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这么卖力!/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笺笺,不好意思,我们两个光顾着聊天了。”简慕晚立即朝傅清笺说道。

顾一诺也发现了,不好意思的朝傅清笺笑了笑。

傅清笺倒没有觉得,她一直都是这样。

在人群中,她永远都只是一个聆听者的角色。

她今天没有直接离去,还留在这里,就是代表,和这两个女人非常投缘。

“我们不要说这些了,换个话题吧。”顾一诺提议道。

要不然,傅清笺完全没有机会插话。

“一诺,平常人或许不能理解,那种刺激对人究竟会造成什么可怕的伤害,我是学医的,非常清楚。现在你恢复的很好,不过,一定要克服这种心里的恐惧。这样才算是真的好起来。”傅清笺主动开口,朝顾一诺说道。

“笺笺,你放心,我会的。”顾一诺点点头。

的确如傅清笺所说,她的心里留下了不可抹灭的阴影。

她在努力的克制,让自己不要去回想那种恐惧的场景,但是,有时候,她的脑海里,还是会控制不住的浮现出那些画面。

她甚至都不敢独自己一个人留在黑暗的环境中。

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让她慢慢的淡忘。

傅清笺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出来,做为一个医者,她有责任把所有会发生的情况,全都说清楚。

但是作为朋友,她不愿意让顾一诺知道。

这种神经损害,会残留在人的潜意识里,虽然已经看起来恢复的很好,这种伤害还是存在的。

比如,遇到特殊的环境,或者一个人单独相处,情绪的影响,都是诱发的因素。

但愿,这些残留的伤害,永远都不会再被诱发出来。

三个女人,在楼上越聊越投缘。

时御霆上楼来,准备叫傅清笺回去,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们两个明天都还要上班。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听到傅清笺的声音,立即止住脚步。

“笺笺,不是吧,你真的在麻药还没有发挥效果的时候,就开始给他手术了?”简慕晚简直不敢相信。

“后来怎么样?”顾一诺也是充满好奇。

“后来,疼的顾不上说话了。”

“真的是奇葩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简慕晚忍不住摇了摇头。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时御霆推开门。

屋子里的声音突然消失了,三个女人齐齐朝门口望去。

“笺笺,我们该走了。”

傅清笺站起来,朝顾一诺和简慕晚说道:“我先回去了。”

“笺笺,再见。”顾一诺和简慕晚齐声说道。

时御霆和傅清笺离开后,靳司南也抱着珩珩带着简慕晚回去。

……

车子缓缓的朝前方开着,时御霆不时的朝傅清笺望去,她还是那种冷若清霜的模样,也不像是有什么话想和他说的样子。

他真的没想想到,她竟然也能别人侃侃而谈。

看来,她本性不是这个样子的。

“今天,你和她们在聊什么?好像挺的挺开心的。”

“也没有聊什么,就是以前给一个病人做手术的事情。”傅清笺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她发现,除了说这些,她也没有别的好说了。

她的圈子,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时御霆简直都找不到话接下去,也只能陷入沉默。

什么时候,他才能打开她的心扉?

他以前,觉得最不需要的,就是男女之间的感情,能找一个合适的女人,结婚过日子就可以了。

可是当结了婚之后,他又想要谈一场恋爱!

……

夜深了,房间里的两人都没有什么睡意。白天睡的太多了。

陆已承一开始,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见到太久都没有出声,缓缓抬头。

她看着房顶,浓密的像一把小刷子一样的睫毛,不时的颤动一下,陷入她自己的思绪之中。

“在想什么?

“已承,我明天能去一趟千度公司吗?”

“不行,千度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和卫风会处理好的。”陆已承舍不得她操劳。

“我已经没事了。”顾一诺抬起头,朝他认真的说道。

“真的没事了?”陆已承坏坏一笑,将她的身子压在身下,“我检查一下,是不是真没事了。”

顾一诺的手,按在他的胸膛,小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诺诺,别紧张,我会轻轻的。”

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瓷娃娃一样,他捧在手心里都怕碎了。

看着他充满爱意的眼神,她满是羞涩的点点头。

温暖的怀抱,将她包围。

他吻着她,与她抵死缠绵……

……

苏以溟的人,在凌晨时分全都撤去。

一辆车子,缓缓驶出这里。

白聿扶着方向盘,朝市中心的公寓而去。

在那里,有一个属于他的工作室。

他现在,不想将自己当成亚斯公爵,他只想当那个她眼中的那个白聿,只是一个画家。

……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苏以菲握着电话,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苏小姐,白聿把顾一诺和陆已承都放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听说是今天一早,我刚好转岗,等我一上班,就听到消息说,苏少吩咐我们要撤岗了,白聿也离开了。”

“顾一诺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听说,她的眼睛已经恢复,人也正常了。”

恢复正常了?!怎么这么快,就恢复正常了?开始的时候,不是说情况很不好吗?!

苏以菲挂了电话,手机从手里滑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接受不了,更想不明白。

白聿不是得到了H-5吗?为什么还把顾一诺放走?而且还让陆已承把顾一诺带走了!

那他要H-5究竟有什么用处?

无数的疑问,让她的头一阵刺痛!

苏以菲的心里,被愤恨充斥着。

这一次,竟然又让顾一诺,逃过一劫!

……

国外

威尔斯庄园

整个庄园的佣人都在忙碌着,准备一个酒会。

这个酒会,是威尔斯先生为顾茗雪准备的,通过这个酒会,将顾茗雪以养女的身份,正式的向外界介绍。

顾茗雪现在,就读国际知名的一所高校,而且同修了三个专业,成绩都是名列前茅。

加之她在威尔斯面前,一直都扮演着乖巧的角色,威尔斯爱屋及乌,早已经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

这一次,将顾茗雪以他的养女的身份,推荐给各界的名流。等于是直接认可了顾茗雪的身份。

这样一来,顾茗雪也算是正式的跻身名流圈子。

顾茗雪坐在房间里,几个佣人在一旁侍候着。

她已经渐渐的习惯了,这种公主一般的高贵奢华的生活,从一开始的彷徨,到现,她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她享受着这里的一切,就是顾一诺欠她的!

而且,她会把这一切,都变成真正的属于她!

“小姐,威尔斯先生请您到书房去一趟。”

顾茗雪心中一喜,她今天就要被威尔斯推荐给各界的名流,而且是以他的养女的身份,她以后就正式成为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会不会,是有什么惊喜要给她?

“先不换礼服了。”她穿着平常的裙子,急切的朝二楼的书房跑去。

她的身影一走进来,屋内几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立即朝她鞠躬,“小姐。”

顾茗雪认出来,这是威尔斯的御用律师,经常会在这里出现。

“你好。”她立即朝这几个人招呼。

“温蒂,过来。”威尔斯朝顾茗雪招招手。

顾茗雪立即走过去,坐在名贵的书桌旁,书桌上,有一份文件。

她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激情的心情,差一点控制不住。

她在这里,已经正式更名为:温蒂·威尔斯。

现在就差这一份文件,她就能被法律认可!

“请温蒂小姐,仔细的看一下这份文件,然后您只需要在这里签上您的姓名。”

一旁的人,全都用一种羡慕的眼光看着她。

这个女孩,也太幸运了!

顾茗雪激动的呼吸都急促了,只要她在这里签上自己的名字,她就能拥有眼前的一切。

将来,米卿人死了,威尔斯也死了,她就能坐拥富可敌国的财富!

她握着律师递过来的笔,手都在颤抖。

“温蒂,放松一点。”威尔斯在一旁慈爱的提醒。

看着这一张和卿人相似度极高的脸,他的目光充满了疼爱。

他爱米卿人,对于她和别人的孩子,也一样能视为己出。

顾茗雪深吸了一口气,不想耽搁时间,得马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慢着!”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米卿人被一个佣人推着,走了进来。

顾茗雪才刚刚落笔,一笔一划都还没来得及写出来。

“把这份文件给我看看。”

米卿人身后的佣人立即上前,把文件从顾茗雪的手中抢了回来。

顾茗雪简直要气死了!要是米卿人再晚来一分钟就好了。

“卿人,今天的酒会是为温蒂安排的,你等一下有空,也一起参加好不好?”威尔斯笑着走上前,温柔的蹲下身子,看着米卿人。

“威尔,你给她准备这么重要的酒会,介绍给大家认识,承认她的身份,已经让我觉得很欣慰了,但是这份文件,不能签。”米卿人没有回答威尔斯的邀请。

“为什么?温蒂那么优秀,而且她是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

米卿人朝顾茗雪望去,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对这个孩子喜欢不起来,甚至觉得有些讨厌。

她自己的心情,也很矛盾,她自己也理不清楚。

威尔斯可以给她办酒会,可以承认她的身份,但是这份文件,没有必要签。

就算是这个孩子是她米卿人的女儿,也没有权力继承威尔斯家的家业。

“卿人,我觉得,既然温蒂是我们的女儿,给她一个合法的身份,没有什么不妥的。”

顾茗雪简直想扑上去,从米卿人的手里,把那份文件抢过来!

这个米卿人,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坏她的好事!

米卿人看着威尔斯,“这件事情,你没有事先和我商量。”

“对不起,卿人,我以为,你也会和我一样开心。”

“威尔,下次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能和我商量过后,征求一下我的意见,而不是自作主张。”

“卿人,我不要生气,我听你的。”威尔斯以为,米卿人还在因为当年他隐瞒她的事情而生气。

米卿人将手中这份资料,直接撕碎。

顾茗雪看着在米卿人手里,变得粉碎的那份文件,眼珠了都瞪大了!恨到咬碎牙龈!

这个米卿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你现在,拥有的已经够多了。”米卿人朝顾茗雪说道。转身又朝威尔斯望去。

“今天的酒会,我不想参加。”

米卿人一向也不愿意参加这种活动,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就连那些人脉极广泛的社会名流,也鲜少能看到她的真面目。

另一方面威尔斯把她保护的太好了。

“你不喜欢的话,我先送你去庄园里的小别墅去,酒会一开始,会很吵。晚上过去陪你。”威尔斯亲自推着米卿人,朝楼下走去。

书房里的其他人,也纷纷离去。

顾茗雪站在房间的,恨得嘴唇发紫!

……

清晨,顾一诺悠悠转醒。

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立即落入一个炽热的怀抱。

她立即往他怀里缩了缩,冬天和他一起睡觉,真的是太舒服了,他的身子,就像是一个大火炉。

他抱得太紧的时候,还能把她热醒。

陆已承握着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一根一根吻着她的手指。

“你怎么没有去训练房?”

“你睡着的样子太美,我舍不得去。”

顾一诺忍不住笑了一下。

“等下,我要去公司一趟,你就在家里,哪也别去,一忙完,我就会回来陪你。”

“已承,我昨天晚上和你商量的事情,你就考虑一下下好不好?”

“不考虑!”陆已承直接拒绝。

他都在想,要不要去给她申请休学了。

顾一诺抬起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凑上她软软的小嘴,不断的朝他亲着。

陆已承握着她的小手,将她推开了一些。

“诺诺,你在惹火!”

“我就是要惹火!”她又朝他凑上过去。

竟然,主动爬到他的身上。

“老公,我真的没事了,你昨天晚上,不是都试验过了吗?你就让我去千度看一看嘛,好不好?我可是千度的负责人。”

陆已承将她从身上抱了下来,他已经很不舒服了,她还来蹭。

强忍着的欲望,简直就是要爆炸!

“你已经我卫风商量,把股份调整一下,让他来做千度的法人。”

“不要!”顾一诺立即拒绝。

她听得出来,陆已承好像准备放弃千度。

千度的业绩,受到这样的打击,肯定是一落千丈!再加上,他们支付的罚金和给顾客的赔偿,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如果,现在放弃,投资进去的钱,都是可以收得回来的。

可是千度这个品牌呢?

会不会因为这个打击,而渐渐的消失在大众的视野?

“老公,老公,我要!”

陆已承受不了了,直接翻身而起,“你要什么?”

“我就要!”

“要我?好,我现在就给你!”

顾一诺推着他沉重的身子,“我要你,我也要千度。好不好?”

“小东西!你在这个时候给我谈条件?”

“好不好嘛?”

“那就看你,够不够卖力!”陆已承看着她祈求的小模样,已经有些不忍心了。

顾一诺听到这句话,突然掀开被褥,进里面钻去。

“嗯!”陆已承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这么卖力?!

……

两人一起下楼吃早餐,顾一诺的下巴都是僵硬的,手也在颤抖着,腰也一阵酸痛!

陆已承心疼的看着她,揉了揉她的头。

他是满足了,她就可怜了。

顾一诺还是急急的吃完早餐,冲冲的又朝楼上跑去。再下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衣服,提着包包,站在客厅里等着陆已承。

陆已承抬眸,看着她的打扮。

早知道他就不给她买这种倾像于职业装的衣服了,看她收拾的,精神抖擞的样子,他就知道,他没有办法再拒绝她。

“老公,你要是忙的话,我让小刘送我。”顾一诺生怕他反悔,又不让她去了。

“等着我,我送你过去。”陆已承走到一旁,将那件粉色的羽绒服给她拿了过来。

这件羽绒服,大大的,一直到她的脚踝,后面的帽子,还是一个萌的不要不要的兔子耳朵。

“我穿的够多的了!”顾一诺立即抗议道。

这种衣服,穿着出现在公司,她的气势都没有了。她今天去公司,可是去增长士气的!

“不穿的话,就不要去了。”陆已承沉声威胁道。

“好,我穿,我穿!”顾一诺立即将衣服套上。

陆已承这才搂着她,朝外走去。

到了千度公司,顾一诺一人走到办公楼。

卫风看到她的时候,直接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顾一诺会在这么快就来公司。

他听说,她昨天才回家。

“卫风,你去安排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我们开个会。”

“好的,顾总!”卫风这才反应过来。

顾一诺已经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一到办公室,她立即将身上这件羽绒服脱掉。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干练的样子。

她要打起精神来。

刚刚走进来的时候,公司的气氛她感觉到了。

不像以前,朝气蓬勃的,有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卫风打了电话,安排会议,也连忙回到自己办公室整理资料。

之前,他与陆已承谈过,陆已承想要更换法人的想法,其实,这也在情理之中。

陆已承投资进来的钱,全都收回的话,对于现在的千度公司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但是陆已承如果不收回去,以现在情况来看,一个星期就将面临至少一百万的亏损。

公司经历了这样的大起大落,卫风的心里也不好受。

不过,他完全尊重陆已承的选择。

而且顾一诺还因为这件事情,受到那么大的伤害,陆已承肯定不想让她以后再卷入种事非之中。

但是,顾一诺今天竟然出现在公司,难道是这件事情有变故?

“顾总,会议室准备好了。”

“好,我马上过来。”顾一诺还在看着电脑上的数据。越看越心凉,公司的业绩,竟然惨淡到这种地步!

为了不继续亏损下去,卫风已经决定,根据情况不断的关闭全国各地的直营店。

目前,已经关了十多个了。

她们的直营店,选择都是比较高档的购物中心或者商场专柜。

但是,一天到晚一个客人也没有,光是租金和员工的工资,就是一大笔开销。

这一次,千度的经历,真的是从云端,跌入谷底!

顾一诺合上电脑,朝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里,卫风和几个高层的管理者,已经都到了。

“卫风,顾客买了那一批有质量问题的包包的赔偿问题,已经解决了吗?”

“已经接近尾声了,为了节约成本,我们开通了全国热线,通过电话和网上都可以退货和赔偿。”

“那就好。”顾一诺点点头,“我想了解一下,公司现在的情况。”

“目前,公司的业绩呈现断流似的下跌,我也派人,去各地的直营店里看了看情况,基本没有顾客。接着,就是面临减产,现在和生产车间,几乎都是停工状态,熟练的工作和技术人员,也在不断的流失……”

顾一诺听完这些,感觉现在的千度,就像是一个遍体鳞伤的伤者,必须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才能够渐渐恢复元气。

“不管之前发生什么,我都希望大家,支持下去,任何的艰难险阻,都可以被攻克,只要我们秉承公司的理念,做好这一件事情,就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顾一诺的声音,在会议室里,铿锵有力的响起。

有了她的这一番话,大家又有了信心!

“公司的直营店,不会再继续关闭,工厂方面,虽然停工,但是会按正常工作支付报酬,让大家安安稳稳的工作。”

“顾总,这样的话,公司有可能,会承担更多的亏损。”

“资金方面,我会想办法,大家不用担心。”

顾一诺说这句话,完全有底气。

因为她的背后,站着的人,可是陆已承!

其实,顾一诺并没有想着,再去找陆已承要钱,她觉得自己可以扛过去这一个难关!

会议结束,顾一诺回到办公室,卫风也跟着她,走了进来。

“顾总,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放弃千度!”

“你看看,这是什么?”顾一诺指向墙壁上的一副挂画。

那上面,写着公司的经营理念。

卫风的心里,一阵酸涩,马上又被一抹温暖取代。

“之前,因为这件事情,中断项目全都做起来,之前,你计划要出国一趟,去参加国际时尚秀,作品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了解过了,那个时尚秀是世界知名的,汇集了世界知名的设计师。如果,我们的作品,能够被选中,在秀场展示的话,一定会在世界各地,都打响知名度。”

卫风听完这句话,之前萎靡的心情,豁然开朗!

这也是他的终极梦想,为了这个梦想,他准备了十多年了!

因为千度的事情,他以为,这一次又要错过。

“公司这段时间,刚好也可以修整一下,事情不是很多,你就专心准备作品。”

“好的!”卫风一下子好像的打了鸡血一样。

如果,陆已承真的准备放弃千度,他想好了,他可以放弃梦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拯救千度公司。

现在,顾一诺没有放弃,反而和他一起承担,光是谢谢两个字,完全不足以表达他自己的心情。

“顾总!我卫风这一辈子,都愿为你效力!”

“是为了我们,为了千度!我也永远不会放弃千度!接下来,我会想办法渡过眼前的难关。”

“嗯!”卫风郑重的点点头。

现在,他十分有信心!

陆已承推门而入,看到正在交谈中的两人。

卫风立即站起来,朝陆已承打招呼:“陆先生。”

陆已承朝卫风点点头,直接朝顾一诺说道:“忙完了吗?我们去吃饭。”

顾一诺这才发现,现在都已经到中午了。

“忙得差不多了。”顾一诺拎起一旁的包包,朝他走了过去。

陆已承顺手拿起那件羽绒服将她的身子整个包了起来,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想吃火锅!”

“好,去吃火锅!”

他今天一去到公司,忙碌了整个上午,这几天堆积的工作,像是一座小山一样,他还是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来接她出去吃饭。

两人来到一个出名的火锅城,定了一个小包间。

“今天上午,在公司都忙了些什么?”陆已承朝她轻声询问。

“了解一下公司现在的情况,说实话,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艰难。现在不要想什么业绩了,稳住公司的核心人心,不要流失就好,也趁机会,好好的修整一下。”

陆已承抬头,朝她望去,她总是让人,有意外的惊喜。

平常看起来,有点胆怯又总是说什么也不会,不懂。

一到关键的时候,却比谁要冷静。

出了事情之后,也处理的井井有条。

“已承,我还是决定,让卫风去参加国际的时尚秀,已经让他在准备作品了。”

“可以啊。”陆已承点点头,赞同她的想法。

“我还想,继续推广公司产品的知名度,上一次出质量问题的,刚好是公司的最新系列,我想重新生产,然后投放到市场去。”

“嗯,有勇气!公司的帐目,应该还够亏半年的。”陆已承真的不忍心打消她的积极性。

“你什么意思啊?你是不相信我吗?”顾一诺立即抗议。

瞧他刚刚那句话,把她损的!

还够亏半年的!

难道他的意思是,她能把他那一个亿和公司目前的帐目资金,都亏出去么?

她也知道,一定会赔。

可是她有她的想法。

“从哪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

“好,勇气可嘉!”陆已承这一次,不是调侃了,是认真的!

“既然要重新生产,要想卖得出去,还要打响知名度,请明星代言就是一个捷径。”

“这个,你可以找靳司南,他手下灿星娱乐公司,签约了不少明星。现在那几部很火的戏,不就是他那个公司打造的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顾一诺点点头,不过却没有那么兴奋。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有什么难处?和老公说一说,说不定老公能帮得上忙。”

顾一诺尴尬的笑了笑,他的确是能帮得上忙。

其它的她都打算好了,就差钱了。

公司的活动资金暂时有点拮据。

她要和晚晚谈一谈,看看那边需要多少钱。

虽然是朋友,但是现在的明星代言都是天价,她也不好让晚晚难做。

“我先看一看吧,等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就和你说。”

“好。”陆已承点点头,“来,先吃饭吧。”

在她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食材都丢下去煮好了。

“我真的有好久好久,都没有吃过火锅了。”顾一诺闻了一下,真的是太香了,食欲全都被勾引出来。

“喜欢吃就多吃一点,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不要。”顾一诺立即摇摇头,“我还想去一趟画室。”

陆已承简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都忙了一下早上了!要适当的休息,不能太过劳累。”

“我一点都不累!”顾一诺反驳了一句,“我在画室等你,你今天下午下班了,就去接我,好不好?”

“不好,吃完饭就送你回去!”

“老公,你来的时候再给我带一个巧克力蛋糕好不好?”顾一诺放下筷子,握着他手撒娇。

“先吃饭!”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吃饭!”

“乖!”

“不嘛,除非你答应我。”

“你就是吃定我,拿你没撤!”陆已承抬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好了,答应你了,快点吃饭吧!”

顾一诺开心的端起碗。

“晚上,再好好的收拾你!”

听到他这句话,顾一诺差一点没呛到!

“小心点。”

“是你吓到我了!”

“好,好,是我,都是我不好。慢慢吃。”

吃完午饭,顾一诺觉得全身上下都暖暖的,精神特别好,这么好的状态,要是回去睡觉,多可惜啊。

陆已承把她送到画室。

小唯一看到顾一诺的身影,亲昵的迎了过去。

“诺姐!你没事吧?这么多天没有见到你,我好想你。”

“我没事,这些天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小唯立即摇摇头。

“我送你上去,现在还早,休息一会再工作。”陆已承拉着顾一诺,朝楼上走去。

顾一诺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即使现在就走,他回到公司,也会迟到半个小时,下午,是一个很重要的股东会议。

“诺诺,我要回公司了。”

“嗯。”顾一诺点点头,心思已经全在她的画稿上了。

陆已承直接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朝她吻了过去。

他的小女人,他是怎么也爱不够!

万分不舍的将她松开,这才朝楼下走去。

顾一诺发现,他的步伐都有些急切,应该回去,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小唯一见陆已承离开,立即跑上来,将这一段时间,公司发生的事情,全都向顾一诺一一汇报。

“诺姐,我们这里积压了四个单子,要不要接?价钱都还是挺不错的。”

“先不接了,千度公司的事情还没处理好,我现在先忙那边的,像这种业务量大的单子,暂时先放一放。我还要抓一抓学业的事情,不知道,这一次,期末会有什么任务。”

“也是,这样的话就太忙了!”小唯点点头。

小唯把画室的情况汇报完,顾一诺的心里,渐渐放松下来,画室没有什么事情。

小唯也将画室打理的很好,完全不用她操心。

办公室的门,被直接推开,许瑞急冲冲的走了进来。

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顾一诺,他的脚步一顿,神情也猛然一松。这么多天,他担心的快要疯了!

可是,他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在心里暗暗着急。

一听说她来画室了,他立即赶了过来。

“瑞哥!”小唯打了声招呼。

“小唯,你去泡壶茶吧。”

“好的。”小唯立即退了出去。

许瑞还站在原地,目光紧紧的盯着顾一诺。

“许瑞,你怎么了?”顾一诺不解的朝许瑞询问道,站起来,朝他走了过去。

许瑞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没事,这几天没有你的消息,我有点担心。”

“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

许瑞暗暗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我打你的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的。”

顾一诺这才想起来,她今天出门都没有带手机,从她回来之后,都没有看到过她的手机。

“不好意思,我手机也不知道去哪了,这些天都没有用。”

“没事,现在见到你就好了。”

其实,她有什么事的时候,许瑞更希望自己陪在她的身边。

哪怕就像那一次,她被绑架了,他差点失去生命,他也愿意。

他不愿意守在是电话的另一端,只能着急的等着她的消息,却什么也不能做!

“公司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我们已经着手在开发另一款游戏了,有了这个游戏打下的基础,下一个前期会顺利很多。”

“那就好!”顾一诺点点头,赞赏的看着许瑞,“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将来,你会有更大的成就!”

“谢谢你,小诺,谢谢你这么信任我!”许瑞就是靠着她的信任,才会去拼,去闯。

不管遇到多艰难险阻,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克服。

他的世界里,只有成功,没有失败!

因为,他怎么忍心,让她失望。

一个下午,许瑞都在这里陪着顾一诺,他们聊了很多,聊以前的高中时候的事情,也聊了聊现在。

不知不觉,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了。

六点整,陆已承准时来到画室,看到办公室里聊得开心的两人,心情一沉,走上前去,坐在顾一诺身旁。

“陆先生。”许瑞立即打了个招呼,心里多少有些尴尬。

陆已承一走进来,顾一诺的目光全都落在陆已承的身上,许瑞立即起身告辞:“小诺,陆先生,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

“许瑞,我送你出去。”顾一诺刚站起来。陆已承就将她拉了回去。

“送什么送啊,他又不是不知道回去的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