清楚。”

“从来料到生产再到出库,全是由公司的人负责,怎么可能会……”卫风从内心深处,不愿意承认,这件事情是公司内部人做了手脚。

他是那么的信任,他自己的团队!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有一种,被人从背后,狠狠的插了一刀的感觉。

“这件事情,对我们千度这个品牌还有我们的名誉,是致命的打击!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功亏一篑!我们的品牌,会被这件事情毁了的!”

卫风现在,已经陷入绝望,他更怕的,是这件事情导致的后果!

从设计到生产再到销售,都是他一手抓,出了问题,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卫风,你先冷静一下,事情既然出来了,就想办法解决,尽可能的挽回我们的损失。”

卫风听到顾一诺这一句话,心里突然就安定了。

抬头朝顾一诺的望去,发现在出事的时候,她反而异常的震定,从容不迫的态度,更让人觉得心安。

从这件事情,让卫风再一次刷新了对顾一诺的认识。

千度的生产工厂,设在离帝都三多里的城市,主要是为了节约成本。

“卫风,你去一趟生产车间,从源头开始调查,趁现在,尽可能的找到一些对我们有利的证据!至于千度品牌的名誉,我会请公关团队马上处理,尽可能的将损失降到最小。”

“好的!我现在就去!”

“等一下。”顾一诺唤住卫风:“你觉得,市面上有没有可能出现仿版,以次充好?”

“顾总,目前我们公司的产品,只在我们的直营店里,对上营销,也是我们直接供货。”

听到这些,顾一诺的心情,猛然一沉。

卫风走后,顾一诺立即给简慕晚打了个电话,她记得,简慕晚那里有一个挺靠谱的公关团队!

……

同样的咖啡馆,同样的位置。苏以菲和卫蔚对视而坐。

“你这一招,比杜芊芊高明多了。”

“我也只能是从这方面入手,一但证据确凿,如此大的金额顾一诺难逃法律制裁!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在陆已承回来之前,把顾一诺的罪名给坐实了!”卫蔚胸有成竹,已经计划好下一步的怎么做。

“我果然还是没有看错你。”苏以菲满意的点点头,“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管开口。”

“我会的!”卫蔚简直是试咬牙切齿!“顾一诺让我受到那样的屈辱,我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苏以菲搅动着手中咖啡,她现在,就是缺卫蔚这样的人替她出手。

“你听说过,顾茗雪吗?”卫蔚突然询问道。

苏以菲立即抬起头,看向卫蔚。她当然知道!

看来,卫蔚真是下了一翻功夫。连顾茗雪都调查了一番。

“她失踪了。”苏以菲也在寻找顾茗雪的下落。

上一次,在G市,顾茗雪和杜芊芊联手差一点弄死顾一诺。她也知道,G市区的那一伙人,是她哥哥收买的。

陆已承回来后,在G市那段时间,疯狂的报复这些人!可能也就只有顾茗雪还活着。

她向她哥哥打听过,顾茗雪的下落,才知道顾茗雪在H国失踪了。

“还有一个人,在G市一家精神康复中心。”

“你是说,顾茗雪的那个得了精神病的妈?”

“是的,我专门去了一趟,见到这个女人了,不是一般的惨。”

苏以菲打开手机,播放了一个视频,卫蔚看到里面的画面,眉宇微拧。虽然没有声音,也能感觉到画面的惨烈。

这个视频,是苏以菲从杜芊芊那里弄过的。

就是顾茗雪上一次,差一点弄死顾一诺的录像。每一次看到顾一诺,被这样凌虐,她的心里就觉得好快意!

“看来,我得抽空,好好的关照关照顾茗雪的这个疯母亲!”卫蔚冷冷一笑。

顾茗雪就这么一个亲人了,而且不可能永远不回来!

从这个视频来看,顾茗雪与顾一诺之间的仇与恨,可比她这点恩怨,深多了!

……

简慕晚知道顾一诺这边出了问题,立即召集了手下的公关团队,回到帝都和顾一诺商议对策。

目前,买过千度旗下品牌的,堵在有关部门,要求检验自己所买的包包是不是假冒产品。

事情进一步发酵,对千度,越来越不利。

顾一诺看着面前的公关团队,轻声说出自己的要求:“我想尽可能的挽回千度品牌的名誉,这件事情,是公司内部管理出了问题,采购生产质检部门都有参于,的确是一批产品,用了人造革。”

“顾小姐,你的要求,可能有些困难。”

“我有一个想法,我想公开澄清,把这件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只要是千度品牌的消费者,持我们公司的产品和购物票据,都可以退货,并且按照货物价值的十倍,进行赔偿。”

“这个我们可以立即安排。”

“事不宜迟,你们现在去准备吧。”

简慕晚在一旁坐着,一直没有发言,等到屋里的人都走完了,她才起身朝顾一诺走了过去。

“陆少知道这件事情吗?”

“他在国外,等他那边天亮了,我再告诉他。”

“一诺,其实,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件事情,你要承担的后果!”

“卫风赶到生产厂地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逃走了,而且销毁了所有证据,这件事情,是早有预谋!公司内部出了这样的问题,我当然要承担后果。”

“没事的,我们先按你的计划来,我已经让阿杰联系几家网站,关于千度的事情不再报道。你这边,就是要配合相关部门,提交资料。”

“谢谢你,晚晚。”

“还和我这么客气,走吧,他们可能已经安排好了。”晚晚拉着顾一诺的手,朝外走去,“其实,我真的挺佩服你,一诺,你太有勇气了。”

顾一诺淡淡一笑,算是回应。

下午三点半,顾一诺通过社交平台,亲自澄清了这件事情。

这是一个现场直播。

因为之前有关于千度的事情,不再报道,一听说千度公司负责人,要出面澄清,一下子将人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顾一诺真的很佩服简慕晚的公关能力,短短的时间内,就安排这么好。

而且,把给千度代言的两个当红小花旦都请了过来。

这个时候,稍有不慎,她们也会被卷入事非之中,一但名誉受损,有可能就要断送演艺生涯。

阿杰还请了一些千度品牌的粉丝。

直播一开始,是粉丝们先出场,先是说一说怎么和千度结缘,又因为什么爱上千度这个品牌,成为千度的粉丝,最后,力挺千度品牌。

粉丝们的环节结束后,顾一诺走上台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