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白聿:来打一架吧!/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台上的她,面对镜头,深鞠一躬。

“今天,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抱歉!我要向喜欢并且支持千度品牌的消费者们,致以我最真诚的歉意!造成这一次严重的质量事件的原因,是公司的内部出了问题,从原料到生产和质检,被人恶意以次充好,直接导致了这一次的质量问题!”

“目前,千度正在配合相关部门清查公司的所有产品,一定会从源头杜绝任何一件伪劣产品再出现在市场!”

“千度品牌成立七年,这七年的时间,像一个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步一步的成长。一直以来,我们都致力打造出一个知名品牌,以最好的质量,走向市场!出现这样的事情,对于我们也是一次惨痛的打击,我们不怕损失,只怕,失去消费者的信任!”

“对于这一次的质量问题,我们愿意承担全部的责任,目前,各大门店,都暂停营业,所有的货物,回仓重检。我们会在各个门店外,设立退货服务台,为这一次买到有质量问题的包包的消费者,安排退货,全额退款之外,另付十倍的赔偿金!请大家可以到就近的地点,办理退货赔偿。”

“我知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再多的解释都是苍白的。最后,请允许我告诉大家,我们公司的理念:我们,在努力专心的做一件事。这件事,就是把我们千度的品牌,做大,做强!产品的质量,就是我们生存的新鲜血液,希望大家,给我们一个机会。”

苏以菲和卫蔚也在看这场直播,不得不说,挺收买人心!但是,这件事情,已给是证据确凿,顾一诺想要推卸也推卸不了。

她可是千度公司的法人代表,承担着公司一切法律责任。

……

顾一诺说完这些,对着镜头,再次鞠躬。

现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几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

有关部门彻底查清千度公司的所有商品,涉及这一次质量问题的,一共有一千多个包包。

涉及金额,高达上百万元!

“你是千度公司的法人顾一诺吗?”

“是的。”顾一诺点点头。

“请您和我们走一趟,接受相关的调查。”

“你好,你好,我们千度公司的律师,我姓何,我请求,一同前去。”何律师急着走上前,还好,没有来晚。

工作人员点点头,顾一诺和何律师,跟着这些人,朝外走去。

这一切,刚好都拍在了直播里。

阿杰立即把握住这一次机会,来到镜头前:“现在,已经确定,千度公司的几个工作人员以次充好,谋取私利,目前涉事人员还在外逃,后续的情况,我们还会随时为大家爆料。”

直播结束,阿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引导舆论,是公关最重要的一课,说的更直接一点,就是洗白。

“阿杰,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还需要什么立即告诉我。”简慕晚走前,朝阿杰交待道。

“放心吧,现在局面已经基本被控制住了。”

简慕晚不怕什么舆论,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千度这个品牌,彻底的没落,但是,一样可以东山在起。

她最怕的,就是一诺最后要承担多严重的责任!

……

六点整

陆已承准备醒了过来,虽然有时差,他还是立即恢复稳定的作息。

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手机,给顾一诺打电话。

连着三个电话,都没有人接。正准拨通老爷子的电话的时候,靳司南的电话打了进来。

“陆少,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你听完之后,先不要着急。”

“什么事?”

“千度公司出了点问题,嫂子现在在接受调查,我和时御霆已经想办法,疏通关系。”

陆已承暗暗握紧拳头,他才刚刚离开,诺诺就出事了,这些人,还真是一时一刻都不消停!

一边给靳司南打电话,一边打开电脑,匆匆的扫了一下事件的经过。

“让曹洋带着人,把那几个人给我找到!”

“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了,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不要担心,我现在就在帝都,你安心的处理你的事情。”

“我会尽快赶回去。”

挂了电话,陆已承的心绪再也无法平静,这件事情最终导致的结果,他已经估算到了。

这件事情,已经爆光,不可能私下消无声息的解决。

诺诺很有可能因为这一次涉事的金额过大,而面临拘役或者更重的刑罚!他现在,有些后悔,让她做千度的法人!

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算计到他头上来!

靳司南挂了电话,朝身旁的时御霆望去,“你盯着这件事情的动向,以免有人趁机下手,我去想办法把嫂子接回来。”

“去吧,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陆少才离开军区,有些人就坐不住了。”

“不是还有你,还有我吗!”靳司南笑了笑,拿起衣服,朝外走去。

……

顾一诺在这里待了几个小时,除了回答那些问题之外,没有人再来找过她。但是,她被告知,还不能离开。

何律师在外面,不断的交涉着。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些人就是摆着一张冷脸,拿按规矩办事打发他。

卫风在外面急的团团转,他宁愿现在在里面接受调查的人是他!被关也好,被查也罢,所有的责任,让他来承担!

顾一诺站起来,在这个房间里活动了一下,一盏灯挂在头顶,一张桌子,和一个椅子,四面的墙壁是灰色的。

这样的环境,待上几个小时,真的让人很压抑。

手机以及身上物品,都被要求,先交给工作人员保管,她没有办法和外界联络,甚至,连这个屋子也出不去。

即使,她要承担法律后果,也不至于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思来想去,应该不是公司内部的几个人,为了谋点私利才这么做,很有可能,有幕后的主使人。

陆已承离开军区后,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没有了手上的权力,在帝都这个地方,就等于失去了屏障。不再是以前,呼风唤雨,任何人都要卖三分薄面的人物。

她怀疑,这件事情,最终是冲着已承的,也说一定。

……

咖啡厅的一角,苏以菲搅动着刚刚端上来的咖啡,眼中含笑,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可真是让我吃惊。”

“是吗?”卫蔚笑了笑。

在帝都混了那么久,她多少也有些人脉,稍加利用就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在帝都,看不惯陆已承的人多了去了,想要背后伸一脚的人也多了去了!如今,能把顾一诺捏在手里,不可一世的陆已承还能嚣张到哪去!

“我还是提醒你一句,现在不光是靳司南还有时御霆,就连陆家老爷子,都在想办法捞人,你那边撑得住吗?”

“你放心吧,现在谁也捞不出来!”卫蔚笑着说道。

“只是关几天,好像也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陆已承一但从国外回来,你确定,你身后的人还能撑得住?”

“当然,不可能只是关一关那么简单。”卫蔚冷冷一笑。

她现在,为了报复顾一诺,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反正都被姓刘的玩成那个样子!只要能达成目的,她不在乎要不要出卖自己的身体!

……

顾一诺靠在墙角站着,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

两个人朝屋内走进来。

“请问这件事情的结果怎么样了?我可以离开了吗?”顾一诺立即朝面前的两人询问道。

“相关部门已经准备提起追诉,现在所有的证据都齐全了,你还是直接等着追诉的结果。”

“至于什么时候可以出去,那得看到法院那边怎么判决。”

“你们现在的做法,是准备将我拘役吗?我要见我的律师,我要申请保释,事情还没有完全查清楚,那几个真正的涉事人员还在外逃,我和我的公司,也是受害者!”顾一诺试图和面前的两人解释。

“追逃那几个涉事人员,不是我们管辖的范围。请你现在和我们出去。”

“你们要带我去哪?”

“去了就知道了。”

“不!我不去!我要见我的律师!”顾一诺朝后退了几步。

其中一人,邪邪一笑,“到了这种地方,还有你说‘不’的权力吗?”

那人走上前,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棍子,上面有一个闪电的标记,那人按着上面的按钮,朝顾一诺杵了过去。

强烈的电流让她全身一阵麻痛,控制不住一阵痉挛!

“听话一点,少吃点苦头!”那人拖着顾一诺,朝外走去。

一走出这个房间,顾一诺感觉眼前一黑,头上被套了一个黑色的袋子,什么也看不到!

刚刚的电击,让她难受的喊都喊不出来!只能任由这些人,拖着她,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

卫蔚从床上爬起来,点燃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一旁的男人,一脸满足的笑容,转过头朝卫蔚打量着。这个小妖精,简直让人发狂!

突然再次扑过来,将卫蔚压在身下。

“小心肝,以后就跟着我好不好?何必那么辛苦去给益思工作,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这一次,我送给你这么大一个利益,陆已承还不得什么都答应你。你还没有好好的谢谢我呢!”

“谢,一定谢!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我和顾一诺,有些过节,我现在只想和她算算帐。”

“不行!你以为,陆已承是好惹的?现在顾一诺犯在我手里,是有理有据,陆已承也没有办法。一但,她在我这里出了什么意外,陆已承会放过我?”

“瞧把你吓的!就这点胆子,你把顾一诺弄进来干什么?不好好的供着!”卫蔚一把将人推到一旁,佯装生气。

“小心肝,别生气了,你想怎么样?我给你安排。”

“你放心,我怎么会连累你?陆已承不是以前的陆已承了,你不用怕他,他还得看你的脸色!至于顾一诺嘛,我有分寸,保证在你得到你想要的之后,让顾一诺完完整整的从你这里走出去,还给陆已承。”

“好,好,依你!”

卫蔚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前一段时间她帮陆已承的时候,也趁机,了解陆已承在帝都的关系网。

所以,她找到姚宗平。

没有拿下那块地之前,姚宗平是挺看好陆已承的,想出资二十亿和陆已承合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陆已承给拒绝了。

姚宗平这样的想要合作,陆已承竟然也敢不卖面子。

真不知道,陆大少是不是还把自己当成,军区里那个呼风唤雨的人物!还是因为才开始从商,还不知道,一些不成文的规矩。放着姚宗平这样的,不好好的打好关系,竟然还敢轻易结怨!

这一次,还不得乖乖的和姚宗平合作?

这叫什么?敬酒不吃吃罚酒!

裴熠就像是狼盯肉一样,盯着一诺股份。

陆已承拿下那块地,看似风光无限,她却清清楚楚的知道他现在有多缺钱!

打下江山容易,但是,要想守住,就难了。

以她这么多年的经验,有那么多强敌盯着一诺股份,陆已承想要守住,很难!

如果,陆已承留下她,她会替他卖命!

可是他不屑!

她卫蔚,也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女人!

……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靳司南近呼咆哮的声音,在这间屋子里响起。

对面的人,立即站起来,一脸歉意。

“对不起,靳先生,顾一诺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了,被带去别的地方暂时关押。”

“我来之前还确定过,可以把人带走!”

“靳先生,我们也是按章办事,上面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处理。”

“带到哪去了?”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靳司南一把抓住面前这个人的衣领,强忍着没有挥拳打过去!

“你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很好糊弄?”靳司南怒声质问。

“对不起,靳先生!我真的很抱歉,要是知道,我哪里敢隐瞒你啊!”

“靳先生,请你冷静一下,他也不过是听从吩咐办事。”卫风将靳司南拉开,“现在,要赶紧想办法,怎么把顾总弄出来!”

一旁的律师也跟着点点头。

卫风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怎么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要交罚金也好,要多少钱都好,只要先将顾总放出来,怎么都可以!

可是,人家一句,按程序办事,让他们等消息就好。

靳司南看了卫风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

“转移了?”时御霆简直不敢相信。

“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冲着陆少来的,你想一想,究竟有谁敢这么做!”

时御霆想了想,没有一丝犹豫的说道:“姚宗平。”

“如果是他的话,只能等陆少回来才能解决。”靳司南在屋里,来回走着,心里一阵烦乱。

“你有没有听说,一诺股份的一些股东开始转让自己手中股份?”时御霆朝靳司南询问道。

“听说了,可能这一次,陆少出国也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我现在很担心陆少腹背受敌,而且,我们也得不到嫂子的消息,我更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既然是姚宗平,我倒是可以先给他敲敲警钟,他要敢动嫂子一根汗毛,陆少回来,一定剥了他的皮!”时御霆冷声道。

“我估计,有些人以为,老虎离山变成猫了!所以,胆子也肥了。”

……

陆已承坐在约定好的酒店里等着。

对方已经迟到四十分钟。

Johnson陪在他的身边,再次打电话确定,对方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对不起,Johnson,我们BOSS今天的日程都安排满了,不能前去赴约。”

Johnson挂了电话,气得将手机扔到一旁。

“陆少,他们今天不会来了。”

“我来之前,他们不是这样的态度。”

“我觉得,肯定是有人作中作梗!如果能谈成,至少会给我们带来二十亿的利润,目前,我们急需要资金来支持,照一诺股份这么发展下去,很快会被人一点点的蚕食!”

陆已承当然知道,他甚至都知道,这件事情是裴熠在后背作祟!

“陆少,上一次为了阻止裴熠的资金,我们也损失了很多,到现在还在亏着。在国外,以我们目前的实力,绝对不是裴熠的对手,我们拦截他的资金,他现在是想断我们所有后路!”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Johnson,你留在这里,我要回国。”

“陆少,你这个时候回国就等于放弃了!二十亿啊,只是一张合约!我们就能得到二十亿的利润,这不是初步估计的!”

“马上给我订票。”

Johnson见陆已承已经决定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知道,陆少为什么要急着回去,因为千度的事情,他也知道,再劝也没有用。

再重要的事情,也重要不过陆太太。

“我给你定最近一班的机票,陆少,你放心,我会尽量争取拿到这一份合约!”

“谢谢。”陆已承站起来,拍拍Johnson的肩膀,“尽力而为。”

对方敢这样冷落他,这份合约,已经可以放弃了。

所以,他不愿意再浪费时间。

立即回酒店收拾行礼。

……

飞机,缓缓降落,一身白色风衣的男子,走下飞机。

身后,有几个女孩子,盯着他的身影,议论着。

“你看到没有?前面那个人,真的好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好有气质!”

“你说那个穿白色风衣的?我感觉他好眼熟呢!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突破次元的颜值啊!简直逆天了!”

“我想起来了!是那个画家,叫什么来着?”

“白聿!”

一眨眼的时间,几个女孩子朝前面那道身影冲了过去。

“请问,你是白先生吗?”

白聿停下脚步,看着围在身边的几人,将墨镜缓缓取了下来,一只手插在兜里。

他只是站在这里,足以称得上,风华绝代。

“真的是白聿!”

“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哇,好帅啊!”

白聿的唇角微微上扬,带着一贯的浅笑,温暖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暖男,也不足以确切的形容他。

因为,他的笑容,能让人找到初恋的感觉!

只是眨眼的时间,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白聿的名气,绝不输于当下比较火的一些明星。

“对不起,我今天还有事情,急着去处理。大家有空,可以直接去我的画室参观。”白聿直接绕到一边,快步朝外面走去。

机场外,早已经有人候在这里,将他的车子开了过来。

白聿走出机场,直接上车,汇入车流之中。

……

顾一诺被拉下车,头上还带着一个黑色的布罩,完全看不到四周是什么情况。

被一个人提起来,朝前方走去。

因为看不到,她感觉自己的听力比平常更加敏感。

走在这里,脚步声有回音,应该是十分空旷。

她即使被拘役起来,也应该不会被关押在这种地方,听着脚步的回音,让她心,控制不住一紧。

“这里是哪里?你们放开我!”

突然,一阵麻痛朝她袭来,又被电击了一次!

她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好像被敲碎了!

想要发出声音,都只能是从噪子里,发出一些哑哑的嘶嘶声。

失去力气的她,几乎是被人拖着走!

终于,脚步停了下来,她被人从后面一推,直接朝前方扑了过去。身后,响起落锁的声音。

她挣扎着爬起来,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止不住的颤抖着。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她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缓缓抬起手,将头上的布罩取了下来。

强烈的光芒袭来,她立即闭上双眼。

这里的灯光,太过刺眼,不是正常人能够承受的。

她尽量的缩到一角,拿着手上的黑布遮挡着。不敢睁开双眼。

抬起手,往身后的墙壁上摸去,是铁制的,有点像集装箱!

她立即朝面前的铁栏走了过去。

想要看清楚四周的环境,她把眼前的布拿掉的一瞬间,强光刺激,让她感觉要瞎了!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她立即退了回去。

这里的情况,太不正常了!

卫蔚通过视频,看着顾一诺的一举一动,眼中闪过一丝冷笑,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折磨人的方式。

她答应了姚宗平,不能让顾一诺有身体上的伤害。

为了能好好的折磨一下顾一诺,她还真是,绞尽脑汁。

顾一诺听着四周传来的脚步声,心里控制不住的发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之前,那个问询室,已经让人很不舒服了。

但是和这里一比,简直就是天堂!

脚步声消失了,顾一诺心里一紧,这么寂静的环境,突然让她觉得更加恐怖了!

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听着四周的反应。

脚步声,就这么消失了!

“谁?谁在那里!”她朝四周喊了一声。

传回来的,只有她自己的回声。

这样环境中,突然响起脚步声,明明在朝她靠近,却又突然消失的脚步声,折磨着人的神经。

“不要怕,不要怕!”顾一诺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

她已经精疲力竭了,仅凭着一丝理智支撑着自己身子,不让自己倒下去。尽量将自己的身子缩到墙角。

突然,脚步声再次响起。

而且就在她的周围!

她感觉,就离她只有两三步远的地方!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是谁,你究竟想干什么!”顾一诺失声喊道。

强烈的恐惧感忍不住爆发出来,用尽力气的嘶喊,让她感觉胸口一阵辣痛!她不断的朝后面,好想和身后的墙壁融为一体!

脚步声,在她的身边徘徊。

接着,是一声低沉的笑声传来。

“已承!”顾一诺吓得失声尖叫!四周,立即传来凄厉的回音!

“已承!已承!救我,我好害怕!”她将身子缩成一团。

四周的回音,让她觉得,一阵耳鸣!

对脚步声和那道低沉笑声的恐惧,让她感觉头发丝都是竖着的!

她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让自己再听到任何声音。

卫蔚看着视频中的顾一诺,唇角露出满意的笑容。

苏以菲推开门走了进来。她还不知道,卫蔚把她叫到这种地方来,究竟是要做什么。

看到卫蔚面前的视频监控时,她的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你是怎么知道,用这种办法来折磨顾一诺的?”苏以菲听过一种非人的审讯方式。

不过,是用来对付经过特殊培训的间谍。手段和卫蔚所用的,差不多。

还会配合各种药物,或者必要的刑罚。

顾一诺一个普通人,光是这样的效果,就足以让她受尽折磨。

“我是见过顾茗雪那个疯了的妈,才想到的这个方式。你说,顾一诺从这里走出去的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

苏以菲轻笑一下,没有回答。

她要的,是顾一诺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只有顾一诺消失了,陆已承才可能正眼看她一眼。只要顾一诺活着,陆已承的心里,就装不下任何人。

……

“我只想知道,她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白聿的声音阴沉的可怕。

他急匆匆的赶回来,就是因为看到关于千度的消息。

虽然他人在国外,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任何事情他都清清楚楚!

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她以及和她有关的任何事。

上一次,陆已承和她一起遇袭,他知道后,就在心里暗暗的告诫过自己。

绝不会,让她再受什么伤害。

靳司南和时御霆都没能把她弄出来,可见对方敢于和陆已承较量!她已经置身于危险之中。

“公爵,我们现在,已经动用了能动用的所有关系,这里毕竟不是F国,您要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我只再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还没有消息,马上采取必要的措施,通过外交关系,施加压力!”

“公爵!你冷静一下!为了一个女人,轻易动用外交关系,传到女王那里,您在F国的地位,可能要……”

“还需要我再重复一次吗?”白聿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

顾一诺倒在地上,双手还紧紧的捂着耳朵。

远远望去,那道身影不知道是清醒的还是昏迷了过去。

没多久后,她突然坐了起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已承,救我!”

四周又传来一阵回音。

她好像,又听到在她身边不断徘徊的脚步声,连忙捂着耳朵。

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混乱。

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些画面。

她看到,一个握着刀子的人,不断的朝她靠近,接着,画面变成了另一个人,对着她阴阴的笑着……

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唇都干裂了。

因为这样严重的精神折磨,让她的身体机能不断的下降。

她感觉到冷,而且感觉越来越强烈,到最后,成了那种刺骨的寒意,越是这样,她的意识就越混乱!

黎明时分,白聿的车子停在这些废旧的集装箱前。

从外面看,这里已经被人动了手脚!

“诺儿。”他唤了一声,朝前方冲上进去。

走进去的一瞬间,被眼前的强光刺激的睁不开眼!

跟着他一起来的人,立即找到开关,强烈的灯光关掉,只留一两盏灯照明。

白聿被四周的环境惊呆了!

四周被刷成了雪白雪白的颜色,再配合着这样的灯光,待在这里面的人,要承受什么样的刺激……

他不敢再深想,迅速朝里面走去。

终于,在一个铁栏围着的狭小的空间里,看到顾一诺缩成一团的身影!

“诺儿!”白聿的心猛然一紧。

不等身后的人拿钥匙过来,一脚朝面前的铁栏踹去!

一根铁栏直接被他踹开,他立即将倒在地上的顾一诺抱了起来。

突然,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他一回头,并没有发现跟着他一起来的人,朝这边走来。

没有人动,但是还是有脚步声!

看到角落里,放着的音箱,他马上明白了。

抱起顾一诺,将那个音箱直接踢飞。

她的体温,低的吓人,嘴唇都发紫,小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他舍不得松手,将钥匙扔给一旁的一人,抱着她坐在后座。

跑车的引擎,发出一阵刺耳的轰鸣声。以最快的速度,朝医院的方向狂奔而去!

……

凌晨五点四十九分,飞机准时降落。

陆已承一开机,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陆先生,关于千度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只是对顾一诺小姐做了一些询问,现在,已经把人送回去了。”

“你最好,说得更清楚一点。”陆已承冷声回应。

“顾一诺小姐,是被白聿先生带走的。”

陆已承挂了电话,立即拨通顾一诺的手机,手机是关机状态。

白聿?诺诺和白聿在一起?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现在,只关心诺诺的安危!他要立即找到她。

……

姚宗平看着面前的人,一见他挂了电话,立即询问道:“陆已承怎么说?”

“我告诉他,顾一诺被白聿带走的,他什么也没说。”

姚宗平抚了抚胸口,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一个顾一诺,怎么有那么大的能耐!

竟然连F国的大使馆为了她,都可以不惜代价!

他才知道,一个画画的,叫白聿的那个,竟然是F国的亚斯公爵!

白聿,亚斯公爵?这两个,竟然是同一个人!

他感觉,这一次,捅了个马蜂窝!

都是卫蔚这个小婊子害的!

现在,他不但要担心陆已承要报复他,还怕白聿再施加什么压力,到时候,他怎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

“马上给我把卫蔚控制住!这个小贱人自己搞出来的事情,让她自己承担后果!”

……

顾一诺躺在床上,眼睛上还蒙着一块暗色的布。

她的面容,看起来还是很憔悴。

“白先生,您放心吧,我刚刚给她用了一些镇静安神的药,她应该要睡上很久。”

“她醒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白聿担忧的朝床上的人儿望去。

“这个不好说,同样的精神刺激,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造成的后果都是不一样的。她的眼睛有一些损伤,不过可以恢复到正常的状态。精神刺激究竟会造成什么后果,我还不好说。”

“我明白了。”白聿点点头。

回到床边,他缓缓蹲了下来,握着顾一诺的微凉的小手。

“诺儿,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你痛,他比你更痛!你受到一丝伤害,他便如同万箭穿心!”

“他真的试过了,不再打扰你,但是,他没有办法成功,他活在你的世界里,你就像是他的阳光雨露。”

“诺儿,他不想放手,也放不下!”

……

陆已承站在眼前的西式建筑前,看着门前的守卫。他才朝前方走一步,就被拦了下来。

前方,走出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距离陆已承几步远的地方。

“诺诺在哪?”

“陆先生还好意思开口问我,她在哪?”

“白聿,这一次你及时出现救了诺诺,我很感激……”

“陆先生,我救诺儿和你没有关系,你别忘记了,她也是我心爱的女人,我对她的感情,不比你少一分一毫!”

陆已承目光微沉,一字一句道:“她爱的是我。”

“没错!她爱的是你!但是,你有资格拥有她吗?她和你在一起,为什么总是遍体鳞伤!?她受的伤害还少吗?”

陆已承一时哑然,被白聿这一句话,戳中痛处。

这也是他无法否认的事实。

“她现在,需要的是我,而不是你!”

白聿突然朝陆已承挥了一拳。陆已承没有躲,挨了白聿重重一击。

这是他愿意承受的。

如果不是白聿,诺诺可能还要多承受十个小时的折磨!

他的脸颊上一片青紫,拭去嘴角的血迹,朝白聿望去,“现在,可以让我进去了吗?”

白聿抬手,再次朝他挥了一拳!

就在拳头要到陆已承眼前的时候,他抬起手,握住白聿的拳头。

两人的力量,僵持着。

他的右手,还没有完全恢复,白聿稍一使力,他的手突然一阵酸软,没有挡住白聿这一拳。

白聿看着陆已承颤抖的右手,果然如传言中的一样。陆已承的右手,废了!

“你想从我这里,把诺儿带走,那就打赢我。”

陆已承解开上衣扣子,直接把衣服扔到一旁,朝白聿走过去。

白聿的身手,早在凤凰酒吧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

绝不像他给人的感觉,优雅绅士一般。

几招过后,陆已承再一次被白聿扣住手腕,他的右手使不上力,一但被控制,就处于弱势。

白聿抬腿,朝陆已承的膝盖袭去。

骨裂声音,顿时响起,陆已承的身子矮了几分,白聿一个抬腿上顶,撞在陆已承的胸口!

------题外话------

白聿的粉在哪里?

公爵大人在深情的呼唤泥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