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顾茗雪,你还活着/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阵电话铃音,打破屋内的沉静。

听到这个为陆已承专设的铃音,顾一诺立即放下手中的画笔,去接电话。

陆已承看着手机,足足有半分钟,电话才接通。

“已承。”顾一诺柔柔的唤了一声。

听到她的声音,陆已承的眉宇,才缓缓舒展。

“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顾一诺被他给问住了,“我以为你很忙。”

“想你了,所以趁着给你打电话的时候,顺便休息一下。”

顾一诺拿起手机,朝更远一点的地方走去,“好吧,那我就陪你聊十分钟的。”

白聿远远的看着拿着手机的她。哪怕只是和陆已承打个电话,他都能看到,她的眼底,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喜色。

陆已承这个电话,多少有一些故意的成份。

他一定知道,诺儿现在和他在一起。

“放学了,我就来接你。”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还那么早。

以前一工作起来,时间总是不够用,今天的时间仿佛延长了几倍一样。老想着,她和白聿在一起的画面。

“好啦,我知道了。”顾一诺笑着朝他安抚着,“你忙的话,不用特意给我打电话了,我也很忙,离校庆的时间很近了,必须在校庆那天画完。”

“为了让你劳逸结合,忙两个小时,我们就聊十分钟。不许拒绝!”

“好,我答应你!”顾一诺知道,她要是不答应的他,他还不一定会做出什么来。

他能答应她,和白聿一起合作这幅画,就已经很勉强了。

“十分钟到了,我要去忙了。”顾一诺主动挂了电话。

白聿正在调色,端着一个调色盘的他,站在画架前,举止优雅。如果这一幕被他的爱慕者看到,恐怕要被他帅晕过去。

顾一诺走过来,继续作画。

一个小时后,她终于抬起头来。

“白聿,你看一下,我的这几个人物怎么样?”

白聿转身,朝她走了过来,朝她的画望去,目光微沉。画画的时候,很容易代入个人的情感进去。

他在这副画的主人物上,看到了一丝母爱的光辉,和他之前画的,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她的这一幅画的内容,也更贴合这一次的主题。

但是,他的心里,却忍不住涌上一抹疑惑。

“很不错,就用你画的这一幅吧。”白聿点点头。

顾一诺朝他望去,突然对上他探寻的目光,她立即将目光错开。

“你就不提一些意见吗?细节是我们可以再修一修。”

“不,我很喜欢,而且更贴合主题。”

顾一诺得到他的肯定,不再犹豫。

天使儿童基金,就像是一个母亲一样,爱着这个世界的孩子。

当然,她也有自己的情绪代入。画画的时候,想到她那两个才见一面的孩子。

“诺儿,你的画,总让我有一种感觉,我看得很明白,但是却又有很多的疑问。”白聿突然开口,转身看向顾一诺。

“有什么疑问?”

“比如,这一副画,你还是一个花季的女孩子,就能把一个母亲,画得如此真实,甚至眼神中的流露出的母爱让人动容。就像,一个拥有了孩子的母亲,能够切身体会到这种伟大的感情。”

顾一诺中的笔,突然掉在地上。

白聿发现,她竟然有一丝慌乱,好像被人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

“我,我只不过是,把自己代入了。”她有些心虚的解释。

“所以,你的每一副画,都好像有一个鲜活的灵魂。”

顾一诺捡起地上的笔,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诺儿,我的画,很多都是我亲眼所见的风景,和我自己阅历,才形成的风格,但是,你……”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两人的谈话。

顾一诺拿着手机,逃似的朝外走去。

白聿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的疑问,越来越重。

十分钟后,顾一诺从外面走进来,还好陆已承的电话,打断了刚刚的话题。

“画了这么久了,停下来休息一会,我让人把午餐送到这里,就不用再去食堂了,下午确定好色彩,就可以开始动笔。”白聿提议道。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她也想,早一点画完。

和白聿在一起,她总感觉自己会被他看穿。他那双深邃的眸子,仿佛能够洞察一切。

……

下午三点,本应该在公司的陆已承,破例回了一趟陆家。

陆禀琛特意在家里等着他。

最近,一诺股份的事情,陆禀琛有所耳闻,消息既然传出来了,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等一下已承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和他说清楚。”杜明兰在一旁提醒道。

“你放心!这一次,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但能让已承回来继承家业,接下陆氏集团这个担子。也能让一诺股份,解决现在的资金难题。”

“公司其它的项目,都可以先停下来,把资金拿来只做已承手上的这个项目。我只有一个条件,将一诺股分,并入陆氏集团。一诺股份,另找人负责,他是陆氏集团的执行总裁。”

“我想,已承一定会同意的。”陆禀琛点点头,仿佛这件事情,已经已经确定下来一样。

有那么好的资源,那么好的项目,陆氏集团鼎立支持,还怕那些喂不饱的狼吗?

陆已承推门而入,就见两人坐在客厅里,他直接朝客厅走来。

“已承,快来坐,你爸爸有些事情想和你谈一下,妈妈去给你们泡杯茶。”

几分钟后,杜明兰从茶水间走出来。

今天的心情,就像外面的天空一样明媚。

她料定,这一件事情,已承一定会答应下来。

他现在面临这样的资金困难,只有陆氏集团,才会倾尽一切帮他,只有她们做父母的,才会全心全意的为他着想。

当然,也有他们的私心。

只要已承接下陆氏集团,将来怎么也都要和他们亲近一些。这也是一种牵制。

陆禀琛身为公司的董事长,陆已承以后不管做什么,都需要他的支持。

“不!我上一次就说了,一诺股份绝对不会并入陆氏集团!”

“已承,你怎么就这么固执?”陆禀琛心里,憋着一股气,又不好当场发作。

如果他当场发作,已承很可能,直接走人。

“如果,我们想要注资,成为一诺股份的股东,我不会阻拦。”

“不行!一诺股份并入陆氏集团,你想要多少资金,陆氏集团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你!”杜明兰插了一句话,端着茶盘走了过来。

“已承,你为什么就不肯听爸爸妈妈的。”

“公司里听你们,那么家里恐怕也得听你们的。我自己的事情,向来都是自己作主,习惯了,也受不了约束。”陆已承说完,拿起一旁的西装。

他这一句话,直接戳破了杜明兰那点小心思。

“已承,你是我的儿子!妈妈什么时候管束过你?放着好好的家业,你不要,你偏偏要把自己险入困境!”

“谁说一诺股份陷入困境?现在,还言之尚早。”陆已承抬步朝外走去。

陆禀琛站起来,朝陆已承的背影吼道:“已承,你一定会为你的固执,付出惨重的代价!”

……

盛世皇朝

靳司南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陆已承,将他珍藏的酒打开,倒了两杯。

“陆伯母不是接受嫂子了吗?其实,伯父伯母的提议,我倒觉得可以考虑一下,都是一家人,陆家你是长子,一诺股分和陆氏集团,早晚都会不分彼此。”

陆已承端起一旁的酒杯,将里面的酒,一口饮尽。

“我这八十多万一瓶的酒,你就这样牛饮?”靳司南看着陆已承这样的喝法,觉得好肉疼。

“我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陆已承是指,他的母亲对诺诺的态度。

总感觉,透着一股虚情假意。

靳司南被他说糊涂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已承没有回应,又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陪你喝个够!你最近真的是太辛苦了,好好放松一下。你也知道,靳家的钱我私下动不了,我自己只能拿出来十亿,不过这点钱对你来说,恐怕是杯水车薪。”

“裴熠想截我的后路,也不是这么容易的,有些地方,他还是鞭长莫及。”

“弄了半天,你烦的不是这个啊?”

“我不愿意将一诺股份并入陆氏集团,不但为了我自己,还有诺诺。”陆已承咽下口中的酒。

这么名贵的酒,醇香顺滑,可是咽下之后,舌根还是有几分苦涩。

白聿说的话,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深深的扎在他的心里,怎么也没有办法拔除。

从诺诺和他在一起,受了那么多次伤害,这是他要直视的事实。

他和她说过,他们结婚,就只是嫁给他陆已承,仅仅是他这个人!不是陆家!

他不愿意,让她再受一丝委屈!

靳司南没有吭声,他也明白,一但陆少把一诺股份并入陆氏集团,看似双方都有利无害,可是将来呢?

就像他大哥一样,从小被训练成接班人,有几天是真正的为自己而活的。

学业,是爸妈安排是好的。

婚姻,商业联烟,一天循规蹈矩的生活。

事业,都是别人规划好的!只要跟着那条线,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他觉得,他大哥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被两个老的束缚着,只有妥协的份。

陆少的性子必定不会妥协!

合并的时候双方有利,一但再掰开,那就是两败俱伤!

“嫂子是受了那么多伤害,我理解你的心情。我更知道,这些年,你有多么不易,陆已承,你是我眼中,铁骨铮铮,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为国,为家,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你都可以问心无愧!”靳司南拍了拍陆已承的肩膀,举起酒杯,朝陆已承面前的杯子碰了一下。

对诺诺,他也能问心无愧?陆已承自嘲的笑了笑。

“不喝了,等一下我还得去接诺诺放学。”

“又开始虐我!”靳司南一脸伤心,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他的女人,三天两头不着家,这又有好几天没见到了!

“我在你这里休息一会,等酒劲过了再走。”陆已承直接朝一旁的大床上走了过去。

靳司南一个人,坐在沙发前,继续喝着。

陆少有陆少的难,他有他的烦。

……

1133酒吧,是裴熠最喜欢的地方。

一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也爱在这里解决。

加长豪车缓缓停在酒吧前,立即有人上前来,将后座的车门打开。

苏以溟和白聿,一前一后下车。

白聿抬眸朝眼前这个普通的酒吧望去。

这个地方,真的不太符合裴熠的身份。

酒吧的侍者将两人引到裴熠的包房,裴熠早已经到了。

见到白聿走进来,裴熠按灭手中的雪茄,站起来朝白聿走去。

“公爵大人,幸会,幸会!”

“裴总还是直接叫我白聿就好。”白聿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裴熠坐在白聿身旁,“喜欢喝什么洒?这里有我的私藏。”

“白兰地。”

裴熠直接叫服务员去准备。

“如今,一诺股份,内忧外患,本来我还想抽出精力对付陆氏集团,看来,暂时用不着。”苏以溟率先开口。

如今,集了三个人的力量,他不相信,还对付不了一个陆已承!

“陆已承的资金,已经被我给截断,陆氏集团就算是大力支持他,也未必能拯救得了一诺股份的困境。”裴熠拿起雪茄惬意的抽了起来。

那块地,被陆已承抢走,已经是他人生中,第一个败笔!

他不可能,还让陆已承有第二次击败他的机会。

“X国那边,我已经派要去调查,必要的话我会采取军事行动,彻底的瓦解陆已承在那边的力量。”白聿淡然开口。

三个人各执一方,就像是织了一张网,将陆已承困在其中。

如今,这张网的网口,正在渐渐收紧……

裴熠知道,如果光是靠他一个人的力量,他还真不一定,能够斗得过陆已承!

虽然借用了苏以溟和白聿的力量,胜之不武,哪怕打破了他一贯的行事作风,他也在所不惜。

苏以溟更是在陆已承这里,都没有捞到过一次好处。这一次,是志在必得!

白聿的目的只有一个。只是为了顾一诺而已。

……

伊丽莎白美术学院校庆。

学校的音乐喷泉广场,成了这一次校庆的大舞台。

学生和老师们,一共组织了二十多个丰富多彩的节目,而且这一天,大家还可以尽情的装扮,也相当于一个化妆舞会。

校庆定在下午六点开始入场。

陆已承将顾一诺送到学校门口,远远的就看飘在天空的气球,场面十分隆重。

学校门口,有很多穿着各色服装的学生,在维持秩序。

有高贵冷艳皇后,有打扮滑稽的小丑,也有古色古香的美人,也有皮衣铆钉的重金属风格……

陆已承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像群魔乱舞。

难道这就是代沟?

还好他的诺诺,挺正常的,不像这些疯子!

“校庆九点就结束了,我们这一次是直播义卖,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以关注一下吗?”顾一诺一脸期待的看着陆已承。

“嗯,我会看的。”陆已承点点头。

顾一诺从包包里拿出一个闪光的发箍带在头上,这就是她今天晚上装扮。

朝陆已承凑了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飞速下车,朝校园里跑了进去。

陆已承看着她的背影,摸了摸被她亲过的地方,笑意在眼底扩散。

学校里,人潮拥挤,大家都在往音乐喷泉广场的方向走去。

舞台早已经搭好了,有节目的同学,也在有序的做着最后的排练。

顾一诺从人群中走出来,白聿一眼看到她的身影。

他作为特邀嘉宾,安排的位置在主席台中正央,校长只能坐在一旁。

同学样不知道,白聿在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校董身份,只当是因为他在美术界的地位,才这样受到学校的尊敬。

“诺儿。”白聿来到顾一诺身旁。

“你这么早就过来了?”

“这里太吵了,我们先去其它地方。”白聿抬手,绅士的挡在顾一诺面前,引着她朝前方走去。

来到广场的舞蹈后面,吵杂声小了许多。

“等一下正式开始了,我们再过去。”

“嗯。”顾一诺点点头。

白聿转过身,上下打量着她,“你果然还是这样,妆都没画。”

“回去吃饭了,来不及。”顾一诺轻声解释。

“头上这个会发光的耳朵,很可爱。”

“谢谢。”

白聿总感觉,她对他的态度,不是生疏了一点点。

他们一起合作了那么长时间,只有他们两个朝夕相处,关系依然没有一丝改进。

这一场校庆晚会,校方还邀请了很受欢迎的主持人。

主持人上台的时候,很多追星的同学们,恨不得挤到台上去。

“今天,很荣幸能够主持伊丽莎白美院的校床晚会!现在,我宣布,校庆晚会,正式开始!”

“首先,有请我们的校长,致词。”

三分钟后,校长讲完致词,台下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在节目正式开始之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一提起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你们会想起什么?”主持人朝台下的学生询问道。

“校园美!伙食好!”一个胖胖的学生大声喊道。

他的回答,引起一阵哄笑。

“白聿!”

“白聿!”另外一边,马上就有女同学尖声呼喊。

“白聿男神!”

呼喊声越来越高,齐齐的响了起来。

“白聿!白聿!白聿!”

顾一诺知道,白聿有多受欢迎,这样的场面还是让人震撼。白聿仿佛听不到这些呼喊,神情有些淡漠。

“这一次的校庆活动,还有一个慈善义卖,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们有请这一次这幅作品的创作人,白聿先生和顾一诺小姐上台!请二位和大家介绍一下即将要义卖的作品,好不好?”主持人高声询问道。

场面一下子被带热了起来,同学样挥着手中荧光棒,齐声喊道:“白聿,白聿!……”

被点到名字的顾一诺,直接愣住了。

“我也要去吗?”

白聿看着她呆萌的样子,眼中飞速的闪过一丝宠溺的笑容,拉着她的手,朝前方的舞台走去。

顾一诺有些僵硬,想抽出自己的手。

“难道,连最基本的社交礼仪都接受不了吗?”白聿朝她轻声询问。

顾一诺的心里更加尴尬,将手搭在他的手里,跟着他,一起走上舞台。

主持人立即递了两个话筒过来。

“虽然学校里的同学们,都认识你们两位,还是请你们做一下自我介绍。”

白聿握着话筒,淡淡的回应道:“大家好,我是白聿。”好听的声音经过话筒的过滤和音响的传播,让人沉醉。

底下的女生们,眼中已经开始冒起了粉红泡泡。

顾一诺有些紧张,握着话筒的手都在冒汗,“大家好,我是顾一诺。”

“热烈的掌声,送给二位。”

“白先生,你能说一说这一次的创作灵感,都是来自哪里吗?”

“这一幅画的主题内容都是出自诺儿之手,我只是画了一个背景。”

“诺儿~”主持人意味深长的学着白聿,唤了一声。

底下顿时一阵骚动!

早就传言,顾一诺和白聿关系非同一般,现在更是充满暧昧。

“那我得问一问诺儿。”主持人走到顾一诺面前,“诺儿,你能和大家,说一说你这一次的创作灵感来源吗?”

主持人学着白聿称呼顾一诺,语气和眼神,都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隐隐的好像在带领大家,猜想两人的关系。

制造一点话题,硬凑一些CP,他可是手到擒来。

要有热度,才有关注。

顾一诺握着话筒,突然一改刚刚的腼腆,一脸正色道:“我的灵感就是从这一次义卖而来,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的关注天使儿童基金和这个世界上,需要帮助的孩子。”

顾一诺说的时候,语气十分肯切,就连主持人都恢复了正色,很着重的对着镜头,说道:“是的,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降临人间的小天使,他们需要被我们以爱来温柔呵护。”

“接下来,请白先生和顾小姐就坐。大家一起来观赏,第一个节目!”

顾一诺和白聿,坐在第一排的位置。

“你别太在意,刚刚主持人,只是为了烘托一下气氛,调侃一下而已。”白聿突然开口。

“没事,我没有放在心上。”顾一诺轻轻地摇摇头。

白聿不再出声,看着台上节目。

顾一诺从身上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义卖放到了最后的环节,她只能在这里,等着节目结束。

夜里,温度很低,在这里会久了脚都有点冻僵了,顾一诺站起来,朝一旁无人的地方走去。

“好冷啊。”她忍不住然原地跳着,希望身子能够暖起来。

白聿缓步走出她的身后,手里拿着一个暖宝宝,顾一诺一回头,看到了,直接愣住了。

“抱着这个,会暖和一些。”

“谢谢。”顾一诺接过来,紧紧的抱在怀里。

“要是实在觉得冷,就去办公室里暖一暖,等到最后一个环节,再出来就好了。”

“没事的,你不用管我,我在这里待一会就过去。”

白聿不但没有走,反而靠在身后的栏杆上,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星辰。

寒冬的夜,好像显得更加澄明,星星一颗一颗,璀璨如钻石一般,熠熠生辉。

“看来,我们是怎么也回不到最初的模样。”白聿的声音有些伤感。

顾一诺不知道怎么接话,低朝朝他道歉,“对不起。”

“为什么要和我道歉?”白聿突然笑了,双手插在兜里,显得无比轻松。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很抱歉。”

“如果你一直是这样的想法,那我这一生就注定悲剧了。”

他的声音很轻,顾一诺没有听清楚。

“真的很怀念,最初的时候。你在我面前从来不会是现在这样,诺儿,陆已承真的值得你如此奋不顾身吗?”

“白聿,不是我一个人奋不顾身,相爱是两个人的事情。”顾一诺轻声回应。

白聿突然感觉,满腔苦涩。

是啊,相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他只是一个第三者。

舞台上,最后一个节目已经结束,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现在有请我们的镜头,转到这个方向!让我们一睹《天使在人间》这一幅打破世界记录最巨幅的画作!”

灯光齐齐的朝摆放那幅画的方向打去。

镜头移到那个方向。

只见这一幅画,挂在一旁的建筑上。

画作的背景,非常简洁梦幻,画上,是一个带着翅膀的天使,慈爱的看着面前围着的小天使们。

画上的人物,栩栩如生,远远的望去,有一种真的有天使从天堂飞来的视觉效果。

顾一诺的绘画功底,可见一斑。

“现在,工作人员已经开启了义卖的竞价,大家可以通过竞价,收藏这幅作品!白聿先生一顾一诺小姐将会将这幅画的所有收入,捐赠给天使儿童基金!”

白聿和顾一诺再次走上台前,镜头和灯光,朝她们两个打了过来。

镜头里,只有两人,才子佳人,不过如此。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多少等待,恰好能守得花开。

……

陆已承已经来到学校外。

白聿一转身,身旁的那道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

接下来,还有一个舞会,他在幻想着,能不能借这个机会,和她跳一支舞。

她就已经,不见了……

终于,在人群中,他看到顾一诺急切的朝校门口的方向跑去。

顾一诺远远的看到陆已承的车子,加快步伐。

看着她朝他急切的跑过来,陆已承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柔情,他立即下朝她迎了过去。

“已承!好冷!”顾一诺直接朝他扑了过去,往他怀里钻。

陆已承解开衣服,将她包在怀里。

她的身上,好像一点温度都没有,他又将她抱进了一些。

“好暖,好舒服。”顾一诺在他的怀里,眯起双眼,一脸幸福,感觉身子暖了一些,她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我们去车上吧。”

“身上还是冷的,再暖一会。”

“我还是喜欢,早一点回家,躺在被窝里。”

“的确,还是某些运动,能让你更快暖和起来。”陆已承坏坏一笑,直接拦腰将她抱了起来,朝车子走去。

校园外的一幕,全都被白聿收入眼底。

他的神情,比这月色的清霜还要寒了几分。

……

回去之后,顾一诺就没再关注义卖的最后结果。

这件事情,白聿会处理好,她也不用多操心。

简慕晚把拍好的广告发了过来,简直被她们的创意给折服了!

这一段时间,顾一诺都在学校里,忙着那幅画,不知道晚晚竟然去公司拍摄公司的产品从设计到生产销售的整个流程。

其中公司的各个岗位的人员也都有参于拍摄。

最后的场景,是一个当红的小花旦,来到千度的直营店。隔着一个玻璃窗,看到展示柜上,放着的包包。

“一见倾心,我只钟情于你。”

最后的广告词结束,整个屏幕是黑的,出现醒目的千度二字。

这个广告,顾一诺忍不住看了好几遍。

电话响起来,顾一诺一看来电显示立即接通。

“一诺,看到我发给你的视频了吗?”

“看到了!晚晚,简直堪称完美!我忍不住看了好多遍!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来到公司内部拍摄。”

“这只是第一个,接下来我们还始拍第二个,你看了觉得没有问题的话,我就约一下电视台和几家媒体以及网络平台的负责人,谈一谈什么时候开始投放。”

“好!”顾一诺一口应了下来。

顾一诺挂了简慕晚的电话,立即让卫风通知下去,开个紧急会议。要安排好,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短短的几天时间,帝都的几个大型的购物广场,黄金的广告位,都被千度公司的占据着。

杜芊芊挽着苏以菲的胳膊,走进商场,看到前面广告牌,立即停下脚步。

“顾一诺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到处都能看到千度公司的广告。”

“听说,她和白聿一起画的那幅画,也拍出了3。6亿的天价。最近,她的势头,压都压不住。”

“什么3。6亿的天价,我看炒作还差不多!依我看,什么慈善,就是想借机洗白千度的负面影响!这里不就有一个千度的直营店吗?我倒要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顾客上门。”

杜芊芊拉着苏以菲,朝楼上的千度直营店走去。

前几天,她来逛街的时候,还没有看到有人进去买东西呢!

出了电梯,正面就是千度的店面,直接愣住了,今天里面竟然有好多人!

“回馈新老顾客,全店商品5。2折!还有明星签名赠送!”杜芊芊停下脚步,一眼就眼看店门上的打折信息。

“这样的做,成本都收不回来。”苏以菲朝四周望去,真的有不少人在里面挑选。

如果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千度公司很快就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苏以菲暗暗握紧双手。

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顾一诺最后,总能渡过难关,总能化险为夷!简直让她恨得牙痒!

“这些脑残粉真可怕!走吧,以菲,我看到关于顾一诺的一切,都觉得倒胃口!我们去其它地方逛一逛。”

刚刚转身,才走没几步,杜芊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出来看了一眼,发现这个来电号码怪怪的,从来没有见过。好像,是国外的号码,难道是莜珂?也只有叶莜珂最近在国外。

“喂,你好。”

电话里,没有立即传来声音,杜芊芊又看了一遍的手机,显示还在通话中。

“喂?请问你是哪位?”

就在她以为这是一个骚扰电话的时候,那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杜芊芊,别来无恙。”

听到这道声音,杜芊芊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苏以菲看着杜芊芊的反应,蹙了一下眉宇。

不知道打这个电话的人,究竟是谁,竟然能让杜芊芊有这样的反应。

“顾茗雪!”

顾茗雪?苏以菲也愣住了!

“是我。”顾茗雪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一直都很担心你的安危呢!”

“担心我?是想知道,我是死是活吧。如果我死了,你欠我的钱,也不用还了。”

杜芊芊的脸色,一阵青白,“你不是也没有成功吗?顾一诺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她死了我才欠你的,好没死,我们之间的帐,一笔勾销!”

“是啊,她是活得好好的。”顾茗雪的声音,透着一股阴冷。

杜芊芊听着都感觉,心里发寒。

“你那么恨她,就甘心让她活得那么好?”杜芊芊继续挑拨道。

“我当然不会放过她,不过,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时机不成熟?”杜芊芊不明白顾茗雪所说的时机,究竟代表着什么。她倒是更好奇,顾茗雪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顾茗雪,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什么地方,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打这个电话,主要是想让你去看一看我的母亲,我会打一笔钱,你尽量给她安排好一点的环境。”

“你自己怎么不去安排?”杜芊芊一脸不乐意。

苏以菲握着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拒绝。

“好吧,好吧,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我就帮你这个忙。”

一答应下来,顾茗雪就挂了电话,杜芊芊一头雾水的把手机拿到面前,这样就挂了?

这个顾茗雪,怎么神出鬼没的!

她立即按着这个号码拨了过去,竟然接不通!

电话那头,顾茗雪将电话卡抽了出来,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夜色。

她来到这里那么久了,唯一的牵挂的,就是她的妈妈。

她被赵敬侮辱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去看过妈妈,也不想看到那种让她要崩溃的惨境!

顾松博,完全不再管妈妈。

赵敬存在那家精神康复中心一笔钱。

她知道,那笔钱,差不多够妈妈用到这个时候。

赵敬死了,就不会再有人管妈妈了。

所以,她才想到杜芊芊。

……

半个小时后,杜芊芊的卡里,多了一笔钱。

她一查数目,吓了跳。

“以菲,这个顾茗雪,她竟然给我打了五百万!”

“那你什么时候去G市?”

“我才懒得理她!她有求于我,我什么时候有空就什么时候去!”杜芊芊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苏以菲心里,开始打算起来。

“是啊,过几天,我哥休假,你的确走不开。”

“什么?休假?以溟他要休假吗?”杜芊芊立即来了精神。

------题外话------

6月的最后一天,二暖终于抱住了全勤君的大腿!好兴奋~谢谢小仙女们,辛苦追更~做个月底的小活动吧,从现在起,到7。1中午十二点整,潇湘正版粉丝发表书评,奖100书币(不可重复领取)比心~

另外,最后一天了,千万别忘记了投月票,特别感谢一下子甩二暖几张十几张二十五张月票的小仙女们~7月还约不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