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陆先生,你也有一颗少女心/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瑞尴尬的笑了笑,“不用了,小诺,我先走了,有空我再来看你。”

许瑞走后,陆已承立即将顾一诺抱了起来,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他什么时候来的?”

“下午来的。”

“下午?那不是来了很久了?”陆已承的心里,别提有多酸。

她和许瑞,竟然在这个办公室里,待了一个下午!

“我怎么感觉,你对许瑞有一种莫名的敌意呢?”

“诺诺,是你想太多了。”

是她想多了吗?只听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对任何一个靠近你的男人,都有敌意!”

顾一诺简直是败给他了!

经他这么一说,她觉得,好像就连珩珩也是一样的,被他排斥着。

“诺诺,你说,以后我们要是生个儿子怎么办?”陆已承突然想到这么个问题。

“你……”顾一诺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你连自己儿子的醋也要吃?”

“只要是和我抢你的,不管是谁,都一样。”

顾一诺:……

陆已承说完,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回去吃完晚饭,你在家好好休息,我还要回公司。”

“嗯。”顾一诺听话的点点头。

两人走出画室,开着车子,朝回去路上,缓缓驶去。

“已承,我的手机哪去了?”顾一诺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我重新给你换了一部,在车子的后座上,你那个手机都已经过时了,现在新出的几款,挺不错的。”

“有吗?我觉得挺好用的啊!”顾一诺一点都不觉得,她的手机过时了。

车子停在别墅前,顾一诺下车去后座,拿出他新买的手机,发现袋子里,还装着一个新的电话卡。

“你还帮我买了个新的电话卡?换号码多麻烦啊。”顾一诺拿着这个新号码卡,仔细的看了一遍。

发现这个号码,有些熟悉。

这个电话的后四位,不是她的生日吗?

当然,也是他的生日。

陆已承才不会承认,他看她那部手机和那个电话号码不爽很久了!

趁这一次机会,他一下子给她彻底的换完!

和许瑞同一款手机不说,还用那样的号码,他从知道的那一天,心里就非常不舒服。

“我以前存的那些号码怎么办?”顾一诺还在纠结。能不能还用回以前的老号码啊!

“我帮你直接弄到手机上了,号码应该都在。”

“那还好。”顾一诺松了一口气。

陆已承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他的手机竟然也换了。和她的手机,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

“你也换了?”

“情侣机。”陆已承笑了笑,有几分得意。

顾一诺简直要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没想到,你一把年纪了,竟然还玩这种年轻人喜欢玩的,买什么情侣机。”

什么叫一把年纪了?!简直是会心一击!

陆已承的脸色,立即黑了下来。

许瑞就年轻!就能和她用同一款手机吗?!

顾一诺把玩着手里的新手机,压根就没有发现,老男人已经快要气死了!

突然,身了一轻,被他抱了起来。

他直接封住她的小嘴。

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吞了!

“诺诺,虽然我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我的体能差不多是二十岁的样子。”

呃?什么意思?

顾一诺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信,试一试?”他坏坏一笑,却解她的衣服。

“我信!我信!二十岁的年轻人,也比不上你的体能!真的!”顾一诺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他究竟想做什么。

“老公!你不老,一点都不老!”顾一诺抬起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你看,你的脸上,皮肤多光滑细腻啊,一点皱纹都没有!”

“是吗?”

“嗯嗯!你说你自己二十岁,没有人会怀疑!”

“是吗?”他好像,还不满意。

“陆先生,您看起来差不多也就十八岁的样子,不,永远停留在十八岁,而且貌美如花。”

陆已承突然朝她的腰间挠去。

“你是不是在暗损我呢?还如花?”

“哈哈哈哈。”顾一诺忍不住笑了起来,拉着他的手,可怜兮兮的求饶:“不要挠我,我真的是在夸你。”

“换个词来形容,让我满意的话,我就考虑放过你。”

顾一诺真的是难为情啊,哪有人不要脸到这种程度,让人直接夸的。

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合适的形容词。

“我就喜欢你!你老成什么样,我都喜欢!”干脆直接表白!

还是不离这个“老”字!

不过,面对她这么直接的表白,他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好吧,这一次,勉强放过你。”

……

吃完晚饭,陆已承就去公司了。

大概要十点钟,才会回来。

老爷子在客厅里看电视,非得拉顾一诺一起来看。

他的大孙子走之前就交待了,不要让一诺宝贝一个人待着,要随时都有人陪。

看了一会,顾一诺就不感兴趣了,拿出新手机,摸索着里面的功能。

她看了一遍,她以前存的号码都在上面。不过,别人却不知道,她换了新号码。找到短信群发功能,编辑了一条新短息,直接发了出去。

这样,就不会有人联系不上她了。

发完信息,看了一下时间,才八点多,离已承回来,还要一两个小时呢。

她去下载了游戏,打发时间。

“一诺宝贝,你在玩什么啊?”

“爷爷,我在玩许瑞开发的那款游戏。”

老爷子把遥控器放了下来,走到顾一诺身旁,看着她打游戏。

“一诺宝贝,给爷爷也下载一个。”

“好啊!”顾一诺立即来了精神,“爷爷,我们可以一起玩!组队更多经验,刷怪更多装备掉落!而且,还不会被不熟悉的队友坑。”

给老爷子的手机装好游戏,顾一诺还没解释,老爷子已经上手了。

“爷爷好棒!”

“以后,要是没有人陪我,我也能自己玩游戏打发时间了。”

“等一下,我把你介绍给他们,加了好友就能一起玩了,爷爷,你先按着提示,把这些新手教学看一下。”

“好,好。”老爷子听话的点点头。

……

手机的震动声,在漆黑的夜色里响起。

屏幕亮了起来,照亮一旁那道颓靡不震的身影。

白聿抓起手机,打开信息。

平常,基本不会有人给他发信息,这一次,还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正准备删掉,突然看清上面的内容。

这条信息,诺儿发过来的!

他立即坐直身子,打开这条信息的详细内容。

这是一条群发信息,只要出现在她的通讯录里的人,都能收得到。

他紧紧的握着手机,靠在沙发上,看着这个陌生的新号码。

他真的,好想,听一听她的声音。

好想,好想……

突然,他站起来将屋里的灯打开。

桌子上,全是酒瓶,都已经空了。以前,他不喜欢喝酒,现在他也只能靠酒精的麻痹,心里才能好受一些。

走进洗手间,突然发现,镜子中的自己,竟然是这样一副模样!

头发凌乱,长满了胡渣,衬衫的扣子也扣错了,那么狼狈。

事实上,他的心,可能比他现在的模样,还要狼狈!

他不知道,现在是几月几号,也不知道是几点几分,也不知道浑浑噩噩了多少天。

捧起一捧清水,冼脸洗干净。转身走进浴室,将花洒打开。

冰冷的水,从他的头上,迎头浇下!

半个小时后,白聿从浴室走出来,完全不再是刚刚那种颓丧的姿态,恢复到以往的样子。

依旧风华无度。

拿着手机,看着那窜号码,没有一丝犹豫,拨了过去。

顾一诺正在和老爷子玩游戏玩的起劲,突然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一看号码,她直接愣住了。

白聿!竟然是白聿!

铃音响了差不多二十秒,顾一诺才生硬的接通这个电话。

“白聿?”她的声音,有些不太确定。

白聿握着电话,看着窗外的夜景,眼前的夜色都因为她的声音,变得柔美了几分。

“诺儿,是我,刚刚看到你发来的信息。”

“哦,是的,我换了新号码。”顾一诺轻声回应。

白聿那边沉默了一下,顾一诺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从她的反应,白聿猜测,陆已承没有告诉她,她意识不清那段时间,一直在在他那里。

沉默了半分钟,顾一诺主动打破沉默:“白聿,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还在国外吗?”

“不,我回来了,就在帝都。”

她果然,都不知道。

不知道也好。

最起码,她的心里,不会有任何的负担。

“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在前几天。”

两人,又陷入一阵沉默。

白聿的心中,一阵怅然,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和她说,可是话到嘴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诺儿,你最近过得怎么样?”白聿轻声询问。

“我挺好的。你呢?我前一段时间,去看了你的巡回画展,这一次回来,是不是带了什么作品?”

“没有,这一次回来……是为了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校庆。”

“学校有校庆活动吗?”顾一诺吃惊的询问道。

“是的。”白聿点点头。

“我最近没有去学校,所以还不知道这件事情。”顾一诺轻声解释。

她有点怕,白聿问她,发生什么事了,没有去学校。

“校庆的活动,你有时间参加吗?”

“有的,我一定会抽时间来参加。”顾一诺点点头。

这么重要的活动,作为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学生,她当要要参加。她也有些暗暗庆幸,还好白聿没有问她别的问题。

“这么晚了,我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白聿柔声说道。

“嗯,再见。”

“诺儿,晚安。”

顾一诺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还没有挂电话。

太久没有听到白聿的声音。

他那一声“晚安”就像是泛起水面涟漪的一阵清风,还带着独有的韵味,不断的回荡……

第二天一早,顾一诺接到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电话。

通知她,参加学校的校庆活动。

“我下周一可以恢复上课,谢谢老师。”顾一诺挂了电话。

一转身,撞入陆已承的怀中。

他紧紧的抱着她,没有出声。

陆已承的心里有些矛盾,不知道要不要,把她那几天在白聿那里的事情告诉她。

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没有必要。

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他不想让她再回想起来,只想让她彻底的忘掉。

“已承,马上要期末了,我现在也完全恢复了,下周一去学校上课,完全没有问题。”

她紧紧的搂着他的腰,抬起小脸,希望听到他的回应。

他的意思是,一直给她休学,休到下学期开学。

“诺诺,咱们把婚礼办了吧?”

“什么?”顾一诺愣了一下。

“就按你喜欢的方式,简简单单的!办一个,独属于我们两个的婚礼。”陆已承搂着她,很认真的朝她说道。

“什么时候?”

“等你放寒假,过了除夕,我们就出国。”陆已承说完,把一个婚礼方案,拿给顾一诺的看。

顾一诺发现,这一次的方案,风格和前几次好像不太一样,就连举行婚礼的地点,都改变了,不过是她最喜欢的一个。

“罗萨堡正值冬季,那里,一入冬积雪不会融化,号称全球最美的冰雪梦幻王国,我带你,去那里看到雪景。”陆已承已经有具体的计划。

行程,都安排好了,只差她点头答应。

“这一分婚礼策划,是我做的。”

“是你做的?”顾一诺吃惊的询问道。

“是的,因为别人做的,不管有多完美,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或许只有我亲自来策划,才会没有任何的遗憾。”

“已承……”顾一诺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不需要任何人见证,这只是属于我们两个的婚礼!只有,你和我。”

陆已承突然松开她的身子,直接跪到她的面前,拉着她的手,满含期待的询问道:“诺诺,嫁给我好不好?”

顾一诺低下头,羞答答的回应道:“我不是已经答应过你的求婚了吗?”

“我想再求一次,我想再听一听,你说,我愿意这三个字。”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顾一诺朝他连说了三次。

陆已承抱起她,在屋里旋转着。

“已承,放我下来,我头都要晕了!”

陆已承停下来,看着怀中的小女人,“我也要晕了,是幸福的要晕了。”

顾一诺捧着他的脸颊,主动送上一吻,目光含笑,充满深情。

“好,我们去举行婚礼,只属我们两个人,只有,你和我。”她搂着她的脖子,坚定的回应道。

陆已承吻上她的唇,直接用实际行动说明,他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

……

原本的休学计划取消了。

顾一诺不得不把重新打响千度这的知名度的计划,提前一些。

一家环境优雅的咖啡厅里,顾一诺早来一步,定好位子,等着简慕晚。

她打电话给简慕晚,说有事要和她商量。

谁知道,简慕晚直接提出来,出来转一转,刚好,她们两个都好久没有出来逛过了。

刚刚坐下不久,顾一诺就看到简慕晚的车子开了过来。

只见简慕晚一身武装,包的严严实实的。要不是那辆车子,顾一诺完全认不出来。

今年年初,简慕晚出演了一部剧,一下子爆红,从以前名不见经转的小演员,跻身一线。

短短一年的时间,大红大紫后,又退居幕后,一连捧出几个当红明星。

外界都传,她是被靳司南包了,事实上,也是如此。

简慕晚从来不在乎外界是怎么传她。

现在,她手上的灿星娱乐,签约了一大批新星。

一年之内,上了三部剧,收视记录不断被打破,火的一塌糊涂。

其实,顾一诺也觉得,晚晚适合幕后。

简慕晚推开门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坐在不远处的顾一诺。

“一诺!”

顾一诺笑着朝简慕晚招招手。

“路上堵了一会,你没有等太久吧?”

“没有,我也是刚到。”

简慕晚立即将围巾帽子取了下来,:“差一点没把我闷死,你看这天气,哪里像是冬天,简直像是过夏天差不多。”

“是你捂的太严实了。”

“也是。对了,一诺,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下,给千度代言的事情。”

“我早就准备好了,就是你一直没有开口,我还以为,你们会放弃千度,所以把这件事情先压了压。”

“我不会放弃千度。”

“我回去安排一下,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

“晚晚,太谢谢你了!需要多少代言费,你直接告诉我,我让公司财务去准备。”

“免费代言!公司的四个小花旦一起上!对了,新戏里,刚好也可以做一些植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免费?四个当红小花旦一起代言!还要在新剧里做植入广告!

天呐!顾一诺的小心脏都要受不了了。

“什么条件?”

简慕晚拉着顾一诺的手,很认真的说道:“你给我客窜一下新剧的一个角色,是个画家,你让好几个人来试镜,都不满意,想来想去,只有你最合适,没多少戏份,很快就能拍完。”

“我……我可以吗?”顾一诺一点信心都没有。

“你不用演,就已经是那个角色了!”

“我可以帮你,但是……那个代言的费用,我还是要给你。”

“不是我这个老板专权,她们四个也主动提出,不要代言费。既然你确定了,我就让人准备开拍,刚好这段时间,她们的挡期都抽得开。”

“晚晚,我真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什么也不用说。等一会,陪我去血拼!我要买买买!”

“好!”顾一诺立即点点头,“晚晚,你刚刚说的,要我客窜的那个角色,要什么时候开始?”

“年后,三月份吧,要是你的时间抽得开,先拍你的戏份,要是抽不开,就最后再拍也可以。”

“年后的话,我有时间。”顾一诺说完,眼中浮现一抹笑意。

“瞧你笑的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快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我和已承,过了年准备去国外举行婚礼。”顾一诺忍不住,把自己的幸福分享出来。

“太好了!不对啊,你们怎么没有邀请我们?”

“是这样,这一次的婚礼,只有我们两个人,已承的意思是等我到了年纪,领了证后,再在国内摆一次婚宴。”

“哦,原来是这样,挺好的。”简慕晚看着顾一诺,抬起手,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小手,真诚的祝福道:“一诺,陆少那么爱你,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晚晚,其实靳司南他……”

“我们不提他了,走吧,去逛街。”

“好。”顾一诺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简慕晚一直都在逃避,宁愿做靳司南的情妇,都不愿嫁给靳司南呢?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

……

早上六点钟,闹钟准时响起,顾一诺立即坐了起来。

今天,她要去学校。

“不用起那么早,可以睡半个小时。”陆已承从背后搂着她,将她搂在怀里。

“今天你送我吗?”

“当然。”

只要是他去送她,她就不担心迟到,因为从来都没有迟到过。顾一诺在他的怀里,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已承,白聿回来了。”

陆已承神情一紧,“你见到他了?”

“那天换了号码,我就群发了一个短信,后来,他给我回电话了,我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而且,下个月的学校校庆,他也会参加。”

什么狗屁校庆,分明就是白聿想要光明正大的接近她!

“早知道,给你备份通讯录的时候,检查一下,把白聿的电话给删了。”

“你还记得,上一次你带我去看他的画展的时候,说过的话吗?”

“记得。”

“所以,删不删又有什么区别?是不是?”

“说的没错。”陆已承低头,朝她亲了一下,“起床吧,等一下吃早餐的时间都没有了。”

“老公,我爱你。”顾一诺搂着他的脖子。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两人一起去洗手间洗漱。

七点四十五分,陆已承将顾一诺送到校门口。

只见白聿竟然站在校门口,好像在等人。

顾一诺一下车,白聿迈开步伐,朝她迎了上来。陆已承的脸色,马上阴沉了下来。推开车门下车。

“白聿,你怎么在这里?”顾一诺看到白聿的身影,有些诧疑。

“我接到学校的通知,校庆的事情,他们希望我来负责,这一段时间,我都会待在学校里。”

“原来是这样。”顾一诺明白了。

陆已承走上前,朝白聿伸出手,白聿抬手握住。

四目相对,周围的空气,都带着几丝火药味!

顾一诺离得这么近,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两个男人的气场,有多么的互相排斥。

“陆先生,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简单一个寒暄,只有两个人知道,里面包含了多少刀光剑影!

看来,白聿也不愿意让诺诺知道,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诺儿,快到上课时间了,进去吧,别迟到了。”白聿松开陆已承的手,转身朝顾一诺说道。

顾一诺转身,看向陆已承,“已承,我先进去了,你也快去公司吧。”

她有点担心这两个男人,只能先让陆已承先走,这样她才能安心一些。

“下午我来接你,给你带巧克力蛋糕。”

顾一诺的小脸红了一下。巧克力蛋糕,现在已经成了他们之间的一个暧昧暗号。

“带大个的。”陆已承又补充了一句。

“好的,好的,你快去吧。”顾一诺朝他催促道。

“诺诺,你先进去,我还有一些话,要和白先生说。”

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她要再不进去,真的要迟到了。转身,朝学校内跑去。

白聿看了陆已承一眼,眼底浮现出一抹淡笑,“陆先生,我让你把她从我那接走,并不代表,我放手了。我最好,准备好接受我的挑战。”

“白聿,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奉陪到底。”

“是吗?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拭目以待!”

白聿的唇角,扯出一抹轻笑,转身朝顾一诺消失的方向走去。

陆已承看着那道背影,目光微沉。

上了车,刚刚扣上安全带,电话响了起来。

“陆少!”Johnson的声音,在电话那边急切的响起,“对不起,我没有拿到这份合约。”

这个结果,陆已承已经预料到了,“没事,你已经尽力了。”

“陆少,还有一件事情,顾氏集团在国外上市受阻,我们在国外投资的那些钱,可能也全都石沉大海,收不回来了!”

“我知道了,你安排一下,这两天回国。”

挂了电话,陆已承缓缓启动车子,朝公司开去。

在国外的市场,他的确是斗不过裴熠。

裴熠这一次,是要堵死他的一切后路,让他的资金一点一点的流失,然后再一举拿下一诺股份!

除了裴熠,苏家也尽可能的联合起来,打击一诺股份的合作商。

一到公司,程助理就迎了上来,向陆已承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

“陆少,刘先生说,最的手上有一个项目急需确认,不能来参加这一次的股东会议,霍先生也不能赶过来,向总倒是来,又走了……”

陆已承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听着程助理的汇报,将衬衫上的扣子,解开了三颗,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按时准备会议!”

程助理愣了一下,立即点头:“是,我马上就去准备。”

最近,公司真的是不太平啊!

陆少才刚刚开始第一个项目规划,这些人就开始各有各的意见,完全没有办法实行。

接下来,还不知道要搞出什么事来!

……

中午吃完饭,顾一诺从学校的食堂朝教室走去。

一道人影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心想着千度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直到,她直接撞在白聿身上,才发现他的存在。

“不好意思!我没有看到。”顾一诺立即道歉。

白聿在她撞进来的一瞬间,双手直接挪到她的肩膀上,扶着她的身子。

“有没有撞疼你?”

“没有,我没事。”顾一诺立即退后几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诺儿,关于校庆的事情,我想和你商议一下。”

“这么大的事情,用不着和我商议吧。我只是作为一个学生的身份,参加这一次的活动,白聿,关于校庆的事情,我真的帮不上你什么忙。”

“不用你帮忙,你跟我来就知道了。”白聿说完,转身朝前方走去。

顾一诺站在原地,迟疑了一下。

既然是关于校庆的事情,她只是去了解一下情况而已。她要是反应太过了,反而尴尬。

抬步朝白聿的身影追了上去。

学校单独给白聿准备了一间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确切的来说,更像是一间画室。

“诺儿,坐吧。”

顾一诺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诺儿,现在,你也算是有一定的知名度了,那些获得奖的作品,在美术届也很受认可。所以,这一次的校庆,我想和你合作一幅画,以义卖的行式,捐赠给天使儿童基金会。”

“天使儿童基金会?”顾一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机构。

白聿打开电脑,朝她招了招手。

顾一诺起身,走到电脑前,一张张照片,映入眼帘。

“坐下来,慢慢看。”

顾一诺坐下来,翻看着这些照片,这么多孩子,被病痛苦难折腾着,却因为贫穷没有办法医治,小小的他们,有的失去生命,有得落下了终身难愈的伤病,甚至是残疾!

“天使儿童基金,是一个国际性的救助机构,主要是助救世界各地身患重疾却无力医治的孩子,让他们少一点病痛,尽量挽救他们幼小的生命。”白聿轻声解释着。

顾一诺点点头。

“这些时间我到处游历,看到些悲痛的事情,所以,想要做点什么。”

这些照片,让顾一诺的心里也很沉痛,她很赞同白聿的想法,“你准备怎么安排?我一定会配合你。”

“我们两个合作完成一幅画就可以,然后拿去义卖,义卖的金额全都捐给天使儿童基金会。”

“而且画的题材我都准备好了,就以天使为题。我打算,画一幅巨幅作品,是冲着打破世界纪录去的。这样,或许可以博得更多人的关注。”

“嗯。”顾一诺点点头,赞同他的想法。

有了更多人关注,天使儿童基金也会被更多的人知道,这样,加入这个项目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从明天起,我们就要开始,时间紧迫,要在校庆这一天完成。”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想不到,白聿竟然还有这样善心,并且为之付诸行动。

怪不得,他是这么的优秀,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

而他,经常喜欢穿一身白色的衣衫,看起来,就像天使一样,一尘不染。

白聿看着她,目光多了几分柔和。

顾一诺对上他的目光,立即错开,“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我先去教室了。”

“去吧。”白聿没有再强留她,而是亲自将她送了出去。

看着顾一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白聿才转身,回到办公室里。

她们有着共同的爱好,他可以满足她的一切愿望,让她过想过的那种生活。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幡然醒悟。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最适合她。

……

下午,陆已承准备来到学校接顾一诺放学。

一上了车子,顾一诺就将今天白聿和她说过的事情,全都告诉他。

陆已承听完,有些心塞。

白聿明明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什么校庆,什么慈善,全都是借口,全都是冲着诺诺来的。

不得不说,白聿找对了方法。也掐准了,诺诺不会拒绝。

“已承,不知道这幅画,能义卖到多少钱,要是能卖多一点就好了。”顾一诺的心里,想着的是那些可怜的孩子们。

陆已承看她这样,哪里还忍心去计较白聿那点龌龊的心思。

“白聿的身价,再加上你的名气,价钱一定不会低,而且他是冲着打破世界记录去的,自然有信心能够卖个好价钱。”他朝她安慰道。

“你这么一说,我的心里真的有底了。”顾一诺朝他笑了笑,突然握着他的手,“这一次的事情,你不许多想,不许吃醋,就是一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合作。”

陆已承现在,更是一点反对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你听到没有?快回答我呀!”她继续朝他撒娇。

“听到了,老婆大人。”陆已承笑着点点头。

顾一诺松了口气,靠在椅背上,“巧克力蛋糕买了吗?”

“买了大大的一份!”陆已承坏坏一笑。

……

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为了配合白聿完成这幅画,特意将学校的最大的多媒体室让了出来。

白聿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材料。

顾一诺走进多媒体室的时候,直接被眼前的巨大的画纸惊呆了。

要想画这一幅画,还得用到一个高高的梯子,才能够得到最高的地方。

“诺儿,你来了。”白聿笑着朝她走了过来。

“这幅画,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顾一诺朝四周望去,“要是拿出去展览的话,也太占地方了,你说,会不会因为太巨幅了,别人拒绝展览呢?”

“说不定会。”白聿笑着回应。

顾一诺只是开个玩笑,为了活跃一下气氛。

虽然她已经和自己说了无数次,就是一个普通的合作,就像和许瑞卫风一样。当她走进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没有办法完全平静。

不断的有一个声音,在提醒着她。

她应该远离白聿的。

不能回复他对她的感情,就少些亏欠。

“我画了一个缩小版的,你看一下,哪里需要修改。”白聿直接将他画好的那幅画拿到顾一诺面前。

顾一诺看了这张画,与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我以为,你会画一个小孩子,没想到,是一个漂亮的少女。”

白聿愣了一下,他画着幅画的时候,想的人都是她,所以才有了现在这样的效果。

“背景我觉得非常好,云朵和紫红色的云霞,非常梦幻。我觉得,把人物改一改,天使的身边加几个孩子怎么样?更贴合主题一些。”顾一诺提出自己的想法。

“可以。”白聿完全听从她的意见。

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只是想要和她有机会在一起。至于画什么,都一样。

“要不,你先准备着,我先画一画,看看效果。”顾一诺提议道。

“好。”白聿点点头。

顾一诺走到一旁的画架上,开始起稿。马上进入状态的她,已经心无旁骛。

白聿在一旁准备着要用的材料,时不时的朝她望去。

她极为专注,一缕发丝从她的耳迹滑落,将她衬托更加柔美,白聿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她,不舍得移开目光。

不知道什么,这份感情,悄然出现在心底。

当他发觉的时候,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题外话------

马上月底了~小仙女们,你们的月票还有吗?投给陆少和诺诺吧,让他们顺利举行一场浪漫而梦幻的婚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