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盛大的婚礼!/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的。”苏以菲确定的点点头。

“那我就更没有功夫去了!”杜芊芊的心里,只有苏以溟,哪还有时间去管顾茗雪那种破事。

她要趁以溟休假的这几天,好好的表现!

“不过,你已经收了顾茗雪的钱,要是她知道,你没有去安排,肯定恨上你,你也知道,那个女人有多阴狠,万一被她记恨上,就不好了。”苏以菲又道。

“以菲,那可怎么办啊?早知道,我就不答应她了!”杜芊芊完全忘记,她其实是不想答应的,是苏以菲示意她不要拒绝。

“要不这样吧,我这两天刚好要去一趟G市,这件事情,我帮你办了。”

“太好了!以菲,真的太感谢你了!”

“你和我,还那么客气。”苏以菲看着杜芊芊,勾起一抹笑意。

杜芊芊感激的点点头,心里还想着,怎么也要给苏以菲买个贵重的礼物!

第二天,苏以菲就去了一趟G市。

来到程诗丽所在的精神康复中心。

康复中心的人一听是找程诗丽的,立即将苏以菲迎进办公室。

“你是程诗丽家属吗?”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站起来朝苏以菲询问道。

看起来,很急切的样子。

“不,我只是受委托过来看看她。”

“程诗丽都已经欠费快半个月了!你去结一下帐吧,都欠了几千块钱了!”

“好的,我能不能见一见她?”

“可以,结了帐,就让人带你过去。”

苏以菲只是结了欠的钱,并没有再续交,被一个护工领着,朝程诗丽住的病房走去。

从外面看,这是一个正常的康复中心,一走进来,完全就是一个疯人院!

各种精神有问题的人,被关在这里,时不时的鬼哭狼嚎!

苏以菲才走进来不到半个小时,都已经承受不住了!

说是病房,其实就是一个上锁的房间,一路走来,她看到很多人都被锁在房间里。

一看到有人过来,要到一脸呆滞,要么激情抗奋,全都扑到门前。这样的场景,简直就像是地狱一般。

而且,楼道里,还有一种恶臭!

让她几次差一点呕吐出来。

“这位小姐,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苏以菲点点头。

“怪不得,我告诉你吧,我们这里是G市环境最好的一个精神康复中心了,这里的病人,情况都很严重,别的康复中心,根本就不愿意收治的。”

说是收治,其实就是一个牢笼,控制这些人。

有的家属,也是被折腾的没有办法,就算知道,这里面是这个样子,也没有办法,只能送过来。

这种环境,对于精神失常的人来说,也没所谓了,他们处在什么样的环境自己也不会知道。

来到一个房间,护工停了下来。

“这里为什么加了两道门?”苏以菲看着眼前的两道门,不解的询问道。

“程诗丽的情况,和别人有些不一样,她带有攻击性,我们的护工有好几个都被她伤到了,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只能再加一道门。”

打开门,角落里缩着一道身影,头发乱的都打结了,长长的披在身上,衣服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换,看起来脏兮兮的。

一听到开门声,程诗丽直接冲了过来,像一只狂燥的野兽一样。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苏以菲走上前,想要看得仔细一些,程诗丽的身上,她发现,程诗丽的身上有很多伤。

“这些伤,都是她自己抓的,或者撞的,她不但会伤人,还会自残。”护工连忙解释。

“杀了你!杀了你!贱人!顾一诺,贱人!”

苏以菲清楚的听到,顾一诺三个字。程诗丽疯成这样了,还能记得住顾一诺,这得是什么样的恨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她不知道,顾一诺和程诗丽顾茗雪母女二人,究竟有什么样过节。看程诗丽和顾茗雪的下场,就知道顾一诺的手段有多阴狠。

以前,真的是她太大意了,竟然小看了顾一诺。

“杀了你!杀了你!”程诗丽朝门上撞了几下,没有撞开,可能是太痛了,又缩回角落里。

苏以菲发现,角落里一堆污秽,程诗丽好像跟本就看不到,就这么蹲了下去,身上衣服上沾的都是!

她再也忍不住,转到一旁吐了起来。

护工看到这一幕,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位小姐,你也知道,干我们这种工作的,又辛苦钱又少,我们也没有办法,忙不过来。每一次给她清理房间,都要在食物里下安眠药才行。”

“我想给她转到别的地方去,请你安排一下。”苏以菲从包包里,掏出一叠钱,塞到护工的手里,“下午我再过来,你把她整理干净。”

这么厚一叠,怎么也得有好几千,护工立即收起来,对苏以菲又客气了几分,“这位小姐,你放心吧,下午的时候,我一定给她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康复中心的人,一听要把程诗丽转走,简直是皆大欢喜。

要知道,程诗丽是他们这个康复中心里,头号难侍候的角色,这钱赚得不容易啊。

要是有人肯接走,他们肯定丝毫都不犹豫的放人!

……

次日,顾松博来到这家精神康复中心。

知道程诗丽在外面,和别的男人有不正当关系的时候,顾松博不顾程诗丽已经疯了,依然通过法院,办理了离婚手续。

后来,他给了程诗丽一笔钱,这笔钱是放在顾茗雪这里的。

恐怕也被顾茗雪给挥霍完了。

现在,更是找不到他这个小女儿的踪迹,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在程诗丽欠费的第一天,康复中心的人,就给他这个程诗丽前夫,打过电话,希望能让他来把欠费交了。

那几天,他刚好有事,就没有在意。

今天才想起来,所以就过来看看。夫妻一场,他还是有几分不忍。

“顾先生,程诗丽已经被一个女孩子接走了。”

“接走了?那个女孩是谁?是不是叫顾茗雪?”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

“你们就这样让人把她接走了,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确认一下吗?”顾松博觉得这些人,简直是太不负责任了。

“对不起,顾先生,这是我们的失职。”康复中心的负责人,一脸欠意,“不过,顾先生,你放心,那个女孩,看起来对程诗丽很好,而且看起来很有钱,说是要转到更好的地方去接受治疗。”

顾松博松了一口气,转念一想,谁会接一个这样的疯子走。或许是小雪也说不定,除了小雪,谁还会在乎程诗丽的生死。

他现在,也没有什么义务管程诗丽,既然被人接走,他就少一份麻烦,不再多问,转身离去。

……

放寒假的第一天,顾一诺九点钟,准时来到千度公司。

卫风立即朝她迎了过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女儿,一双大眼睛别提有多萌。

一见到顾一诺,就咧开小嘴笑了起来,才长了四颗小牙齿,流着口水的样子,让人的心都要融化了。

“卫风,我能抱抱吗?”

她才刚伸出手,小宝宝的身子就朝她倾了过来。

软软的小身子,被她抱在怀里的那一瞬间,她差一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心情。

她还不太会抱孩子,小心翼翼的,生怕会摔了。

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喜欢她了,直接趴在她的脸上啃了起来,啃了她一脸口水。

“是不是饿了?”

“啊~呀~”小家伙竟然挥动着小手,像是在回应她一样。

“对对,差不多到时间了!顾总啊,你先抱一会,我要去冲奶粉。”卫风连忙朝自己的办公室跑去。

今天孩子妈妈有事情,他来带一天,这奶爸不容易当啊。

顾一诺抱着怀里的小家伙,朝卫风的办公室走去。

卫风笨手笨脚的把奶粉冲好。

“我能喂喂她吗?”

“可以啊,其实我也不太会喂。”

顾一诺拿着奶瓶,滴了几滴在手背上,温度合适,才将怀里的小家伙放平,微微抬起宝宝的上身,把奶瓶递过去。

小家伙就急急的抱住,吃了起来。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在带孩子这方面,女人还是要细心一些,顾总,你还没有孩子,竟然都带得那么好。”

顾一诺听到这一句话,唇角的微笑僵硬了。

她虽然没有带过孩子,却经历过怀胎十月的幸福与辛苦。

怀着宝宝的那一段时间,她看了许多育儿的书籍,学了很多护理新生儿的知识,她对未来,充满憧憬!

不止一天幻想过,陪着自己的孩子,一天一天长大。

她甚至,因为肚子里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又开始对人生,充满希望。

回忆起那些来,她的心里,还是控制不住涌上一阵苦涩。

小宝贝吃饱了,咧开小嘴笑看着顾一诺。

她的额头上因为吃的太用力,都冒出了一层细汗。

顾一诺把宝宝额头上的汗擦掉,缓缓将孩子抱了起来,让小宝宝靠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拍着宝宝的背。

没过一会,就听到小宝宝打了个奶嗝,然后安安静静,一动不动的靠在她的肩膀上,大眼睛眨了几下,就睡着了。

卫风立即将婴儿床推了过来,顾一诺轻轻的托着宝宝的头,将宝宝慢慢的放了下来。

“顾总,你太厉害了!”卫风真的是松了一口气。

顾一诺扶着小床,蹲下来看着孩子纯美的睡颜,“卫风,孩子更像你爱人吧?”

“是的,是像我爱人多一点。”

“你爱人,一定很漂亮。”

“是啊,在我眼里,一直都是那么美。”卫风夸起自己的媳妇来,一点都不含蓄。

“顾总,你看了我新传给你的业绩报名没有?”

“我看了。”顾一诺点点头。

“全国各地的店面业绩都在增长,照这样下去,不出半年时间,我们就不会再亏损了。”

顾一诺点点头,“马上要过年了,趁这几天,把公司的事情安排好,过了年,我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回来。”

“顾总,你过年也不留在帝都吗?”

“是啊,我有可,还在这边。”顾一诺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眼底都是笑意。

心里,无比期待那一场,独属于她和已承,两个人的婚礼。

……

陆已承最近都是忙到深夜才回来,应酬又开始多了起来。他得趁这段时间,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安排好!

最起码,在这二十天的时间内,不能出任何纰漏!

程助理将一摞一摞的文件,往陆已承的办公室送。最近BOSS真是拼命的在工作啊!

至从拿下开发区那块地,原本注资的股东就开始动荡。更有几个,直接转出手中的股份。

裴熠在背后,极尽可能的拉拢股东们,更抛出高价收购这些股东手中的股份。意欲一点一点的蚕食一诺股份。

陆已承只能想尽一切办法,从这些准备卖出股分的股份手里,重新把股分买回来!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是无法形容的激烈!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些股东们,就是得利的渔翁。

手里持的股分越多,得到利益也就越大!

在利益面前,还谈什么交情。全看谁出的价格更高!

目前,这些股东,只要转让手中股份,至少是三倍以上的利润!

原本,一些没有转让股份心思的股东看到这些利益,一个个也开始心动了!

虽然陆已承手上有个这么好的项目,但是盈利还是需要一定的周期。

现在因为裴熠的竞争,这些股东光是手中股份,一转手就来这么多钱,谁还傻傻的等!一个个面对这样的利益,都忍不住心动。

陆已承一但要准备开发区的那个项目的进度,还要盯着各个股东的一举一动,还要防备裴熠以及一些不知道从那里放出来的暗箭。

依然不见一丝狼狈。

每一件事情,都有条不紊。虽然有部分股东手中的股份易主,依然没有在公司造成什么大的动荡。

见他这样,一些股东也被震慑了。

目前,还有一些股东,虽然也被利益吸引着,但是不敢轻易出手。还是惧怕,彻底得罪陆已承。

陆已承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天色已经暗了。

“阿程。”

程助理立即走了进来,恭敬朝陆已承唤道:“陆少,有什么吩咐?”

“把这些文件拿去,所有的日程先停下来,从明天起,每天早上九点整,准时发送各个项目的进度。”

“是,陆少!”程助理点点头,吃力的抱着这些文件朝外走去。

他的BOSS,一个人的能力快要顶他们十个了!

陆已承站起来,朝一旁的落地窗走去,拿起一旁的高尔夫球杆,球直线进洞,手感还不错。

放下球杆,他缓缓握紧右手,那种僵硬的感觉在慢慢的消失,右手的力量,也在逐渐恢复。

前几天,他特意去了一次射击训练场,虽然那些地方的枪不是真的,也能达到真枪的百分之七十的手感。

他的手,还是很无力,一次也没中靶心。

电话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陆已承的思绪,紧紧握着的右手缓缓松开,走到办公桌前,接通电话。

“陆少,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孔一凡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不等陆已承出声,就直接询问道:“陆少,你今天有没有空?”

“什么事?”陆已承淡声询问。

“什么事?要是我不打电话给你,你就彻底忘记了是吧?过来复检啊!这都几个月了,明天一早直接过来。”

陆已承转动了一下右手,朝孔一凡说道:“不用去复检了。”

“你!……你自己的手我比你还担心,你究竟在不在乎啊?”孔一凡都急了。

他知道陆已承的体质,正是因为他知道,所以他一直抱着一丝希望。

希望陆少的手,也能像他曾经受过的伤一样,慢慢的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陆少曾经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就这么废了,怎么让人接受得了!

“我自己的情况,我心里清楚。”

“陆少,真的,没有恢复吗?”

“没有。”陆已承直接回应道。

“好的,我知道了,你看一下什么时候想过来,无论如何,也要来一趟,最起码,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好。”陆已承答应下来。

挂了孔一凡的电话,陆已承又投入到工作当中,还剩下最后几个事情,处理完的话,明天就可以休息了。

……

顾一诺在家里,收拾这一次出行要带的行礼。

行礼箱的东西,装进去又翻出来,看了一下清单,又重新整理一遍。折腾了快一天了,她才从楼上走下来。

这一天,她都处于一种很兴奋的状态,眉眼都是笑容。

“小刘,机票订好了吗?”

“定好了,一诺小姐,初二下午的。”小刘朝顾一诺回应道。

顾一诺的手里,还握着要带东西的清单,坐在一旁的桌子上,再检查一遍,生怕有什么遗漏。

老爷子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也被顾一诺的心情给感染了。

盼啊盼啊,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好可惜啊。”他突然出声,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顾一诺抬起头,朝老爷子望去,立即走到他的身后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道:“爷爷,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呀。”

“唉!”老爷子握着顾一诺的手,又叹了一口气,“要不是爷爷的身体不好,我也陪着你们,亲眼见证你们的婚礼。”

“我才不要带着一个这么大的灯泡去举行婚礼!”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

陆已承走了进来,在门口的鞋柜换鞋。

顾一诺和老爷子同时转身,朝陆已承望去。

“哼!”老爷子生气了!

“爷爷,你别听他的,要是你的身体允许,我一定会带上你一起去!你还欠我一个婚礼呢。”

“还是我的一诺宝贝贴心。”

“爷爷放心,我会录下来,发给你看。”

“好的,好的。”

陆已承走过来,把顾一诺从老爷子身边抢了过来,直接搂在怀里,“等诺诺到了年纪,还要举行一次婚宴,爷爷亲自给我们主持,怎么样?”

“那是当然!”老爷子笑着点点头。

顾一诺看了看时间,觉得很奇怪,“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想你了。”陆已承直接回应道。

这么直接,老爷子在一旁都红了老脸。

顾一诺更别提了,羞的小脸都抬不起来,小声的朝他询问道:“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

“饿!怎么不饿!”陆已承突然抱起她,朝楼上走去。

不是饿了吗?上楼干嘛?

顾一诺突然转过思绪!

陆已承直接将她扔在床上,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朝她吻了过去!简直不想浪费一点时间,直接进入正题。

一场激战,顾一诺软绵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

现在,她倒是真的饿了!

“今天没有带巧克力蛋糕。”陆已承笑着搂着她柔软的发丝。

有了巧克力蛋糕,她不会那么快没有体力。

“我买了一些材料,倒是可以自己烤一些糕点之类的。”顾一诺转过身,朝他说道。

“现在去烤吧?”

“这么晚了……”

“我也觉得肚子里空空的。”

“好吧。”顾一诺立即下床,反正也饿的睡不着。

刚一下床,她就感觉双腿一软,陆已承直接把她抱了起来,朝楼下走去。

顾一诺把食材拿了出来,将烤箱预热。

“做什么蛋糕?”

“就简单的做个巧克力蛋糕,然后加点鲜果。你帮我把巧克力融化好。”

陆已承接过锅,把巧克力掰开放在火上。

冬日的夜晚,厨房里开着一盏小灯,灯光是温暖的橙色,照着两人的身影,显得无比温馨。

巧克力融化了,陆已承尝了一口。

顾一诺一抬头,看着他吃着手的模样。

“你……”这么个大男人,萌起来,也是让人血槽都空了!

陆已承伸手蘸了一点巧克力,直接朝她的小嘴里戳去。

“很甜,你也尝尝。”

顾一诺含着他的手指,舌头轻轻的扫了一下,卷住他的手指,将巧克力吃干净。

她只是想尝一下巧克力的味道,谁知道,这一扫,直接让对面的男人,狼血沸腾!

他的手指,都快塞满她的小嘴了,更别提,那里。

顾一诺也后知后觉,才发现两人现在姿势有多暧昧,她立即朝后退了一步,捂着小嘴。

“好吃吗?”陆已承坏坏的询问道。

她拒绝回答他这个问题!

烤箱发出“叮”的一声,蛋糕已经烤好了,她立即转身,拿起手套把蛋糕取了出来。

陆已承从背后搂着她的腰,看着她将蛋糕切开。

“还放奶油吗?”

“放!多放一点。”陆已承握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往蛋糕上抹奶油。

“放这么多啊!这么晚了,吃这么多奶油,会胖的!”

“不怕,多少热量都能消耗掉。”他的声音让人毛骨耸然,却又充满诱惑!

她突然觉得,半夜里爬起来做这个蛋糕就是个错误!

就像一只小白兔,傻傻的往大灰狼的面前蹦。

“巧克力怎么做?”

顾一诺端起一旁器具,直接在蛋糕的最上层淋了下去,手一转,用巧克力画出一个个花型。

“这个要放在冰箱里,冻上十分钟,口感才会更好。”

陆已承托起这个蛋糕,放到冰箱,转过身,搂着她,吻了上她的唇。

“已承……唔……”

明暖暖的灯光下,两人缠绵热吻。

直到她在他的怀里,失去最后一丝力气,他才将她松开。

顾一诺的心里,全是放在冰箱里的好个蛋糕,她感觉都快要饿死了。

“我们去楼上吃。”陆已承把蛋糕端出来,一手搂着她的身子,朝楼上走去。

……

除夕夜。

陆家上上下下都装饰了一翻,新年味道十分浓郁。

从那天不欢而散后,陆已承就没有回过陆家。

老爷子和杜明兰明说,最近顾一诺和陆已承都比较忙,不要打扰他们。杜明兰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机会,再让两人回来。

她知道,前一段时间,千度公司出了问题,也关注了一下。

后来知道,顾一诺被带走调查,她也没有过问。

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至于已承始终不愿意回陆氏集团,她一点都不急,不逼到一定的程度,已承是不会妥协的。

他现在还以为在军区的时候,说一不二。

一入商界,就算是一个有棱有角的石头,也会磨成像鹅卵石那样的圆润光滑!

早晚有一天,已承会明白这些。

陆已承和顾一诺来到陆家,杜明兰立即迎了上来。

“小诺,已承,快来坐下暖暖身子。”

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的手,朝客厅走去,佣人已经差不多准备好晚餐,今天是除夕,因为爷爷要过来,他才带着顾一诺,过来吃团圆饭。

“等过了年,春暖花开了,我想回G市去,我的身子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孙嫂能照顾得过来。”老爷子提议道。

“爸,你一个人回G市去,我们怎么能放心呢!”杜明兰立即说道。

老爷了一走,她还怎么牵制顾一诺?绝不能让老爷子回去。

“爷爷,这事等过了年,天气暖和了再说。”陆已承接了一句,他知道,老爷子的心里,无时无刻不牵挂着陆家的老宅。

“爷爷,你要是想回去看看,我们陪你回去,但是你一个人在那边,我们不放心。”顾一诺也不同意。

老爷子一听,都是反对的声音,也只好先妥协了。

“饭菜都准备好了,大家来吃饭吧!”陆子睿朝客厅的几人唤道。

“今天是除夕,团团圆圆,吃饭的时候,一律不谈工作上的事情,大家就和和乐乐的吃个团圆饭!”老爷子直接把话说到前头。

生怕又闹出什么不愉快。

“好,不谈工作上的事情。”陆禀琛答应道,扶着老爷子朝餐厅的主位走去。

“哥,嫂子,既然爷爷这么想回去,要不然,我们过了年,陪着爷爷,一起去G市的老宅住一段时间吧?”陆子睿倒挺期待回G市的。

“你哥和嫂子没有空。”老爷子朝陆子睿回应道。

“不是都放假了吗?为什么没空?”

“因为,我们要出国。”陆已承把问题接了过去。

“出国?出国干什么?”

“出国渡蜜月!”

这一句话,彻底的堵住陆子睿的嘴巴。

杜明兰听着两人的对话,咬着筷子朝陆已承望去,只有结了婚才去渡蜜月,难道两人是准备结婚了吗?

“已承,你们是不是还有别的打算?结婚可是一件大事,也要让我和你爸爸好好的张罗张罗。”杜明兰试探的询问道。

“等我和诺诺领了结婚证,婚宴的事情你们来安排。”

“那这一次是?”杜明兰又问。

陆已承已经很不耐烦了,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他们想在国外举行一次婚礼,不用亲朋好友参加。”老爷子淡声解释,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哦,原来是这样。”杜明兰的笑容,有些牵强。

这分明就是让她们不要插手。

儿子要举行婚礼,她这个当妈的,连个知情权都没有了吗?

这件事情,也丝毫没有她说话的份!

饭桌上,突然安静下来,谁也没有再出声。

吃完饭,杜明兰还是忍不住,朝顾一诺询问道:“小诺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啊?行程都安排好了吗?”

“初二下午,都安排好了。”顾一诺淡声回应。

“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需要二十多天。”

“那你们要注意安全。”

顾一诺点点头,“知道了。”

杜明兰别提有多心塞,竟然跑到国外去办婚礼,还是只属于他们两个的。已承这是要把顾一诺,捧上天啊!

陆已承起身,朝顾一诺走去,将她拉了起来,“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好。”

“这么快就走了?小诺,要不然今天晚上就留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房间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杜明兰转身,朝顾一诺邀请道。

“不用。”陆已承直接拒绝,转身朝老爷子望去:“爷爷,我们走了。”

“去吧,明天还要准备东西,后天就出发了,让小刘送你们就可以了,我就不去了,玩的开心。”

陆已承朝老爷子点点头,牵着顾一诺的手,朝外走去。

杜明兰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离去。

除夕夜,都不留在家里!

明明说的好好的,一个星期回来住个一两天,谁知道那天晚上,顾一诺故意搞什么妖娥子,半夜了还跑回去!

这分明就是和她对着干!

……

两人回到别墅,顾一诺抬头,看着晴朗的夜空。

“今年的雪,真的好少,就下了那么一次。”

“这不正好?我们去罗萨堡去赏雪景。”陆已承搂着她的肩膀,朝她宠溺一笑。

顾一诺笑着靠在他的肩膀上。

还没有出发,心里就满怀期待!

“你就和我,说一说婚礼的细节嘛!具体都怎么安排的。”顾一诺搂着他的腰,朝他撒娇。

“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我现在就想知道嘛!告诉我,好不好?好老公,我爱你,好爱好爱哒。”

“既然爱,就好好的表现出来。”陆已承抱起她,朝屋内走去。

直到顾一诺累得气若游丝了,还是没能从他的嘴里,掏出一丁点她想知道的内容!

……

珍爱一生的总策划已经带着他们的团队,前往这一次婚礼的第一站,F国。

陆先生和陆太太的婚礼,是他们准备的时间最长,策划的方案最多一场婚礼!

为了能让陆先生这个金主满意,他们也是操碎了心。

如今,这两人终于肯操办这一场花销没有上限的隆重婚礼,他们当然是集人力物力,鼎立支持!

豪华机舱的服务与舒适度,堪比五星级酒店。

离降落还有十五分钟,顾一诺靠在窗前,看着地面上的风景。

薄薄的云层下完全是另一种风格建筑,不同的风土人情。

上一次,来到这里,她都没有好好的欣赏这里的美景。也没有心情。

这一次,她看什么都觉得好美。

“不要看太久,外面的光线很强,小心伤到眼睛。”陆已承将窗前的遮阳板拉了下来。

顾一诺回过头,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准备一下,很快要下飞机了。”

“嗯。”顾一诺乖乖的点点头,整理好自己的东西。

飞机平稳降落,陆已承牵着顾一诺的小手,走下飞机。机场外,珍爱一生的人,已经在恭候着。

“陆先生,陆太太,车子在外面候着。”

陆已承将行礼交给前来迎接他们的工作人员,跟着另一个人的指引,朝外走去。

这一路上,顾一诺都是懵的,只能呆呆的跟着他。

“去了酒店,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教堂。”

“好。”顾一诺愣愣的点点头。

她不知道这个时候,为她专门定制的婚纱,也在程着飞机在运送来的路上。

这一套婚纱,比上一次那一款更加奢华。是由F国最出名的婚纱设计师,亲手手工制作而成,举世无双!

此时,教堂也在准备着。

上一次,是一时兴起,直接带着她,走进去举行婚礼。

这一次,教堂这一天,只为她们这一对新人证婚,送上祝福。

而且还有空前盛大的场面,只为了让两人,留下最美的回忆!

------题外话------

陆少终于带着诺诺步入婚姻的殿堂~月票约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