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一样,不一样/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经过几次重伤,虽然伤势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状态却还没有完全恢复,不是白聿的对手。

白聿知道,陆已承的状态。却丝毫不留一丝余地,招招狠厉。

简直是冲着要陆已承命去的!

靳司南匆匆赶来,看到被快被打残的陆已承,直接冲了过去。

“陆少!你没事吧?”

白聿退了两步,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衣领上的领结,“陆先生,请回吧。”

陆已承站起来,朝白聿走了过去!

靳司南立即将他拽了回来。

“我们先走,嫂子在这里不会比你照顾的差,陆已承你冷静一点!想想千度的事情还等着你收拾,想想谁把嫂子害成这样!你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能硬闯!”

靳司南话音刚落,几辆军用车,开到门口停了下来。

苏以溟率先走过来,身后跟着一批全副武装的人员,一字排开守在这里。

“亚斯公爵身份特殊,从现在起由我奉命亲自保护,一但发现对亚斯公爵的安危造成威胁的人,可以直接击毙!”

靳司南扶着陆已承,“这里风景不错啊!陆少,我们欣赏完了,可以走了!”

陆已承几乎是被靳司南拽着,退了出去。

靳司南将陆已承直接塞到车里,突然朝苏以溟望去,“苏大公子,你可给公爵大人当好这个看门狗!千万别让公爵大人有什么危险。”

“你!”苏以溟怒视着靳司南。

靳司南已经坐在驾驶位上,“我们先走一步了!再见。”

苏以溟暗暗握紧双手,朝白聿走了过去。

“我以为,陆已承废了之后,你就能扶摇直上,现在来看,你也不过如此!”

苏以溟被噎的说不出话,“你看着吧,不出三个月的时间,我能让陆已承失去现在的一切,如同一只丧家之犬一样!”

“那我就拭目以待!”白聿转身,朝内院走去。

苏以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陆已承和靳司南离开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阴寒。

……

漆黑的夜色中,几个人身手敏捷,攀上八楼!

窗户是半开的,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上,两个人睡得死沉。

直到听到房间里的脚步声,才猛然惊醒!

“谁!”

曹洋抬起手,一拳头挥了过去!

那人被打得眼冒金星,正想要呼救,一把锋利的刀子抵在他的脖间,他吓得直接咽下一口口水,剩下的话,全都卡在喉咙里。

“饶命!不要杀我!”另一个人,小声的求饶!

“你们两个,应该清楚的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事!”

“知道!知道!我一时鬼迷心窍了!求求你饿饶了我们吧,我们一共得了三百多万,五个人分的,我们两个只分到七十多万,这些钱,我们一分都没敢动!”

“是啊,我们现在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这两人在千度工作,已经做到管理层,也算是一开始跟着卫风成立千度的元老。

为了那一点利益诱惑,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现在到处躲藏,悔不当初!

曹洋又是一拳,挥了过去。

现在忏悔有什么用?他们把嫂子害惨了!

他们是练过的,这些普通人哪里能承受得住!两三下就已经趴在地上,动弹不了。

“只要还留着一条命,给我狠狠的打!”曹洋一声令下。

剩下的兄弟们,直接招呼了上去!

一顿爆打过后,曹洋转身朝面前的两人望去,“还有三个人,你们一定知道他们的下落!告诉我,他们在哪!”

“我说!我说!只要你们不要再打了,我什么都说。”

……

入夜,昏暗的夜色笼罩着整个大地。

盛世皇朝的总统套房里,姚宗平一脸堆笑讨好的看向,坐在真皮沙发里的那道身影。

屋里的灯光也很暗,让他无法看清陆已承的表情。

但是,整个屋子的压抑,让他汗毛都是竖着的。

“陆少,是我办事不力,多有误会。还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暗中,那道身影没有任何回应。

姚宗平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肠子都悔青了!

都是卫蔚那个小贱人,怂恿他,才让他心内膨胀到敢在陆已承头上动土!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他得想办法挽回。

“陆少,只要您能消气,让我怎么做都行。”姚宗平直接跪了下来,“陆少,求你放我一马吧!我已经把卫蔚那个小贱人带来了,随您怎么处置!”

“这件事情,千度公司和陆太太也是受害人,都是卫蔚那个小贱人指使的,陆少放心,那几个人,我一定在一星期之内全都抓回来!”

陆已承自暗处,缓缓起身,走到姚宗平面前。

姚宗平控制不住哆嗦了一下。

“卫蔚在哪?”

“人就在外面,随陆少处置。”

他现在想明哲保身,不要让陆已承太过于迁怒于他。

一开始,他听从卫蔚的怂恿,也不过是想利用这件事情,拿一些一诺股份的利益,分一怀羹而已。

谁知道卫蔚这个小贱人,怎么和陆太太有这么深的过节!

简直是想弄死陆太太啊!

他被那个女人灌了两杯迷魂汤,差一点害死自己!

陆已承冷冷的看了一眼姚宗平,抬步朝外走去。

“陆少,陆少!”姚宗平着急的唤了两声。他还不知道,陆已承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

姚宗平想要跟上去,突然被人拦住。

靳司南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朝姚宗平说道:“姚先生,您还在这里做什么?这么晚了回家休息吧,这几天,为了千度的事情,您多费心了。

这一句话,说得姚宗平心里一紧,连忙陪笑,“三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这件事情是我的失职,还请三少和陆少说说,给我一个将功恕过的机会。”

“哟,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靳司南抬手,朝姚宗平的脸上拍了几下,“前天,我去找过姚先生,姚先生可是忙的很呢!面都见不着。”

“三少,您说笑了。”姚宗平不畏惧靳司南。但是面对这样的羞辱,他也只能忍着,他怕陆已承啊!

“三少,您多和陆少说一说,拜托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为三少效犬马之劳的,只管开口。”

靳司南扯起唇角,露出一丝冷魅的笑容,“好说,好说。”

“谢谢三少。”姚宗平朝陆已承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心里还是没底。

出了盛世皇朝,他也没有敢直接离去。

陪着他一起来的人,从里面走出来,他立即急切的询问道,“陆已承去了哪里?”

“他把卫蔚带走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姚宗平估计,卫蔚是凶多吉少。虽然有些可惜和不舍,这么漂亮的女人,才玩了几天。但还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让陆已承把气都冲卫蔚去,他就能好过很多。

……

陆已承看着地上缩成一团的女人,走了过去。

“陆少……”卫蔚艰难的抬起身子,朝陆已承爬了过去,她想伸手,扯住他的衣角。

但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他的衣角的时候,就被他一脚踩了下来。

“啊!”她控制不住惨叫一声,感觉骨头都碎了!

“陆少……”卫蔚悲切的唤了一声,泪突然奔涌而出,她再次,朝她心爱的男人看了一眼。

她只看到,他眼底的阴冷与杀意。

突然,她痴痴的笑了起来,“陆少,我真的好喜欢你,喜欢到可以抛下一切,哪怕,只要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只要能够天天看到你,我就觉得好满足!”

“我从来没有想过,和顾一诺争抢,我只求安安静静的待在你的身边,我只敢幻想,有一天,成为你的女人。哪怕,只有资格,为你暖床,我也愿意!”

“我知道,你的心里只有那个女人,只有顾一诺!可是,你知不知道,她的真面目?她并不比我好到哪去!甚至,她比我更阴狠!”

陆已承抬脚,直接朝卫蔚踢了过去。

卫蔚的身子痉挛了一下,吐出一口鲜血。

突然,她痴痴的笑了起来。

“现在,我好后悔……我后悔,与你相遇!”

“把她带走。”陆已承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卫蔚被拉了起来,带了下去。

那几个看着像废弃了集装箱里,重新做了一些改造。

卫蔚被推了进去,强烈的光线让她的头,一阵刺痛!

她不敢睁眼,哪怕是用手捂住,也无法抵挡这种强光!

这是她为顾一诺特意准备的,她知道这道强光,对眼睛的刺激有多大!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卫蔚用尽全身的力气,朝门口处跑去。

手刚刚接触到门锁的时候,一股强烈的灼痛感从指尖袭来!接着,电流窜遍全身,让她控制不住,一阵痉挛!

十五秒后,电流自动切断,卫蔚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倒地上。

整个胳膊已经被电的一片焦黑!

她也直接晕了过去!

陆已承站在外面,看着对面宽阔的河流,暗暗握紧双手。

他听到,诺诺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愤怒的心情将他的理智淹没!他恨不得马上杀了卫蔚和姚宗平!

他不敢想象,那么长的时间,诺诺是怎么渡过的!

现在,她还在白聿那里!他没有办法陪在她的身边,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时御霆走了过来,与陆已承并肩站在一起。

“我已经派人去和白聿交涉了,既然不能直接去抢人,只能通过正常的交涉,让他尽快交出嫂子。”

“有没有打听到诺诺现在的情况?”陆已承忧心忡忡,恨不得现在直接杀到白聿的住处!

“你不要冲动,这件事情急不得,我相信等嫂子没事了,她要去哪,白聿也拦不住。嫂子的心,都在你这里。”

“我很担心她的情况。你或许无法明白,那里面的环境……”陆已承的心猛得一痛,一阵凝噎。

“我懂你现在的心情,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冷静下来。你想一想,一诺股份如果这个时候,被人乘虚而入,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无论如何,你得打起精神来!”

“这段时间,是你最艰难的时期,如果,真的失败了,你就更没有能力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

陆已承看着无边的夜色,渐渐松开紧握的双手。

……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已承,救我!”

深夜,床上的人儿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声。

白聿猛然惊醒,看着床上不断挣扎的身影,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她的意识还陷在那种环境之中,没有办法清醒。

“诺儿,别怕,不要害怕,不会有人能伤害你,不会的,乖乖的睡一觉。”白聿握着她的手,柔声安慰。

“不要!不要碰我!”

他的靠近,让顾一诺疯狂的挣扎着,她的眼睛还被蒙着,直接从床上跌了下来!

白聿看到这一幕,心如刀绞!

医生走进来看这样的情况,立即去准备镇静剂。

“公爵,我们现在得控制住她。”

白聿立即上前,不让别的靠近,他缓缓朝顾一诺缩在一团的身子走去,“诺诺,我是白聿……”

“已承……已承……”顾一诺颤抖的呼唤着。

白聿剩下的话,全都卡在喉咙里。

他缓缓伸出手,朝她的肩膀按去。

顾一诺突然紧张起来,白聿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反抗的时候,直接将她拽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她。

“放开我!放开我!走开!走开!”顾一诺失声喊道。

白聿紧紧的抱着她,“诺儿,不要怕,不要怕!”

“已承,救我!”顾一诺嘶声力竭的喊道,她的噪子早就哑了,听在白聿心里,简直要把他的心一片片撕碎!

“还站那里做什么!”白聿朝一旁的医生怒吼一声。

医生立即拿着注射器,给顾一诺注射镇静剂。

顾一诺的身子始终紧绷着,白聿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抱紧她,希望能给她一点安全感,让她不要再害怕。

可是,他做不到!

她还是那么恐惧,那么抗拒!

等到药物,渐渐起到作用,她的小身子,才渐渐的软了下来。

白聿轻轻的摸着她的脸颊,将她凌乱的发丝整理了一下,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床上。

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舍不得松开。

“诺儿,别怕,我会一直守着你,一步也不离开。”

“公爵,顾小姐的情况不太乐观,建议换一个环境,让她从潜意识里觉得安全,才有助于恢复。”

“潜意识里觉得安全?”白聿反问了一句。

难道,要他把她送回陆已承的身边吗?!

她一直叫着陆已承的名字!只有陆已承,才能给她安全感吗!

看到白聿阴沉的神情,医生不敢多说。

“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她清醒过来?只要她清醒了,知道自己已经不在那个鬼地方,她慢慢的就会不害怕了!”

“世界上最好的药物都已经用上了,可是,效果并不大,关于人体的脑部神经是医学界最复杂的领域。药物只是辅助,还是需要一些心理的介入治疗,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怎么介入?”

“比如,顾小姐刚刚喊到的那个人。”

“换一个方法!”白聿怒声道。

“没有别的办法。而且还有一点,我必须要和公爵说明,如果只能靠镇静剂才能让顾小姐冷静下来,久而久之,不但起不以好的作用,反而会让顾小姐的神经受损更加严重!有可能……”

“有可能什么?”

“有可能,会永远这个样子,无法恢复。”

白聿朝床上的人儿望去,握着她的手,坐在床边,冷冷的朝屋内的其他人说道:“出去吧!”

屋里的人全都退了出去,只剩下白聿和顾一诺两人。

“诺儿,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结果,我是不是可以永远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

姚宗平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了。

将车子停好,沿着豪宅的私人游池朝屋内走去。

突然,他感觉脚下有一个东西绑了一下!

接着,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后倒去!

头部直接磕在游泳池的边缘,肥硕的身子控制不住滚入游泳池中。

鲜红的红,在水中不断的蔓延……

突然,水面上冒出一点水花,水中的身子,挣扎了一下!

只是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第二天早上,姚家的人才发现游泳池里的那道身影!姚夫人直接跌倒在游池边上。

“来人,来人啊!”

一个小时后,姚宗平被带往医院,已经断定死亡六个小时以上。

死亡原因:不慎摔跤,撞中头部跌入水中溺亡。

……

千度公司涉及此次的事件的人员全部落网。

卫蔚被抓获的时候,是在一个天桥地底找到了,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神智不清,根本无法正常沟通,而且双目失明。

那几人个的供词,全都指向卫蔚,她已经坐实罪名。

鉴于她现在的精神状况,完全没有承担责任的能力。只能先将她送到精神科,确认病情。

来到专治精神问题的医院,工作人员把卫蔚带下车。

一路上,不说话也不反抗的她,突然朝身旁的工作人员猛推了一把。

“拦住她!”

“不要抓我,不要抓我!”卫蔚失声喊道,还在飞速的往前方冲去!

她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楚,直接朝前方的马路上冲了过去!

当她听到车子的声音时,直接愣在原地。

一声汽车急刹响彻天迹!

那道身子直接被卷入车轮之中,拉了十多米远。

工作人员立即追了上去,卫蔚已经当场气绝!

……

益思集团秦董事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亲自给陆已承打了个电话。

卫蔚的一切行为,都是个人行为,与益思一点关系都没有。

更不希望,因为卫蔚,而影响了彼此的合作关系。

卫蔚是个孤儿,到最后,连一个亲人替她处理后事都没有!

……

千度公司在出了事情后,极力配合有关部门调查,主动缴纳罚金,并且承担赔偿责任,不追究公司法人顾一诺的任何责任。

这件事情,就像是在水中突然激起的浪花,又渐渐的恢复平静。

公司的损失,无法估计,所有正热的计划,全都叫停。

卫风现在更担心的,是顾一诺的情况。

只要人还好,一切重头开始,也无所谓。

……

苏以菲接到卫蔚的死讯后,手控制不住的一松,怀子落地,瓷片碎了一地。

“哎呀,那是我刚买的瓷器,你就给我摔碎了一个!”苏母心疼的走上前来,看着地上的碎片。

“对不起,妈妈,我没有拿稳。”

对面的苏以溟站起来,将苏母扶到一旁坐下,“不就是一个杯子吗,让佣人收拾一下就好。”

“我刚买的……”

“妈,过一段时间,我从F国给你带一套专供女王使用的餐具来。”

“好,你可说好了!不许骗我!”苏母这才不可惜她那个杯子,又去忙活她自己的事情。

佣人过来收拾过后,客厅里,只剩下苏以溟和苏以菲两人。

先是传出姚宗平的死讯,接着又是卫蔚……

这一次,真的是触么陆已承的逆鳞了!竟然让他下此狠手!

“不管是裴熠还是陆已承,都不是好惹的人物,你还想周旋在这两个男人之间,以菲,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有什么后果?”

“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见过卫蔚。”

“是啊,我见过她,这又能代表什么?”

“这件事情,你有没有参与,我也不想再确认。但是哥哥劝你,好自为之!”

苏以溟站起来,朝外走去。

苏以菲拧紧眉宇,想着卫蔚的结局,心里控制不住一点点收紧。

陆已承真的好狠啊!

可是,十年的感情,爱情的种子,早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

她又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说放弃就能放弃!

顾一诺现在不是在白聿手里吗?

白聿不是也看上顾一诺了吗!

而且以白聿的身份,想要得到顾一诺,简直是太容易了!

陆已承再怎么有能耐,到现在,还没有将顾一诺从白聿身边带走?

白聿不能放手,绝不能放弃顾一诺!

……

几天时间过去了,顾一诺的情况还没有得到好转。

白聿已经没有办法再靠近,除了打了镇静剂,睡着了之后,他能守在她的身这之外。平常,只要她听到任何动静,就会陷入无陷的恐惧之中。

再好的药物,都起不到什么作用。

这几天对白聿来说,是无尽的折磨,他看起来,一身疲惫与憔悴。

“公爵,有一位叫苏以菲的小姐,要见你。”

苏以菲?苏以溟的妹妹,她来干什么?

“让她进来!”白聿起身,去换了一身衣服。

整理了一个仪容,把自己的狼狈与憔悴全都隐藏起来。

当他再次出现在人前的时候,依然是那个风华无度的绅士,有着皇室血统的无比高贵的公爵大人。

苏以菲被请了进来,白聿坐在沙发上,一只橘猫慵懒的躺在他的怀里,好像是感觉到有陌生人的气息,猫的尾巴突然竖了起来。

白聿抬手,抚摸了一下弓起的猫腰,橘猫再次软软的趴回他的怀里。

“不知道苏小姐找我来,有什么事?”

“实不相瞒,我今天是来帮公爵大人的。”

“你帮我?”白聿的语气事带着几分轻笑,更有几分隐隐的不屑。

“你不是想得到顾一诺吗?我有办法。”

苏以菲从苏以溟安排在这里保护白聿的人口中,得知了顾一诺最近的情况,所以,她才敢登门拜访。

白聿站起来,将身上猫儿放到一旁,朝苏以菲走了过去。

“你帮我,你又能得到什么利益呢?”

苏以菲突然被问住了,她绝不能将自己的本意说出来,可是面对白聿的质问和他这双深邃的眸子,她好像被定住了一样。

这么温润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危险的气息!

“苏小姐,请回吧,我不需要帮助。”白聿直接下逐客令。

“我以前在军区的时候,听说过有一种药,称为精神毒素……”

这到这里,苏以菲停顿下来,看着白聿的反应。

“继续说。”

“这种毒素,可以控制人的神经,也可以损伤人的神经,全看用多少剂量。以顾一诺现在的情况,只需0.05毫升……”

“我没有时间听你在这里绕圈子,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把你想说的,一次性说完!否则,我请人把你带出去!”

“以她现在的情况,基本很难再恢复了,如果注射一点这些精神毒素,她的神经就会遭到破坏,而破坏后的后果,不过就是智力有些影响,甚至是忘掉一些事情。如果,你想把她留在身边,这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

“影响到什么程度?”

“比如,只有一两岁孩子的思维能力,但是,时间长了,也会逐渐好转,大概能恢复到五六岁孩子的样子。你既然肯这个不惜代价的留住她,我相信,我给你的选择,比你现在所做的选择,要好的多!”

苏以菲揣摩过白聿的心思。

这种情况下,他还不愿意让顾一诺回到陆已承的身边,足以可见,他不在乎顾一诺能不能康复,只想留住顾一诺!

她明白这种感觉,爱到一定的程度,只要能得到自己心爱的那个人,真的可以不计一切代价!

她和白聿,其实是同一类人。

“多谢苏小姐的提议。”白聿说完,转身离去。

苏以菲看着白聿的背影,心里升起一丝疑问,白聿究竟有没有考虑?

有两个人走了进来,把苏以菲请了出去。

……

白聿走到顾一诺的房间,她还在睡着,为了怕她伤到自己,医生用软软的绷带,固定了一下她的双手。

一走进这个房间的一瞬间,他所有的伪装全都溃败。

“刚刚那个女人,所说的那种神经毒素,是不是真实的?”

医生点点头,“我听说过,生长在亚热带地区,有一种植物,开花之后,花的香味,能让人失去意识,从花茎中提起出来的一种物质,可以起到损坏人的神经的作用。但是这种东西,非常罕见!”

看白聿面无表情,他又继续道:“而且,并不一定真的像那位小姐所说的,需要合适的剂量,就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毕竟没有真正的试验,这么做,是很危险的!万一有什么差池,将会对顾小姐,造成不可挽回伤害!”

白聿起身,朝外走去。

……

苏以溟握着手中电话,目光微沉:“你说什么?”

“我要H-5,只要0.1毫升。”

“公爵大人,H-5是个什么东西?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苏以溟,你不要给我装蒜,只要你能给我弄这样东西,我可以全力协助你。”

苏以溟暗暗握紧双手,久久之后,才回了一句:“好的。”

“等一等!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H-5的。”

“去问你妹妹。”白聿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

苏家

苏以溟快步走了进来,在客厅里没有看到苏以菲的身影。

苏母见他急冲冲的走进来,不解的朝他询问道:“以溟,你是不是在找什么?”

“苏以菲呢?”

“在楼上。”

苏以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直呼苏以菲的姓名。

他直接朝楼上走去,推开苏以菲的房门。

苏以菲吓了一跳,有些不悦:“你就这么没礼貌,进来的时候,也不敲一下门。”

苏以溟直接走上前去,朝苏以菲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白聿?”

“告诉白聿什么了?”

“H-5!”

“我和他说说怎么了?你不是在拉拢白聿,想和他保持合作吗?他的身份和地位,绝对能够助你在军区取得更大的权力!”

苏以溟抬手,朝苏以菲打了过去。

清脆的巴掌声,在屋内响起!苏以菲捂着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苏以溟。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没有打消这个念头!”

苏以菲冷冷一笑,“白聿找你要这个东西了?”

“毁了顾一诺,你也得不到陆已承!”

“即使白聿肯用那个东西,对顾一诺来说,和现在差别也不大。你怎么那么紧张?”

苏以溟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但是因为太过生气,掩盖了过去。

“白聿找你要,你是给,还是不给?”苏以菲又问。

她更关心这一点。

苏以溟看了一眼苏以菲,她现在真的像得了失心疯了一样!转身离去。

苏以菲突然笑了起来。那张漂亮的脸蛋,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白聿既然开口,就说明已经做出选择了,看来,她的目的要达成了!

正在高兴之迹,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苏小姐,陆已承来了!白聿亲自请他来的!”

“什么?”苏以菲简直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对方又重复了一次:“我刚刚才送陆已承进去!”

“不,不可能!”苏以菲连连摇头。

怎么会这样?白聿明明已经找她哥要那个东西了,怎么还会让陆已承去见顾一诺?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

陆已承疾步而来,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想马上见到诺诺!

在长长的走廊拐角处,白聿的身影缓缓出现。

“陆先生,如果,不是为了诺儿,我永远也不想让她再见到你!”

“她怎么样了?”

“她的情况,你等一下就会知道了。不过,在见到她之前,我有些话要告诉你。”

“你想怎么样?”

“因为你的无能,让诺儿受了那么多苦,我不会再把她交给你,所以,你最好顺从一点,配合一点,否则,你再也别想见到她!”

“白聿!”陆已承的双手,紧握成拳。

“几个月前,你在军中担任要职,还能呼风唤雨,我还真不敢说出这句话,但是,现在的你,已经废了!你又能对我起到什么威胁?况且,诺儿并没有和你结婚,不是你的合法妻子!”

“我要见她。”陆已承不想再和白聿多说废话,他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他的诺诺!

白聿转身,朝前方走去。

陆已承立即跟了上去。

房门被打开,陆已承一眼就看到床上躺着的那道身影,她的身子单薄如纸,脸色苍白,眼睛还缠着纱布。

他的心,猛然一紧,大步朝床边走去。

“公爵,顾小姐应该快醒过来了。”

陆已承守在床边,连呼吸都轻了几分,缓缓抬起她的手,握在掌心里。

突然,她的身子一阵颤动!

“不要!不要过来!走开,都走开!”顾一诺突然发疯了一样呼喊着。

就如同白聿每天面临的一样。

“诺诺!”陆已承差一点心痛到窒息!

“诺诺,别怕,别怕,我是已承,我来了。”陆已承紧紧的按着她肩膀,希望她能冷静下来。

顾一诺吃力的挣扎着,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

“已承,救我!救我!”

她在喊他,在呼喊他!

可是,他就站在她面前,她感觉不到,她也看不到!

他的心,如同被一个野兽狠狠的咬了一口,不但的撕扯着,鲜血淋淋!

她一个人被困在那种环境中,她是多么的害怕,她是多么希望,他能够出现,把她救出来!

她肯定喊了他无数次!

但是,他没有出现!

“诺诺!”他唤着她,声音都哑了,眼中一阵酸疼泛起泪光,“诺诺,别怕!”

“放开我!放开我!”顾一诺还在挣扎着。

白聿看到这一幕,心情突然放松了一些。陆已承和他,是一样的。诺儿对于他们两个的反应,都是一样的!

“已承……已承……”顾一诺的声音颤抖着,越来越小。

他能感觉到,她的身子是那么僵硬,他也知道,她究竟有多么恐惧!

一滴滴滚烫的泪水,沿着他的脸颊滴落,落在她的发间。

他没有松开她,又舍不得太用力,怕伤到她。

就像平常那样,将她的小脸,按在他的怀里。

他感觉好无力,第一次彷徨到,不知所措!

他要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让她清配过来!不要再陷于那种充满恐惧的幻觉之中!

怀中的人儿竟然不再挣扎!

白聿看着这一幕,眉宇一寸寸收紧……

“诺诺?”陆已承也感觉到,她与刚刚的不同。

顾一诺一直紧握成拳头的手,突然朝他主动伸了过去!

那只小手,颤抖着,抓着他的衣襟。

一点一点的将他的衣服拽在手心里。

熟悉的心跳,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

那些混沌的思绪,一点一点变得清明起来。

“已承?”

这一声呼唤,不在是凄厉的,不再是充满恐惧的,而是带着疑问,像是在确定!

“诺诺,是我!”陆已承立即回应她,心中被一阵狂喜淹没!

“诺诺,我是已承,我来了,我来了!”

顾一诺的手,猛得加重力道,把他的衣服紧紧的拽住,吃力的往他怀里钻!

“已承,我好怕,你听,脚步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