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你就是仗着她爱你/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她的身边徘徊!

强烈的恐惧感,好像是黑暗中的一只手,在不断的朝她靠近!

陆已承看着她充满恐惧的样子,紧紧的抱着她身子,“别怕,有我在,诺诺,放松一点,没有人能伤害你。”

“不!你听,有脚步声!他们走过来了,就在我身边!你听,他在笑,已承我好怕!”

陆已承心疼的快要窒息了!

虽然,她已经恢复了一些意识,可是还隐入那种恐惧之中,无法走出来!

“诺诺。”他柔声唤着,一阵凝噎。

深吸了一口气,才能忍住胸中翻涌的情绪,“诺诺,你听我说,那些都是你的幻觉,都是不存在的,都消失了,永远也不会再出现。”

“已承,我听得到!我听得到!你相信我好不好?你听!他就在那里。”顾一诺像要是崩溃了一样,不断的重复着:“他们来了,来了,来了……”

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的身子,在她的耳边,轻声吟唱:

“别人眼中看到的幸福

走过无数的苦涩

只有尝尽了所有酸的甘的

才感到温热……”

陆已承低沉的嗓音在顾一诺的耳边响起,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温暖,将她充满恐惧的身子,紧紧的包围着。

顾一诺听着他的歌声,心里的恐惧渐渐的安抚了下来,身子不在颤抖。

那些让她感觉到无比恐惧的脚步声,没有再出现,那种低沉的笑声,也消失了。

陆已承抱起她,把她放在自己的怀里,像是抱着一个小婴儿一样。

他还在不停唱着,驱散她心中的恐惧。

这么多天以来,她第一次,不再害怕,安安静静的待在他的怀里,她的小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服,小脸贴在他的胸膛,一时一刻也不愿意离开他。

白聿看着这一幕,眼中涌上一抹苦涩,转身离去。

顾一诺在陆已承的怀里,沉沉睡去。

她的手还没有松开,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陆已承没有把她放下来,就这么抱着。

窗外的天气,阴沉沉的,偶尔会响起一阵风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开始飘起细碎的雪花,入冬的第一场雪,悄然来临。

这是顾一诺,从苏醒过后,第一次没有用镇静剂入睡。

才睡了两个多小时,突然从恐惧中惊醒!

“诺诺,别怕!别怕!有我在,我在。”陆已承立即安抚着她。

在听到他的声音的一瞬间,她渐渐镇静下来,他的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着,她知道,她在他的怀里。

她感觉到了让她安心的温暖。

“诺诺,下雪了。”陆已承朝她轻声说道。

顾一诺抬起头,她现在什么也看不到。眼睛上还蒙着一层纱布。

为了保护她的眼睛,能够恢复到健康的状态,必须等到合适的时间,才能拆开纱布。

正是因为,她没有办法看到,所以,才更加深了心中的恐惧。

“诺诺,别怕,你已经离开那个地方,那些脚步声和笑声,那些让你恐惧的声音,都是假的。”

“是吗?”顾一诺在他的怀里,怯怯的询问。

陆已承还没有回答。她就立即摇了摇头,“不,不是的,你听!”

那种恐惧和那些声音,仿佛刻入了她的脑中挥之不去。

她好像又听到了!忍不住陆已承的怀里缩去。

陆已承知道,想让她彻底的战胜这种恐惧,不能操之过急,他拿了一件棉衣,裹住她小小的身子,抱着她朝外走去。

突然而来的寒风,让顾一诺缩了一下。

陆已承将她放了下来。她立即握着他的手,紧张的唤道:“已承!”

“别怕,我会握着你的手,不松开。”陆已承柔声安慰,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一步一步朝前方空旷的地方走去。

顾一诺跟在他的身旁,一丝冰凉的感觉落在她的身上,不知道是雪还是雪。

她缓缓仰起小脸。雪花落在她的脸颊上,立即化成了水珠,凉凉的,痒痒的。

“下雪了。”

“是的,今年的第一场雪。”陆已承拉着她的两只手。

两人对视而立。

雪花越来越大,如同鹅毛一般,从空中轻盈的飘落下来。

“你还记不记得,你去年的第二个新年愿望?”陆已承朝她轻声询问。

她没有出声,就这么愣愣的站在那里,轻浅的呼吸,化成一道白雾与雪花融为一体。

此时的她,有一种让人疼到心碎的美!

陆已承一点也不着急,等着她,让她自己慢慢的想起来。

想起他们之间,一切美好的事情。

过了许久,顾一诺抬起手,接住落下的雪花,缓缓开口,“我想和你一起去赏雪。”

陆已承笑了,眼中却泛着泪光。

“是的,一起去赏雪!”

顾一诺的唇角,也缓缓勾起一抹笑容,紧紧的将手心里的雪握住。

“诺诺,一切都过去了。”他抬起手,紧紧的将她拉入怀中。

大雪纷飞,雪中的两人紧紧相拥。

白聿站在二楼的窗前,看着面前的两人,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好久好久……

医生缓步走到他身后,“公爵大人,目前顾小姐的情况特别好,并不像我之前预料中的那么严重,应该没有大碍了。”

“一个陆已承,真的比世界上最好的药物还要管用?”白聿冷声反问。

“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说不清楚,通过这件事情,公爵大人也能看得到,她的心里装的人是谁。那位陆先生,能让她,不药而愈。”

白聿突然转身,离开这里。

……

陆已承将顾一诺抱回房间,将她身上的雪抖掉,握着她的小手给她暖着。

“已承,我的睛眼是不是以后再也恢复不了了?”

“不!不会的!”陆已承坚定的回答道:“诺诺,现在是在治疗,等到把纱布拆了之后,你的视力就会恢复到以前那样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陆已承捧着她的上脸。轻轻的朝她吻了一下。

顾一诺站在他的面前,小手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缓缓抚上他的腰迹。

“已承,我想听你说,你爱我。”

陆已承笑着将她搂在怀里,深情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诺诺,我爱你,我爱你!”

她抬起头,好像在看他。

眼睛上缠着纱布,什么也看不到。

她的手从他的腰上,一点一点的往在挪,最后放在他的脸颊上。

她仔细的抚摸着,从他的下巴到鼻子,再到眉眼……

最后,她的手指,放在他的唇上。

缓缓掂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温柔的回应着。

带着浓浓爱意的吻,缠绵不休……

顾一诺尝到咸咸的味道,抬起手,抚上他的脸颊。

“已承,你怎么了?你是哭了吗?”

陆已承没有回应她,再一次,封住她的唇。

……

天色,渐渐暗下来。

一股浓浓的酒味,从屋子里飘出来。

这间屋子,漆黑一片。

陆已承来到门前,敲了几下。

“滚!”屋里,传来一声怒吼。

接着,是酒瓶破裂的声音响起。然后,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直到屋里,再次恢复平静,陆已承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打开屋里的灯,就看到这一地狼藉。

白聿醉了,倒在一堆碎玻璃中。

陆已承看到,一个锋利的碎玻璃,刺入白聿的胳膊上,白聿的衣衫,已经被血染红。不知道受伤多久了。

强烈的光芒袭来,白聿抬手挡了一下。挣扎着站起来,转身,又去找酒瓶。

握着酒瓶,抬起手,猛得灌了一口。咽下这口酒,他突然将手中的酒瓶摔到一旁,直接朝陆已承走了过去,一把扯住陆已承的衣领!

陆已承一动不动,看着如此狼狈的白聿。

“你怎么才肯放手,让我带她走。”他问。

白聿抬手,朝陆已承挥了过去!

“带她走?你有什么资格!”

陆已承的身子撞在一旁的桌子上,白聿再次冲了过来,一把拉起陆已承,将陆已承按在地上!

“陆已承,不止是你的家人伤害她,只要与你有关的,都能来伤害她!你呢?你为她做了什么?”

面对白聿的指责,陆已承的无法反驳。

“陆已承,我真的好想杀了你!”白聿按着陆已承,目光带着几分阴冷。

陆已承突然翻身而起,将白聿控制住。

“白聿,你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我不知道。你更没有资格,替诺诺做任何选择,也没有资格把她强留在你这里!”

白聿挣扎了一下,竟然没有能从陆已承的手中挣脱出来。

“陆已承,我说过,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没有好好把握!是你!一次又一次让她受伤!上一次,你把她从我身边带走,我就告诉过自己,如果你再让她受伤,我会不计一切代价,把她从你身边带走!”

“你问过诺诺的意见吗?她愿意和你走吗?”陆已承冷声反问。

“是的,你就是仗着她爱你!”白聿挣扎着起身。朝陆已承踹了过去!

顺手捞起一旁的碎瓶子,朝陆已承的胸前狠狠的戳去!

陆已承反手扣住白聿的手腕!

白聿手中的瓶子落在地上,陆已承迅速起身,将白聿一把扯了起来,按在身后的墙壁上。

“是的,她爱我,我也爱她!”

白聿突然笑了起来。

是啊,她爱的是陆已承!他又有什么资格?!

“不管你现在放不放我们走,我都会想办法,带诺诺离开这里!”陆已承说完,松开白聿转身离去。

白聿的身子控制不住的滑落,瘫坐在地上。

他想了很久,很久……

不管他现在有多么狼狈,多么的不舍,最起码,诺儿好好的。

他知道,一但她的眼睛恢复了,他就再也留不住她了。

他想过,用极端的方法,可以把她留在身边。

但,他终究是不舍!

他可以对任何人,不择手段,唯有她,让他不忍心伤害。

……

顾一诺渐渐的从那种恐惧中走了出来。

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有一些幻觉,只要听到陆已承的声音,她就能很快冷静下来。

这几天,她的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

陆已承端着一碗汤,坐在床边,一勺一勺的喂着她。

“已承,我们这是在哪?”顾一诺还看不到。

这里的环境让她觉得很陌生。

“我们现在在别的地方,等你好的差不多了,我就带你回家。”陆已承笑着握着她的小手,“来,再多喝一点。”

顾一诺听话的点点头,将一碗汤全都喝完。

“诺诺,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顾一诺转过身,朝窗子的方向望去,她能感觉到,那里的光线。

“已承,你能带我出去走走吗?”

“好,你等着,我去给你取一件保暖的棉衣。”陆已承站起身来,朝一旁的衣柜走去。

顾一诺坐在床边,从陆已承离开她的那一瞬间,就可以看到她突然紧绷的样子,小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

“已承。”才几秒钟,她就忍不住唤了一声。

陆已承迅速的转过身,将她抱在怀里。

“走吧,我们出去走走。”

“外面还有积雪吗?”

“还有一些。”

“不知道今年的第二场雪,什么时候会来,我就可以和你一起去赏雪了。”

“应该很快就会来的。”

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她喜欢雪,他特意将她牵到还有积雪的一角,抓了一把雪,放在她的手心里。

“好凉啊!”顾一诺笑着握紧了双手。

“已承,去年的雪也下的好大,我记得,第一次下雪的时候,我刚好是从许瑞那里走出来,飘扬的雪花,从空中落下来,在漂亮的夜色中,把整个世界装点的像个梦幻王国一样。”

陆已承站在她面前,静静的聆听着。

“那一天,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得到你的消息。”她声音越来越小,听起来,很伤感。

“诺诺,我答应你,以后每年的第一场雪,我都会陪着你,去赏雪景。”

顾一诺笑着点点头,将手里快要化成水的雪扔掉。

陆已承立即拉着她的手,放在衣服里给她暖着。

白聿站在远处,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神忧郁,充满悲伤。

他的手上缠绕着一个绷带。

那天醉酒,被酒瓶的玻璃伤到了,伤口很深。

他的眼前隔着一层窗户,让他有一种感觉,他和她,好像隔着一个世界的距离。

“公爵,顾小姐的眼睛可以拆开绷布了。”医生悄然来到白聿身后,朝白聿说道。

白聿的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浮现出,他将顾一诺从那个地方救出来后,她第一次醒来时的那一幕!

他的心,又是一痛。

她凄厉的嘶喊,让他撕心裂肺。

而陆已承,却能让她,在短短的时间内,恢复到这个样子。

“拆了吧。”他淡淡吩咐一声,转身离去。

顾一诺和陆已承还在外面站着。

“今天的太阳好暖。”

“是啊,今天的天气很好。”

“是不是有一只小鸟飞过来了?”

“就在我们面前的这颗树上。”

“我好想把眼睛上的纱布拆掉,这样,我就能看看这些风景……看看你。”

陆已承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你其实最想见到的人,是我。”

顾一诺也不反驳,这就是她心里的所想的。

医生朝两人走了过来,看向陆已承:“陆先生,顾小姐的纱布可以拆下来了。”

顾一诺有些激动,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

“谢谢医生。”

“请随我来吧。”

陆已承立即抱起顾一诺,跟着医生朝屋内走去。

医生已经准备好,陆已承将顾一诺放在床上,站在一旁陪着她。

顾一诺还是控制不住有些紧张,她感觉自己已经太久没有看到东西了,过着盲人一样的生活。

她都不知道,正常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

医生一圈一圈的将纱布解开,顾一诺的双眼紧紧的闭着。

也许是闭了太久,她想要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感觉眼睛有些酸,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

“顾小姐,你不要着急,先闭着睛眼适应一下,我先给我涂一些药水。”

凉凉的药水涂在眼睛的周围,顾一诺感觉那股酸酸刺刺的感觉,渐渐的消失了。

可是,她还是睁不开眼,她好像忘记怎么睁眼一样。试了几次,眼睛就开始流泪。

终于,她感觉睁开了一条缝隙。

眼前影物,有些昏暗,人影都是模糊的。

她试着眨了几下眼睛,眼前的影物,才开始变得清晰。

医生立即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顾一诺跟着他的晃动,移动视线。

“能看得清楚吗?”

“有点模糊。”

“刚开始是这样的,每天要滴一些有助于恢复视力的药水,每天还在注意休息,不要让眼睛太疲劳。”

“嗯,我知道了。”顾一诺点点头,立即转过头,朝身旁的陆已承望去。

看着她急切的样子,陆已承主动走近一些,蹲在她面前,让她能够看得更清楚。

顾一诺缓缓抬起手,摸着他脸颊,笑得好满足。

虽然,他在她的眼前,还是有些模糊,好像隔了一层透明的塑料膜在看他,只要能见到他,她就觉得很开心了。

“这是滴眼睛的药水,还有一些药,我已经写好怎么服用。陆先生和顾小姐,今天就可以回去了。”

“是要出院了吗?”顾一诺兴奋的询问道。

陆已承看着面前的医生,还没有反应过来。

可以回去了?意思是,白聿肯放他们走了?

“已承,你怎么了?”顾一诺拉着陆已承的手,她要出院了,他怎么好像不怎么开心,神情怪怪的。

“我没事,我只是没有想到,可以这么快回去。”陆已承柔声回了她一句。

“我们现在可以走吗?”顾一诺已经等不及了,朝一旁站着的医生询问道。

“可以。”

陆已承现在才相信,白聿是真的同意让他们离开。

“我给小刘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们。”陆已承握着顾一诺的手,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

一个小时后,小刘急急的赶过来。

陆已承把顾一诺裹在大大的羽绒服里,直接将着她朝外走去。

走出房间后,顾一诺忍不住打量着四周,她感觉,这里不像是医院。四周一个人都没,静悄悄的。

走到院外,只见门口有几个穿着军装的人,还有一些守卫。

心里对这个地方,更是充满好奇和疑问。

陆已承将她抱上车,小刘立即启动车子,朝前方开去。

顾一诺还是忍不住回头,又了一眼。她好像看到一道白色身影,站在一个窗前,但是一眨眼的时间,又不见了。

那个人,好像白聿!

“诺诺,你在看什么?”

“我觉得,这里有点怪怪的,不像是医院。”

“这里本来就不是医院,算是私人住宅吧,但是刚刚那个医生,是国际医学界出名的。”

“哦。”顾一诺点点头。

可是,她刚刚怎么好像看到白聿了呢?

应该是她刚刚恢复,看错人了吧。

……

回到家,老爷子立即走上前来,心疼的看着顾一诺。

看到她清瘦的小脸,惨白惨白的,差一点没有老泪纵横。

顾一诺走上前去,握着老爷子手,“爷爷,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爷子将顾一诺搂在怀里,慈爱的拍了拍她的背。

他还不知道顾一诺究竟承受了什么,看到她的状态时,已经猜到,他的一诺宝贝肯定是受苦了。

“爷爷,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顾一诺轻声安慰老爷子。

在回到家的这一刻,她真的不怕了,觉得好安心。

虽然,那些经历,还是让她不敢回想,有了已承,有了爷爷,她一定会从那种阴影中走出来!

那不过是卫蔚用的一种手段,刺激她的神经,让她被恐惧深深的折磨着!

都是假的!

“姐姐!”简子珩跑了过来,直接往顾一诺的怀里扑。

陆已承一把将简子珩拉住,把自己的小女人护在怀里,完全不给任何人靠近的机会。

“哼!”简子珩气得小脸鼓鼓的!

跟着走进来的简慕晚和靳司南看到这一幕,忍住笑意。把简子珩拉了回来。

“一诺!”

“晚晚!”顾一诺想从陆已承的怀里挣脱出来,可是被他死死的抱住。

这占有欲,比以前更强!

“爸爸,我要抱姐姐,我要抱姐姐!”简子珩朝自己的老爹望去。

他的老爹就是天使一般的存在,不管他有什么要求,都能满足,简直无所不能!这一点小事,也一定不在话下!

“儿子,这个,我可真没办法!谁让你要抱别人的老婆呢?等你长大了,自己娶一个媳妇,天天回来自己抱!”靳司南直接双手的摊,没辙!

“我才不要娶媳妇,我就要姐姐,等我长大了,我要把姐姐娶回来给我当媳妇!”童言无忌,把一屋子的人都逗笑了。

简子珩简直是太喜欢顾一诺,爱得不要不要的!

“珩珩,等你长大,姐姐也会长的啊,到时候,姐姐都老了。”顾一诺靠在陆已承的怀里,被珩珩的逗的笑的肩膀直颤。

简子珩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那可怎么办啊?委屈的都快要哭了。

埋怨的朝自己的父母望去:“都是你们!把我生得这么晚!”

靳司南看了简慕晚一眼,简直是欲哭无泪。

这孩子是智商太高了吗?所以导致某些时候会这么犯二!

竟然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考虑不清楚!

“你可以让姐姐赶紧生一个小宝宝!”靳司南提醒道。

简子珩一听,眼睛一亮,这个可以有哎!

“那我要娶姐姐的宝宝!谁也许和我抢!”简子珩立即举起小手,宣示自己的主权,然后又一脸期待的朝陆已承和顾一诺望去:“姐姐,你什么时候才能生宝宝?”

顾一诺:……

陆已承直接把顾一诺抱了起来,朝简子珩说道:“你慢慢等着吧!”

正准备抱着顾一诺的上楼,又有两道身影走了进来。

时御霆走在前面,傅清笺走在后面,明明是夫妻,但是却有一种陌生人的即视感。

甚至,昨天晚上,还翻云覆雨,今天可以一整天都不说上一句话。

“你比我还早一步!”时御霆走上前去,和靳司南打招呼。

“你们全都站在这里做什么,都去客厅坐,我去准备一些茶水点心!”孙嫂热情的招呼着。

“你们先坐,我带诺诺去楼上休息,她现在还不能太劳累。”陆已承朝众人说道。

“陆少,笺笺今天也来了,顺便让她给嫂子看一下,毕竟……”他没有把话说完。

相信陆已承都明白。

毕竟,诺诺是在白聿那里接受治疗的。

“好。”陆已承点点头。

傅清笺随着陆已承和顾一诺,一起上楼。

陆已承将顾一诺放在床上,傅清笺走上过去,“顾小姐,我现在先给你检查一下视力。”

“你和晚晚一样,叫我一诺吧。”顾一诺淡淡一笑,主动向傅清笺示好。

“好。”傅清笺有些生硬的点点头,顿了一下,才道:“你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笺笺,你的名字,真好听。”

“谢谢。”

两个女人就这么聊上了,陆已承感觉自己站在这里,完全没有什么存在感。

傅清笺在来之前,就已经知道顾一诺经历过什么,所以没有询问,熟练的给顾一诺做了一些检查。

“一诺,你现在感觉精神状态怎么样?会不会有经常觉得困,或者嗜睡?”

“嗜睡倒没有,就是觉得很疲惫。”

“慢慢的就会恢复过来,我给你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大问题。”

“谢谢你。”

“不用客气,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我不打扰你了。”傅清笺将东西收拾好,直接下楼。

顾一诺看着傅清笺的背影,捏紧手中卡片。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陆已承坐在床边,轻声询问。

“没想什么,你能先帮我把这个卡片放好吗?我有点累了,想睡一会。”顾一诺朝被子里缩了缩。

陆已承将卡片放好,将衣服脱掉,钻到被窝里,朝她身边挤了过去。

“我帮你暖暖被窝,陪你一起睡。”

顾一诺朝他怀里钻去,小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身子。

“已承,我现在能看到了,也回家了,所以不像前几天那么害怕了,你可以不用无时无刻的陪着我。”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做,我只想抱着你,只想陪着你。”陆已承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乖,睡吧。”

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

……

楼下,靳司南和时御霆陪着老爷子聊天。

简子珩坐在电视机前,安静的看电视,简慕晚和傅清笺聊了几句,去接了电话。

傅清笺一个人,坐在阳台外的椅子上,目光盯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出神。

时御霆朝一旁那道清冷的身影望去。

他们结婚这么久了,让他感觉,还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她从来不参加任何的聚会,今天能让她留下来,也是因为她是带着任务来的,还是以一个医者的身份。

每个星期五,她都会按时准点回到时家,陪父母用餐。

时御霆起身,朝阳台走去。

听到声音,傅清笺回过神来,目光淡淡的朝他望去,又转向别的地方。

“在看什么,那么出神。”

傅清笺抬起手,朝不远处的小花园指去。

现在是冬天,所有的花都败了,只有一些饰品放在那里,傅清笺刚刚看的,就是那个风车。

风车上,被顾一诺涂鸦了一些图案,还有她和陆已承两人的卡通形象。

这是陆已承出院后,在家里休息的那段时间,顾一诺无聊的时候画的,完全是随意创作。

“那个有什么好看的?”

“其实,我挺羡慕她们的。”

时御霆愣了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

“如果你愿意,我们也可以成为他们那样,为什么,我们不试着,谈一下恋爱?”

“我觉得,现在这样的状态就很好,很简单。”

“与其羡慕别人,不如自己去尝试一次。”

“我们都很忙,不要这么浪费时间去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我只是羡慕,并不需要去尝试。”

“阿霆!”老爷子唤了一声。

时御霆转过身来,朝屋内望去,老爷子和靳司南不知什么时候摆开了棋局。

“你先进去吧,我在这里坐一会。”

“外面冷,不要坐太久。”时御霆说完,正欲抬步,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转过身来,将身上的围巾取了下来。

突然而来的暖意,围在傅清笺的肩膀,她愣住了,抬头看着他。

时御霆将围巾给他系好,“我先进去了。”

傅清笺转过身,朝时御霆望去,抬起手摸着这条带着他的温度的围巾,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

孙嫂准备了丰盛饭菜,难得家里来这么多客人,而且也好久都没有这么热热闹闹的了。

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的手从楼上走下来。

“就差你们两个了,快来吃饭!”靳司南朝两人喊道。

“今天全都留下,难得这么热闹!”老爷子好开心,朝陆已承和顾一诺招招手,“一诺宝贝快来!”

“早就听说孙嫂手艺堪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从来都没有尝过,今天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尝一尝。”靳司南笑着回应。

“三少,我的手艺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孙嫂都不好意思了。

“孙嫂一点都不用谦虚,就是好吃!”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在一诺小姐面前,我可不敢说自己厨艺好,你们是没有尝过一诺小姐的手艺。”

“对对对,这个我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尝一尝嫂子的手艺。”

陆已承直接朝靳司南扫了一眼,“你什么时候也别想有这样的待遇,我的老婆只做饭给我吃!”

顾一诺还正准备答应呢,结果却被他一口回绝了!

靳司南立即朝简慕晚望去,将头靠在简慕晚的肩膀上,“晚晚,你做的面,特别好吃,明天给我做好不好?”

“我没空!”简慕晚直接回绝,帮着给珩珩夹菜。

“那我学一学,做给你吃好不好?”靳司南不放弃,立即换一种方式。

“你吃你的饭!哪那么多废话!”简慕晚低吼一声。

老爷子看着眼前这一对欢喜冤家,忍不住笑了笑,再看看一旁坐着的已承和一诺宝贝,心里别提有多欣慰。

时御霆朝身旁傅清笺望去,只见她安安静静的吃饭。

突然想到,他们的冰霜里,那些永远也吃不完的冰冻牛排。

他们的晚餐,永远都是那么低调。

而他们,只在家里吃晚餐。

他很喜欢这里吃饭氛围,连她看起来,都不再是清冷的仿佛无情无欲一般,都多了几分柔美。

吃完饭,陆已承几人陪着老爷子坐在客厅里聊着。

顾一诺带着简慕晚和傅清笺去了她的画室。

画室里,有一张休息用的小木桌子,一旁摆着几个懒人沙发,顾一诺和简慕晚直接将鞋子一脱,就靠在了沙发上。

傅清笺则是拉了一个小凳子,坐在一旁。

孙嫂送了一些调制的热茶,给她们端了上来。

“晚晚,你快和我说说,千度现在怎么样了?”顾一诺着急的朝简慕晚询问道。

她今天睡醒后,就问了陆已承,可是陆已承让她好好的休养,没有告诉她千度究竟怎么样了。

“那几个被卫蔚收买的人,已经被抓起来了。”

“卫蔚?”

“益思公司的那个卫蔚,就是前一段时间帮助陆少的那个女人。”简慕晚还以为,顾一诺不知道卫蔚究竟是谁。

“后来呢?”

“千度公司现在已经不用再承担什么责任,事后,我的公关经理,一直在忙这件事情,表面上看,已经没有什么负面的影响。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对千度公司来说,也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顾一诺松了一口气,还好,事情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卫蔚已经死了。”

“死了?”顾一诺再一次愣住了,“她是怎么死的?”

“她被抓到的时候,已经又目失明,而且精神有些失常,在送往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冲到马路上,被车子撞到。”

顾一诺的心里,一阵唏嘘。

卫蔚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不但害了她自己,还让她的千度公司,遭受这么致使的打击。

“这种女人,死不足惜,也是罪有应得。”简慕晚握着顾一诺的手,“一诺,不管怎么样,总算是过去了,你完好无损的回来,我真的很担心你。”

“晚晚,这一次,真的要多谢你,替我挽回千度的声誉。”顾一诺是从心底深处,感谢简慕晚。

“又开始生份了。”简慕晚笑着握紧顾一诺的手,才注意到,她们两个吃顾着聊天,竟然把傅清笺冷落了好久。

------题外话------

这首歌名《温暖的情歌》大家可以搜搜听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